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8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蠡县(里县) >> 姚玉璞, 男, 4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蠡县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7-2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1-09-19: 修法轮功获新生 省级优秀教师遭中共迫害
河北蠡县省级优秀教师姚玉璞,女,1945年出生,1994年身患晚期癌症,做过四次手术,本县、保定市医院、北京301、307医院都有她的病历及手术档案。姚玉璞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康复,一家人恢复了往日的欢乐。1999年7月中共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后,因为姚玉璞修炼法轮功后癌症痊愈了,人人皆知,她成了中共人员重点迫害对像。

一、修炼大法使她绝处逢生

姚玉璞是蠡县教育界有名的女强人,由于教学成绩甚佳,曾被评为省级优秀教师。她的一双儿女聪明乖巧,丈夫虽是农民,但勤劳能干。一家人其乐融融,充满温馨幸福。

正当她事业有成憧憬着美好未来的时刻,突然被医院诊断为晚期癌症。这个不幸的消息如一颗重型炸弹,轰击着她的单位及她的左邻右舍,惊恐、悲痛、绝望像乌云般笼罩了她的家庭。她非常明白死神正向她招手。好不容易住上了北京301医院,手术、化疗、放疗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四肢无力,呕吐不止,病魔一分一秒都不想放过她,使她饱受煎熬。回味人生也曾有过的温馨,但恨自己好运不长,她真想对天放声大哭,那又有甚么用?只因她有两个幼小的孩子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父亲,她连哭的勇气都没有了,在痛苦和绝望中她只能默默垂泪。心想:两个没有母亲的孩子将如何生存,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谁来赡养,难道真的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因为化疗,她的骨头都酥了,头发也掉光了。放疗,把前胸、后背都烤焦了。最后专家对她说:“你浑身都是癌细胞了,回家养着去吧。”她带着绝望的心情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

出院不到两个月她就瘫痪了,生活不能自理。浑身骨头疼痛。她想:“生命到了尽头了,老天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她只好一秒一秒地等待死期的到来。

97年春天,死神正向她招手之时,她好心的堂姐给她送来了宝书《转法轮》,那时无法炼功。堂姐告诉她:“只要你学法、修心,按照书中说的去做,就能祛病健身,师父就给你净化身体”。

堂姐走后,她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如饥似渴地读了起来。时间不长奇迹真的出现了,她站起来了,能站着炼功了,也能走路了。那时激动的她顿时哭成了泪人,她拿着毛巾一边擦眼泪,一边发自肺腑地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师父哇,你没吃我一口饭、没喝我一口水、没有要我一分钱,就治好了我的病,是您给了我二次生命,我愿尽我的所能报答师恩!”

二、坚持信仰,屡遭中共迫害

姚玉璞身体的康复使一家人恢复了往日的欢乐,但正当她全家沉浸在幸福之时,恶运又在一次降临到她头上。1999年7月20日,中共邪党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煞那间,姚玉璞成了炼法轮功的重点人物,只因她修炼法轮功癌症痊愈了,人人皆知。恶党的官员们不但不知道感谢她的师父,替她分担快乐,还千方百计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姚玉璞说: “我要不是因为炼功,早死了。这不让我炼了,要犯了病谁管哪?”领导说:“上头不让炼,就不能炼。”

姚玉璞仰望苍天,怎么也想不通:不炼功肯定就得犯病,不炼功就得等死。难道让一个绝处逢生的人再去等死,这就是做领导的风范吗?亏他们说得出口,还口口声声“代表人民的根本利益”。当时她捂着被子大哭了一场,难道在中国连活着的权利都没有?连做好人的权利都要被剥夺?这哪跟哪啦?是哪根神经出问题了?难道还嫌好人多么?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吗?更可笑的是,有的校领导还信口雌黄地说,以前她不是得的癌症,是误诊!难道小小的校领导比301的专家还高明?撒谎是中共邪党的本性,这些人真不愧是中共邪党的信徒。不写“保证”,他(她)们就时不时地对她進行骚扰,还派人蹲坑、监控,一天到晚使她透不过气来;不写“保证”,大冬天他们把她弄到没人住过、灰尘满地且有死老鼠的房间冻了她整整一宿;不写“保证”,两次把她弄到县招待所,高开支、高消费。她坚定一个信念:没有熬不过的黑夜,没有等不来的黎明。决不忘恩负义、背叛师门。

2000年腊月二十二是年集,她买了过年的东西,等两个孩子回来过团圆年。没想到她所在校校长两次派人叫她到教委写 “保证”,大过年的还这样折腾她。她很不情愿地跟校长去了教委。纪检书记朱国玉主持会议,他讲过年前防止法轮功学员進京上访。朱的这句话点醒了她,从那一刻起她坚定了進京上访的念头,心想去北京回来任凭处置,这在家熬到哪天才算头哇?

腊月二十四,姚玉璞独自一人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她打出了“真、善、忍”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这压在心中很久的肺腑之言。一个便衣跑过来抢了她的横幅,狠狠地踹了她两脚,把她踹倒在地。她没有怨恨,而是善意地给踹她的人讲着真相。天安门广场热闹极了,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此伏彼起,一浪高过一浪,场面壮观,她(他)们都是法轮功的受益者。便衣把她推上警车,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那里法轮功学员把整个大厅都挤满了,她(他)们坦然地背诵着法轮功经书,心态慈悲祥和。当警察追问家乡地址时,她报了自己的姓名和单位。傍晚,教委接回了她,路上校长和纪检书记对她发牢骚说,她闯了大祸了。他们直接把她送到县公安局,她在公安局以亲身经历讲述法轮大法好,使在场者深受感动,把她送回家。

第二天,学校和教委又强行把她劫持到看守所,姚玉璞并不怨恨领导,因她非常清楚,这是邪党的“连坐”迫害。从那天起,她过上了牢狱生活,还从此被停发了工资。

在看守所关了她77天,恶警们把法轮功学员当犯人看待,逼她报号、逼她背监规,甚至大小便都要受限制,午休他们把门倒锁上,傍晚才开门。再加上猪狗食的生活,她瘦了,头发也白了,最后她的病又犯了,恶人怕担责任才让她儿子把她接回家。据说教委一些人还不想让她出来,想让她死里头,多邪恶呀!恶党官员为了自己的名利、地位,根本不管别人的死活。

从看守所回来,儿子对她说:他们99届毕业生都分配了,别人都拿了2000元钱,分配到财政单位上班了,咱家因扣了你的工资,分文没有,到看守所看你,没敢给你说,怕给你增加负担,只要你活着回来,儿子就心满意足了,我自己找了一份工作,够咱一家生活就行了,妹妹的学费再说。孩子一番话,说的她心都碎了。

从看守所出来后,姚玉璞身体稍有恢复。一天晚饭后,全家正在看电视,教委和学校闯進来一帮打手,又要逼她到教委去,她一听就火了:“我和你们一没冤二没仇,既没招谁也没惹谁,你们为甚么这样没完没了地对待我,如果你们非叫我去,让你们看着我就撞死在墙上。”他们叫不动她,就打电话叫来四个小伙子,副局长夏国平下令把她从楼上抬上车拉到教委,从教委直接送到洗脑班。

在洗脑班,他们从她的工资中扣除5000元作为所谓的“生活费”,凭他们挥霍。在洗脑班,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在洗脑班,白天各单位派人做所谓的“转化”,到晚上县委书记、县长亲自上阵,每天逼着看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她的单位为“转化”她,三班轮流日夜看管她。长时间的身心迫害使她再也承受不住了,她胸前的疙瘩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上半个身子都青紫了。洗脑班一看人快不行了,才放她回家。

一个患了绝症的人,一个做了四次手术而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一个即将离开人世的人,是法轮大法挽救了她,给了她新的生命,并教她如何做一个好人。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府、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把这看作一件天大的好事,都应该感谢她的师父。而共产邪党却反其道而行之,千方百计逼她背叛师门,做不仁不义之事;否则就没完没了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她,关進监牢虐待她,扣掉工资威胁她。难怪人家说共产党是一个不仁不义、丧尽天良、毫无人性的害人党;也难怪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死讯尚未定,世人就买鞭炮、放鞭炮,庆贺这大快人心的事,驱逐这个恶贯满盈、死有馀辜的恶魔。江泽民误国害民将骂名千载、遗臭万年。在此奉劝那些还在追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人,千万不要再干既害人又害己的勾当,否则就要步江氏后尘。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19/修法轮功获新生-省级优秀教师遭中共迫害-246934.html
2011-08-20: 河北蠡县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
姚玉璞,女,一九四五年出生。河北蠡县人,曾是一名省级优秀教师,一九九四年身患绝症,做过四次手术(癌症晚期,并属十六种癌症中最毒的那种),本县、保定市医院、北京301、307医院都有她的病历及手术档案。姚玉璞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得到康复,一家人恢复了往日的欢乐。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及邪党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开始了。因姚玉璞修炼法轮功癌症炼好了,人人皆知,成了恶党人员重点迫害对像。姚玉璞说:“我要不是因为炼功,早死了。这不让我炼了,要犯了病谁管哪?”中共官员说:“上头不让炼,就不能炼。”姚玉璞仰望苍天,怎么也想不通:不炼功就得等死,难道让一个绝处逢生的人再去等死?亏他们说的出口。她坚定一个信念:没有熬不过的黑夜,没有等不来的黎明。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日姚玉璞独自一人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她打出了“真、善、忍”的横幅,喊出了『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这压在心中很久的肺腑之言。她被绑架,被押回蠡县公安局,她以亲身经历向警察讲真相四、五个小时,使在场者深受感动,把她送回家。没想到第二天学校和教委又强行把她送進看守所。从那天起她过上了牢狱生活,教委还从此停发了她的工资。

从看守所回来,她才知道,儿子是某大学九九届大学毕业生,别的同学都分配到财政单位上班了,拿二千元钱,而她儿子因母亲是修炼法轮功的,没有被分配工作,他自己找了一份工作,月工资八十元。而她从看守所出来没几天,又被教委和学校的人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并从她的工资中扣除五千元作生活费,可怜她家中吃饭的钱、女儿上学的钱都没有哇!在洗脑班,她被迫害的上半个身子都青紫,人快不行了,才被放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0/河北蠡县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例-245633.html

2006-07-26: 蠡县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迫害师生
朱国玉,男,40多岁,河北省蠡县教育局纪检书记。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他紧跟江氏犯罪集团,一直在毒害广大师生。让学生写诽谤大法的作文;让学校张贴诽谤大法的漫画。2006年的4月30日晚上,教育局下属的文化馆在蠡县小广场上演了诽谤法轮功的节目,毒害群众。但也有很多明白大法真相的群众说:“人家法轮功教人向善,使人类道德回升,袪病健身效果最佳,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干吗栽赃人家法轮功?演这个,没价值。”最近,在朱国玉的授意指使下,很多中小学校教师逼着学生对法轮功表态,毒害了大量的师生。我们大法弟子真诚希望广大智慧的师生们,要明辨是非,认清善恶,善待大法,让自己和家人有个美好光明的未来!

下面让我们来回顾一下朱国玉几年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罪行。

在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蠡县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紧跟江氏犯罪集团,为了在这场迫害好人的运动中捞取政治资本,好向邪恶上级邀功请赏。在蠡县,他充当了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他曾在全县工作会议上做报告,介绍他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经验,在他的直接指挥和参与下,蠡县教育系统大法弟子成了全县被迫害的重点。2000年,他曾邀请蠡县电视台的人到两个女大法弟子(都是蠡县退休教师)家还有蠡县南庄镇的一个男大法弟子(教师)家录像,逼迫他们栽赃法轮功,让他们说是因为炼法轮功把他们炼坏了。两个女大法弟子都不配合来人的无耻要求,堂堂正正讲述了法轮功真相。她们告诉这些教委和电视台的人们,她们都曾经得了绝症,是法轮功给了她们第二次生命,要不是炼功,她们都早已经死了多年了。救命之恩,永生难忘,更不能忘恩负义,落井下石。电视台的人见威逼、欺骗都不行,就偷偷录像。都被她们当场发现,这些人才赶紧关上录像机。

可是令人可笑和气愤的是,由于电视技术的剪接,对这三个大法弟子的分别录像却出现在电视节目的一张画面中,而且只有那个男学员的被迫说谎以及解说员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根本就没有放两个女大法弟子的声音。由此我们可以看出,中共所有电视节目中栽赃法轮功的镜头都是怎么出笼的。

2001年,在八里庄办起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其中7个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就有5个是教师。当时教育局局长不同意朱国玉把大法弟子抓進洗脑班,可朱国玉不干。他连夜带人抓捕大法弟子,甚至把大法弟子的亲戚家都搜遍,他还逼着大法弟子要当着3-4个人的面骂了师父和大法才算“转化”,给大法弟子及亲人们的身心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刺激和伤害。

大法弟子刘素花已是60多岁的孤寡老人,她早年丧夫,中年又痛失两个儿子。精神受到巨大刺激,造成多种疾病缠身,痛苦不堪。有幸修炼大法之后,她身体健康,精神焕发,大法使她重获新生。就是对这样一位死里逃生的不幸老人,朱国玉也毫不手软。把她非法关押在蠡县招待所十几天,后又把她强行绑架到八里庄洗脑班洗脑。逼她“转化”、逼她放弃修炼。刘素花被迫害得血压高达220,全身浮肿,生命垂危。几年来,每到敏感日,朱国玉就指使人骚扰她,非法抓捕她,使她和家人夜夜惊恐,日日不得安宁,致使她身体又出现严重病态。

大法弟子赵丽梅也受到了朱国玉的严重迫害,朱国玉在对她耍流氓不成后,就亲自(也派别人跟踪监视)跟踪举报诬陷赵丽梅,唆使公安机关多次非法抓捕赵丽梅。2003年,有一次公安人员不出示任何证件身着便衣就翻墙入院非法抄家,因抄出几本大法书,就把赵丽梅绑架到了公安局。在公安局办公室,警察说出这次抄家是因为朱国玉说赵丽梅家有书有资料,叫警察去抄家。还有一天傍晚,赵丽梅到她母亲家和弟弟家去,朱国玉竟然偷偷跟踪,并于当晚到城关派出所举报,说赵丽梅在串联,并给派出所提供了赵丽梅家的详细地址,让警察去抓捕赵丽梅。幸亏赵丽梅躲避及时,才没有再次被抓捕。可朱国玉不死心,反覆举报赵丽梅。公安局的几个警察又开着两辆车来到电大学校欲绑架赵丽梅。赵丽梅机智走脱。公安人员说:“你在家炼功,我们知道吗?我们管得着吗?可朱国玉反覆举报你,我们要不管,那我们是干甚么吃的?他连我们都得举报。”

由于朱国玉的反覆举报和诬陷,公安机关在非典期间对赵丽梅進行了2-3个月的跟踪和调查。那时无论赵丽梅上街买菜还是走亲访友都有人跟踪,给赵丽梅及其家人造成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和摧残。不仅如此,朱国玉还协同其他不法人员一起勒索赵丽梅家属大量钱财。1999年,赵丽梅被非法关押在蠡县看守所。一个月后,蠡县县委、610、公安局、教育局局长都同意放人时,可朱国玉为了勒索更多的钱财和发洩私愤,坚持不让赵丽梅出监狱。赵丽梅的家人去他家找他,他明明在家,可他的家人却说他不在家,也不让赵丽梅的家人進屋。无奈,赵丽梅的家人只得在刺骨的寒风中在他家门口冻到深夜。那种极度的痛苦和悲凉可想而知。可朱国玉却毫不体谅。

在赵丽梅的家人被勒索几万元之后,赵丽梅于1999年腊月十五被释放回到家中,可朱国玉却不让她上班。赵丽梅和家人去他家找他,朱国玉却说:“宋彦双要上班,刘振杰(当时城关学区的校长)得给他送烟、送酒、请他吃饭。”这是明着索要啊,被逼无奈,赵丽梅家人在极度的痛苦和屈辱中又给朱国玉送去一箱酒、两条烟,赵丽梅才得以上班。后来,朱国玉又到赵丽梅家逼迫说:“要当着三、四个人的面骂了大街才算『转化’”。万般无奈,赵丽梅的家人只得在当场给朱国玉拿出一条烟,朱国玉才作罢,接过烟,扬长而去。

赵丽梅上班后,朱国玉还三天两头的骚扰,赵丽梅的家人就经常给他们送礼,请客吃饭。朱国玉还指使蠡县电大分校的不法人员非法進驻到赵丽梅的家中十几天,使全家人失去人身自由。朱国玉还对电大人员说:“以后,你们就天天到她家来『上班’”。不但如此,朱国玉还把赵丽梅的丈夫叫到教育局去开会,给他施加压力。说赵丽梅要再不“转化”就把她送大沙漠。朱国玉还带人踹坏赵丽梅家的屋门,并把她绑架到了八里庄洗脑班。在那里,赵丽梅心脏病复发,出现生命危险,朱国玉却说:“死了有人负责”。在长达五六年的迫害中,每到敏感日,朱国玉就指使电大的不法人员骚扰赵丽梅的丈夫,致使赵丽梅家庭破裂,最后导致离婚,使两个无辜的孩子失去温暖幸福的家。

朱国玉对大法弟子宋彦双重点迫害,以不让出看守所,不让上班为为由,和其他不法份子一起向宋彦双的家属勒索钱财高达几万元。给宋彦双及其家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刺激和经济损失。为了继续勒索,他还带人坚持要把宋彦双抓進洗脑班迫害。宋彦双以生命抗争,跌倒在地,腿上流出鲜血,朱国玉却口出狂言:“把人带走,出了事我负责!”。

为了发洩个人情绪和私愤,1999年12月份,朱国玉还曾把教育系统的三个大法弟子姚玉璞、赵彦梅、沈志清关在蠡县教育局长时间没人住过的屋子里。当时正是数九寒天,滴水成冰。这屋里灰尘很厚,还有夏天刮進去的树叶,地上有很多烂纸,还有一只死老鼠,寒冷阴森。

沈志清是一位70多岁的老教师,中年丧夫,当时有三个孩子,大的才15,还有一个老公公。生活和工作的双重压力,很快摧垮了她的身体,她不到退休年龄就病休了。她的精神和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总想一死了之,但老人和孩子需要她活下去。就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喜得大法。修炼后,不长时间身体全好了,精神焕发。

可99年,邪党政府开始打压法轮功后,朱国玉几次叫她去教育局。有一次夜里12点砸门,把街坊四邻都吓坏了,不知出了甚么事。当时沈志清没开门。他们又到局里打电话,随后,就来车强行把沈志清带到文教局。早晨,也不给饭吃。2000年年底,朱国玉派附小校长王玉良到沈志清家要1000元钱。沈志清的家人不知为甚么要钱,当时没给。第二天,王玉良又跑到沈志清儿媳妇的工作单位去要。没办法,儿媳妇只好停下手中的工作,到别人家借了1000元钱给他送去。朱国玉对沈志清的孩子们说:“你妈要再炼功,叫你们全下岗,孩子不让上学”。以后,朱国玉还叫沈志清的孩子们看着沈志清,不让她出门。还强迫他们每天给局里打一次电话。沈志清的孩子们胆小,怕朱国玉再找麻烦,不让沈志清出大门,甚至还换了大门上的锁。沈志清被迫过起了家庭牢狱生活。

赵彦梅,40多岁。在炼功前得过13年的结肠炎,为治病,她曾经跑遍中国各大医院,用过各种偏方,也练过很多种气功。但病情越来越重。在北京,出过国的专家毫瑞福教授专门给她治疗,也没好,后来,又得了严重的脉管炎等各种疾病。最后,癌细胞增生。她对自己的病彻底绝望了,不想再治了。甚至做好了送老的衣服。就在这时,赵彦梅得法了,时间不长,全身的疾病一扫而光,以前的绿豆芽、吹风倒,现在红光满面,皱纹减少了,人也焕发了青春。

朱国玉也多次迫害赵彦梅,让她在冷屋冻。强迫她自费住招待所,每天50元,共住2次。朱国玉还和电视台的人一起逼迫赵彦梅上电视栽赃法轮功。赵彦梅不配合他们,而是弘扬大法,讲述法轮功真相。不仅如此,朱国玉还带人在晚上砸赵彦梅家的大门,要把赵彦梅绑架到洗脑班。赵彦梅不开门,他们就一直砸门,并守候在门口,还给赵彦梅的亲属们打电话,逼迫赵彦梅开门。進门后,逼迫赵彦梅的丈夫写保证。

姚玉璞、沈志清、赵彦梅这三个人,都曾经走到绝路,又在大法中重获新生。她们怎么能够放弃这给了她们第二次生命的宇宙大法啊!可朱国玉为了“转化”她们,使她们放弃信仰,用尽了各种卑鄙、下流的办法。在教育局的这间冰冷、阴森的屋子里,她们只有不断的炼功,才能抵抗严寒。第二天,她们的身体出现不同程度的不适,朱国玉又强迫她们自己出钱在蠡县招待所住高级房间,每天50元。她们都多次被强迫住招待所。

大法弟子陈喜彦,未婚。从99年7.20后,坚持信仰,被朱国玉等人加重迫害。教育局、公安局、610的人多次到她家,非法抄家、抓人。在蠡县看守所,她受到了非人的摧残,恶警李国昌强迫她坐在尿冻成的冰上,还对她动手动脚進行调戏。她多次绝食抗议,也没有放她回家,在邪恶的所谓公判大会上,她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打她还用毛巾堵住她的嘴。后来被非法判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她受到各种非人的折磨,被绑在“死人床”上??她的70多岁的老父亲因承受不了女儿被迫害的痛苦,而悲惨的死去。

朱国玉还向教育系统大多数炼过法轮功的人每人勒索1000元钱。对于大法弟子陈喜彦和阎志强的被开除公职并劳教,朱国玉负有主要责任。

朱国玉因迫害大法弟子已遭报应,他曾鬼使神差的从职教楼门一侧的落地玻璃中钻出来,气管被割破,只差一点点就割到动脉,流了一大滩血,脖子当时就塌下一个大坑,在保定省医院住了很长时间才好,这是天在警示他,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会遭恶报。但他还不醒悟,不知悔改,继续与大法为敌,现在,又把黑手伸向了广大的中小学生和教师,使很多无辜的师生对大法犯罪。

据教育局内部人士讲,朱国玉利用职权把自己的妻子从环卫局调到了蠡县文教局。但其妻子并不上班,而是打着朱国玉的旗号,以个人身份在蠡县的中小学师生中跑团体和个人保险,蠡县各中小学学生的团体保险都是朱国玉的妻子承办的,朱国玉夫妻从中谋取了大量的钱财。朱国玉还滥用职权,索取贿赂,对于收到的礼品,他家吃用不完的就托人卖掉。朱国玉全家人看病吃药都是公费医疗。

这场迫害法轮功的运动本来就是非法的,到现在,在中国也找不到一条关于法轮功是×教的法律条文。这场运动依据的是江泽民的讲话和新华社的一篇文章。众所周知,这两点是没有任何法律效应的。所有参与迫害的追随者们都主动的或被动的,有意的或无意的触犯了国家法律,沦为了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的罪犯。当这场惨无人道的运动一结束,这些人就是可怜的替罪羊。朱国玉作为教育局的纪检书记,本来应该给全县的师生做出行为的表率,却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来要求自己“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朱国玉等人的所作所为给我们下一代留下的印象是甚么呢?是不是越做好人越吃亏?那么谁还来做好人呢?如果人人都不愿意再做善良的好人,人人都伤害别人,那将是甚么样的社会呢?

今天,我们把朱国玉等恶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事实揭露出来,并不想把谁搞臭,也不想和谁争斗甚么。作为修炼的人,我们也没有气,也没有怨,我们有的只是对所有人的慈悲,对所有的善良人的美好祝愿!对于朱国玉等人的无理智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行为,我们大法弟子在历经了近7年的劝善和讲清真相都制止不了的情况下,万般无奈,我们才用这种方式想让朱国玉等人猛醒,认真反思一下自己这几年的所作所为以及将要面临的可怕命运。如果能够悬崖勒马,改恶向善,从此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我们大法弟子会既往不咎。如果继续与大法为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会将所有记录在案的恶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定会追查到底。到那时,这些人面临的将是人间法律和佛法天理的一并惩罚,面临的将是宇宙中最可悲的结局。迫害大法弟子会有恶报。古人云:“百金买骏马,千金买美女,万金买高爵,何处买命身?”我们不愿意看到这个结局,所以才写出这封劝善信,想给朱国玉等人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否则,一旦这场迫害运动结束,再后悔就晚了!

现在时间和机会已经少之又少了,江泽民以及很多追随者在国外多次被起诉,全世界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的浪潮此起彼伏。世界上成立的“调查法轮功真相委员会”要求進驻中国调查所有的劳教所、监狱以及相关的医院、精神病院等。所有逆天意而行的人必将受到历史的淘汰!我们蠡县大法弟子真诚的希望朱国玉等人抓住机会,翻然醒悟,将功赎罪,给自己和家人开创美好的未来!同时我们也想通过揭露恶人的犯罪行为,让一些还在受蒙蔽的广大教师和父老乡亲们明白法轮功真相,从而远离邪恶、远离灾难。在这新旧宇宙交替的特殊的历史时期凭着你们善良的心念摆放好自己将来的位置。善待好人、善待大法弟子的人一定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3964.html

保定 蠡县(里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8-11-29: 相关人员的信息
蠡县法院(区号:0312):
地址;永盛北大街77号
崔泽民 党组副书记 副院长 6508538(办) 13630861066(主管王向辉案)
刘剑鑫 刑庭庭长 6508195 13703128978(主审法官)
刑庭副庭长姜雷 13832261791、03126508195
刘树臣 副院长 6508101 13932266555
姚万里 副院长 6508102 18630266966
刘玉宝 政治处主任 6508103 13503221325
付锁柱 纪检组长 6508113 13932292885
王亚普 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 6508130 13503369656
张维舟 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 6508115 13903129238
刘海江 执行局长 6508112 13722289688
刘金永 行政庭庭长 6508321 13700326607
王文莉 民二庭庭长 6508667 13582372060

王保华 办公室主任 6508135 13903124430
值班电话 6508456 传真6508058
蠡县检察院:
地址:范蠡东路 办电 宅电 检察长李洪杰 李大龙 副检察长 6211178 6211652 13582211558
张 威 副检察长 6210800 6212856 13803235891
汪旭辉 副检察长 6220868 6228608 13832201608
张小琪 反贪局局长 6211208 6239808 13703325928
韩玉彬 反渎局局长 6211236 6218226 15081212666
马永胜 纪检组长 6226508 6220512 13731200199
付振中 反贪局副局长 6211326 6213692 13903368879
张保林 政治处副主任 6225156 13933896888
李亚男 反渎局副局长 6225256 6219836 1393222295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