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顺义区(县) >> 何秀兰, 女, 6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顺义区
迫害情况: 被邪恶绑架,判刑3年
个人近况: 2016年2月2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5-3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李增启(李增起) 何秀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2-10:两次劳教身心俱伤 北京李增启含冤离世
北京顺义区木林镇沿头村法轮功学员李增启因修炼大法,曾被团河劳教所和新安劳教所非法劳教,被迫害高血压、动脉硬化、后导致直肠癌,在连续的骚扰、恐吓、长期的精神紧张中,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六岁。而同样因修大法被迫害的六十五岁妻子何秀兰于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被迫害离世。

从苦难中走出来的一家人

早在一九八八年,妻子何秀兰得了胃寒病,以及神经衰弱,吃不下饭,喝不下水,睡不好觉,身体无力,走路困难,无法做家务,每天只能躺在床上呻吟,全靠丈夫李增启打零工赚钱,给她治病。每次看病回来,都开一大书包中草药,看了几年病,也没看好。

那时,他们的大女儿九岁,小女儿三岁。何秀兰有病,没法给孩子做饭吃,李增启从外面打工回来,两个孩子围着喊:“爸爸,饿。”李增启赶紧给孩子做饭吃,他不会做饭,孩子说饭不熟,李增启只能哄着孩子说:“等妈妈病好了,妈妈给你们做好吃的。”两个女儿上学,都是靠跟亲戚借和贷款,时间就这样一天一天对付着过,一家人愁眉不展。

一九九六年,何秀兰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身体逐渐好起来,全身的病不治而愈,能做家务,除了给家人做饭、洗衣服了,还像个正常人一样的在外面打零工,家里都觉很幸福。

一九九六年九月,李增启家邻居到他家来,说:“大哥,你怎么没让我大姐去炼法轮功?”李增启当时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没听说过。邻居说:“好多人都炼法轮功,能治病,你让我大姐去炼吧。”李增启问他在哪炼?他说在村里,好多人炼呢。李增启让他带着妻子何秀兰去炼。就这样,何秀兰每天晚上都去炼。李增启问妻子:“你炼功管不管事,有没有明显变化?”何秀兰说她觉得身体有轻松的感觉,每天夜里能睡觉了,吃饭香了,走路也有劲儿了。

李增启当时觉得这个功法很神奇,医院看了好几年的病也没看好,炼功能把这病治好了。妻子从炼功点拿回来法轮功的书,李增启看的第一本书是《法轮功》,他觉得书里讲的理都是超常人的理,是常人永远都不知道的理。后来,他又看了好几本法轮功书籍,慢慢懂得了法轮功是修炼,明白了师父传这大法是让人类道德回升,人人都能自己约束自己,生命得到升华,李增启觉得,这法真好,我也开始炼法轮功。

一九九八年,妻子何秀兰的病全好了,她每天做家务,有时间去打零工,李增启、何秀兰一家人再也没有过去那种忧愁的表情了,觉得很幸福。

为大法鸣冤 李增启夫妇被非法关押、骚扰

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和“七二十”为给大法鸣冤,何秀兰去了中南海和天安门。顺义区木林镇派出所警察,和顺义国保以及沿河村治保,多次去李增启家骚扰,派人在他家门外蹲坑监视,他们夫妇多次绑架去拘留所、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早晨八点多,好几辆警车停在李增启家门口,十多个恶警突然来李增启家,说是搜查。李增启问他们搜什么,他们说搜法轮功的书和资料。来的恶警有国保、六一零和派出所的,他们非法抄家,并绑架李增启和妻子到“六一零”洗脑班。

六一零人员找来好几个所谓帮教,对李增启夫妇进行七天的洗脑“转化”,李增启夫妇没“转化”。恶人把李增启夫妇送去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当时拘留的账户上还有二百元,恶警也没退给李增启。

夫妻同被绑架和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警察突然来李增启家把李增启夫妇绑架到看守所,之后非法劳教他们。家中两个女儿,无依无靠,多亏其他法轮功学员帮忙,维持生活。

李增启被劫持到北京团河劳教所,何秀兰被送到北京天堂河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李增启被不允许与别人接触,劳教所还安排刑事犯一天二十四小时看着他们,逼他们看诬蔑大法的书,并强迫写“三书”(“悔过书、决裂书、保证书”)。

当时,李增启每天只能睡觉不到五小时,那些恶警们时常威胁他们。一大队队长刘国喜就威胁李增启,说要是不“转化”,就把他送集训队去,到那,天天电棍电,直到“转化”为止。

恶人们不让李增启睡觉,让他在小折凳上坐着,手放在膝盖上,直到“转化”为止。

一大队有个法轮功学员叫杨喜亮,坚定修大法,不“转化”,恶警和那些地痞流氓不让他去厕所,他的衣服上有很多大小便。一大队有个恶警姓魏,专门做洗脑“转化”的坏事,天天诬蔑法轮功,背地里指使那些坏人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拳打脚踢,有的法轮功学员被迫违心写了“三书”。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李增启从劳教所回家以后,仍然按照大法要求做事,讲真相。妻子何秀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被放回家,一家人才团聚在一起。

李增启再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晚上十点多,李增启一家还在睡觉,突然有敲门声,派出所的警察、村治保主任徐贵来,带着恶警跳墙进李增启家院子,砸开门,声称他们有搜查证,看看李增启家有没有大法的书和资料。恶警非法抄家,并再次绑架李增启夫妇到劳教所。

李增启被劫持到北京新安劳教所,在开始的时候,法轮功学员被送到普教队,强制站队,站军姿,做操,过了一个月,送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

在团河劳教所的时候,有三个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队,现在搬到新安劳教所,只剩下一个。把李增启送迫害法轮功的队的警察是个有良知、有善念的警察,他们谈的很投机,不知不觉就走进了大门。

该大队里边的恶警看李增启有说有笑的,他们很生气,他们就是原来团河劳教所的一大队的恶警。恶警们都认识李增启,知道他是第二次被劫持进劳教所,就想给他个下马威。

他们说:“你把我们当商场了,有说有笑就进来了。”在恶警们看来,我们应该是害怕的样子。恶警李伟叫李增启喊报告进大门,李增启喊了十声,他说声小;又出来一个恶警吴雪迷,也叫李增启喊十声,他说声音小,又出来个恶警王凤保,他说你喊大点声,进来吧,李增启又喊了很多声,才让他进门。

进门又是搜身,又是搜背包,搜衣服。恶警吴雪迷看李增启的本子上写着“恶有恶报,善有善报”,很生气,马上就撕下来,并恶狠狠地说:以后不许写这个,你劳教过一次,怎么又炼法轮功?你看看又来了吧。这些恶警用恶狠狠地眼光看着李增启。

在监室,普教监控李增启,逼他写“三书”,几个恶警找了李增启几次,李增启没写。恶警气急败坏地将他关小号。小号里有三个普教轮流看着李增启,并且劝李增启写“三书”。恶警们轮流说,让你快写,在这多受罪。

在小号,每天不到五小时睡眠,上厕所也受限制,坐小板凳,手放膝盖上,一天到晚总这么坐着,最后李增启的身体实在受不了了,流着泪,违心的写了“三书”。

在一次检查身体的时候,李增启出现了血压高的症状,到医院检查是动脉硬化,血管有不流通的地方。每天晚上,医生都要量一次血压,经常高压到达二百多,三次去医院治疗,每次到医院,院方都拒收。

夫妻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三年二月七日,李增启被通知可以保外就医,恶警郑刚百般刁难,找毛病。李增启家人上午九点钟就在劳教所门外等候,恶警十二点多才给他办手续,办完手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李增启回家后,拉肚子一直没好,后来突然肚子胀,不能吃东西,自己感到严重了,经常在夜里不能睡觉,只能扶着床沿,垫两个枕头,半站着趴在枕头上,很痛苦。李增启在第一次胀气,三天没吃饭,过了几天后,六天没吃饭,以后又能吃少量的饭,最后这一次十一天没吃东西,每天肚子很胀,只喝点水。通过学大法,李增启的身体有所好转。

然而,保外回家后,李增启仍遭无数次的恶党人员骚扰、恐吓,他精神长期紧张、抑郁,最后得知患直肠癌,严重尿血,一直煎熬到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八日,李增启含冤离世。

妻子何秀兰在二零零二年、二零零六年两次被非法劳教,之后身体开始虚弱,二零一一年,在顺义看守所,何秀兰被迫害成脑血栓状态,送劳教所拒收。回家后,村治保、派出所警察多次去家里恐吓、威胁,扬言要把其不修炼的女儿抓走,造成何秀兰精神极度紧张,在身体与精神的痛苦煎熬中,二零一六年二月二日,何秀兰离世。

正是修炼大法,使李增启、何秀兰的家庭获得幸福安康,如今他们被江泽民一伙不法人员迫害的家破人亡。李增启、何秀兰夫妇离世前,都依法向“两高”控告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

2011-05-01:
法轮功学员黄融华等被北京市顺义区派出所绑架

2011年4月26日晚9点多至深夜2点多,法轮功学员黄融华、王国海、李增起、何秀兰、黄吕勇、等多人先后被绑架、非法抄家。现在详细去处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二零一一年五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39815.html
2008-01-28: 北京市顺义区国保、公安近期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顺义区从07年10月份到12月份先后抓捕了法轮功学员14名,都是北京市国保大队和顺义公安及派出所、国保支队干的。

14名法轮功学员的具体人名:徐承早、张子云、史庆文及妻子姓(姚)、张秀英、何秀兰、王春杰、朱清玲、江慧萍、周素琴、孙华玲、蔡长河、李新巧夫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8/171238.html

2006-12-03: 李增启夫妇被绑架时着单衣 恶警拒亲人送衣、探望
北京市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大法弟子李增启、何秀兰夫妇于9月28日被绑架后,一直没有音讯。他们被绑架的时只穿了一身单衣,其女儿曾多次给相关部门打电话,到相关部门询问其父母的下落,没有一个部门给予正面回答,就是不让见面。不让送衣服。

12月1日下午1点,北京市大兴区团河劳教所一大队大队长陈姓恶警通知其女儿给李增启写所谓的“转化”信,还恐吓其女儿说:“你爸爸老是这样,早晚扔在外面。”

目前还不清楚李增启在劳教所里面遭受什么样的迫害。何秀兰现在仍下落不明。现家里只留下两个女儿,其中一个女儿还在上学。他们夫妇被绑架后使本来就不富裕的家更困难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43773.html

2006-10-16: 北京市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李增启、何秀兰被绑架
北京市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大法弟子李增启、何秀兰夫妇于9月28日被绑架后,现被非法关押在顺义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6/140361.html

2006-10-02: 北京市顺义区大法弟子何秀兰、李增启被非法劳教
北京市顺义区大法弟子李增启、何秀兰夫妇被绑架。绑架一个小时之后,恶警打电话通知其家人他们已被判劳教。何秀兰判二年半,李增启判二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139185.html

2006-10-01: 北京市顺义区大法弟子李增启、何秀兰被绑架
2006年9月28日上午九点多,北京市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大法弟子何秀兰、李增启被拘留所、派出所恶警以做记录为名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1/139034.html

2006-07-04: 北京市顺义区黄荣华等大法弟子被恶人绑架
2006年5月25日上午11时左右,法轮功学员黄荣华去李增启家,脚还没站稳,就被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恶党支部书记,申泽松(电话:60456181)、村长申泽义(电话:60457285)、治保主任徐贵来(电话: 60457181)领着的顺义区610、国保支队(电话:69424952)恶警团团围住。在场的另外两位同修何秀兰、李换兰也同时被绑架。
黄荣华对围观的群众说:“父老乡亲们,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话刚开头,就被恶警掐住脖子推进警车。随后非法抄家。抄走了计算机、打印机、大法书籍、九评、真相数据等贵重物品。目前,李增启、何秀兰(夫妇)被非法关押在半佰(地名)洗脑班。黄荣华、李换兰被非法关押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4/132171.html

2006-07-02: 北京市顺义区多名大法弟子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
顺义区木林镇茶棚村大法弟子安桂枝,6月20日被邪恶国保610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
顺义区杨镇大法弟子蒋素华,去年8月17日在发真相资料时被邪恶绑架,判刑3年。因蒋素华上诉,北京二院驳回上诉,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顺义看守所。 请看到此消息的同修,正念加持蒋素华,否定邪恶的安排,正念闯出。
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大法弟子李增启、何秀兰夫妇,于5月25日被国保610绑架到610.5月27日何秀兰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李增启在610受到侮辱嘲笑,每天被强迫看污蔑大法的邪恶宣传录象,不让睡觉。大法弟子李增启坚持修炼大法,正念正行。于6月5日也被关押在顺义看守所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6/7/2/131928.html

2006-05-31: 北京顺义区木林镇东等多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6年5月25日上午11点左右,北京顺义区木林镇东沿头村村书记申泽松,村长申泽义,村治保徐桂来带着601恶警绑架大法弟子黄荣华(是再次被绑架)、李焕兰、何秀兰(再次被绑架)、李增起。

黄荣华被恶警带到门外的车前对围观的百姓说:“父老乡亲们,我没犯罪、我学做好人”,话还没有说完被恶警掐住后项推進车里。然后被非法抄家,大法书籍、材料、及打印器材被恶警抄走。

目前黄荣华被非法关押在风波610洗脑班24小时不让睡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31/129272.html

2006-05-27: 2006-5-25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北京市顺义区国保支队伙同木林派出所及东沿头村委会到大法弟子李增启家進行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印设备及真相资料全部抄走,并将大法弟子李增启、何秀兰非法绑架。随后又到大法弟子黄荣华家進行非法抄家,将电脑、打印设备及真相资料全部抄走,并非法绑架大法弟子黄荣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27/128946.html

顺义区(县)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9-07-21:
北京顺义区北小营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北小营镇水色时光小区西侧,邮编101300
电话:010-60483192、60482929
所长鲁中华13901393148
参与行恶警察:
张敬峰17710033155
李路明13811022607
贾金利13439733805
其他警察:
王青松13910935783、01057222607
王新千13911837351、01057222605北京市顺义区石园北区73-4-201
刘汉超15601070891、01057222582;北京市顺义牛山镇恒华安纳湖1号2-2-802周生15601070892
宋诚13911715153、01057222619北京市顺义区双兴北区20-5-602室
孟庆成13716248378
齐天宇18810655916
谭春光13811760842
夏多兵18516869956
赵棉奋13671021809
张志龙18611344221
郭文杰13911810193
王岩 13911837930
武德功13911930433
贠晨亮13681375544
王辉 13910269363
张海春13716125786
冯庆鑫13501183810
王小龙13911786001
王洋13910788463
湛军18500618889
杜伟13911930215
饶利13811023025
2019-06-12: 海淀区公安分局:
地址:海淀区长春桥路15号,邮编100089
电话:010-82588036
传真:010-82519421

北太平庄派出所:
地址:海淀区文慧园66号,邮编62275110

李遂镇派出所:
电话:89481985
所长阮学明

2019-03-09: 顺义区胜利派出所: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府前中街2号,邮编101300
报警电话:01081481010
户籍室电话:01081495046
服务咨询电话:01081482020
警务督察电话:81485084 警察: 张军13511058830、01069421604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10)

2006-10-01: 绑架人员警号:049300    049239     2A006
电话:木林派出所电话:(010)60456202
恶警手机号   :1368155094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