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翁牛特旗 >> 陈国祥, 男, 55

陈国祥
陈国祥

出生时间: 一九五一年四月五日
个人情况: 赤峰市梧桐花铅锌矿工程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
迫害情况: 非法劳教三年
个人近况: 2005年12月19日 迫害致死 (2005-01-25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7-25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5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05: 优秀工程师遭迫害致死 妻子儿女控告首犯江泽民

法轮功学员陈国祥曾经是内蒙古梧桐花铅锌矿工程师,有口皆碑的好人,惨遭劳教所迫害后,肝腹水、胸积水等,二零零五年含冤离世。他的妻子贾桂琴与女儿、小儿子也多遭绑架、非法关押和勒索,使全家人过着颠沛流离、艰难的生活。

中国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宣布“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后,贾桂琴与四十二岁的女儿陈慧敏、三十八岁的小儿子陈钰今,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寄《刑事控告书》,共同起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首恶江泽民。

下面是贾桂琴在他们的《刑事控告书》中的陈述。

一、两次劳教残酷迫害 丈夫陈国祥被迫害致死

我丈夫叫陈国祥,系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人,一九五一年四月五日生,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被迫害致死。丈夫毕业于辽阳电信学校,迫害前系内蒙古梧桐花铅锌矿职工,工程师,是单位技术骨干,曾多次获单位技术比赛一等奖。

(一)被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因丈夫拒不放弃信仰,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四日,又被国保大队关押至翁旗看守所拘留,于二零零一年九月,送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一进图牧吉劳教所大厅,陈国祥被一面目凶恶的警察用拇指粗的螺纹钢猛击头部,致使丈夫当时就昏倒在地,不省人事。为逼迫丈夫放弃信仰,有包夹二十四小时监控,不许与人正常交流,期间历经十七昼夜的“熬鹰”酷刑(即十七昼夜不让睡觉),一闭眼,就有包夹拿针扎、用手掐等,并不停播放污蔑法轮大法的歪理邪说。

恶警故意当着丈夫的面,殴打小儿子(当时,小儿子同丈夫一起被非法劳教),从精神上折磨他,让他痛苦。

丈夫被“上绳”酷刑折磨,就是把两只胳膊拧到背后,用绳子五花大绑(据警察说是绑死刑犯的绑法),然后拽绳子两头,把胳膊使劲往上提,当提至极限人承受不了时昏死过去,才放下,(然后再迅速抖动两臂,使血脉流通,否则的话,两臂就会废掉)如此循环往复数次,据丈夫说,那种感觉是痛不欲生,到最后大小便失禁,身体虚脱至极。

在警察唆使下,身高体壮的包夹把丈夫打倒在地,用拳头打脸,用脚猛踹腰部,使其几近休克。

在图牧吉劳教所,丈夫遭受了近三年的精神、肉体折磨后,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又被赤峰市“六一零”挟持到赤峰市松山区“法制教育基地”(洗脑班),强迫丈夫接受污蔑法轮大法的歪理邪说,近半个后,四月底才放回家。回家后,乌丹派出所、居委会、国保大队等轮番骚扰,来家从不敲门,推门就进,严重影响了家人的正常生活。

(二)再次被五原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三年六月,丈夫正在单位上班,其单位辖区梧桐花派出所的两名警察又无故强行来到丈夫宿舍搜查,其中一名警察搜到《转法轮》,被丈夫抢至怀中,于是两警察又电话给乌丹国保大队,大队长又带两警察将丈夫关进翁旗看守所拘留。至二零零四年一月送入内蒙古五原劳教所第二次非法劳教三年。

在一次劳教所召开的所谓“揭批会”上,为抵制污蔑大法,丈夫和一功友站起来抗议,被警察和包夹拳打脚踢强行按倒跪在会场后方直到会议结束关入小号。

在小号内,为逼迫放弃信仰,丈夫被警察连续一个多月用电棍专门电脚心,丈夫在身体和精神的极限承受下,寻机撞向铁暖气片(编者注:在中共非人的酷刑折磨下,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时刻面临着死的威胁,但是,法轮大法教导人珍惜生命,在任何情况下,自残、自杀都是错误的),致使颅骨塌陷,二零零五年回家时,头顶仍留有两条两寸长清晰可见的疤痕。

上次撞暖气后,劳教所仍然继续在小号迫害,丈夫被逼又寻机撞了暖气的阀门(只露一个圆圆的小铁棍儿头)。这次头顶留下一个三角形的伤疤。经历这场事件之后,劳教所放弃了对丈夫的强制“转化”,放出小号。

由于身体长期被严重摧残,丈夫的身体状况每况愈下,出现浑身乏力、胸闷气短、腹部肿胀、昼夜不停咳嗽等症状。终于在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的情况下,被送入五原医院。一检查是肝腹水、胸积水、肺结核、慢性心功能不全,而且,胸部积水已经把心脏淹没,做心电图时,都找不到心脏,情况十分危险,连续打了两只人体蛋白,从脊背抽出约两公斤水后,直接入住五原医院。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五原劳教所仍然没有放弃对丈夫的迫害:两值班警察在夜晚睡觉时,仍把丈夫的一只手用手铐铐在床头,致使他不能上厕所,而且还拿来“悔过书”之类的东西胁迫他签字,使其病痛之上更加痛苦。

劳教所怕人死在医院承担责任,紧急通知家人将丈夫接回家。当家人见到丈夫时,昔日那个身体健康,脸色红润的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脸色蜡黄、瘦得皮包骨、走路头重脚轻、随时要栽倒的样子。

回家后,国保大队及派出所居委会仍不时上门骚扰,为了给丈夫一个安定的、不被骚扰的生活环境,一个月后,一家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历经八个多月的流离失所的生活,于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九日,丈夫在极度痛苦中离世于异乡,时年五十五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5/优秀工程师遭迫害致死-妻子儿女控告首犯江泽民-338539.html

2011-12-8: 中原蒙难 赤峰血泪篇(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8/中原蒙难-赤峰血泪篇(一)-250313.html

2008-09-01: 内蒙草原上的罪恶(二)
—— 图牧吉劳教所:“炼法轮功的打死一个埋一个”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位于兴安盟扎赉特旗境内,是一处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曾迫害致残、致死多名法轮功学员。此劳教所几年来一直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少则几十、多则上百名,非法关押的主要是内蒙古东四盟市(呼伦贝尔、兴安盟、通辽、赤峰〕的法轮功学员,现北京也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转到此劳教所,其他地区情况不详。

三.迫害实例
......
恶警们还强制陈国祥老人放弃修炼,在严管队外边单独设一个屋,犹大白天晚上在里面,其他任何人不许进。要“转化”谁,就把谁关在里面迫害。晚上屋里由犹大轮流监视,不让睡觉,不许关灯;屋外有夜班,还有恶警陈强等巡视。几乎每天夜晚1、2点钟陈强、孟庆财两人恶鬼般狂喊一次。有一次,陈国祥被犹大贾东伟打得十来天直不起腰,三个月左右不让睡觉。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85093.html

2006-01-25:  赤峰市梧桐花铅锌矿工程师陈国祥被迫害去世
内蒙古赤峰市梧桐花铅锌矿工程师、大法弟子陈国祥,两此被非法劳教迫害,在巴盟五原劳教所被迫害骨瘦如柴,出现了严重的心积水、肺积水和腹积水,于2005年12月19日含冤离世。

陈国祥,55岁,毕业于辽宁辽阳电信学校。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作为单位的技术骨干,人缘有口皆碑。其单位领导也曾表示过:如果单位只剩下一名职工,那就是陈国祥。1999年11月,陈国祥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后被当地公安拘留一个月,非法罚款200 元。恶警的出车费和路上修车费共约1600元,被赤峰翁旗国安大队白云飞强行从单位工资中扣除。

2000年6月月24日,陈国祥一家人被当地派出所强行绑架到当地看守所,妻子于当年8月份被投入扎旗图牧吉劳教二年;陈国祥及儿子在被非法羁押14个月,于2001年8月劫持到图牧吉劳教三年。在图牧吉劳教所期间,由于坚持不放弃自己的修炼,遭受多种酷刑折磨:如长时间不让睡觉、上绳。他多次绝食抗议,从没向邪恶签写过任何东西。

2003年4月中旬,从图牧吉劳教放回,陈国祥父子二人被赤峰市“610”头目杨某某等人直接挟持到赤峰市洗脑班迫害。当时正值萨斯期间,洗脑班被迫关闭,陈国祥4天后回家,由单位继续监控。

2003 年6月25日,陈国祥正在上班,又被翁旗国安大队李景海等人强行送到洗脑班。历经17个昼夜的折磨,仍坚持信仰,未向邪恶妥协。几个当时邪悟的人对他轮番围攻,长时间强制蹲着,不让睡觉。赤峰610洗脑头子杨春悦期间叫嚣“不转化就劳教”。610人员还非法向陈单位提取4000元现金。

2003 年7月17日,陈国祥又被劫持到翁旗看守所非法关押。2004年1月又被秘密送至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劳教三年。这期间家人不知陈国祥的下落,到外打听未果, 2005年1月才知其正在内蒙古巴盟五原劳教所遭受迫害。赤峰610恶人杨春悦、陈晓东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常常以陈国祥 “不转化就劳教”的例子来威胁其他大法弟子。

在五原劳教所举办的一次所谓“揭批会”上,陈国祥与两大法弟子站起来抵制谎言,高喊“法轮大法好”,三人被强迫跪在会场后面,直至散会,又被送入小号迫害。其中恶警钟志远一边拿着电棍电陈国祥脚心,一边说:“不怕你不转化,你三年,我靠得起你”。这样陈国祥被残酷折磨10天,遭受了肉体和精神上残酷摧残。

2005 年2月24日,家人突然接到当地610头目巴特打来的电话,告诉家属赶快到五原劳教所接人,其中有自称给陈国祥看病的医院院长,有自称是五原劳教所队长的人,其中有一刘姓队长负责此事,电话0478──5558221.由于正值春运高峰期,车票买不到,家人要求国安大队和610接人(人是被他们非法送去的),610头目巴特尔说:这件事跟他说不着,他不管。后来公安局同意出了一台车去接人。这期间,家人不断接到五原劳教所打来催促快点接人的电话,并让带上足够的药费。

2005年3月6日,家人随同两公安人员到五原劳教所。3月7日,家人在五原县医院终于见到了被折磨成皮包骨的陈国祥。当时陈国祥面色苍白,面黄肌瘦,身体格外瘦削,走路好像随时都有栽倒的可能。医院医生没有面见家属,也没给看任何病历,只是给了一张给做透视的片子。据陈国祥讲,住院已经十几天了,做心电图的时候,心已经被胸内的积水淹没了,找不到心了,医生两次从尾椎骨部位给抽出了约2公斤水。

劳教所给家人开出的“保外就医”的单子上写着陈国祥身患肝覆水、肺结核、慢性心功能不全。据悉,这次出现严重病状之前,陈国祥觉得浑身无力,走几步路就喘,而且昼夜不停的咳嗽,憋气。到医院检查时,医生告知已经很严重了,必须住院。即使这样,邪恶的黑手依然伸向陈国祥,每天有两恶警值班,黑夜睡觉时把他两手铐在床头,使陈国祥每天不能喝多水,因为上厕所太不方便。其中有一赵乃东的恶警在陈国祥病得非常严重时,还把笔和纸拿到病床前强迫写三书,遭到陈国祥严词拒绝了,该恶警悻悻离去。

在劳教所,家人被告知需交医药费1700元。几年的迫害那还有钱啊,家人实在没有,在两公安人员签字担保,又扣除了280元现金后,才允许离所。

陈国祥回到家里后,当地公安、610不法人员仍然上门骚扰。为了避免骚扰,一个多月后到外地治病。当地公安不法人员四下找人,并造谣说陈国祥跑了。在遭受多年的残酷肉体和精神迫害后,在身体被劳教所迫害状况严重的情况下,陈国祥被迫流离失所9个多月,于2005年12月19日含冤离世。

去世之前,陈国祥尾鷑骨部位烂出了一个比鸡蛋还大的洞,而且一直烂得延续到肛门部位,整个肛门外部已经脱落,致使大便不能正常,只是从大肠直接往外流,而且尾椎骨骨头已经露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5/119407.html

2005-04-16: 内蒙赤峰市大法弟子陈国祥,因信仰法轮功,屡遭迫害,2003年7月又遭翁旗610秘密绑架。今年3月初,内蒙巴盟劳教所通知翁牛特旗公安局将陈国祥接回。这时候的陈国祥已经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大法弟子陈国祥,翁牛特旗小营子铅矿技术工人。他虽多次被迫害,被翁旗公安局国安大队警察多次抓捕,但他始终不向邪恶妥协,不写所谓的‘保证’。1999年底,在翁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个多月。2000年5月在翁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1年2个月后被发往土默吉劳教所,于2003年5月,3年期满放回。

2003年7月又遭翁旗610组织秘密绑架后一直下落不明。今年3月初,内蒙巴盟劳教所将其迫害得生命垂危,通知翁牛特旗公安局将陈国祥接回。

这个迫害前牛都撞不倒的硬汉子,如今骨瘦如柴,面黄肌瘦。出现了严重的心积水、肺积水和腹积水。临行前五原劳教所找医生又从其胸部、腹部抽出积水2公斤,现陈国祥在家疗养,身体略有好转。现在仍五原劳教所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仍有30多人。(详情望其他同修补充)

从2004年1月到现在,翁旗又有近2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抓,被罚巨款,其中有一名学员先后被乌丹镇警察勒索1万多元。4人被判劳教现关押在呼市女子劳教所。

据可靠消息,近日翁牛特旗公安部门又要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洗脑迫害。

恶警梁永峰,翁牛特旗公安局长,曾在2004年4月翁牛特旗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动员大会上叫嚣“同法轮功斗争到底”。

恶警李井海,翁牛特旗公安局国安大队长。
坏人巴特尔,翁牛特旗司法局干部当地610头子。

2005-01-12: 目前已知其下落,陈国祥正在内蒙古巴盟五原劳教所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93355.html

2004-11-06: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大法弟子陈国祥,54岁,因進京上访,而被翁旗国安大队送内蒙古图牧吉劳教3年。劳教还未释放,陈国祥曾被赤峰市“610”头目杨春悦等人挟持到洗脑班。陈国祥拒写所谓的‘保证’,后又被翁旗国安大队李景海等人再次强行送到洗脑班,陈仍拒写保证,最后恶人将陈国祥秘密关押,至今下落不明。
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赤峰610恶人杨春悦、陈晓东以陈国祥不转化就劳教的例子来威胁大法弟子,以达到他们邪恶的目地。

2004-06-05: 陈国祥 :男,50多岁,金矿职工,2000年因進京上访而被判劳教三年,在图牧吉劳教所因不转化遭各种酷刑;2003年释放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因始终坚定信仰,又被判劳教二年。

王占祥 :男,30多岁,教师,2000年因進京上访被判劳教三年,在图牧吉劳教所受尽非人折磨,也没放弃信仰{腰椎致残半年多}。2003年解教后,恶人又要逼迫他转化,王占祥被迫流离失所。

王清林:男,50多岁,职工,因2000年進京上访而被判刑三年,在看守所羁押近一年送劳改队。后遭酷刑折磨,被强迫违心妥协,放弃修炼。

刘玉霞:女,41岁,2003年11月6日杜家地派出所不法人员突然闯入她家,翻箱倒柜,抢走两盘炼功带,她被强行绑架拘留一个月;2004年3月又被强行带走,判劳教一年,现关押在翁牛特旗看守所。

2003-07-25: 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的直属单位,2000年上缴500万。拥有十三个科室,管辖:
1、一个牧场,下设七个大队;
2、一个监狱,下设一监区、二监区两个监区; 
3、二个劳教队,男队、女队;劳教队是大队,下设中队。
陈国祥, 男, 赤峰市翁牛特旗金矿 ,非法劳教三年 。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野蛮迫害 大法弟子坚强不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5/54556p.html

赤峰 翁牛特旗联系资料(区号: 0476)

2017-05-16: 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相关电话补充

乌丹派出所所长
崔彦峰 6340228 13847697588
东郊派出所所长
鲍文良 6340245 13848975816
西郊派出所所长
王树峰 6568216 13848562978
民警
荀学民 13404862222
温晓波 13804767077
姜衡 15849992088
熊伟 13947627021
高玖雷 13948667773
赵艳芳 13947681309
隋国胜 15124991606
孙荔 13190905556
王志伟 15004880909
姜永刚 13947681355
马妍 15849665281
白石 13948663663
许松宇 15148319696
湛秀申 13847624913
张鹏和 13754068789
鲍志坚 13674871112
魏文华 13847640228
邵春东 13474963218
李大鹏 13847680719
马吉龙 15947696673
孙广旭 13848567156
刘大伟 13451334846
邢小民 13847662366
刘永志 13500661766
恩和白音 13847623918
赵伟刚 15174848180
张鹏 15148605400
韩兆祥 13947660377
大喜 13847669177
柴斯钦巴图 15947460858
永山 13848982111
昭日格图 13847680800
乌云通拉嘎 13848562764
崔明 13947603033
吴永生 13847968882
毛建涛 13947605869
宋丹慧 13488562111
王辉 13948667866
杜宏伟 15847397222
鲍雅民 13488562228
杨金富 13947617277
张凯 13500663780
扎拉僧 13947605081
唐景峰 13848975538
汤超 15947469578
李震 1394846304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4-06-05:内蒙古赤峰市翁牛特旗大法弟子陈国祥,54岁,工作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做为单位的技术骨干,人缘有口皆碑。他的妻子、儿子、女儿都是大法弟子。
1999年7月20日后,他的妻子、儿子、女儿進京上访,翁旗国安大队進京接人前,他曾经被白云飞、鲍卫东(现二人已退休)敲诈1000元钱作为進京费用。此事二人矢口否认,而其妻和女儿随身携带的3500余元现金被白云飞以代为保管为由扣留,过后只还一半。1999年11月陈国祥進京上访,又被白云飞从其工作单位直接提走2000元现金。至今未还,后拘留一个月,勒索钱财200元。

2000年6月24日,陈国祥和妻子、儿子又被非法关押。其中他妻子于当年8月份送往扎旗图牧吉劳教二年。回家后,又被多次送往洗脑班迫害。陈国祥及儿子在被非法羁押十四个月后于2001年8月份送图牧吉劳教三年,在此期间,历经非人折磨和摧残,仍未向邪恶妥协。2003年4月中旬劳教还未释放,陈国祥父子二人又被赤峰市“610”头目杨某某等人直接挟持到洗脑班。其儿子在伪善和邪恶的强制下,被迫妥协,而陈国祥仍拒写保证。

在萨斯期间洗脑班被迫关闭,陈国祥被送回原单位继续监控。“萨斯”过后,在洗脑班继续迫害。2004年6月25日,陈国祥正在上班,又被翁旗国安大队李景海等人强行送到洗脑班。十七天后,仍拒写悔过书等。2003年7月2日,陈国祥又被送到翁旗看守所非法羁押六个月。据悉2004年1月,陈国祥被秘密送走劳教,至今下落不明,在洗脑班期间610向陈单位提取2000—4000元现金。

做为单位的技术骨干,由于陈长期不在单位,百万元的机器设备的维修只能求助于外地,而其单位领导也曾表示过:如果单位只剩下一名职工,那就是陈国祥,可见大法弟子的所做所为给人的印象是怎样的好!

陈的女儿也于2001年10月被松山区派出所抓捕劳教,其中所里警员高力、刘森强行敲诈其女儿工作的店主刘文忠妻子700元,作为送往呼市劳教的路费(此项收费为非法)其儿子从洗脑班回家后,上网声明转化作废,被迫离家,后被翁旗派出所抓捕,身带现金1100元被派出所扣押,过后只返还200元。而今陈国祥的儿子仍然流离失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