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巴林左旗 >> 李淑杰(李树杰), 女, 63

个人情况: 退休前任巴林左旗商业局副局长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朝鲜族)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4-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12-07: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政府等人员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

近期,巴林左旗林东镇政府、派出所、社区、村委会等人员有时三、四个,有时七、八个人非法敲开法轮功学员的家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非法照相。有的骚扰法轮功学员的亲人。

现在已知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季云芝、李树杰、刘香云、侯桂兰、陈庆新、鲁志红、胡月香、张兰琴、马显云、张玉坤、李玉梅。

他们骚扰的方式有以查户口为借口的,有的问还炼不炼法轮功的,有的以扶贫为借口的,还有的荒唐的问,扫黄打黑你啥意见,让签字。他们还有的各屋看,见到法轮功的东西就拍照。
据说这次骚扰迫害是巴林左旗政法委、610下发的密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7/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8145.html

2017-11-13: 内蒙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2017年遭迫害情况

八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李淑杰(女,六十三岁)和姜x(女,七十岁)被繁荣派出所绑架,逼迫俩法轮功学员带领他们去家里,不去不行。之后,强行抄家。他们去姜家抢走许多私人物品,并将姜x绑架到扎兰屯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因姜x血压高,当天晚上放回。李淑杰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十五天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13/内蒙扎兰屯市法轮功学员2017年遭迫害情况-356649.html

2016-10-01: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李淑杰被绑架经过

2016年9月24日上午九点半,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李淑杰,69岁。去巴林左旗林东镇“东辉通讯”手机店修手机,给修手机的人一份真相小册子,被修手机的人诬告,被林东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在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有两个人不报姓名不穿警服非法审问李淑杰,一直到下午将近两点,当场打印非法关押通知书:非法关押15天,罚款1000元。叫李淑杰签字,李不签字。提出头迷、手脚不好使,要求回家。国保大队警察将血压高、手脚不好使的李淑杰叫几个警察抬着放在警车后背箱中拉到旗医院体检。这时李淑杰心脏剧痛,说不出话来,手脚发凉身体不能动,几个人警察拖着她上下楼体检,当时检查结果是:高压200。又强行拉到巴林左旗公安局找领导在拘留书上签字,又拖拉到巴林左旗看守所,法医检查血压高到210。警察拿降压药叫李淑杰吃,李拒绝。李淑杰让一警察给她儿子打电话,因家中有八十多岁的老母无人照看。李淑杰的儿子去左旗公安局找局长要人,晚上8点李淑杰儿子将母亲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二零一六年十月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35767.html#1610103634-1

2016-04-14: 从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十日,左旗公安局从各乡镇派出所、刑警队调来大部份警察,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左旗公安局从一楼到三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里都吊铐、关押着大法弟子和家人。同时被绑架的有:季云芝、(已送赤峰)李树杰、陈艳平、林淑萍、吴国华、王秀芝、田育林、孙志军、郑桂芝、张雅娜、李玉芬、张凤兰、刘春艳、马凤芝、陈庆新。还有季云芝的丈夫、侄子、外甥女、吴国华的丈夫。(王晓燕已走脱)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中午,八名警察喊着口号,象游街一样把我、李玉芬戴着手铐押送到左旗看守所迫害。在这个所谓的“国家级文明”看守所里,很长时间不许家人探视、天很凉了,也不许家人送衣物、行李,看守所郑义还扣压我弟弟给我送去的钱物。

在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我、段学芹、张雅娜、李玉芬、王秀芝、被秘密押往赤峰园林路看守所。第二天左旗国安大队教导员白秀珍,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副大队长刘志军来到赤峰园林路看守所,逼迫我等人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我等人拒签。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我与法轮功学员王晓燕、李树杰先后被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左旗法轮功学员段学芹、季云芝、张雅娜、李玉兰、李玉芬、王秀芝、陈庆新也被关押在内蒙兴安盟图牧吉劳教女队迫害。

... 四月十一日下半夜三点,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付秀云、原左旗公安局长德格日吉夫、副局长唐国志等指使法医汪吉拉、张凤文等把我和王晓燕,李树杰、李玉芬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途中怕我身体不行了还给我打了一针。到了劳教所后,不管身体如何就收下了。我、王晓燕被关到二大队,李树杰、李玉芬被关到一大队迫害,当时就被关进库房,由包夹、犹大二十四小时监控迫害。每天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听犹大的歪理邪说,强迫放弃修炼,另外每天还要做十多小时的奴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多次被绑架、劳教-内蒙古李圣君控告元凶-326310.html

2015-11-03: 赤峰市巴林左旗610和警察骚扰诉江公民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及各社区相关人员等近期不断骚扰、绑架依法对江泽民控告的法轮功学员。

十月三十日上午,巴林左旗公安局来了四个便衣警察(其中有一女的),到法轮功学员杨翠玲水果店,说让核实诉江情况,把她绑架,非法拘留十天,关押到内蒙古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天山看守所。

十月二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马鸿慧,因控告江泽民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巴林左旗看守所拘留五天。

十月二十日,左旗片警白音给法轮功学员陈庆新打电话骚扰。二十七日上午九点多,白音和一个小警察又来到陈庆新家。白音问:你写诉江状了吗?是你自己写的、签的名吗?谁告诉你写的?陈庆新说:不是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吗?我自己写的。陈庆新从自身状况说起自己炼功百病皆无,然后,又告诉他们,别迫害法轮功。白音让她填表、签名。陈庆新不配合,并告诉他们:我没犯罪,也没犯法,我不填表、也不签名。他们走了。

十月份,左旗东城区白音和另一位年轻警察去法轮功学员李淑杰家,要核实诉江的事。白音问李淑杰为什么诉江?李淑杰说:因为他迫害法轮功学员,我被迫害、非法劳教三年,我丈夫有病无人照顾而死,因为我有冤案,所以我起诉他。白音问:谁写的诉状?李淑杰说:我写的。谁给打印的?李淑杰说:我问你,我给高院写的诉状,你来问我,你有高院的委托书吗?他说:我们走。可他们没走,白音又问李淑杰,邹桂琴是谁?李淑杰告诉他们:是我母亲。她也诉江了,原来她学过大法,我被非法劳教,她不敢炼了。八十二岁那年她瘫痪了,两年雇了四个保姆,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六个月,就会走路了,三年半没吃药,能上楼了。我把母亲接到我家来了。李淑杰的母亲又告诉他们:我有病的时候喂水、喂饭,拉屎、尿尿用人接,现在啥病都没有了。他们走了。第二天,社区两个女的又上李淑杰家来了,他们听完了真相,拿着光盘走了。

左旗水塔社区一个女的给法轮功学员陈艳平打电话骚扰;警察给法轮功学员吴国华打电话骚扰,让她去警务室; 警察给法轮功学员王春华打电话骚扰,让她去警务室。

十月三十一日,隆昌镇友好大队书记和隆昌镇派出所两个警察,来到林东出摊的(做小买卖的)地方,找到法轮功学员吴景刚和他妻子赵春华,问他们上访了吗?为啥告江泽民?还炼法轮功吧?骚扰他们。

巴林左旗610、公安局、国保大队、各派出所及各社区相关人员等,二零一五年七月份绑架了七名法轮功学员郭文、赵玉、张桂芝、唐女士、鲁志红、胡姓男士、李圣君,还有李圣君的丈夫共八人;随后又多次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和家人,并绑架了法轮功学员马鸿慧、杨翠玲。

二零一五年九月份,左旗警察给法轮功学员耿淑琴打电话骚扰。 片警和社区的人去法轮功学员李秀莲老太太家骚扰,问她是否联名上访。 警察去法轮功学员李玉兰家骚扰。 左旗花加拉嘎乡派出所两个男警察,去法轮功学员刘香云老太太家骚扰。他们给刘香云打电话,刘香云怕老伴受到惊吓,下楼见他们,他们让刘香云配合上楼看一看,被刘香云拒绝。派出所警察给法轮功学员陆春民家多次打电话骚扰后,又让陆春民到派出所讯问诉江之事。

二零一五年九月份,一天上午十点左右,左旗派出所的一个男警和社区两个女的,去法轮功学员陈桂霞家,以查户口为由骚扰。十月份,一天上午十一点多,三个男警察去陈桂霞家,进屋问:你联名上访告政府了吗? 陈桂霞说:我没告政府,起诉江泽民了。他们问:你为啥起诉江泽民?你也没被迫害?陈桂霞说:我身体一身病,炼法轮功炼好了,没有一个修炼的环境,他迫害死那么多好人,还不应该告他吗?这不是本末倒置吗?我告的是江泽民,你们不去查他,怎么查我来了。男警察问陈桂霞还炼法轮功吧,陈桂霞告诉他,炼。陈桂霞又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这是给每一个人选择未来的机会。他们走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份,下午三点多,左旗派出所一个男警和社区的人去法轮功学员马凤芝家大声敲门骚扰。马凤芝没给他们开门。十月份,一天上午约十一点,三个男警察又去马凤芝家骚扰,马凤芝没在家,她丈夫受到询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3/赤峰市巴林左旗610和警察骚扰诉江公民-318542.html

2013-11-03: 中国大陆朝鲜族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2)

(二)玩弄、践踏法律,非法劳教、随意诬判,恶意侵占人权
1.前商业局副局长李树杰两次遭非法劳教经历

李树杰,女,朝鲜族,六十周岁,退休前任巴林左旗商业局副局长。

修炼前,李树杰曾经患风湿性腿疼和慢性咽炎长达二十多年,还患有神经性头痛和卵巢囊肿等病,经多方就医不得好转,她先后练了多种气功,效果都不好。一九九八年底,李树杰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仅二十天,所有的疾病全不翼而飞。使她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江××看到全国有上亿人修“真、善、忍”做好人,非常仇恨,用栽赃陷害、颠倒黑白等各种流氓手段欺骗群众,掀起了长达十年至今仍未停止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左旗派出所汪成到李树杰家取她的笔迹、指纹,逼迫李树杰在“不上访不进京”的材料上签字。后李树杰到人寿保险公司当代办员,利用走家串户宣传保险的机会,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零年二月,因李树杰工作业绩突出,赤峰市人寿保险公司批准她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国旅游。在办出国护照时,巴林左旗公安局汪其格以李树杰曾经炼过法轮功和她要去的国家炼法轮功的人特别多为由,拒绝给她办护照。面对无理的迫害,李树杰和几名法轮功学员给赤峰市各旗县行政局负责人寄真相信,讲清法轮功是什么,江氏集团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从而不让他们助纣为虐。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赤峰市六一零办公室指派赤峰市公安局某大队长鲍晓宇一行四人(有赤峰市国家安全局王某某、还有两人不知姓名),王某某和另外两名赤峰市人,伙同巴林左旗一名警察由居委会王景臣领着,绑架了李树杰,抢走几份手抄经文和两盒炼功磁带。李树杰被带到公安局,王某某和另一警察恐吓她说:你不承认寄发真相信,就处罚你丈夫,调离工作单位并免职,影响子女提干等。连续非法审讯到半夜两点钟才把她放回家。

七月三日,恶警又非法传讯李树杰,连续非法审讯四昼夜,不让休息,每天只给吃一顿饭。恶警把李树杰双手昼夜铐在床头、暖气管子或窗户上,她两手腕红肿并紫青,两臂和手不能动。七月七日,李树杰和法轮功学员陈延平被劫持到阿鲁科尔沁旗看守所。

这突如其来的迫害给全家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家中上至七十岁的老人下至四岁孙女,两个月内去阿鲁科尔沁旗看守所十八次看望被迫害的李树杰。政法委书记李国还勒索了她家两千元钱。公安局政委崔凤国还叫嚣说:“这回抓了一个大个的,是副科级干部,还是全国三八红旗手。”结果李树杰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六日,巴林左旗公安局的白秀珍、翟亚杰将李树杰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未经体检。

在劳教所,每名法轮功学员由两名吸毒犯监控(也叫包夹),美其名曰:“三人帮教小组”。劳动、吃饭、站排、睡觉都在一起,上厕所都必须一起去。早晨五点半钟起床后就到车间劳动,晚上九点钟收工,有时晚上加班到十一点。李树杰每天包筷子(往木筷子外面包一层纸)。手指被磨出血钻心的疼,两个手的大拇指由于每天十几个小时不停的抻直干活,手指已经直挺挺的不能弯曲了。由于劳动强度大时间长,他每天累得筋疲力尽,出现高血压和心脏病症状,而且经常出现反复。

二零零二年五月,劳教所用强制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罚站,直到写“三书”为止(悔过书、决心书、保证书)。学员们腿肿的很粗,脚肿的不能穿鞋,眼发红眼窝发青,一个又一个不断的倒下。李树杰心脏病经常发作,曾经三次用救心丸抢救。大队长孔桂华多次把她叫到办公室训话,孔说:“我多次给你做‘转化’工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以为我不敢收拾你。”李树杰说:“你收拾人是犯法,将来加倍偿还。”一次又一次的训话后,李树杰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她知道有的劳教所把人迫害死了从楼上扔下去说是自杀。她不想不明不白的被迫害死,写了一封遗书,信中告诉家人说:如果我死了,那一定是被迫害死的,有朝一日要为我申冤。李树杰把信和她仅有的三张小孙女的照片交给了教育科的冉凌雪,并对她说:“我托你保存一封信,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人世了,请你转交给我的亲人。”后来她没有再被罚站。但那种使人透不气来的恐怖气氛使她的身心备受摧残。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李树杰办所外执行,提前离开了劳教所,赤峰市“六一零”违反规定指使巴林左旗“六一零”从非法劳教开始停发她的工资十四个月,回家后只发百分之七十工资,一直到非法劳教期结束。影响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普调工资,共造成经济损失一万六千多元。

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巴林左旗“六一零”指使公安局那顺、杜义等人再次闯入李树杰家,绑架了她和前来串门的王晓燕,抢走师父法像,一本《转法轮》,一本《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四本手写的学习体会和一个mp3。这伙人不敢在抢走的物品清单上签名和写日期。

四月八日,杜义等人非法审讯李树杰,强行把李树杰从床上拖到地下,抓着头发拽着衣服一直拖到审讯室,致使她的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掉。四月十日杜义等人再次把李树杰拖到走廊,往事先伪造好的诬陷材料上按手印,这种强盗行为使她突发心脏病失去了知觉。七、八个人手忙脚乱的急忙做人工呼吸,他们不是医生不会做人工呼吸,只是用力挤压胸部。李树杰醒来时,胸部肋骨象断了一样疼,连呼吸都不敢使劲儿。在这种情况下恶人们并没有顾及李树杰的死活,见她醒来,就急不可待的掰开她的手强行按手印。然后把她扔到床上不管了。她一直直挺挺的躺着,嘴张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别人叫医生却没人理。

四月十一日半夜两点钟,公安局的王基拉(音)、张凤文等人把李树杰、王晓燕、李胜军、李玉芬四人未经体检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每人非法劳教两年。那天,天阴沉沉的没有阳光,西北风刮着鹅毛大雪,虽然是四月份了可比冬天还冷。公安人员穿着羽绒服,而李树杰由于胸部发烧,上身只穿一件薄衫,脸烧的红红的。到了劳教所门口,痛苦的往事涌上心头,她又一次失去知觉,被警察抬进劳教所丢下。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新建了食堂、生产车间和礼堂,但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没有变,手段由公开变为隐蔽、更阴毒。一大队大队长是陆俊卿。李树杰和李玉芬分别被监控在行李房和活动室。门和窗户上的玻璃都用纸糊着,床板子放在地上,每人每天被四名吸毒犯监控,不准她们与任何学员接触。其他人出工后才允许她们去洗漱间和卫生间,晚上收工后她们俩人要去卫生间时,必须把其他学员都清出后才能去。每天不间断的有狱警、邪悟者轮番的往她头脑中灌邪悟的东西,一开始狱警在生活上还伪善关心,目的是劝“转化”。随着时间的转移,恶警由谈话变成训斥,由伪善变凶狠,甚至是暴跳如雷的吼叫和谩骂;而且罚站的时间越来越长;不“转化”不准洗澡。在那阴暗的屋子里,李树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胸痛的不敢翻身,因绝食、病痛和高压迫害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要搀扶,真是度日如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天气很热,劳教所搞军训,李树杰因病不能坚持训练,分别跟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和所里的科长肖某某请假,不但不给假还挨一顿骂,在训练期间李树杰感到头晕,又跟所里的科长裘某某请假,裘说:“我带你到医务室检查,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经检查,高压180度,医生准许立即休息。李树杰吃不下去中午饭,感到恶心,头晕眼花天旋地转的,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昏倒在地,两腿发软不能站立,说话吐字不清,被人背到宿舍楼,两天后才能走路。

二零零七年春,李树杰被转到三大队,从生产车间的一楼往二楼抬条子(带有粘贴纸条的塑料板),上午连续卸了两车货,年轻人都挺不住了,李树杰感到头晕,在两楼楼梯拐弯处跌倒,全身发抖嘴唇发青,两腿不能站立,手指不能弯曲,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有所好转。

二零零七年十月底天很冷,李树杰因高血压,被准许不参加卸货,不料被劳教所的司机大骂,逼她参加卸货,她被逼无奈,挪到楼下传递大头菜 ,她接不过来,菜不断地往地上掉,不一会她就感到天旋地转,又晕倒在地,大家被逼干活,没人敢管她。半小时后,她才醒过来,从冰凉的水泥地上爬起来。当天中午,她心脏病发作,瘫在地上喘不过气来,张着嘴“啊……啊……”的叫,脸憋的发青,在场的人都吓坏了,有的吓的直哭,带班的赶紧给所医打电话,打不通,大约十分钟才喘上那口气来。她从此心跳得厉害,上楼时别人都进二楼车间坐好了,她才上到楼梯的一半。
二零零七年刚开春,李树杰的丈夫在雪天滑倒摔坏了手腕子,一只手不能动,高血压病也犯了。李树杰在呼市劳教所也病得很重,她丈夫给劳教所写信要求给李树杰办所外就医,几个月却渺无音讯,由于“六一零”、劳教局互相推诿,致使夫妻二人同时遭受病痛和精神折磨。李树杰的丈夫因无人照顾,病情加重。二零零八年二月,李树杰出狱。此事过了不到八个月,李树杰的丈夫因病重含恨离开了人世,年仅六十三岁。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家破人亡。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3/中国大陆朝鲜族法轮功修炼者被迫害真相(2)-282104.html

2011-07-21: 赤峰市恶警崔凤国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1/赤峰市恶警崔凤国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244198.html

2010-01-17: 赤峰市恶警杜义假扮乞丐,监视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7/216414.html

2009-12-31: 前商业局副局长李树杰两次遭非法劳教经历
(明慧通讯员内蒙古报道)内蒙古法轮功学员李树杰,女,朝鲜族,六十周岁,退休前任巴林左旗商业局副局长。李树杰因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做好人,两次被中共警察非法劳教,并遭劳教所非人奴役。

修炼前,李树杰曾经患风湿性腿疼和慢性咽炎长达二十多年,还患有神经性头痛和卵巢囊肿等病,经多方就医不得好转,她先后练了多种气功,效果都不好。一九九八年底,李树杰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仅二十天,所有的疾病全不翼而飞。使她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

然而好景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江××看到全国有上亿人修“真、善、忍”做好人,非常仇恨,用栽赃陷害、颠倒黑白等各种流氓手段欺骗群众,掀起了长达十年至今仍未停止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左旗派出所汪成到李树杰家取她的笔迹、指纹,逼迫李树杰在“不上访不进京”的材料上签字。后李树杰到人寿保险公司当代办员,利用走家串户宣传保险的机会,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二零零零年二月,因李树杰工作业绩突出,赤峰市人寿保险公司批准她到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等国旅游。在办出国护照时,巴林左旗公安局汪其格以李树杰曾经炼过法轮功和她要去的国家炼法轮功的人特别多为由,拒绝给她办护照。面对无理的迫害,李树杰和几名法轮功学员给赤峰市各旗县行政局负责人寄真相信,讲清法轮功是什么,江氏集团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从而不让他们助纣为虐。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赤峰市六一零办公室指派赤峰市公安局某大队长鲍晓宇一行四人(有赤峰市国家安全局王某某、还有两人不知姓名),王某某和另外两名赤峰市人,伙同巴林左旗一名公安警察由居委会王景臣领着,绑架了李树杰,抢走几份手抄经文和两盒炼功磁带。李树杰被带到公安局,王某某和另一警察恐吓她说:你不承认寄发真相信,就处罚你丈夫,调离工作单位并免职,影响子女提干等。连续非法审讯到半夜两点钟才把她放回家。

七月三日,恶警又非法传讯李树杰,连续非法审讯四昼夜,不让休息,每天只给吃一顿饭。恶警把李树杰双手昼夜铐在床头、暖气管子或窗户上,她两手腕红肿并紫青,两臂和手不能动。七月七日,李树杰和法轮功学员陈延平被劫持到阿鲁科尔沁旗看守所。

这突如其来的迫害给全家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家中上至七十岁的老人下至四岁孙女,两个月内去阿鲁科尔沁旗看守所十八次看望被迫害的李树杰。政法委书记李国还勒索了她家两千元钱。公安局政委崔凤国还叫嚣说:“这回抓了一个大个的,是副科级干部,还是全国三八红旗手。”结果李树杰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九月十六日,巴林左旗公安局的白秀珍、翟亚杰将李树杰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未经体检。

在劳教所,每名法轮功学员由两名吸毒犯监控(也叫包夹),美其名曰:“三人帮教小组”。劳动、吃饭、站排、睡觉都在一起,上厕所都必须一起去。早晨五点半钟起床后就到车间劳动,晚上九点钟收工,有时晚上加班到十一点。李树杰每天包筷子(往木筷子外面包一层纸)。手指被磨出血钻心的疼,两个手的大拇指由于每天十几个小时不停的抻直干活,手指已经直挺挺的不能弯曲了。由于劳动强度大时间长,他每天累得精疲力尽,出现高血压和心脏病症状,而且经常出现反复。

二零零二年五月,劳教所用强制手段迫使法轮功学员“转化”。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罚站,直到写“三书”为止(悔过书、决心书、保证书)。学员们腿肿的很粗,脚肿的不能穿鞋,眼发红眼窝发青,一个又一个不断的倒下。李树杰心脏病经常发作,曾经三次用救心丸抢救。大队长孔桂华多次把她叫到办公室训话,孔说:“我多次给你做‘转化’工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别以为我不敢收拾你。”李树杰说:“你收拾人是犯法,将来加倍偿还。”一次又一次的训话后,李树杰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她知道有的劳教所把人迫害死了从楼上扔下去说是自杀。她不想不明不白的被迫害死,写了一封遗书,信中告诉家人说:如果我死了,那一定是被迫害死的,有朝一日要为我申冤。李树杰把信和她仅有的三张小孙女的照片交给了教育科的冉凌雪,并对她说:“我托你保存一封信,假如有一天我不在人世了,请你转交给我的亲人。”后来她没有再被罚站。但那种使人透不气来的恐怖气氛使她的身心备受摧残。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三日,李树杰办所外执行,提前离开了劳教所,赤峰市“六一零”违反规定指使巴林左旗“六一零”从非法劳教开始停发她的工资十四个月,回家后只发百分之七十工资,一直到非法劳教期结束。影响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四年普调工资,共造成经济损失一万六千多元。

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巴林左旗“六一零”指使公安局那顺、杜义等人再次闯入李树杰家,绑架了她和前来串门的王晓燕,抢走师父法像,一本《转法轮》,一本《洛杉矶市法会讲法》,四本手写的学习体会和一个mp3。这伙人不敢在抢走的物品清单上签名和写日期。

四月八日,杜义等人非法审讯李树杰,强行把李树杰从床上拖到地下,抓着头发拽着衣服一直拖到审讯室,致使她的头发一把一把的往下掉。四月十日杜义等人再次把李树杰拖到走廊,往事先伪造好的诬陷材料上按手印,这种强盗行为使她突发心脏病失去了知觉。七、八个人手忙脚乱的急忙做人工呼吸,他们不是医生不会做人工呼吸,只是用力挤压胸部。李树杰醒来时,胸部肋骨象断了一样疼,连呼吸都不敢使劲儿。在这种情况下恶人们并没有顾及李树杰的死活,见她醒来,就急不可待的掰开她的手强行按手印。然后把她扔到床上不管了。她一直直挺挺的躺着,嘴张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别人叫医生却没人理。

四月十一日半夜两点钟,公安局的王基拉(音)、张凤文等人把李树杰、王晓燕、李胜军、李玉芬四人未经体检劫持到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每人非法劳教两年。那天,天阴沉沉的没有阳光,西北风刮着鹅毛大雪,虽然是四月份了可比冬天还冷。公安人员穿着羽绒服,而李树杰由于胸部发烧,上身只穿一件薄衫,脸烧的红红的。到了劳教所门口,痛苦的往事涌上心头,她又一次失去知觉,被警察抬进劳教所丢下。

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新建了食堂、生产车间和礼堂,但对法轮功学员迫害没有变,手段由公开变为隐蔽、更阴毒。一大队大队长是陆俊卿。李树杰和李玉芬分别被监控在行李房和活动室。门和窗户上的玻璃都用纸糊着,床板子放在地上,每人每天被四名吸毒犯监控,不准她们与任何学员接触。其他人出工后才允许她们去洗漱间和卫生间,晚上收工后她们俩人要去卫生间时,必须把其他学员都清出后才能去。每天不间断的有狱警、邪悟者员轮番的往她头脑中灌邪悟的东西,一开始狱警在生活上还伪善关心,目的是劝“转化”。随着时间的转移,恶警由谈话变成训斥,由伪善变凶狠,甚至是暴跳如雷的吼叫和谩骂;而且罚站的时间越来越长;不“转化”不准洗澡。在那阴暗的屋子里,李树杰躺在冰凉的地板上,胸痛的不敢翻身,因绝食、病痛和高压迫害身体非常虚弱,走路都要搀扶,真是度日如年。

二零零六年七月,天气很热,劳教所搞军训,李树杰因病不能坚持训练,分别跟小队长、中队长、大队长和所里的科长肖某某请假,不但不给假还挨一顿骂,在训练期间李树杰感到头晕,又跟所里的科长裘某某请假,裘说:“我带你到医务室检查,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经检查,高压180度,医生准许立即休息。李树杰吃不下去中午饭,感到恶心,头晕眼花天旋地转的,在回宿舍的路上突然昏倒在地,两腿发软不能站立,说话吐字不清,被人背到宿舍楼,两天后才能走路。

二零零七年春,李树杰被转到三大队,从生产车间的一楼往二楼抬条子(带有粘贴纸条的塑料板),上午连续卸了两车货,年轻人都挺不住了,李树杰感到头晕,在两楼楼梯拐弯处跌倒,全身发抖嘴唇发青,两腿不能站立,手指不能弯曲,到晚上八点多钟才有所好转。

二零零七年十月底天很冷,李树杰因高血压,被准许不参加卸货,不料被劳教所的司机大骂,逼她参加卸货,她被逼无奈,挪到楼下传递大头菜,她接不过来,菜不断地往地上掉,不一会她就感到天旋地转,又晕倒在地,大家被逼干活,没人敢管她。半小时后,她才醒过来,从冰凉的水泥地上爬起来。当天中午,她心脏病发作,瘫在地上喘不过气来,张着嘴“啊……啊……”的叫,脸憋的发青,在场的人都吓坏了,有的吓的直哭,带班的赶紧给所医打电话,打不通,大约十分钟才喘上那口气来。她从此心跳得厉害,上楼时别人都进二楼车间坐好了,她才上到楼梯的一半。

二零零七年刚开春,李树杰的丈夫在雪天滑倒摔坏了手腕子,一只手不能动,高血压病也犯了。李树杰在呼市劳教所也病得很重,她丈夫给劳教所写信要求给李树杰办所外就医,几个月却渺无音讯,由于 “六一零”、劳教局互相推诿,致使夫妻二人同时遭受病痛和精神折磨。李树杰的丈夫因无人照顾,病情加重。二零零八年二月,李树杰出狱。此事过了不到一个月,李树杰的丈夫因病重含恨离开了人世,年仅六十三岁。

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恶党迫害的家破人亡,只有解体这个恶魔,退出它的一切组织,在“真善忍”的普照下,人们才能过上幸福生活。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1/215430.html

2008-02-11: 呼市劳教所从外地“买”法轮功学员维持迫害
因为呼市劳教所是所为的“文明劳教所”,如果没有三百人,就达不到标准,所以多此从北京调遣处买人。

据从呼市女子劳教所出来的法轮功学员讲,现在劳教所里已经没几个法轮功学员了,邪恶之徒们又在北京调遣处“买”三十个人(其中六位是法轮功学员),八百元每位法轮功学员,从包头又转过来三个(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四日来的,三个队各一名)。

据说,以下的几个人负责去给她们几个转化,有:李淑杰(赤峰市巴林左旗)、李秀华(浙江)、李国华(赤峰)、陈贵芝(北京)以上四人是三队的,康文会、林海兰(是二队的)、苑爱伍(音)一队。李淑杰已于二月一日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11/172216.html

2007-05-23: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详情
一、李胜军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2006年4月7日下午3点左右,巴林左旗又发生了一起绑架案件:内蒙古赤峰市邪恶组织“610”伙同巴林左旗当地政法委、610、国安、公安、派出所又一次作案,绑架了左旗林东镇四位大法弟子:李胜军、李玉芬、王晓燕、和李淑杰。并从大法弟子李玉芬、吴国辉两家抢走电脑、师父法像、师父讲法带等,并预谋绑架吴国辉,未遂。李胜军等四人都曾被当地恶人汪其格、白秀珍、图布新、刘建国等迫害并非法判以劳教。这次又被送往呼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还在被非法关押中。王晓燕的丈夫几年前已过世,自己带着十几岁的儿子艰难度日。可恶人们根本不考虑他们母子的难处,硬是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关進监牢。李胜军的母亲病的很重,她刚要去侍奉她母亲,还没出门就被恶徒们绑架。经查实直接参与策划此次绑架案件的610恶徒和警匪有:付秀云、唐国志、张荣山、那顺、杜义、张凤文、杜敏学、汪成、田立成、燕春旺、张惠彬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3/155418.html

2006-08-21: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付秀云、土布新迫害大法弟子
付秀云、土布新是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的两个迫害大法弟子的祸首,许多人在面对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及讲真相等情况下,逐渐远离邪恶,为自己认真的选择未来。但是,这两个被利欲熏心的、失去蒙族气节与信仰的人,与多次劝导、救度于不顾,一次次作恶:以先编造各种“罪证”,然后绑架立即非法“劳教”的卑鄙流氓手段,对李胜军、李淑杰、李玉芬、王晓艳進行迫害,还有的被逼的流离失所!

8月17日(约),二人又在多次骚扰情况下,再次绑架了在信用社工作的王春华女士(進一步消息还待查明!)。在他们罪恶的记录中又点了一笔。

在此正告他们:为了自己和家人,不要再当共产邪灵的爪牙,必须停止对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犯罪。莫失改过良机!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1/136052.html

2006-04-23: 呼和浩特市四名大法弟子遭绑架被非法劳教
2006年4月7日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李胜军、李淑杰、李玉芬、王晓燕四人中有的已经被秘密绑架到呼市劳教所。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3/125904.html

2006-04-13: 内蒙古巴林左旗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
2006年4月10日下午3点左右,内蒙古赤峰市610伙同巴林左旗当地政法委、610、国安、公安、派出所统一作案,绑架左旗大法弟子李胜军、李玉芬、李淑杰、王晓燕等四人,并从大法弟子李玉芬、吴国辉两家抢走电脑,恶警预谋绑架吴国辉未遂。

参与策划绑架的610成员恶警有:傅秀云、唐国志、那顺、杜义、杜敏学、王成、田立成、燕春旺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083.html

赤峰 巴林左旗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9-03-31:
巴林左旗政法委:区号 0476 邮编 025450
政法委书记:申志强 电话 13947666779
政法委副书记:于守中(音)
迟建学 7861673 1394766764
傅秀云 78645087860399 13948468381
杨贺明 7881795 13847658795
石向东 7863809 7892127 13947696811
高延国 7862372 15047649666(“六一零”)
王立新 13684769967(“六一零”)
朝日格图 7861673 13947632530
曹国生 7861673 13848860936
办公室主任申志龙7862386 13789737766
巴林左旗公安局:
局长张文凯5809555 13904767222 18604767333
巴林左旗公安局副局长:王春江 7888110 7888958 13804766859
国保大队:
队长黄建 13848360002
副队长时玉国
于海 13804766462
齐柏林 13604765850
黄永军(音)
赵森 13947667500
罗晓峰 13804764419
巴林左旗林东镇派出所
田立成 教导员:15147628887
杜敏军 所长 13804766519 7882599
刘艳林 副教导员 15947162777
徐建峰 副教导员 13674877717
其他成员
林海龙 13848566956
双 喜 18748023960
刁春江 15049676885
徐立军 13847681596(尾数或1586)
刘 洋 15849945668
王志伟 15004880909
李木子15049694555
巴林左旗看守所电话
值班室7882791
姓名 职务 手机号 家电(0476)
黄海峰 所长 13847681563
白雪峰 教导员15047605784
乔长亮 副所长15548393644; 13154861338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8-12-07: 巴林左旗政法委、610电话 区号 0476 邮编 025450
政法委书记:申志强 电话 13947666779 (二零一六年七、八月份上任)
傅秀云 7864508 宅7860399 13948468381(恶人)
杨贺明 7881795 13847658795
石向东 7863809 7892127 13947696811
高延国 7862372 15047649666(“六一零”恶人)
王立新 13684769967(“六一零”恶人)
朝日格图 7861673 13947632530
曹国生 7861673 13848860936
办公室主任申志龙7862386 1378973776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2/7/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78145.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