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威海市 >> 姜鲁广, 男, 2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烟台市牟平
迫害情况: 被非法判刑20年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7-27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姜鲁广
夫妻/父母: 姜元波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8-31: 生金泊的金子


被迫害中的姜鲁广一家

引言

生金泊,隶属于山东烟台市牟平区观水镇,是一个地处偏远的小村庄。若不是因为法轮功,确切地说,若不是因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外界几乎很少有人去关注它,更不会去关注生活在那里的人。然而自从1999年的夏天,中共开始公开迫害法轮功之后,生金泊便渐渐地开始吸引了外界的目光。

即使光阴过去了十几年,今天再走进观水镇,一提到生金泊村,提到生金泊村法轮功学员姜元波的家,提到姜家的儿子姜鲁广,还仍然被众多的人所熟知。那么,到底是怎样的事情,竟能让姜家这户再寻常不过的百姓如此的远近闻名?

缘起——鲁广的归来

时间需要回到二十年前,也就是1993年,首先从姜家的小儿子姜鲁广说起。那年,年仅十七岁的姜鲁广,为了给体弱的父母和家庭减轻负担,刚读完初中便辍学离家,只身去了威海打工挣钱。

那个时候的中国大陆,也正是法轮功开始悄然兴起。这部以“真、善、忍”为指导,引领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并能迅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法,同样以神奇的速度很快便风靡到了全国。到1999的时候,法轮功的修炼人数已达一亿人。

年轻的姜鲁广也在潮流中成为了一名“真善忍”的践行者。鲁广的懂事和孝顺,有时就连家中的大哥姜鲁刚都自叹不如。炼功后的姜鲁广看到那么多因为修炼法轮功而摆脱各种病魔困扰的神奇事例,心里自然想到了家中久患顽疾的父母亲。为了让父母尽快学到这部福益身心的好功法,从而早日康复,他毅然离开生活舒适的威海,回到了生金泊家中。

当时的生金泊村,人们还不知道法轮功。鲁广的归来给生金泊带来了福音,父母炼功后身体迅速康复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村,闻讯而来的村民们也纷纷跟着炼了起来,身心受益的人们不断的口耳相传。没用多长时间,姜家的小院儿就挤满了五、六十个炼功的人。

但生来就擅长在变着花样的各种运动中给百姓们制造痛苦的中共,并没有让村民们在这个神奇的功法中体验多久,便用发动“文化大革命”一样的手法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抹黑迫害。几十年来被共产党的各种运动搞怕了的村民们,在中共铺天盖地的政治恐吓下,很快就有一些人放弃了炼功。但更多的人还是顶住了中共最初的那阵邪风,坚持了下来,因为他们清楚,共产党任何虚伪空洞的政治口号都帮助不了他们的健康,而教人向善的法轮功却能。

面对不惧淫威坚持信仰的这些老实村民,当时为保住乌纱帽而对上级唯命是从的村书记张可连,可以说对姜家的这个儿子姜鲁广简直要恨之入骨。这个最初将健康和高尚的福音带给生金泊村民的年轻人,此时在张可连的眼里,却成了不折不扣的“罪魁祸首”,因此不抓姜鲁广不足以泄其愤。

张可连为人阴险,在村中是人所共知的。其兄弟五人中,有的家属也修炼法轮功,张一度威胁要将他们送进监狱,结果这些亲属们也吓得对他战战兢兢。据村中的人们回忆说,村民们厌恶其为人恶劣,曾经在村官选举中联合起来不投他的票,但张却采取了作弊的手段,在最后划票时用自己的姐夫为其唱票,把别人的名字读成他自己,从而谋求了连任。但他的连任,也使他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几年中成了生金泊村真正的罪魁祸首。

为了避开这种荒谬得毫无理性的迫害,姜鲁广被迫再次离开家乡,重新返回威海工作。由于他平日里无论在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坚持以“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所以表现出色,先后得到了两位韩国老板的信任和认可,他们都毫无保留的将手中的生意放手交给鲁广来打理,他们甚至把他认做干儿子,放弃了回国的想法,希望他将来能为他们养老。在那里,姜鲁广也遇到了深爱他的女友——一个在姜鲁广被迫害入狱多年后还仍然在坚持等他归来的善良女孩……

邪风苦雨中的父母亲

但是姜鲁广的离去,并未给姜家带来些许的安宁。为了抓到姜鲁广并伺机迫害他的家人,张可连不断的派人在姜家附近连夜蹲坑监视。当时在埠西头派出所任职的恶警李培成开始经常带人到姜家骚扰,村里的治安主任张勇,这个平日在村里惯于偷鸡摸狗的恶棍,更是借机狐假虎威,跟在后面嚣张起来。

2001年农历腊月初一,姜鲁广的父亲姜元波,因为去北京上访,被绑架后,送往淄博王村劳教所开始遭受三年的残酷迫害。家中只剩下了姜鲁广的母亲,几十亩的农田基本上就由她一个人来照料,其中的艰难可想而知。

但即使这样,恶人们还不罢休,2002年的一天,姜鲁广的母亲正在山上干农活,恶警李培成带领几个大汉找到了山上,不由分说将她绑架到了牟平县委党校,进行所谓的强制洗脑。这一关就是二十天。

回到家中之后,他们仍然不断的一面暗中监视,一面上门威胁骚扰。李培成带领着几个恶人,经常象强盗打家劫舍一般,在三更半夜破门而入,进院后便东翻西找,弄得一片狼藉。姜鲁广的母亲被惊吓得整天提心吊胆,精神紧张到了崩溃的边缘。

而此间的姜鲁广,虽然身在威海,但自从父亲姜元波被抓走非法劳教后,就一直惦念着家中孤单的母亲,几次回到生金泊欲看望母亲,但却因为张可连派人监视紧密,所以几经家门而不能入。到后来,姜鲁广的母亲实在经受不住恶人们的如此骚扰,被迫离家出走。

2003年10月,姜元波从劳教所释放归来,回到家中,眼前的景象一片破败凄凉,房前屋后草木深深,而亲人却不见踪影。回想昔日一家人欢声笑语,几十人为追寻“真善忍”的高尚德操而围坐在一起的幸福光景,如今却恍如隔世!

今天的中国,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娼妓遍地,盗如牛毛,中共的体制内无官不贪,淫乱丛生,而遵循“真善忍”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却要锒铛入狱,承受不白之冤,甚至被折磨致死,更甚至被活活摘走身上的器官。可在迷茫与麻木中为金钱而忙碌的国人,能有多少人去理性的思考,这个一贯标榜自己“伟大光荣正确”,还厚颜自己为人民“母亲”的中共,到底要把这个苦难的民族引向何方?!

苦难并不可怕,只要人还在,家园尚可重建,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怀着此等信念的姜元波并未被凄凉的景象所吓倒。但让他始料不及的是,三年铁窗生涯受尽了迫害之苦,可终于熬到了回家的时候,不但没见到妻子,更没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小儿子,最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姜鲁广的入监通知书!… …

姜鲁广的壮举

时间还要退回到2001年。法轮功,这个倡导“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当初被江泽民叫嚣“三个月消灭”的群众团体,在中共的全部宣传和暴力机器开足了马力,经过一年多的强力抹黑和迫害之后,却依然屹立。上访的人群依然前赴后继,喊冤的声音依然响彻天安门广场。为此,恼羞成怒的江泽民授意当时正在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心腹罗干,秘密策划了一起进一步抹黑法轮功的惊天阴谋,那就是震惊世界的“天安门自焚事件”。

这起所谓的“自焚”事件,虽然因为它的漏洞百出而迅速被国际社会揭穿和曝光,但几十年来一直被迫生活在中共谎言灌输和信息封锁之中的广大中国民众,却再一次被蒙蔽了。

为了让更多的国人尽快的知道中共诋毁法轮功的真相,从而摆脱谎言和仇恨的枷锁,2002年,姜鲁广与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在威海荣成等地,利用有线电视网络,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这一壮举,如同暗夜长空的一道闪电,划破了中共欺骗和禁锢人民的铁幕,同时,也触动了长久以来就以谎言和暴力维持独裁统治的中共最敏感、最脆弱的神经。

共产党最害怕的,就是人民知道真相!所以当电视插播成功之后,中共发了疯般的四处搜捕所谓的“肇事者”。终于在2003年1月将姜鲁广和同他一起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在未通知家属的情况下,便匆匆的将几人秘密判刑,刑期竟然高达20年之久!

共产党从来都是不讲法律的。从1999年江泽民信口诬蔑法轮功为邪教那一刻开始,它就违反了法律。在任何一个法制的国家,作为国家元首都没有可以随意的给哪个团体或组织定性的权力,而作为有权力做出这种决定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常委会,在十几年来中共对法轮功持续不断的迫害过程中,对法轮功却从未作出任何法律意义上的认定。也就是说,不管这十几年来中共如何的抹黑和迫害,法轮功却从来都是一个合法的群众团体。所以,中共给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判刑都不敢让律师登台辩护。而迫害的惨烈本身,却只能证明中共对法律的践踏和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罪恶的程度。

究竟是什么样了不起的“罪行”,竟能让中共将姜鲁广等人的刑期判到极限?谷开来作为律师知法犯法,杀死英国人海伍德证据确凿,与其夫薄熙来狼狈为奸贩卖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罪大恶极,却仅仅被判为死缓;身为公安局长的王立军不仅“叛国投敌”,而且同样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并冠以“科学研究”的名义公然为自己著书立说欺世盗名,这种理应千刀万剐的恶魔行为却只被中共判刑15年。

那么姜鲁广做了什么?作为国家公共资源的广播电视,本该为争取公众权利而站台,为反映百姓疾苦而发声,但是在中国却被共产党的独裁所垄断,使其成为自己的御用喉舌,只为专制独裁涂脂抹粉,却不许百姓为自身的权益致一言!姜鲁广的做法,在维护宪法和法律所赋予的公民权利的同时,也揭露了中共栽赃法轮功的弥天大谎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事实,这一做法所导致的直接结果,就是让世人看清了中共真正的面目。好似一个一直以来披着人皮在公众面前冠冕堂皇的厉鬼,突然被剥掉了画皮,因此而露出了狰狞的真面目一样——姜鲁广就是那个撕开中共画皮的年轻人。

依共产党的逻辑,杀人固然可以有罪,但只要不直接触动当权者自身的利益,就没有什么不可以变通和商榷,何况杀人者还是自己体制内的子孙孽畜,而且杀的又都是自己不喜欢的别人。但姜鲁广却绝对不同,不同的是,姜鲁广此番并没有杀人,但却比杀人的行为更令中共感到恐怖,因为他扼杀的不是“别人”,而是一直靠谎言欺骗和暴力迫害而存活的中共本身,而中共却又不是人。这样看来,20年的刑期,也只有用中共魔鬼的逻辑才可以解释的通了。

自从看到了姜鲁广的入监通知之后,父亲姜元波精神上便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在劳教所深受三年迫害之苦的他,完全可以想象中共的监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此漫长的刑期也更令老人感到无望。这种无形的精神折磨无异于慢性毒药的侵蚀,他的身体也开始渐趋衰弱。2009年,姜元波最终没能等到孩子的归来,在对狱中小儿子的忧心与思念中,黯然离世,家中再次撇下了姜鲁广的母亲一人。

在这里必须提到的是,姜家的大儿子姜鲁刚,虽然并没有修炼法轮功,但生为骨肉血亲,这些年来也同样在承受着亲人受难的痛苦以及来自村中对这个法轮功家庭的各种压力与歧视。结婚后的姜鲁刚虽然早已另立门户,但身为长子,他仍然不失孝子的本份,时常抽空来照顾母亲和家里。 但丧夫失子、家破人亡的残酷给母亲所带来的痛苦,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分担也是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原本体态丰腴的老人,如今已经变得骨瘦如柴,但她仍然坚强的支撑着这个空荡荡的家,因为在这个母亲的心中还有一个任何力量都击不垮的信念,那就是总有一天迫害要结束,儿子也一定会早日归来… …

就在姜元波去世之后不久,村中又有两位曾经修炼法轮功的老人李银香和姜桂花相继离世。笔者曾经亲眼所见许多年逾花甲体弱多病的老人,他们因为修炼了法轮功而重获健康。如果中共对法轮功没有发动这场从精神到肉体的禁灭运动,相信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31/生金泊的金子-278739.html

2003-07-27: 黄敏、吕桂玲、张乐金、姜鲁广等四位同修为救度被谎言蒙蔽的世人,在2002年於威海荣成、乳山、文登等地成功插播电视真象后转移到外地。2003年1月份不幸被抓,后被非法关押在威海看守所并被威海环翠区法院非法判刑。
姜鲁广(男),27岁,烟台市牟平人,被非法判刑20年。

威海市联系资料(区号: 631)

2020-07-02: 山东威海市公安局环翠分局国保大队刘杰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重庆街107号2单元604
刘杰父母亲住址:古陌路早市南头路西有两幢三层楼北面的一栋西单元
刘杰妹妹在古陌路早市路东卖小百货
刘杰另一住址:山东省威海市环翠区东城路64号402室

2020-03-05: 威海皇冠派出所电话:0631-5981330

2020-02-27: 威海高区国保大队:
于韶雍 警号067403 5667062 5667065 15588333301 15588333310
威海市高区怡园派出所,电话:06313792110
威海金海滩边防派出所:
所长:盛威
书记:肖洪旭
教导员:杜昌乐
警察:胡菲 李鹏飞

2020-02-11: 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
乔波 政委 133611825886315307798
李建政 副局长 15588333456 13869052999
潘涛 副局长 15588333297 13561879281
国保大队
大队长 迟法鹏 15588333455 13561879186

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
姜艳娜 法制大队大队长 15588333338 13696316999
祝伟 特巡警大队主任科员 15588333500 13561879286
刑侦大队
陈超 大队长 15506310095 13963192799
高胜发 副大队长 15588333336 13561879191

威海经济技术开发区法院
马辉 副院长 18706310666

威海市中级法院
时述森 副院长 宅 6315212860 13963196699 18606305777
副院长 王树远 宅 6315811779 13606316979
副院长 于荣勋 宅 6315216566 13806308833
陈天合 执行局局长 13606493087

2019-09-24: 威海市环翠区孙家疃边防派出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