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4-06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张秀丽,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29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张秀丽 张秀丽丈夫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08: 绑架、酷刑、大脑失去记忆、胳膊被打断……
吉林省榆树市张秀丽女士自述遭迫害经历

我叫张秀丽,女,于一九九八年修炼的法轮功。炼功之前,我一只眼睛患有结膜炎,另一只眼睛患有角膜炎,眼睛经常自动流泪,妇科病,神经衰弱,身体乏力、虚弱,干不动活,整天打不起精神,脾气也非常暴躁,对生活没有信心,活得很苦很累。学法炼功后,按真、善、忍做好人,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身心轻松,性格也开朗起来,家庭美满、和睦。

可自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团丧心病狂的迫害法轮功后,推行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名誉上搞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我们夫妻及孩子和亲人遭受了精神、肉体及人格的多重迫害。

在天安门被警察殴打头部 大脑失去记忆

二零零零年一月初,我去北京天安门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横幅还没拿出来打开,不知是便衣还是着装警察,突然从后面猛打我的头部,我即刻什么都不知道,昏死过去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朦胧中感觉是在车上,有很多人,好象都是大法弟子,就又昏过去了。寒冬腊月的天很冷的,当我明白过来时,是在屋里,还有三张白床,我身上穿的红色棉大衣不见了,记得身边有个叫关姐的山东大法弟子,还有一老年人和一个小孩,不知什么时候谁把一件薄棉袄,帮我穿在身上。关姐帮我买的车票,把我送到火车上,一路昏昏沉沉,看人下车也随着下车,随着人流到候车室,不可思议的随着回榆树市的一位女士上了火车,到站坐上人力三轮车回到家中。当时我的嘴唇肿的很高,还有硬块。

我大脑失去记忆,以前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脑子一片空白,啥都不会做,不敢出门。脑袋昏沉,浑身乏力,母亲不敢告诉我当时表现的真实状况,害怕刺激我,只能偷偷的跟妹妹说:你大姐被人打傻了。

后来丈夫让我学《转法轮》,我才逐渐的恢复了记忆。亲朋好友也由此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绑架、抢劫、勒索、强行灌食

二零零一年夏季的一天晚上,丈夫告诉我后窗外面有人在向屋里看。第二天早晨,我和孩子还没吃饭,突然间,榆树市正阳派出所警察王海顺一伙几人闯入我家,翻箱倒柜弄得乱七八糟,抢走了我的全部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他们象对待犯人一样,一边一个警察强行把我的胳膊拧到后面去,摁坐在床上,一个警察还把我的手放到他的生殖器上耍流氓。

榆树市政保科科长张德清抢走师尊的法像,警察要给我录像,我不配合,他们就拽我的头发,打我的嘴巴,把我的女儿吓的直哭。那时女儿不到十岁,他们还欺骗孩子,说下午就把我送回来。当时我穿着内衣,要求换衣服,他们不让换,说若要换就得当着他们的面脱衣服,也不让我穿鞋,就把我劫持到榆树市看守所。

晚上在看守所给我们放榆树市新闻,我在家被绑架的过程全部播放,我绝食反迫害,政保科警察伙同“610“的人非法提审我,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并恐吓说这回送你去大西北。几天后,又把我非法关押到榆树市拘留所,我继续绝食反迫害,胃里没有食物,身体非常虚弱,好几个男人按着我强行灌食,和我非法关押在一起的大法弟子告诉警察,这人不行了,女警察焦淑侠他们把我送到中医院。

家人、亲属到处托关系找人,正阳派出所警察王海顺勒索5000元钱,我丈夫去政保科要人,警察胡满山勒索家人1000元钱,警察勒索亲属价值2000元的暖气费。我老妹去看我,警察问是不是亲姐俩,就说她妹妹有钱,还戴着金项链呢,拘留所警察勒索家人600元的伙食费,120的车费,还得交药费,当时只拿回四盒葡萄糖,共计勒索近万元,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一年腊月二十七日晚上,我到亲戚同修家串门,突然闯进五、六个警察,其中有王海顺和谭姓警察,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抢走宝书《转法轮》一本,绣着莲花的坐垫一个,我往外走,警察却追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亲戚托关系找人,才放我回家。

榆树市正阳派出所警察王海顺经常带人到我家骚扰,逼我签字不炼功,索要照片,逼我印指纹,还用相机趁我不注意偷偷拍照,被我发现没照成,另一警察口出脏话,并进卧室乱翻一通,没翻着他们想要的,气哼哼的走了。由于警察不分昼夜经常的骚扰,经常不敢在家住,给丈夫和女儿造成了难以言表的痛苦。

遭酷刑折磨 折断胳膊

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早晨,我在同修租的楼上,还没吃饭,榆树市国保警察伙同正阳派出所警察强行打开房门,气势汹汹的闯进屋来,进屋就翻,打我嘴巴,我和同修阻止他们进卧室,有一个警察用脚踢门,门玻璃被踢碎,碎玻璃扎进他的腿里,当时就出了血。他们把我和同修带到楼下,用方便袋捂我的嘴,不让我发声,绑架到一个窗和门都是钢筋的小屋,把我的胳膊背到后面,并用绳子绑着。大约一、两个小时后,又把我关进看守所。

警察强行逼迫我坐铁椅子,身体一点都动不了,他们用皮鞋跟狠劲的踩我的脚趾头,脚趾肿的很高,呈黑紫色,往我的头上脸上泼水,还打电话要把我的女儿抓来,电话打错了学校没找到,拿电棍要电我,问我什么我都说不知道,他们气急败坏的把我的左胳膊从头上往后背下拽,把右胳膊从后背往上拽,把两只手用手铐铐在一起,绳子系在手铐上,四、五个人把我吊在两米高的门框上,两只脚离地,身体悬空(他们把这叫上大挂),当时右胳膊就折了,可国保警察孙铁军还是用绳子抽打我的后背。

榆树市国保警察私设公堂,刑讯逼供,暴力取证,酷刑折磨后,把我关进看守所女号监室,警察滕庆玲让我和犯人一样坐板、背监规,三、四天后,胳膊全变成黑紫色,肿的比原来粗出一倍多,看守所警察强行给我戴上脚镣,送到榆树市中医院,狱医不让我和别人说话,怕我说出真相。中医院医生让警察签字,准备给我做手术,他们怕担责任,谁都不敢签字,又不通知家人,无奈,我用左手签的字。刚做完手术,点滴还没打完,又送进看守所非法关押。我做好人,榆树市国保警察无端的酷刑折磨我,致使右胳膊折了,看守所警察还继续迫害。

我绝食反迫害,身体非常虚弱。北方十月的天气很冷,我穿着单薄的衣服,在那阴凉的木板上躺着,起来都很困难,可看守所的龚所长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提起来。他们四、五个年轻力壮的刑事犯,按住我的腿、头,还捏着鼻子,把奶粉里放了大量的盐,不管我的死活强行灌食。我还看到别的同修也被野蛮灌食。

国保警察石海林非法提审时,在一张纸上逼我签字,被我拒绝。看守所警察怕我死在那里承担责任,就把我转到拘留所,晚上没有被子和枕头,也没有饭吃,是非法关押在那里的同修和好心人帮的我,同修喊警察,说我不行了,一下午没人过问,晚上拘留所的警察叫来120送我到中医院,开始给我打氧气,打针找血管都很困难,有两个警察看着我,看也榨不出啥油水,就后悔来医院,说不如叫我死了。

他们怕我死在那里,两三天后,才通知婆婆来接,国保警察齐力还假惺惺的问我有啥要求,我要求放我丈夫回来,因在此期间,我丈夫被绑架。他说他说了不算,就溜走了。

丈夫遭诬判 父亲临终不能见

这次警察抢走了大法书籍、丈夫被绑架时,价值一千多元的电动人力车被非法扣押,婆婆去国保大队要车未果,至今未还,后来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半。

我父身患癌症晚期,家人不敢把我的真实情况告诉父亲,但父亲一直没见到我和丈夫去看他,就预感我们被抓,心里非常牵挂。临终我们父女也没见上一面,带着对女儿、女婿的惦念,含冤离世。

婆婆想念儿子,眼睛看不清楚东西,我母亲一听说炼法轮功的人被抓,几乎整夜都睡不着觉,不管黑夜还是白天,就赶紧过来看我是否在家,才安心离去。我的女儿正读初中,因父母被非法关押,学校的老师和同学受电视的造谣宣传,不明真相,女儿受到歧视,又想念父亲,成绩下降,被迫辍学。

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早晨八点半,我正在榆树市纯真化妆品商店上班,突然闯进七、八个国保警察,其中有石海林,进屋就逼我们穿衣服,还搜我们的衣服口袋,把四个营业员都是大法弟子强行拽上依维柯警车,直接送到榆树市经委洗脑班进行迫害,国保警察齐力在那里参与迫害,他们把我们每人单独拘禁,花钱雇人二十四小时跟着,上卫生间、睡觉、吃饭都不离左右,“610”的甄胜利强迫我整天看诽谤师尊和大法的录像,看佛教的光盘,晚上站着看到十一点才让睡觉。榆树市的“610”姚海波和犹大刘双慧、刘淑荣参与迫害。我绝食反迫害,四、五天没吃没喝,身体很虚弱,被非法拘禁十天,才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绑架、酷刑、大脑失去记忆、胳膊被打断……-318741.html

2014-11-15: 吉林榆树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

2014年11月14日早晨8点多钟,吉林榆树市纯真化妆品的两个商店的员工们刚刚上班,就被榆树市国保大队警察强行绑架,被绑架的有张秀丽、张春茹、张春凤、王淑丽、黄国明、历春华等六人,他们都是法轮功学员,两个商店被迫锁门停业。

随后国保大队警察又闯到法轮功学员郭凤学家,将郭凤学和帮工的法轮功学员李玉明绑架。现这八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在经委招待所办的洗脑班迫害。

国保大队警察行恶绑架时左邻右舍的目击者及百姓都说警察不干好事,专抓好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15/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00346.html

2005-06-07: 这里除了毒打、冷冻、泼水外,还对绝食的大法弟子野蛮灌食,2001年7月,大法弟子张秀丽等被非法关押,为了抗议这种暴行,张秀丽绝食,副所长李X带领从看守所找来的狱医,和恶警大孙子和几个男拘留人员对张秀丽野蛮灌食,把半碗细盐面(精盐)加少量水和成糊状,给张秀丽往嘴里灌,张秀丽不喝,大孙子揪住张秀丽的头发,拳打脚踢,用硬物撬着嘴,强行往里灌,灌的满身都是盐面子,这时上级来一个参观的,李X所长对参观的说:“灌的是淡盐水”当面说谎。大法弟子郭淑学一次坐在床板上发正念,被魏福成看见,除大骂外,还罚郭淑学面向墙站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6/7/103515.html

2003-07-29: 2002年3月,风沙弥漫,吉林省榆树市全城戒严,恶警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所到之处狂乱翻查,又有崔上云、杨大光、王淑琴、李林、冯立军、于冬辉、郭术学、陆淑华等许多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2年8月恶警又非法抓捕杨占久、刘大军、张秀丽、任春英、云庆彬、刘冠群及另两名大法弟子,榆树市公安局非法没收大法弟子的一体机、电脑等许多财物。

2001-10-20: 张秀丽,2001年7月因向周围人洪法,讲清真象,被邪恶之人举报被抓。被非法拘留期间進行绝食绝水抗议,被恶警强迫灌食浓盐水,并遭毒打,16天后无罪释放,被无理罚款1000元,勒索家属5000元。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20-03-19: 榆树市政法委:
书记金海15500091234
副书记纪国锋 13404711588
榆树市六一零办公室主任:王帅 办公电话:0431-83800003 手机18243160001
榆树市公安局:
局长俞申 15500095757
国保大队:
电话:43183618238
大队长赵文峰 13364640184
榆树市城发镇村治保主任:刘兆东电话:13689857500

2020-03-04:
五棵树镇派出所:43183817110
吴晓东 所长 宅 43183611468 15904409343
教导员 吕洪飞 宅 43183813781 13364511711
副所长 孙阳 15500094688
常胜利 副所长 15500097099
李红军 警长 15500097092 43183818111
蔡文宇 户籍 15500097116
赵显成 15500091853

榆树市公安局 :43183618226
局长 俞申 15500095757 15904405757
政委 秦力民 原指挥中心指挥长 431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副局长:张亚东 13364511011
指挥长:王建国 15500096266

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43183618238
赵文峰 大队长 13364640184 15500097300 15504313881
杨树才 13844950510
李笑 15500096225
李再臣 15904408754
胡铁英 15904409150
齐力 15904409007

榆树市拘留所 43183611857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高杰 15904409147

榆树市看守所 43183611820
王军 所长 15904409127
孙井泉 教导员 15500097588

2020-01-02:  法院办案人张立国个人信息:

张立国(Zhang,Liguo),男 ,出生日期:1970年10月7日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榆树市公安局逞凶行恶 大法弟子难中不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0/13/1795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