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2-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遵义 习水县 >> 朱星碧(朱兴碧,朱兴毕,朱兴必), 男

个人情况: 原遵义市习水县马临小学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习水县桃林乡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6-04-0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08-20: 贵州习水县法轮功学员朱兴碧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一日,被迫流离失所的贵州习水县桃林乡法轮功学员朱兴碧,接到老家大哥去世的消息,赶回去奔丧,刚到家就被恶徒绑架。现下落不明。

朱兴碧有一个儿子被邪党逼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8/20/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78418.html

2009-07-12: 贵州习水大法弟子张芳容等多人被非法关押
贵州习水医药公司退休职工、大法弟子张芳容,女,于2009年2月25日被习水公安绑架非法判刑一年。5月6日被送贵州中八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

现被多次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朱兴碧、袁雪莉、王宏发等仍在牢中受迫害。

习水玉淮私立中学董事长、大法弟子伍生英和她的丈夫肖世先老师于2008年7月份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12/204408.html

2008-08-04: 贵州省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三)
迫害事实(六)

二零零四年三月,贵州监狱为了逼迫大法学员放弃信仰,指使犯人包夹進行暴力“转化”,叫嚣“只要结果,不管过程”。“转化”一个大法学员就给犯人所谓“记功”一次,减刑三个月。这些犯人为了得到监狱的奖赏,用从恶警那学到的手法,残酷折磨大法学员,无所不用其极,甚么流氓手段都拿了出来。......

迫害事实(八)

1、2002年,都匀监狱恶警到贵州的某劳教所、羊艾女子监狱和其它省份关押有法轮功学员的监狱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恶手段后,在都匀监狱邪恶头子蒋凤鸣(副监狱长)、沈志江(监狱政科长)、王华川(教育科长)的策划下,在一监区监区长郑家军的具体指导下实施迫害。

首先组织了一帮身强力壮、思想坏的服刑罪犯,分班分组進行编队后,把法轮功学员鲍健伟、臧东升、朱兴碧分别让各个组关在各个监房里,然后下令毒打他们。朱兴碧全身都是伤,臧东升的腿都打瘸了。他们的目标是打得他们不能行走、不能吃饭、不能说话,就连见到其他法轮功学员都不能抬头。而后就长期播放江氏集团自编自演的自焚自杀事件,拿出一些坏人写的书来强迫法轮功学员看,24小时不间断的看,时间不断的延长,有的长达一星期没合过眼。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其他法轮功学员知道了此事,纷纷要求找邪恶头子谈话,提出抗议,要求停止迫害,可邪恶头子说:“不知道发生了甚么事,待调查后再作处理。”

这件事发生后,恶警的所作所为被曝光了,邪恶之徒想不通,他们的罪恶怎么会被知道了?怀疑许多人,最后怀疑是王晓东、石登灵。就把王晓东、石登灵分开长期关在禁闭室里。石登灵在禁闭室里是被长期锁躺在死人床上(铁床的四个角分别焊上铁环,把四肢分别铐在四个环上,冬天不给垫也不给盖,大小便都在床上)。......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4/183255.html

2008-08-02: 贵州省监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一)
03年2月24日 — 4月5日共40天“转化”迫害前,即2月9日 —24日,对臧冬生、朱星碧、包建伟采用毒打和不让睡觉的方式進行“转化”长达10多天。因遭到全体法轮功学员抗议。法轮功学员采用的方式:向监狱长投诉(写信),或找干警谈。
 
2003年5月5日烧成监区长喻文林在王守明谈出不“转化”的原因后,就对其下身猛踩两脚,然后又拉到办公室用胶棍進行毒打,将其打的鼻青脸肿,用酷刑强行“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2/183253.html

2007-10-16: 贵州省大法弟子朱兴碧、袁雪莉被邪恶之徒迫害
贵州省大法弟子朱兴碧,男,贵州省原遵义市习水县马临小学教师。由于坚信修炼法轮大法,被习水公安、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开除工作。出狱后,于2006年10 月再次被公安绑架,先关押在赤水市公安看守所,后又被秘密转移到习水看守所至今。公安多次要他写不炼功的保证,被朱严词拒绝,后遭公安毒打,并说要判他重刑。

贵州省大法弟子袁雪莉,女,贵州省原遵义市习水工商局干部。因修炼大法,被判刑三年,开除工作。于2007年8月初刑满释放后回家没几天,由于拒绝写保证不炼功,不配合邪恶的要求,8月20日在家被公安绑架。激起亲人和邻居的愤慨,据说被押往遵义洗脑中心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6/164627.html#2007-10-15-ch-6

2006-12-31: 贵州遵义地区赤水市邪恶继续在迫害大法弟子
11月2日,被赤水邪恶之徒绑架的大法弟子朱兴碧、汪泽萱、黄祖元被赤水市邪恶非地判劳教二年,于12月29日送贵州邪恶的中八劳教所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145856.html

2006-11-24: 贵州遵义地区邪恶之徒近期绑架的大法学员
十一月二日,贵州习水县大法弟子朱兴必被赤水国保和公安绑架,接着赤水市汪泽宣也被绑架。根据当地提供的消息,现被绑架人数有十几人,有习水、赤水等地的大法弟子被关在赤水看守所。家属去找人,公安派出所都推说不知,家属连亲人面都见不到。

这次迫害是由遵义市六一零(即现改为国保大队)与公安实施的,以遵义市邪恶为主,协同习水、赤水邪恶配合進行的,它们已经长期监控朱兴必,九月二十八日当地邪恶曾对朱兴必進行一次抄家。十一月二日朱兴必被绑架后,导致了与他有来往的一些同修也被绑架,恶性循环,造成重大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24/143128.html

2006-11-14: 贵州大法弟子汪泽萱、朱兴碧遭绑架
11月2日,贵州遵义地区赤水市公安局出动警车绑架了赤水大法弟子汪泽萱和习水大法弟子朱兴碧,抢走了大量《九评》等救度众生的真相资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4/142388.html

2006-11-11: 贵州习水大法弟子朱兴碧、马岭乡遭恶人绑架
近日获悉,习水县同修朱兴碧、马岭乡两位功友遭恶人非法绑架,具体被绑去哪里待查。请有条件的同修查明情况后在明慧给予曝光揭露,同时也请同修们正念营救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11/142215.html

2006-11-04: 贵州习水县大法弟子朱兴毕被恶人绑架
贵州习水县大法弟子朱兴毕于2006年11月2日被邪恶之徒非法绑架,至今下落不明(是否还有其他同修被非法绑架尚未可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4/141714.html

2006-09-25: 都匀监狱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种种
一、酷刑(04年5月 — 9月)

都匀监狱的恶人为达到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目的,使用各种酷刑手段折磨、殴打大法弟子,却邪恶的以各种“菜单”名称称之。

1. “夹心饼干”:罪犯1人用双肘猛击被害人的背部,用膝盖顶击其胸口,肘膝瞬间同时用。
2. “爆炒腰花”:罪犯2人或1人将被打人的手提起,用肘猛击腰肾处,轻者吐血。
3. “宫保鸡丁”:罪犯用手把被打人的下胯提起,然后用拳头猛击胸口。
4. “定心丸”:将被打人强行按背靠墙壁,用拳头猛击胸口。
5. “洗折耳根”:罪犯从被打人背后用双手大拇指掐耳根凹处,其馀四指环压脸上。
6. “敲核桃”:罪犯手握半拳,遍敲被打人头部。
7. “疏大筋”:罪犯用拳头或手肘、脚后跟猛击我大法弟子大腿(遍击)。
8. “炒猪肝”:罪犯用双肘猛击被打人背部。
9. “二合一”:用二名罪犯把被打人的手拉成“十”字形站立,然后前后各一名罪犯用脚蹬背部和胸口,人手少时专蹬背部腰际处。
10. “平射”:行凶罪犯用手拉被打人双手,强行按其背靠墙上,然后用脚猛蹬胸口。
11. “拔苗助长”:罪犯用两人拉住大法弟子的手,另一人平躺用一只脚勾住颈部,一只脚猛蹬胸口。
12. “吃大蒜”:用大拇指提下巴,用其馀四指和手掌压住嘴鼻不让呼吸。
13. “扎鸡翅”:用手铐铐住双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或平伸铐在1米九长的高低床上。

二、杂用手段(04年10月份 — 06年3月2日前)

1. 用胶木棍敲击膝盖处,间断性敲击,令其经常保持红肿。
2. 用开水、烟头烫皮肤、手臂或其它部位。
3. 一天从早到晚坐在小凳上不准动,动就被打。
4. 用多名罪犯轮流值班,干扰睡眠,不让睡觉。
5. 用手铐将双手铐在床上成“十”字形,把门窗全部关上,放造谣、诽谤大法的光碟,将电视机音量调到最大值。
6. 不让解大小便;或没有解完即强行拖回,造成肾病。
7. 电棍电击脸、脖,直到嗅到肉焦味。
8. 用电棍逼其脸紧贴在电视屏上看电视,只隔两公分。
9. 在大法弟子背部衣服上写打倒“×××”或大法师父,给大法弟子徐仕文制了一顶高尖纸帽,写上打倒“×××”或大法师父。
10. 在纸上写师父的名讳,趁其卧休时放在其鞋里,侮辱师父。
11. 生活上长期处于小禁闭状态,向门边走不能超过他们划的界线,二块地砖;向窗前须留三块地板砖,不准超过;克扣饭菜,不让吃饱;购物除洗漱用品,其它均不让购。(04年10月— 05年)
12. 用绳将脚在短休时吊在高低床上。
13. 刚一入监就遭到暴打,给一下马威。
14. 干警用威胁:“要转化,不转化,我们人民警察踩死你”等诸多语气,直接胁迫大法弟子。
15. 把门窗糊上白纸,外人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为所欲为,或把门窗用布全部遮住。
16. 成立犯人转化班,采用各种低级下流的手段,强行、强制转化。
17. 大法弟子互相之间,见面不准说话。

三、两种恶毒手段

1. “噪音疗法”:将大法弟子手脚用手铐铐在床上,呈“大”字形,两耳边各放一个音箱,将音量调到最大值,也有用手提电话筒喊话,让罪犯在大法弟子耳边大叫。(受到此折磨的有:曹军、余鸿兵、易思恒)。

2. “细菌疗法”:特毒的某犯说大法弟子不会生病,把肺结核病犯吐的痰拌在饭菜里让你吃,看你生不生病。因长期处于禁闭状态,饭菜全有犯人操作,不确切知道做了没有,但有5人的确犯了肺结核。(他们是:王寿贵、周顺志、胡大礼、宋彬彬、杨秀敏)。

四、毒打

1. 2003年5月5日烧成监区长喻文林在王守明谈出不“转化”的原因后,就对其下身猛踩两脚,然后又拉到办公室用胶棍進行毒打,鼻青脸肿,最后迫其“转化”。
2. 2004年3月10日 — 4月8日:教育科科长王华川对大法弟子王美华進行“转化”未遂,恼羞成怒的扇了王美华5—6个耳光。

五、罪证(一)

1. 03年2月24日 — 4月5日共40天“转化”迫害前,即2月9日 — 24日,对藏冬生、朱星碧、包建伟采用毒打和不让睡觉的方式進行“转化”迫害达10多天。因遭到全体大法弟子抗议。大法弟子采用的方式:投监狱长信箱,或找干警谈。

2. 对李林五天五夜不让睡觉和辱骂的方式,又让8—9名犯人轮流值班。李林被迫无奈头撞墙壁住院,被其所谓“转化”。

3. 把易思恒用四副手铐一付脚镣铐在禁闭室的木板床上,把棉垫抽掉,易思恒绝食抗议,(王华川亲自给易思恒上手铐)。当时天气很冷,禁闭室长期都很阴冷、潮湿,经过20多天,全身冻瘫,眼珠都转不动,才抬回医院监区。

4. 03年8月 — 04年3月将大法弟子全部集中在一监区,因一监区犯人在干部怂恿下,打骂甚么都敢来,先后对王美华禁闭15天,严管3个月,张寿刚、藏冬生、朱星碧、莫琪、陈中权处于禁闭45天,林建15天,徐仕文两次(20多天)。

5. 2004年3月10日—4月8日,马天军、陈中权、王美华、藏冬生撕了诽谤大法的漫画,被副监区长钟山用电棍击打脸、脖子上烧出肉焦味来。被铐在床上成“十”字形,看诽谤大法的造假宣传录像带接近40天,马天军被关禁闭。

6. 2004年3月15日,徐仕文(20多天),张寿刚(61岁,7天),石登灵(7天),赵鄂川(6天),周恒元(40天),莫琪(4天),铐在床上呈“十”字形;强迫戴罪犯身份牌。

7. 03年5月—8月,石登灵被关禁闭70天。

8. 04年5月20日—9月20日,监狱组织、610“转化”迫害小组,喻文林任组长(此人极坏,很多毒招出自此人)给各监区定指标,只要结果,不管过程,各监区从犯人中抽出特毒的犯人成立强制“转化”迫害小组,尤其是四监区,三监区,烧成监区,装运监区犯人之间互相交流“经验”,抽出的犯人都是坐过二牢、三牢、四牢、五牢(注:二牢即進过二次监狱的人,以此类推)或者在社会打杀得凶的人,他们积累很多整人的毒招,因此出现前面所述一、二、三节的招法。监狱给这些罪犯好处:不让他们劳动;转化一个给一个单项记功,减刑三个月。各监区转化不了的调回四监区進行转化,因为四监区犯人都是从一监区400多人中抽出来的特毒人员。监区长郑家军、副监区长钟山更是心思极坏,毒计百出。

将大法弟子分在四个监区迫害,以四监区为主。一监区:马天军、杨茂军;二监区:汤润春、杜贵林;三监区:莫琪、王国珏、徐仕文,基建监区:郑刚、周顺忠,装运监区:陈中权、石登灵,制成监区:肖志非、赵鄂川、藏冬生,烧成监区:王美华、梅贵男;四监区:馀下全在四监区。

9. 从2004年10月—2006年3月2日前,逐渐的各监区没有被所谓的“转化”收回监区继续“转化”。尤其05年6月份开始对萧志非、马天军、杨茂军進行强行“转化”,利用余鸿兵、周匡坚等走向反面的人助纣为虐。在这期间出现了:

a: 9.11事件。8月2日八监的吴国忠(安顺人,71岁,恶警给的名字,可能是假名,请查实给予揭露)一星期后的9月11日被迫害,于凌晨4时被迫害致死。时任监区长的郑家军,干事应旭商量先抬到医院,然后吊上吊瓶,抬出监区。人都死了,为甚么还要伪装抢救,想掩盖甚么?据说垫褥上留有血迹。

b:8月2日当晚,新入监的王力猛遭到四~五名罪犯,用袜子堵住嘴進行毒打,鼻青脸肿。

c:李林、郑刚、王晓冬、王力猛、杨秀敏、姚俊京、刘述康、陈哲富等多次被打。

d:目前在二楼的死角上仍然对马天军、陈中权、萧志非、王力猛、汤润春、林毓忠等名新入监的大法弟子進行迫害。(萧志非8月份曾糊涂过,做过错事,现在又醒悟过来了。)

六、罪证(二)(2004年5月20日—9月)

1. 干警下令叫犯人毒打大法弟子。教育科干警文勇从04年5月25日至6月下旬对王美华“转化”未遂,气急败坏的给时任烧成监区罪犯记录员的犯人王乌朋下令: “整死他,收拾他”。于是犯人王乌朋猛煽王美华耳光,犯人熊千里用鞋底板抽打王美华,犯人李先友用膝盖顶其腰部,并将备用开水灌他,犯人柯星给监区建议用毒品摧毁他的意志,并用七名犯人轮流找他吹牛,不让他休息,不让他大小便,不让睡眠,被他们所谓的“转化”,身体患有肺上淋巴结核、左右胸腔结核、心脏心胞结核、背上腰椎结核。四个月下来,风都吹得倒。梅贵男遭到同样的待遇。

2. 王国珏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用酷刑(所谓“二合一、吃大蒜、敲核桃、洗折耳根、爆炒腰花”)加上杂用手段,从7月10日到7月底進行毒打。当王国珏解大小便时,三犯人把按在地上,用脚踩他的胸部和肚子。长时间不让他睡眠,被其所谓的“转化”。

3. 从7月底到九月初,徐仕文被三监区犯人陈远龙、张世鸿、覃赵喜毒打和迫害,被打吐血、吐饭、吐清水,绝食抗议。他们用筷子撬开嘴强行灌食,把嘴全撬烂,最后承受不住被其强行“转化”。并被三犯人把他们的生殖器放在嘴上、头上、脖子上,犯人说我们就是干警安排专门“转化”你们的克格勃。

4. 从5月20日由装运监区副监区长刘士民转化陈中权未遂。交由犯人陈远龙、张世鸿用菜单上招式和杂用手段進行转化。几天几夜不让合眼,罚面壁,睡眠2小时都用绳吊在高低床上,周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脚肿得和水桶一样大。

5. 石登灵被装运监区长于新忠安排毒打,坐着不让动,04年7月15日石登灵被打得浑身都是血,送進医院急救室進行抢救一个月。

6. 张寿刚(已61岁)5月22日被迫害住院,被包夹他年轻二十几岁的犯人毒打三个月。犯人向教育科副科长王建军反映,说他们人手少,只能这样。(四监区)

7. 黄磊在四监区被“包夹”罪犯用胶木棍敲击膝盖,造成长期红肿,不让睡眠,一个多月下来被其所谓“转化”。

8. 王晓冬在四监区从04年6月16日—05年农历新年前八个月时间被包夹他的罪犯,天天强迫他站在一块地板砖上不准动,直到凌晨2、3、4点不等。曾经晕死过去,被用冷水泼醒。冬天逼他三天洗一次澡,先用热水烫他,又用冷水冲,冲完肥皂沫,准备穿衣服时,又给他抹上肥皂,反覆的折磨他,回到号室,把所有的窗户全部打开,地板浇上冷水,用电风扇扇他,并经常往他嘴里放屁。

9. 莫琪被手铐双手反吊在高低床上,杜贵林被手平伸直铐在1米九长的床上。唐太国遭到干警王世军和犯人一起毒打。

七、检察院住监检察科与都匀监狱同流合污

当大法弟子写信投诉监狱长信箱、检察院信箱、法院信箱,某科长找某大法弟子谈话时说:要想看到民主,等他死了以后。他们不光不管,反而与都匀监狱一鼻孔出气,致使王华川说:“你们造成了重大的国际影响,就该打死”。四监区副监区长钟山说:“你们告吧,告出个副监区长来。”等诸多不一一叙述的狂妄之词。

时任教育科科长的王华川在第一次实施毒打被曝光时,在大会上说:“都匀监狱被污蔑迫害法轮功,同时竟敢大言不惭的说:『要和法轮功斗争到底’”狂妄至极。在他的主导下,对大法弟子实施了多种办法的打压,几乎该用的都用了。“龙在神州”来采访,邀请都匀地区各单位進行参观。我走之前,他们主要是在二楼的死角上進行迫害,采用的手段有干扰睡眠、长期不让睡觉或坐老虎凳迫害。因2月13日恶党司法部下达了六条禁令,二楼目前有9人,4楼11人,其馀被所谓“转化”的集中在三楼。

目前他们在死角上修房子,看到“苏家屯”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事件后,我想起来,这之前就有包夹犯人说要从北方转来法轮功弟子到都匀监狱来,所以我把都匀监狱平面粗略的画出来。恶人王华川现任四监区长,钟山任副监区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5/138626.html

2006-04-06: 揭露贵州都匀监狱的罪恶
....2003年2月26日,都匀监狱以一监区作为试点,采用了马三家劳教所的恶毒行径,授权于马云、曹宝龙为大组长,组织了包夹组20人左右,围攻一监区大法弟子包健伟、臧冬生、朱星碧,强逼他们写“五书”,把他们3人关進19号室,采取各种邪恶招式、谩骂往脸上吐口水,用鞋垫子打脸,每天殴打,暴踩若干次,一上来就是12人拳脚齐上,晚上用烟熏,浇冷水摇床不让睡觉等折磨大法弟子。他们3人受了整整7天非人折磨,但他们坚定修炼的正念始终没有改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6/124605.html

遵义 习水县联系资料(区号: 852)

2018-07-19: 醒民派出所, 邮编;5646021 电话:0851一22710002
廖富强, 醒民派出所所长。陈 伟 醒民派出所副所长。武光眀 警察习水县公安局 习水县东皇镇红四路5号 邮编 564600习水县政府; 习水县东皇镇习水东路9号, 邮编 564600
向承强, 习水县县委书记,,
陈钊(音)习水县县长,
安家兴,习水县政法委书记, ,
曹方源, 习水县政法委副书记,
陈旭,县法院院长; 习水县东皇镇 习水东路19号, 民众向法院 举报电话; 0851一22732730
习水县检察院 习水县东皇镇 ;红四路1号, 民众向检察院举报电话; 0851一22732000
习水县国安局 习水县东皇镇 红一路32号,
习水县司法局 习水县东皇镇 民众向局举报电话;0851一22520460

2015-11-02: 土城派出所:
电话0851-22661154
所长何杨(音)13885215270
范本平15870105266范本平儿子18985220087
2015-10-21: 韵达快递公司土城代办点业务员电话;13984235122.18984249597.

2013-09-19: 习水县610:袁朝华:1512023066015120350660
习水县公安局赵局长:18985687199

2013-08-06:
参与迫害恶人;
区号;0852 邮编;564600
习水县国安队长;凃 华18685226067
国安恶人;任家勇15085059599
610头子;袁朝华15120230660
贵州省习水县人民法院;
院长办公室;0852---2520441 2520442
2520443
审判长;余智兰
陪审员;王 晏 陈会芬
书记员;李雪秦
审判庭;2520445
检察长办公室;0852---2520421 2520422

2013-08-04:习水县参与迫害责任人:
区号0852 邮编564600
习水县国安大队:队长凃华18685226067警察任家勇1508505959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