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2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宁夏 >> 银川 灵武市 >> 驼美玲, 女, 40

个人情况: 以前是灵武药材公司药店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宁夏灵武市
个人近况: 2011年 迫害致死 (2006-06-1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6-1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63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1-28: 遭“下药”迫害致疯的驼美玲已含冤离世
近日获悉,被宁夏银川女子监狱折磨致精神失常的灵武市法轮功学员驼美玲女士已含冤离世,终年不足五十岁。熟知她的人只在二零零九年初见过她,以后就杳无音讯,二零一二年底才得知她离世的消息,她去世前后的情况不清楚,去世的时间估计在二零一一年下半年。

驼美玲女士,原来是灵武市药材公司职工,性格开朗、正直聪慧、精明能干,家庭和睦,修炼法轮大法后更成了亲友公认的好人。二零零三年,驼美玲搬了新家,高高兴兴到灵武一家商场买家具,无辜被当地恶警强行绑架,随后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银川女子监狱。在关押期间,监狱恶警强行“转化”(即逼迫放弃信仰)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她被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狱警不让别人和她说话,还指使犯人偷偷给她喝的水里“下药”,致使她迷迷糊糊,随后狱警明目张胆逼迫她服药,致使她精神错乱。

二零零六年驼美玲出狱后,丈夫与她离婚,后来她回了陕北娘家,靠年过七十的父母养活。二零零八年雪灾期间,驼美玲曾独自一人跑到野外呆坐了几个小时,差点冻死,是好心的乡邻发现后送回家的。

下面是驼美玲女士在银川市女子监狱被关禁闭、毒打、辱骂、“下药”等折磨迫害致精神失常经过:

一、十名刑事犯包夹监控、凌辱、摧残

二零零三年驼美玲被囚禁到银川市女子监狱一监区后,不参加任何强迫劳役,抵制洗脑式的教育课,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向邪恶“转化”,不写“三书”,成了恶警的“眼中钉”。恶警指派十名吸毒、贩毒、杀人刑事犯监控驼美玲的一言一行。副监区长刘志琴尤为邪恶,她指使毒犯兰春花、杨桂花、赵文青等人,时常殴打驼美玲驼美玲的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张恐怖之中。

二零零三年底,监狱有预谋的大规模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监区长张胜华、副监区长刘志琴采用卑鄙手段,胁迫一监区所有的刑事犯不准与驼美玲说话、接触、交往。暗中授意十名犯人兰春花、杨桂花、赵文青、孟庆云、苏莉、马静、马红春等随意辱骂驼美玲驼美玲稍有不从即招来她们更为恶毒的辱骂或殴打。

有一天,恶警逼迫驼美玲写总结报告、思想认识,无果,随即在一监区召开群众批斗大会。张胜华、刘志琴逼迫驼美玲站在众人前,对驼美玲破口大骂,并逼迫每个参会者都要揭批。一些犯人为了立功讨赏,用恶毒的话辱骂驼美玲、诬蔑法轮功。张胜华、刘志琴对驼美玲说:“你要清楚,你是什么人?到这里干什么来了?下去之后,你们〔指包夹〕把她给我管的紧紧的。”从此对驼美玲的监管更加苛刻。

驼美玲被剥夺了通信、打电话的权利,甚至被取消了每月一次的家属探视权。她与外界的一切往来都彻底的断绝了。一次,家人探视驼美玲,因她拒绝喊“报告队长,某某罪犯请求接见”的报告词,竟被恶警取消接见。她家人被狱警拦在墙外。她被迫在接见室外整整站了一天。

二、副监区长刘志琴指使犯人下药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一名姓黄的刑事犯对别人说:驼美玲被张胜华、刘志琴指使的几个犯人折腾成精神病了。晚上整夜整夜的不睡觉,一个人不停的自言自语,也不知说些什么,时常傻乎乎的笑,走起路来双腿抽搐无力,象要跪倒的样子,双手抽搐无力。后来,驼美玲的情况越来越严重。神情恍惚、目光呆滞,有时半夜了还在监号内大声喊叫,声音凄惨。喊叫声把楼内所有的人都能惊醒。杀人犯苏莉等将驼美玲压倒在床上用棉被包住驼美玲的头,不准喊叫。恶警们怕承担责任,就给她戴上手铐,只有吃饭的时候才打开。

犯人兰春花曾对别人说:驼美玲疯癫之前,刘志琴给了一种白色粉末状的药粉,让她每天偷偷的撒在驼美玲的喝水杯里,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原本正常的驼美玲入狱后精神错乱的真正原因已很明了。

四监区的狱警在迫害“转化”其他法轮功学员时公然叫嚣:一监区的驼美玲不“转化”,已偷偷的给驼美玲下了药,言下之意是:你们谁不“转化”,就会和驼美玲一样被下药。熟悉副监区长刘志琴的犯人说,刘志琴原来是灵武市一家医院精神科的大夫。

驼美玲出现精神分裂症后,一监区恶警们开始明目张胆的给她大量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精神愈加错乱。

二零零六年驼美玲出狱时,监狱隐瞒了迫害她的真相。二零零六年六月,她丈夫和她父亲再次把她送到宁夏精神病院(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法轮功学员陆红枫就是被此医院迫害致死的)。住院期间,她每天被注射大量的药物,整天昏睡,人瘦的风都能吹倒。

后来,驼美玲丈夫与她离婚,房子、女儿归丈夫,丈夫给了她几千元钱。她父母将她接回了陕北老家,她没有收入,没有劳动能力,靠父母养活。她父母是农民,体弱多病,而且都七十多岁了。

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其实,从中共执政之后,一直上演着好人无辜被迫害的悲剧。中共几十年来一路杀戮,不停作恶,统治中国几十年间,八千万中国人被冤屈祸害致死;它杀地主、杀资本家、杀右派、杀学生、杀它的对手,也杀它的同伙,甚至不停的杀他自己豢养的打手……在此呼吁所有中共统治下的善良民众:赶紧看看奇书《九评共产党》!认清中共的九大邪恶基因及其本质,明白中共的魂魄只是一个来自西方的崇拜红色血腥的共产邪灵,中共绝不等于中国!愿所有曾经加入过中共邪党党团队的人顺应天意,退出中共党、团、队邪教组织,为自己选择美好美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8/遭“下药”迫害致疯的驼美玲已含冤离世-268302.html
2011-05-9:宁夏灵武市驼美玲女士被药物迫害致疯经过
(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宁夏回族自治区灵武市药材公司药店职工驼美玲,女,四十八岁。她为人性格开朗、正直聪慧、精明能干,在家关爱孩子、体贴丈夫、勤俭持家、家庭和睦,修炼大法后更成了公认的好人。

二零零三年,驼美玲在家具店挑选家具时,被当地恶警强行绑架,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三年半,囚禁在银川市女子监狱一监区。监狱恶警强行“转化”(即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她时,恶警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不让任何人和她说话,并偷偷的每天给她服用破坏精神的药物,导致她精神失常,然后明目张胆的逼迫她服用药物,致使她情况更加严重。

驼美玲二零零六年出狱后,生活不能自理,丈夫与她离婚。后来她回陕北娘家,没有劳动能力,靠七十多岁的父母养活,现在情况不明。

一、十名刑事犯包夹监控、凌辱、摧残

二零零三年驼美玲被劫持到银川市女子监狱一监区(搞服装加工业)后,她一直抵制恶警的邪恶要求、命令、指使,不参加任何强迫劳役,抵制狱内灌输洗脑式的教育课,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向邪恶“转化”,不写所谓“三书”。恶警们指派十名吸毒、贩毒、杀人刑事犯包夹,监控驼美玲,二名明的,八名暗的,随时随地暗中向她们汇报驼美玲的一言一行。尤其是副监区长恶警刘志琴,暗地指使贩毒吸毒犯兰春花、贩毒杨桂花、赵文青等人,时常殴打驼美玲,让她的精神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状态。

二零零三年底,女子监狱有预谋的大规模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恶警监区长张胜华、刘志琴采用卑鄙手段,胁迫一监区所有的刑事犯孤立驼美玲,不准任何人与驼美玲说话、接触、交往。暗中指使包夹,监控的十名刑事犯兰春花、杨桂花、赵文青、孟庆云、苏莉、马静、马红春等可以随意辱骂、凌辱驼美玲驼美玲对她们稍有不从即刻招来她们的辱骂或殴打。

酷刑演示:殴打
酷刑演示:殴打

年底恶警逼迫驼美玲写总结报告、思想认识未果,随后便在一监区召开针对驼美玲的群众批斗大会。恶警监区长张胜华、刘志琴逼迫驼美玲站在人群前,对驼美玲破口大骂,而且逼迫每一位刑事犯都要揭批驼美玲,一些刑事犯为了讨好恶警,表现出积极靠拢邪党的立功表现,口出极其恶毒的语言,极尽污蔑攻击大法之能事。会后恶警监区长张胜华、副监区长刘志琴扬言:“驼美玲你要清楚,你是什么人?你到这里干什么来了?下去之后,你们〔包夹们〕把她给我管的紧紧的。”从此对驼美玲的监管更加苛刻、刁钻。面对邪恶的高压,自始至终驼美玲丝毫未做任何低头妥协。

驼美玲入监后一直被剥夺了与家人的通信、电话交流的基本权益,甚至被取消了每月一次的家属探视权。完全封闭驼美玲与外界的一切往来,从精神上彻底孤立、打击驼美玲。一次,失去音讯很久的家人来探视驼美玲,因驼美玲拒绝喊“报告队长,某某罪犯请求接见”的报告词,竟被恶警取消接见,在接见室外整整站了一天,她的家属耗时耗力的,从很远的灵武白白跑了一趟冤枉路,即被无理、霸道的狱警栏在墙外。

二、副监区长刘志琴的白色粉末状药物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一名叫黄某某的刑事犯突然对一位法轮功学员神秘的说:“你知道驼美玲神经有问题的事情吗?”这位法轮功学员问她:“驼美玲怎么了?”她说:“驼美玲被张胜华、刘志琴指使的几个犯人折腾成精神病了。晚上整夜整夜的不睡觉,一个人不停的自言自语,也不知说些什么,时常傻乎乎的笑,走起路来双腿抽缩无力,象要跪倒的样子,双手抽缩无力。”

这位法轮功学员又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据了解,驼美玲从未有过类似症状。

又过不久,驼美玲的精神病表现的更加严重:人的目光越来越呆滞,夜里十二点多,睡不着觉的驼美玲在监号内大喊大叫,声音十分凄惨。喊叫声把三层楼内所有睡觉的人都能惊醒,杀人犯苏莉伙同其他几个人将驼美玲压倒在床上竟用棉被包盖住驼美玲的头部,不准许她喊叫。

恶警们怕驼美玲出事,她们要承担责任,开始用手铐天天将她铐住,只有吃饭的时候才将手铐打开。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转化”的犹大朱琳悄悄告诉一位法轮功学员:刑事吸毒贩毒犯兰春花曾秘密的告诉她,驼美玲疯癫之前,副监区长刘志琴给了一种白色粉末状的药粉,让她每天偷偷的下在驼美玲的喝水杯子内,已有很长一段时间。原本正常的驼美玲入狱后,一步步导致精神病的真正原因现在已是很明了。

在一次四监区“转化”法轮功学员时公然宣称:一监区已偷偷的给驼美玲下药吃,驼美玲已经受不起任何刺激。据熟悉副监区长刘志琴的刑事犯说:刘志琴曾经是灵武市一家医院的精神科大夫。

驼美玲出现精神分裂症后,一监区恶警们公然打着为驼美玲治病的幌子,开始明目张胆的给驼美玲服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导致她精神愈加错乱。

二零零六年驼美玲出狱,她丈夫和家人去接她,由于家人不了解她被监狱迫害的真相,她丈夫威胁她离婚。当天她弟弟无奈的将她接回陕北娘家。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她丈夫与她父亲把她送到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住院期间,她每天被注射大量的药物,几乎整天昏睡,人瘦的风都能吹倒。宁夏灵武市一小副校长兼教务主任、宁夏大法轮功学员陆红枫二零零零年被劫持到此医院迫害致死。

一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妻离子散,人残家破。驼美玲丈夫已与她离婚,孩子归丈夫。离婚时丈夫只给了她几千元钱。她后来回了陕北娘家,没有收入,没有劳动能力,靠父母养活。她父母是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体弱多病,而且都七十多岁了。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9/宁夏灵武市驼美玲女士被药物迫害致疯经过-240383.html
2010-03-29: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三)
(明慧通讯员宁夏报道)以下是宁夏地区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以来遭受迫害的事实综述的更多补充部份。因中共邪党的封锁,尚有许多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事实未被披露。

一、9. 驼美玲:女,四十几岁,灵武市法轮功学员,灵武药材公司药店职工。为人性格开朗、正直、聪慧、精明能干。在家关爱孩子、体贴丈夫,勤俭持家,家庭和睦,修大法后更成了公认的好人。2003年在家具店挑选家具时,被当地恶警强行绑架,非法判冤狱三年半,囚禁在银川女子监狱。被单位非法开除。

监狱恶警强行“转化”她时,被恶警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不让任何人和她说话。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肉体摧残下,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监狱不顾她已不符合监禁条件,不让她出狱,反而借机每天给她服用破坏精神的药物,导致她精神错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出狱,她丈夫和家人去接她,家人不了解她被监狱迫害的真相,她丈夫威胁她,要再炼法轮功就要与她离婚。当天她弟弟无奈将她接回陕北娘家。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她丈夫和她父亲把她送到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住院期间,她每天被注射大量的药物,几乎整天睡觉,人瘦的风都能吹倒。

现在她丈夫已与她离婚,孩子归丈夫。离婚时,丈夫只给了她几千元钱。她现在回了陕北娘家,没有收入、没有劳动能力,靠父母养活。她父母是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体弱多病,而且都七十多岁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9/220628.html

2010-03-20: 宁夏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事实综述(二)
二、药材公司职工遭银川监狱迫害精神错乱

驼美玲四十几岁,以前是灵武药材公司药店职工。性格开朗、正直、聪慧。家庭和睦,对丈夫体贴、对孩子关爱,勤俭持家、精明能干。修大法后更成了单位、家人公认的好人。零三年买了一套新楼房,在家具店挑选家具时,被强行抓走,并被开除公职、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银川监狱(现改为银川女子监狱)。

监狱恶警强行“转化”时,她不穿囚服、不背监规,被恶警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不让任何人和她说话,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肉体摧残下,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监狱不顾她已不符合监禁条件,不让她出狱,反而借机每天给她服用破坏精神的药物,最终导致她精神错乱。

二零零六年她刑满出狱,继续遭受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的迫害。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刑满出狱后离婚,孩子归丈夫。离婚时丈夫只给了她几千元钱。她现在陕北娘家,没有收入、没有劳动能力,靠父母养活,经常迷迷糊糊、到处乱跑。

零八年冬天的雪灾期间,她独自一人跑到野外坐了几个小时,都冻僵了,差点冻死,是好心的乡邻发现送回家。她父母是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体弱多病,而且都七十多岁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3/20/220101.html

2007-10-08: 宁夏银川女子监狱“转化”迫害大法学员的手段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银川女子监狱的恶警积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残酷“转化”在此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监狱在如何教育罪犯使其从新做人方面没有多大建树,却在“转化”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学员上施尽手段。

二零零三年前,该监狱领导指使将非法关押的大法学员送到宁夏“六一零”办的洗脑班进行所谓的“转化”。洗脑班解散后,监狱每年定期办班对大法学员实施“转化”。监狱制定了相关的奖励措施,鼓励恶警和关押的杀人犯、抢劫犯、吸毒贩毒犯用邪恶的手段“转化”大法学员:“转化”一个大法学员监狱给相关恶警记三等功,以“增减减刑分”诱惑犯人迫害大法学员。

邪恶的“转化”手段包括:

1.强迫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光盘,逼迫大法学员骂大法师父、骂大法,逼迫唱歌颂邪党的歌曲,逼迫大法学员写对大法的认识,不会写字的让别人代写;

2.恶警在“上课”、单独谈话、开会时念污蔑大法、污蔑大法师父的文章;恶警经常伪善的说:你可以有你的思想、你可以有你的想法。但大法学员一旦写了对大法的认识,恶警马上翻脸不认人,加重迫害;

3.以“增减减刑分”诱惑犯人迫害大法学员,指使杀人、抢劫、吸毒贩毒人员“包夹”大法学员,不准说话、炼功、学法,上厕所、打饭、走动都跟着,鼓励犯人“向政府靠拢”举报大法学员,普通犯人不能接触、帮助、同情大法学员,站在一起都不行,稍有接近,就受到警告,威胁扣减刑分。尽管如此,还是有许多明真相的犯人偷偷对坚定的大法学员表示鼓励和敬佩,并给予一定的帮助;

4.让个别已“转化”的,给不“转化”的大法学员施压迫害;

5.以减刑诱惑大法学员写悔过书、保证书、决裂书。个别人上当写了,遭受的是更为残酷的迫害;

6.恶警在公开场合造谣说大法学员不要亲人、不要家、没有亲情。但监狱开通的“亲情电话”却不让大法学员与家人通话。监狱不让大法学员打电话、不让接见、不让押钱、不让通信、不让家人送东西,实际上在逼迫大法学员断绝亲情;

7.大法学员写的信只要有不符合恶警意愿的话,就不许发;

8.对不“转化”的大法学员,恶警每天找着谈话、辱骂、恐吓,不让家人见、不让家人送东西、不让家人给押生活费、戴手铐、长时间关禁闭、长期不让和任何人说话。

八年多来,在此关押的大法学员一人精神失常,多人精神几近崩溃,许多大法学员出来后都非常消沉。

宁夏灵武市大法学员驼美玲是灵武市医药公司职工,健康活泼、精明能干。二零零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关押在银川监狱。监狱恶警强行“转化”时,她不穿囚服、不背监规,被恶警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不让任何人和她说话,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肉体摧残下,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监狱不顾她已不符合监禁条件,不让她出狱,反而借机每天给她服用破坏精神的药物,最终导致她精神错乱。二零零六年她刑满出狱,继续遭受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的迫害。现在她瘦的象一把柴,让每个见到她的人都不禁潸然泪下。

一个健康活泼的人被银川女子监狱“转化”的精神失常,足以反映出该监狱恶警人性的丧失和扭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8/164103.html

2007-09-28: 宁夏银川女子监狱的邪恶与伪善
......
驼美玲:四十几岁,以前是灵武药材公司药店职工。性格开朗、正直、聪慧。家庭和睦,对丈夫体贴、对孩子关爱,勤俭持家、精明能干。修大法后更成了单位、家人公认的好人。2003年买了一套新楼房,在家具店挑选家具时,被强行抓走,并被开除公职、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银川监狱。

银川监狱恶警强行“转化”时,她不穿囚服、不背监规,被恶警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不让任何人和她说话,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肉体摧残下,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监狱不顾她已不符合监禁条件,不让她出狱,反而借机每天给她服用破坏精神的药物,导致她精神错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刑满出狱,她丈夫和家人去接她,家人不了解她被监狱迫害的真相,她丈夫还威胁她,要再炼法轮功就要与她离婚。当天驼美玲弟弟无奈将她接回陕北娘家。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她丈夫和她父亲把她送到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也就是二零零零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陆红枫被迫害致死的那家医院。住院期间,她每天被注射大量的药物,几乎整天睡觉,比刚从监狱出来时的精神更差,人瘦的风都能吹倒。

近日,她丈夫已与她离婚,孩子归丈夫。离婚时丈夫只给了她几千元钱。她现在回了陕北娘家,没有收入、没有劳动能力,靠父母养活。她父母是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体弱多病,而且都七十多岁了。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8/163489.html

2006-07-01: 宁夏灵武市大法帝子驼美玲仍在精神病院受迫害
宁夏灵武市大法帝子驼美玲从监狱出来后被她丈夫李全林和娘家人送到精神病院已经20天了。我们本市大法弟子也在多方面帮助营救。现在她本人也比较坚定。我们大法弟子也给驼美玲的丈夫和他所在单位的校长写信讲真相,还给精神病院的有关领导写信讲真相。希望海内外大法弟子与我们继续共同营救。

宁夏灵武市宁安医院各办公室电话:
宁安医院院长: 0951---- 4510876
宁安医院副院长: 0951---- 4511439
宁安医院书记: 0951---- 4511435
宁安医院副书记: 0951---- 4510438
办公室主任室: 0951---- 4511192
办公室: 0951---- 4512432
李全林: 0951---- 402001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31911.html

2006-06-14: 宁夏灵武市大法弟子驼美玲被送精神病院迫害
宁夏灵武市大法弟子驼美玲在宁夏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三年半,于2006年5月16日出狱。出狱后她的丈夫当着她驼美玲的面说她要再炼法轮功就要与她离婚,当天驼美玲兄弟就把她带回陕北娘家。

6月9日早晨,驼美玲丈夫和她父亲把驼美玲送到宁夏宁安医院(宁夏唯一一家精神病院,也就是2000年宁夏大法弟子陆红枫被迫害致死的那家医院)。驼美玲家人准备先让住一个月。

据可靠消息驼美玲已被注射大量的药物,现在几乎整天睡觉,没有了刚从监狱出来时的那股精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14/130378.html

银川 灵武市联系资料(区号: 951)

2007-10-08:
银川女子监狱电话(区号0951)
监狱长 杜秀岚 办40987514073751 13909516562
政 委 汤 杰 办4098021(0952)2033566 13909571011
周银生 副监狱长
监狱其他负责人 4086032、4086033、4086613
办公室 4098301 4095153(传真)
主 任 曹仲龙 办4098092 13079500899
狱政科长 4098021
徐连山 副科长
丁 蕾 教育科长 4098284
狱 警:徐丽华、楚 楠、陆 春、罗巧云、范 红、方 梅
张胜华 一中队 13007975659、4098154

2007-05-15: 迫害相关责任人:

李存: 男,原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政委,迫害后任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
靳春花:女,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610副主任、
张安忠: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副支队长
吴昊:  现宁夏公安厅

灵武市公安局恶警
马应龙:男,灵武市公安局政委、610主任
李明:  男,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
张占林:原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已退休
杨玉风:灵武市公安局恶警、政保大队长
杨玉强:男,灵武市公安局政保大队教导员
马跃林:男,灵武农场派出所原所长

2006-07-01:
灵武市纪检委书记 倪天福 0951-4031256
灵武市教育局局长 马彦平 0951-4021678
灵武市二校校长   毕小宁 0951-4020598
灵武市二校副校长 杨国兰 0951-4023372
灵武市二校副校长 龙方   0951-4025596
灵武市二校后勤主任 邓斌 0951-4024253

宁夏灵武市宁安医院各办公室电话:
宁安医院院长: 0951-4510876
宁安医院副院长: 0951-4511439
宁安医院书记: 0951-4511435
宁安医院副书记: 0951-4510438
办公室主任室: 0951-4511192
办公室: 0951-451243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951)

2006-06-14:
宁夏灵武市宁安医院各办公室电话:  宁夏银川地区区号 0951
院长办公室:4510876  副院长办公室:4511439  书记办公室:4511435
副书记办公室 :4510438   办 公 室 主 任室:4511192   办 公  室 :4512432
人室科科长室 :4511672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