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 刘麦梅, 女, 67

个人情况: (妇幼保健所)退休医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前川街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5-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09: 好医生屡遭绑架 武汉刘麦梅控告元凶江泽民

按:武汉医生刘麦梅是一名法轮功学员,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多次遭中共人员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八日,当时六十五岁的刘麦梅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刘麦梅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我于一九九九五年九月开始修炼大法。炼功前我曾患有多种疾病,如:贫血、咽喉炎、心律失常、三至五颈椎肥大、第十胸椎退形性变、胃炎、胃溃疡、胆囊炎、结肠炎、非炎性双膝关节炎、子宫肌瘤等。每天吃不下睡不安,冷汗淋漓,浑身乏力,身心疲惫。但仍然坚持上班为解除病人病痛忙碌着。下班后只能躺卧休息。身体的难受,疾病的折磨、难耐,给家人带来很大的精神压力、担心与烦恼。

修炼法轮功不长时间,我所有疾病就不药而愈,子宫肌瘤也消失了。神奇的效果让身边的人与认识我的病人觉得不可思议,更让家人与亲朋感叹!真是病愈体健心舒畅,工作生活都事半功倍,得心应手。当然,遇事能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不符合真、善、忍的话不说,不符合真、善、忍的事不做。处处与人为善,宽容、理解、帮助别人。与同事、亲朋、邻居间和睦相处。

我更得到患者的广泛信任,通常是病人带病人或介绍亲朋邻里前来求医,都说炼法轮功的医师放心。就是在江泽民操控媒体造谣,诬蔑、栽赃法轮功的红色恐怖时期,患者仍然坚持找我就医。如一次公安局警察到单位骚扰,企图绑架我时,被在场的多名患者斥责:法轮功不犯法、不违法,你们凭什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对法轮功发起疯狂迫害,在其“杀无赦”、“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我深受其害,曾被非法抄家多次,行政拘留三次,刑事拘留一次,劳教一次一年,劳教期间停发全部工资,不让上班。非法洗脑两次,非法拘扣关押二次。上门或到工作单位骚扰无数次,派专人监控、跟踪。非法抢走私人电脑、大法书籍、音像物品等数十件,累计金额一万一千余元。给本人精神与肉体造成双重迫害,给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伤害与社会压力。

二零零零年五月,黄陂公安分局、前川派出所多人两次到单位对我骚扰、恐吓,企图绑架。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因向病人讲真相、发真相传单。被一公安知道后,让派出所二警察把我骗去,到派出所后非法审讯逼供、拘禁关押三天。同时把我家里与科室翻的乱七八糟,抢走一本大法书籍及真相等物品。还强迫我到卫生局去写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晚,黄陂公安分局国保科、前川派出所十四、五人,驱车到我大儿子家,(儿子在外打工,儿媳已怀孕)把所有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媳妇当时吓愣了。抢走大法书籍、炼功带、录像带,小儿子的新电脑等几十件物品。老伴(同修)右手流着血,墙上也有血。我说:“要告他们。”他们将我右手铐压胸部,左手倒扣押背部,连推带拉从四楼拖下到派出所关到下半夜。当晚就将老伴送看守非法关押一个月。第二天我的双手、胸部、背部都青紫肿胀疼,持续十几天才好。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我与同修们去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看望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在返回的路上贴真相标语,遭便衣绑架到武汉市后湖派出所。一警察用拐杖指着我鼻子骂:“老子枪毙了你,看你还信法轮功。”也抢走背包里真相资料等。我被非法拘押到深夜一点多钟,转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强迫脱光衣服抱头面壁搜身,后拍照关监号。第二天早上我说非法抓捕无条件释放。被警察叫去,我不喊报告,遭警察及两外劳犯照我头部狠打,对面一男警大喊:“是法轮功吗?往死里打!”我被打致晕厥抬回监号,昏睡七、八天不省人事。二十多天后转监号,因在放风场发正念、炼功被警察上反背高位铐一天一夜,致心慌而休克才下铐。几天后因不背监规,警察两次给我上反背高位铐到三天二夜时,黄陂区公安分局去提审,看我走路摇晃才开铐。三天后又转一监号。又因发正念,警察要给上铐,我正念抵制。她怒令停止全监号开水七天(每天每人仅供一瓶开水),株连在押人员,煽动仇恨。关押期受到人格的侮辱、精神上的折磨,肉体的伤害及强制劳动当奴工。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在看守所被迫害八十多天后,我又被送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到何湾劳教所,就被关进包房,二十四小时包夹。伪善相劝、利诱逼供,强迫观看诽谤、诬陷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每天强制写心得体会,迫使放弃修炼。不妥协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逼迫写三书。整个劳教期间就是不断的洗脑与长时间高强度奴工劳役。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非法劳教期间的工资被单位扣除,工作职位被取消。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因向所在单位(保健院)院长讲真相,遭恶意举报,并打电话诱骗我去单位后,伙同区公安局、“610”、前川综治办、前川派出所,强行绑架到谌家矶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一个月。在那里由三个人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不断换人灌输谎言洗脑,每天强制观看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严密控制、威逼利诱,强迫写 “五书” 。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五人,突然闯进我家,抢走两本大法书。五月十一日上午,我正在家中做家务活,国保大队、综治办、派出所共七人突然闯入,把我从家中强行绑架、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第一拘留所关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我去郊区农村讲真相,遭人恶告,遭当地派出所绑架,双手上铐拘禁数小时,抢走背包里真相物品。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三人赶到当地,队长见我就骂,照我腿踢三脚。几小时后押到公安局审问到下午六点多钟,送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当天下午下雪天很冷,第二天家人去问,他们说不知道。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去王家河高楼钱村看望同修,遭村委会的一个人恶意举报,被王家河派出所绑架、非法搜身拘禁大半天。下午三点多区公安分局去三人,一人骂我,一人强行拍照。折腾几小时后驱车溜了,派出所的某警察叫我回家去。

奥运期间,派出所或居委会数次派上门骚扰、监视。居委会主任几次亲自出马监视,还奖赏指使一邻居监视并报告情况。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我到区政府发真相光碟,其中放一盘到“610”办公室门里,被追出来的“610”主任拉住后送公安分局国保科受审,抢走背包里所有物品。晚上六点多又送武汉市女子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公安分局国保科把我直接劫持到黄陂珍珠岭村关押包夹一周,转武汉市额头湾洗脑班。三天后我感到头晕、心慌、胃痛、吃饭就想吐。数天后要求去医院检查,查后他们不给说明。整个期间就是看诽谤师父、诬陷大法的录像。强制洗脑,迫使放弃修炼。硬性要求写“心得、写五书”。二十多天后转何湾劳教所,经体检拆腾几小时后又返送洗脑班,继续迫害计一个多月释放。多次被非法关押迫害造成我难以愈合的精神上的伤痛。

我和无数无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仅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坚持按照法轮功“真、善、忍”标准做超常的好人,就遭到江泽民集团的残酷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9/好医生屡遭绑架-武汉刘麦梅控告元凶江泽民-350785.html

2016-08-08: 武汉法轮功学员姜桂芹被迫流离失所

2016年6月中旬一天,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横店街法轮功学员姜桂芹突发高烧,神志不清,双耳失聪,生命处在危险之中。姜桂芹的一双女儿已出嫁成家,丈夫身体残疾,夫妻俩都没有固定的经济收入,生活比较困难。几位法轮功学员得知后,轮流前往陪护,希望帮助姜桂芹闯过这一生死大关。

姜桂芹的亲家李菊华住前川街,也赶去陪护照顾姜桂芹,她白天帮助洗菜做饭做家务,晩上同床陪在身边精心照料。一周后,姜桂芹身体有了明显好转,脫离了危险,但尚未完全康复。6月26日下午三点多钟,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警察陈建平等人带着前川街派出所三名警察、横店街派出所多名警察及当地居委会书记等多人开着三辆警车闯到横店街,将忙累了一天的几位法轮功学员围堵在姜桂芹家无法回家。姜桂芹的女儿坚决拒绝开门,警察野蛮敲门、喊叫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走。

混乱中,最后几位法轮功学员走脱,前川街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刘麦梅被邪党村支书劫持到前川派出所,遭到非法审讯、照像、采指纹,次日凌晨被劫持到武汉市吴家山二支沟女子拘留所非法关押10天,7月7日上午才释放回家。

6月27日,横店街法轮功学员南田菊和丈夫从家中被绑架到该地派出所非法审讯一个多小时后放回家。恶人还扬言要绑架当地的另外三名“重点人”,其中包括姜桂芹。

横店派出所的警察于6月27、28日接连两天去姜桂芹家敲门骚扰、恐吓,至7月底一个月内,姜桂芹的家最少有四次被骚扰、恐吓,家无宁日。姜桂芹在朋友们的照顾下,身体康复,目前她和李菊华俩人都被迫流离在外,有家不能归。

2016-07-03: 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刘麦梅被绑架补充

2016年6月26日,武汉市黄陂区大法弟子,到黄陂区横店镇看望病业中的法轮功学员。下午3点钟左右,黄陂区国安警察、横店镇派出所警察出动,到病业法轮功学员家敲门,她女儿没有开门。刘麦梅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汉口额头湾二支沟看守所。

2016年6月27日中午1点多钟,黄陂区公安警察、派出所警察一行5人到刘麦梅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了师父法像、《明慧周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3/二零一六年七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30846.html

2016-06-30: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刘麦梅被绑架
2016年6月26日下午3点钟左右,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刘麦梅在黄陂区横店镇看望病人时,被黄陂区国安警察、横店派出所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汉口额头湾二支沟看守所。

2016年6月27日中午1点多钟,黄陂区公安警察、派出所警察一行4人到刘麦梅家中非法抄家,抄走了师父法像、《明慧周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30/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30698.html


2011-06-30: 武汉市黄陂区刘麦梅医师被绑架一个多月至今下落不明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刘医师被绑架,听说关在武汉二支沟拘留所,六月十日拘留半月期满,黄陂多名法轮功学员一大早赶到拘留所,守门的警察却说:六月九日已转走。后来打听到已转到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

刘医师家人多次到黄陂区“610办公室”要求接见,送换洗衣服及日用品,他们都左推右推不让见。六月二十六日,武汉市及黄陂区多名法轮功学员和刘医师的家人到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发正念,要求接见。而接见室的警察却说:这里关的都是男的,没有女的。但法轮功学员们看见楼上有女警察在走动。有一男法轮功学员和刘医师的家人对着洗脑班楼上大声喊刘医师的名字。警察说再喊就打“110”报警。警察们讲不出不让见的理由和借口,家人的接见权就这样被非法剥夺了。一个多月过去了,也没见到通知书,也不知关在何处?也不知近况如何?家人很是担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0/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3235.html#11629232958-28

2011-06-14: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上午,武汉市黄陂区刘麦梅医师在黄陂广场被恶警绑架到武汉二支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于六月九日被转到武汉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4/二零一一年六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2443.html

2011-05-31: 五月二十六日,武汉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刘麦梅在黄陂广场讲真相,遭恶人绑架。刘麦梅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女子拘留所(位于武汉二支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31/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241714.html

2011-05-29: 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刘麦梅被绑架

湖北武汉市黄陂区法轮功学员刘麦梅五月二十六日早上带着光盘出去讲真相,十一点多钟还没有回家。后来黄陂公安局打电话到刘麦梅单位妇幼保健所,问刘的居住地。刘麦梅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9/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41604.html#11528231035-60

2010-12-02: 武汉乡村医生遭非法监控
......
去年冬腊月间,法轮功学员刘麦梅出于个人关心、朋友之间友谊去看望关翠华,被该妇女告密,被恶警绑架到派出所又是审讯、又是暴打才放回。目前关翠华就像在私设的监狱里一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武汉乡村医生遭非法监控-233193.html

2010-10-18: 武汉退休医师刘麦梅遭迫害经历
刘麦梅,女、一九五零年三月出生,系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妇幼保健院医师,已退休,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后,遭受中共非法劳教迫害一次,非法强制洗脑迫害一次,非法行政拘留迫害两次,非法拘扣关押两次,中共人员多次上门或到单位骚扰,派专人监控、跟踪非法查抄、抢走私人电脑、书籍等物品。两次共抢走数十件东西,累计金额一万几千元。这些年中共对她的精神伤害、经济的损失、肉体的酷刑折磨与奴工奴役等迫害是很严重的。

以下是刘麦梅女士的自述:

二零零零年,黄陂公安分局、前川派出所多人两次到单位对我骚扰、恐吓。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我刚上班,被前川街派出所两干警以“有事”骗到派出所。公安局、派出所兵分两路,把家里与科室翻的乱七八糟,抢走了一些私人物品。当我到派出所后,一杨姓警员大声呵斥。随即公安局副科长胡礼贵(已死)、肖友生等四人進来,胡从包里拿出几张真相资料抖了抖,厉声要我老实交待,所长谢斌威胁说:“不交待送武汉关押。”他们从上午轮番审问、逼迫要交待,前后二天半时间被非法拘扣。第三天下午又转到区卫生局谈话,强制写保证书。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一日晚,我外出有事,黄陂公安分局、前川派出所一行十四、五人,驱车到我大儿子家,(儿子在外打工,儿媳已怀孕)把所有的房间翻了个底朝天,媳妇当时吓愣了。当我回来时,只见屋里屋外站满了警察,地上堆放着大法的书、炼功带、录像带等,还有小儿子的新电脑。老伴(同修)章焕运右手流着血躺在地上,墙上也有血。我气愤地说:“要告他们。”谢斌下令非法抓我,雷、张二警员恶狠狠一边一个将我右手从胸部左手倒扣压背部,连推带拉从四楼拖下来,拉到派出所关到下半夜。当晚就将老伴非法送八里看守所关押一个月。第二天我的双手、胸部、背部都青紫肿胀疼痛十几天。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六日,我与同修段美华去武汉市何湾劳教所看被非法关押迫害的李同修。在返回的路上贴真相标语,遭便衣绑架到武汉市后湖派出所。那里的警察态度十分恶劣,开口就骂人,粗暴的动手打人,一个叫李金奎(音)的警察拄着枴杖,指着我的鼻子大骂:“老子枪毙了你,看你还信法轮功。”由上午非法拘押到深夜一点多钟,又将我俩送到武汉市第一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强行脱光衣服面壁搜身,然后拍照关监号。第二天,我说:“这是非法抓捕,应该无条件释放。”被干警陆华叫去谈话,我不喊报告,被陆华及两个犯人(其中一个叫张燕)毒打致晕厥,七、八天不省人事。二十多天后转到另一监号,因在放风场发正念、炼功被恶警刘琴上反背高位铐一天,致心慌而休克,同监号人三次按呼叫器后才解铐。几天后因不背监规,被金姓恶警上反背高位铐两次,共计三天二夜,后来黄陂区公安分局去提审才开铐。三天后又转一监号。一天早晨发正念,又被恶警刘琴从监控器看到,下令上铐,我正念抵制,恶警刘琴气急败坏地摔下手铐,下令停止供应、全监号开会七天,煽动仇恨株连全监号的在押人员。

在看守所迫害八十多天后,我又被送何湾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到何湾就進包夹房包夹,二十四小时不停地有邪悟者或干警给洗脑,电视不断的放诽谤大法的东西,天天逼着写体会,威逼、利诱、伪善迫使放弃修炼,不妥协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整个劳教期间就是不断的洗脑与劳工奴役。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因向单位(保健院)院长何崎珍讲真相,遭何恶意举报,被区公安局“六一零”、前川综治办、前川派出所协同、诱骗我去单位后,强行绑架送谌家矶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在那里由三个包夹二十四小时不停的轮换做“工作”,天天放诽谤大法的东西,严密控制、限制人身自由、威逼利诱,强迫写所谓的“五书”,加重、加大精神上的折磨。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公安局国保大队王保国、胡育清、派出所张某、陈斌、司机肖勤,突然闯進我家,抢走两本大法书。五月十一日,国保大队胡育清、肖友生、岳春芳、肖勤,派出所小王,综治办的彭定春共七人,突然闯進我家强行绑架劫持到武汉市女子第一拘留所关押迫害十五天。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与同修去姚集山区农村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遭当地派出所绑架,被铐在长背椅上几个小时。后来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王保国、胡育清、岳春芳三人赶到当地,胡育清破口大骂我,狠狠照我踢了三脚,然后押到公安局至下午六点,又送到武汉市第一女子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当时正下大雪天很冷。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天,我受朋友所托去王家河高楼钱村看望一个不认识的同修,遭当地村委会恶人构陷,被王家河派出所绑架、非法拘留大半天。直到下午三点多钟区公安分局的张福初、胡育清、陈某到来,胡育清一见我又大骂起来,陈某要给我非法拍照。他们折腾几小时后就驱车溜了,派出所的某干警叫我回家去。

尤其奥运期间,三天两头派出所或便衣,就到我居住的地方两或三人上到楼道里探望、监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0/18/231170.html

2010-01-20: 代人探友五分钟 被不法警察劫持五小时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大法弟子刘麦梅,女,六十岁,因受人之托,于二零一零年元月十四日上午,去王家河镇长堰街高楼钱村看望大法弟子吴翠华,被吴的同事、一刘姓乡医与村委会的某妇女干部打了黑报告,遭到王家河派出所俩警察万某、熊某和王家河镇综治办主任冯某绑架劫持,用警车强行带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审查,搜身。

当天下午黄陂区公安分局国保科科长张福初,警员小陈和国保大队队长胡育清又驱车赶到派出所,强行要刘麦梅照相,刘不从,后来在刘没注意时陈姓警察偷拍了两镜头。曾多次打骂过大法弟子的国保大队队长胡育清一進门见到刘麦梅就破口大骂;科长张福初急切的问派出所的警察做了笔录吗?搜了身吗?等等。

刘麦梅就是因为同情、看望同修五分钟,竟然从上午十点左右至下午三点半钟,被王家派出所伙同国安科人员非法审查关押长达五个多小时。

吴翠华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农村残疾单身妇女,因为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邪党迫害大法十多年来,她被黄陂区“六一零”、国安特务和当地派出所恶警、以及镇、乡、村等多级别的邪党人员多次绑架、抄家、剥夺劳动权利、非法劳教、关洗脑班强行洗脑等等,遭到种种迫害和不公对待,至今仍然被多级邪党人员严密监控,不让与外界任何人接触,如同在监狱一样,没有人身自由。

刘麦梅在退休前是中级医师,行医近40年。因为医德好,刘麦梅深受病人尊重。虽然退休,但仍然有很多病人找上门来,或打电话询医问药,甚至深夜都有突发病人的电话,她总是不厌其烦耐心解答,直到病人或家人满意为止。这样的好医师,却遭到恶党人员一次又一次的迫害。二零零二年九月,刘麦梅和一功友在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讲法轮功真相,张贴标语,遭到当地便衣和地保(安)劫持,被非法劳教一年,后送何湾劳教所迫害。2004年4月,刘麦梅所在单位黄陂妇幼保健院伙同区国安人员、前川街和派出所恶警将她骗到单位,强行劫持到武汉市谌家矶洗脑班迫害近一个月。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一日上午9点多钟,刘麦梅家中来了客人,听到有人敲门,客人开门后,闯進两个30多岁的青年男子。时隔约20多分钟,国安队的胡育清、肖友生等恶警闯進,绑架了刘麦梅。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刘麦梅再次遭非法劫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0/216594.html

2009-11-19: 武汉市黄陂区退休女医生再次被迫害
湖北省武汉市黄陂区退休主治医师、大法弟子刘麦梅再次被迫害。这是她第四次被绑架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六十岁的刘麦梅与一位老年女同修在黄陂姚集群建村细殷塆向农民朋友介绍法轮大法好,讲述法轮功无辜被中共恶党暴政残酷迫害长达十年多的真相,被一受谎言欺骗的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子诬告,遭到姚集派出所非法劫持。

午饭后,黄陂区国安科两男一女、三名公安人员对两位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使用刑具、双手戴上手铐劫持回公安分局。刘麦梅遭到国保大队队长胡育清的毒打,恶警还叫嚣说:“就让我去遭报”。

刘麦梅被劫持到武汉市继续非法关押。经家人寻找,得知她现被非法关押在武汉市吴家山女子拘留所(妇教)遭受迫害。

刘麦梅在退休前是中级医师,行医近40年。她曾被多种慢性疾病折磨20多年,修炼大法后不治痊愈,身轻心畅、精力充沛。无论她走到哪里,人们都说:“刘医师越活越年轻。”而她却总是高兴而真诚的告诉世人:“我是修大法之福啊!要不,命都没有,哪有今天呀!”

因为医德好,刘麦梅深受病人尊重。虽然退休,但仍然有很多病人找上门去,或打电话询医问药,甚至深夜都有突发病人的电话,她却总是不厌其烦耐心解答,直到病人或家人满意为止。

然而,这样的好人,却遭到恶党人员一次又一次的迫害,更加暴露了邪党恶毒、残暴的本性。2002年9月,刘麦梅和一功友在武汉市江岸区后湖乡讲真相,张贴大法标语,遭到当地便衣和地保(安)劫持,被非法劳教一年,后送何湾劳教所迫害。2004年4月,刘麦梅所在单位黄陂妇幼保健院伙同区610、国安人员、前川街和派出所恶警将她骗到单位,强行劫持到武汉市谌家矶洗脑班迫害近一个月。

2006年5月11日上午9点多钟,刘麦梅家中来了客人,她刚买菜回家,正在洗菜,听到有人敲门,客人开门后,闯進两个30多岁的青年男子。时隔约20多分钟,国安队的胡育清、肖友生等恶警闯進,绑架了刘麦梅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9/212938.html

2006-07-09:武汉市黄陂区刘麦梅被610迫害、骚扰
武汉市黄陂区恐怖组织610、公安局国保科、派出所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不遗馀力。几年来对大法弟子监视、骚扰、绑架、关押不断。

2006年5月11日上午9点多钟,大法女弟子,57岁退休医师刘麦梅刚买菜回家,正在洗菜做家务,突然一阵敲门声,随后闯進两个30多岁的陌生男子,其中一人自称是派出所的,姓王。老刘质问他们为何三番五次上门骚扰?那个姓王的皮笑肉不笑的说:“没甚么事,只是来看看你”便溜走了。时隔半小时,国安队胡育清、前川街综治办主任彭定春、那个自称姓王的和另外不知姓名的两人共五名彪形大汉闯進家中,强行要老刘跟他们走一趟,不由分说,将体重40公斤左右的刘医师两手一架、前扯后推,从三楼拖至一楼,推進警车没有履行任何法律手续就送武汉市吴家山第一女子拘留所关押迫害。老刘因为坚信真善忍,这是她第三次遭受迫害。

刘医师被关押一段时间后被放回家中。可是,派出所干警汪洋、陈兵、小王分别于6月30日下午和7月4日上午到刘医师家敲门喊人。邻居告诉他们家里没人,可是他们居然不相信邻居的话,继续敲门。邻居问他们有甚么事?他们也不回答就走了。在此,正告所有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不要做恶太多,善恶有报是天理,作恶多端必自毙。真诚希望给你们自己和家人留条后路,再不醒悟,恐怕后悔也没时间了。请同修发出强大正念,解体黄陂区的邪恶因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9/132518.html

2006-05-13: 2006年5月11日上午9点30分左右,大法弟子刘麦梅在家中遭黄陂国安一伙恶警(有5、6人)非法闯入强行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13/127591.html

武汉 硚口区( 桥口区,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8-11-19:武汉市公安局:
局长李义龙
电话:027-85396507
指挥中心:027-85396280
国保支队:027-85395240
政治部主任徐精华027-85396501宅027-81803166
国保处:
电话:027-85393569
值班电话:027-85393500、027-85393600
处长刘南华027-85395240、027-85393567
副处长焦健027-85393567
中队长蔡恒027-85393569、13971015811
黄晓喆027-85393569
吴志国027-85393569、13871034683
张宁027-85393569
袁泉027-85393569

武汉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位于武汉市东西湖区东西湖大道舵落口大市场内
乘公交741、737、621、560、505、222到舵落口大市场下车,或者坐轻轨到额头湾下车
电话:027-85395040、83899479、83899950、83899747、83230973、61675700(投诉电话)
所长姚卫平13006365985 所长张文化13871031338 涂小红 15337261756
18971637787

武汉市委政法委:
书记曹裕江
综治办主任周滨
维稳办主任邹耘
防范办主任殷玉梅027-85481689
防范办副主任陈仕国027-87403060

湖北省政法委:027-87237073、027-87232446、027-87824302
湖北省防范办(610):027-87233234、027-87233496、027-87133820、办027-87133985


2018-11-03: 湖北省武汉市硚口区公安分局:
电话:027-83781888
局长张晓红
政委胡曙光
政治处主任张涛
副局长:高明德、姚昕、杨斌、王洪涛、吴万桥、胡宏洲
武汉市硚口区汉中派出所:
地址:武汉市硚口区长堤街,邮编46003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