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19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香港 >> 香港各案例 >> 曾爱华, 女, 58

曾爱华
香港居民曾爱华(右)和女儿
个人情况: 香港居民,会计师,退休前是东北证券上海总部的主管会计。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上海浦东新区
有关恶人: 上海市公安局的王姓警官
个人近况:
报告人 : 陈慕涵,澳大利亚永久居民,中医硕士
亲友关系: 母亲
联系邮件: doris97@gmail.com
立案日期: 2006-06-1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2-04-16: 上海浦东法院法官石耀辉的枉法恶行
石耀辉是上海浦东新区法院的所谓“法官”,是上海浦东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职人员,现在又在肆意践踏法律迫害浦东法轮功学员庄玮。
二、非法判香港居民曾爱华三年刑

法轮功学员曾爱华为香港居民,因考虑到有众多大陆的民众需要得到大法真相,她回到上海。2006年5月22日深夜遭绑架。

曾爱华的女儿、澳洲公民陈慕涵在得知母亲被非法关押的消息后展开了积极的营救活动,受到了广泛的支持。在澳洲和香港有众多议员、官员表示声援;澳洲、香港、美国等地的多家媒体都做了详细报道,并密切跟踪其进展。上海各界在从多种渠道知道此案情况后,也对执意迫害曾爱华的浦东新区公、检、法部门及在背后指使的上海610纷纷表示谴责。

上海市“六一零”在一方面十分害怕,一方面威胁,派特务出国迫害她女儿,还给曾爱华的辩护律师事务所施压,阻碍辩护,严密封锁消息,对外隐瞒案件进展和案件承办人情况。浦东法院采取临时更改开庭时间,限制旁听,不让证人出庭作证等多种手段,妨碍司法公正。上海610 已经对曾爱华内定刑期,法官石耀辉匆匆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判决书,当庭宣布以“利用××迫害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判处曾爱华三年有期徒刑。曾爱华上诉后,二审法庭不开庭不通知家属律师,维持三年原判。整个审理过程秘密进行。

在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电话采访石耀辉的时候,他拒接电话。曾爱华家人的电话质问案件审理中,执法犯法的行为时,石耀辉顾左右而言他,后来索性表示自己也做不了主。而起诉曾爱华的检察官李剑军表示不接受采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16/上海浦东法院法官石耀辉的枉法恶行-255748.html
2007-12-03: 上海女子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在上海女子监狱,法轮功学员受到非人待遇,被迫早上6:00起来,吃完早饭,做完内务后,就开始干活,强迫完成奴工产品,一直干到晚上21:00。室内十人一室,常常产品堆满一地,没有转身之地。

恶警强迫没有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在干完重活后,抄写所谓的“监规”,多的抄写十遍,折磨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林晓英因为不转化,被恶警关禁闭,强迫在39度的高温天气,一周不准洗澡,那些犯人在警察的授意下,故意把洗洁精留在碗中,让她吃下,引起她呕吐,犯人用红肠泡过的水让她喝。

恶警通过犯人作恶,不准坚持真理的法轮功学员王屹屹在半夜前睡觉,当时这个监室由陈谣负责。

恶警张永梅、仇中曾经亲自动手用电警棍电击宋金花,只因为不愿践踏写有李洪志大师名字的纸张。

恶警张永梅曾经关法轮功学员洪屏屏禁闭,从九月至第二年的春节,三个月内只洗了一次澡,唆使犯人整她时,放音乐掩盖恶行。

恶警唆使犯人强迫坚持真理的法轮功学员琴凤仙践踏写有老师李洪志名字的纸张,琴凤仙宁死不从。当时的中队长是张永梅和姓仇的。

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因为坚持真理,不转化,被恶警唆使犯人,强迫她长时间对墙站立。负责这个监室的是宋姓中队长。

大队长侯瑞琴非常恶毒,疯狂的谩骂师父,在《九评共产党》出来后,疯狂的叫嚣,显示内心的虚弱和强烈恐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3/167651.html

2007-06-13: 上海市女子监狱不敢接电话、播放录音洗脑
长期以来,上海市女子监狱专管迫害大法弟子的第五监区,在监室里反复高声播放谩骂大法的录音带,以达到所谓的“转化”。2007年6月7日,第五监区中队长施蕾在与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女儿的通话中竟然也播放了这样的洗脑录音。

自从在五月中旬,从信中得知曾爱华在2007年4月23日入狱后一周就突发重度高血压(210/110毫米汞柱)后,曾爱华的女儿陈慕涵每天都打电话到非法关押母亲的上海市女子监狱第五监区询问她母亲的情况。第五监区的大队长袁某接到电话后先问是谁打的,然后就说自己不在或者说不知道是哪个袁队长,随后挂电话。直接迫害曾爱华的第五监区第一中队队长施蕾则总是装作听不见对方说话,说几声“喂喂”然后挂断电话。其他人接电话时,有时说负责人不在,大多数情况直接挂断电话。

但2007年6月7日,曾爱华的女儿在打电话给施蕾时,施蕾没有挂断电话而是开始放录音。录音是由一个很尖厉凶狠的女声说的谩骂大法、师父和大法弟子的话。一共有十来句话,每句几乎都不超过十个字,共一分钟左右,循环不停地播放。曾爱华的女儿挂断电话再打过去,对方接了电话不出声,继续播放该录音。

曾爱华的女儿在电话里告诉施蕾,这个录音是她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证。于是,在她再打电话过去时,施蕾换了一盘录音带继续播放,内容同样的女声念的1999年民政部的取缔通告和公安部的“六禁止”通告,长约几分钟。

第二天,在接到曾爱华的女儿的两个电话后,施蕾又放了两种录音带,每个长约十几分钟。放的过程中,施蕾不出声,但每隔几分钟就拿起电话听筒听听对方是否还在听。等录音都放完了,施蕾挂断电话。

狱警给打电话的人放洗脑录音,这种行为匪夷所思。但这样的举动使外界知道了上海市女子监狱妄图转化大法弟子所使用的卑鄙手段,也提供了中共迫害大法弟子的最直接罪证。同时,也显示出像施蕾这样的狱警已经在中共的洗脑下丧失了人的理智。

可以推知,一向身体健康的曾爱华在入狱后一周就突发重度高血压,与这样的强制洗脑转化有直接关系。

截至发稿时为止,上海市女子监狱仍然没有对家属透露任何曾爱华目前的情况,对家属在5月20日左右用挂号信寄出的会见和保释申请也没有任何答覆,并扣押了所有家属寄给曾爱华的信件。

自从曾爱华2006年5月被绑架以来,家属唯一一次见到她是在2007年2月一审开庭时。当时她面容浮肿苍老,走路不稳,并因未被允许佩戴眼镜,而没有认出到场的家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3/156806.html

2007-05-20: 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在上海狱中突发重度高血压
根据刚刚得到的消息,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被关押到上海市女子监狱一周后突发重度高血压。

曾爱华于2007年2月被非法判刑三年,3月二审驳回上诉。2007年4月16日,她被押往位于上海松江区的上海市女子监狱。

4月23日,曾爱华在该监狱测血压高达210/110毫米汞柱,4月25日再次测得180/110毫米汞柱,属于重度高血压,情况十分危急。同日,她被押往虹口区的上海市监狱医院检查,检查结果未告知其本人。

上海市女子监狱一直未把曾爱华的情况告诉她的家属。4月16日到5月15日期间,家属数次致电询问何时能探监时,狱方都告知这要看曾爱华的认罪态度,丝毫未提及她的高血压情况。

直到5月16日收到曾爱华从狱中寄出的第二封信,家属才知道以上情况。家属心急如焚,当日及次日多次致电狱方询问情况。直接监管曾爱华的第五大队中队长施蕾推说刚出差回来,不知道情况,让家属找领导。第五大队的大队长袁某的电话始终无法打通。该大队其他接电话的狱警纷纷推说不知情况,显得十分害怕。

曾爱华在修炼之前从来没有任何高血压的病史,从1997年开始修炼大法以来更是一直身体健康,每年的体检每一项指标均为正常。从2006年5月到2007年4月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期间,家属从来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她的身体情况的通知,也从来没有任何机会见到她,问她在被非法关押期间的情况。但曾爱华刚被关押到上海市女子监狱一周内就突发重度高血压,还是让家属完全始料未及,非常怀疑这和该监狱施行的强化洗脑和体罚有关。

曾爱华的老伴,身患多种疾病的70岁的香港居民徐学德自从曾爱华被绑架后就独自居住无人照料,去年12月严重膝关节炎发作至今,生活无法自理。他得知此消息后深受打击,害怕再也不能看到曾爱华

望同修齐发正念,铲除迫害曾爱华的邪恶,让她马上回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0/155239.html

2007-05-04: 二审不开庭不通知家属律师 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被押往监狱
二零零七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的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一审上诉被中共恶党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驳回,维持三年原判。整个审理过程秘密進行,未通知家属或律师,也未开庭审理。曾爱华已于四月十六日被押往上海市女子监狱。

上海“六一零”、国安为了掩盖罪行,对曾爱华案的二审進行了周密的暗中操作。甚至在二审结案后一个月家属和律师还被蒙在鼓里,对审理情况完全不知情。

曾爱华的家属和律师自从二零零七年二月一审在法庭上见到曾爱华后,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也没有得到任何关于她的消息。上海国安有意把曾爱华案的一审安排在过年前(二月十二日)举行,使十天的上诉期正好落在年假期间。在此期间,法官不上班,法院值班人员不回答案件情况。由于上诉要本人提出,而曾爱华的家属和律师这样就无法知道被关押在看守所中的她是否提出了上诉,也无法告诉她要上诉,一度非常焦急。直到过年后,他们才了解到曾爱华已经自己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当时,曾爱华的律师温海波向一审非法判曾爱华三年徒刑的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提出:把他的律师函连同该案件材料送到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但遭到无理拒绝。

接下来的两个月内,温律师只能不断打电话向第一中级法院负责此案的刑庭内勤打电话问情况,但每次都被告知案子还没有送到。这样,曾爱华失去了被律师辩护的机会。

四月二十日,曾爱华的家属突然收到曾爱华从上海市女子监狱写出来的信。这是自从去年五月二十三日曾爱华被绑架以来,家属第一次收到她的信。家属这才知道曾爱华已于几天前被押往监狱。

曾爱华的家属打电话到上海市第一人民法院询问曾爱华案件的情况,结果被告知二审已经结案,法官名叫沈黎。沈黎承认,该案由该法院立案庭决定不开庭,法官只是看了案卷,没有见曾爱华,也没有见证人。她称,从三月七日立案到三月十五日结案才一周时间,期间没有律师联系他们,所以没有通知律师辩护。上诉内容由曾爱华本人为自己辩护,内容只有一点,就是法轮功不是×教。沈黎说,她只能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当沈黎被问到判案根据时,她含糊其辞说是人大制定的法律,但根本不能回答到底是哪条法律,而要曾爱华的家属自己去网上查。当被问到为甚么二审结案后一个多月家属都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时,沈黎称已于三月十五日把判决书发往曾爱华在上海的暂住地浦东新区五莲路七八零弄的辖区警署浦兴路派出所,应由该派出所警察亲自交到家属手上。

但当家属致电派出所询问时,派出所十分慌张,换了好几个警察接电话。一会儿说电话里不接受查询,一会儿要曾爱华在上海的亲属亲自到派出所去问,一会儿又说管送判决书的片警邱麟出差去了(其实他根本就在所里),要等他回来才能查。第二天,派出所给出了最后的回答:他们没收到过判决书。这样,法院说已发出,派出所说没收到,没有单位或人对曾爱华的二审判决书下落负责。

这整个事件对曾爱华的家属打击很大,他们没有想到自己的亲人竟然连由律师辩护的权利也被剥夺,也没有想到恶党竟敢一直不通知他们判决结果,也没想到竟然是由亲人自己写信告诉他们自己已被押往监狱。他们对恶党法院非法审判曾爱华并隐瞒案情的做法提出强烈抗议。

据悉,曾爱华案的情况在上海十分普遍。近期上海多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都是采用了二审不开庭、不通知律师家属的方式進行。直到大法弟子被押往监狱,监狱也迟迟不发通知,而是由大法弟子自己写信出来,家属才知道二审已经结束,亲人已被押往监狱。上海有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和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两个中级法院,但这种情况在两个法院审的案子中均有出现,所以是市一级国安、“六一零”的操纵。

中共恶党深知对大法弟子的审判完全非法,所以才会千方百计地隐瞒案情。不让律师辩护,是为了使大法弟子失去法律方面的援助;拖延时间不让家属知情,是为了尽量减少社会上的影响。

曾爱华现被关押在上海市女子监狱五大队第一监区,是集中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的地方。希望海内外弟子能坚持讲真相,发正念,破除邪恶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5/4/154109.html

2007-02-23: 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被非法判刑三年 亲人受牵连迫害
2007年2月12日,上海浦东新区恶党法院一审当庭非法判决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女,58岁)有期徒刑三年。

因为惧怕大法弟子近距离发正念,法院在开庭前三天临时更改开庭时间。当日上海610如临大敌,从法院门口到法庭两米一岗,部署了几十名警察。法院外出动了大量便衣。另外安排警察把大法弟子软禁在家里、以及派出所等地,或派人跟踪。法院把庭审安排在一个最小的法庭。曾爱华的家属只得到两张旁听证。其他参加旁听的十几个人疑为国安特务。

曾爱华被两名警察押上法庭时,竟然未被允许戴眼镜,以至走路不稳,也无法识别前来的家属。曾爱华被近九个月的非法关押折磨得明显苍老,但态度沉着,说话思路清晰。

浦东新区检察院检察官李剑军指控曾爱华“宣传法轮功”,所谓的“证据”是在曾爱华住所抄到159张法轮功资料光盘(具体内容未述),以及在尤秀云和另一名大法弟子处抄到的69张和19张光盘。另有一名名叫顾宏良的邻居的证词称,曾见过尤秀云携带资料离开曾爱华家中。

三个证人均未出庭。据悉尤秀云也遭受严重迫害。去年6月份被非法关押至今,没有人见过她,目前也面临非法审判。这样的情况下,所谓的证词严重缺乏可信度。恶党法院也知道这点,因此开庭前三天才让曾爱华的律师看案卷,并在之后不允许律师和曾爱华见面讨论案情。

曾爱华承认自己制作了光盘,但否认这构成了犯罪。她的话立即被法官打断,让她只说证据是否属实。曾爱华说:“我早已经把死生置之度外。可是,我一直是一个奉公守法的良民。今天我站在这里接受审判,是这个国家的悲哀。希望你们每一个人都能拿出自己的良知!”

曾爱华的话让在场每个人都受到了触动。接着律师也为曾爱华作了无罪辩护。但是法官石耀辉匆匆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判决书,当庭宣布以“利用××迫害国家法律实施”的罪名非法判处曾爱华三年有期徒刑。整个庭审时间只持续了一小时。

上海国安、610非常害怕非法审判的消息曝光。为了阻碍外界了解情况,开庭前3天直到本文发稿时(开庭后的5天)在严密监听录音律师的手机同时,更干扰他的手机信号,使媒体无法采访到律师。曾爱华在上海的家属的住宅电话和手机此前也一直被监听,但一直较为隐蔽,开庭后当局在监听时不断弄出声响,提醒家人监听的存在。监听甚至还波及到曾爱华远在福建的亲家家中。

曾爱华70岁的先生徐学德当时因为严重的关节炎已经住院3周,完全无法行走,是坐着轮椅去出庭的,当局在知道他的医院后,竟然在非法审判的当天下午就打电话到医院,勒令院方监视徐学德的行踪后不断向他们汇报,甚至出院后还要汇报。院方受不了这样的压力,让徐学德第二天就出院。徐学德目前失去治疗,日夜疼痛难忍,病痛加上亲人被非法判刑的痛苦,令他几不欲生。

中共国安还把黑手伸向了海外。曾爱华女儿,澳洲公民陈慕涵此前一直为营救母亲向各方呼吁,不料也成为迫害对像。2月11日,在非法审判曾爱华的前一天,特务潜入陈慕涵在悉尼的家中,拔掉电脑调制解调器、路由器的网线和电源线,并毁坏变压器。目前还无法知道电脑中文件有无被复制。此前几个月,网络特务就入侵了陈慕涵的电子邮箱,窃取了她给香港特首曾荫权和立法会议员所发的请求营救母亲的信,冒充陈慕涵的名义以《陈慕涵:帮助营救我的母亲》为题在《未来中国论坛》等网站上发表了该信,并用心险恶地把信中所留下的电子邮箱地址改成了特务的邮箱。那封信里有曾爱华的身份证号码以及陈慕涵在香港及悉尼的地址、电话等个人信息,特务此举严重侵犯了曾爱华及其家属的个人隐私权。目前这些事在澳洲当地经披露后,已经引起了高度重视。

曾爱华是一名坚定的大法弟子。在长达近九个月的非法关押中,她始终拒绝穿囚服,没有写过保证书,没有在任何口供笔录上签字,也没有向当局提供任何其他大法弟子的信息。为此她遭受了严重迫害,800度近视的她从一進看守所就被没收眼镜,却还要進行长时间劳动,造成视力严重下降。看守所还限制她向家属写请求衣物、现金帮助的接济单,致使她在看守所中缺乏必需的生活用品,造成生活困难。另外她在看守所中还曾绝食抗议迫害,受迫害情况不详。现在她的案子在上诉中,审理单位是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希望上海等地的大法弟子能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对曾爱华及其家人的迫害。也希望海外同修能向上海的相关单位、住家打电话,藉此机会向他们讲清大法真相。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23/149525.html

2007-02-12: 上海610临时更改香港学员曾爱华案的非法开庭时间
迫于国际压力,上海610临时提前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案的开庭时间,同时严密封锁消息,并对曾爱华的律师温海波施加压力。

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案原定于2007年2月12日下午1时开庭。到开庭前3天的2月9日(周五),她的律师温海波才第一次被允许看到曾爱华的案卷,这也是他在开庭前唯一的一次阅卷机会。2月9日,当温律师到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阅卷时,被通知曾爱华案的开庭日期提前到了2月12日上午9时。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不被允许会见曾爱华来核实证据、讨论辩护事宜。

温海波的手机在随后的两天里受到了严重干扰,无法接到曾爱华女儿从澳洲打去的电话,从别的地方打去的电话也经常打不通。同时,他本人受到了巨大压力,不能对外加透露一点案件情况。

曾爱华,五十八岁,二零零五年从上海移居香港,因为考虑到有更多大陆的民众需要得到大法真相,她在几个月后毅然回到了上海。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二日深夜,曾爱华在上海住所内被恶警绑架。警方同时抄走了数百张新唐人电视台节目和《九评共产党》的光碟、几十本大法书籍,以及电脑、手机、通讯录等等。

曾爱华被绑架后,一直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她的女儿、澳洲公民陈慕涵已向澳洲与香港政府以及多位议员求助。近日她收到澳洲外交部的来信,表示了对其母亲曾爱华的关注。信中写到:“澳洲政府一直关注着您母亲的被关押和健康情况,并已经通过上海总领馆向中国当局询问您母亲的案子。”并表明会继续向中共方面询问此事。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2/148826.html

2007-02-11:上海浦东新伪法院企图非法审判大法弟子曾爱华
上海浦东新伪法院(具体法院不详)妄图在2007年2月12日(星期一)对曾爱华等大法弟子非法审判,希望全上海市大法弟子高密度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妄图迫害大法弟子的阴谋。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11/148762.html

2007-02-9: 香港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受关注
自由亚洲电台二月八日报导,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在上海关押九个月后,将在下星期一开庭受审。她的律师自接手案件以来一直受到当局的压力。

据法轮功明慧网星期三说,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在上海被关押九个月后,下星期一将在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开庭审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星期一打电话给曾爱华案子的主审法官石耀辉,但电话没人接听。而起诉曾爱华的检察官李剑军表示不接受采访。

据了解,五十八岁的曾爱华零五年移居香港,零六年五月在上海住所内被浦东新区国保人员绑架,警方抄走了数百张新唐人电视节目和《九评共产党》的光盘,几十本法轮功书籍,电脑、手机、通讯录等。一个月之后,曾爱华被正式逮捕,八月份公安将案卷移送检察院,十一月份法院立案,给曾爱华的罪名是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

曾爱华在澳洲的女儿陈慕涵星期四表示,曾爱华的代表律师温海波自接手该案件以来受到来自上海有关当局及他所属律师事务所的压力,陈慕涵说:温海波律师曾向她表示过他们律师事务所曾受到一定的压力,他们的主任找他谈话,在十二月底的时候我们已说好他去上海见一次我妈妈,他要去的那几天,律师事务所找他谈话,谈完之后,他就表示去不成了,他还受到当局不要再给曾爱华辩护的压力,但是他顶住了压力,在他一开始接手案子时,上海司法局的人就上北京调查他。

据了解,温海波律师星期四启程到达上海,星期一就为曾爱华出庭辩护,但直到他启程前他还无法看案卷,也不知道他能否顺利地与他的当事人曾爱华见面。记者曾多次打电话联系温海波律师,但是电话没人接听。

而自曾爱华被捕以来,她的女儿陈慕涵多方的展开了积极的营救工作,包括向澳洲几十位联邦议员求助及到香港呼吁。由于受到大陆当局的威胁,对于母亲的庭审,陈慕涵也不能顺利前往旁听。

此外,另一名香港居民林丽霞也在上个月十八日在深圳被公安再次拘留,去年九月份,林丽霞曾被公安抓捕,一个月后被释放回家,但是回乡证被公安扣留,公安并命令她不准离开她居住的乡镇,直到一月份再次被抓。星期三,她在香港的丈夫叶金海发出呼吁信要求各界关注并营救林丽霞。

据了解,还有六名香港人的大陆亲人因信仰法轮功遭受迫害,香港居民萧文红的母亲岳昌智被判刑三年,梁艳的姐姐梁华被判刑十二年,梁珍的哥哥梁劲辉被判刑一年半等。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9/148595.html

2007-02-07: 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面临非法审判
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在被非法关押近9个月后,2007年2月12日下午1时半,面临上海市浦东新区恶党法院的非法开庭审判。据说刑期已由上海610内定,将于当天当庭宣判。

曾爱华,女,58岁,会计师,退休前是东北证券上海总部的主管会计。曾爱华从1997年修炼法轮功至今,为人正直善良,工作勤恳出色,曾连续多年被评为公司优秀员工,也是亲友同事眼中出了名的好人。她的一身正气使周围的人都看到了与中共造谣媒体宣传截然不同的大法弟子的高尚形象。

曾爱华在2005年移民到香港,成为香港居民。但因为考虑到有更多大陆的民众需要得到大法真相,她在几个月后毅然回到了上海。2006年5月22日深夜,曾爱华在上海浦东五莲路780弄16号302室的住所内被上海浦东新区国保四科科长竺某、张某和浦兴路派出所警察邱麟非法绑架。警方同时抄走了数百张新唐人电视台节目和《九评共产党》的光盘、几十本大法书籍,以及电脑、手机、通讯录等等。

自此以后,曾爱华一直被关押在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在看守所中,曾爱华被强制不允许戴眼镜,但却还被强迫進行高强度的需要用眼睛看的劳动。在多次连续提审中,恶警胁迫她讲出其他大法弟子做的讲真相工作的情况,以期作为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的证据。曾爱华坚决否定迫害,不回答邪恶之徒的提问,从未在拘留证、逮捕证和任何口供笔录中签字。为抵制对自己的非法关押,曾爱华还绝食抗议。

与此同时,曾爱华的女儿、澳洲公民陈慕涵在得知母亲被非法关押的消息后展开了积极的营救活动,受到了广泛的支持。澳洲几十位联邦议员都写信给澳洲外交部要求帮助曾爱华;两位参议员和一位市长直接致信中国驻澳大使傅莹表示关注此案;澳洲外交部在2006年7月举行的澳中人权对话中将曾爱华的案子作为澳洲政府关注的人权个案向中方提出;澳洲驻上海总领事馆曾多次向中共当局询问此案情况;虽然中共当局多次以曾爱华不是澳洲公民为由不予回答,澳洲外交部在与陈慕涵的多次通信中都表示澳洲政府非常关注此案,并将继续向中方提出询问,以帮助曾爱华

2006年7到9月,陈慕涵到香港呼吁营救母亲,曾几乎每天在香港中联办前静坐抗议。在她的呼吁下,香港多位立法会议员、区议员致信中共当局要求释放曾爱华。香港入境处、驻京办也曾多次向上海市公安局、法院转发曾爱华家属的抗议当局违法行为的信件。

2006年12月,澳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委员会(CIFPG)在接到请求之后,表示将把曾爱华受迫害的情况作为澳洲人亲属个案予以彻底调查。

曾爱华被非法绑架开始,对于曾爱华受迫害的情况,澳洲、香港、美国等地的多家媒体都做了详细报导,并密切跟踪其進展。

上海各界在从多种渠道知道此案情况后,也对执意迫害曾爱华的浦东新区公、检、法部门及在背后指使的上海610纷纷表示谴责。

面对海内外的曝光和舆论压力,上海610十分害怕。它们一面威胁曾爱华的家人说海外呼吁将对曾爱华不利,另一面威胁曾爱华说女儿一旦回国也将遭逮捕,妄图用亲人的安危做筹码来阻止对邪恶迫害的曝光和抵制。同时,上海司法局多次通过北京司法局向曾爱华的律师所在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施压,企图用釜底抽薪的方法,让律师放弃为曾爱华辩护。

曾爱华和家属都坚决不妥协的情况下,上海610又严密封锁消息,对外隐瞒案件進展和案件承办人情况。除了一再阻止律师会见曾爱华、断绝曾爱华与外界的一切联系之外,法院还在立案后两个月才第一次通知曾爱华家属,直到开庭前10天还不让律师查阅案卷。对于这些执法犯法的行为,案件的主审法官石耀辉在接到曾爱华家人的电话质问时,顾左右而言他,后来索性表示自己也做不了主。而浦东新区法院刑庭庭长陆文德则推说此案是法官负责制,即由石耀辉负责,一推了之。该法院的主管部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在接到曾爱华家属的书面投诉后装聋作哑,未予以任何答覆。

现在曾爱华面临非法审判。据悉,上海610已经对曾爱华内定刑期,开庭审理将完全是走过场,非法判决的结果将当庭宣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7/148510.html

2007-01-20: 公然违法 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拒曾爱华的律师查案卷
一月十二日,在上海“六一零”指使下,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竟然执法犯法,拒绝被非法起诉的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的律师查阅该案案卷,该案主审法官还拒绝接听曾爱华律师及其家属电话。

曾爱华于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一日被浦东新区检察院以 “利用×教破坏国家法律实施”为名非法起诉,案件由上海浦东新区法院非法审理,主审法官为石耀辉。按照中国的《刑事诉讼法》总则第三十六条,律师自法院受理案件之日起,即可查阅、摘抄、复制案件有关指控的材料。但在上海“六一零”的指使下,该法院在立案后一直不通知曾爱华的律师和家人,使律师失去了在第一时间阅卷的机会。

法官石耀辉在接曾爱华案件近两个月后,才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第一次联系曾爱华的家属。但此时,案件已经由浦东新区检察院补充侦察,律师不能查阅有关指控材料。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曾爱华的律师在得知检察院当日结束补充侦察、浦东新区法院已经恢复对曾爱华案件的审理后,电话联系法官石耀辉,要求与他见面,查阅案卷,并会见当事人曾爱华。石耀辉拒绝与曾爱华的律师见面,更出人意料的说,律师目前不能查阅此案案卷,称曾爱华的案件“比较特殊”,甚么时候律师可以阅卷,要等法院通知。

曾爱华的家属多次致电石耀辉,希望询问案件情况,但电话从来没有打通过。即使相关部门人员已证实石耀辉确实在法院,石耀辉也不接曾爱华家属的电话。

此前,曾爱华的律师多次致电石耀辉,也是没人接听电话。律师写信、致电法院其它部门留下自己的电话要求石耀辉打电话和他联系办案,也一直没有得到石耀辉的任何回覆。一月十二日,律师亲自到法院的传达室打内线电话,才联系到石耀辉。之后直至本文截稿之日,律师多次联系石耀辉,石耀辉再也不接电话。

浦东新区法院的这种违法行为,直接侵犯了曾爱华的合法权利,使律师无法为辩护作准备。法院以“比较特殊”为藉口不允许律师阅卷,又不说明“特殊”在何处、依照哪条法律可以剥夺当事人合法权利的做法,是完全不能被接受的。身为法官,石耀辉一直故意不接曾爱华的律师及家人的电话,直接影响了律师办案。曾爱华的家属对此提出强烈抗议,将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投诉,并将继续曝光上海“六一零”、浦东新区法院及其所有涉案人员的一切违法行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0/147240.html

2007-01-05: 上海“六一零”阻挠 律师会见曾爱华再次受阻
上海大法弟子、香港居民曾爱华(女,57岁)2006年5月23日在上海家中被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抄家。日前,上海“六一零”再次违反法律,无理阻挠,使曾爱华的律师无法会见曾爱华。至此,已有5个多月没有任何人见到过曾爱华或知道她的任何消息。

11月1日,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受理了浦东新区检察院对曾爱华的非法起诉。一个半月以后的12月14日,法院没有开庭审判,检察院申请补充侦察。这期间,法院、检察院从未主动通知曾爱华的家属或律师。律师由此没有机会查阅案卷,家属也完全不知情。

12 月15日,曾爱华的家属经反覆打电话询问后,才得知了检察院补充侦察的消息,立即请律师会见曾爱华。虽然根据中国的《刑事诉讼法》,在此阶段律师有权随时会见曾爱华。但由于上海“六一零”曾以各种藉口阻挠会见,律师又在北京工作,无法承担到上海以后被长期推诿、拖延时间所带来的后果和损失,于是他在12月 18日写了一封信通过快递寄到上海浦东新区看守所,要求看守所确定一个时间,让他会见曾爱华。信中律师留下了他的联系方式。

信寄出几天后,看守所方面没有任何答覆。律师和曾爱华的家属在12月21日、22日分别打电话至看守所询问信是否收到。值班警察态度蛮横地回答说不知道,并且否认看守所有负责收发邮件的部门可以查询此事。

看守所如此的推诿让家属十分担心曾爱华的安全,恳请律师无论如何去上海一次。12月24日,在与曾爱华家属通电话的过程中,律师答应3天以后去上海会见曾爱华,并再次替家属提交保释申请。

但该律师的电话长期以来就被窃听。几天以后,律师所属的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找他谈话,表示事务所受到了当局压力,要求他近期不去上海办案,以后去上海要向所里请示,经过批准后才能去。

据悉,这已经不是上海“六一零”第一次通过律师事务所向曾爱华的律师施压阻挠办案。早在9月初,上海“六一零”就经由北京司法局向该律师事务所施压,企图让律师放弃为曾爱华辩护。此次又故伎重演。其根本原因是害怕律师会见后,外界会得知曾爱华这几个月中在看守所所遭受的迫害真相。而通过北京的律师事务所找律师谈话施压,可以给外界造成压力不是来自上海“六一零”的假相。

但此次谈话发生在几个月以来律师第一次明确知道了曾爱华案件的审理情况,并依照中国法律能够随时会见她,也已经决定去上海会见的时候,谈话又明确地以不让律师去上海办案为目的,这清楚地说明了这正是上海“六一零”的意思。

至今为止,已有5个月没有任何人见到过曾爱华或知道她的任何消息。有线索显示,曾爱华正在看守所再次绝食。由于无法承受巨大的压力和痛苦,她近70岁的老伴目前多种疾病发作,生活已经难以自理。但曾爱华的家属明确表示,他们将继续为曾爱华的无罪释放作一切努力,也将继续曝光上海610在此案过程中所做的一切违法行径。同时,他们也对律师和其所在律师事务所在中共巨大压力下仍坚持为曾爱华提供法律援助,表示感谢和敬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5/146236.html

2006-12-13: 上海610欺骗家属 拟非法审判曾爱华(图)
12 月8日,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的家属经多方打听,在震惊中得知消息:早在38天前的11月1日,曾爱华的案子已由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向浦东新区人民法院非法提起公诉。而在这38天里,公安局、检察院联手欺骗家人及律师,反覆说案子还在公安局补充侦察阶段,法院也没有作任何通知。这使律师失去了查阅案卷、准备辩护的时间。预计近期上海610将对曾爱华非法秘密审判。

从今年5月非法抓捕曾爱华起,上海610在迫害曾爱华本人的同时,对她的家属、律师的采用的欺骗、威胁、隐瞒等非法手段从来就没有停止:

5月份,浦东公安分局和浦兴路派出所警察半夜近12点闯入曾爱华在上海的住所,在没有任何旁人在场的情况下非法抓人、抄家。此后一直不通知家属。直到几天后,海外的家属发觉曾爱华失踪,向当地派出所报警时才被告知人已被非法抓捕。

6月份,浦东公安分局签发的拘留证、逮捕证上没有承办人姓名。承办人找家属谈话时,从来不敢透露自己的名字、部门和电话,只说自己是浦东公安分局的竺警察、张警察和上海市公安局的王警察。

浦东公安分局在接到家属电话时,回答该局没有所谓的竺警察、张警察。无论家属要找国保科科长、国保科内勤还是局长办公室,总机永远都是把电话转到无人接听的分机。上海市公安局的国保科则在接到电话时称,没有所谓的王警察。

7月份,自称来自上海市公安局的王姓警察在和曾爱华老伴谈话时公然威胁说,曾爱华女儿陈慕涵在海外呼吁营救母亲将对案件没有好处,还称知道陈慕涵还是中国公民,要让她知道对抗的后果。

8月份,曾爱华老伴两次向浦东公安分局递送取保候审申请,长期没有得到回答,只好拖着病腿到区公安局门房,要求与案件承办人通电话。在电话中被口头告知申请被拒绝,不会有书面答覆。

9月份,上海市司法局与北京市司法局联合向曾爱华在北京的律师施加巨大压力,企图迫使其放弃为曾爱华辩护。

10月份,当律师向浦东新区检察院的李剑军检察官提出取保候审申请时,李剑军称已经将案子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公安分局将补充侦察,期限为两个月。浦东新区公安分局的张、竺姓警察也证实这一说法。实际上李剑军悄悄在11月1日把案子送到法院提起公诉。

11月份,没有得到任何通知,以为案子还在侦察阶段的律师多次亲自到浦东新区公安分局联系办案,均被以承办人不在或没有这几个承办人为由挡在公安局大门外。打电话仍是被转到无人接听分机。

检察院在案子已送到法院后,还多次在律师询问的时候撒谎说,案子还在由公安局侦察。法院在受理此案的38天里,也根本没有通知曾爱华、其家属或律师,使律师失去了查阅案卷、会见曾爱华询问情况的时机。

家属向公安局信访反映上述情况都杳无回音。家属致电看守所询问曾爱华情况时被告知,看守所只管关人,不回答问讯。至此,曾爱华家属已经半年没有见到她,没有和她通过一次电话,也没有收到她的一封回信。曾爱华下落不明。

12 月份,在曾爱华即将被非法审判前,公安局信访部突然一改以往一问三不知,让家属找其他部门,动辄挂电话或称已做记录以后再联系的态度,在家属问讯时,告知案子已送检察院,并首次告知案件承办警察叫奚伟忠。检察院也一改以往欺骗说案子还在公安局的统一口径,告知案子早已送法院。法院也承认早已受理案子。这样突然的打击使曾爱华身患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的70岁的老伴差点崩溃,很快就生病了。

但是案件的承办人,从公安局的奚伟忠、张、竺警察,到检察院的李剑军直至法院的石耀辉,曾爱华的家属还是无法找到。同一个电话,一分钟前别人还打通过,同一单位的人也证明刚刚见过此人,但曾爱华的家属从海外打去就是一直无人接听。

据悉,承办此案的法官石耀辉曾在2006年3月份作为两名审判员之一,与审判长曹刚毅一起非法判处大法弟子潘继军7年徒刑,当时另一名审判员是王美玲,书记员是徐轶。

对于中共上海610在迫害曾爱华的同时,还做出如此无耻的向外界隐瞒案件進展的行径,剥夺曾爱华的合法权利,曾爱华的家属提出严正抗议。他们还表示将会继续尽一切努力营救曾爱华,并彻底曝光上海610的丑恶行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13/144567.html

2006-12-03:上海公安局阻止律师会见曾爱华
香港大法弟子曾爱华因所谓“散发和传播法轮功资料”被非法关押在上海浦东看守所已经六个多月。十月初,由于证据不足,浦东检察院把案子退回浦东公安分局。目前,公安分局警察千方百计阻止律师会见曾爱华

曾爱华于五月二十二日被上海浦兴路派出所的片警邱麟和浦东公安分局国保四科警察非法抓捕。该案件的承办警察在和曾爱华家人及律师联系时从来不敢透露自己的名字、部门和电话,只说自己是浦东公安分局的竺警察、张警察和上海市公安局的王警察。在拘留证和逮捕证的签名处也一律空白。这给曾爱华家人和律师联系办案带来了极大难度。

每次打电话到浦东公安分局要求找承办警察,都是被转到无人接听的空号。打电话到市公安局找王姓警察,则被回答查无此人。通过片警邱麟传话给办案警察,结果往往是没有任何回音。最后只能每次自己亲自到浦东公安分局,由门房人员打电话给国保科找人。但自从案件退回到浦东公安分局,情况進一步恶化。

十一月中旬,律师连续多日到浦东公安分局,由门房打电话到国保科,得到的回答都是竺姓、张姓警察不在,或者索性是没有这两个人。律师申请会见、保释曾爱华的要求竟然完全无法提出。

曾爱华被非法关押半年来,家人没有见到她一次,也没有和她通过一次电话。所有写去的信件都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覆。自从七月份律师在严密监视下会见过她半小时以外,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任何信息。在大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消息得到证实的情况下,家人极度担忧曾爱华的人身安全。

近期上海地区迫害形势严峻。普陀区大法弟子林明立在证据严重不足的情况下被重判六年就是一个例子。也希望全球大法弟子多发正念、打电话清除上海这个江鬼最后的老巢,帮助减轻迫害,并救度那里的众生。

在这里要恳请国际社会关注曾爱华的安全。也要正告该案的承办警察和上海所有调查、审理法轮功案件的公、检、法人员:你们知道吗?现在国内外退党(团、队)的人数已经接近一千六百万,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国内迫害法轮功也日趋失败。在这样的时候,赶快悬崖勒马,退出中共、停止迫害是你们唯一的出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继续追随迫害元凶行恶的后果是危险的。你们要为自己、也为自己家庭的将来着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43739.html

2006-10-22: 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嫡、曾爱华等还在监狱被迫害
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嫡、曾爱华等大法弟子,在上海六国峰会前被抓,目前仍然在监狱里受到迫害。柏根嫡女儿已经高价聘请律师营救母亲,曾爱华的女儿也在海外积极营救,曾爱华有香港居住证,在大陆做一个好人仍然被迫害,这是违反国际法的。柏根嫡已经多次被抓,多次迫害,这种迫害是秘密進行的,这种迫害本身就是无法见光的。

在这里上海大法弟子要正告正在迫害大法弟子的公安、国安、总参等工作人员,你们的现在决定你们的将来,从现在全国的形势也可以看出,谁会为以前邪恶的江泽民犯下的滔天罪行买单,你们以前不清楚事实真相所犯的严重错误,现在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赎罪,天上的神也给你们指出了一条路,现在就是你们改正的机会,化名退党从心灵上清除邪恶的控制,善待大法弟子用行动来弥补你们的错误。

另外,正告上海政法委书记吴志明,现在也是脱离邪恶江××的时间,给你选择的时间不多了,如果你还有救,就表现出你生命正的一面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2/140780.html

2006-07-23:上海市公安局威胁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的家人
5月22日被上海警察绑架的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女士的家属表示,7月20日上海市公安局的王姓警官在与曾女士的70岁的老伴谈话中,公然威胁要对曾爱华的女儿陈慕涵采取非法行动。

据悉,曾爱华的女儿陈慕涵目前正在香港奔走呼吁释放无辜被关押的母亲,她的活动包括在香港中联办门前绝食静坐,寻求香港议员和媒体的声援和帮助等。这位拒绝透露名字和服务部门的王姓警官在谈话中态度蛮横,对陈慕涵在香港的公开呼吁恼羞成怒,声称他们知道曾爱华的女儿陈慕涵目前仍然是中国公民,要让她明白“对抗”的后果,甚至还表示因此要对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中的曾爱华不利。对此,曾女士的家属甚为担忧,担心陈慕涵会在香港遭到特务的绑架。

陈慕涵表示,她为了母亲早日获释,绝不会对这种人身威胁屈服,一定要留在香港继续呼吁求援。她说,她的母亲被大陆警方关押是违反中国国家法律的,她的呼吁是为了给母亲讨一个公道。她在香港的行为完全符合香港法律,也得到了香港警方的大力支持。她相信如果有绑架行为发生在她身上,香港警方一定会追查到底,全球媒体也会予以曝光。至于说她的行为会对母亲曾爱华不利,则完全体现了这个王姓警官对中国法律的蔑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3/133778.html

2006-05-26: 上海大法弟子曾爱华被非法抄家抓捕
上海大法弟子、香港居民曾爱华(女,57岁)2006年5月23日在上海家中被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非法抓捕,抄家。当时其家人分别在香港和澳大利亚,未得到任何通知。直到25日其女儿因联系不到母亲,从澳大利亚打电话,问其住所所在地的浦兴路派出所是否知道母亲下落时,才被告知曾爱华已因制作真相材料被刑事拘留,承办人是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国保4科。目前曾爱华被关押在浦东新区看守所。

曾爱华的女儿25日上午第一次打电话给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国保4科询问情况时,被告知具体承办人不在,要到下午回来,承办人名字要“请示领导”才能告诉。半小时后她再次打电话,总机转到了国保4科的后勤处,接电话的人说不知情况,“科长的名字不能告诉,因为领导关照了这事要封口”。此后再请总机转到科长处,接电话的说转错了。以后几次再请总机转到国保4科,就一直再也没有人接听了。

另外,同期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也失去下落,怀疑一同被非法抓捕。柏根娣曾被非法劳教两次,在上海青松女子劳教所共被关押了5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6/128866.html

香港各案例联系资料(区号: )

2012-04-16: 责任人:
法官:石耀辉
检察院:李剑军
公安局国保:奚伟忠、张煜、竺警察
浦东新区法院刑庭庭长陆文德

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丁香路633号 邮编:200135
电话号码:6854341050138633021-38794528
上海市浦东新区检察院检察长 陈宝富
副检察长汪伟忠、张径、肖凯、潘柏生
检察院领导周余国、陆吉敏
浦东新区检察院信访办:58852000
2010-01-24: 香港《凤凰周刊》杂志有毒害众生的内容

本人发现在2010年第2期总第351期《凤凰周刊》杂志中,有一篇记者田路发表的《海外“反动网站”名单调查》文章第28页有诋毁明慧网和“大纪元”的内容,妄图剥夺众生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权利。希望海内外同修主动给《凤凰周刊》杂志编辑们讲真相,以防止邪恶因素再利用媒体毒害世人。

香港《凤凰周刊》有限公司相关责任人及电话:

董事长/出品人 刘长乐
行政总裁 崔强
编委会副主任委员 王纪言 杨家强 周军
编委 王酉年 王多多 刘庆东 刘春 刘爽 何新京 吴晓健 钟大年 段敏 郭志成 唐建 袁路 喻凌霄
编委会秘书长 孙谦

香港《凤凰周刊》杂志社

社长 孙谦
副社长 刘庆东
执行主编 师永刚
副主编 蓝艺 玛雅 黄章晋
总编室副主任 王现来
主笔 魏恭 袁凌 叶匡政
首席记者 邓飞 罗科
编辑 萧方 涂艳 晓波
记者 谌彦辉 周宇 吴海云 钟坚 段宇宏 席志刚 王骞 吴婷 郑东阳 胡佳恒 夏阳
特约主笔 曹景行 阮次天 邱立本 南方朔 何亮亮 杨锦麟 石齐平 谢国忠 蒋兆勇
创意总监 庞克
美编 黄静 虎妹 小米
图片编辑 丁大伟
流程编辑 黄楠
法律顾问 王霁
财经顾问 沈铭
出版事务部主任 李迪
编辑 张云
编辑出版社 香港《凤凰周刊》有限公司
编辑部 香港新界大埔工业村大景街2-6号 电话 00852-22008790
社址 香港新界大埔工业村大景街2-6号凤凰卫视总部 电话00852-22008888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

2007-05-20:直接负责人电话:
上海市女子监狱总机 021-57615998传真:57616779
第五大队第一中队(大法弟子严管区)中队长施蕾:4505分机
第五大队队长袁×:4502分机
樊天敏  上海女子监狱 监狱长
郦颖   上海女子监狱 副监狱长

相关人员电话:第五大队第二中队(大法弟子宽管区):4510分机
颜世萍  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 副大队长
陈跃渊  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中队长
陈谣(音)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 队长
徐英   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 队长
张家梅  上海女子监狱中队长
张永梅  上海女子监狱中队长
曹春华  上海女子监狱 队长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局长 乔野生 副局长邰荀 党委书记张凌
地址:长阳路147号 电话:35104888-2501 021-65372159传真65458819
1号楼5楼508室

上海监狱总医院 院长魏巍 地址:上海市虹口区长阳路147号 邮编:200082 电话:021-65375446

2007-01-05: 相关电话:(国家和地区号:86-21)

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38794518 可转刑庭内勤,或转11101分机找法官石耀辉,书记员李某某电话分机:11072
审理曾爱华案子的法官石耀辉直拨电话:68541824
法院咨询电话:68544620 投诉电话:69542469 执行热线07072 各类案件承办部门、承办法官及开庭时间查询38794518-22022

陆家嘴法庭:58214483 六里法庭:58741454 金桥法庭:50701257(副庭长: 杜敏浩、陆罡) 外高桥法庭:58670582(副庭长: 沈惠平) 川沙法庭:50922990
此单位其他工作人员:审判员:孙忠耘;行政庭审判副庭长:陆琴; 立案庭副庭长:包蕾; 民事审判第三庭副庭长:李莉;六里法庭副庭长:顾乃明;川沙法庭副庭长:冉志明;陆家嘴法庭副庭长:曹克睿;立案庭副庭长:顾江平;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 童凌,民事审判第四庭副庭长:沈丽芳;审判监督庭副庭长刘云霞;

上海浦东新区检察院:38794528-86011公诉科内勤,或转86091分机 找检察官李剑军
非法起诉曾爱华的检察官李剑军直拨电话:68543348
浦东新区检察院信访办:58852000
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50614567 非法抓捕、审讯曾爱华的恶警:国保四科科长竺××,奚伟忠,张警察
上海浦东新区公安分局督察大队:50705021 也可让总机转信访部反映情况
上海市公安局:23242200 转国保科 承办警察:国保科王警察
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办:24023584, 24023456
浦兴路派出所:68953728 (值班电话)68950319 68953722地址:浦兴路588弄90号
非法抓捕曾爱华的恶警邱麟手机:13386286192
浦东新区看守所:58953454 地址:华益路351号 邮编201203 医务室:28946745
副所长:施伟青

上海市司法局 64748800 上海市吴兴路225号 邮编:200030
法制处:64742527监察室:64742194 宣传教育处:64748800-5011(分机) 直线:64740692 联系传真:64740692 64743232 基层 工作处:64743010 司法鉴定管理处:24029843 律师 24029786,24029787 办公室主任:64743330 司法考试处:64743238 公证工作管理处:24029782 法律咨询专线:12348 政府信息公开受理处:64431197 地址:小木桥路268弄1号5楼
党委书记、局长、市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缪晓宝
... 更多

媒体报导

2007-12-29: 陈慕涵:写给妈妈的信圣诞音乐会
http://epochtimes.com/gb/7/12/29/n1958080.htm

2007-11-20: 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澳议员候选人遭恐吓http://epochtimes.com/gb/7/11/20/n1908263.htm

2007-10-04: 陈慕涵:又逢APEC(八)--难忘的采访
http://epochtimes.com/gb/7/10/4/n1856376.htm

2007-09-29: 陈慕涵:又逢APEC(7)--陆克文、游行集会及特务
http://epochtimes.com/gb/7/9/29/n1850136.htm

2007-09-21: 陈慕涵:又逢APEC(六)--有意义的一天
http://epochtimes.com/gb/7/9/21/n1842354.htm

2007-09-19: 陈慕涵:又逢APEC(5)--初见王晓丹
http://epochtimes.com/gb/7/9/19/n1839487.htm

2007-09-12: 陈慕涵:又逢APEC(4)--风平浪静的悉尼
http://epochtimes.com/gb/7/9/12/n1831575.htm

2007-09-09: 陈慕涵:在悉尼“关注法轮功苦难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
http://epochtimes.com/gb/7/9/9/n1828040.htm

2007-09-09: 写给妈妈的信 — 陈慕涵:又逢APEC(3)--盛宴背后的罪恶
http://www.epochtimes.com/b5/7/9/9/n1828661.htm

2007-09-04: 陈慕涵:又逢APEC(2)--那场丢脸的晚宴
http://epochtimes.com/gb/7/9/4/n1822977.htm

2007-09-01: 陈慕涵:又逢APEC(1)--那年差点当了志愿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