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安徽 >> 宿州 泗县 >> 高成美, 女, 60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4-26: 安徽省泗县法轮功学员高成美多年被迫害情况
法轮功学员高成美女士,原是安徽泗县民政局科级干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高成美多次被非法关进劳教所、监狱遭受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九日,县委、县政法委、县直工委等单位领导分别找高成美谈话,施压要求高成美放弃修炼法轮大法,高成美坚持自己的信仰。

一九九九年十月,高成美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十月二十六日,去国家信访办上访途中,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非法抓捕,送到北京门头沟看守所,被警察打骂。高成美被泗县公安局从北京劫回。警察两次搜走高成美的现金共2100元,其中1500元没给收据,至今仍有1900元不还给高成美。因上访,高成美被泗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所有的工资待遇都没有了,剥夺了高成美的生存权。

被非法批捕后,公安局领导许云淮把高成美的丈夫(在泗县公安局工作)停职、停薪两个月,逼迫高成美的丈夫和高成美离了婚,幸福的家庭被拆散。高成美的儿子不能当兵。

在灵璧县看守所,高成美因给泗县公检法机关有关人员写劝善信,被当任王所长和一个男犯打了二十六个耳光,后被“大字”型绑在死刑犯睡的床上,不能翻身,动不了。

在泗县看守所,因为炼功,高成美被一赵姓警察打骂,穿皮鞋踢,并带了背铐,被另一警察罚跪。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高成美被送去宿州市女子监狱。因血压过高,监狱拒收,高成美被灵璧看守所灌药。宿州市公安处五科一领导花钱找宿州市人民医院,请医生吃饭,并写假证明。第五次,以收监观察病情为由,强行把高成美送进监狱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月七日,高成美贴真相资料被恶告。泗县公安局报批,高成美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安徽省女子劳教所,因不放弃修炼,被该所雇用已转化的五人打骂。为了让高成美拿笔在转化书上签字,最后一晚(做转化一星期),她们把高成美弄到床上,五个人分别按头、按四肢、掰手,两个多小时也没掰开手,没达到签字目的。

高成美认为自己无罪,不干活,就被固定绑站。每天从早晨五点多站到夜里一点左右才让洗漱,脚板疼的象万根钢针扎的一样,不能着地,用两脚外侧挪动、着地,脚腿肿的厉害。都是绑在厕所里、洗澡间里,在这种地方折磨和羞辱高成美。第一次绑站十四天,第二次绑站二十四天。有一次,一大队警察把高成美两手腕和两大腿扎的紧紧的,手一高一低的绑在仓库货架上。因血脉不通,几乎昏过去。

高成美不吃高血压药,她们就偷放在饭里、菜里。高成美绝食,张长红等警察就野蛮灌食。冬天衬衣棉袄灌湿透了,也不让洗漱。夏天灌的衣服、身上发酸,好几天才让洗澡,一连绑坐一月余。

高成美炼功,她们就给高成美穿精神病人的“约束衣”很长时间。每次都是四~五个警察捆绑迫害高成美,使高成美不足一点五米高的瘦小老人形像脱样。一次,几个警察捆绑高成美,她脸的上部被迫害的青紫,惨不忍睹,很长时间才恢复原状。因喊“法轮大法好!”经常被用胶带贴嘴。一次嘴和鼻子都被贴住,差点没命。

一大队认为管不了高成美,又把高成美送到二大队折磨。在二大队被灌食,邓大队长说:“你们狠灌吧,灌死我负责。”在两个大队每天扣一分,高成美被非法加期三个月零两天。

二零零八年元月八日,高成美从劳教所回家。一直被街道、派出所、“六一零”等邪恶监控。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高成美因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泗县国保大队报批,又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在安徽女教所四大队,因反迫害,差四个月到期时,又被转送到安徽南湖女子劳教大队迫害。在黑窝里,不但精神、肉体受折磨,人格也受到极大的侮辱。 警察说:“你好吃懒做”、“老反革命”、“废品”、“你还不如卖淫女,人家还能挣钱养家糊口,你连家都不要”等等。不让高成美说话,不让高成美对别人笑,专门有两个包夹看着,不让高成美买东西等。

二零一五年泗县有许多法轮功学员控告起诉江泽民,泗县公安局认为高成美是诉江的“组织者”,所以一直要抓捕高成美。为了躲避迫害,高成美当年离家出走,后于二零一八年回家。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八点多,泗县城区派出所警察以逃犯名义将高成美再次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4/26/安徽省泗县法轮功学员高成美多年被迫害情况-404366.html

2019-04-25: 屡遭冤狱酷刑 安徽省泗县高成美再遭绑架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八点多,安徽省宿州市泗县城区派出所警察以在逃犯名义将法轮功学员高成美绑架。原因是二零一五年泗县有许多法轮功学员参与控告起诉江泽民,泗县公安局认为高成美是诉江的“组织者”,所以一直要抓捕她。为了躲避迫害,高成美当年被迫离家出走,后于二零一八年回家。

高美高,女,六十多岁,安徽泗县人,原泗县民政局干部。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高成美大部份时间在牢狱中度过的。一九九七年高成美修炼法轮功,九九年十月份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被泗县公安局警察从北京押回,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零年高成美被单位非法开除,在这期间儿子不能当兵,丈夫被单位停职,被逼迫与她离婚。

二零零四年十月份,高成美因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恶人举报后,被泗县公安局警察送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并非法加期三个月。在被非法劳教期间,高成美遭到劳教所警察的残酷迫害。在一大队时她被迫穿“约束衣”两个多月,由于勒得过紧,导致她多次休克。高成美还被绑在凳子上四个多月,戴铐子四十多天。二零零七年四、五月份高成美被调入二大队,又遭到警察及唆使包夹的毒打。

二零零八年一月份高成美被释放回家,一直被街道、派出所、“610”等邪恶机构监控。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份,高成美在去医院看一位朋友的途中,去饭馆吃饭,一恶人故意坐在她对面,诱使高成美对其讲真相,之后恶人陷害高成美,用此卑鄙的手段作为迫害高成美的借口,使她再一次被非法关押进安徽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九日中午,高成美和孙兰到大庄镇讲真相时,遭恶人举报,被大庄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随后,泗县国保警察卞兆民和泗城镇公安分局郭崇明等警察对两人住处进行非法搜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5/屡遭冤狱酷刑-安徽省泗县高成美再遭绑架-385536.html

2019-04-22: 安徽省泗县法轮功学员高成美被绑架
安徽省宿州市泗县法轮功学员高成美因2015年诉江被迫离家,于2018年回家。泗县城区派出所警察2019年4月18日8时许以在逃犯名义绑架高成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2/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85435.html#194221659-1

2016-02-21: 安徽省宿州市泗县法轮功学员高成美被迫害流离失所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1/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4433.html#1622023497-1

2016-02-18: 安徽省宿州市泗县法轮功学员高成美被迫流离失所
安徽泗县公安局以为高成美是诉江的“组织者”,一直要抓高成美,现高成美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8/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24296.html

2013-01-20: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
......
3、水杯中放药

二零零九年,狱警指使包夹在大法弟子高成美的水杯里悄悄地放药。一天,高成美发现杯里水变得混浊不清,就问包夹:我的杯里,你放了什么?包夹说:这是某队长让她放的“降血压的药”。

管教们将大法弟子使用药物迫害致疯后,没有一点良心的愧疚感,反而在不明真相的人面前昧着良心说:“你看这都是炼法轮功炼疯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0/安徽省女子劳教所药物迫害法轮功学员-267992.html

2011-01-17:安徽女子劳教所的罪恶
走进安徽女子劳教所的大门,你会看见整洁的房室、优美的环境。你不可能把它和纳粹集中营联系在一起,外人很难想象的出,在这宁静、优雅的背后掩盖着充满了恐怖的罪恶,令人窒息。过去总认为:辽宁马三家劳教所是最邪恶的黑窝,误认为安徽女教所可能没有那么邪恶,但当我亲身经历并亲眼所见了以下一幕幕事实时,我发现中共恶党统治下的专政机构都一样邪恶。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江泽民集团迫害大法以来,安徽女教所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

一、强制洗脑

法轮功学员一进这所黑窝,就被关进单间或无人进出的包厢房,不让接触其他人,完全封闭,就连洗漱也要等到走廊没人、十二点以后才让出来洗,每天由包夹读谤师、谤法的黑书,逼看诋毁大法的光碟,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恐吓、威逼、辱骂、殴打、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逼写思想汇报等,从精神上和身体上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方翠娥是零七年九月份被关进安徽女教所的。刚进去时,健健康康,脸上皮肤白里透红,看上去是很善良的一个老人。在这所黑窝内由于长期的恐吓、威逼,她被逼违心地做了“转化”(放弃信仰),可是作为法轮功学员那种精神痛苦是可想而知的,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于十一月二十一日在列队时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这时值班恶警慈玲玲像发疯一样,将这位与她母亲年龄相仿的老人,扯着衣服倒着拖上二楼,二十四小时戴着手铐。吃饭、上厕所全靠别人帮,而且她们还用宽宽的透明胶布从她的后脖颈一直绕到前面,将嘴粘住,有时要缠很多道。从此方翠娥被关进密室遭受了非人折磨,到十二月二十日,一个月不到,她已经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瘦的皮包骨头。生活上不能自理,经常不吃不喝,恶警让别人给她买饭,然后再把饭倒掉,刺激她,说她浪费粮食。参与迫害的犯人有肖县的马兰、合肥的汤英儿(吸毒犯)。

零八年三月十九日,二大队恶警周明凤说带方翠娥去合肥市精神病院给她做医疗鉴定,上午八点钟走的,到十一点钟回来时,方翠娥整个人一直发抖,蹲在地上不能站立,见人就躲。看她的两个人觉得奇怪,其中一人对周明凤说:“周大,方翠娥早上还好好的,现在怎么这样呢?”周把眼朝她一瞪说:“不要多管闲事,管好你自己”。到中午十二点打饭,方翠娥不能走,几个犯人几乎把她连拖带架弄到食堂,她一直颤抖也没有吃饭。下午她因小便失禁,裤子被尿湿,帮她换衣的人发现她全身有大面积青紫,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周把她打成这样,怪不得周明凤说把她累死了。直到方翠娥于三月二十九日被释放回家,她大腿等处的大面积紫块也没有消退。

三大队有个叫小刘干事的恶警,每天手里拿着电棍跟在一名法轮功学员的后面,这位学员已经被折磨的骨瘦如柴,经常看到她不能行走,被两个包夹拖着架着。

除此之外,恶警们经常唆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如法轮功学员高成美在二大队曾遭吸毒犯胡四华、盗窃犯刘贵英殴打。还有法轮功学员田中凤经常遭犯人辱骂,恶警还唆使犯人不理睬她、孤立她。这种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再加上生活上的控制、人格上的侮辱,真是地狱一般的恐怖。

二、劳役迫害

劳教所已成为邪党敛财的重要机构,各大队都有生产任务和经济指标,警察就拼命的逼劳教人员为他们完成任务。经常听四大队马××在队前训话说:这个月任务完成不了,我们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还说,劳教劳教,先劳后教,劳动是第一位的,谁让你们是劳教,有本事就别进来。

每天劳动时间都是十几个小时,劳动任务是社会上同类工作量的三到四倍,完不成任务除扣分外,还有五花八门的惩罚。如罚抄所规队纪、羞辱、罚站、殴打、延期等,即便如此也很难完成他们的任务,所以安徽女教所每年都要从上海青浦劳教所买回二至三批劳教人员,每批是一、二百人,分发至四个大队,从而满足他们的劳动生产量,人像牲口一样被买来卖去。

劳教所与公安串通迫害法轮功学员牟取暴利。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解除非法劳教时,劳教所通知当地公安直接把法轮功学员送到洗脑班,不让回家,即使不送洗脑班,也是长期跟踪监视,甚至设置陷阱诱捕,直到再次绑架。比如法轮功学员刘云、高成美就是这种情况,回家才几个月又遭绑架。公安每送一个人,劳教所都要给他们一笔钱,劳教所再把被送来的人作为奴工,强迫她们干活,从而为劳教所赚钱,牟取暴利。

三、恶劣的生存环境

在这高墙内,恐怖无所不在,无时不在,稍不留意就会招来殴打、辱骂及扣分延期等处罚,比如你在走廊中迎面碰到穿黑色制服的,你没有称呼:××好。她会把你叫住,责问你;难道没看见我吗?同时大声呵斥:去把分表拿来扣分。就这样恶警不知羞耻的强迫劳教人员见到他们时,必须说:干部好。而且随时随地都有扣分的可能,上班干活时间不让说话,下班或去食堂的途中不让说话,如果她们偶尔听到有人说话,全队的人下班后可能要罚站大厅,尤其是李珊值班,这种事常有。

劳教所的食堂完全是社会经营性质的,菜卖的很贵,对卖不掉的菜往往强卖。加班从来不给加班费,每月只有一百二十元左右的生活费。每个人进劳教所都要买两个暖瓶,可是很少有自己使用的,新瓶都在警察办公室被使用,劳教人员用的很多是不保温的旧瓶。劳教服、统一用的被套在解教时,都强行扣款。

四大队楼层稍高,水压不大,水头很小,半天才接一桶水,夏天洗头、洗澡、洗衣总共才十至十五分钟,而且水头稍大的都被班组长占有,每天洗漱象打仗,根本洗不干净,到时没出来,还要挨骂甚至扣分。洗漱间下水道不通畅,脏水泡在脚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被传染为严重的“香港脚”,这里大部份被关押的是吸毒、卖淫者,她们由于生活糜烂,有很多人有传染病,尤其是性病,如梅毒等,警察封锁消息,直到此人再不能关押时,劳教人员才得知她有病。

另外每年的年终评审及“十一”等邪党假日,搞所谓的安全检查,其实是搞恐怖洗脑和恐怖演习。说不定大难落到谁头上,所以很多人心理压力很大。尤其是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极为严重。

天理昭昭,善恶必报。在此正告安徽女教所的警察,立即停止行恶,善待法轮功学员,给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吧。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你们的恶行都被一笔一笔记录在案,不要被利益迷住了双眼,继续助纣为虐。那样会害了你们自己,也祸及你们的家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7/安徽女子劳教所的罪恶-234968.html

2010-04-05: 请关注安徽省邪恶机构对法轮功学员高成美的迫害
高成美,女,64周岁。迫害前是安徽省泗县民政局干部,2000年被单位非法开除。由于丈夫在法院工作,被恶党逼迫与高成美离婚。2000年起,高成美被安徽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三年。2004 年10月份起被非法关押在安徽女子劳教所三年,并被非法加期三个月。

在这次被非法劳教期间,高成美遭到残酷迫害;在一大队时被迫穿“约束衣”二个多月,由于勒得过紧,多次导致休克。曾被绑在凳子上四个多月,戴铐四十多天。07年4、5月份被调入二大队,被恶警唆使包夹对高成美进行毒打。

2008 年1月份高成美被释放回家,一直被街道、派出所、“610”等邪恶机构监控,并陷害高成美,导致高成美于2008年12月份再一次被非法关押进安徽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在四大队至今。当时的情况是:高成美在去医院看一位朋友的途中,去饭馆吃饭,一个人故意坐在她对面,诱使高成美对其讲真相,后来以此作为非法迫害高成美的借口。可见其邪恶、卑鄙的手段及用心。

高成美自迫害开始以来,大部份时间在恶党的牢狱中度过;在恶党及其爪牙的迫害下,失去了工作、应得的退休工资、美满的家庭和人身自由。高成美在被迫害期间一直对大法非常坚定,希望海内外同修及有识之士共同关注高成美,协助她早日闯出魔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5/220989.html#104502044-25

2009-02-17: 安徽泗县大法弟子高成美和孙兰被秘密转移,去向不明
安徽泗县大法弟子高成美和孙兰讲真相时被绑架在北关看守所,二月八日又被秘密转移,不知去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7/195631.html

2007-08-21: 安徽泗县高成美被非法劳教迫害后下落不明
高成美,女,五十七岁,安徽泗县人,九七年修炼法轮功,九九年十月份进京为法轮功讨公道,被泗县公安局从北京押回,非法判刑三年。在这期间儿子不能当兵,丈夫被单位停职,被逼迫与她离婚。

零四年十月份,高成美因张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恶人举报后,被泗县公安局送合肥劳教所一大队,又被非法劳教三年,年迈老母及亲友看望被拒绝,至今下落不明。

年迈的父母盼望自己的女儿、一双儿女盼望自己的母亲早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21/161245.html

2007-03-16: 合肥女子劳教所迫害善良人
合肥女子劳教所自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充当共产邪党江氏集团的马前卒,七年多来对安徽各地区、市、县的大法学员实行精神摧残,肉体折磨,生活虐待,迫害人数多达几万人次。

那些恶警们为了得到主子的欢心,谋取“立功、受奖、晋级、升官”,她们不择手段迫害摧残大法学员写“四书”,拴背铐,戴手铐,长时间几个月不分白天黑夜不许睡觉,罚站、脱去棉衣关禁闭、殴打、电击、送精神病院等等,另指使吸毒劳教人员打骂、折磨大法学员,倒拖、封嘴、不许说话等等(凡是迫害大法学员的坏人都能得到减期奖励)。

把大法学员打伤后关小房不准与任何人见面,封锁消息,更不许与家人联系、通讯等。如淮南大法学员高成美,坚定信仰“真、善、忍”,始终高喊:法轮大法好!一大队恶警在二零零六年炎热的夏天六、七月份用刑具束身衣加以迫害,殴打、倒拖,八月份致使大法学员高成美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另一位大法学员聂银珍长期遭束身衣迫害,还有临泉大法学员李永华被绳绑罚站长达七个月之久。还有临泉大法学员王云,一直在二大队遭受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6/150882.html

2006-06-21: 安徽大法弟子高成美、刘云在合肥女教所正遭受非人的待遇,邪恶负责人是周明风、林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130947.html

宿州 泗县联系资料(区号: 557)

2018-06-18:安徽省泗县公安局:
国保大队队长赵庆志13955719385
卞兆民13955771980(多次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
郭成国13905579947
边亮亮13956886066(分管迫害法轮功)
王利13955778506
刘猛13855751527

2016-02-18: 邵江峰(公安局局长):电话;15755750099和13905572816.
副局长边亮亮(刚上任,分管迫害法轮功,一直叫嚣找到高成美)手机号:13956886066.
国保大队队长王林手机号:13505576305.
贾献忠(开发区派出所所长)手机号:13505578598.
杨正宇(开发区派出所副所长)
吴晓林(开发区派出所警察)

2018-02-17: 泗县国保大队长赵庆志13955719385
泗县国保大队警察卞兆民13955771980

2015-11-21: 泗县公安局:55770297105577022704
前局长 邵江峰:13905572816
局长 张波:13905579512
副局长 赵守文:13905670560
国保大队长 王林:13505576305
员警 卞兆民:13955771980
泗县看守所:5577011324

泗县610办公室:5577022570
主任 姚玉刚:13956831550
负责人 毛学兵:5577025644
泗县政法委书记 胡永军:13805572708
副书记 朱宗瑞:13905678368(分管610)
县委书记 王娟:13955780055
县长 王法立:13955701616

2015-11-18: 姚玉刚(政法委副书记,防邪办主任)13956831550
公安局局长邵江峰:13905572816
国保大队队长王林:13505576305
泗县邮编:234300

2015-02-10: 长沟派出所电话是:0557-7351026邮编:234321。
长沟镇电话: 0557-735112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57)

2016-02-21:
开发区派出所副所长:扬正东:13855744578。
刘飞:13955770882。
陶醉:1595575775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