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3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济宁 邹城市 >> 韩爱雯(韩爱文), 女, 50

个人情况: 山东兖矿集团物业管理中心职工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山东邹城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6-08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27: 一个小粘贴曝光了中共层层黑暗
今年五十岁的韩爱雯是山东兖矿集团物业管理中心职工,她和所有法轮功学员一样,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提升了她的道德品质和操守,努力做一个好人,提高境界成了她生命的意义。可是,就是因为这句“法轮大法好”,韩爱雯女士经历了中共为迫害百姓而实施的层层阴暗的一面。

回来上班后,人家上班,我上班,人家不上班,书记陈德尧也以“办板报、拿文件、做会议记录”等各种借口胁迫我上班,没有星期六,没有星期天,甚至他党校的作业也让我代写,还让我给他买烟。

几天后,我被戴上手铐,非法关押到济宁看守所半个月。那时,安玉金任处长。一进看守所,就被脱光衣服,进行所谓的搜身,连胸罩也得脱下,没有任何尊严。还被强制干活:包装一次性筷子头上的小白纸条,然后扎成捆,每天一麻袋,干不完,不让睡觉,吃、喝、拉、撒、睡全在一个几平米的房间。水煮的菜是人家丢弃在菜市场不能吃的烂土豆、馒头酸的让你一辈子不再想吃馒头、面汤里飘着虫子的尸体,每天每人一杯刷锅水:喝水你就不能洗涮、洗涮就不能喝水,洗头也是大家协商好,只够一个人的。水泥大通铺上,没有一点铺盖,所有的用品全部高价销售。很多人很快传染上了皮肤病和脚气,用那个脚踩住包好怕散掉的筷子头。阴风穿透只有铁棱子的门,竟象寒冬腊月。上级来检查,警察们就紧急藏起麻袋,上级走了又再接着干。从那以后,我再没用过一次性的筷子。

我决定绝食抗议对我的不公平,被看守所五花大绑在死人床上强制灌食,灌食的人是个没有任何经验的犯人。有次,那个“号子”竟然灌到我的气管里,被我拼命挣脱,才没死在那里。要知道,邹城的法轮功学员刘续国就是被活活灌死在那里的,去世时,他的孩子还不满一周岁。

就这样虚弱的身体,继续被国保大队刘姓、郭姓警察、和我单位保卫科科长赵洪喜等人绑架到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时值中午午休,劳教所不收。所有办案人员去饭店吃饭,不时对我冷言讽语。当时,我真是悲愤难挡,从饭店厕所二层跃下,当时腰骨、脚骨受伤。就这样了,他们继续死皮赖脸,再三请求劳教所把我收下。最后,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而拒收。

他们把我拉回当地,刘姓警察煽我的脸,瞒着我家人,偷偷把我非法关进机关总医院,手被铐在床上。大概三四天后,才通知我家里来人。儿子趴到我的耳朵边悄悄对我说:“妈妈你别害怕。”

赵洪喜执行上级命令,背着我勒索丈夫两千元所谓的“保证金”,把我监视在家。当时家里拿不出这么多钱,丈夫又找我父亲借了三百元。我在家里休养了七个来月,没有工资,老母亲每天早来晚走照顾我,还自己带饭菜来。

保卫科科长赵洪喜、六一零头头郑力合伙到我家,强制把我非法关押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七、八个月,说是曾经判我一年半劳教,现在必须走完程序。年迈的母亲悲伤担心,整晚睡不着觉,白天常常坐在那儿发呆,身体极度虚弱,耳朵开始聋、腿也开始痛起来了。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日,正月初二我回到家中。工资科把我安插到单位的“绿化环卫中心”,工作是打扫楼层卫生和厕所。那时,还没有正式员工干这种活,都是临时工干。为此,科长尹慧娟还专门辞退一个临时工,好把我填进去,其实就是变相惩罚。而且,处里下了个文件,什么新岗新工资,于是,我的四岗工资一下变成了三岗。


二零零六年四月底的一天,当我依法粘贴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的小粘贴时,铁西派出所的冯姓警察把我和十二岁的儿子非法抓捕。当晚半夜,我家里又一次遭到非法抄家。第二天,姓冯的警察早早就把我关进邹城市看守所继续迫害。

我拒绝迫害,他们一帮人把我抬进看守所大门,然后按照所谓的“光脚”规矩,强行脱下我的鞋扔进垃圾箱,这时,我看到垃圾箱里的鞋堆得像小山一样高。

在看守所里,卖淫、打架、杀人犯居多,同样都被奴役压榨并患有皮肤病和性病,每天被强迫剥金乡大蒜,出口国外。每人每天二十斤,干不完不让睡觉,还要轮流值夜班。睡觉的地方有三十公分,只能象立刀鱼一样侧身睡,起来上个厕所,回来就没了地方。塑料盆是在押人员自己买的或先行者们留下的,白天用来泡大蒜,晚上用来洗头、洗澡、洗衣裤,当然都是凉水洗,五冬六夏都是凉水洗。先进去的是老大,象征性的少剥或不剥,想给谁分多少,就给谁分多少。剥好的大蒜,再用那个塑料盆泡洗的白白胖胖的好上缴。剩下的蒜心部分,据说就卖给街上的小饭店了。由于双手长久泡在冰水中从早剥到晚上,长达十多个小时,每天如此。大蒜汁液侵入指甲和肉,手指僵硬,成天火烧火燎,人人望蒜生畏。上级来检查,就藏起大蒜,上级走了再接着干。

我绝食抗争,看守所怕担责任,大约第三天,我被以“取保候审”的方式无条件放回家,第二天是“五一”。

领导为了稳住我,让我“五一”假期过后,正常上班。谁知我上班没多久,正在工作时,济东分局伙同我单位保卫科的冯维刚、郭卫东等人强行给我戴上手铐,再次把我绑架到济南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说是《利用邪教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劳教一年半。

到了劳教所,四、五个膀大腰圆的粗壮小伙把我抬下车,先在武警医院强行查体,又被抬到劳教所医务室验血,因我不配合没验成。他们怕我喊法轮大法好,先用胶带封我的嘴,又把我的工作套袖掳下来塞到我的嘴,塞的我直干呕、眼泪哗哗的流。郭卫东抓住我双手上戴的手铐,又合伙直接把我抬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严管大队,扔到一大队咨询室怕人看到的房门后面扬长而去,我手腕伤痕累累,滴着鲜血,疤痕一年多才消失。

一大队大队长孙娟,教导员杨晓琳分别安排犹大包夹王春丽、孙运雪、乔咏梅、张树欣对我进行隔离式非人的精神与肉体迫害三个月整。

一大队的警察、包夹和警医合伙强行抽走我的血液去化验,化验的结果从没告诉过我本人。而且胁迫我家里的人以离婚、断绝父(母)女关系等来达到转化我的目的。七十多岁的老父亲在来信中说到:“我们已是风烛残年,已经经不起任何风吹了,不知能否活到你回家。”公公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猝然离世。婆婆、丈夫三番几次和劳教所联系让我回家奔丧,劳教所警察灭绝人性,不但拒绝,而且自始至终对我只字未提。

我绝食抗议被非法劳教以及非人的折磨,一大队大队长孙娟和孙群莉、杨晓林、李玉、李妮、耿筱梅、肖英和邪悟的包夹八、九个人一拥而上把我摁倒在地上强行鼻饲。抽出鼻管的时候,鼻血脓块,半包卫生纸擦不完,惨不堪言。

从被非法关押的第一天起,连续三个月除了警察和安排的包夹王春丽、乔咏梅、孙运雪、张树欣外,我见不到小班外面的任何一个人。小班的门永远关闭着,里面有一个塑料桶,吃、喝、拉、撒、睡都在其屋内。在那里没有人格、没有尊严,被恶警孙群莉任意殴打、辱骂简直是家常便饭。

最可恶的是,不间断的狂轰滥炸、野蛮灌输污蔑法轮功师父和大法的邪悟、邪书和邪恶录相。从早晨六点一起床直到半夜十二点,连续放一个多月,那种滋味真是生不如死。逼迫大法弟子踩写满水泥地面、塑料小凳下面师父的名字。

我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警察就不许大小便,不许睡觉、不许洗刷,不许定购卫生纸……总之什么都不允许。憋不住,就只好尿在自己的脸盆或茶杯里。

1.罚蹲

2.罚坐板凳

3.不让洗刷

4.不让睡觉

5.奴工迫害

我的周遭同事和亲人遭受的苦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27/一个小粘贴曝光了中共层层黑暗-330536.html

2008-07-28: 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恶警肖英恶行
1)一天半夜,恶警肖英与包夹揪住大法弟子候春梅(已被迫害成精神病)往铁门外拖,拖的侯春梅一路大叫,出了铁门后渐渐没了动静。

2) 2007年11月,因劳教所举办所谓的队列、会操比赛,需要7x7=49人。因人数不够(不转化的都坚决不参与),恶警肖英又一次把剩余的老弱病残和不转化的大法弟子(不包括禁闭室的)都集中在大厅,妄想从中再挑选她满意的人,恶警肖英溜来溜去挑中了大法弟子张春香。大法弟子张春香不配合、不吱声,这可惹恼了恶警肖英。恶警肖英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一把把大法弟子张春香连推带搡从队列中揪出来。从此张春香没有了安宁的日子。后来因不配合出奴工,被严管关进禁闭室,被延期,再也没了她的消息。

3)2007年6月刘京美给詹丽华传递经文,被包夹赵海霞(盗窃、二进宫)告发,恶警杨晓琳在班级会上大骂大法、大骂师父,并让全班,包括社会上普犯,人人表态,人人过关。韩爱雯听不下去,说了一句:“法轮功是正的。”一句话未说完,便被恶警杨晓琳早已安排好的普犯打手、包夹、连推带踢,挥手照脸便扇。中午吃饭时刘京美被留下,恶警杨晓琳威胁要关她禁闭。韩爱雯和詹丽华为了声援刘京美,两人不配合,不报数并绝食抗议。在餐厅,恶警肖英冲到韩爱雯桌旁,拍着桌子瞪着眼咬着牙说:“你不吃是吧,你是不想好了,把你关禁闭室,叫人帮助你吃,看你吃不吃。”说完气急败坏的拿起手机走到餐厅门口,啪啪啪的按,叫人来。结果,不知怎么搞的,事情莫名其妙的不了了之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8/182948.html

2008-01-25: 济南劳教所残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济南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很阴险、毒辣,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都不同程度的受到残忍的迫害。
。。。。。。
法轮功学员韩爱雯在排队报数时,不配合,恶警叫全班的社会罪犯七、八个人把韩爱雯毒打一顿,打的她惨叫。恶警们心中认为不服管的,派一个或几个犯人专门看管,不许说话,不许和任何人接触,如发现不符合恶警要求的言行,就打小报告。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5/171082.html

2006-06-07: 山东邹城市大法弟子韩爱文再次被恶警绑架
06年5月初,山东邹城市大法弟子韩爱文在张贴真相资料过程中被恶警绑架、关押在看守所,韩爱文在看守所绝食抵制邪恶迫害,几天后正念闯出。回在家中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有邪恶之徒跟踪,最近,韩爱文在单位上班时又被济东分局恶警绑架,详情暂不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7/129780.html

济宁 邹城市联系资料(区号: 537)

2018-12-03: 邹城市中心派出所电话 0537-5585357
邹城市公安局电话 0537-5585600
邹城市检察院电话 0537-3912239
邹城市法院电话 0537-5213281

2017-09-21:
岗山派出所:
地址:邹城市龙山南路1158号
所长办公室电话:+86 0537-5585301
派出所值班电话:+86 0537-5385305
办案警员电话:+86 15506370361

邹城市公安局
刘书寅 局长 办公室电话:+86 0537-5585006
徐 华 副局长(分管岗山派出所) 家庭电话:+86 0537-5346187、手机:+86 13953766789

邹城市拘留所:
所长 办公室电话:+86 0537-5585040

2016-09-11:
看庄派出所:
所长孔庆礼13793781789
指导员武洪建13964983391
副所长刘某15506375218(参与绑架)

2015-10-24: 区号:0537 邮编:273500
邹城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陈国正:
0537-5585031 0537-5585030
邹城市公安局站东派出所:
地址:邹城市龙山南路166号
所长0537-5585255
指导员0537-5585256
户籍办公室0537-5585258
其他电话:0537-5585259、0537-5585260、0537-5585257、0537-5212133、0537-5194110

2015-10-21: 邹城市公安局站东派出所相关信息:
所长办公室电话:0537-5585255
指导员办公室电话:0537-5585256
户籍办公室电话:0537-5585258
其他电话:0537-5585259     0537-5585260

2014-08-26:
迫害山东邹城法轮功学员韩凤然、周凤霞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邹城市政法委:书记李景鹏0537-5115555、5375286666、1390537473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