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5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唐山 迁安市 >> 王贵华(王桂华), 女, 71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迁安市野鸡坨镇
拘留时间: 2005年12月20日
有关恶人: 迁安市610及国保大队成员浦永来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6-04-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6-06: 遭药物迫害 河北迁安王桂华控告江泽民

王桂华,女,七十一岁,家住河北省迁安市野鸡坨镇。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曾多次遭骚扰、绑架、拘留、非法关押洗脑班。多次被关洗脑班,屡遭药物迫害,大约从二零一三年后,出现全身麻、沉、骨节松、肌肉硬。二零一四年开始,大腿变形,腿肌肉失去知觉,内脏都感觉硬,脑袋迷糊,看不清东西,走路困难。

二零一五年七月一日,王桂华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投递《刑事控告状》,起诉迫害元凶江泽民。

读《转法轮》 顽固的神经衰弱好了 家人受益

一九九八年春,经人介绍,我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神奇的是,《转法轮》一遍还没看完,顽固的神经衰弱、失眠症就好了。原来我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常年靠安神补心丸维持,腰也经常疼,有时迈不好步。学法炼功后,我很快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此再没服过一粒药。

我的丈夫未修炼大法,他从小就落下的病根——气管炎,晚上咳一滩痰、还带血丝。自从我修炼后,他竟然也奇迹般好了,干多重的活也不再咳嗽,我体会到: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我每天很早就起来炼功。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不断清洗自己、做好人。

因讲真相 被非法关押、洗脑迫害

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针对毫无政治诉求、只是一心做好人的修炼团体开始了迫害和打压。

二零零一年,我出于对政府的信任,给市政府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大意反映:法轮功是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要求修炼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淡泊名利”,对谁都好,与人为善,做一个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还要好的人,我希望我们的祖国好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昌盛。就是这封反映信,却招来了野鸡坨镇和村领导的责备、恐吓。为了不牵扯家人和各级领导,我自己来到洗脑班,后来他们又把我转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二零零三年在洗脑班被药物迫害、殴打

二零零三年,我的家被抄了两次。第一次因家中啥也没有,他们翻完后,便走了。第二次,他们翻到两篇大法经文,我被他们绑架,关到带锁的铁椅子里,非法审讯东西的来源,半个月后,又把我送迁安洗脑班。

大概是当年的九月份,除了我,那里还非法关押三人:周秀霞、张立芹、刘玉华。洗脑班主任叫杨玉林,他们规定:我们学员之间不许说话、不许照顾。期间一位学员给了另一位学员一条被子,工作人员发现后,这位法轮功学员就被毒打。

只要一炼功就被打,特别是任小青,用他的膝盖顶我的大腿,顶的都肿起来了,蹲都蹲不下,还用拳头打胳膊和前胸,都打青了。

洗脑班用小喇叭播放污蔑大法的广播。有一次,我们看完诬蔑大法的电视后,我叫了一下睡着的刘玉华,我遭到两、三下打。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的一天,突然我们四位学员的眼睛同时犯病,视物不清,相隔一米,看不清对方的眼睛,大白天伸手看不清五指,墙上的大字标语也看不清。我怀疑食物或水中可能做了手脚,不然的话,怎么会有这么蹊跷的事情发生?怎么四人同时有一样的反应?周秀霞和刘玉华都念叨腿麻、脚麻。周秀霞的腿、脚到现在还有麻的感觉,视力仍很低。

在洗脑班期间,工作人员发现我们有人炼功就打,四名学员多次被打。我被毒打三次,一次被任小青打的胸前、胳膊紫青,腿肿胀,下蹲困难。

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后,洗脑班采取强制措施,硬性“转化”我们四人,他们轮班倒换着看着我们,不许我们睡觉,持续三天三夜,期间刘玉华还遭殴打。

我们的承受能力达到了极限,在高压恐吓、不许睡觉、理智不清的情况下,于二零零四年十月十四日做了对不起大法的事,当时都是摸着写的,都看不到笔画,我们四人才得以回家。

到了二零零四年腊月,我回到家中一个月的时间,就感觉从肚子、腰一直往下开始麻,脚和腿都麻,直到现在还麻。

二零零五年和零六年说真话 再遭绑架到洗脑班 被输不明药液 身体恶化

二零零五年,张立芹再被绑架,无意中说了一句话“我们转化是你们逼的”,杨玉林气急败坏,于二零零五年皇历十一月初,又绑架了刘玉华和我,当时迁安国保大队的四人闯到我家,其中一人说:和你打听点事,你和我们走一趟。我和他们去了,到那儿,他们交差,却说我上赶子(土语,自愿的意思)来的,又把我因关进了洗脑班。周秀霞没在家才幸免这次被绑架。

到了二零零六年正月十一日,我开始绝食抗议、反迫害,绝食期间,遭野蛮灌食。杨玉林每隔六、七天进到我住的屋里一次,每次进屋都搧我两、三个嘴巴,有时还揪头发。

一个多月后的一天,他们给我输液和灌食,三人按住我,从交警大队调去的姓张的小伙子,拿来绳子想把我绑上,有人说不让,他这才没绑。

杨玉林当着我的面,恶狠狠的对他的手下说:“如果胳膊不让输,就往脑袋上输,就拿她做实验。”至少输了两天的这样的药液。

我绝食四十多天了,已经瘦的皮包骨,生命危在旦夕,杨玉林又跟手下的人说:不用让她写保证书了,也不让她烧书了,让她吃点饭,她就回家吧。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五日,我吃了饭,被释放回家。

回到家后,下半身开始麻,脚、腿麻的很重,一直麻到现在。

大概从二零一三年后,又出现全身麻,全身沉,全身的骨头节都响,全身骨节松,全身肌肉硬。

二零一四年开始,大腿变形,大拇脚趾和木头一样僵硬,腿肌肉失去知觉,腿很沉,腿变形。上半身子也很沉,内脏都感觉硬,肚子肿胀。背部、腰部很难受,脑袋迷糊,看不清东西。走路困难。

二零零七年再次被洗脑班迫害十九天

二零零七年,我的家被公安局的人非法抄家,看到有大法资料,我被架到公安局,后又送拘留所半个月,又转到洗脑班十九天后,被放回家。

二零一三年九月十七日,国保大队的人又到我家抄家,将我师父的法像、真相资料抄走。

为了反映我被迫害的情况,我去过迁安市公安局、政府、法院四、五次了,跑了一年多的时间,也没结果。也给迁安市公安局的副局长彭明辉写过两封信,反映我被迫害的问题,谁也不敢给我做主。

我去唐山、北京上访,给河北公安厅12389打电话十多次,各个部门打了上百次的电话,也没得到解决。现在,我的身体实在承受不住了。

在这十六年被迫害当中,江泽民亲自发起的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给我个人和家人造成了极大伤害。家人这些年来,由于受中共诬陷法轮功宣传的毒害,至今仍处于恐惧和害怕的状态。我的身体被迫害成这样,我要告他们,家人还不能理解,丈夫说:没打死你就是好事。家人还干涉我的人身自由。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捍卫我的合法权利,更为了免于中华民族沦陷于道德崩溃的泥潭,特对江泽民提起刑事诉讼。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和其它相关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6/6/遭药物迫害-河北迁安王桂华控告江泽民-349231.html

2013-09-08: 河北迁安年近七旬老妇也曾遭受药物迫害

法轮功学员王桂华,系河北省迁安市的农村妇女,快七十岁了,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曾多次遭骚扰、绑架、拘留、非法关押洗脑班。

1998年春,王桂华有幸闻听法轮佛法,“真、善、忍”深深打动了她,她庆幸找到了生命的归宿,决定修炼法轮功。神奇的是,《转法轮》一遍没看完,顽固的神经衰弱、失眠症就好了。原来她每晚只能睡两三个小时,常年靠安神补心丸维持,腰也经常疼,有时迈不好步。学法炼功后,她很快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从此再没服过一粒药。

她未修炼的丈夫从小就落下的病根——气管炎,晚上咳一堆痰、还带血丝,妻子修炼后,他竟然也奇迹般好了,干多重的活也不再咳嗽,她深深体会到:一人炼功,全家受益。

她感恩于大法和师父的慈悲救度,怀着崇敬的心情拜读着大法书,每天很早就起来炼功。按照大法师父的要求,不断清洗自己、做好人。然而不幸的事情发生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针对毫无政治诉求、只是一心做好人的修炼团体开始了无情的迫害和迫害。

2001年,王桂华出于对政府的信任,怀着一颗赤子之心,给市政府领导写了一封信,信中大意反映:法轮功叫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要求修炼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淡泊名利”,做一个比常人中的模范人物还要好的人,我希望我们的祖国好人越来越多,越来越昌盛。

就是这封充满正义、渴望好人多、祖国昌盛的反映信,却招来了镇、村领导的责备、恐吓。为了不牵扯家人和各级领导,她自己来到洗脑班,后来恶党把她转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从此王桂华就上了中共恶党的迫害名单。

2003年她家被抄了两次。第一次因家中啥也没有,恶人翻完后便走了。第二次有两篇大法经文,她被关到带锁的铁椅子里,非法审讯东西的来源,半个月后送迁安洗脑班,大概是九月份。当时那里还非法关押三人:周秀霞、张立芹、刘玉华。洗脑班主管头目叫杨玉林,管教们邪恶地规定:大法弟子互相之间不许说话、不许照顾。其间一位同修给了另一位同修一条被子,恶人发现后就毒打。

将近六月份,突然四位大法弟子眼睛同时犯病,视物不清,相隔一米看不清对方的眼睛,大白天伸手看不清五指,墙上的大字标语也看不清,如果不是食物或水中被投毒,怎么会有这么蹊跷的事情发生?恶人真是有恃无恐。陆续又有两人念叨腿麻、脚麻。

在洗脑班期间,恶人们发现有人炼功就打,四位大法弟子多次被打。王桂华被毒打三次,一次被任小青打的胸前、胳膊紫青,腿肿胀,下蹲困难。

2004年10月1日后,洗脑班采取强制措施,硬性“转化”这四位大法弟子,恶人轮班倒换看着,不许她们睡觉,持续三天三夜,期间刘玉华还遭殴打。

四位大法弟子痛苦不堪,达到了承受极限,在高压恐吓、不许睡觉、理智不清的情况下,于2004年10月14日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她们四人才得以回家。

2005年张立芹被绑架,无意中说了一句话“我们转化是你们逼的”,恶人杨玉林气急败坏,利用手中的权力唆使其他坏人,于2005年阴历11月初又绑架了刘玉华、王桂华,因周秀霞没在家才幸免这次无理、荒唐的绑架。

2006年正月11日王桂华开始绝食抗议、反迫害,绝食期间遭野蛮灌食。杨玉林六、七天进去一次,每次都搧比他年长二十来岁、身体虚弱的王桂华两三个嘴巴,有时还採头发,一个多月后开始输不明药液,杨恶狠狠地说:“胳膊不让输,就往脑袋输,就拿她当实验。”

40多天后,王桂华已瘦得皮包骨,生命危在旦夕,洗脑班上个别有善心的人瞅着都说可怜,洗脑班怕担责任,才于2006年2月25日将王桂华释放回家。

通过修炼本来已经非常健康、视力极好的王桂华,多次遭迫害后,从此视物不清,双腿麻木、沉,大拇脚趾和木头一样僵硬,后来发展到全身僵硬、腿变形。就是这样,她这几年中还多次遭骚扰、恐吓,精神备受打击。

年近七旬的老年妇女,按“真善忍”的法理修心做好人,有时讲讲法轮功教人做好人的道理和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目的是让人远离灾难,拥有美好的未来,何错之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9/8/河北迁安年近七旬老妇也曾遭受药物迫害-279189.html

2007-07-28: 河北迁安大法弟子王桂华被绑架
2007年7月26日晚大法弟子王桂华在家中被绑架,其它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7/28/159661.html

2006-03-30: 河北省迁安市“种子公司”内幕

河北省迁安市北环路路北的“种子公司”院内,靠路边有一栋四层大楼,一、二层是公司的办公场所,三、四层的窗户则用粗实的钢筋焊的牢牢的,楼梯口有上了锁的大铁门,写着“閒人免進”,这里是干甚么的无人知晓。

随着几年来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学员的罪行在海内外不断被曝光,中国人逐渐明白了真相,直接参与迫害的人也在得知真相后不断的在觉醒,“种子公司”办公楼的秘密终于大白天下。

这里是共产邪党迁安市委直属的610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秘密地点。

2005年12月20日,迁安市610及国保大队成员浦永来带领两名恶警,非法闯入61岁的女法轮功学员王贵华家中抄家,在没有找到任何所谓“证据”的情况下,强行将王贵华绑架到这个洗脑班進行迫害。当日他们又以同样的方式将法轮功学员刘玉华绑架至洗脑班。

20天后,迁安市教育局党委优指派潘营乡中心小学校长张新民协同两名教员台海军、刘桂君(女),将刚从看守所绝食回家不到一个月的本校教师、法轮功学员张立芹诱骗绑架到种子公司院内的洗脑班。迁安市种子公司明为公司,实为610 洗脑班藏身之地,对王贵华、刘玉华、张立芹三位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从此开始。

大楼三层是洗脑班办公地点,里面的人员共18人,为首的叫杨玉林,这人张口骂人,举手打人,从一开始就向上级请调到洗脑班,妄图以此加官進爵。其他是从公、检、法等机关抽调出来的专职人员。长期看守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有12人,分为三组,每组四人。杨玉林直接唆使手下的人:对待法轮功学员,不“转化”不放人,炼功就打,绝食就灌,为了“转化”可以不惜一切手段。这些人的工资原单位照发,在洗脑班吃喝不掏钱,每月可拿360元的基础奖金,转化率高奖金可翻番。

四层是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每人一个房间,室内一张床,一个马桶,门上有锁,为了24小时监视法轮功学员,照明灯昼夜长明。每天收取伙食费高达20元,而实际费用不足5元。室内安装一个小喇叭,不停地播放诽谤、诬蔑大法的邪恶声音。

恶警任小青(现调任菜园派出所副所长)积极迎合杨玉林的指使,以迫害法轮功学员为乐。王贵华在反迫害绝食20多天的情况下,任小青把61岁的王贵华多次从床上拉下来拳打脚踢。杨玉林以劝吃饭为藉口,毒打王贵华,还说:对法轮功不讲法律、不讲人权,我们只管转化。共产党给我们发工资,共产党让我们干啥,我们就干啥。

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刘玉华、张立芹也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目前,刘玉华、张立芹两位同修从四楼成功走脱,现在被迫流离失所。61岁的王贵华已绝食五十多天,仍在被迫害,情况危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30/123991.html

唐山 迁安市联系资料(区号: 315)

2019-04-06: 迁安市政府地址:钢城东大街与燕山南路交汇
通信地址:河北省唐山市迁安市钢城东大街与燕山南路交汇 邮政编码:064400
迁安市市委书记:张淑云
迁安市市长:韩国强13930369569
迁安市副市长:朗文昌
迁安市副市长:王艳军
迁安市副市长:李强
迁安市副市长:陈金钉
迁安市副市长兼农工委书记:庞再明
迁安市常务副市长:董志毅
迁安市委办主任:唐延海
迁安市纪委书记:许俊良
迁安市政法委书记:刘振凯
迁安市副市长:冯涛、李晓丹、马文栢、王志刚、王学龙
迁安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郝可军 副主任:田富顺、范晓华
迁安市人民武装部部长:王建伟
迁安市组织部部长:毛成海
迁安市宣传部部长:郭卫民
迁安市政府党组成员:李晓波、张清敏
迁安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玄士丰
迁安市政协主席:李维林 副主席:赵玉江
迁安市政法委书记:刘振凯
迁安市政法委防范办【610办公室】 主任:杨玉林 副主任:尚玉海13315569092
办公地点:政府大楼9楼909室 办公室电话:0315—7639698
迁安市司法局:张秀花 18932988696
迁安市公安局:
地址:钢城大街777号
通信地址:河北省迁安市钢城大街777号 邮政编码:064400
主要迫害责任人:
万向阳 迁安市公安局主管国保大队的副局长 18832980889
范颖红 国保大队队长 18832988566
浦永来 国保大队副队长 13832987825(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重点讲真相的对象)
市区值班电话0315-7637422
迁安市国保大队:
电话:0315-7637451、0315-7637452
队长:范颖红 18832988566
副队长:浦永来 13832987825穆德水:电话未知 邓文忠:电话未知
警察:梁学武 15132524633 郭董生18832987047 盛茂斌13933444036 杨凌峰 一个警察电话:15132524633
迁安市检察院
地址:河北省迁安市钢城大街629号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