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18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伊春 铁力市 >> 孙跃民(孙跃明), 男, 3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伊春市铁力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5-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7-09-23:大庆监狱对大法弟子李容洪等人的迫害
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秉承江氏集团的邪恶,肆意迫害大法弟子李容洪、孙跃民、王宇东等人。2007年8月7日法轮功学员李容洪向大庆监狱二监区副大队长朱文武反映情况遭到毒打,并被关禁闭。

一、对李容洪的迫害

大庆监狱从2003年4月至2007年8月始终不允许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到室外活动,连开水都不让喝。而那些刑事犯人则可以随便出去活动,跑步、打开水等。李容洪要求每天早晨或晚上吃完晚饭后下楼活动,打开水;并表示不让法轮功学员下楼打开水喝是不对的。朱文武说:“打开水可以考虑、想办法,下楼活动绝对不行。”

李容洪说:“是监狱不让还是二监区不让?”朱文武说“你看监狱法”,李容洪说:“监狱是限制犯人的,我们不是犯人,我们无罪。是因为信仰被绑架来的。”朱文武非但不听还授意恶警李云测殴打李容洪。

为抗议恶警的恶行,李容洪下楼高喊“法轮大法好!信仰无罪!”,狱政科立刻出来几个警察问怎么回事,李容洪把上面的情况和要求又重申了一遍。朱文武这时下楼竟然不承认恶警打人,并以提出无理要求、搅乱监管秩序为借口把李容洪关押进小号(禁闭室),早晨给点大馇子粥,中午一个窝头,晚上一个窝头,窝头极小。

2007年8月13日,朱文武到禁闭室假惺惺的说来看李容洪,其实他带着囚服,准备剃光李容洪头发后领回监舍。这时主管改造的狱长王家仁进屋,不容分说叫来狱政科长庄树本和狱政科主任吴志等四、五个人强行把李容洪头发剃光。李容洪对他们的无理行为表示抗议,被强行坐铁椅子三天,关押禁闭达21天。

2007年8月10日,狱政科在三监区清监时(就是把它们认为是不应该有的和不该使用的强行拿走),不知哪个刑事犯人蓄意栽赃法轮功学员李志文,把他自己的手机偷偷塞入李志文挂在旁边的衣兜里,狱政科的人不听李志文的解释,硬把李志文关押禁闭室长达15天。

二、对孙跃民、王宇东等人的迫害

2007年8月15日,监狱政治处副主任李伟南去第一监区清监,不仅强行把法轮功学员孙跃民头发剃光,还殴打孙跃民,还将他关押禁闭室坐铁椅子迫害。

2007年8月19日、8月22日,狱政科恶警徐庆、于长江等去第一监区清监,法轮功学员王宇东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用胶皮棍猛打王宇东,并把他关禁闭室坐铁椅子迫害,很长时间王宇东的腿还青一块紫一块。

2007年8月24日,整个大庆监狱对各个监区清监,三、四监区和服务监区等多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邪恶,遭到恶警的毒打。

以上这样的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监狱比比皆是,恶警是习以为常的,他们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他们不敢对刑事犯罪的人进行同样的迫害,一是因为恶警怕日后的报复;而大法弟子是遵从真、善、忍的原则做人的,他们知道大法弟子没有日后的报复,因此对大法弟子肆意迫害。二是怕刑事犯上告而吃不消;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是从上至下的,申诉无门,因此他们肆意妄为。由此看到共产邪党是多么的邪恶。

以上对大法弟子迫害事例,仅是大庆监狱的冰山一角。在此正告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赶快悬崖勒马,不要追随江氏流氓集团做恶,迫害好人天理难容。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3/163164.html

2007-09-14: 黑龙江省大庆监狱近期部份迫害事实

9月7日,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一监区的大法弟子孙跃明、江德荣不穿囚服、不报号,恶警将他们拖出去殴打,用胶皮警棍毒打半个多小时,两位大法弟子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行恶者没有办法,说给他俩关小号,现在两人正念强脱离了被关小号的迫害。

大庆监狱探视处在大法弟子家属探视后,强行脱去大法弟子的衣服搜身。

监狱长王永祥当对狱中所有迫害事件负责。他可以直接号令殴打大法弟子及刑事犯,据说有三辆车都归他使用(其中两台V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4/162674.html

2007-09-02:近期发生在大庆监狱的迫害事实
自二零零七年八月十日起,黑龙江省大庆监狱狱长王永祥给各监区开会,禁止大法学员出监舍门,并强迫大法学员穿囚服,如发现大法纪弟子穿自己的衣服就扒掉撕毁,并提出从现在开始在监狱内开始严打,有被非法关押在三监区的大法学员被关小号,强制给剃光头和套囚服,还有其它监区有几个大法学员被关小号,恶警封闭消息。

八月十五日,狱长王永祥带领防暴队恶警二十多人到监狱院内,首先到七监区,强迫大法学员于生泉穿囚服,被拒绝,防暴队恶警手拿橡胶棒,将于生泉打伤并晕死过去,防暴队恶警将于生泉自己的衣服扒掉后强行给套上囚服,于生泉被打的遍体鳞伤。

同日,防暴队恶警到一监区强迫大法学员江得荣穿囚服,被拒绝,防暴队恶警将江得荣打伤后并压入小号。同时防暴队恶警到一监区的将大法学员王宇东、孙跃明打伤(脑袋打变形),并关入小号坐老虎凳。被非法关押在二监区大法学员李容红也因逼迫穿囚服被拒绝后挨打并押入小号。

八月二十四日,大庆监狱政委陈庆发、和监狱长王家仁领着防暴队武警翻监,翻走大法学员衣、物等,强行把大法学员带到大广场,让犯人几人按一人,问穿不穿囚服,大法学员给讲真相不听,说不穿,所有防暴队和各科室科长和各大队警察一齐拿橡胶棒连打带踢,直到不能动,强行套上囚服,让犯人拖回监舍。

八月二十八日上午,狱长王永祥将所有被非法关押在大庆监狱的大法学员集中到操场上,强行将大法学员的便服脱掉,套上囚服。

被非法关押在六大队的大法学员张兴业将强行套在身上的囚服脱掉后,狱侦科的科长博学林等人,又将他身上的囚服脱掉,然后把他关入小号,并锁在铁椅子上。还有另一个不知姓名的大法学员也被关入小号。

被非法关押在五大队的大法学员王树森、戴志东等人现已被迫害得走路困难。

张秀峰(不知被非法关押在哪一个大队)原本身体状况就不好,再加上近期的迫害,身体更加虚弱,扶着行走都困难。

孙跃明在小号坐铁老虎凳已十几天了。

被非法关在一大队的王宇东,大约从八月中旬起,一直被关在小号内。小号还有几名大法学员被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161974.html

2007-05-15: 黑龙江省铁力市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2005年4月以来,黑龙江省铁力市公安局,大肆非法抄家、绑架大法弟子。芦梅、周述海、程培峰、孙跃民、佟玉霞、孙玉秋、刘洪图、朱辉、周述章等10名大法弟子相继被恶警绑架。下面是经多方努力了解到的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情况。

孙跃民:2005年9月30日,在家中被铁力市东岗派出所恶警马战胜、苏彪等强行绑架,非法抄家。市公安局又把孙跃民秘密带走关押在市第一看守所特审室,刑讯逼供。恶警们给他戴上长约50公分、重达40斤、粗约两寸两头带铁环的刑具“大支棍”,拳脚相加,不停地吼道:“今天你不说,就打死你…”等威胁污秽的语言。他们看不起作用,就换上更为邪恶的迫害手段,“上大挂”也叫“上绳”,是一种极其残忍、痛苦的酷刑手段。恶警把他的双腿用麻绳捆在一起,双手用手铐反铐在背后,人坐在大铁椅子上,把戴手铐的双手用力抬起挂在椅背上。之后,另外两恶警把捆住双脚的麻绳再一拉一拽,系在铁栅栏上。这时人的整个身子就悬空起来。身后恶警又狠狠地用手往下压双肩,剧痛无比。这也是大陆普遍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之一。行刑后,他们把大法弟子孙跃民扔进了看守所。2006年正月被非法判刑3年半。同年6月1日,送到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集训队。这里是本省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魔窟之一。长期受到体罚站立,每天5点钟起床。不足两米宽的大铺一颠一倒硬挤上六个人。整日得不到洗漱,气氛紧张,阴森恐怖,是一个人间地狱。

其他几名大法弟子,除芦梅被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迫害外,均留在了市看守所,每天被迫糊火柴盒,不干就反背着手戴上“手捧子”迫害。内情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5/154872.html

2006-07-26: 铁力市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狱中遭受的迫害

2005年9月26日─10月29日黑龙江省铁力市大法弟子刘洪图、卢梅(女)、佟玉霞(女)、孙跃民、朱辉、梁彬、程培峰、周述海、周述章相继被铁力市“610”和公安局绑架关押在铁力市第一看守所。另一名铁力市大法弟子柴树森于2005年11月初被绑架,几日后被非法判劳教,送绥化劳教所進行迫害。

2006年2月,10名大法弟子被铁力市法院非法判刑,大法弟子上诉被驳回,维持原判。2006年6月1日周述章、周述海、刘洪图、孙跃民被投送到呼兰监狱集训监区進行迫害,6月30日转投至大庆监狱。卢梅也于6月1日同车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進行迫害。其馀5名大法弟子由于各种原因留在了铁力市看守所。

周述章,男,42岁,铁力林业局贮木场下岗工人。2005年10月29日被绑架,遭受了“挂角”(两小臂于背后绑在一起,椅背插入两臂与后背间,双脚用绳捆住,两腿抻平,绳索固定在前方,踩压身体)和“上绳”(和挂角类似)等酷刑迫害。

刘洪图,男,38岁,从事港轿出租(载客)。2005年9月26日被绑架,遭受了“挂角”、“上绳”等酷刑迫害,绝食抗议被灌食迫害。

周述海,男,34岁,原伊春市政府研究室研究员。2005年10月29日被绑架,遭受了“挂角”酷刑折磨。

孙跃民,男,31岁,铁力某木器厂工人。2005年10月1日于家中被绑架,遭受了“挂角”,“上绳”等酷刑迫害。在看守所期间,曾拒穿囚服,遭到恶警的耳光。

2006年6月1日,四人被投送至呼兰监狱集训监区。6月4日,组长王登明(犯人)问刘洪图是否写了“四书”,刘回答没有,王张口便骂“别人都写了,你怎么就不写?”(此处及全文脏话皆隐去)并用拳头猛击刘的脸颊数下,紧接着组长郑太平(犯人)将周述章叫出队列,同样问题得到了同样的回答后,郑用掌猛击周的后颈数下,并言让其好好想想。当时同四人一批的集训犯人和四人一起正在车间大厅站立,郑让除三名大法弟子外都坐下,体罚迫害大法弟子正式开始(之前先找的孙跃民由于认识上的原因,孙主动写了假转化的“四书”,故而在呼兰未遭受肉体上的迫害)

6月4日晚,集训人员散盘坐在监舍水泥地上,王登明问周述海是否写了“四书”,得到否定的回答,王听说周述海原在政府工作,骂其虽在政府工作,但一脸穷酸相。王用小白龙(塑料管,白色、坚硬)猛击周述海背部三下,说“不愿打书生”、“给哥俩面子”等(王得知周述海是大学生,并和周述章是亲哥俩)。接着将刘洪图叫出监舍,用“小白龙”连续猛击其背部六、七下,并威胁说“这只是刚开始,如果不写,以后天天这样”。致使刘洪图在疯狂的肉体迫害和巨大的精神压力下,违心的写了“四书”。

从6月5日开始,郑太平让大法弟子周述章、周述海白天除吃饭和方便外,其馀时间一直面壁站立,并安排犯人包夹看管,不让说话和活动,经常站到晚上11点多钟,并威胁他们说让他们站一宿,企图从精神上搞垮他们。后来在一些有正义感的犯人的帮助下,夜间站立持续约半个月后就不再站立了。

6月5日晚,周述章、周述海在5号监舍内面壁站立(6日开始周述章被调到6号监舍,两人被分开進行迫害),郑太平将周述海叫至床前,先说自己减刑需要分,如果周不转化会扣自己的分,自己服刑八年了,可无期还没有改判,如果被扣分,今年还报不了卷,改判不了,并说“我不管你法轮功好和坏,咱们都是糊弄共产党,“四书”能糊弄过去就行,你也好减刑,不然你就得天天遭罪。咱俩一无冤二无仇,我也不想这样啊,这不是干部安排的嘛。”见周不动心又说:“你能抗过劳改犯吗?你挺不住,劳改犯啥招没有啊,能折磨死你。”反反复复就是这类软硬兼施的话。过了一会,集训犯人郭广智(佳木斯人)、小胖子(伊春人,不知名)不耐烦的跳出来为郑助阵,骂周不识抬举,说:“四哥(指郑太平)苦口婆心的跟你说了半天,那不也为你好吗?不能惯着你,得来硬的。”说完郭右拳猛击周的小腹,令周痛苦难当,手捂小腹下蹲,小胖子将周拽起,说“你装呢”,也打了周小腹一下,又将周推倒在地,此时周的左眉骨触地出血。小胖子试图将周的双臂反转前推,周双手紧握在一起,此时郑上前制止并将周拉起,血灑落在周的衣裤上,留下多处血斑。三名犯人似乎并不在乎,用纸巾擦拭其面部的血迹,并在伤处涂了些药酒。小胖子说:“如果不是明天要下队了,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他不可。”郑太平见硬的不行,想给自己找个台阶下,就对周说“回去好好考虑一下,明天给个答覆”,然后就让其睡觉,而周一直不说这句话,僵持到晚上11点周说“自己的问题会考虑如何做的”,郑无奈让其睡了。

6月6日早上起来周述海的左侧脸庞满是血迹,很多犯人都看到了。周到卫生间去洗漱时,被6号监舍组长王登明制止,让其回屋。小胖子等犯人又用纸将其面部血迹擦去,不想让他们的恶行被更多的人知道。而集训监区的警察对周述海身上的血迹和伤口视而不见,明显是在纵容犯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除了面壁站立式的迫害外,郑太平还经常用拳、掌击打二人颈、背,用语言威胁、恐吓“明天怎么怎么整你,让你站一宿,让你七窍流血而死”等等。期间车间组长郭涛(佳木斯籍犯人)参与过对二人的“转化”,主要是用语言诱导、恐吓。这样的迫害持续了半个月,之后主要是白天罚站,包夹迫害,持续到6月26日。长期站立导致周述海腰背疼痛,左眉骨处留下一公分半长的伤疤。

呼兰监狱对大法弟子仍在继续迫害,虽然表面集训监区的警察没有直接动手参与迫害,但显然授意犯人对四人做“转化”工作并许诺了好处,否则犯人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替他们做事呢?而且有三名警察先后分别找周述章、周述海谈过话,试图“转化”二人未果。由此可见,呼兰集训监区的郑太平、王登明等犯人是直接行恶者,集训监区的警察是策划纵容者。

望见到此迫害真相的人及国际追查组织给予关注、调查。只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要遭绑架、劳教、判刑,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逼着人转化放弃信仰甚至被迫害致死。让这样的悲剧早日结束,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愿那些不明真相,昧着良心为了一己之私而行恶的人赶快觉醒,快看《九评共产党》,不要做恶党和江罗集团的殉葬品,弃恶从善,弥补过错,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21.html

2006-05-15: 伊春铁力市十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
2005年9月末,铁力市恶人迫害大法弟子,十名大法弟子被绑架。近日,这十名大法弟子被铁力伪法院非法判刑,其中有大法弟子周述海、刘洪图、周术章、卢梅、孙跃民、梁彬、程培峰、佟玉霞、孙玉秋、朱辉。

现有可靠消息证实,铁力市要往外地转移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并被抽血化验血型。

鉴于现阶段被大量曝光的中共秘密集中营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不由的使广大善良、正义的人士为这十余名法轮大法弟子担忧。

在此紧急呼吁,有条件的大法弟子,整点齐发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迫害大法、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恶因素,彻底清除共产邪灵及其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使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立即被无条件释放。

周述海,男,大学毕业,伊春市政府政策研究室科员,2005年10月29日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5年6个月。

刘洪图,男,37岁,住铁力市铁力镇东岗社区,2005年9月26日被非法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5年。

周术章,男,41岁,高中毕业,2005年10月29日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4年6个月。

卢梅,女,43岁,高中毕业,2005年9月28日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

孙跃民,男,30岁,2005年10月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3年6个月。

梁彬,男,35岁,2005年9月29日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2年6个月。

程培峰,男,41岁,高中毕业,2005年10月14日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2年。

佟玉霞,女,40岁2005年9月28日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2年。

孙玉秋,女42岁,2005年9月30日被绑架。

朱辉,男,31岁,2005年9月30日被绑架。被非法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5/127818.html

伊春 铁力市联系资料(区号: 458)

2018-06-10:
双丰林业局办案人,13846663593
南岔法院办公室,04583467249
南岔办法院人员,13039669062
王小东,13846673399

2018-03-19:
迫害黑龙江铁力市刘洪图责任单位信息
(区号0451)
黑龙江省呼兰监狱: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呼兰区腰堡乡803信箱,邮编150521

监察室:
主任曲海 57307727 13244648000 18004663050
副主任李晔57307720 13100859993 18004663900 66366
吴树涛 18004663023
教育改造科:
科长许文龙 57306610 15104668379 66705
副科长崔运波57307353 13945658517 66725
副科长郭树权57307353 13114608797 63444
610办公室:
主任张兆云57307353 13155518555
杜鹏18004663457
医院监区副区长长滕东明13204621999

范玉祥 狱长 57307301 18004663111
刘 伟 副狱长 57307562 13766941100
南 升 副狱长 57307198 13960088181
狱政科:
王东 科长 57307338 18004663331
教改科 杜鹏 18004663512
张兆云 18004663155
张树民 18004663777
赵殿君 18004663366
刘凤军 18004663999
刘怀明 18004663555
汪澄 18004663888
狱政管理科:
王东 18004663331
刘勇 18004663377
王秋实 18004663737
聂嘉禹 18004663899
包艳梅 18004663965
徐长海 18004663066
刘春辰 18004663003
严管队:
周传伟 18004663215
朱玉章 18004663747
狱内侦查科:
胥如野 18004663344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