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4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通辽 霍林郭勒市 >> 刘子臣, 男, 49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准特花村
有关恶人: 国保大队长李布和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2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3-03: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刘子臣遭迫害经历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沙尔呼热镇准特花村今年四十九岁的刘子臣先生,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刘子臣四次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近六年;被非法拘留四次,共计九十七天;被恶警数次施以酷刑,强迫在看守所、劳教所做奴工,被邪党强制洗脑,精神摧残。

刘子臣遭到来自中共霍林郭勒市委、市政府、市政法委、市公安局、610办公室、国保大队(政保科)、沙尔呼热镇政府、准特花村委会、沙尔呼热镇派出所、霍林郭勒市看守所、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五原劳教所、吉林长春火车站站前派出所、长春铁路看守所、通辽铁路看守所等联手迫害。

一、九九年二次被非法抄家、绑架勒索、胁迫房屋作抵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三日,沙尔呼热镇派出所恶警乌力吉、王立国,在准特花村部里,当着刘子臣的面诬蔑、诽谤法轮功,随后两恶警就抄了刘子臣的家,抢走大法书籍、大连讲法录音带等。

一九九九年九月九日晚,准特花村村长薛文权指使打更人王凤青,将村里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叫到村部,逼迫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写不修炼的保证书,对刘子臣说:“你还炼不炼?”并撒谎说:“别人都写了,你是什么态度,想炼你表个态,不想炼你也表个态。”把笔与纸递给了刘子臣,当刘子臣写下:“坚修大法到底,永远跟着师父走”的时候,薛文权就给镇政府打电话,要求立即抓走刘子臣,镇政府认为不到时候,暂不抓。

第二天上午,镇中共政府书记杨海涛一伙人,来到刘子臣家里,对刘子臣说:“不能炼功,再炼就要负法律责任了。”话里话外的一个意思,就是再炼就要整你了。到了晚上,打更人王凤清又把刘子臣叫到村部,公安局政保科郑明道把手铐拿出来,对刘子臣说:“你被捕了。”既没出示证件,也没有什么手续,就把刘子臣戴上了手铐,推进车里。拉到派出所,一个叫赵凤云的女恶警随即上了车,一起把刘子臣绑架到市看守所。

刘子臣刚一进看守所,在管教办公室里,一个可以随便出入的在押犯人白玉瑞,对刘子臣说:“你还炼不炼?”刘子臣说:“炼。”这个犯人就拿出皮鞭子,使劲抽了刘子臣三下。抽完后,管教就把刘子臣推进十号监舍里,号里共有六个人,其中有一个叫马三死刑犯是本号的牢头,他发话说:“上,给我打!”除了一个叫冯树军的犯人没有动手外,其余几个人全部上来起哄打刘子臣,他们打了好一阵。其实这一切都是管教在背后许可与指使的。当时管教跟牢头不怀好意的笑着说:“不行打呀。”牢头会意的笑着说:“不打,你放心吧。”这就暗示说:要狠狠的打。管教一转身,犯人就开始动手了。

刘子臣被无辜关了一个月,最后被勒索一千元,还有所谓的伙食费三百元,共计一千三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深夜,刘子臣正在家里睡觉,突然被一阵砸门声惊醒,刘子臣急忙打开门,强烈的车灯光直射进来,原来它们事先把车开到门口,把车灯对准屋门,正好照在刘子臣的脸上。门口站着两个恶警,其中一个叫王立国。刘子臣又一次被非法抄家,绑架。恶警们把刘子臣拉到西风口村里,那里也劫持了包括杨万海、吴桂荣、徐风英、王成连四个法轮功学员。后来得知,恶警在绑架刘子臣的时候,第一辆小轿车翻到沟里去了。这些法轮功学员先被绑架到公安局,后又送到看守所。

为了抵制邪党的迫害,刘子臣开始绝食抗议,要求归还大法书,恢复炼功自由。刘子臣炼功时,一个叫肖殿风的犯人骑在他的脖子上,干扰刘子臣炼功,第二天,牢头马三(死刑犯人)指挥号内包括肖殿风在内的犯人共同毒打刘子臣,逼着他恢复饮食。

一个月后,中共邪党人员们把刘子臣的妹妹、姐姐找来,让她们拿钱赎人,她们说没有钱,邪党公安政委许振喜知道刘子臣家在农村,确实没有钱,就说:“你们没有钱也行,拿房子做抵押。”一个小警察写了一个条子,不知写了什么,说:“你的二间房子已经押上了。”镇长杨宇光等三人,把刘子臣、京桂霞等三人一起拉回家。

二、第三次被绑架、非法关押八月,中共警察不如狗

二零零零年二月份的一天,刘子臣正在家里吃饭,镇里来了一辆面包车,车上下来二个人,自称是镇里的人,要刘子臣到镇里去一趟。刘子臣被劫持到了镇里,看见六一零头子万国清,正在一个大屋子高声斥骂法轮功学员。随后被关进看守所。一个月后,邪党公安以“坚持修炼法轮功,要进京”为由将刘子臣劳教一年,留在看守所,从此被奴役劳动。

在看守所里,刘子臣被迫打扫卫生、搬砖、锄地、挖树坑、种菜、喂猪、喂狗等。这么繁重的劳动,看守所经常不给吃饱饭,每天只给二顿饭,二个小馒头,清水煮菜。

二零零零年七月份,刘子臣正在看经文,被恶警何相林(音)看见,就报告给了所长金文栋,金文栋就拎着皮鞭子指挥屋里所有的犯人约五六个,将刘子臣的衣服全部扒光,按倒在床上,抡起皮鞭子就抽。这个皮鞭子是三角橡皮并绑着铁制的螺丝疙瘩,别说使劲打,稍一用力,身上就会抽起血痕。也记不清打了多少下,只记得金文栋打了他约二十多分钟。致使刘子臣遍体鳞伤。参与的犯人有鲍力,齐老大等人。

第二天,金文栋把刘子臣叫到一个屋子里,又用皮鞭子抽,就在这时,窗外看院子的一只黄毛大狼狗,长得虎头虎脑,突然立起来,威猛的吼叫,用前爪拍击窗玻璃,窗玻璃应声而碎,碎了一地,吓得金文栋立即住了手。从此金文栋再也没有打过他。

同年八月,犯人付京京偷着喝了酒,对刘子臣说:“你还炼不炼?”刘子臣说:“炼!”他就开始对刘子臣拳打脚踢,打得刘子臣面部、右眼打肿。

看守所恶警何相林多次在刘子臣炼功时大声喊叫、恐吓,干扰他炼功,以为邪党会给他带来什么好处,非但没有好处,反而被邪党公安局内部评为“最坏的警察之一”。

为了抵制邪党看守所不间断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二日,刘子臣利用喂猪的机会,从看守所脱身,沿着公路,穿着单薄的衣服步行走了十八天到了长春。一路上风餐露宿,吃尽了苦头。此时他在看守所已经被关了八个月。

三、第四次陷入牢笼,被非法劳教

在长春,刘子臣为挣点最基本的生活费,就在火车站给过往旅客扛行李,二零零一年八月十日,他照常扛行李,被站前警察抓住,站前派出所有个规定,不准任何人从事这样的工作,抓住就拘留七天。刘子臣被抓到铁路看守所,在第六天时,刘子臣在号里炼功、讲大法的真相,被犯人构陷,当天就被看守所调离到另一个监舍。第二天,本该到期回家了,看守所又押了一天。到了第三天,霍林河市看守所指导员崔巴拉与一个保安,用手铐把刘子臣带回来,当天晚上把刘子臣投进了通辽铁路看守所里。第二天又继续坐火车,把他劫持回了霍林河看守所。

由于上一次从看守所脱身的原因,副所长刘春华,何向林,对刘子臣怀恨在心,二个恶警为泄私愤,用皮鞭子毒打刘子臣,当时许多法轮功学员高喊:“不许打人!”两个人才住了手。

一个月以后,也就是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七日,刘子臣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往图牧吉劳教所。当天被劫持劳教的还有孟呼伦,贾海英、贾海英的母亲王彦、张建龙、符桂英、贾东伟、刘天成、毕永霞等法轮功学员。

四、在图牧吉劳教所里遭受的摧残

(1)关黑屋子,上死人床,野蛮灌食

刚进图牧吉劳教所,法轮功学员们就被带进一个办公室里,里面有五六个管教,拿出一张入所保证书,让第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上面签字,按手印,刘子臣拒绝签字,他们就把刘子臣直接关进小号里。小号是在楼梯下搭建的,小屋子阴暗潮湿,终年不见阳光,屋里除了有一张破床外,其它什么都没有。那张破床只有几块木板,没法睡觉,当然它也不是为了让你睡觉的。犯人都管它叫死人床。

刘子臣被人按趴在床上,双手、双脚呈大字形铐在床两边。刘子臣绝食抵制对自己的迫害。过了一个星期,犯人称呼为“王兽医”的狱医,开始给刘子臣野蛮灌食。灌食是把一个黄色胶皮软管,从鼻孔插入,经过食管时,插入胃里时非常难受、干呕欲吐,胃好象抽搐一样,往上返。以后每三天灌一次,当绝食到半个月后,他们就把刘子臣架回到五班,并派一个犯人包保和日夜监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一日,刘子臣为了抵制劳教所对他的人身迫害,开始了第二次绝食。开始人称“王兽医”的狱医由三天灌食一次,最后二天灌一次、一天灌一次,一直到一天灌两次。刘子臣绝食抗议达五十六天。

(2)酷刑:上绳

二零零二年四月份,法轮功学员集体提出:我们不是罪犯,不参加劳教所的任何活动,恢复学法炼功的自由,遭到了劳教所的全面的迫害。具体手段是:强迫面向阳光,罚站。时任大队长的恶警张亚光恬不知耻地说:“我是流氓头子,我怕啥!”罚站大约有十多天。

迫害逐渐升级,于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日前后,恶警开始给每个法轮功学员上绳,连写过保证书的人也没有放过。所谓上绳就是先双手背过去,用绳子双手交叠捆住,然后由二个人把胳膊往上抬,一直抬到头顶为止。由恶警张亚光看着表,指使陈强,孟庆财,王立伟,王怡平,苏宏等。挺到身体的极限。惨叫声撕心裂肺。每上一次为一绳,上二次为二绳,刘子臣一天最多被上了五绳,是上绳最多的一个人。

这种酷刑曾被列为明清十大酷刑之一,被中共恶党继承下来,用来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实这一切都是上边允许的,在没给法轮功学员上绳前,劳教所专门去过北京,学习过邪恶的经验,大队长张亚光只不过是中共邪党最下面的一个打手而已。

这种酷刑持续了十多天,刘子臣累计被上绳折磨达十多次。

二零零二年八月十七日,释放后回家,回到家里,沙尔呼热镇派出所、村委会书记共到家骚扰达四次。二零零二年中共邪党十六大头一天,下午四点,恶警秦宝库等人,开车把刘子臣骗到派出所,市公安局警察赵凤云,还有街道办包括苏秀英在内的三个人他们加起来共四个人,一起将法轮功学员劫持到电力宾馆。邪党在宾馆设立一个洗脑班,门口由警察把守,窗户封死。这次被非法关押洗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华泽玲,王凤兰、刘凤琴、谭丽云、冀俊英、王秀霞、王桂霞等六七个法轮功学员。刘子臣被非法关了七天后才放回家。

五、在五原劳教所遭二年折磨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中共村邪党书记薛文权在刘子臣家无人的情况下,撬开其家的门锁非法抄家。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一日,刘子臣在沙尔呼热镇派出所车库的墙壁上涂抹诬蔑法轮大法的标语,被派出所司机董明看到,他抓住刘子臣的胳膊,把其拖到派出所。市公安局政委许振喜,用电话指挥恶警抄家,抢走了许多大法资料与传单,家里的大米和白面也随之丢失。

关进看守所后,刘子臣绝食抵制,狱医李爱学,给他插胃管灌食,刘子臣反迫害,遭到狱医李爱学的皮鞭抽打。绝食一个月后,人已经奄奄一息,最后在家里人强烈要求下,才不得不放人。

第二年的正月十六,刘子臣在家休养。法制办满都拉伙同国保恶警秦宝库,将刘子臣再次绑架到看守所。第二天一大早,满都拉、秦宝库就迫不及待地将刘子臣送到内蒙古五原劳教所。

(1)为了达到劳教的目的,强行灌食

当时五原劳教所不愿收,认为刘子臣身体太虚,而满都拉一伙恶警,为了实现迫害刘子臣的目的,把他拉到县城医院去体检,结果还是不合格。回来后,把刘子臣又拉到五原劳教所的医院,一个年龄很大的院长亲自动手给刘子臣插胃管灌食,目的是能通过检查,符合劳教的体检标准。一帮警察都在旁边看着,之后就把他送回到劳教所的监舍里。

回到监舍里,刘子臣继续绝食抗议,一个吴姓的院长,说话山西口音,指挥警察与犯人灌食迫害,这次灌食与以往不同。他先是把刘子臣按坐在铁椅子上,不让动弹。拿出一个铁制的钳子撬开牙齿,撑着嘴巴,往里灌食,这种灌食大约灌了六次。

半个月后刘子臣停止绝食,恶警安排二个犯人,一个是田某,一个是赵某某,长期监控他。管教把这样的犯人称呼为“监控”,在图牧吉劳教所叫“包夹”。

(2)电棍电击三次

刘子臣绝食期间,刘子臣曾被绑在铁椅子上,有一个二十多岁名叫杨肖的恶警,用一根高压电棍电击刘子臣的胸部、嘴巴等敏感部位。时间长达十多分钟,由于刘子臣因绝食身体极度虚弱,没有继续电击。

刘子臣绝食后十多天,他给通辽法轮功学员田福金写了一封介绍大法洪传形势的信,被一个犯人李某发现,抢走信后交给恶警。第二天,由所谓的“监控”犯人赵某某,把刘子臣推到办公室,并 “大”字型绑到暖气管子上,一切准备就绪后,恶警刘明,杜向光(一个跛子)两个人,用一根电棍轮班电击刘子臣身体的各个部位。恶警刘明一边电,一边喊叫,声嘶力竭的样子,十分仇恨。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

二零零五年九月末的一天早上,开完早饭,刘子臣公开撕碎了劳教所走廊墙壁上长期挂着的诽谤法轮大法的图案。撕碎后约二十多分钟,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刘宝华,时任劳教所的大队指导员,让两个犯人把刘子臣拖出来,关进小号里,把其双手背过去,用铐子铐住,脚上戴着镣子,头上戴着摩托车头盔,再把他整个人塞进铁笼子里,旁边有一个犯人看着。到了中午,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赵乃东,和恶警刘宝华一起电击刘子臣,约一个小时。赵乃东跟刘子臣叫嚣说:“我要是国家主席,把你们全枪毙了,我们把几根电棍都充足了电,过两天非电的你们叫爹叫娘,好好收拾你们。”电完后,刘子臣又继续在小号关了二十五天,才放回监舍去。

(3)恶警刘军遭恶报

一次,刘子臣正在监舍里看经文,恶警刘军突然出现,他抢经文,没抢过来,又叫来一个犯人,两个人把他按倒于地,把经文抢走,经文是用白布写的。又有一次,劳教所修暖气,恶警刘军让刘子臣端水,遭到拒绝,恶警刘军恼羞成怒,跑到宝石加工车间办公室,把大法书的师父法照片扯下来,扔到地上当着刘子臣的面,用脚踩。踩完第三天,恶警刘军站在板凳上往车间的墙壁上砸钉子,结果从板凳上一头栽下来,摔断了胳膊,十多天都上不了班。

非法劳教期满释放那天,霍林河市沙尔呼热镇镇长杨宇光,沙尔呼热镇政府邪党的司法助理张金龙,硬是把刘子臣拽到车上,刘子臣要自己回家,受到杨宇光的限制,到包头要给他戴铐子。列车经过北京时,刘子臣要去厕所,杨宇光拽住不放。

六、再次深陷图牧吉黑窝,劳教二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六日,刘子臣在金源里打工,正在大门两旁的道路挖管道沟,突然开进一辆警车,直接在他面前停下,下来两个警察就把刘子臣抓了起来,戴上手铐,塞进警车里。直奔刘子臣居住的村子,找到他的家后,开始抄家。非法抄完家后,又把他拉到市宝吉呼尔派出所,抽下他的裤带,戴上手铐,关进了铁笼子里。

到了下午,又把他绑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布和及其他恶警,检查抢来的大法书,还有一个香炉,恶警们极力诽谤大法,公安局副局长王宏(音)用条帚杆打刘子臣的头部。折腾了一会,傍晚又把刘子臣关进霍林河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刘子臣再次被绑架到图牧吉劳教所。

(1)恶警黄志刚对刘子臣的迫害

在图牧吉劳教所,恶警黄志刚对刘子臣多次谩骂殴打,还用电棍电击他十多次。有一次在他的办公室里,他把刘子臣推到墙壁上用拳头打击脸部,致使其牙龈出血,下颌骨牙齿松动。有三次,在排队时,黄志刚当着众人的面,狠狠地打刘子臣的脸。最后一次打得特别严重,从牙齿中流出了很多血,时间不长,在吃饭时就掉下了两颗牙。

(2)遭到外号叫“王兽医”的恶警野蛮灌食 为抵制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宋志宇的“转化”迫害,刘子臣毅然绝食,跟所长要求劳教所立即停止对所有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无条件的释放所有的法轮功学员。绝食到第三天,遭到了外号“王兽医”的恶警的野蛮灌食,他让人把刘子臣背到二楼医务室里,三个人把他按倒在地,恶警郑朋程用电棍电击刘子臣的胸部, “王兽医”给刘子臣插上胃管,刘子臣不配合,胃管插不进去,“王兽医”就拿一个白色的鞋刷子,撬开刘子臣的嘴巴,把鞋刷子当成杠杆别住牙齿,然后用漏斗往食管里灌玉米糊糊。那种痛苦,没有语言可以形容。

第二次,为抵制恶警仲崇军无理殴打,刘子臣绝食反迫害,王兽医以同样的方法对刘子臣进行野蛮灌食。

(3)恶警仲崇军对刘子臣的迫害

恶警仲崇军被犯人称之为图牧吉劳教所四大杀手,出手狠毒,曾把一个犯人打的面目皆非,身体变形,这个人是抬着回来的,大家都不认识了。还有一次暴打霍林河法轮功学员王建忠,喷出的血溅得满墙都是,眼睛打出了血,视物不清。乌兰浩特一个黑社会成员(劳教人员),给王建忠跪下说:“你太有刚了,我太佩服你了!”以下是恶警仲崇军对法轮功学员刘子臣的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上午,全体犯人大搜身,刘子臣已被搜身完毕,正要回监舍,被恶警仲崇军看见,对刘子臣说:“进屋,搜搜你的柜。”进屋就开始翻,什么也没有翻着,就开始重新搜身,搜的非常仔细,上衣下衣兜子都翻了,全身都搜个遍,也没有发现什么。最后命令刘子臣:“把手伸开,让我看看。”遭到刘子臣的拒绝。然后他就开始打,打倒刘子臣后,用脚踩着身子,把胳膊背过去,把手掰开就抢走了手中的经文,恶警仲崇军穿着军勾鞋踢、踹,最后扬长而去。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恶警仲崇军看到刘子臣早起坐在床上,上前抓住刘子臣的脖领子,连 拉带拖到大厅里,使劲顶到墙壁上,用双手掐住刘子臣的脖子,就要窒息了才松开手。

三月四日,又到了恶警仲崇军值班,刘子臣正在床上盖着被子熟睡,他把刘子臣用手打醒说:“你到大厅站着去!”刘子臣说:“我凭什么站着去?”恶警仲崇军不再言语,开始动手殴打刘子臣刘子臣问:“你打人犯法。”恶警仲崇军回答说:“我就犯法了,你能怎么地?”说完打的更猛烈了,拳头与脚都用上了,一直把刘子臣打倒在地,当时鼻子和嘴都出血了,血流一地,这才住手。一屋人全部惊醒。 刘子臣后来以此事向保安沼地区检察院起诉,检察院来了二个人,找了刘子臣二次,最后没有结果,不了了之。 (4)关小号 二零一零年七月四日,恶警毕国庆,郑伟东,殴打法轮功学员郑军,当天晚上睡觉前,法轮功学员集体坐在大厅里反迫害。大队长付爱利(音)来了说:“你们为什么这么做,你们是劳教人员,要遵规守纪。”然后刘子臣站了起来说:“我不是劳教人员。”付爱利(音)就说:“不是就关起来。”又问还有谁不是?有一位福建的法轮功弟子。几个恶警当即就把刘子臣送进了小号,刘子臣再次绝食抗议,三天后放回。

刘子臣遭非法劳教期满释放那天,霍林河六一零办公室主人包双喜和二个便衣,把刘子臣拖进车里,刘子臣质问他们说:“我是合法公民,你们凭什么劫持我?”他们自觉理亏,说:“你是占理,我们这也是受人指派,没办法。

七、回家后再遭骚扰、经济迫害

二零一零年八月五日,刘子臣从图牧吉回到家里,中共邪党人员仍然不放过他,继续对他进行骚扰,影响他的正常生活。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早上七点,查嘎达村村委会委员白金钟、镇副主任王民,沙尔乎派出所警察刘志刚等约六个人,开着一辆面包车和一辆警车,直接闯进屋里,又到刘子臣住的屋子里,转了一圈,回头问刘子臣的弟弟:“他干什么去了?”他弟弟说:“到市里去了。”又问你们找他干啥?他们回答说办洗脑班学习。

他们没有找到刘子臣,就把本村的另一名法轮功学员陶树香绑架到通辽洗脑班去了。

刘子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善良忠厚,老实巴交,他家有五十多亩地,兢兢业业务农。在没有迫害的时候,每年都打不少粮食,蔬菜,农闲时还去打工,家里的生活过得也很宽裕。自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刘子臣的生活一直处在动荡不安的状态下,迫害严重的影响了他的日常生活,致使他的经济状况非常窘迫。而且因为户口问题,国安大队的恶警以刘子臣炼法轮功为名,拒不签字,得不到正常的土地补偿,使他的生活雪上加霜。以刘子臣每年最少三万元计算,这些年邪党的迫害使他的直接损失高达十八万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3/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刘子臣遭迫害经历-270565.html

2010-04-19: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男队的法轮功学员

李连东(张家口)、李文生(赤峰市喀喇沁旗)、刘子臣(通辽霍林河市)、郑军(张家口)、吴南杰(辽宁阜新市)、孙之清(张家口赤城)、马友(吉林长春)林文辉(福建)、李芳林(呼仑贝尔)、李凤友(曾任广州航空独立团团长,老家在黑龙江)、李瑞潮(四川)、岳黎明(好象是河南的)、郭美林、郭兰强、冉凤云、翟甚良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736.html#104190339-1

2010-01-14: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警察王力伟恶行
(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导)王力伟,男,40多岁,现任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男队教导员,老家是赤峰市敖汉旗古勒板豪(音 地名)的。

此人在给劳教人员开会时,自称他才是真正的“所王”、“所霸”;还说别的队长不敢动手打人他敢动手;说他从业二十多年还没人告过他,有人告告也好。在迫害大法弟子方面,他一直是冲锋陷阵在前:

一次他当众殴打四、五个大法弟子后,还叫其他普通劳教人员殴打大法弟子刘子臣,当时多数普教人员都正义抵制,说:“我有什么资格打人家。”只有一个不明白的残疾动手打了刘子臣。王力伟扬言:“我转化过上百名‘法轮功’,现在不过是岁数大了,不爱理你们,要不然,非好好收拾你们不可。”此事发生在2009年端午节前的晚上,当时大法弟子舒适被他打得都休克了,其他大法弟子被他恐吓威胁扇耳光。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4/216218.html

2009-06-21: 霍林郭勒市大法弟子谭丽云和孟呼伦被非法关押
霍林郭勒市大法弟子谭丽云和孟呼伦遭绑架后,霍林郭勒市一些恶人欲向上请功,扬言抓了现行,家属去要人不放,现仍被非法关押在霍林郭勒市看守所。

国保大队长李布和自上任以来,在2007年本市发生过多起绑架大法弟子的事件,本市大法弟子周丽英讲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国保大队绑架,并被劳教,同年因讲真相被劳教的还有刘子臣和王建中。

霍林郭勒市大法弟子应形成整体,向当地民众揭露当地邪恶,讲清真相,望看到消息的周边地区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积极参加营救。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21/203148.html

2009-02-23: 内蒙古劳教所近期对大法弟子的残忍迫害
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图牧吉劳教所男队共有两个中队,一中队有七八十人,非法关有十名大法弟子;二中队有八十多人,非法关有十三名大法弟子。二中队的大法弟子是一月十九日从北京劳教调遣处转过来的。女队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可能更多一些,据说有五十多人。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三日,大法弟子王占青被李少民(队长)叫去所谓的“谈话”。王占青向其讲真相,被狱警李少民、黄自刚、李新豹叫到办公室迫害。李少民用电棍电,被王占青夺下电棍,黄自刚用胶皮棍打王占青。后来李新豹找来手铐,把王占青拷住,用两根电棍电、一个胶皮棍打,打的王占青后背及臀部黑紫,头部及身上多处被电棍灼伤和电击的痕迹,上下床都非常吃力,睡觉都得趴着睡。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大法弟子吴南杰在车间因与同修说了几句话,被犯人赵建国用棍子打,将大法弟子吴南杰脖颈部打肿。

大法弟子刘景和,五十七岁,通辽人,处级干部。因坚修大法,被投送图牧吉劳教所,在四楼对其进行一个月的洗脑迫害。期间曾被陈强(教育干事)卡住脖子凌空抓起,恶警叫嚣说:现在这个楼层没有别人,让你死都不知怎么死的。”洗脑未果后,将其放到严管队。刘景和工作勤快,深得各队长及学员的称许,但因其炼功受到严重迫害。其家人来见,因其面部被打破,失血过多,鼻梁侧面被缝一针,劳教所怕事情暴露不敢让见。

大法弟子刘景和第一次炼功是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晚,被李可明队长电击一分钟,又抓到管教室进行迫害,第二天早上被黄志刚迫害,脸被打青。第二次炼功是一月十八日,刘景和在自己的床铺上散盘腿,晚上七时许被罗队长看见,当时打其一下,又打了同屋的人,后将其带入管教室,在其没有开口的时候,突然对其面部一顿拳头,血当时就从鼻子和鼻梁侧面部喷涌而出。

开始罗队长没有在意,后来血止不住了,而刘景和老人也摔倒在地。这时当班王洪志队长进屋拿手指捏住刘景和的鼻梁侧伤口,血还是止不住。这时血已经在地上流了好大一滩,血厚有半厘米。据刘景和自己讲,当时办公室的地上有一半都是血,其身上的上衣、裤子、毛裤、衬裤、内裤都已被血浸透,已经是一个血人。

这时罗姓队长慌了手脚,赶紧着急毁掉罪证,找劳教人员赵建国进来擦血。这时刘景和从地上坐起来,双腿盘上。另一队长李可明也赶来,后来博爱力大队长赶到。大约两个小时,血一直不停的流。后来博爱力与刘景和老人谈了一下,和王大夫送刘景和去了医院,之前又把其身上的衣服(血衣)换掉。第二天让刘景和照样出工。第三天其女儿年前赶到劳教所要求接见,劳教所郑鹏程干事找到刘景和问怎么办?并说:去见可以,但不能说实话。劳教所害怕迫害刘景和的真相被曝光,并没有让其女儿与其父刘景和见上面。

大法弟子舒适,38岁,内蒙古海拉尔人,因不放弃信仰被迫害近一个月,一直绝食抗议迫害。曾被四肢绑在床上用针扎其乳头,迫害未果,后来邪恶的“转化班”解体。2009年2月7日晚,舒适上二楼找前一段时间打大法弟子刘景和的罗树新队长谈,罗树新心虚,就找来了以前曾迫害学员的曲庆国队长(现在其看监控室)。他俩用胶皮棒子和电棍迫害舒适,打的舒适当时都无法站立。舒适才勉强回到寝室,不多时连说话都困难,四肢也难动弹,后来在上厕所时昏倒,眼前漆黑,看不见东西。心脏被打的出了问题,被抬到床上之后,不断出冷汗,脸色发白,躺着一动不动。劳教所怕担责任,连夜请大夫来看。直到2月8日早上才略有好转。但舒适的身上被打的浑身紫黑,都是电棍电的痕迹。

大法弟子刘子臣多次遭到殴打,他不说话,也不报数。有些队长老是找茬打他,尤其以恶警黄志刚为甚,多次对其拳打脚踢,在一次殴打中打掉一颗牙,并对其使用电击。

大法弟子王建忠,二零零七年四月一次被队长毕国庆将其下眼睑踢坏,几乎看不见东西近二十天,也是二零零七年四月被黄自刚、仲崇军殴打,双手反绑、上绳长时间。二零零八年炼功,被叶队长打耳光、上手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3/195956.html

2008-09-01: 内蒙草原上的罪恶(二)
......
4.劳教所男队,2001年8月开始有组织、大面积的迫害
2001 年8月末,劳教所男队开始有组织、大面积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先后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毒打、关小号、野蛮灌食。不法干警张亚光(副大队长)、王立伟(管教干事)、支文奇(副中队长)、孟庆财(副中队长)、丁夏喜(伙食、卫生干事)积极参与,带头毒打法轮功学员,其中尤以支文奇和王立伟凶狠,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下面仅举几例:

法轮功学员杨东有一次对出工口号有意见,被恶警王立伟、支文奇、孟庆财、蔡勇轮番毒打,后又遭被恶警唆使的其他劳教人员毒打至昏迷,半夜醒来上厕所又昏迷了过去;学员刘桂详绝食数天后被恶警两次毒打昏迷,醒来后手肿的象馒头,需有人搀扶着才能坐下来,还被强迫出工出操;学员刘子臣入所当天便遭毒打,备受折磨而关入小号,身子趴在小号床板上,手脚铐在床两头,全身不能动,直至20天后放出小号方罢;学员王建华因反对劳教所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被恶警王立伟用警棍打遍全身,最后对准头部连打三棍将王建华打昏,拖入小号。时至深秋,小号正对着大厅门,不给加秋衣和被褥,将王建华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13天,后又变成十字背铐13天,其中晚上还打开号门连续8昼夜,曾18个小时不让上厕所,20小时不给水喝;学员王占坤因拒绝与其他劳教人员一同出操,遭王立伟、支文奇、丁夏喜等多人电击,毒打后昏迷,并用冷水浇醒后再打。当王占坤醒来问张亚光为什么干警随便打人时,张竟说未看见,话音未落,王占坤即遭一干警的窝心脚而再次昏迷过去,并被拖入小号打30小时。

对法轮功学员单晓晨、王占祥、杨志强的迫害。他们三人因抗议监狱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而绝食,在副中队长孟庆财的一手策划下,6天后三人被张亚光,王立伟电击,毒打至昏迷,双手对铐在小号的暖气管上,坐在水泥地上达60小时,杨志强因心脏不支而输液。绝食第九天将王占祥、单晓晨二人铐于7班铁床二层床床头上,双手紧紧抱铐上,下颚顶住床栏,脚尖点地,全身不能动,不让睡觉站立达5宿4天,致使二人腿脚肿胀,一阵阵昏迷、抽筋。同时恶警纵容流氓班长魏长海、包中孝、黄沈阳的毒打。法轮功学员被打几天后,就被迫出工出操,使腿脚白天肿,晚上消,三个多月后还不能正常走路。

对法轮功学员王志臣的41天的法西斯式迫害。王志臣是法轮功学员中受迫害最重的一位。2001年10月31日他因要求炼功被关入小号,当晚队长支文奇伙同流氓包宝和、乔利军、贾国龙在库房内将王志臣吊起来,用铁丝捆,用抹布、鞋垫堵嘴,用警棍和铁锹把缠上布毒打,次日早由两个人架着上厕所。11月2日支文奇将王志臣衣服扒下用浸水的皮带和警棍毒打半小时;王立伟曾将王志臣用塑料袋堵嘴,用布条勒住,头上扣水桶,往桶上打拳,曾有一天三警棍就将王志臣打昏过去,曾将王志臣吊起来7天7夜、24小时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灌辣椒水、燃香烟熏鼻子、手脚打伤后往伤口上撒盐或辣椒面……导致王志臣精神失常,骨瘦如柴,家里来人不让见。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185093.html

2008-08-12: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大法弟子刘子臣被绑架
2008年8月6日中午,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布和带领恶警强行闯入大法弟子刘子臣家中,将其绑架到国保大队,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2/183905.html

2007-03-31: 内蒙古五原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
二零零五年十月后,恶警在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二楼通道两侧墙上,贴满了诋毁法轮功的大幅图画。宣传、煽动仇恨的东西。法轮功学员每天都面对这些。一天内蒙霍林郭勒的大法弟子刘子臣把这些全部撕下来。几个吸毒犯就大打出手。大法弟子肖海站出来制止,事后警察找“谈话”、威胁。刘子臣曾多次被迫害,毒打、电棍击。这次又被关小号,由吸毒犯监控。在关小号期间,恶警又动用电棍电他,由于电流太大,电的他全身抖动。后来洗澡时,很多人都看到他全身上下留下了电击后烧伤的痕迹,惨不忍睹。当时恶警赵乃东在“谈话”时说:“我要是国家主席,把你们都枪毙了,我们把几根电棍都充足了电,过两天非电的你们哭爹叫娘的,好好收拾你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31/151880.html

2007-02-23: 内蒙五原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部份事实
内蒙古五原劳教所是一个邪恶的黑窝,用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迫害大法弟子。

2003年,恶警赵乃卫带领吸毒犯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王安达,几天不让睡觉进行折磨,用电刑逼迫写所谓的“保证书”等“四书”,王安达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不写,被逼的从四楼跳下摔折双腿。

2004年夏,恶警沙会闽(慧铭)带领几个吸毒犯恶人,迫害大法弟子程光星,拳打脚踢,电棍电击,把程光星打倒后几个恶人踩踹胸部,用镐把打双腿,把程光星打的残疾,半年多还行走困难。

大法弟子王永全绝食抗议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恶警刘明、杜向光带领几个恶人给王永全上紧绳,就是把两只胳膊绑上向后背,向上抬,然后用细尼龙绳使劲勒, 细绳被勒进肉里,一两年了绳印还清晰可见。

2005年夏,恶警刘宝华、赵乃东、刘明、杜向光等把大法弟子刘子臣“大”字形靠在暖气管道上,把头扣上摩托车头盔,一连几天不让睡觉,用几根电棍电击,一电就是几个小时,身体被电打的乱颤乱蹦,全身几乎没有一块没被电过的皮肤,被电的地方总流黄水。

2005年秋天,大法弟子赵庭军被恶警赵乃东、刘宝华、刘均、魏玉智等一连几天带出劳教所,或在羊圈,或野外,或在锅炉房进行残酷迫害,四五根电棍电他,一电四、五个小时,逼写“四书”。

被关押者在农忙时被强迫超强度干农活,平时每天从早七时至后半夜二时做假钻石,给劳教所创外汇赚钱。凡在五原县劳教所被非法劳教过的大法弟子,几乎都遭受过种种酷刑的迫害。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2/23/149529.html

2004-08-09: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五栋房的法轮大法弟子刘子臣,虽然他年仅38岁,这些年来,他所经历的非法监禁与迫害已经太多了。2003年4月份左右,刘子臣绝食抗议关押一个多月被放回家,不到半个月,又被当地“法治办”伙同国安大队劫持到五原劳教所。劳教所拒收,当地恶警却以流氓手段把人强扔下。现刘子臣情况不明,生死未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4/8/9/81212.html

2003-07-25: 图牧吉劳教所:内蒙古自治区劳教局的直属单位,2000年上缴500万。拥有十三个科室,管辖:
1、一个牧场,下设七个大队;
2、一个监狱,下设一监区、二监区两个监区; 
3、二个劳教队,男队、女队;劳教队是大队,下设中队。
刘子臣,男,48,通辽市,非法劳教三年,于2002.8.14释放。

参与迫害的恶人榜

朱吉君:劳教所政委,主管迫害法轮功,现退二线。
教富有:管教科长,现任副所长,主管迫害法轮功。
张亚光:劳教男队副大队长。现调管教科任生活科长。
王立伟:劳教男队管理干事。现任男队副大队长兼管理干事。
苏宏:大队教育干事,2002年8月遭恶报,心脏病险死,调至劳教所学校。
支文奇:严管队副中队长。现调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新组建的少犯(原少犯、少教是合在一起的,2002年10月少教转入图牧吉劳教所。)
陈强:严管队副中队长,接任支文奇。
孟庆财:三中队副中队长。
聂××:二中队
王怡平:一中队
于涛:严管队护卫队员,1999下半年劳教所聘用。2001年7月,快要转正的于涛遭报下岗。
黄波:严管队护卫队员
骆金荣:三中队护卫队员
刘晓峰:三中队护卫队员

2002-08-18: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狱警及其所指使的犯人用各种手段折磨大法弟子。详细报导如下。

一、“上绳”

用很细很结实的绳子,把大法弟子的双手反绑到背后,再五花大绑把胳膊和肩膀使劲往一起拽,再用牙刷给绳子绞劲,绳子都勒進肉里。几个小时后松开,两个人拽胳膊往两边抻,然后再上。有的大法弟子一连竟被上了五次,几个月后肩头上还有被勒的黑印。单晓臣、杨东、刘子臣、马天魁等好多大法弟子受尽了此种酷刑的折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8/18/35099.html

2002-05-20: 内蒙古图牧吉劳教所警察不把人打昏死不罢休
一、法轮功学员杨东有一次对出工口号有意见,被恶警王立伟、支文奇、孟庆财、蔡勇轮番毒打,后又遭被恶警唆使的其他劳教人员毒打至昏迷,半夜醒来上厕所又昏迷了过去;学员刘桂详绝食数天后被恶警两次毒打昏迷,醒来后手肿的象馒头,需有人搀扶着才能坐下来,还被强迫出工出操;学员刘子臣入所当天便遭毒打,备受折磨而关入小号,身子趴在小号床板上,手脚铐在床两头,全身不能动,直至20天后放出小号方罢;学员王建华因反对劳教所张贴诬蔑大法的宣传画被恶警王立伟用警棍打遍全身,最后对准头部连打三棍将王建华打昏,拖入小号。时至深秋,小号正对着大厅门,不给加秋衣和被褥,将王建华双手铐在暖气管子上13天,后又变成十字背铐13天,其中晚上还打开号门连续8昼夜,曾18个小时不让上厕所,20小时不给水喝;学员王占坤因拒绝与其他劳教人员一同出操,遭王立伟、支文奇、丁夏喜等多人电击,毒打后昏迷,并用冷水浇醒后再打。当王占坤醒来问张亚光为什么干警随便打人时,张竟说未看见,话音未落,王占坤即遭一干警的窝心脚而再次昏迷过去,并被拖入小号打30小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5/20/30522.html

通辽 霍林郭勒市联系资料(区号: 475)

2015-04-11: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政法委:田鹰13804755138金恺13804752924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公安局:局长张玉树、副局长王宏13604750827国保大队长李布和15134750999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院:
院长朱光13904755777书记孔令才13904758378
审判长周哈斯13947576779
陪审员:陶曼15947534088李德新15004982043母长征13947520620王晓军15714754487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检察院公诉人:夏晓倩13847522275李银花

2015-03-28: 霍林郭勒市法院:
院长朱光13904755777书记孔令才13904758378
审判长周哈斯 13947576779
陪审员:陶曼 15947534088李德新 15004982043
母长征 13947520620王晓军 15714754487

霍林郭勒市检察院:
公诉人:夏晓倩13847522275李银花
霍林郭勒市政法委:
田鹰13804755138
金恺13804752924

霍林郭勒市公安局:
局长张玉树、副局王宏13604750827国保大队长李布和15134750999


2014-12-30: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院:
院长朱光13904755777
刑事庭:
周哈斯 13947576779(审判长)
陶曼 15947534088(陪审)
李德新 15004982043(陪审)
母长征 13947520620
王晓军 15714754487

检察院公诉人: 夏晓倩13847522275李银花

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
政法委: 田 鹰13804755138
金 恺13804752924
公安局长 贾令会13500658110
主管副局长 王 宏13604750827
国保大队长 李布和15134750999

2014-12-09:
内蒙古霍林郭勒市法院
地址:霍林郭勒市友谊路南段(体育馆对面)
邮政编码:029200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75)

2009-06-21:
更新霍林郭勒市国保大队队长;李布和;手机号;13354752777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