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4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通化市 >> 韩凤霞, 女, 44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通化市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4-06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王贵明(王桂明) 韩凤霞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6-30: 王贵明遗孀递交诉讼状 控告元凶江泽民

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王贵明生前曾在公安局、看守所、监狱与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他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将王贵明生前在监狱中写的申诉状,于日前递交致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作为控告元凶江泽民的犯罪事实依据。

以下是王贵明申诉状内容:

我叫王贵明,现年三十四岁,小学文化,家住通化市,个体经营者。只因修炼法轮功,在社会上说明法轮大法的好处,就被判刑五年,现关押在吉林监狱。我认为,我的行为没有触犯国家刑法,只不过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情况,履行了一个诚实公民应有的权利,所以,我认为我是无罪的,是被无辜迫害的。下面从四个方面申诉无罪和被迫害的事实。

一、我为什么要炼法轮功

我从小就体弱多病,二十九岁前患有气管炎、胆结石、顽固性麻疹脾肿大、甲肝、阑尾炎等多种病症,三天两头发烧,经常打针吃药,生不如死。九八年八月我的病情急剧恶化,吃不下饭,身体消瘦,浑身无力,皮肤发黄,到医院检查,诊断为肝实质糜烂性病变,经过治疗也不见好转,我心灰意冷,为自己的生命而悲痛担忧,这时阑尾炎又急性发作,在这万般无奈,一筹莫展的时候,我听说炼法轮功能治病,由此我于一九九九年一月份带着一身的病症开始炼法轮功。

我看了李洪志老师写的《转法轮》一书,知道了修炼法轮功要放下人的名、利、情,不争不斗,遇到矛盾找自己的不足,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成为一个好人中的更好人。我按照李老师书上的话去修、去炼,一个月后我的身体出现了奇迹般的变化,原来的各种病症没用吃药、打针,竟然都消失了。

我和家人都非常高兴、激动,是李洪志大师给了我二次生命,我将永生永世感谢师父的浩荡恩德。

正在我专心致志修炼法轮功之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权突然公布不让群众修炼法轮功,还强加上了各种无中生有的罪名。对这突如其来的情况,我百思不得其解,炼功做好人怎么错了呢?我越想越觉得自己没有错,作为一个公民,我有权向政府讲清自己亲身经历的事实真相,有义务向政府提出不要剥夺亿万群众修炼法轮功的共同愿望。从此我走入了讲清事实真相,说明法轮大法好的过程之中。为此我被公安机关抓捕。

二、在公安刑警队遭受惨无人道的摧残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二日上午十点多钟,我去新站市场买点东西,刚到通化新站广场,忽然出来了两个公安,一把抓住了我。我问他为什么抓我,有证件吗?他们边说:“叫你要证件!”,一阵拳打脚踢将我打倒在地,用脚踩我的脑袋,用手铐把我手背到身后铐上了,还蒙上我的眼睛,推进一辆车里,送进刑警队六楼的一门上写着610的屋子里,他们把我推进用铁条焊的铁笼子里,并按在老虎椅上,把我的双手铐在椅子的两边。其中一个人问:“你是炼法轮功的吧?”我反问:“你是说法轮大法吧!”他说:“你还咬文嚼字呢,一会就够你受的。”

这时是中午了,他们去吃饭了,大约下午两点多钟,他们带着酒味回来了,说要抄家,我说家里门锁着呢,钥匙在我妻子那儿,我妻子在市场看摊呢。他们四个就用车把我拉到市场头,市场人很多,车进不去,他们下来三个人将我紧紧地拽着,往市场里走,市场里的人大多数都认识我,看见我戴着手铐,都议论纷纷,警察觉的这场景不太好看,让我把衣服脱下来包在手铐上,我说:“不用包,我没做什么坏事,不怕看。”走到市场头,我妻子看见我被警察押着,就过来阻止:“他做了什么事了,你们为什么要抓他。”

我大声地说:“我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你们把好人当成坏人抓,这不是好坏不分吗?”我一边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警察急了,拳头雨点般的朝我打来,还疯狂的用脚踢我,我不停的喊着,脸被打的鲜血直流,警察怕影响不好,用毛衣把我的头包上。血透过毛衣滴在地上。

围观的群众越聚越多,有的说:“这共产党怎么了,打法轮功这么狠,真完了。”警察把我拽到车上,在车里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说:“我叫你喊!”他们把我拉回了刑警队,又给我铐在了铁笼子里的老虎椅子上。晚上八九点钟,他们四个回来了,醉醺醺的,说给我消业。他们把我弄到卫生间,扒掉上衣,蒙上眼睛,按在了老虎椅子上,双手铐在椅子两边。用自来水管子往我头上浇水,浇一阵又用水桶往身上泼,另一个人用纸盒板在旁边扇风。东北的初春天气非常冷,冻的我浑身哆嗦。

我告诉他们这样做要有恶报的,他们不仅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又拿来了辣椒水往我嘴里灌,就这样不知折磨了几个小时,他们又换了一招,把水桶套在我头上,用棒子敲打,不知震了多久,我什么也不知道了,当醒来时,还是坐在铁椅子里的老虎凳上。第二天晚上,他们又把我扒掉上衣,蒙上眼睛,用铐子把我双手吊在铁筋上,脚尖点着地,抓起胳膊就悠,其中一个人使劲掐我全身敏感部位,用烟头烤,还用打火机烧阴毛。我的双手、胳膊一点感觉都没有了,手脖子肿的很粗,两脚都站不住了,就这样我被摧残了两夜。

三、看守所警察指使犯人毒打

我被送到通化看守所十五号监舍,全号三十多人,室内三十来平方米,大板铺,吃的是无油汤和窝头,盖的是破被,全是洞,爬满了虱子,晚上睡觉一头朝里,一头朝外,非常挤(叫立刀鱼),撒泡尿回来就没地方躺下了。每天干活十六个小时,筛选冰果棒。我被摧残的身体非常弱,干不了活 ,管号的一个打手(绰号叫忠子)打了我一顿,值班警察姜大夫过来问怎么回事,打手说我不干活,姜大夫大骂了我一顿,临走时暗示打手继续打我。打手朝我软肋一顿窝心脚,还踢我的喉咙,把嗓子踢的都咽不下唾液。还经常骂我,辱骂我的师父,劝阻他们也不听,继续行恶。在这种情况下,我开始绝食了,绝食到第九天的早上,所长说:“你要写保证书不炼了就放你。”我说炼法轮功做好人,难道让我保证不做好人吗!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绝食到第十二天时,我决定停止绝食,开始炼功,有时我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管教(狱警)听我喊就用板子打我(叫开板),我就盘上腿立掌,铲除邪恶,他吓的不得了,找来几个犯人把我的嘴用胶带缠上,又给我砸上了三十八斤的大镣子,推到外面锁到老虎凳上,一直到晚上才解开,我戴着大镣铐继续炼功。过了几天,管教(狱警)让号长画了一张污蔑法轮功的漫画挂在号里。号长非常狠毒,全号的人都紧张的看着我,鸦雀无声,我站起来提着大镣子,朝漫画走去,还没等揭下来,就被犯人一脚踢在我腮帮子上,顿时鲜血直流,号长看把我打坏了,怕出事,就自己把漫画揭下来了。

有一天,我在监控器下面炼功,政委看到了,就问谁在干什么,号长告诉他,我在炼功。政委把我提出去,问我这是什么地方,还敢炼功。我知道我是好人,不应该关在这里,在这炼是我的自由。我没有听他的,回号里继续炼功。有一天市局来看守所检查工作,管教(狱警)让我穿上囚服(黄马夹),我没犯罪,不穿。所长急了,伸手打了我一耳光,把我打倒在地,让几个犯人硬给我穿上,等他们一松手,我就又脱下来,他说要给我定个铁的。

转眼到了夏天,号里有几个拉肚子的,病的很厉害,天天打针吃药。管教(狱警)说你看炼法轮功就没有病,从不吃药,是好。我告诉他们炼法轮功不得病。后来号里调铺位,管教(狱警)把我安排到一边的角上,说炼功方便,我在号里炼功得到了认可。

一天办案人给我们法轮功照像,一个警察拳打脚踢打了我一顿,我坐在地上盘起腿立起掌,铲除邪恶。我们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他们听了害怕极了,匆匆忙忙没有照好就逃走了。我戴着大镣子炼功一直到九月,后来开庭判我五年徒刑。

四、吉林监狱酷刑迫害,刘成军被折磨致死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我被劫持到吉林监狱七监区一分监区,教育科李干事提审谈话,让我写“四书”,我不写。监狱安排韩志彬、陆丝柱、郑连文、孔庆刚等六个犯人逼我写“四书”,每人给五分。我到监舍后,犯人韩志彬过来就给我一顿飞脚,全踢在我的前胸,只听胸骨咯吱一声,一阵剧痛,呼吸困难,我估计骨头折了,我报告管教(狱警)他们打人,管教(狱警)却说:“谁打你了?没看见啊。”我明白了他们是一丘之貉,我坐板坐不直,他们就打一顿,六个犯人轮班看着我,晚上不让睡觉,熬了几天。犯人陆丝柱叫我写,我不写,他抓起我的头往墙上撞,用拳头砸我大腿,用手指使劲数我肋骨,他又拿来一瓶辣椒水往我眼睛里抹,辣的眼泪直流,打了一阵子,他累了,就躺在我身边闭着眼睛休息。犯人李剑桥对韩说:“他这么好,整他干什么,再整就整死了。”“你还想回家呀!”

韩不听劝告,继续迫害我。他们还到别的监区学习迫害法轮功经验。四监区有一个绰号叫“猩猩”的犯人,邪恶至极,他把各种迫害手段教给陆丝柱,其中一招是用手指头弹眼珠子,一弹就看满天金星,疼痛难忍。他们就这样迫害我,还说“你来七监区是享福了,要是到别的监区就更够你呛了。”

这几天我咳嗽加重了,前胸撕心裂肺的疼,生不如死。到第七天,陆丝柱又来逼我写四书。我不写,他就用拳头砸我腿,砸的我坐都坐不住。砸一阵子又打我耳光,脸全肿了。它边打边辱骂我。晚上孔庆彬(他强奸自己的亲妹妹)又来折磨我,他把我的腰硌在床沿上,上身离地一寸多高,不许动弹,这样半小时我就虚脱了,又恶心又迷糊,最下流的是他还强行跟你亲嘴,满嘴臭气。

第八天早晨,打手们嘀咕再这样整就整死了,五分就挣不着了,送严管算了,那有死人床,一抻骨头都得开,谁也受不了,让他去尝尝滋味。他们商量一会,“送严管不行,那五分就被别人挣去了,不合算。”就这样他们又把我按在床沿上,郑连文坐在我腿上,韩志彬把我的头一抬一松的,还用手按骨折的前胸,孔庆彬还用手抓住我的阴囊使劲拽,它们怕我喊,就把袜子塞进我的嘴里。过了几天,又来了一位功友,叫魏修山,他们也是用同样的方法迫害的。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一日,魏修山被拉到医院治疗,一去就再也没回来,后来听说他死了。

我的身体非常虚弱,胸闷咳嗽。二零零三年十月二十一日我的呼吸更加困难,好象就要窒息了,监狱把我送到吉林中心医院,检查诊断为结核性胸膜炎积水,与我一起去的还有五监区的大法弟子刘成军,他检查诊断为心肌炎,心脏下移。我们俩在医院六天没进食水,医生拿条塑料管子从鼻子下到胃里,当时我感觉一阵刺痛,伸手一下把管子拽出来,胃膜都拽出来了,医生和监狱看我们病危了,就把我们送到长春劳改医院。

刘成军家人在医院看他不行了,要求保外,没有被批准。我由于下床不方便,医生叫犯护拿来一根导尿管插进了我的小便里,我疼痛难忍,我的小便都肿了,直冒脓,排尿时更疼。

后来我在医院炼功,身体恢复很快,到十一月末他们又把我送回吉林监狱。过了些天,就听说大法弟子刘成军被迫害致死。我们在一起时,听刘成军说他被迫害的更厉害,屁股都打开花了,两腿打伤,拄双拐,逼得他撞了暖气片。

根据上述情况我强烈要求,司法部门重审我的案子,做出无罪判决。我现在的身体处境很不好,希望全世界善良的人们给予关注,同时我代表全体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监狱的大法弟子,强烈要求政府释放我们,公开宣布我们是无罪的。回到家中。

王贵明在监狱服刑期满获释后,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下午,他给一世人讲法轮功真相,被此人举报,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被迫害致死。遗体上有两种伤非常刺目:一种是在头部、胸部、腹部、尾骨和肛门等处,都有烧焦的紫色伤痕,显然这是电击所致;另一种是头部有两处未缝合的大口子,约十公分长,劳教所称这是撞暖气片自杀时留下的。可是,颅骨毫无损伤、连血肿也没有,伤口创面非常整齐,有渗出的血珠,这更象是死后用刀割出的。

朝阳沟劳教为迫使韩凤霞在王贵明的遗体火化书上签字,曾将韩凤霞绑架、关进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也曾绑架王贵明年幼的女儿,对她进行谩骂恐吓,甚至殴打耳光,给孩子心中留下阴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6/30/王贵明遗孀递交诉讼状-控告元凶江泽民-311682.html

2013-09-12: 吉林省通化县大泉源乡二道沟村不明真相的村干部骚扰韩凤霞的亲属
近日,通化市610伙同通化县610操控通化县大泉源乡二道沟村不明真相的村干部,骚扰法轮功学员韩凤霞的亲属。欲打探韩凤霞的下落,被亲属严词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12/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79352.html

2009-07-23: 丈夫被害死 妻子追究凶手遭劳教恐吓

吉林省通化市大法弟子王贵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被通化市新站派出所、长春潮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他妻子韩凤霞为丈夫鸣冤上访,恶警以“扰乱社会治安”要非法劳教韩凤霞

杀人凶手不追究,受害者家人要追究杀人凶手,却成了“扰乱社会治安”、要被扔進监牢。世上哪个国家有这个道理?但这正是中共邪党统治下的社会现实。

案件简述:

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下午,吉林省通化市大法弟子王贵明正在大街上卖烤地瓜,一女“协警”主动来搭讪,确定王贵明是法轮功修炼者后,立即报警,新站派出所警察蜂拥而至绑架王贵明,進而审讯、酷刑折磨、野蛮灌食,极度虚弱的王贵明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三日后,王贵明在朝阳沟劳教所死亡。遗体上有两种伤非常刺目:一种是在头部、胸部、腹部、尾骨和肛门等处,都有烧焦的紫色伤痕,显然这是电击所致;另一种是头部有两处未缝合的大口子,约十公分长,劳教所称这是撞暖气片自杀时留下的。可是,颅骨毫无损伤、连血肿也没有,伤口创面非常整齐,有渗出的血珠,这更像是死后用刀割出的。王贵明家人和律师都决心要查明真相,让行凶者受到应有的处罚。可劳教所拒不回答受害方的疑问,要“私了”赔偿三十万。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为丈夫鸣冤上访,被恶党警方追踪迫害,最后恶警以非法劳教威胁韩凤霞及家人,迫使家人向警察妥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7/23/205101.html

2008-05-10:韩凤霞被抓透视中共的邪恶本质

吉林省通化市的韩凤霞女士,因坚持调查其丈夫王贵明的死亡真相,遭警察的绑架,被投入大牢。这又是一起坏人得逞,好人被害,弱势者被残酷打压的事件。这起事件又一次暴露了中共的邪恶本质。

2008年2月13日下午,王贵明正在通化市的大街上卖烤地瓜,一个叫孙淑芹的妇女主动来搭讪,她是新站派出所雇的“协警”。当从闲谈中确定了王贵明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身份后,她立即报警,随后蜂拥而至的警察将王贵明绑架。

经过了在新站派出所连续七小时的审讯和折磨后,经过了在长流看守所十多天的野蛮灌食后,2月27日,极度虚弱的王贵明被新站派出所多名警察押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去执行为期二年的劳动教养处罚。三日后,2月29日晚,王贵明在朝阳沟劳教所死亡,劳教所称是自杀。

3月3日早8点,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带着17岁的女儿与几位亲属及一位律师来到朝阳沟劳教所。五个小时后,在数十名警察的包围下,亲属们才看到了王贵明的遗体。遗体上有两种伤非常刺目:一种是在头部、胸部、腹部、尾骨和肛门等处,都有烧焦的紫色伤痕,显然这是电击所致;另一种是头部有两处未缝合的大口子,约10公分长,劳教所称这是撞暖气片自杀时留下的。可是,颅骨毫无损伤、连血肿也没有,伤口创面非常整齐,有渗出的血珠,这更像是死后用刀割出的!受害方一再强烈要求见到出事当晚值班的警察,劳教所领导始终不说出相关人员的名字,如此遮掩更让人怀疑其中必有蹊跷。

面对种种疑点,受害者家属和律师都决心要查明真相,让行凶者受到应有的处罚。可作为执法者的劳教所的警察们,拒不回答受害方的疑问,却操起黑社会式的腔调,要“私了”。他们很快改变了先前分担丧葬费的说法,答应赔偿受害者家属5万元;当发现对方仍不放弃追查真相,就又升到了10万,但必须同意他们的“安排”;后来“价格”加到了30万!如此谈判進行了多次,但一方是讨要公道,另一方却一味回避质疑,掩盖真相,自然没有结果。

目前,只要韩凤霞不同意,王贵明的遗体就不能火化。因为王贵明冤死一案已由韩凤霞起诉至长春市城郊区检察院,已被立案调查。这成了朝阳沟劳教所内一些人的“心病”,该案件的涉案人员,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管理科长、教育科长、所内医生、看管王贵明的队长、管教,还有所谓看护王贵明的犯人,为掩盖和逃避起见最希望王贵明的遗体尽快火化,也就是焚尸灭迹!

由此推之,随后的恶行并不出意料,只是同样令人发指,同样黑幕重重。3月14日,通化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以“家属闹事”为名要逮捕韩凤霞。得到消息后,韩凤霞携女儿逃难他乡。4月15日,逃难在长春的韩凤霞与女儿突然遭到长春市全安派出所警察的绑架。随后,女儿被赶回通化,韩凤霞就此失踪。既然王贵明案件的原告没了音信,那么以该案为心病者可以放松一下了。

真是“高效”呵:从丈夫死亡到妻子消失,仅46天,关天的人命大案似乎就要悄没声息了,就要在“盛世”中被“和谐”了!如此有效率,如此有章有法,看来这里的警察对处理此类事件有丰富的“经验”。实际确实如此,请看以下数字:自从中共疯狂镇压法轮功以来,仅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一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知的就有33人之多;除王贵明外,已经证实他们生前在该所都遭受了长期的酷刑或虐待;其中6人死在该所,有三人(包括王贵明)入所三天内死亡;10人出所没过2个月,就因无法挽救而死,有三人出所两天内死亡;17人因在该所时被迫害得生活不能自理或恶病缠身,久治不愈而死;33人中至少6人在该所期间患上肺结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10/178156.html

2008-04-22: 为夫申冤 韩凤霞遭绑架下落不明

吉林省通化市法轮功学员王贵明,于2008年2月29日在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被酷刑迫害致死。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为他申冤,与17岁的女儿在4月15日被长春市全安派出所警察绑架。王贵明女儿后来被放出,但妻子韩凤霞的下落不明。

韩凤霞,37岁,吉林省通化市人。今年3月初,韩凤霞与亲人来长春为被迫害致死的王贵明处理后事,追查王贵明的死因。可是,因劳教所恶警们对事实真相的掩盖、法院检察院的部门的有意无意的拖延和不作为,使王贵明的冤屈无法得到伸张。

在长春各相关部门之间奔波了多日后,韩凤霞与亲人们只好回通化等待。然而,仅仅因为韩凤霞坚持要弄清丈夫的死因、坚持要为丈夫冤屈讨回公道,而受到通化公安部门不断的威胁和骚扰,他们要韩凤霞不要告了、不要找了、死的已经死了,活着的活好就行了,赶紧处理处理死者的后事,火化了吧。为了躲避这些威胁和骚扰,韩凤霞只好离开家乡,带着女儿来到长春,整日身心都承受着有家不能回、有冤无处诉的巨大痛苦。

因为韩凤霞在长春没有任何亲友,找个栖身之所都非常困难,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韩碰见了个曾去监狱探监时结识的小陈,因为两人的丈夫曾被关押在同一个监区,所以韩和小陈在探监时有过交谈。为了帮助身心俱疲的韩凤霞母女,小陈把她们收留在自己的工作单位。

4月15日,韩凤霞与女儿在住处时,突然遭到长春市全安派出所警察的绑架。现在女儿被放回家,但迄今为止,家人却没有收到任何有效的韩被抓捕的通知,也没有韩的任何消息。作为韩的朋友和家人,我们对长春市全安派出所的所做所为感到气愤,王贵明已经被害死了,对一个无辜被害者的家属还要变本加厉進行迫害,这样的罪恶行径是丧尽良知和令人发指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2/176973.html

2008-04-01: 通化恶警打死王贵明 又欲绑架其亲人

吉林通化市法轮功学员王贵明2008年2月13日被通化市公安局恶警绑架、酷刑折磨,2月27日被劫持到长春朝阳沟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天后的2月29日被迫害致死。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因为揭露迫害真相,而被中共恶警立案追查。3月14日,通化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以“家属闹事”为罪名,将王贵明的妻子及亲人一块抓起来判刑。据透露,通化市公安局想逼韩凤霞出面,否则通化公安局就自己立案,自己找法医监定,定性王贵明为所谓的“猝死”,然后火化尸体,了结此案。目的是想尽快毁尸灭迹,掩盖罪行,包庇凶手。

一、韩凤霞不出面的原因

韩凤霞不出面的原因,是因为韩凤霞已请律师立案,此案已在三月五日正式在长春城郊地区检察院立案,递上诉状,提出主要八大疑点。(检察院王姓院长口头答应追查责任,给予处理,但至今未给一字答覆。其实尸体外伤就足以说明王贵明不是“猝死”,而是“他杀”。)同时,公安局恶警扬言要抓韩凤霞,株连家属。

二、所谓调查组

家属希望检察机关能秉公办事,给老百姓一个合理说法,然而至今没有看到希望。三月十三日,由长春来通化的所谓调查组一行有: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某、办公室主任杨光、省司法局长、省公安监狱管理局的人、长春城郊地区检察院的人,还有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所长马某。

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所长马某曾问家属:看到尸体是甚么情况?家属简单说了几句,然后反问马某:你见到尸体了吗?马某说:没有。家属说:你既然是调查组成员,你应该去看尸体。马却反问家属:你是不是也炼法轮功?其用意何在!

此调查组不是为了案件真相大白,反而想用株连压力来掩盖事实真相,包庇罪犯。

三、劳教所至今在此案过程中的表现

1、见到尸体第二天(三月四日),家属又到劳教所,提出一些异议。劳教所也表现同情的样子,说是给予照顾,给个万八千的,但如果尸检定性为“猝死”,丧葬费由双方承担。家属一听,气的说:人在家一点毛病也没有,来了两天就被你们弄死了,还要我们拿丧葬费。那我们就把尸体背走。狱方说:不行,有规定,我们可以多给点良心钱,不行再多点也行。家属问:良心钱给多少?最后他们没说出数字来。

2、家属为了保护尸体,立即到长春城郊地区检察院立案,王检察长保证不许狱方动尸体。他们还说那里有尸体已保存七年了呢。

3、三月八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来人通知律师,九日与家属见面。对死者外伤一字不予解释,就是要尸检、解剖,家属知道是骗局。因为尸检说辞早已编好了。狱方答应给五万元以照顾生活为由,但要家属签字承认“猝死”。意图掩盖真正的死因。

4、三月十三号省里又派人来通化,还是坚持他们的意见。亲属说:“我们家人被整死就值五万元?”狱方说:“那你还想要多少?”亲属说:“人既然死了,我们不要钱了!我们就要尸体!”

5、三月十四号,通化市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说以家属闹事为名,要抓王贵明妻子和亲属一块判。后来他们又打电话说给十万行不行,先给一个手续,尸检后有问题就给拨钱。

6、三月二十五、六号,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又来通化。说找王贵明妻子韩凤霞,以答应给三十万元为诱饵,又召集亲戚在佟佳江宾馆座谈。如果韩凤霞不出面,由王贵明的母亲签字也好使,但还是要尸检。可见他们极力的想毁尸灭迹。

王贵明一案是韩凤霞起诉的,法律上也只有她签字才能生效。如果公安执意按照他们的逻辑去做,就是执法犯法,视国家法律如同虚设。

韩凤霞一个弱女子,带着十六岁的女儿,孤苦伶仃。二零零六年因王贵明在四平石岭监狱被迫害,她去上访,结果四平监狱与通化国保勾结,韩凤霞从四平探望后刚回家,就被国保大队劫持到通化市长流看守所,刑拘一个多月。并逼迫十四岁的女儿借了几千元钱,送国保大队,才赎出自己的母亲。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175595.html

2008-03-17: 长春朝阳沟劳教所害死王贵明 欲抓捕迫害其妻子

近日来,吉林省被迫害死的大法弟子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因不同意劳教所方提出的5万元赔偿,要求与当班管教人员见面,希望他们今后能够洗心革面,不要再伤害他人,但劳教所方不同意。3月14日,通化公安局连同朝阳沟劳教所会议决定以“闹事”为名,欲抓捕韩凤霞及王贵明亲人。

吉林省通化市大法弟子王贵明,在2008年2月27日下午到2008年2月29日不到三天时间,被吉林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迫害致死。韩凤霞为丈夫喊冤,已请律师在吉林长春城郊地区检察院立案,且不允许尸体火化,检察院王检察长、李副检察长、李洪波主任等六人承诺尸体不火化。3月5日韩凤霞将诉状递交检察院。

3月8日,长春朝阳沟劳教所所长王智明、副所长及杨光主任、司法局副局长及吉林省监狱管理局处长追赶到通化,3月9日和家属见面,口头答应给家属5万元,说是照顾困难。在家属有确凿证据证明王贵明是被朝阳沟劳教所管教电击凶杀后,官方为掩盖事实真相,官方坚持要法医尸检定为猝死,并规定只能是省内法医。王贵明亲人不同意这5万元的赔偿,要求与当班管教见面,但劳教所方对当班管教袒护、不透露姓名。据了解,王贵明在长春朝阳沟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大队大队长叫虞铁。

3月9日,劳教所方与家属没有谈妥,返回长春。3月13日,劳教所方又到通化,随行人员:朝阳沟劳教所正副所长及主任、城郊检察院、司法局、监狱管理局及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女警马××,当日上午10点在司法局五楼又与家属协商,问家属到底要多少钱,王贵明亲人主要提出与当班管教人员见面,希望他们今后能够洗心革面,不要再伤害他人,但劳教所方不同意,双方未能达成协议。

3月14日,通化公安局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以家属闹事为罪名,将王贵明的妻子及亲人一块抓起来判。现在韩凤霞住处一直停一辆警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17/174476.html

2007-02-03: 吉林石岭监狱摧残大法弟子 受害者家属吁制止迫害
2006年3月28日是王贵明的接见日,妻子韩凤霞前去探望,却遭到无理拒绝。王贵明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韩凤霞虽经多方交涉,竭尽各种努力,但狱方非但不批准接见,反而伙同吉林省“六一零”和通化市公安局,以莫须有罪名于2006年4月4日,将韩凤霞非法拘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2/3/148209.html

2006-04-11: 吉林通化韩凤霞因救夫而被绑架的经过

四平大法弟子王贵明被非法关押于四平监狱,王贵明绝食抗议迫害,生命垂危。王贵明妻子韩凤霞多次前去探望,但恶警不准相见。2006年4月4日,吉林省610和通化市公安局将韩凤霞绑架。

2006年2月20日,四平监狱主管人员来通化找大法学员王贵明的妻子韩凤霞,说王贵明在狱中有危险,要求家属到狱中做工作。家人于3月13日前往,但这时又不允许探监了,家人极其恐慌,怕王贵明有不测。

3月20日,韩凤霞又来到四平监狱,也未能探监。下午两点,狱政科科长李志强,教育大队队长尹守东等四人在门卫见韩凤霞,说王贵明违背监规,不准接见,如果“转化”并解除处罚才允许接见。

下午4点钟,韩凤霞又前往四平市平东检察院,向侦察科科长李毅反映了王贵明的现处境,李毅与住监狱检察官费某了解此事,并说次日早八点向检察长汇报后给明确答覆。次日(21日)早八时,韩凤霞准时到达并得知当日王贵明已被解除处罚。

3月28日是探监日,妻子韩凤霞与母亲仍未见到王贵明。之后韩凤霞找到监狱检察官费某,说明担心王贵明在狱中遭遇不测,要求见人。费某回答:“如果他不在了,也是自己造成的。”之后韩凤霞再次找到李毅,要求见人。李毅说:“我们已经尽力了,监狱不许见,我们没办法。”而此时监狱长助理兰立军告诉家属:“王贵明已经绝食一个多月了,如果有事你们找省610办公室去吧。”

因此韩凤霞找到了省610,但610不给任何答覆。在投诉无门的情况下,韩凤霞只好回到了通化。2006年4月4日下午4点左右,吉林省610和通化市公安局相互勾结,令东昌区国保大队荆贵泉为首的邪恶之徒3人到韩凤霞家非法抄家,并将韩凤霞强行绑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11/124984.html

2006-04-06: 要回被无理迫害的丈夫,通化韩凤霞被610绑架
吉林省通化市大法弟子韩凤霞,为丈夫王贵明在狱中免遭迫害,数日来住在四平上访要人。吉林省610和通化市公安局相互勾结,2006年4月4日下午4点左右,东昌区国保大队以荆贵泉为首的邪恶之徒派3人到韩凤霞家抄家,并从家中将韩凤霞强行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6/124567.html

通化市联系资料(区号: 435)

2018-12-26:柳河县国保大队 柳河县邮编 邮编:135300

队长王晓刚 18043508398 13943554488
副队长高煜文 18043508347 13258778378
李亚峰 18043508048 13844575845
李庆杰 18043508040 13843554241
赵俭秋 18043508049 13844557566

柳河县检察院公诉科
科长于立洋 6995631 13844556800
曹玉财 6995650 15944551466
兰 星 6995611 13634355655
蒋 颖 6995634 15044548587
孙京涛 6995628 13331470416

柳河县法院
主管法官:邵泽今 0435-7213635 13944558811 18626595759
民一庭
戴洪源 7213641 13943552977 18626595767
刘建华 7213641 13732896160 18626595768
于景惠 7213660 13843551905 18626595771
李 烨 7213625 18626558806 18626595770

刑事庭
刘淑宏 7213638 13894556268 18626595758
李海洋 7213640 13604351345 18626595755
艾鹏飞 7213640 15144533669 18626595765
董 阳 7213639 13943553232 18626595756
张 妍 7213638 13943550313 18626595761
刘诗扬 7213638 13943553730 18626595753

2018-12-26: 2017-07-09: 东昌区民主所唐(或庞)姓警察电话:18043501915
负责此次行动通化市委邪教办联系人:刘洋,联系电话:18542575161

2017-03-21:迫害吉林省通化市闫淑芳、周秀莲、张学英、蒋凯均责任单位信息: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6-12-29: 吉林四平石岭监狱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8/14566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