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1-1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徐秀辉, 女, 6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逾树市五棵树镇
有关恶人: 黑嘴子2大队大队长刘莲英,管教魏丹安,吸毒卖淫的王东玲;卖淫的王静华;偷盗犯鹿鸣春;吸毒卖淫的陈学春;何唤平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2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6-27: 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长骚扰法轮功学员徐秀辉补充
6月13日上午9点左右,榆树国保大队长赵文峰带领齐力等共七人,来到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徐秀辉的女儿家,问徐秀辉在哪?要见本人,索要电话号码,被徐秀辉女儿拒绝,女儿说她母亲多年不在家,在外地,没有联系。

榆树国保大队前任大队长范洪凯也曾不止一次迫害过徐秀辉。有一次,范洪凯绑架了徐秀辉,在车上徐秀辉给范洪凯讲真相,劝范洪凯别再迫害法轮功,善待大法有福报,范洪凯竟然说:“我就想当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27/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89267.html

2019-06-16: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长赵文峰骚扰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徐秀辉
6月13日上午9点左右,榆树国保大队长赵文峰带领齐力等共七人,来到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徐秀辉的女儿家,问徐秀辉在哪?要见本人,索要电话号码,被徐秀辉女儿拒绝,女儿说她母亲多年不在家,在外地,没有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6/16/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88787.html

2014-05-26: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610警察甄胜利等骚扰五棵树法轮功学员

5月23日上午,榆树“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警察甄胜利等三人和五棵树综治办一人到马淑芬家扯下墙上贴的两张小画和拿走一本真相挂历,到朱立茹、徐秀辉、王玉荣的亲属家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26/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

2013-06-30:◇吉林榆树市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徐秀辉已回家。吉林榆树市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徐秀辉六月六日在庙会道边被榆树国保大队警察范洪凯、李笑绑架到拘留所。徐秀辉绝食抗议,两天后出现昏迷状态,五天后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30/二零一三年六月三十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5960.html

2013-06-08: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五棵树镇大法学员徐秀辉被绑架

2013年6月6日10点左右,长春榆树市五棵树镇大法学员徐秀辉,在五棵树镇松花江边讲真相救人时,被榆树市国保大队人员非法抓走。据说是非法关押十五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7/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75041.html

2013-06-02:长春农妇遭八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六十四岁的农村妇女徐秀辉,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八次被中共人员绑架、两次劳教迫害。榆树市六一零、国保大队、当地派出所的一些不法人员,没钱就抓法轮功学员勒索,不花钱就送劳教,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作发财的手段。

下面是徐秀辉自述她的经历:

我叫徐秀辉,是长春市榆树市五棵树镇的人,今年六十四岁。修炼前患有严重的肾小球病和子宫瘤、贫血,医生说不好去根,建议我练气功,我是在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没修炼大法前,我不仅一身病,脾气也不好,沾火就着,做生意从不想吃亏,学法后做到了不占别人便宜,从不与人争执,遇事能够忍让。周边认识我的人都说学法轮功的人真好。

有一次我骑着电动车在前边走,后边一辆地趴车把我撞出很远,电动车也撞坏了。回家后感觉后背象背了个很沉的东西,从嘴里吐了近半个月的黑血。这件事我没有和家人说,修车用的八百多元钱也没叫对方花一分。

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出于嫉妒,疯狂迫害法轮功。无数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的迫害,我就是其中的一个。现将我遭受的八次被绑架、两次被劳教的迫害事实曝光如下,让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和一同修去农村亲属家,途中遇上五棵树前进乡派出所所长李武等人问路,他们见我们手中有《转法轮》书,就把我们绑架到榆树市公安局后非法拘留。家里拿出六千元钱交给政保科打点,十五天后才把我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六月,五棵树派出所所长闫丛杰领人半夜两次闯入我的住所,在屋里乱翻乱找,吓的我三岁的小孙子哇哇哭,把尿都尿在我身上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晚上九点,五棵树派出所所长闫丛杰、片警刘晓峰等七、八个人闯入我家,象强盗一样把我绑架到警车上。儿子和女儿的两个四岁孩子哭喊着:“怕、怕”、“奶奶…”、“姥姥…”。孩子的父母在外打工,我不知道那一夜孩子是怎样过来的。现在想起来心里都难受。

在榆树市拘留所里,我挨狱警毒打不算,还两次被打毒针。第一次打针后,心跳心慌,想往起蹦,控制不住自己。有个老同修打针后,一夜抽搐的不能说话。在拘留所迫害十三天后我被劳教一年(期满后又加一年)。在劳教所里,我不仅遭受毒打、多根电棍电、死人床等酷刑。而且每日被超负荷奴役,做出口工艺品。使用的乳白胶胶枪打出的浓烟呛得眼睛冒花,头痛呕吐,全身长疥。从劳教所回家时我已经左眼花右眼失明。

二零零四年我从劳教所回来。在七月份,榆树市国保大队通知当地派出所,把我和我女儿一起绑架到国保大队问“罪”。原因是:我在劳教所遭受的酷刑迫害在网上曝光了。国保大队的张德清、石海林等人追问我对谁说过,家里都谁来过,谁给上的网。并威胁我说:你不说还把你扔进去。由于我什么也没说,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二零零六年十月,五棵树派出所闫丛杰、刘晓峰等五人,晚上八点闯入我住的食杂店,刘晓峰抢去我的《转法轮》书,闫丛杰给榆树国保大队打电话,张德清、石海林等四人开车过来,一通乱翻,食杂店的东西损失多少就不知道了。然后把我绑架到榆树市,法院又非法劳教我一年。因孩子花钱办了保外就医,才没送我去劳教所。据某警察说,这次得花费几万元。因孩子不肯告诉我,这笔钱至今也不知被公安局里谁勒索去了。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在去榆树的小客车上给乘客讲天安门自焚伪案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把我关在榆树站前派出所一整天,在他们请示拘我时,趁警察不注意我走脱了。

二零零七年八月,五棵树派出所的警察李凤军、由东民以了解情况为借口,把我绑架到站前派出所,又是家里人花钱了事。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日早五点,五棵树派出所的警察李凤军、由东民等多人闯入我家,抢走我多本大法书,并把我绑架到榆树拘留。这次家里拿五千元打点,国保大队的范某答应不再找我了。可当月三十日,五棵树派出所的十多人又开两辆警车去我家,因我不在家才免遭绑架迫害。

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二日上午九点,以韩玉学、季福军为首的五棵树派出所及综合治理办二、三十人开车到我家,把我逼上我女儿家的二楼上(在我家院里),叫我开门,我没有开楼门的钥匙,他们就找来开锁工强行把门打开,象强盗一样闯了进去。他们原以为是资料点,可翻了半小时也没找到什么。就是这样他们也没放我,把我绑架到榆树国保大队。围观的百姓气愤的说:“这也太不象话了,五棵树破个盗窃案子也没用这些警察,一个法轮功就来这些人抓,这老太太犯啥法了?”

在国保大队里,我不配合他们,恶警石海林、齐力等人给我戴上手铐,强行送到拘留所。这次又被勒索七千元钱才放回。

十几年来,我们全家及亲属都生活在恐怖之中,整日提心吊胆,生意也做不稳。每到敏感日,我都不能呆在家里,东躲西藏,怕再遭绑架迫害。

在此真心劝告那些仍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无辜善良定将受到上天的惩罚。也不要把迫害法轮功学员作为自己升官发财的途径和手段,不要为了贪图眼前的势利而葬送了自己以及家人和子孙后代。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6/2/长春农妇遭八次绑架、两次非法劳教-274786.html

2013-05-18: 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

我是吉林省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大法弟子徐秀辉。当我看到明慧报导《欲盖弥彰 “调查结果”暴露马三家黑幕》一文时,回想起我在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遭受酷刑迫害的经历。在此,我把我自己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如实写出来,将中共邪党利用劳教所的恶警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公诸于天下。
非法劳教一年又无辜加期一年

二零零二年四月三日,我因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吉林省的恶警绑架,在看守所,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恶警拿一张劳教票子让我签名,我看到票子上写着要非法劳教我一年,当时我拒绝签字,因为我没犯罪,后政保科恶警收回了票子。

第二天天刚亮,一名大男子和警察用东西蒙住我的头,把我扛起来就走。我被扛到了一辆大客车上,和另一名大法弟子用手铐扣在了一起。大客车里有30多人,男女都有,都是大法弟子,都是被送进劳教所非法劳教的。

下午,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德清(此人已上恶人榜,现已调离)手里拿着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到劳教所登记。到我名字时,我听到了张德清说:“徐秀辉,劳教期一年。”当天我被榆树公安局政保科的恶警强行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进行迫害。

三个月后的一天,二大队恶警魏旦找到我,对我说:“徐秀辉,你的教期不是一年,是二年。”我很震惊,问她:“不对,是一年,来时是我亲耳听到的,登记时是一年,并且在榆树看守所,警察让我签字时,也是一年,虽然我没签字,但是我看得很清楚,是劳教一年,怎么又变成了二年了呢?我要上诉。”恶警说:“不行,晚了,超过三个月不准上诉。”就这样,我在被迫害中又被无辜加了一年。是谁造的假?是什么人私自改动了劳教票了?内幕只有劳教所的恶警魏旦和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德清、恶警石海林清楚。

劳教所的酷刑迫害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也称黑嘴子劳教所)从九九年江魔迫害法轮大法后,对于非法关押在这里的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采取了各种迫害手段,极其残忍、恶毒,目的是让大法弟子放弃信仰,用电棍电、毒打、绑死人床、野蛮灌食、洗脑、超负荷做奴工、迫害家人等。

一、电棍电

我被非法劳教的当天下午,二大队的大队长刘连英在管教室用电棍电我,边电边恶狠狠的吼叫:还炼不炼了?说!由于电棍不停的电我,我被电的极其痛苦,倒在了地上,又爬了起来,不停的折腾,同时,在这痛苦的情况下,我还同她讲真相:“我们炼大法的都是好人,我一身的病在修炼法轮大法后都好了,我不能昧着良心说假话不炼。”恶警刘连英一听,暴跳如雷,恶狠狠的说:“我让你炼,让你嘴硬。”连续的电我,电了一阵子,看改变不了我,把电棍一扔,恶狠狠的说:“把她扔一小队,给魏旦严管。”
从第二天开始,连续三天,恶警魏旦让犯人把我推进管教室,一电就是一上午,有一天同时用三根电棍电我,当我被电得昏过去时,恶警刘连英用电棍电我的脚心,一看我仍无反应,就叫人给我灌“速效救心丸”,由于被电棍电的全身哆嗦,起不来走不了,就倒在走廊的水泥地上冻了几个小时。

用电棍电我的恶警有:二大队大队长刘连英、副大队长任某,一小队狱警魏旦、五小队狱警郭某一次,犯人让我按手印,我不配合,恶警郭某就用电棍电我手,两手手背都电出了大泡,恶警郭某还要电我手心,我当时攥紧拳头,可是手背却被电起了大黑泡。

二、毒打

被绑架到劳教所迫害时,我母亲刚刚去世,我身穿重孝,不穿劳教所的红衣服,因为我是在为我母亲戴孝,也不能穿红衣服,就因为我不穿劳教所的红衣服,劳教所里的恶警就安排劳教所里真正的罪犯打我。

一个星期天,恶警指使四、五个罪犯把我推到一个空屋子里,把我衣服扒光,只剩个裤头,在我的内衣,外衣写上黑字,写上:我是坏人,扰乱社会秩序,然后四、五个恶人一齐毒打我,拳打、脚踢,用鞋打,毒打了我一上午,使我身受重伤,头、脸都肿起来了,前胸、乳房红肿,一只脚不能走路,只好拖着一只脚、一拐一拐的走。我质问打我的罪犯:你们为什么打我?其中一罪犯说:“对不起,没办法,是狱警安排的,我们不照办就给我们加期,谁不想回家呀。”打我的罪犯都是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的劳教人员,有:万艳、王东玲、李静平、陆明春、何换平(此人没伸手,她说:“我不打你们法轮功的人。”)

因为我被打成重伤,当天中午不能去食堂吃饭,值班的是一名新到劳教所的年轻小狱警,不明其中内幕,看我被罪犯打成这样,同情地对我说:“谁把你打成这样?明天狱警上班,你报教。”

第二天,大队长刘连英看到我被打的样子,伪善地说:谁打的?告诉我,给她加期,当时,我想起打我时罪犯说的话:打我是狱警安排的,不照办就加期,现在她们照办了,还要加期,这劳教所里的恶警怎么这么不讲理?!这么邪恶呢?!我觉得那些打我的罪犯都是被操控和利用的,她们在无知的造业,太可怜了。我就说:我不知是谁打的,别给她们加期了,一直到走出劳教所,我也没说出打我的人是谁。

三、死人床

我被绑架到长春黑嘴子管教所后,劳教所的恶警们开始强迫我放弃信仰,利用各种酷刑来强迫我放弃修炼,由于我始终坚持,坚定信仰,决不放弃。恶警们就采用了更残酷的一种迫害——死人床,并且多次用这种酷刑对我进行迫害。

一次,恶警把我两只胳膊上抻,两腿劈开,用四条皮带绑在我两手腕和两脚脖子上,而且还把我的衣服扒光,在床底下放个便盆,不许下来上厕所,就在床上大、小便,还逼着法轮功学员给我洗下身,学员谁也不愿作这邪恶下流的事,恶警魏旦就强逼着延吉法轮功学员全吉实去做,并且还倒打一耙的说:你们炼法轮功的人还让别人洗屁股,这叫做好人?真是贼喊捉贼,在光天化日之下做着不是人的下流之事,还颠倒黑白。
又一次,把我绑在死人床上刑迫害,我万分痛苦时,当时劳教所的田副所长见到此景,就对犯人说,你们不要这样绑她,把她胳膊、腿放回来,身底下给她垫个垫子,当时我全身一点动不了,小腹痛的受不了,要不是那个副所长来的及时,我可能就被致残了。

四、野蛮灌食

我被绑架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被迫害时,住的是管教室的隔壁,每天都能听到从管教室里传出的用电棍电击大法弟子的啪啪声和大法弟子的惨叫声。当时是二零零二年七月份,那里关押的大法弟子多达2600多人,只有100多人是真正的罪犯。

因为我不放弃信仰,不配合狱警,每天都挨打遭受酷刑迫害,于是我想反迫害,我决定绝食反迫害,恶警们又用野蛮灌食迫害我,她们教唆劳教所真正的罪犯抓住我头发,把我摔在地上,然后骑在我身上,按住我的头、压住右腿,往鼻子里插胶管,灌的食物里加上不明的药物,拔出管子时,食物和鲜血一齐从鼻子里喷出。

开始时一天灌一次,后来一天灌两次,鼻子里的伤未好,就又灌下一次,痛的我眼泪哗哗往下流,痛苦至极。就这样对我用野蛮灌食的方式迫害了半个月时间,最后被迫害的出现了生命危险,可恶警大队长刘连英却说:“所里已下了通知了,有死亡名额。”意思是我已经在死亡名额中了。

这时家里来看我,劳教所让我孩子拿钱给我治病,然后用被单抬着我去见家人,我当时被迫害的已经不能走了。家里人看到我之后,已经认不出我了,吓得大哭,以为我是有病了,因为劳教所恶警骗我孩子说我有病了,孩子就拿钱为我治病,孩子哭着说:“妈,你一定要活着回家,活着回来呀。”是呀,我一定活着回家,孩子没有了父亲,就剩下我这个妈妈是亲人,我一定要活下去,我要和我的孩子团圆,我从那时开始正常吃饭,坚定修炼,反迫害,我还有使命在身。

五、超负荷奴役

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每天早4:50起床,晚上9:30睡觉,劳动时间18个小时,做进出口的古代人和鸟类等工艺品,乳白胶、胶棒等都是有毒化工产品,经常呛的我头痛、血压升高、由于卫生环境不好,潮湿,又全身长满了疥疮,还不让洗澡,吃饭把我隔离,有时活干不过来还加班,把页子搬到监室里干到很晚,累的我经常血压高、呕吐、头痛。孩子为了讨好管教所,还违心地给劳教所送了“锦旗”,目的是让劳教所少迫害她妈妈。

一次,孩子来看我,恶警偷偷摸摸地让孩子模仿我的字样写所谓的“思想汇报”,孩子不明白怎么回事,为了让我早回家就照做了,后来被我发现,被我撕毁了。

劳教所给大法弟子洗脑强迫我们看造谣、诬蔑法轮功的录相,如:傅怡彬杀人案等等。

两年的冤狱,真如在地狱一般的生活,不堪回首。我这只是中共邪党操控的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18/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黑幕-274088.html

2012-09-14: 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市610、国保人员骚扰徐秀辉、马淑芬

2012年9月12日,吉林省榆树市610、国保人员到五棵树镇把法轮功学员徐秀辉强心带走,13日下午已回家。当天法轮功学员马淑芬被骚扰,一家私人诊所也受牵连被骚扰,家里被翻个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4/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62763.html

2011-07-05: 七月四日,一些不知名的便衣公安人员(大概有五棵树派出所人员)到五棵树法轮功学员于淑清、徐秀辉家進行非法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5/二零一一年七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3448.html

2010-09-26: 吉林榆树市“六一零”头子李凤林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6/230162.html

2010-09-02: 榆树市刘家镇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和骚扰
榆树市刘家镇法轮功学员张凤军,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早4点多钟,被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送怀家乡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
榆树市五棵树镇法轮功学员王玉荣、徐秀辉、赵喜民,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早6-9点,分别受到当地恶警骚扰,但这三位法轮功学员均未在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229133.html

2010-07-15: 榆树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补充

7月11日清晨,榆树市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出动大量警力(警车、警察)在新立、五棵树、谢家、黑林、光明同一时间与榆树市610、公安局、国保大队有预谋、有计划的统一大规模绑架、骚扰大批法轮功学员。土匪般的闯入民宅绑架法轮功学员。新立法轮功学员:马令希、单振双、董显昌、杨福珍、杨福荣(姐俩)、王淑芬、邓富、徐连军、付学则、五棵树:张军、朱立茹(夫妇)、于淑清、徐秀辉、黑林:孙平、徐景超、谢家:刘庆杰、光明:张树云已被非法送往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

张军、朱立茹(夫妇)刘庆杰不配合邪恶又被非法劫持到拘留所迫害。徐秀辉的家属一直跟著要人她本人正念很强,当天释放。邪恶这种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犯罪行为,必将受到天理和人间法律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5/227011.html

2010-07-13: 榆树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一日早晨五点多钟、同一时间,榆树市政法委“六一零” 伙同国保大队、乡、镇派出所的恶警,分别把在家的谢家乡法轮功学员刘庆杰,五棵树法轮功学员张军、朱丽茹(夫妇)、徐秀辉、于淑清,新立法轮功学员马令希、杨福珍、杨福荣(姐俩)、单振双、董显昌、王淑芬、邓富、徐连军,绑架到怀家“秀色山庄”洗脑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3/226934.html

2006-10-11: 吉林榆树市徐秀辉遭迫害事实

徐秀辉是吉林榆树五棵树开发区人,一九九八年春因病得法,修炼后,曾患过的子宫癌、肾小球病、骨质增生、头痛等病全都好了。

因为徐秀辉坚持自己的信仰,多次遭野蛮迫害。以下是迫害事实。

在江氏流氓迫害法轮功后,徐秀辉遭到多次迫害。二零零一年五月,当地警察多次到家骚扰,半夜两次到家搜查。吓的她小孙子都尿了裤子。小孩的父母在外地打工,又有先天性心脏病,可片警刘小峰和所长阎丛杰等人根本不管他人死活,多次夜间非法入室骚扰。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六日,徐秀辉和同修去农村讲真相,被恶人举报回家途中被榆树市前進乡派出所的李玉所长等人将她两人绑架到榆树市公安局。另一同修被非法劳教。而徐秀辉家里被勒索了六千元钱才被放回来。其中政保科要五千元,说是给举报人三千元,不交钱不放人。加上好烟好酒等人情钱共六千元。十五天拘留期间,家里送的衣服和吃的东西都被拘留所恶警私自扣留。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晚上,徐秀辉和两个只有五岁的孙子、孙女在家,当地派出所七、八个人,非法闯進家门像土匪一样乱翻,抢走了大法书和录音带,当时吓的两个小孩大哭,哆嗦着,到后来都不会哭了。就这样丢下两个小孩强行将徐秀辉绑架。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让徐秀辉在劳教票子上签字,票子上写的是劳动教养一年,徐秀辉和其他大法弟子都不签,四月四日就强行送到了黑嘴子劳教所。在检查身体时,政保科长张德清拿着教养票子说:“徐秀辉一年”。到劳教所三、四个月后,二大队一小队的管教尉旦又告诉她教期是二年。徐秀辉说,我教期是一年。可管教尉旦说:“现在晚了,过了三个月就不好使了,入所时我就提醒过你,你没在意。”后来,徐才知道,是另外一个同修的教期是二年,她们家花钱买通了五棵树派出所所长阎丛杰,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及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的所长、管教,共同篡改,把徐秀辉的教期改为两年。是另一同修的家人私下里办的。大法弟子无罪,被非法关押是无理迫害,希望另一同修能勇敢的站出来揭露榆树市公安局、五棵树派出所这一恶行,将它们的罪恶曝光于天下。

劳教所是人间地狱

管教尉旦是从监狱借的,此人手段毒辣、险恶。经常使用电棍电法轮功学员。大队长刘连英为了转化大法弟子,经常使用电棍,入劳教所的当天,徐秀辉就被刘连英等人用电棍电,有的大法弟子承受不住高压电棍就被吓的说不炼了,徐秀辉被电昏了,刘连英就电她的脚心看有没有反映,第二天,又电了徐秀辉一上午,同时多个电棍电全身,脖子、肚子,第三天又接连使用电棍。想用残酷的暴行使徐秀辉转化,徐秀辉当时说:“我不能配合邪恶,我不能放弃修炼,我的命都是大法给的,大法是教人做好人,没错。”刘连英、尉旦、郭管教等人将徐秀辉电昏死,然后拖到走廊一侧水泥地上,让人给徐秀辉灌速效救心丸,等了几个小时徐秀辉才清醒过来,她全身抽搐很厉害。这样还不放过她。第四天尉旦派四 、五个打手,犯人,有万艳、王东玲、何换萍、李静萍、张士春等人把她弄到一间装东西的空房子扒光她的衣服,毒打一上午。在徐秀辉的内衣、外衣上写上字。说她扰乱社会,诬蔑陷害。打的身上有严重的伤痕。头顶上打的像盖个大盖子,沉沉的,脸肿的吓人,乳房、胸部严重受伤,当时起来时咽下去一口热乎乎的东西,可能是血吧。这次严重殴打,致使徐秀辉二个多月不能正常行走,过后邪恶还骂她,说是像脑血栓病人走路。她全身重伤,管教所无人管,她只好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管教和大队长利用犯人骂她,诬陷她,还把她绑在死人床上多天,不让上厕所,毫无人道,让同修给她接尿,洗小便,在死人床上遭受很大的痛苦,腰、腿、肚肠子都痛,动不了。

灌食时,一帮人按着强行灌,鼻子都灌出血了,眼泪花花流,痛苦极了。这样折磨她十四天。因她的心脏病犯了,血压升高,经常抽。劳教所逼家人拿钱给治病。明明是被迫害的造成身体严重损伤劳教所却不管。一百五十斤体重的她,只二十多天就瘦的不像样,不能走路了。家人来时,只能是几个人用床单抬着去接见。亲人们吓的痛哭,孩子告诉她,因为妈妈遭受迫害,致使他们上不好班,整天提心吊胆,给妈妈带的东西劳教所不让给,只好在半路上扔了,因孩子的爸爸去世的早,所以孩子们特别惦念妈妈。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关押了她两年,亲人被折磨两年,在这两年里,超时间劳动,加班加点,经常干到深夜,乳白胶过敏,又染上了疥疮。痛苦可想而知了。回到家后,她和很多同修遭受的迫害,被好人给上网曝光了。

二○○四年七月的一天,地方派出所受政保科的指使,到徐秀辉家中骚扰,还把她女儿带到政保科,原因是调查遭受迫害是谁给曝光上网的。在邪党统治的天下,只许恶人们行恶,不许百姓说话。迫害的事实是真的,后来没问出来,一天后才把她们母女二人放回家。

二○○五年十一月十一日,也是晚上九点多,地方派出所所长阎某,片警刘小峰和另一人到家骚扰,抢走了大法书,并往国保大队打电话,就是当初的政保科,开车把徐秀辉抬到车上,同时抢走了录音机、书、资料等东西,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把她绑架后,家里只剩下小孙子王大宝,这样,又把她判了一年劳教,家里花了很多钱,才办个所外就医,没被送劳教所。

二○○六年九月十一日,因徐秀辉在车上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遭站前派出所绑架,正念走脱后,十六日又一次遭站前派出所非法绑架,关押在榆树市拘留所,十一天后,才被放回家。(写稿时详细情况还不清楚,等到以后会陆续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139819.html

2006-09-19: 榆树市五棵树镇大法学员徐秀辉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吉林省榆树市五棵树镇大法学员徐秀辉,于九月十一日在客车上讲大法真相被举报,被榆树市站前派出所非法关押数小时,后徐秀辉正念走脱。九月十六日下午,站前派出所非法抓捕徐秀辉,现关押榆树市拘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19/138163.html

2004-07-04:我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经历和见闻的迫害

我叫徐秀辉,是吉林省逾树市五棵树人,是个快到60岁的老太太。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非法绑架,11日被判劳教,被劫持到拘留所,于2001年4月4日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以下是我的亲身经历及我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亲眼所见的和亲耳所听到的20例迫害真像。

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晚10多点钟接到五棵树公安局刘××的电话问我在家吗,并说在家里好好炼吧。可第三天晚上刘××带6-7个公安来我家强行绑架我,当时家里有俩个5岁的孩子,她们的父母都出差没在家,孩子们吓得哭啊喊啊,眼巴巴的看着奶奶被坏人带走。于4月4日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我被关在黑嘴子2大队1小队。大队长刘莲英逼迫我写“决裂”,用电棍将我电得昏死过去2个多小时。第二天一小队管教魏丹又将我拖到管教室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我,我再次被电得一次昏死过去,于是她们把我拖到走廊,过了两、三个小时我才苏醒。第三天恶徒们又将我拖到管教室,小队管教郭宇新用电棍把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10-17: 榆树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电话:0431-83618209
局长俞申15500095757
指导员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国保大队:
电话:43183618238
大队长赵文峰 13364640184
榆树市政法委:
书记金海 15500091234
610主任王帅 18243160001
榆树市拘留所:
所长 18643155622
王林 15904409361
高杰 15904409147
榆树市看守所:
所长王军15904409127
长春市德惠市政法委:
值班电话:043187222057、43186865000、13364638668
现任政法委书记吕建军(2018年8月调入)043187229589、13351545757
副书记张希有13364633007、15904409899
副书记兼610主任李振权13364633012、043187219922、043187221299
德惠市看守所:所长 李春桥(二零一九年二月) 043187273438、15904414505
043187385529
长春市德惠市公安局:
国英波局长 043187295998(二零一七年八月调入)13364500047
李炜 政委 043187290003、13364511988
袁凤山 副局长 043187294789宅 043187264789、13364633666、15947833666
王树新 副局长 043187297238宅 043187266188
董训龙 副局长 043187297588、13904392765
王辉 副局长 043187293366、13364633456
指挥长 黄宏庆 043187290579宅 043187277077、13804392827
政工室主任 张明彦 宅 043187219971、13364633003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我叫徐秀辉,是吉林省逾树市五棵树人,是个快到60岁的老太太。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非法绑架,11日被判劳教,被劫持到拘留所,于2001年4月4日被送往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以下是我的亲身经历及我在长春黑嘴子劳教所二大队亲眼所见的和亲耳所听到的20例迫害真象。
2001年3月1日或是2日晚10多点钟接到五棵树公安局刘××的电话问我在家吗,并说在家里好好炼吧。可第三天晚上刘××带6-7个公安来我家强行绑架我,当时家里有俩个5岁的孩子,她们的父母都出差没在家,孩子们吓得哭啊喊啊,眼巴巴的看着奶奶被坏人带走。于4月4日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我被关在黑嘴子2大队1小队。大队长刘莲英逼迫我写“决裂”,用电棍将我电得昏死过去2个多小时。第二天一小队管教魏丹又将我拖到管教室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我,我再次被电得一次昏死过去,于是她们把我拖到走廊,过了两、三个小时我才苏醒。第三天恶徒们又将我拖到管教室,小队管教郭宇新用电棍把我手背电出了大水泡,把我的脸电肿,眼打得直冒金花,乌眼青。

这还不够,第四天是星期日,管教魏丹安排流氓地痞五人将我拖到无人的黑屋子,把我的衣服扒光,只剩下三角裤衩。这五个流氓(吸毒卖淫的王东玲;卖淫的王静华;偷盗犯鹿鸣春;吸毒卖淫的陈学春;何唤平)说,是大队长、管教让收拾我的,好快点减期回家。恶徒们在我的内衣和外衣上写诬蔑法轮功的字,并对我拳打脚踢,用鞋底打得我站不住,头昏眼花。她们咽下两口痰后还不停的骂下流话,直到把我迫害得拖着两腿不能走路,半个身子不能动,前后胸、乳房肿得厉害,昏倒在厕所为止。

后来我多次抽过去了,而且心脏出现病态现象,被逼无奈我绝食抗议。恶警们更加加重了对我的迫害,说是为了保我的命给我灌食,因我不配合,将我捆到死人床上上大褂,不让家属接见,每天还有流氓鹿鸣春、王静华上屋里打我、掐我。她们根本不用互包随便走动,被当作迫害好人的工具利用。这期间大队长刘莲英用假善劝我吃饭,以此掩盖罪名。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