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石家庄市 >> 陶洪升(陶洪生)(妻于风云,于凤云), 男, 46

陶洪升(陶洪生)(妻于风云,于凤云)
河北省安全厅干部陶洪升,由于长期的关押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离开人世。
个人情况: 河北省安全厅,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正科级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安全厅宿舍2号楼2单元501
迫害情况: 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
个人近况: 2000年9月20日 迫害致死 (2002-02-07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4-17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陶洪升(陶洪生)(妻于风云,于凤云) 于风云(于凤云)(夫陶洪升)

有关图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1-09: 恶警亲口承认:法轮功学员陶洪升是被打毒针致死
二零零二年,我在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期间,恶警董新国曾亲口对我说:“你知道陶洪升吧?”我说知道,他说:“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我说不知道。他说:“就是因为他不按我们说的做(不“转化”),被我们打毒针打死的。你不按我们的要求做,不转化,我就让人把你抬起来撞墙撞死,就说你是自杀死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1/9/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82442.html

2013-05-26: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上)
......
河北石家庄的陶洪升是原河北省安全厅四处,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的一位警官,正科级干部。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陶洪升在天安门打出“法轮大法”横幅,被开除工作和开除党籍,劳教三年(被西焦派出所送入劳教所),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201中队,外界难以知道陶洪升在劳教所遭受了怎样一种强制洗脑及身心折磨的双重迫害,只是看到,陶修炼后一直健硕的身体健康快速恶化,几个月的时间便奄奄一息,病危前,劳教所慌慌张张推给家人,回家之后几日之内,陶洪升便含冤辞世,年仅四十六岁。陶洪升的妻子于凤云说,“他爱他的国家,他并不反对政府。他仅仅想告诉领导人法轮功好。”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5/26/中共的政府犯罪-暴力截访和恶意回访(上)-274502.html

2010-07-12: 石家庄劳教所恶警边树强、张力、董新国的暴行
石家庄市劳教所位于河北省会石家庄市的泰华街,专门迫害男法轮功学员的五大队就在此地,目前那里非法关押的主要是来自石家庄市、张家口市、廊坊市、唐山市和邢台市的男性法轮功学员。

该大队大队长是邸曼丽,教导员边树强;五大队下边有一个501中队,中队长张力、指导员董新国,这几个人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其中尤以边树强、张力、董新国为恶最甚。十年来,三恶警一直在第一线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残暴令人发指,罪恶无边罄竹难书。
......

6、虐杀石家庄市国安局前官员陶洪升

陶洪升,是原河北省安全厅四处,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一位警官,正科级干部。妻子于凤云操持家务、照顾孩子。夫妻俩与女儿陶丽丽、陶宇菲组成了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1996年他们全家开始修炼法轮功,身体健康,妻贤子孝,家庭和睦乐陶陶。

1999年7月以后,陶洪升一家看到当局对法轮功的镇压不断升级,妖魔化的宣传愈演愈烈,觉得政府是不了解法轮功真相才这样做的。 出于对政府的信任,当年的12月,陶洪升夫妇和大女儿来到了北京,试图讲述一下一个修炼之家对法轮功真相的看法。结果遭到北京警察毫无道理的抓捕。在北京,和许多其他各地为法轮功上访的民众一样,一起被辱骂、毒打。几天后被遣返回石家庄,从此陶洪升被单位隔离关押至2000年1月7日,因为不接受单位强制洗脑,被单位送到市劳教所二大队劳教三年。

2000年7月20日,市劳教所男队对法轮功学员 “重要人物”和“骨干”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迫害----关小号。关小号是在劳教所里,使被关押者绝对失去自由和活动空间的牢中牢,被长期关小号近2个月的就有陶洪升。在陶被关小号期间,极其艰苦,饮食卫生根本得不到保障,蔬菜不洁净,食品霉变,有时在吃的饭菜中竟出现3厘米多长的虫子,8月下旬,劳教所的许多法轮功学员开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陶洪生也是每天拉肚不止,直至便血,近20天卧床不能进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陶洪升身体健康每况愈下,腹泻、水肿日趋严重,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尿血、便血时有发生,其妻子于凤云前往劳教所看望,劳教所害怕暴露陶洪升受迫害的真相,拒绝探视,同时劳教所轻描淡写的谎称:陶洪升只是轻度腹泻,没有事,现在已经好转。

后来边树强等看到陶洪升日见衰弱、尿血便血日愈频繁,情急中预感到罪责重大,于9月13 日以有人要探视为由将陶骗下二楼,此时的陶信以为真,以极其坚强的毅力,强撑着身体,全身颤抖着走下楼梯。后被劳教所警察强行上铐后带往河北省第二医院泌尿科并通知家人接回,几天后,2000年9月20日中午,瘦骨嶙峋、命悬一线的陶洪升含冤辞世,年仅46岁。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7/12/226880.html

陶洪升(Tao, Hongsheng),男,46岁,河北省法轮功学员。陶洪升于1999年12月26日陶洪升在天安门打出“法轮佛法”横幅,被开除公职和开除党籍,并被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201中队。于2000年9月20日被迫害致死。

陶洪升于94年由空军转业到河北省安全厅,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正科级。家住河北省安全厅宿舍2号楼2单元501。1999年12月26日陶洪升在天安门打出“法轮佛法”横幅,被开除公职和党籍,并被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201中队。

2000 年7月20日这个敏感日子来临之际,石家庄市劳教所男队对所谓的“重要人物”和“骨干”進行了更進一步的迫害----关小号(即在劳教所里使被关押者绝对失去自由和自由空间),陶洪升、吴斌、王進等被长期关小号达近2个月之久。在关小号期间,饮食卫生根本得不到保障,蔬菜不洁净,食品霉变,有时在吃的饭菜中竟出现3厘米多长的虫子。8月下旬,劳教所的许多学员开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持续了一个多月。陶洪生每天拉肚不止,直至便血,近20天卧床不能進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身体每况愈下,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尿血、便血时有发生。其妻子于风云前往劳教所看望陶,劳教所害怕看到陶受迫害的真相,拒绝探视。

劳教所在陶洪升日见衰弱、尿血便血愈日频繁,预感到罪责重大,于9月13日以有人要探视为由将陶骗下二楼,此时的陶信以为真,以极其坚强的毅力,强撑着身体,浑身颤抖着走下楼梯。后被劳教所狱警强行上铐后带往河北省第二医院泌尿科。陶的妻于风云接到劳教所通知赶到医院时,陶已脸色苍白,奄奄一息。为逃脱罪责,河北省安全厅与劳教所协调,在9月18日尽快为陶补办了保外就医半年的手续。9月17日,陶洪升被接回自己家中。由于长期的关押迫害,使陶洪升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于9月20中午1:10分钟左右离开人世。
(Mar 15 2003 10:34PM)

2002-10-13: 2、袁书谦,男,28岁,石家庄市委610恐怖组织头目,原在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工作,河北省安全厅干部、大法弟子陶洪升就是在那里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送医院后身亡。而袁就自称当时他是负责陶洪升的“转化”工作的,针对明慧网揭露的陶洪升被害事实,他抵赖说劳教所对陶洪升如何人道、如何尽心尽力地照顾云云。难道把一个身体健康的好人“照顾”成了肾衰竭后身亡就是“人道”?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0/13/37960.html

2002-03-28: 46岁的河北省安全厅出入境管理科干部陶洪升,依法進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身体遭严重摧残,于2000年9月20日离开人间。现陶洪升的爱人于凤云也被非法劳教,家中只有两个还在上学的女儿陶莉莉、陶宇菲相依为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3/28/27422.html

2002-02-07: 父亲被迫害致死、母亲被关在监狱--请关注陶家两姐妹的遭遇
石家庄大法弟子陶洪升,河北省安全厅干部,于2000年10月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其妻子于凤云,2001年7月被石家庄友谊大街派出所非法劳教,现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大女儿陶莉莉,在河北经贸大学上学;二女儿陶宇菲,十九中初三年级学生。

她们俩在石家庄没有其他亲人,父亲不幸被害死,母亲于凤云又没有工作。姐姐上大学不能天天回家,妹妹就和姐姐一同住在姐姐陶莉莉的宿舍里,姐妹俩挤一张床,目前她们俩正在为学费发愁。

姐妹俩所面临的困境,不是一般人能想像得到的。紧急呼吁社会各善良之士用各种有效办法救助她们!

2001-12-13: 河北省安全厅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的干部、法轮大法修炼者陶洪生与妻子和女儿,1999年12月25日,因在天安门与十几名法轮大法弟子和平地表示自己的维护大法的愿望,被恶警包围后抓走。因此,陶被非法开除党籍,辞退公职,并被非法判劳教三年。

劳教所条件极其艰苦,饮食卫生根本得不到保障,蔬菜不洁净,食品霉变,有时在吃的饭菜中竟出现3厘米多长的虫子。8月下旬,劳教所的许多大法学员开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陶洪生也是每天拉肚不止,直至尿血,便血,近20天卧床不能進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

为逃脱罪责,河北省安全厅与劳教所协调,在9月18日尽快为陶补办了保外就医半年的手续。只可惜这保外就医的手续补办的为时太晚太晚,9月17日,陶洪升被接回自己家中,也就是这样被劳教所将“责任”推给了他的家人。回到家的第三天,9月20中午1:10分钟左右,陶洪升安祥地闭上了他的双眼。当日,整个石家庄被阴雨笼罩着,天空中充满着义愤。

在得知陶洪升去世的消息后,河北省安全厅一处长打电话对陶的家人施加压力,“你不要到处造舆论。”以進一步封锁消息。

2001-03-03: 以下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后,下落不明:
A. 陶洪升,男,40多岁,河北省安全厅干部,被石家庄劳教所迫害致死;
B. 胡斌,男,十八中学教师,依法進京上访被抓;
C. 何维成,男,58岁,2000年2月4日(年三十)晚公开炼功被抓。
D. 褚庆同,男,39岁,个体,2000年11月在向世人讲真象时被抓;
E. 张海斌,男,19岁,22中高三学生,2000年12月9日依法進京上访被抓;
F. 王進,男,30多岁,本科学历,家住河北师大宿舍,1999年10月上旬被抓,劳教三年;
G. 刘纪廷,男,新华集贸管委会干部,在向世人讲真象时被非法抓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3/8604.html

2000-11-02: 据大赦国际都柏林期刊《动态》2000年11月报道--
(国际特赦组织,都柏林中央小组协调办公室主办)
据总部设在香港的人权组织报告,陶洪生,中国技术官员,前空军指挥官,在被监禁在劳教所囚室内两个月后,因拒绝药物治疗而去世。他的妻子于凤云说,“他爱他的国家,他并不反对政府。他仅仅想告诉领导人法轮功不是邪教,法轮功好。”还有一些人死于精神病院的不必要药物治疗。

石家庄区号:0311,邮编:050000
石家庄第十九中学 地址:友谊北大街19号 办公室:3633819,教学处:3601024,总务处:3630047,收发室:3634751;
河北经贸大学 校部地址:五七路47号 总机:6839306,办公室:6839742,党办室(传真):6839123,东校区地址:槐北中路 总机:
5821540,办公室:5811948;
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 地址:石家庄市南高基大街8号 ,邮编:050061, 大队长电话: 7793644、7780336 ,管理科:7777689转663,二中
队:7777689转666;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1/3/445.html

2000-09-28:美联社:更多法轮功成员的死亡被报道,两人死于中国的监禁
2000年9月27日,上网时间:香港时间晚间8点16分。

美联社北京分社。在长达14个月的对法轮功这一精神运动的镇压中,最近又有两名追随者死于监禁,一个是在劳教所,另一个是在精神病院,一个人权组织星期三的报告称。

陶洪生(音译)和史贝(音译)的死亡使得在北京这次运动中死于监禁的人数达到至少52人,一个总部设在香港的人权与民主信息中心报告说。

尽管没有对任何一例死亡发表评论,政府否认任何一例死亡是由于虐待引起的。

但法轮功追随者不断报告出警察的虐待,而且警察由于他们看起来无法扑灭这个教派而变得越来越苦恼。他们在最近几个月曾经在众目睽睽之下殴打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平抗议的该教派成员。

在给江泽民主席的一封信中,修炼者威胁说如果在周日的国庆节前拘留教派成员,他们就要开始一轮新的抗议。

9月20日的信中说“全体中国的法轮功学员都将去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以结束镇压,署名为“全体中国法轮功弟子”。这封信被传真到外国新闻机构并张贴在该组织设在美国的网站上。

在镇压以前,法轮功吸引了上百万的人,因为他结合了练习,打坐,和佛道两家理论,师父为李洪志先生,一位前政府职员。他两年以前到美国避难(译者注:实际是杰出人才移民,而不是避难)。追随者说炼功可以改善健康和道德。

在两例声称的死于监禁案例中,陶洪生,一个46岁的前河北省便衣警察在经过两个月痛苦的痢疾和其他疾病的折磨后死于9说20日,该信息中心说。

由于在天安门广场抗议而在十二月被判处三年监禁,陶和另外两个法轮功成员被监禁在河北省省会石家庄拘留所的一个小号里,该组织说。他补充说陶直到他去世一周前拒绝药物治疗(译者注:实际是狱方拒绝给陶洪生任何药物医疗)。

无法找到石家庄劳教所的人员可以对此作出评论。

另一个教派的追随者,史贝在强制投入杭州市东部的一个精神病院后于9月10日去世。在她三个月的监禁中,她经常绝食并拒绝注射,该中心说。一个精神病院的官员拒绝评论此事。(2000年9月27日晚译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8/1553.html

2000-09-26: 法轮大法修炼者陶洪升,男,46岁,河北省安全厅四处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正科级,94年由空军转业到河北省安全厅,家庭住址:河北省安全厅宿舍2号楼2单元501,家庭电话:0311-3618132。

1999年12月25日陶洪升在天安门打出“法轮佛法”横幅,被开除公职和开除党籍,劳教三年,关押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二大队201中队。

2000年7月20日这个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敏感日子来临之际,石家庄市劳教所男队对所谓的大法弟子的“重要人物”和“骨干”进行了更进一步的迫害----关小号(即在劳教所里使被关押者绝对失去自由和自由空间),被长期关小号(劳教所二楼)近2个月的有:陶洪升、吴斌(石家庄市十八中老师)、王进(石家庄市高教区)和另一名辛集大法弟子。

在4人被关小号期间,极其艰苦,饮食卫生根本得不到保障,蔬菜不洁净,食品霉变,有时在吃的饭菜中竟出现3厘米多长的虫子,8月下旬,劳教所的许多大法学员开始原因不明地拉肚子,现已经持续了一个月,陶洪生也是每天拉肚不止,直至便血,近20天卧床不能进食,呼吸困难、腹泻、水肿。

在这期间,陶洪升身体每况愈下,腹泻、水肿日趋严重,眼睛肿得只有一条缝,尿血、便血时有发生,其妻子于凤云前往劳教所看望陶,劳教所害怕看到陶受迫害的真相,拒绝探视,同时劳教所竟以谎言称:陶洪升只是轻度腹泻,没有事,现在已经好转。

劳教所在陶洪升日见衰弱、尿血便血愈日频繁的情急之中,预感到罪责重大,于9月13日以有人要探视为由将陶骗下二楼,此时的陶信以为真,以极其坚强的毅力,强撑着身体,浑身颤抖着走下楼梯。后被劳教所干警强行上铐后带往河北省第二医院泌尿科。

在陶妻于凤云接到劳教所通知赶到医院时,看到陶再也不是被劳教前的健康状态,此刻陶脸色苍白,气语低沉,生命已是奄奄一息。输液输氧这种唯一的“人道救护”根本无法改变每间隔20分钟就有一次血便血尿的症状,所食食物原样排泄,其生命的危险境地是人不难想象的。

在陶生命垂危之际,河北省安全厅有两位处长携带营养品前往医院探望了陶洪升

在住院期间,河北省安全厅、劳教所和医院对陶实施了24小时的监控,封锁消息。

为逃脱罪责,河北省安全厅与劳教所协调,在9月18日尽快为陶补办了保外就医半年的手续(保期到2001年3月16日,保外就医期间不计算服劳教期,劳教期顺延)。只可惜这保外就医的手续补办的为时太晚太晚,除去能够成为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证之外,已经失去了“保外就医”的意义。

9月17日,陶洪升被接回自己家中,也就是这样被劳教所将“责任”推给了他的家人。9月20中午1:10分钟左右,陶洪升安详地闭上了他的双眼,与妻子和两个女儿离别。

当日,整个石家庄被阴雨笼罩着,天空中充满着义愤。

在得知陶洪升去世的消息后,河北省安全厅承揽了陶洪升的后事料理,但于此间,一处长打电话对陶的家人施加压力,“你不要到处造舆论”,以进一步封锁消息。

现在石家庄市劳教所仍有三名大法弟子拉肚不止,无人问津,生存条件极为恶劣,他们开始绝食抗议。

大陆法轮大法修炼者
2000.9.24

以下是陶洪升所在河北省安全厅四处处长的电话和姓名:
王如辰(正处长)0311-7098041
程忠建(付处长)0311-709804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6/1582.html

2000-02-13: 【河北】河北省安全厅负责出入境签证工作的干部、法轮大法修炼者陶洪生与妻子和女儿,1999年12月25日,因在天安门与十几名法轮大法弟子和平地表示自己的维护大法的愿望,并与石家庄市第十八中老师吴斌在广场打出“法轮大法”横幅,被警察包围后抓走,此事震动了中央政法委、国家安全部、及全国安全机关和全国公安系统,被直接送回河北省安全厅看管。在陶被看管期间,安全部派了两个人,在厅里住的7天里曾与陶进行了谈话,陶坚持自己的观点“法轮大法不是邪教,政府的决定是错误的”,对陶的做法和表现他们不能理解。因此,陶被开除党籍,辞退公职,并判劳教三年。因与陶洪生一起打出“法轮大法”横幅的石家庄市第十八中老师吴斌也被判劳教二年。

在陶被送回的同时,陶的妻子和女儿也被当地派出所带回,并进行强制看管,让其交罚款,写保证,陶的妻子断然拒绝。安全厅已收回住房,对陶的妻子施加压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13/2156.html

石家庄市联系资料(区号: 311)

2019-08-31: 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
局长白毅82180166、13633111212
城关派出所所长封立军138032132888

鹿泉区司法局:
局长高明芳85138008、13932198586
副局长梁金会85138188、13831116679
鹿泉区政法委:郄立江82016529、13503215086
鹿泉区检察院院长 安少峰82105888、13903218567
鹿泉区法院院长 纪兰生83893600、18531157666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石家庄郊区赵陵铺赵三街,邮编050000电话:0311-8778202432;办公室:87755202
所长刘黎平
政委杨素金87755202
副所长:李占发、邢志昌、杨文肖、张景桂、王志彬
副书记王书亭87755213、13931171888、13781581859
一科:指导员杨建军、副科长孟翼新
二科:科长刘文辉、指导员姜明聚、副科长高新
三科:科长张海燕、指导员马建设 接收警察:高新民
石家庄市检察院住二看检察官:
主任 王宝军87755379
申检察官87755379

2019-07-28:
责任单位
1、石家庄桥西区中山派出所:
地址:石家庄桥西区永安街51号(自强路和南小街交叉口顺南小街南行20米左右再朝西走大概50米左右路北)
责任人李征兵15830969603、0311-88892109
所长李备军87896623, 教导员李晖87896623 警察:任援军、王峰霞、屈连营、李树强、史亮、王彦伟、于春生、卞松范、郝明信、梁乃丹、赵素敏

2、石家庄市桥西区检察院:
地址:石家庄市红旗大街233号,邮编050090(现河北省教育考试院南邻)
侦监科(批捕科):科长孙英、副科长焦燕0311-66603051
电话:0311-66603128、0311-87032000
办公室:66603002
值班室:66603123

于恺 公诉科长兼未检科科长 66603078、13315132083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1)

迫害致死陶洪升的相关犯罪责任人:
二大队长赵志谦、副大队长李金生、指导员石建忠、凶手袁书谦,其他待查。

迫害致死陶洪升的相关责任单位:
二大队:石家庄市赵陵铺村北 邮编050051 (过桥后往西走,第一个丁字路口里)总机 0311-7777689、7776345
大队长赵志谦 0311-7777689转628/663
副大队长李金生0311-7777689转619 、7796666-60816(传呼)
指导员石建忠
管理科田×× 0311-777689转619
警戒科赵秋良 0311-7777689转618
转化室 0311-7777689转633
宿舍 0311-7777689-631转202

二中队:
地址:石家庄市北焦街132信箱202中队,邮编050012
电话0311-777689转634/633
202中队长边树强 警号1342428,手机13603113288、
张 力 警号1342352,手机13932199787
董志国 警号1342330,电话0311-7777689转633
二大队其他恶警:孙三平(女)、宋静(女)、赵玉珍(女)、林朝安(女)、支建英(女)、王建国、紫秋英、赵明、李哲锋、丁立哲

四中队赵×× 0311-7777689转635;

袁书谦,男,30岁左右,石家庄市610副主任、河北省会洗脑班首犯,迫害死河北省安全厅大法弟子陶洪升的主犯,原石家庄劳教所二大队警察。手机:13001491049

白××,洗脑班警察,残害大法弟子的凶犯。宅电:0311-5076808。

李爱国,男,原石家庄劳教所政委,调任河北省会洗脑班主任,后又调至石家庄劳教所,是幕后指使残害洗脑的凶犯之一。呼机:0311-7796666-65871。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5-03-19:大法弟子陶洪升一家的悲惨遭遇(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3/19/97639.html

2004-01-16:我们全家共四口人,爸爸陶洪升、妈妈于凤云、妹妹陶宇菲和我。爸爸、妈妈于1996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而我和妹妹是97年正式开始修炼的。爸爸当时身染重病,他的肾一直都不太好;而妈妈在当时出了车祸,虽经医治,可身体未能全部恢复。进入大法中修炼后,他们俩都从病人变成了一个正常健康的人,这些变化在我们全家人、以及周围亲戚朋友的眼中都是不可思议的,我们全家从内心感谢大法的恩德,也对李老师产生了敬佩和尊敬。大法叫我们做好人,做真人,在生活中处处为他人着想,我们作为弟子也都尽力去做。自从学了大法,我们没有做任何危害社会的事情。

可是江氏一伙却向教人向善的大法和慈悲善良的大法弟子伸出了罪恶的魔爪。1999年7月,邪恶之徒动用国家电台、电视台、报纸等一切宣传工具,欺骗造谣,毒害众生,并动用军警、特务进行大搜捕,收缴大法书籍,非法抓捕大法弟子,闹得全国上下天昏地暗。大法弟子不畏强暴,纷纷走出家门维护大法去上访。妈妈作为正法洪流中的一分子也舍生上访,可依法上访的结果是遭警察非法拘捕,并被押送回本地派出所。派出所向爸爸要了好多钱才把妈妈赎回。而后的日子里,妈妈又几次冒生命危险去为法轮功上访,可结果如出一辙。不仅如此,到了那些警察认为的某些重要的日子,就到处抓人,妈妈被派出所抓来抓去。恶警扰乱了我们平静的生活,而且施加的巨大的经济压力,使我们家原来拮据的生活变得更加艰难。

爸爸在1999年10月依法上访时被拘捕,经过几天的非法关押,被双规,并被非法劳动教养3年。劳教所的环境很恶劣,吃住条件很差。而且不法警员派犯人轮番对爸爸看管,更有甚者,我们几乎和爸爸失去了联系,不让通信,也不让见面。在那种恶劣的条件下,爸爸的身体每况愈下,由于不让爸爸炼功、学法,身体变得更加不好,终于在2000年9月,在爸爸病了1个多月的时候,才被他们送到了医院。等我见到爸爸时,他骨瘦如柴,全身就剩一把骨头,连说话都困难。后经爸爸证实,得知他们在爸爸身体不舒服时不理不问,在他们看来爸爸就要不行了的时候,在用手铐的情况下才把爸爸送到医院来,可是爸爸的生命却无法挽回了,没过几天,爸爸就与世长辞了。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