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0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西 >> 吉安 井冈山市(含宁冈县) >> 傅可姝, 女, 54

傅可姝
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大法学员傅可姝疑摘取器官迫害致死后抛尸井冈山
个人情况: 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贵州省开阳县
个人近况: 2006年4月 迫害致死 (2006-06-0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4-1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891(常有变动,请以明慧为准)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0-08-28: 贵阳市烂泥沟洗脑班的罪恶(图)
被迫害法轮功学员名单
罗祖华、张德贵、刘远珍、包丽群、梁正凤、周云、魏天兰、向世庆、张菊英、石登灵、陶祎、刘安琪、赵贵红、雷国廷、张太鹏、王超、左应芬、邹黔珠、梁正凤、周云、谢忠贵、胡发荣、刘安琴(刘安琪)、包丽群、唐文珍、张德贵、石登灵、傅可姝、刘远珍、张菊英、马宏、 陈富强、韦天兰(魏天兰)、胡敬秀、宋爱亚、高茂森、陈小华、李平、李质棣、李坤原、石通文、周祖容、向世庆、雷国廷、张太鹏、王超、赵贵红、朗文君、吴月仙、陶祎、李林祥
除以上人员外,另外可知的还有一百三十一人被强行绑架到洗脑班。由于封锁严重,资料不详,其余的无法统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8/228915.html

2006-08-08: 傅可姝和徐根礼疑被摘取器官抛尸井冈山
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大法学员傅可姝和她远房表侄徐根礼,2005年11月井冈山失踪后,家人找当地熟悉地形的老乡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险的水、洞等地,也曾请井冈山市政府有关部门协助查找,不见踪影。2006年4月底,他们的尸骨惊现井冈山五指峰。据分析,很可能被人摘取器官迫害致死后抛尸野外。

2006年4月30日,家属接到井冈山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电话:“在井冈山五指峰发现一具男尸,穿的……衣服,你们能从衣服上确认是你们寻找的失踪者吗?”家属找到当初与二位失踪者同去井冈山的老太,核实二人当时穿的衣服,证实与失踪者穿的衣服一致。5月3日徐根礼的6位家属赶到井冈山,并与刑侦大队联系一起到现场。

徐根礼的尸体停放于瀑布下游小溪干枯的河床上,卡在岩石间,面朝上,尸体下面有流动的小溪水,尸体干枯,全身赤裸,双腿分开,双手举过头顶,象是被人拖放于岩石之间。离死者不远处的水沟边,有一件T恤,附近的草坪上有一件夹克衫。从死者的身高和附近的衣服确认为失踪者,在不远处发现死者的腰包,里面有几十元钱、橡皮筋、还有被打湿的纸(当时被公安人员甩掉了)。

同时,发现死者无头发,头上前额有个大洞,洞口没有骨头,可见脑水,双眼凹陷,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出现黑黑的两个洞(公安说什么长期受压所致)。死者的身体腹胸部被切开(公安解释为他们为了尸检和做DNA鉴定对尸体已经進行了解剖)。

当天看完现场后,当时并没有把尸体抬下山。5月5日天下了一场大雨,5月6日尸体被人发现在湖中,下午6-7点钟送入茨坪殡仪馆。

5月7日,另一位失踪者傅可姝的家属与同当地的几位老乡上山寻找傅可姝,晚上露宿山上。第二天,顺山往下在一山脚水沟旁(发现死者徐根礼尸体的上游)发现一大块塑料布,还有一件旧的劳动布工作服,旁边树枝上还挂着一个袋子,里面装有开始发霉的半袋米。5月9日,六位老乡又从河中渡船上山,上午九点在徐尸往上几十米处瀑布下面发现傅可姝的外衣,10点钟在瀑布上面的中段发现了傅可姝的尸体,担在一块大石头的前面,面朝下。他们立即报警,警方很快赶到现场,照像、摄像,法医肖某做了尸检。

现场发现,死者傅可姝的尸体没有腐烂,无头发,双眼凹陷,没有眼球,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出现黑黑的两个洞(公安说是被虫子所伤,长期受压所至),赤裸着上身,内衣倒扣包裹着头,棉毛裤、袜子还穿着,外裤有些破烂,脚和小腿有些干枯萎缩,两脚尖蹦直。

当时有公安人员讲“也许顺水沟找能找到什么”,于是有两位老乡顺水沟往上寻找,在上游几十米处的草丛中发现一个塑料袋里面装有一枚印章,上面刻有“法正干坤,邪恶全灭”(作为大法弟子,通常会把这枚印章放在挎包里,不会随便遗弃)。他们出门时带着的黑色挎包里装有相机、钥匙、银行卡等物品并没有找到。

5月9日下午,傅可姝的尸体被送入茨坪殡仪馆。晚上刑侦大队的人员给家属讲他们是“自杀”。家属问“自杀”的理由?公安很不高兴,叫嚷着第二天两具尸体必须运走。第二天公安又找家属谈话要求必须取样做DNA鉴定,否则马上运走。当家属问这种鉴定能否证明死亡时间及死因,公安回答为只是做亲人鉴定。家属和他们说道:“还有亲人第二天赶到,等到了我们马上就走。”5月11日将傅可姝尸体从茨坪殡仪馆运去吉安殡仪馆,5月12日凌晨火化,5月13日家属将其骨灰带回贵州。

根据以上概述,傅可姝和徐根礼可能遭到谋杀并被盗取器官。其理由为:

1、 两人死状多处相似。两人的尸体均无头发,双眼凹陷,眼眶周围是烂的,鼻子上出现黑黑的两个洞。据眼科医务人员介绍,做眼角膜手术时,需要将头发、眉毛剃光,以免细菌感染。从傅可姝的尸体没有头发、没有眉毛、没有眼球看,怀疑被盗取了眼角膜。

2、徐根礼的尸体在其家属到之前已被人解剖,疑内脏被盗。如果仅仅是做DNA鉴定,不应该在野外发现尸体的地方直接开膛破肚,更不应该在家属未到的情况下做。而且一块皮肤、一根头发都可做DNA鉴定,为何一定要开膛破肚?

3、两人均被抛尸、伪造的现场。傅可姝的尸体尚未腐烂,而徐根礼的尸体干枯且已腐烂见骨,以此说明二人不是在同一时间死亡。徐根礼的尸体干枯说明死于干处,而尸体全身赤裸,双腿分开,双手举过头顶,尸体仰放于小溪岩石间,不象突发性自然事件死亡现状。

傅可姝的尸体出现一个奇怪现象:上半身赤裸被水泡涨,而下半身裤子基本完好,而且脚和小腿有些干枯萎缩。如果尸体是从瀑布冲入河沟应该整个身体都会被水泡涨,不应该出现脚和小腿干枯萎缩,这说明傅可姝的尸体是有人特意放在水沟,人为制造的假现场。

还有傅可姝的尸体两脚尖蹦直,说明死者死前可能被人拖着走,或者死者死亡时正在遭受剧痛。

3、 在公安人员的指引下,发现刻有“法正干坤,邪恶全灭”的印章。作为大法弟子应该会把这枚印章放在挎包里,不会随便遗弃。傅可姝和徐根礼他们出门时带着的黑色挎包里还装有相机、钥匙、银行卡等物品并没有找到。尸体附近发现的半袋发霉的米,但傅可姝和徐根礼离开茨坪“永新”旅社时并未携带什么米,而且和同行的老太讲好当天就要回旅社的。

4、 井冈山公安曾向失踪者家属谈及2005年11月18日(两位死者离开茨坪“永新”旅社的第二天)在黄洋界发现“法轮功”真相资料。从地理位置上可以看到,从黄洋界到─五指峰,要路过茨坪“永新”旅社。如果说两位死者不是被他杀后被人故意放在五指峰,为什么他们路过茨坪“永新”旅社而不回旅社。他们告诉老太下午一定要回旅社的。

5、 以上分析的疑点如此明显,公安为何却一口咬定为“自杀”,而不做進一步调查?后来在无法自圆其说的情况下解释为“突发性死亡”。这都不能说明两人的尸体均无头发,双眼凹陷。

贵州大法学员傅可姝和徐根礼,2005年11月7日与一位65岁的老太一道外出,于11月16日晚到达井冈山,当晚住在井冈山茨坪“永新”私人旅社。17日早上8点多钟准备外出参观,因老太坐车后身体不适,不想出去就留在旅社,他们告诉老太:什么地方也别去,我们下午一定回来。然后二人就离开旅社,但这一去,就一直未归。老太太在旅社等了5天,在第6天才离开井冈山赶回贵阳。

2005年11月29日失踪者的家属知道情况后于12月4日赶到井冈山,向旅社询问了详情后,立即到茨坪公安分局报了案。之后又通过井冈山电视媒体寻找,并到各旅游景区寻问和张贴了寻人启事,同时还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老乡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险的水、洞等地,仍不见踪影。家属也曾向井冈山市政府、市公安局、市政法委、市旅游局等有关部门递交了请协助查找失踪游客的请求报告。

在家人寻找期间,徐根礼的姐姐由于找人心切,曾向井冈山公安说出徐某是修炼法轮功的。当时就有某公安人员说:“我们公安人员有限,你们自己去找吧。”还说11月18日在黄洋界发现有法轮功真相资料。失踪者的家属问:“人是否被抓了?”对方回答:“没有”。12月8日失踪者家属去了井冈山市旅游局,要求他们配合寻找,大约2小时后,有人打电话找失踪者家属,叫他们第二天在旅社等候。第二天(12月9日)井冈山市国安大队朱某来找家属谈话,问二位失踪者是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的家属还有什么人炼?也谈到11月18日黄洋界发现有法轮功真相资料的事。当家属问他人是否被抓了,他否认,家属反问他:“既然人没有发现,你来问个啥?”他不回答就走了。

2006年4月30日,家属接到井冈山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电话后,在井冈山五指峰看到徐根礼的尸体,并于5月9日上午九点在徐尸往上几十米处瀑布下面发现傅可姝的外衣,10点钟在瀑布上面的中段发现了傅可姝的尸体。两人的尸体均无头发,双眼凹陷,眼眶周围是烂的。傅可姝的尸体尚未腐烂。

在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并焚尸灭迹的恶行被曝光之后,加拿大前亚太司长、资深国会议员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着名人权律师麦塔斯(David Mates)经过两个月的深入调查、取证,于2006 年7月6日公开一份长达49页的“关于调查指控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麦塔斯将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乔高认为:“这些(活摘器官)事实令人毛骨悚然”,并说中共政府是一个“令人恐惧的政府”。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8/135079.html

2006-06-03: 贵州大法学员傅可姝和徐根礼尸骨在井冈山发现

2006年5月中旬,在江西井冈山山上发现了贵州大法学员傅可姝和徐根礼的尸体。据悉,徐根礼的尸体剩下的几乎只是白骨,而傅可姝的尸体尚未腐烂。

傅可姝,54岁,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2005年11月16日和远房表侄徐根礼(金沙县个体经商户),及一位65岁的老太,三人到达井冈山,当晚住在井冈山“永新”私人旅社。次日,傅可姝和徐根礼外出“失踪”,一直下落不明。家属11月29日在茨坪公安分局报案之后,再通过井冈山电视媒体寻找,并到各旅游景区寻问和张贴了寻人启事,同时还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老乡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险的水、洞等地,仍不见踪影。

在家人寻找期间,井冈山市国安大队朱某多次来找家人谈话。有公安人员讲,大约在17-18日有人在黄洋界发法轮功的资料。

傅可姝1971年3月学校毕业后,为了支援边区从四川来到贵州,在乡村任教几十年,经常是在每周32节课、每班73人的基础上工作,累得一身病。1998年8月,因实在不能坚持上课才提前退休。为了治病到处求医药,效果仍然不佳;修炼法轮功后,病也好了。在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傅可姝由于说明法轮功真相,曾经遭到当地公安局抓捕,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7月10日当地教育局局长石应昌、公安局国安办陶大荣再次去她家,骗说教育局局长李明昌找她有点事,一上车就把她绑架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非法监禁了将近半年。

傅可姝和徐根礼这次在井冈山“失踪”死亡。目前警方初步认为两人是在旅游途中意外死亡。他们两人是同时失踪的,家属在井冈山到处搜寻过,现在他们的尸体出现在井冈山,事情有些蹊跷。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3/129507.html

2006-04-12: 贵州大法学员傅可姝等在井冈山“失踪”

贵州省开阳县第一小学高级退休教师、法轮功学员傅可姝,于2005年11月在江西井冈山“失踪”。与她同行的贵州省金沙县个体经商户徐根礼也下落不明。家属11月29日在茨坪公安分局报案的同时,有公安人员讲,大约在17-18日有人在黄洋界发法轮功的资料。在家人寻找期间,井冈山市国安大队朱某多次来找家人谈话。

傅可姝(54岁)和远房表侄徐根礼,与一位65岁的老太,三人于2005年11月16日晚到达井冈山,当晚住在井冈山“永新”私人旅社。17日早上8点多钟准备外出参观,因老太坐车后身体不适,不想出去就留在旅社,他们告诉老太:甚么地方也别去,我们下午一定回来。然后二人就去了,但这一去,就一直未归。

老太太在旅社等了5天,在第6天才离开井冈山赶回贵阳。11月29日失踪者的家属知道情况后,12月4日赶到井冈山,询问一下旅社的详情后,立即到茨坪公安分局报了案。之后,再通过井冈山电视媒体寻找,并到各旅遊景区寻问和张贴了寻人启事,同时还找了当地熟悉地形的老乡找遍了可能迷失的山、可能危险的水、洞等地,仍不见踪影。

在家人寻找期间,井冈山市国安大队朱某多次来找家人谈话,估计傅可姝二人在国安大队的手中。监于这种情况,家人于2005年12月12日特向井冈山市人民政府、市公安局、市旅遊局等有关部门递交了请协助查找失踪遊客的请求报告。在12月14日和12月29日分别接到同一个人打来的电话,分析这人一定是个知情者。家人于2006年1月3日再一次到达井冈山,向井冈山市人民政府、市公安局、市旅遊局等有关部门递交了报告。至今已几个月了,仍未得到井冈山的回音。

傅可姝,1971年3月学校毕业后,为了支援边区从四川来到贵州,长期在乡村任教。在任教的几十年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经常是在每周32节课、每班73人的基础上工作,白天整天上课,夜晚备课和批改作业,长期劳累代替了一切,几十年过去了,自己却累得一身病。由于长期被病魔折腾,成天全身无力、胸闷、气短,上课时曾昏倒在讲台上。由于自己把毕生精力奉献给了教育事业,得到各种先進奖状若干。在1998年8月,因实在不能坚持上课才提前退休。

傅可姝为了治病到处求医药,每年要用医药费上千元,效果仍然不佳。后炼起了法轮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提高心性,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并严格按照书中所讲的:真:就是要做真事,说真话,不欺骗,不说谎,做了错事不掩盖,将来达到返本归真;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负人,同情弱者,帮助穷人,要乐于助人,多做好事;忍:就是在困难时,在受到屈辱时,要想得开,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记不报,能吃苦中之苦,能忍常人难忍之事。由于自己严格要求,心性提高了,病也好了,每年把节约的医药费1000元捐给开阳县第一小学特困学生和做其它的好事。

在恶党迫害法轮功后,傅可姝由于说明法轮功真相,曾经遭到当地公安局抓捕,被迫流离失所。2003年7月10日当地教育局局长石应昌、公安局国安办陶大荣再次去她家,骗说教育局局长李明昌找她有点事,一上车就把她绑架到贵阳烂泥沟洗脑班非法监禁了将近半年。在洗脑班期间由于长期不让活动,傅可姝旧病复发,心脏衰竭、大小便失禁,生命垂危送到医院抢救,这种情况有关人员也没通知家属。

傅可姝这次在井冈山“失踪”,现已好几个月了。井冈山市公安局国安大队人员,如果是你们于2005年11月17日绑架了她,你们有父母吗?你们有子女吗?你们有家吗?要知道善恶必报是天理。古人有句话:起心害人终害己,害不到别人,害自己;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没有不透风的墙。特请知道这情况的法轮功人员和善良人们及时与家人联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2/125062.html

吉安 井冈山市(含宁冈县)联系资料(区号: 796)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08-23: 傅可姝生前就自己遭受的迫害申诉(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3/136208.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