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17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内蒙古 >> 赤峰 巴林左旗 >> 王晓艳(王晓燕), 女, 48

个人情况: 曾在巴林左旗邮政局东河路邮政支局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4-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7-31: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警察骚扰18名法轮功学员

近段时间,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派出所警察及部份乡镇、苏牧派出所一帮警察以查户口为名敲门骚扰18名法轮功学员。警察带着摄像头随处乱照,问着问那,索要法轮功学员的户口本、身份证、电话号码。

遭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马鸿慧、郑桂芝夫妇、王晓燕、张雅娜、李圣君、于占华、季云芝、高老师、刘香玉、吴景刚、赵春华夫妇、侯桂兰、张立新、吴国华夫妇、潘秀英、杨翠艳、杨翠玲、赵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31/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51878.html#17730235441-19

2016-11-06: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王晓燕自述被迫害经过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三日晚,我与同修李玉芬去白音沟乡十三号村发真相材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回家的路上被林东西城派出所谢景伟、王志伟绑架,送入看守所非法关押。

他们拿着我们俩家的钥匙,私闯民宅,拿走我们的私人物品,如:大法书、师父的法像、电脑、光盘,还在李玉芬家偷走现金三万元,没有任何的办案手续记载,也拒绝给我们看清单。直到在开庭时在强烈的要求下才让我们看到清单,清单上他们做了大量的手脚,编造内容,并伪造假证人在清单上签字。他们制造的所谓证据漏洞百出。

在开庭时,检察官(公诉人)特古斯面对两位律师有理有据的辩护无言以对,理亏词穷的情况下,恼羞成怒,当庭威胁律师:为法轮功说话要报有关部门,撤销律师资格证。

法庭在压力面前不敢主持正义,非法判我们俩四年。二审只是走个过场,只问一句:还炼功吧?就草草的以一审判决。李玉芬的三万元现金百般周折没有下落,直到判决书下来,看守所的所长觉得对我们太不公了,亲自从谢景伟那要了回来。

呼市女子监狱教育科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其实这里的警察也是被邪党谎言蒙蔽的人,这里用各种办法迫使学员转化,每个学员都被隔离,独自禁锢在屋子里,均派两三个包夹日夜看管,每天强行洗脑,恶劣的环境迫使神志不清的学员违心的写了所谓‘四书’后,送入监区劳动或留在这里继续洗脑,同时被他们操纵利用,指使转化的学员再去毒害其他学员。做这项工作的警察有康建伟、赵鹏程、科长肖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1/6/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37302.html

2016-04-14: 从二零零一年七月三日——十日,左旗公安局从各乡镇派出所、刑警队调来大部份警察,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左旗公安局从一楼到三楼几乎所有的房间里都吊铐、关押着大法弟子和家人。同时被绑架的有:季云芝、(已送赤峰)李树杰、陈艳平、林淑萍、吴国华、王秀芝、田育林、孙志军、郑桂芝、张雅娜、李玉芬、张凤兰、刘春艳、马凤芝、陈庆新。还有季云芝的丈夫、侄子、外甥女、吴国华的丈夫。(王晓燕已走脱)

二零零一年七月十日中午,八名警察喊着口号,象游街一样把我、李玉芬戴着手铐押送到左旗看守所迫害。在这个所谓的“国家级文明”看守所里,很长时间不许家人探视、天很凉了,也不许家人送衣物、行李,看守所郑义还扣压我弟弟给我送去的钱物。

在劳教所遭受种种折磨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日,我、段学芹、张雅娜、李玉芬、王秀芝、被秘密押往赤峰园林路看守所。第二天左旗国安大队教导员白秀珍,原左旗公安局国安副大队长刘志军来到赤峰园林路看守所,逼迫我等人在劳教通知书上签字,我等人拒签。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我与法轮功学员王晓燕、李树杰先后被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左旗法轮功学员段学芹、季云芝、张雅娜、李玉兰、李玉芬、王秀芝、陈庆新也被关押在内蒙兴安盟图牧吉劳教女队迫害。

...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一日下半夜三点,我又被非法劳教二年。付秀云、原左旗公安局长德格日吉夫、副局长唐国志等指使法医汪吉拉、张凤文等把我和王晓燕,李树杰、李玉芬押送呼和浩特女子劳教所迫害,途中怕我身体不行了还给我打了一针。到了劳教所后,不管身体如何就收下了。我、王晓燕被关到二大队,李树杰、李玉芬被关到一大队迫害,当时就被关进库房,由包夹、犹大二十四小时监控迫害。每天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听犹大的歪理邪说,强迫放弃修炼,另外每天还要做十多小时的奴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14/多次被绑架、劳教-内蒙古李圣君控告元凶-326310.html

2011-07-21: 赤峰市恶警崔凤国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1/赤峰市恶警崔凤国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244198.html

2011-07-05: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检察院迫害法轮功学员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检察院科长特古斯,无视法律,阻止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在二零一零年一月和四月分别枉判法轮功学员李玉芬、王晓燕各四年,并非法判赵桂荣七年、王建霞四年。

一.法轮功学员李玉芬、王晓燕遭非法判刑迫害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李玉芬、王晓燕被左旗公安局林东镇城郊派出所谢景伟、王俊杰等恶警绑架、抄家,并非法起诉。李玉芬、王晓燕的家人在北京请来两名律师为她俩辩护。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上午九时,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院对李玉芬、王晓燕非法庭审,公诉人特古斯当庭诬陷李玉芬和王晓燕。李静林和另一位律师依照国家《宪法》、《刑法》将特古斯等驳的体无完肤。特古斯被责问的前言不答后语,非常尴尬。

李静林律师指出检方指控我的当事人无事实依据。这时特古斯恼羞成怒,大声斥责李律师说:“你是法轮功的保护伞”,并多次打断、阻止两位律师的辩护。李律师不卑不亢的告诉特古斯说:我是依照《宪法》、《律师法》在为我的当事人做无罪辩护。这时特古斯气急败坏的说:“我要找你的主管单位、上级,反映你的情况”等话要挟李律师。

巴林左旗公检法对李玉芬、王晓燕所谓的“案件”审理过程无丝毫合法之处,无视律师的无罪辩护,枉判李玉芬、王晓燕各四年重刑。

事后,特古斯不仅不听真相,还伙同左旗检察院恶人把北京的两位律师诬告到赤峰市检察院和北京律师事务所等单位。

二.法轮功学员赵桂荣、王建霞遭非法判刑迫害

二零一零年四月,内蒙古巴林右旗法轮功学员赵桂荣、林西县法轮功学员王建霞被巴林右旗恶警绑架,其家人聘请了李静林等两位律师为她俩做无罪辩护。

巴林左旗检察院特古斯等与巴林右旗检察院互相串通,不准李静林律师为王建霞做无罪辩护,并撵走了李静林。结果,巴林右旗检察院、法院无视法律,执法犯法,枉判赵桂荣七年、枉判王建霞四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5/内蒙古赤峰市巴林检察院迫害法轮功学员-243443.html

2010-08-04: 内蒙法轮功学员王晓燕、李玉芬被非法判刑后无音讯
内蒙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王晓燕、李玉芬被赤峰伪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后,据说于二零一零年三月份被秘密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到现在没有一点音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4/227942.html

2010-04-13: 李玉芬、王小燕被巴林左旗法院非法判刑

内蒙古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李玉芬、王小燕,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被当地恶警绑架,又被巴林左旗恶党非法起诉,非法开庭中有北京二位正义律师为她俩做了无罪辩护,可是仍被恶党赤峰市法院、巴林左旗法院非法各判四年刑,于2010年4月7日非法关押在呼市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3/221465.html

2010-01-22: 二零一零年一月十八日上午九时,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玉芬、王晓燕进行非法庭审,辩护律师为两当事人进行无罪辩护,指出检方指控无事实依据。

左旗法轮功学员李玉芬、王晓燕于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晚被巴林左旗公安局警察绑架,巴林左旗检察院于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非法批捕。对此次非法庭审,巴林左旗国保大队如临大敌,纠集了二十多名警察和便衣在法院门前,对旁听人员进行搜身检查。

两名正义律师当日从北京来,为两位法轮功学员进行无罪辩护。庭审中,对于巴林左旗公安局、检察院的明显栽赃陷害,辩护律师在辩护词中逐一指出:本案事实不能认定,检方缺乏指控依据,警方所谓证据与事实不符,证人证言不一致。非法庭审在下午三点结束。法院没有宣布结果。

法轮功学员李玉芬、王晓燕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善良好人,一直遭中共党徒的严重迫害。

李玉芬,女,四十七岁,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她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多年来遭左旗中共党徒、警察严重迫害。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她从和浩特劳教所出狱后,但因迫害失去了家庭,致使她无家可归,居无定所。

王晓燕,女,四十八岁,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曾在巴林左旗邮政局工作。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遭到中共严重迫害,失去工作,曾二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非法抄家、罚款,无数次被骚扰,丈夫和儿子也遭株连。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夜间,李玉芬、王晓燕分别在家中被巴林左旗公安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左旗政法委书记王秀军、“六一零”头子侯志军把她们视为重点,上报到赤峰市“六一零”、检察院,企图非法判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216712.html

2010-01-17: 赤峰市恶警杜义假扮乞丐,监视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17/216414.html

2009-12-19: 赤峰市巴林左旗大法弟子李玉芬、王晓燕面临被非法判刑
赤峰市巴林左旗大法弟子李玉芬、王晓燕面临被非法判刑。请海内外大法弟子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9/214679.html

2009-12-01: 内蒙古大法弟子王晓燕、李玉芬被迫害情况的又一次补充

巴林左旗大法弟子王晓燕、李玉芬现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巴林左旗检察院已经提起公诉,意欲对她们进行批捕。当地大法弟子正在努力聘请正义律师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213624.html

2009-11-17: 内蒙古巴林左旗大法弟子李玉芬被迫害情况补充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夜间,李冰等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李玉芬,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

第二天,李冰伙同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610”主任侯志军带领多个不法人员,用从李玉芬身上抢去的她家的钥匙,私闯民宅,在没有李玉芬的任何亲人在场(因为李玉芬被迫害得夫离子散,只有她一人)的情况下,盗走了她家的大法书籍、神韵晚会光盘和电脑、打印机等一些私人物品。具体还盗走了李玉芬家的什么东西有待查实。李玉芬正准备办退休,借了二万几千元钱没来得及交养老保险费,在家放着,被无法无天的李冰、侯志军等盗走。这下把他们乐坏了,中午时他们一帮人在饭店大吃大喝。家人要求见李玉芬,被看守所拒绝。到目前,李玉芬和王晓燕的音信皆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7/212758.html

2009-11-13: 赤峰市恶警李冰迫害大法弟子事实

赤峰市巴林左旗国安队长李冰在任几年来,极其卖力的参与迫害多名巴林左旗大法弟子。利用其身份绑架大法弟子,抢走私人物品,盗走钱财。

一、绑架大法弟子李玉芬、王晓燕,抢劫钱财

二零零九年十月二十六日夜间,李冰等恶警绑架了大法弟子李玉芬、王晓燕,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凌晨三点左右,李冰伙同邪恶组织“六一零”主任侯志军带领多个不法人员,用从王晓燕身上抢去的她家的钥匙,夜间私闯民宅,抢走了她家的大法书籍、神韵晚会光盘和电脑等一些私人物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13/212532.html

2009-11-04: 赤峰市巴林左旗李玉芬、王晓燕被非法关押
赤峰市巴林左旗大法弟子李玉芬、王晓燕在10月26日晚散发真相资料时,被巴林左旗公安局非法绑架。现非法关押在巴林左旗看守所内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4/211879.html

2009-09-10: 内蒙古巴林左旗王晓燕两次遭非法劳教

内蒙古巴林左旗公安、司法官员迫害四十八岁的法轮功女学员王晓燕,非法劳教她二次、多次非法抄家、罚款、无数次骚扰,还株连迫害她的丈夫和儿子。

王晓燕,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人,曾在巴林左旗邮政局工作。她在休两年病假期间,于一九九六年有缘修炼了法轮功。她不断的按法轮功“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炼功才一周,多种疾病全没了。因她有病而苦闷、惆怅的家庭变得欢声笑语、一派祥和。邻居也更融洽,曾多年不来往的婆家人对她称赞有加,在单位也连年被选模范,熟悉她的人都知是法轮大法改变了她。就这样的好人反遭到了严重迫害。

一、经常骚扰 违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早,王晓燕等一些人正在外面集体炼功,左旗公安局长黄景祥带领一群警察,开着几辆车,把炼功人群驱散,非法抢走了王晓燕家的录音机,价值四百三十元,内装一盒炼功带。

二零零一年冬,左旗国安大队长图布信、派出所长蔡福云带两名警察,深夜去王晓燕家搜查,只找到一本《释迦牟尼修炼故事》和一个炼功带的空盒,便当成了所谓的证据,将王晓燕深夜带到公安局,轮番对她非法审讯,问是否与别人传递过新经文,第二日晚上才放回。期间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审讯的整个方式都是引诱与恐吓。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汪其格以收取保证金为名,勒索王晓燕家人一千元钱,至今未还。

此后,警察经常去她家骚扰,让她签这个签那个,用电话骚扰,下发文件说二十四小时监控,提出不准進京、不准三人聚会等无理要求。

二、被“停职反省”

二零零一年四月下旬,蔡福云带着几名警察,到王晓燕丈夫的工作场所(物资局电话厅),让他在所谓的“三书”(决心书、保证书、悔过书)上签字、按手印,原因是其丈夫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之前炼过法轮功。由此引来几十名围观群众,干扰了她丈夫的正常工作,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也对她丈夫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

第二天,蔡福云又带着这几名警察,来到王晓燕的工作单位(东河路邮政支局),叫她在所谓的“三书”上签字、按手印,她不签并问蔡福云等:“你们几次调查我,我想听听你们的调查结果。”警察说:你的人缘真好,三次调查,没有说你坏的,街道、邻居、单位都说你好,你婆婆也说你好,你丈夫、儿子也都说你好。你真是个好人。王晓燕说:不是我人缘好,是我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做到的。既然我是好人,那还需要转化吗?好人转坏人?我不会给你们签字的。再说了,法轮功也是国家允许的,乔石委员长也批示过:法轮功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害。我们师父和法轮功在“北京1993年东方健康博览会”荣获博览会最高奖“边缘科学進步奖”和大会“特别金奖”及“受群众欢迎气功师”称号。几名警察也觉得她说得有道理,无话可说了。过了好一会其中一人才说,那我们找你领导去。

在以后的两天里,警车时而呼叫着往林东邮政总局跑,搅得邮局无法正常工作,局长们也受不了了,给王晓燕打电话说,你快给他们签了吧,你看这警车天天来,警察坐这儿不走,咋办公啊?他们也太不像话了,工作秩序都叫他们给破坏了,胳膊拧不过大腿,你就签了吧,不然局里日子也不好过。王晓燕无法在压力面前出卖良心,结果总局只发给她二百元生活费,叫她所谓的停职反省。

几天后,图布信带着三名警察大早驱车来到王晓燕家進行搜查,一看就是来找茬的,带着那股不把她拿下不罢休的气势,可是甚么都没找到,否则必会成为被他们带走的“证据”。

又过些天,“六一零”(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主任朱子杰和图布信又去王晓燕的电话厅,以恢复工作为交换条件,继续要王晓燕签字,被拒绝。

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一日,左旗公安局鲍胜、刘志军带着赤峰的两名警察,来到王晓燕家违法抄家、搜查,没找到甚么,却把她绑架到左旗公安局非法审讯近三天三夜,不让睡觉,不让闭眼。王晓燕被折磨的头昏脑胀,都要支撑不住了,在她的强烈要求下才让她休息了片刻。后来她丈夫被勒索八百元钱,才把她放了。

三、离家出走,丈夫儿子被抓去威胁

为了躲避迫害,王晓燕离家出走,曾在野地里呆过一天直到深夜,也曾在大雨滂沱中奔波。因为她的出走,公安局长黄景祥大为恼火,把她丈夫弄到公安局,拍桌子瞪眼,喝令叫他出钱带着他们去找人,如找不到就判他七年八年。他深知妻子修炼了法轮功给家庭带来了无限的生机、祥和与快乐,正因为中共的无理镇压,使全家人饱受了煎熬,因此他不去。黄景祥等就违法关押他一天一夜,过后又骚扰王晓燕十六岁的儿子。

警察不顾老师们的反对,硬把孩子从学校劫持到左旗派出所,孩子刚坐下,警察一声巨吼:站起来!吓得孩子不由自主的弹起,警察命令他说出其母亲的下落,恐吓他如不说就判他个一年二年的,就别想回去了。一小时后老师来看守所往回要学生,看到此景非常不满,说你们把他吓坏怎么办?他就要面临中考了,我怎么向他家长交待?看守所警察还是不放他,又弄到公安局交给两名女警,她们用哄骗孩子签字,孩子不知她们写些甚么,不签,后来她们自己签了字,才把孩子放了。

为了找到王晓燕,警察骚扰了她的许多亲属、同学。有的同学家,半夜三更来那么多警察把他们的房子包围了,把他们吓得还以为自己家出甚么事了呢。

警察还到许多其它地区去找她,到内蒙古西乌旗去找她时,临走前鸣枪三声。

四、被非法劳教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日下午,原派出所副所长唐国志带两名警察去王晓燕家,没等她把门打开,就从前房跳入院子,强行把王晓燕劫持到左旗看守所,给她一份劳教三年的决定书,给两个月的审讯期间。她多次想写申诉状,要纸笔他们不给,还招来看守所教导员周军的一顿训骂。后来在家人的要求下,才准许她写申诉状,结果却如石沉大海,再无回音。决定书也被看守所警察苏日格以办案为由,交给了公安局办案人员白秀珍、刘志军。

被违法关押两个月左右时,她的儿子把胳膊摔坏了,她很着急,不知孩子摔啥样,要求接见家人,招来了周军的一通训骂,还说她不过日子,跑这儿来躲心静儿来了。急得她一夜之间双鬓的头发都白了。王晓燕被关押迫害的旧病复发,子宫肌瘤明显加大,血越流越多,人发虚,身体发软。

二零零二年端午节前几日,王晓燕被违法押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被两个包夹(不离她左右)时刻看着,队长用欺骗的方式让她写“悔过书”等,紧接着对她强行洗脑一个月,天天灌输诬蔑大法的歪理邪说。

尽管王晓燕的身体十分虚弱,也被强迫奴役劳动。每天站十几小时拉动破旧的编织机织手套,站得她两腿发软,因子宫肌瘤,有时刚刚垫过的纸就湿透了,顺着腿往下躺血,上厕所还限制时间,上午一次下午一次。中午饭限制在十五分钟,在低劣、肮脏的车间里吃,没有充足的水喝,更没水洗手。

王晓燕被迫害的体质更差了,她实在织不出手套,警察就叫她包筷子。她从小就体弱多病又没干过大活,根本就完不成那繁重的任务,只得加班加点或别人帮她。每天的睡觉时间大约两个小时左右,有时感觉刚刚睡着就被叫起床了。

其实,那里包装的卫生筷子并不卫生,因为不消毒;脚踩脚面;吸毒人员把擦脚布或更脏的布弄湿后洇包筷子的纸;很多人的手被磨破一层又一层,谁也不知上面有多少细菌。可是筷子却在许多地区畅销。

因包筷子很赚钱,劳教队就大车小车的往里拉,不论岁数大小、体质好坏都得卸车,从院子里扛到一楼、二楼、三楼。

王晓燕的家人看到她的体质太虚弱了,连说话声都那微弱,可是劳教所不放她,不得已她家人送给劳教所长两千元、送给劳教所政委两千元、送劳教队长郭香芝(邮编010020 办公室电话0471-5693039)一千元,过一个月即零二年九月把她放了。

回来后,她找左旗公安局唐国志去要曾经被他们勒索的一千八百元钱,唐国志看到她被迫害的瘦骨嶙峋的样子,非常惊讶的说:哎呀,你咋这样了?他深表歉意,同意帮她要钱。王晓燕说:当时是你带人抓的我,但是谁指使你干的,都谁参与的,当时的手续与证据,你都要保存好,做到心里有数,等到时机成熟时我会起诉迫害我的人,免得你自己当替罪羊。

二零零三年五月,王晓燕的丈夫出车祸身亡了,下葬的人群刚刚回来,派出所警察奉“六一零”人员的旨意,来逼王晓燕交思想汇报,扬言,不交就收回劳教,在场的人又气愤又惊恐,她的儿子搀扶着十分悲伤的母亲,看到来的人如此不人道,真想揍那人一顿,被他母亲及时制止了。她跟来的人说:你看到了吧,我丈夫刚刚入土,他们就指使你们来逼我,你回去告诉他们,我再也不会给他们写任何东西。过后,他们叫王晓燕的姐夫替她填写好多东西,还扬言劳教所要来接人。不久她的劳教期满,劳教所以她后期没写思想汇报为由,扣压了她所外就医的押金两千元。

王晓燕被释放后,原单位把她上缴的养老保险金退回,她失业了。加上几年的被迫害,家里的积蓄也折腾没了,她因流血过多,身体一时不能恢复,为此,生活上步步艰难、处处坎坷。

五、再次遭劫持 被劳教

二零零六年四月七日,左旗公安局国安队长那顺带三名警察去劫持李树杰,说让她到公安局核实个事,恰巧王晓燕刚去她家,那顺告知唐国志说王晓燕也在她家,问咋办?结果王晓燕她俩都被劫持到公安局。抢走了王晓燕很精致的手提兜和里面装的大法书。她和同一天被抓的李树杰、李胜军、李玉芬,都被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警察私自拿王晓燕随身携带的钥匙偷闯民宅,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大法书并让邻居签字。

李井文黑天半夜的按个儿提审她们,实际上是往编造的劳教黑材料上按手印、照像。他们把王晓燕带到一间屋中,李井文拿着照像机,指使三个劳动号在押人员,不由分说,两边抓着胳膊,一个揪着头发,强行照像。随后把她推到一张桌子前,把她的手背过去掰她的手指,掰了半天没掰开,李井文狠狠地说:使劲掰!这样他们强行按上了她的手印。李井文还对她骂骂咧咧的。由于李井文等强暴行为,把她折腾的一个门牙、一个边牙都活动了,生疼生疼的,到现在这俩牙也怕硌着,不敢咬硬点的食物,每次吃饭都不得劲。

王晓燕的一个邻居因打官司被关押在同一监室,看到她被送回监室时头发凌乱、两只手弯曲着,动不得,邻居一下抱住她就哭了,说:大姐,你咋遭这样的罪呀?我是犯到这儿了,可你我知道是多好的人呢?这回我可真相信法轮功被迫害了。这位邻居把她们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手、袜子都洗了,把王晓燕的脚也洗了。

过了一会,那顺来到窗前宣读决定书:王晓燕、李胜军、李玉芬、李树杰各劳教二年。到凌晨三点钟,李井文、汪基拉等悄悄的把她们违法押送到呼市女子劳教所迫害。王晓燕的儿子在高中读书,面临高考,她的年迈的母亲正在生病,都急需她照料。

关押王晓燕的二大队队长彭玉梅安排两名吸毒犯对她包夹,把王晓燕关押在装有杂物、衣物的库房里,房间极小,气味很难闻,睡觉时只铺地板。每天有一个或几个在押人员做她的转化工作,即强行灌输歪理邪说,迫使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每天她的头就像有一个重物压在上面一样的难受。那时,她的儿子正处于高考期间,她不知儿子考的如何,更不知能上甚么学校,又不让通电话,干着急,急得眼睛生疼。她那羸弱的身体,还被迫参加每天十多个小时的奴役劳动。

二零零八年一月三日王晓燕被释放,原左旗 “六一零”主任邢树新、林东镇东城区书记雷玉刚等把王晓燕接到赤峰。晚间,赤峰市迫害法轮功组织“六一零”的陈小东在饭桌上虚伪地向王晓燕许诺:回去后给你上养老保险,尽量帮你恢复工作等,还说你有事直接找雷玉刚他们,这是娘家。还叫雷玉刚把她的低保给办了,说要过年了。可是到家才知道,原来还有的低保却给取消了,找谁办谁推诿。

现在她只能靠打工为生,由于体质弱、年龄又大,只能找一份低工资的工作来养家餬口。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10/208072.html

2007-07-09: 内蒙古巴林左旗数名大法弟子被骚扰、绑架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三日早晨六点,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大法弟子杨翠星,遭到邪党政法委书记王秀军、610办公室头目图布新、邢树新、公安局长唐国志、德格吉日夫(音)、国安大队队长李冰、张玉珍、左旗隆昌镇邪党副书记召日格图等恶徒绑架,非法抄家,并非法关押在巴林左旗白音沟乡政府迫害、逼迫转化。赤峰市610亲自来人督阵,并带来两个邪悟人员。

杨翠星丈夫的侄子、侄媳妇(是教师,也在白音沟)好心请非法看管杨翠星的恶人们吃饭,其间杨翠星正念走脱。可是以王秀军为首的不法之徒们威胁杨翠星家人:如果杨翠星不回来就扣发(她丈夫侄子、侄媳妇)的工资。杨翠星没有办法只好回去承受迫害。七月二日,家人去看杨翠星,不法人员不让见,说移交给政法委已被转走,不知被非法关押在何处。

六月二十七上午,巴林左旗林东镇东城街道办事处人员找季云芝说要看看季云芝,当时季云芝不在家,左旗政法委又给季云芝的丈夫打电话,让他领着到季云芝的婆婆家去找,说是赤峰市政法委来人,要看看她的身体情况。在这之前,左旗政法委曾找到季云芝,要她在图木吉劳教所被迫害的残疾证明,说是要往赤峰市政法委上交,让她造假,迫害证明要必须写成瘫痪,卧床不起。当时不知道他们是甚么目的,家人把迫害证明交了上去。(2001年7月,季云芝曾被左旗政法委、公安局非法迫害,关押到图木吉劳教所。被那里的恶警把身体打坏,造成肋骨打断、肌肉萎缩、身体瘫痪、导致心脏病,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来劳教所又勒索家人12000元钱,才让家人接回。期间家人被劳教所勒索数万元。回到家里卧床半年,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基本恢复,但却留下一只腿不好使,一只手的手指不能伸开的后遗症。)这次,赤峰市政法委来人表面是要看看季云芝身体情况,实际上是想迫害季云芝。可见邪党人员用心之险恶。

六月二十八日早上五点多,五~六名警察突然闯入巴林左旗林东镇大法弟子陈艳平家,一進门就四处查看,(当时陈艳平不在家),又开开大衣柜门贼眉鼠眼的瞅,还说“我们就是来看看他干啥呢,赤峰市来人打电话让我们来的”。当时家里只有陈的岳母和妻子、两个孩子。随后,不法警察们又去陈艳平干活的店里,想要迫害陈艳平,看陈艳平不在店里,又留下一个人等他。

在这之前,西城街道办事处的刘主任和张光瑞,还有北塔社区居委会主任刘秀琴,曾多次到陈艳平家里去骚扰,逼迫写保证书和法轮功决裂,不然就上报给赤峰市政法委、610要劳教,遭到陈艳平严厉的拒绝。这多次上门骚扰,都离不开赤峰市政法委、610和左旗政法委、610和公安局、国安大队的幕后指使和参与。

五月二十八日晚九点左右,四房城村村长邹文和村委员张洪歧来到巴林左旗漫散沟大法弟子段学琴家,说是政法委叫他们来的,让大法弟子段学琴写材料,问还炼不炼。段学琴没有回答他们。随后他们又来到段学琴姐姐家问她的生辰八字,还炼不炼等说词。段学琴曾多次被非法拘留和劳教,遭到赤峰市政法委、国安大队、看守所、左旗政法委、610、公安局、国安大队的严重迫害。

在8年来的残酷迫害中:巴林左旗有张风兰等4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5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有李玉梅、李玉兰、季云芝、段学琴、李胜军、王晓艳等;29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8人次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强行送赤峰邪恶洗脑班迫害;30多人次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传讯。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罚款、非法勒索、非法抄家,掠夺法轮功学员的资金、财产。

信“真、善、忍”没有错,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错的是中共邪党非法对法轮功的镇压。在此,也正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看清形势,天灭中共在即,不要在充当中共的打手,为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9/158509.html

2007-05-23: 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受迫害详情
一、李胜军等四名法轮功学员仍被非法关押

2006年4月7日下午3点左右,巴林左旗又发生了一起绑架案件:内蒙古赤峰市邪恶组织“610”伙同巴林左旗当地政法委、610、国安、公安、派出所又一次作案,绑架了左旗林东镇四位大法弟子:李胜军、李玉芬、王晓燕、和李淑杰。并从大法弟子李玉芬、吴国辉两家抢走电脑、师父法像、师父讲法带等,并预谋绑架吴国辉,未遂。李胜军等四人都曾被当地恶人汪其格、白秀珍、图布新、刘建国等迫害并非法判以劳教。这次又被送往呼市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至今还在被非法关押中。王晓燕的丈夫几年前已过世,自己带着十几岁的儿子艰难度日。可恶人们根本不考虑他们母子的难处,硬是把修真、善、忍的好人关進监牢。李胜军的母亲病的很重,她刚要去侍奉她母亲,还没出门就被恶徒们绑架。经查实直接参与策划此次绑架案件的610恶徒和警匪有:付秀云、唐国志、张荣山、那顺、杜义、张凤文、杜敏学、汪成、田立成、燕春旺、张惠彬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3/155418.html

2006-04-13: 内蒙古巴林左旗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
2006年4月10日下午3点左右,内蒙古赤峰市610伙同巴林左旗当地政法委、610、国安、公安、派出所统一作案,绑架左旗大法弟子李胜军、李玉芬、李淑杰、王晓燕等四人,并从大法弟子李玉芬、吴国辉两家抢走电脑,恶警预谋绑架吴国辉未遂。

参与策划绑架的610成员恶警有:傅秀云、唐国志、那顺、杜义、杜敏学、王成、田立成、燕春旺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3/125083.html

2006-04-12: 李胜军、王晓艳等大法弟子又被内蒙古赤峰恶人绑架
4月8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的邪恶再次逞凶,编造谎言、罗织诬陷罪名,再次绑架了李胜军、王晓艳、李玉芬等几名大法弟子。

李胜军、李玉芬等五名大法弟子在年前曾在左旗看守所被迫害,由于她们坚决抵制迫害、否定邪恶因素,绝食二十几天后正念闯出。

现今,那些把大法弟子迫害的、一个个被迫送入巴林左旗医院急救室而仓皇逃窜的恶人,在大法弟子身体稍微恢复后,妄图再次作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4999.html

赤峰 巴林左旗联系资料(区号: 476)

2018-12-23: 巴林左旗国保大队长黄建13848360002(多次参与迫害)
巴林左旗610(维稳办)人员:
高延国7862372 15047649666(“六一零”恶人)
石向东 7863809 7892127 13947696811

2018-12-17:赤峰市巴林右旗法院:
院长康爱军13304769987
副院长王学峰0476-6216505
副院长乌云毕力格0476-6216509
刑庭庭长)苏玉学13804764515(办案人
立案庭赵颖0476-6205201

赤峰市巴林右旗检察院:
院长王晓文0476-6216566
公诉人红利0476-6216413

巴林右旗公安局局长包刚18804760999
巴林右旗国保大队长天仓13947647266

巴林左旗国保大队长黄建13848360002(多次参与迫害)
巴林左旗610人员高延国7862372 15047649666


2018-11-20: 巴林左旗公安局 区号:0476 邮编:025450
张文凯 局长   5809555 13904767222 18604767333(恶警)
王辉副 局长   7882015 15847387779 15149107770
王春江 副局长 7888110 7888958 13804766859(恶警)
杨晓旭 副局长 7881144 5809568 13947666728
刘海江 副局长 7882652 2265785 13947696898(恶警)
王亚民 副局长 18747666068
董伟  纪委书记 15804769888
和振国 主任   13604765599
马景奎 主任   13947606804
潘海山 副主任 15049907299
马鹏华 副主任 15804869099
副主任 18804765599
国保大队
黄 建  大队长   13848360002(参与迫害)
时玉国 副大队长 13722166877(参与迫害)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476)

左旗公安局:
恶警谢景伟:13804766417;
恶警王俊杰:13789662118

诬告人王凤军:13848881916

左旗检察院:
公诉人特古斯:13847962255;
检察长曲国锋:13704764022

左旗法院:
院长盖兴东:13789695888
院长陈丽敏:13624768055
主审法官王华:15924535533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