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0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上海 >> 上海其它 >> 谢戈(谢葛), 男, 30

个人情况: 河南人,上海某大学在校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上海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7-3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3-18: 遭酷刑几经生死 现居美国的谢戈控告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谢戈,男,今年四十岁,现住美国。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四年一月,正值青春年华,二十四岁的谢戈因信仰法轮大法,在江氏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被北京市洗脑班、团河劳教所酷刑折磨——背铐、胶皮铁棒殴打、二百余次野蛮灌食、“熬鹰”、“死人床”、坐二十厘米高塑料凳等,精神和肉体承受极大痛苦,多次被折磨致生命垂危。

二零一五年五月,中国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同年七月二十三日,谢戈先生从美国向中国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状》,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他在控告书中说:“我被灌食的时候,是被七、八名武警按住,绑在一张特制的铁椅子上,只要我稍一挣扎,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他们强行将小拇指粗的橡皮管从鼻腔经喉咙顺食道插入胃中。这种酷刑使我非常痛苦,当橡皮管插入鼻腔的时候,我的整个鼻腔象烧着了火一样,拔出来后,管子上都是血……有好几次,我差一点死在这种酷刑折磨下:因为他们并没有将橡皮管插入我的胃里,而是插入了我的肺里。”

下面是谢戈先生在《刑事控告状》叙述的部份内容。

大学时代开始修炼高德大法

在修炼法轮功之前,我是上海大学有色金属专业的一名学生,我那时患有严重失眠和阵发性心动过速的疾病。晚上经常无法入睡,白天的精神很不好。心动过速发作的时候,心律可达一百八十~二百跳/分钟,喘不过气来,非常难受。

一九九八年一月,我的一位亲属向我推荐法轮功,借给我《转法轮》。在学习的过程中,我一下子就被书的内容吸引了。从此走上了修炼的道路,我通过学法炼功,仅仅几个月的时间我的失眠和阵发性心动过速的症状就全部消失了,身体非常健康。

我在平时的生活和学习中,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处处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孝顺父母,友爱同学,尊敬师长,认真学习,乐于助人。我的学业也进步了。

绑架、刑讯逼供罪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四日中午,我正走在北京市海淀区北三环中路六十七号中央电视台新影制作中心门口。突然,从我的身前身后窜出四、五个便衣警察,(后来得知这些警察隶属于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刑警队)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法律文件的情况下,扑向我,不由分说,把我按倒在地,铐上手铐(背铐),蒙上眼睛,戴上头套,塞入汽车。

我被绑架到了北京市西城区公安分局的一个秘密审讯室里,恶警对我进行刑讯逼供。我在被背铐的情况下,一个警察用一根铁制的胶皮棍作为刑具(此刑具是由铁棍包上胶皮,用这种棍子打人,会使被施刑者非常疼痛,但是一时不容易看见外伤,但会造成严重的内出血),勒住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喊出声音。

与此同时,另一名警察用铁制的胶皮棍猛烈抽打我的背部和大腿。这种棍子打在身上非常非常疼痛,并会导致严重内出血。他们逼我说出我认识的所有炼法轮功学员的名字和住址,我拒绝配合,他们就继续用铁制的胶皮棍猛烈抽打我。我被这种酷刑折磨了超过二个小时。

两天以后我发现,我的整个背部和大腿被打过的地方都变成了黑紫色。

在北京洗脑班遭酷刑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被中共恶党北京市公安局非法秘密关押在“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即洗脑班),位于北京大兴区天堂河劳教所所在地,二零零一年,中共用上千万元改建,二零零六年终止。是由北京市“610办公室”成立的一个秘密迫害机构,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

我被关押在一个设有监控器的监室里,门口有武警站岗(北京市武警总队十一支队十四分队),二十四小时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连上厕所都要跟着。我完全丧失了人身自由。

折磨性灌食二百余次

我认为对我的绑架,殴打与关押完全都是非法的,我是无罪的。因此我于当日(十二月五日)即采取绝食的方式表示抗议。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二日开始他们对我施行一种酷刑:折磨性灌食。

我被灌食的时候,是被七、八名武警按住,绑在一张特制的铁椅子上,只要我稍一挣扎,他们就对我拳打脚踢。他们强行将小拇指粗的橡皮管从鼻腔经喉咙顺食道插入胃中。

这种酷刑使我非常痛苦,当橡皮管插入鼻腔的时候,我的整个鼻腔象烧着了火一样,拔出来后管子上都是血,有时一次插不进去,他们就反复插好几次。我现在仍然清楚的记得一个恶警头目站在我面前对我狞笑着说:“你不是觉得很难受吗?那我们就用这种方法折磨你,直到你向我们屈服为止”。江泽民一伙恶警心态之扭曲,手段之邪恶,可见一斑。有好几次我差一点死在这种酷刑折磨下:因为他们并没有将橡皮管插入我的胃里,而是插入了我的肺里。

我计算了一下,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被这种酷刑折磨超过二百次,肉体上承受了极大的痛苦。

洗脑迫害

从我被绑架到该中心的第二天起,该中心先后派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一大队和四大队和该中心洗脑转化科的警察以及前后十余名劳教人员进入监室,轮番对我进行强行洗脑。他们采取各种方式,强迫我长时间连续的听他们恶毒攻击师父和大法的胡言乱语,以及恶意诋毁师父和大法的造假文字和音像材料。在强行洗脑中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不转化就休想从这里出去”。

其中,二零零二年一月北京市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程翠娥采用这种最卑鄙的手段在精神上对我进行残酷的折磨。程翠娥指使劳教人员将写有辱骂大法师父和大法的纸条贴在墙上,扔在床上,地上,随意践踏,并在口中不停地辱骂。

冷水浇、冷冻、熬鹰

二零零二年一月,当时我已经绝食五十多天身体十分虚弱。一天晚上八点左右,该中心的七名警察进入我的监室,强迫我长时间站着,然后当着我的面践踏师父的法像,还说着污言秽语侮辱大法师父。恶警们行径与一帮地痞无赖毫无二致。他们用冷水将我从头灌到脚,并打开门窗用冷风吹(时值一月份的北京),我当时被冻的浑身发抖,牙齿不住的打颤。恶警们毫不理会,继续对我施行“熬鹰”酷刑迫害,连续三天整夜不让我睡觉,三天后我呕吐中出现血块。

绑“死人床”

在二零零二年四月,该中心国保处恶警头目胡子辉(音)见我始终不配合他们的非法关押和强行洗脑,就下令采用了一种更为残忍的酷刑对我进行迫害,叫:“死人床”。

该中心派北京市女子劳教所四大队大队长李继荣,在我已经绝食一百五十多天,把我监室里原来的木床移走,用一张铁床作为刑具,用手铐将我的双手铐在床的一端,再用布条将我的双脚绑在床的另一端,使我整个人成“大”字形,无法移动。他们将我二十四小时铐在铁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

这种迫害手段极其残忍,每一天对我都是痛苦的煎熬。李继荣指使劳教人员对我进行长时间的凌辱、谩骂。由于害怕我喊“法轮大法好”,她就指使劳教人员用毛巾将我的嘴死死的勒住,然后又捏住我的鼻子往毛巾上浇水,使我痛苦难当,几近窒息。这时她竟然还笑着说:“这是在给你补充水分”。

恶警李继荣见我仍不屈服,她就亲自上阵,在其他几名劳教人员的协同下,将我的身体在铁床上拉抻到最大限度,然后用布条将我的脚死死的绑在铁床的另一端,整个人被拉抻成“大”字形。给我的肉体上造成了极大的痛苦。

我被这种“死人床”酷刑折磨从二零零二年四月直到二零零二年十二月,长达八个月之久。由于长时间的持续酷刑折磨,致使我的身体极度虚弱,皮包骨头,四肢肌肉严重萎缩,重度肌无力。心跳也很微弱,血压只有40/70,已经濒临死亡。

在此期间,恶警胡子辉还经常带领国保处的其他恶警殴打我,如:连续抽打耳光,用拳猛击胸部,穿皮鞋猛蹬大腿等。胡子辉对着我疯狂叫嚣:“我就不信整不了你,告诉你,什么时候转化什么时候把你从床上放下来,要不然你就准备死在这张床上吧。”“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魔头。”

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到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我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长达一年零三个月之久。在此期间,我曾多次要求上诉和聘请律师,但均遭到了无理拒绝。

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遭酷刑

从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我被绑架关押在北京市劳教人员调遣处。

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至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在这里,我被非法关押了将近三百天,亲身经历了这个人间魔窟中的种种罪恶。

一开始,我被分到五大队,恶警对班里的法轮功学员进行严密的监视和限制。有一次,我因为和同室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说话,被其他劳教人员恶意举报给恶警,恶警便将我单独关进一个小间室,与其他法轮功学员隔离。

二零零三年七月八日,当时北京市的“萨斯病”疫情刚刚稳定,团河劳教所就迫不及待的将原已解散的臭名昭著的所谓“攻坚班”,重新建立起来,并更名为“攻坚队”,后又改名为“一大队”。我于七月八日当天被绑架到“攻坚队”。

在那里,我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单独的房间,房间里二十四小时都有普教“包夹”监视,房门上的玻璃被纸贴上只留了一个两根手指大小的长方形空缺,再在上面贴上单面透光薄膜,这样房间里的人看不见外面,而外面的恶警可以通过这个空缺看到房间里的一举一动。

我每顿饭只有一个窝头和很少一点的菜汤,根本吃不饱。我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一、十二点,有时候甚至是后半夜,被强迫坐在一张只有二十公分高的塑料小椅子上,必须双膝并拢,双手平放在膝盖上,腰和脖子都要挺直。稍有动弹,“包夹人员”便非打即骂。

坐一天下来非常难受,长期这样,我的臀部和尾椎等部位被磨破、磨烂,流血化脓,此种酷刑看似简单,其实是极为残忍。这种酷刑不用任何刑具,表面上看很能掩人耳目;但实际上却非常阴毒。保持这种坐姿,很快腿脚、膝盖、胳膊、腰就会酸疼;臀部都磨烂了,生坐疮。我被这种酷刑折磨超过二十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8/遭酷刑几经生死-现居美国的谢戈控告江泽民-344028.html

2015-03-31: “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揭秘(2)
...十五个月的酷刑 谢戈几次生命垂危

谢戈,男,四十多岁,当年在上海上大学。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被绑架到北京市法制洗脑班。

在此之前,由于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从二零零一年四月起他已经历了被绑架、在北京市公安局的一个秘密审讯室里被警察用胶皮棍连续殴打数小时,上“死人床”八个月等酷刑。八个月后,谢戈的体重从一百七十多斤降至一百多斤,心跳微弱,血压只有四十到七十,被天堂河医院的医生诊断为濒临死亡。他的整个背部和大腿部份都被打得乌青发黑,布满了伤痕,伤势严重,不符合接收条件,医生建议退回北京市公安局。但是洗脑班的领导不同意,仍然将他关入该中心的一个监室。

谢戈从当日起绝食抗议。十二月十二日洗脑班的警察伙同天堂河医院的医生对他进行强行灌食,数名武警将他按在木椅子上,后来又将他绑在一张特制的铁椅子上,只要他稍一挣扎,就对他拳打脚踢,将橡皮管从鼻腔经喉咙顺食道插入胃中。整个鼻腔象烧着了火一样,拔出来后管子上全是血,有时一次插不进去,就反复插好几次。洗脑班一名国保警察对谢戈说:“你不是觉得灌食插管很难受吗?那我们就天天给你插,一直插到你屈服为止”。显然恶警是把这当成了一种酷刑手段。就这样,谢戈在洗脑班期间,被强行插管灌食达200多次!肉体遭受了极大痛苦。国保还想过给他的胃里灌二锅头酒。

谢戈被绑架到洗脑班的第二天起,北京女子劳教所二大队、一大队、四大队和“洗脑班转化科”的警察先后率十余名“帮教”轮番给他洗脑。强迫他长时间听他们攻击诋毁法轮功及其创始人的胡言乱语、这类造假文字和音像材料。他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不转化就休想从这里出去”。女所二大队的恶警指使“帮教”将写有辱骂大法师父和大法的纸条贴在墙上,扔在床上、地上,随意踩踏,并在口中不停的辱骂,对他進行精神侮辱折磨。

二零零二年一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左右,七名警察闯入监室。当时谢戈已绝食五十多天,身体十分虚弱,恶警们长时间罚他站着,然后当着他的面践踏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嘴里还说着侮辱大法师父的污言秽语,其行径与地痞无赖毫无二致。然后他们用凉水将谢戈从头灌到脚,并打开门窗用冷风吹,谢戈被冻得浑身发抖,牙齿不住的打颤。 恶警们毫不理会,继续施虐,整夜不让他睡觉。直到第三天,谢戈呕吐中出现了血块,恶警们怕承担责任,才停止了“熬鹰”。

二零零二年四月,谢戈已经绝食120多天。医务人员检查发现他的血压只有40/70,心脏功能也很差,情况很危险。但洗脑班仍不放人,也不通知家属,而是将他押送到北京市公安医院继续迫害。在办入院手续的时候谎称他是刑事拘留人员。入院十天后,当得知他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就迫不及待的将他抓回“洗脑班”。

洗脑班国保处恶警胡子辉(音)见谢戈始终不屈服,就把监室里原来的木床换成了铁床,然后用手铐将他的双手铐在床的一端,再用布条将他的双脚分开绑在床的另一端,使他整个人成“大”字型。绑完后对他说:“我就不信整不了你,告诉你,什么时候‘转化’什么时候把你从床上放下来,要不然你就准备死在这张床上吧。” 谢戈二十四小时被捆绑在铁床上,大小便都在床上。长达八个月的连续捆绑对人精神和肉体的巨大摧残,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胡子辉还经常带领国保处的其他警察对他进行殴打:连续抽耳光;用拳头猛击胸部;穿皮鞋猛蹬大腿等。他对着谢戈疯狂叫嚣:“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魔头!”

五月,绝食150多天。女所四大队大队长李继荣在谢戈身体极度虚弱且四肢被绑在铁床上的情况下,又开始了对他的新一轮洗脑。她指使“帮教”长时间凌辱、谩骂他。由于害怕他喊“法轮大法好”,就用毛巾死死勒住他的嘴,然后捏住他的鼻子往毛巾上浇水,使他几近窒息。这时李继荣竟然笑着说:“这是在给你补充水分”。见他仍不屈服,李继荣就亲自上阵,在几名包夹的协同下,将谢戈的身体在铁床上拉抻到最大限度,然后用布条将他的脚死死的绑在铁床的另一端,使他痛苦难当。

当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天堂河医院给谢戈做检查的时候,结果显示:由于长期捆绑和绝食,他的身体已极度虚弱,随时都有生命危险;而且四肢肌肉严重萎缩,再捆绑下去将导致终身残疾。洗脑班害怕承担责任,才将他从铁床上放下来。刚放下来的时候,他几乎无法站立,手脚均不听使唤,过了很长时间才逐渐恢复了机能。

从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五日到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五日,谢戈在洗脑班被强行洗脑和酷刑长达一年零三个月之久,几次生命垂危。由于他认为自己坚持“真、善、忍”信仰、做好人没有错,自始至终都没有配合任何非法要求,命令和指使。好多武警后来都喜欢和谢戈聊天。隔壁房间的同修多次在半夜里听到谢戈被迫害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在此期间,他曾多次要求上诉和聘请律师,均遭到无理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3/31/“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揭秘(2)-306793.html

2008-08-12: 已釋.

2003-07-31: 曾被罪恶的法西斯集中营--“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残酷迫害长达一年多时间的上海大法弟子谢戈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由于在“法培”经受了漫长的非人折磨,刚刚从“法培”转走时谢戈的身体极度虚弱,20多岁原本稍胖、健壮的身体被折磨得只剩下70~80斤,皮包骨,而且心脏严重受损。在团河劳教所五大队,他曾多次在被强行洗脑时,突发心脏异常、浑身发抖、抽搐,出现生命危险。恶警将其匆匆拉至医院,抢救过来之后,稍见好转就又拉回团河继续進行精神折磨。(上海法轮功修炼者谢戈的祖父是老红军,父母都是军人,他有亲人在司法系统任要职。可就是这样的家庭背景的人在“法培”被长期非法关押,恶警也不通知他的家人。)

如此多次,致使谢戈身心受到更严重的损害,随时有生命危险。

2003-03-01: 谢戈,男,28岁,现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始终对大法坚如磐石,身体受到极度的摧残,一年多来长期坚持绝食,为大法和师父鸣冤。最近在北京女子劳教所(包括干警在内)相互传诵着在谢戈身上出现的奇迹,当恶警摧残他戴手铐脚镣时,他完全失去知觉,整个身体处于瘫痪状态,四肢不能活动,可如果放开他后,他能坚持炼功后,竟能跑步。此事震惊了劳教所的上上下下。

2003-01-05: 上海大法弟子谢戈在北京打工,在大街上无故遭到国安绑架毒打,被蒙面带到一个房子里审讯,不配合就遭毒打。后又被蒙面送到北京法制培训中心,为了抗议无理的迫害,他绝食180多天,身体消瘦,体力衰弱,他长期被用手铐铐在床上,双脚被用绷带固定在床上,至今仍在遭受迫害。

2002-12-27: 上海大法弟子谢戈99年7.20后就到北京正法,2001年底被邪恶抓捕并送至大兴天堂河洗脑班进行迫害。该大法弟子凭着对大法的正信,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连续绝食100多天,先被送到大兴医院灌食,后又被送到公安医院迫害。手臂针眼遍布,惨不忍睹,护士几乎无法下针。由于谢戈不配合邪恶的灌食,被长期大字形铐在病床上,受尽非人折磨。但谢戈只要一有机会就与邪恶抗争,打坐炼功,发正念。遇邪恶阻止则高喊正法口号,邪恶为之胆寒。恶警因怕其它监室的人听到不得不把抽风机打开鼓动噪音,并关上所有病房监室门以掩盖其畏惧心理。据监室中一接触很多大法弟子的人说:谢戈是他见过的抗争最激烈、受魔难最多的一个,恶警到最后都怕见他。该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真正体现了一个正法弟子无私无畏的气概。最后邪恶使尽了招仍丝毫无法动摇该大法弟子的正信,只好于2002年4月放人。

2002-12-23: 谢葛,20多岁,河南人,上海某大学在校生,2001年9、10月份被抓,11月被强行送入北京市“法制培训中心”(洗脑中心)的“攻坚组”进行洗脑,曾住一楼B4,后换至三楼。为抵制迫害,自进入洗脑中心前谢葛就已开始绝食,武警每天两次给他灌注用卫生间的自来水冲的假冒奶粉。长时间的迫害灌食使谢葛极度虚弱消瘦。

2002年4月5日,谢葛被送到公安医院打点滴,一段时间后又被送回洗脑中心继续折磨。他被逼迫睡铁床,遭毒打,去过他房间的人见到墙上到处是皮鞋印,新洗的褥单上还残留着无数大皮鞋印,铁窗架子上有多处血迹。谢葛在被关押期间炼过功,预审、武警和帮教人员都对其动过手,不让他睡觉。有人多次在夜间听到他大喊“你们凭什么打我!”目前换了多批看守,谢葛仍坚持信仰,仍在被迫害。看守称他为“谢不转”。

补充:刚到洗脑中心时,几名干警把他从车上拖到房间,他身上已经是伤痕累累,已经开始绝食,到后来被送团河医院。他拒绝被关在那里要求释放,当天又被送回洗脑中心。恶警最初给他灌食,后来打点滴。4月5日他被送至公安医院,一段时间后又送回洗脑中心。房间内恶臭。他被绑在铁床上,大小便由武警拿塑料袋接,有的武警嫌脏就不管,他只好尿在床上。冬天恶警还故意给他开着窗户冻他。目前他每天被灌凉水冲的假奶粉。他仍坚定信仰。团河、新安均有恶徒去对其洗脑。

2002-08-03: 谢戈,为抗议迫害,连续绝食160多天,绝食期间被鼻饲灌食,注射药物维持生命。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3/34253.html

上海其它联系资料(区号: 21)

2019-03-30: 甘泉路派出所
地址:宜川路351弄31号
邮编:200065
电话:02122048250
电话:02156051745
电话:02136050329
电话:02122048276
电话:02122048256
电话:02156562999
所长 丁浩
王守清 指导员
领导手机 18939706799
警长:刘恩颉 徐敏 余建波 李宏斌
龚杰 警长 电话:02122048270
陈洪俊 电话:02122048270
夏文伟 02122048299
蔡狄东 手机13002195990
王明泽 手机17898803955
朱洪彬 电话:14782399744 13916720955
韩乃贵 电话:13918919959
徐韶光 电话:13901625214
王明祥 电话:17898803955
刘晓民 电话:13601965120
吴朝峰 电话:15921296968
顾嘉庆 电话:1348279907
周序香 电话:13512150477
俞宝军 电话:18916979312
王余扣 电话:13402082346
吴静波 电话:18701959313 13391073111 02122048276
黄建栋 电话:15921597886
徐智中 电话:13331850958
赵龙田 电话:15214350298
杨寿强 电话:13061717986
苏嘉铭 电话:18001717258
黄骏 电话:13621707232
刘育宇 电话:13061701360
张炳炜 电话:13311792825
包江明 电话:13321983432

大华新村派出所
地址:真大路303号
联系电话:28959887
治安受理窗口电话28959888、66370092
所领导
倪连康 办公联系电话;28959880
张惠斌
闵 坚
金 亮
黄贤龙
值班所领导手机号码:15801909095
办公联系电话:28959888

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
地址:大渡河路1895号
邮编:2003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