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3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海淀区(中关村,温泉乡) >> 刘香兰, 女, 63

刘香兰
华盛顿州四位众议员至信中共主席胡锦涛要求释放美国付琛女士的父母,清华大学退休职工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个人情况: 原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市海淀区
个人近况: 已释
报告人 : 美国德州大学读硕士学位的女儿付琛女士
亲友关系: 父母
立案日期: 2006-03-28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香兰 付永安

华盛顿州四议员致信胡锦涛,要求释放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11-13: 遭骚扰、劳教 清华退休女职工控告江泽民
北京清华大学72岁的退休职工刘香兰女士,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在1999年7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她经常遭骚扰、被绑架、非法劳教迫害,在看守所、劳教所遭受折磨。2015年7月份,刘香兰女士控告元凶江泽民,请求最高检察院依法立案侦查,提起公诉,追究其全部法律责任。

被控告人江泽民自1999年7月利用“610”恐怖组织及包括军、警、公、检、法、司、国安、外交、新闻、政法委等各级党政机构在内的整个国家机器,一手挑起、煽动、策划、组织并推动实施了一场对上亿法轮功修炼者群体系统的、长期的灭绝性迫害。十多年来,经核实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超过三千多人。众多无辜法轮功学员遭到酷刑、失踪、虐待;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各地“610办公室”或政府、企业设立的所谓“学习班”进行邪恶的洗脑“转化”,遭受精神和肉体双重迫害;法轮功学员及家属受经济上的敲诈勒索、被逼迫失业、失学、离婚或流离失所等。

下面是刘香兰女士陈述她本人与家人遭受的迫害事实。

我是1995年底开始炼法轮功的。我过去曾经在江西鄱阳湖鲤鱼洲农场劳动时,染上血吸虫病,因治疗效果差,又寻求多种气功锻炼,最后经朋友介绍,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所以我和老伴就在清华的新华书店请来一本《转法轮》,当天就把这本书读完,觉得这本书不是一般的气功书,是一本使人修炼的、教人向善做好人的书,法轮功让我们为他人着想,做一个无私无我的好人,这也是我俩一生所追求的。只要有办班放师父讲法录像,我和老伴都参加,再加上每天到炼功点上炼功,很短时间我全身的疾病,象老寒腿、十个手指肚脱皮、肾炎、浮肿、肝脾肿大10厘米全好了。过去我肝脾胀的睡不好、吃不了、喝不了,人瘦得皮包骨,同事说看你那时的样子,真要上火葬场了。而现在的我无病一身轻,那不就是因为我炼了法轮功了吗?有的同事见到我的变化后,也走上了修炼的路了,还有人感到不可思议,真是太神奇了。

江泽民下令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家就没有安生的日子。下面是我个人受迫害的基本情况:

1999年7月20日一早我去北京市府右街上访,行使公民的合法权利,说句公道话: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没有错,还我师父清白。到了中南海附近胡同时,那里停放着大公共交通车,看到警察叫来的人排队上车,不上就拳打脚踢,那里布满了警察和便衣。就这样,我和老伴被逼上车被送往石景山体育馆,下车到大厅排队登记家庭、地址、姓名,是在哪个点炼功,完后进体育馆,在这里无吃无喝一直到下午4点清场,又被送到永丰乡,又是一次填写姓名、住址、区县等。因我是海淀区的,就被用车拉到中关村派出所。这时已是晚上7点左右。老伴被单位接回去了,我没人接,被非法拘押在那里,第2天早上7:30被老伴托人接回家。

不断的骚扰等迫害

此后,街道、片警、单位人员经常来家骚扰。有一次片警到我家,要我们放弃修炼。我们就给警察讲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健康、身心健康,给国家节约医药费,对国家对个人都有好处,他们也觉得有道理,但仍说:你们在家炼,不出去就行。街道居委会安排人监视我们的活动。有的去我们邻居家大声说法轮功的坏话,我们都听到过。单位人员也打电话,让把大法书交给街道。他们利用校医院保健科给我家打电话,叫我到校医院看“精神病”。我说,我这几年都没去医院看过病,你们可查一下病历。他们说这是北京市下来的名单,我认为这是陷害,我不承认,他们就挂了。后来我老伴给医院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说明此事后,就停止了骚扰。

还有一次,我老伴出车回来,在单位洗车,我做完饭出去叫他回家吃晚饭。这时正好我女儿下班回家,片警来到我家找我们俩,问女儿,你父母哪去了?女儿刚到家,说不知道,警察叮嘱我女儿说:他们回来及时告诉我们。警察走后,一晚上都不断的来电话询问,谁也睡不好觉。夜里2点突然敲门,女儿说他们不在家,警察不相信,非要进来看,磨了半天,女儿最后还是给他们开了门,孙勇等五、六个警察到屋里一看,确实没人,又盘问了一会儿他们才走。这次又给我和家人造成精神上的重大伤害,至今谈起来还心有余悸。

绑架、非法关押迫害

2006年3月19日星期日上午9点,正好那天我儿子用计算机刻录机刻录他喜欢的歌曲。这时来了2名警察,大个子叫付红义,稍矮一点的叫李京涛,进家来就问我的名字,问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老伴还在扫院子,随后跟进来,听问后答道“炼”。并说,中关村警察小隗说过在家炼可以,但不许出去(指去天安门)。警察接着就说,把你们看的书交出来吧,免得我们动手。他们就从上衣兜拿出一张空白搜查证,当时填写,然后进屋搜查各处。儿子正开着计算机,把儿子赶走,看到有从网上下载的明慧资料,用相机拍照,其它的资料也拍照,把电脑、一体机、收录机,和其它资料,mp3,空白光盘,复印纸等私人物品都搜走。下午4点多,有位朋友来串门,也被一同带走,非法拘押在中关村派出所。

晚上7:30以后,把我们拉上警车,一同向海淀清河看守所驶去。结果体检不合格,又被拉到另一个医院做心脏及血压检查,仍不合格,警察又去医生那里说了什么,我们不知道,就又在路上买黑心棉的被子,连同体检的费用,我们向朋友借了一百元送给了警察,于夜里12点前后把我们推进了看守所的大铁门,又经过了各种手续于4点进了2筒牢房,从此和老伴分开了,一年后才见面,也失去了人身自由、信仰自由等。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受恐吓、威逼、人格侮辱、洗脑等,被逼全方位照相,指纹滚大板,十个手指都留痕迹,强迫法轮功学员每早晚下板列队站直点名,大声答到,小声就被骂。24小时都可以提审任何人,几乎每天都有进出人员,有新抓来的,也有调走的。

每晚睡觉非常痛苦,不能平躺,只能侧身立肩,腿捲到90度,伸直腿就会碰到别人,5米长×2米宽的板上要睡20多人。生活环境非常恶劣,我睡觉的位置正好头对着大便坑,有一堵30多公分高的小矮墙隔着。夜里谁大小便,我都得受这难闻的气味,监室的顶灯是常亮,不许关灯。蚂蚁、蟑螂等小虫到处可见。夏天吊扇不停,房顶、墙上的砂子、灰土随时有落下。一年四季都喝自来水,因有人打架,一个多月停止放风,也就是不开通向放风室的铁门。空气只能和走廊互通,吃喝拉撒睡就在这18平米的监室里,几乎二个月都没洗过一次澡。手脚指甲长了也不给提供指甲刀,就只好用牙咬或在水泥地等处去磨。

一个月后,突然叫我去办公室,有4个女的来找我,都是被转化了的犹大。开始她们讲些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话,然后叫我表态,问我选择哪条路,我说跟李老师走,并要我写清楚,我选择了修炼大法的路。过几天,来人宣读了对我劳教二年。我修真善忍没有罪,拒绝接受他们的劳教决定书就回牢房了。

在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遭受的折磨

二个月零27天时,我被转送到苏家坨看守所,走时和另外一个法轮功学员被铐在一起。我们六、七个人出门时齐声大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苏家坨呆了三天,就又被转到团河劳教人员调遣处,走时在院内大声喊: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破口大骂。

到调遣处下车后排队进医务处体检,之后进入大厅,坐小板凳,不让说话,低头,双手放膝上,这时已11点,他们吃完中午饭,管教才给我们打来饭。饭后就挨个剪头,统一的头型。晚7点左右,我被叫到一间水房角落里,灯光很暗,逼着叫你写三书,然后才让你进班。

在调遣处,每班6个法轮功学员6个包夹。两边是床,中间是一条长桌,每边3个法轮功3个包夹。背朝房间门方向坐,进门第一个是包夹,然后是法轮功学员,依此类推,坐着姿式要求双腿并拢,90度,双手放膝上,不许说话,要坐得笔直,稍有变形就会遭到包夹的辱骂。

上厕所整班集体行动,室内不准留人,出门排队靠右边墙边走,拐弯必须走直角,走道中间那只许警察走。打饭时也是一样,到饭桶前大声喊警官好,然后军蹲,姿式不标准或喊声小,发饭的警察就用热菜(因他给你打汤)或饭故意烫你。有一次点名,我头稍有点低,警察用手托我下巴,恶狠狠的说:你们这样,党对你们够好的了,要以前一夜就把你们全毙了。

晚上睡觉点完名,铁门一关上锁,大小便就在室内脸盘里。整天强制坐塑料小凳,臀部都出现了鸡蛋大小的紫色硬茧,晚上腿、脚都浮肿得发亮。脚肿的穿不上鞋,床上的被子要求叠的象部队战士那样的标准(豆腐块),不达标的,早上提前把你叫到大厅去练习,练到达标为止。中午休息,大家都不敢碰,或放到桌上,保持完好的形状。

在北京女子劳教所遭受的折磨

2006年的7月中,我被转送到北京女子劳教所,分到一大队,首先要做你的转化工作,三、四个人加一个警察,整天让你看听污蔑大法的录像、或听那些人说,逼着看污蔑大法的书等,强迫洗脑。整个劳教期都是以班级隔开。洗漱、上厕所、吃饭都是整班行动,不许与其它班人员说话,传递东西等。看电视、电影,或指定看到书籍,听报告后都要写感想、写思想汇报,每季度都要写揭批文章或总结。

我被洗脑一个月后,分到一班,是十个班里管理最严的,只有一班有摄像头、监听器等,监控室对你班的一切活动了如指掌,到班的第一天就开始了繁重的无报酬的奴工劳动,搓棉签。有定额的,特别是每年的7、8月是最忙的,经常加班加点赶任务。装绿豆、白糖、茶叶等,都是站着。

我这奔70岁的老太太,都退了休了,还得和年轻人一样的干活。特别是装茶叶,大工棚里茶绒满天飞,每人脸上、胳膊上都象长了一层毛,在这样的条件下,经常为完成任务不按时吃饭,听小哨说,一天能挣4、5万,每个队装茶叶时,最好的茶绒球都得选出来象黄豆大小的,据工厂负责人讲都是嫩茶尖,形成的小球是茶中最好的,都是给领导上供用的,当然警察也可以要一部分。

没活时就叫你搞卫生,拔草,打扫警察的办公室,大楼的厕所,在大田里堆肥等,反正不叫你闲着,总找活给你干,好给他们挣钱。

2007年8月24日,我结束了劳教生活,回到了家中。

如上所述,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组织、策划、推动的对法轮功学员打压迫害,违反了中国的宪法和法律,犯有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罪、刑讯逼供罪、虐待监管人员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强迫劳动罪、侮辱诽谤罪。这场对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的残酷打压迫害,是对人类尊严、人性、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毁灭。为早日结束这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澄清事实真相,还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首恶元凶——被控告人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13/遭骚扰、劳教-清华退休女职工控告江泽民-318950.html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9-01-15: 付永安: 1945年出生,付永安的妻子刘香兰(女,1945年出生),家住北京人市海淀区,原清华大学退休职工。2006年3月19日,夫妇二人被警察从家中绑架。后被分别非法劳教两年。付永安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

付永安的妻子刘香兰被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

据付永安夫妇在美国德州大学书的女儿付琛介绍,在文化大革命期间,付永安夫妇都因被送到江西农场劳动而患上血吸虫病。在回京后,他们接受了一种“实验治疗”,是用一种毒药注入身体想以“以毒攻毒”的方式杀死寄生虫,但妻子刘香兰的病情更为恶劣,神经系统也受到影响,不得不大量吃药来抑制病情。付永安在开始修炼大约半年前曾患有肾结石。自95年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付永安夫妇的身体状况明显转好。付永安肾结石症状消失,妻子刘香兰也滴药未进,病却痊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5/193535.html

2007-08-25: 付永安夫妇已于八月24日回家。但还在警察高度监视中。

2007-08-07: 华盛顿州四议员致信胡锦涛 要求释放付永安夫妇(图)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四位美国华盛顿州的众议员再次联名致信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及中国驻美大使周文正,要求释放已被中共非法关押一年多的两位法轮功学员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家住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的法轮功学员付永安、刘香兰夫妇被十几个来自北京国保大队和海淀区公安分局的警察非法抓捕。在二零零七年七月,付永安和刘香兰分别被送往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和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人被非法抓捕后不久,他们的消息便在明慧网登出,随后,海外的民众及政府官员不断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两位六十四岁的老人。

二零零六年九月,美国参议员John Cornyn向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出请求,请当地官员联系中国政府及劳教所调查此案。

二零零七年三月,华盛顿州州参议员Paul Shin又向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正及劳教所致信要求释放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在此期间,美国民众在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后,也纷纷在营救表格上签名要求无条件释放两位无辜的老人。大纪元时报相继登出付永安、刘香兰夫妇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前后的变化,到四•二五和平上访、七•二零后的多次非法关押的系列报道。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CBS)也对他们在美国的女儿进行了采访。

据消息透露,在二零零七年二月左右,曾有两位警察到付永安、刘香兰夫妇儿子工作的地方进行盘问。还追问他们的儿子是通过什么渠道把他们夫妇二人被抓的消息刊登在明慧网上的,以及他们在美国的女儿的近况等等。

二零零七年七月三十日,四位华盛顿州的众议员 Jim McDermott, Rick Larsen, Adam Smith,Jay Inslee联名致信给中国国家主席主席胡锦涛及中国驻美国大使周文正要求释放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8/7/160402.html

English Translation: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7/8/9/88453.html

2007-08-06:  华盛顿州四位众议员至信中共主席胡锦涛要求释放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2007年7月30日,四位华盛顿州的众议员联名再次至信给中共主席胡锦涛及中国住美国大使周文正要求释放已被非法关压一年多的两位法轮功学员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2006年3月19日,家住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的法轮功学员付永安、刘香兰夫妇被十几个来自北京国保大队和海淀区警察局的警察非法抓捕。在2007年7月,付永安和刘香兰分别被送往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和北京大兴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

二人被非法抓捕后不久,他们的消息便在明慧网登出,随后,海外的民众及政府官员不断呼吁中国政府释放两位六十四岁的老人。

2006年9月和9月,美国参议员John Cornyn向美国住北京大使馆发出请求,请当地官员联系中国政府及劳教所调查此案。

2007年3月,华盛顿州州参议员Paul Shin又向中国住美国华盛顿DC大使周文正及劳教所至信要求释放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在此期间,美国民众在了解到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后,也纷纷在营救表格上签名要求无条件释放两位无辜的老人。大纪元时报相继登出付永安、刘香兰夫妇从开始修炼法轮功前后的变化到4.25和平上访、7·20后的多次非法关押的系列报道。美国哥伦比亚电视台(CBS)也对他们在美国女儿进行了采访。

据消息透露,在2007年2月左右,曾有两位警察到付永安、刘香兰夫妇儿子工作的地方进行盘问。还追问他们的儿子是通过什么渠道把他们夫妇二人被抓的消息刊登在明慧网以及他们在美国女儿的近况等等。

2007年7月30日,四位华盛顿州的众议员 Jim McDermott, Rick Larsen, Adam Smith, Jay Inslee联名至信给中共主席胡锦涛及中国住美国大使周文正要求释放付永安、刘香兰夫妇。
http://globalrescue.net/rescue/article_images/comgressWA-July302007b.gif

US Embassy's letter:
http://globalrescue.net/rescue/article_images/usembassyOct252006b.gif
http://globalrescue.net/rescue/article_images/usembassySept062006b.gif

2006-12-20:  请大法弟子关注清华大学徐寅、付永安、刘香兰等同修情况
清华大学大法学员徐寅(副教授)、付永安、刘香兰等同修都是2006年3月被从家中秘密抓捕的,没有任何依据,只凭在家中搜出几份法轮功资料就被非法判处劳教。

据了解,徐寅最近遭大兴看守所虐待并被非法关小号。请同修们关注他们的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20/145110.html

2006-09-22: 清华大学退休职工付永安、刘香兰夫妇被非法劳教
北京海淀区清华大学退休职工、63岁大法弟子付永安、刘香兰夫妇被非法劳教二年。目前付永安被劫持在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刘香兰(63岁)被非法关押北京大兴北京女子劳教所一大队。

刘香兰的家人在2006年9月11日,也就是在刘香兰被非法抓捕将近6个月时才第一次被容许见到了她。家人在2006年7月底见过一次付永安。据他们的家人透露,付永安,刘香兰二人现在非常消瘦,从谈话中得知,他们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清河看守所时的环境非常恶劣。

正在美国德州大学读硕士学位的女儿付琛女士说:“我的父母是三月份时被十多名北京的警察从家中抓走关押到海淀区清河拘留所的,当时警察说是因为他们访问了一些被政府禁止的网站,此期间没有让家人与父母见面。我知道父母并没有做什么错事,还盼望他们早日被无罪释放。谁知现在六十多岁的老人硬被劳教两年!”

付永安、刘香兰夫妇于2006年3月19日在家中被抓,大约1个星期后被送往北京清河看守所。大约在5月底,二人被非法劳教,所谓的“理由”是在付永安,刘香兰夫妇二人的家中发现61件与法轮功有关的资料。2006年7月12日,付永安被劫持往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刘香兰被劫持往北京女子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

付永安、刘香兰两人都是北京清华大学退休职工,在中共的所谓“文化大革命”期间被送到江西农场劳动迫害,并患上血吸虫病,后来回北京后,接受了一种“以毒攻毒”的“实验治疗”,但刘香兰的病情更趋严重,神经系统也受到影响,付永安出现胆结石。于95年9月开始修炼法轮功后,两人的身体状况明显转好。付永安结石症状消失,刘香兰的病也痊愈了。自99年7月20日法轮功遭受迫害后,当地警察曾多次在所谓的“敏感日”将二人非法拘留。

今年以来,北京公安局海淀分局疯狂抓捕法轮功学员,根据不完全统计,至少有近6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海淀分局在绑架时从不出具任何法律文件或证明,事后也不通知家属,抄家后不出具清单,完全视法律为无物。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要么下落不明,要么被非法劳教,要么未有任何司法审判程序之前即被警察宣告要判多少年。

对于这次父母的再次被抓捕,付琛女士显露出明显的担忧:“我真很为他们担心,也希望更多人帮助,要求中共释放我的父母,他们没有罪,是无辜被迫害的,尽快让他们早获自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22/138405.html

2006-07-26: 北京海淀区清华大学退休职工付永安,刘香兰夫妇被非法劳教
2006年7月12日,北京海淀区清华大学退休职工、大法弟子付永安(63岁)、刘香兰夫妇(63岁)被送往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非法劳教2年。

付永安、刘香兰夫妇于2006年3月19日在家中被抓,大约1个星期后被送往北京清河看守所。5月20日左右,家里人收到刘香兰寄来的明信片(注:明信片为北京清河看守所统一使用),说他们已被非法判刑2年。7月18日左右,家里人收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的通知说2人已在7月18日被送到北京大兴团河劳教所劳教。在此4个月非法关押期间,北京清河看守所拒绝对付永安的家人透露任何消息,也拒绝家人与他们见面。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26/134071.html

2006-04-03: 海淀分局付红义、李京涛等参与抓捕刘香兰夫妇
据悉,06年3月19日晚,海淀分局一处付红义,李京涛等十几个警察闯入清华大学刘香兰夫妇家,将夫妇二人及恰巧来串门的一人带走,抄家并抱走了家中的电脑,至今无音讯。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3/124314.html

2006-03-29:  付永安夫妇遭北京公安非法抓捕,女儿海外呼吁营救
2006 年3月19日,北京大法弟子付永安、刘香兰在家中被非法抓捕,现知刘香兰可能被非法劫持在海淀清河看守所,付永安下落不明。付永安夫妇在美国达拉斯的女儿付琛披露了这一消息,并呼吁大法弟子及正义之士关注此事,尽快查知父亲的被非法关押的地点,要求中共无条件释放修炼‘真、善、忍’、做好人的年迈双亲。

付永安的女儿说,在二十四日给父母北京家中打电话时,发现家中无人,后来得知,在3月19日,北京市公安局警察闯入了父母家中将他们绑架。警察强行搬走付永安、刘香兰夫妇曾经使用过的电脑并非法拘捕二人。据消息透露,北京市公安局在电脑中发现一些有关法轮功的文章,并企图以此为所谓的‘证据’要将二人非法判刑。

付永安(男,63岁)、刘香兰(女,63岁)夫妇,北京人,原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退休职工。夫妇二人于95年9月得大法,开始修炼,曾参加过99年4.25上访,在7月20当天第一次被抓。从那以后,当地警察曾多次在所谓的“敏感日”将二人非法拘留。

这次付永安夫妇被非法抓走后,3月28日,他们的儿子收到母亲的来信说是要一两件换洗衣服及200元钱,让送到:北京市海淀区清河镇龙岗路25号东区2- 6#,邮编:100085,总机电话:62902266。刘香兰信中提到她估计付永安也是被关在这个地方,但她并没有看到人。付家到现在为止,仍没有付永安的進一步的消息。

付琛介绍说:父母在文化大革命期间,都因被送到江西农场劳动而患上血吸虫病。此病可以说是血液病,血吸虫寄生在血液中,血流到的各个地方都会被影响,无药可救。在回京后,他们接受了一种“实验治疗”,是用一种毒药注入身体想以“以毒攻毒”的方式杀死寄生虫,但母亲的病情更为恶劣,神经系统也受到影响,不得不大量吃药来抑制病情。父亲在开始修炼大约半年前曾患有肾结石。自95年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以来,父母亲的身体状况明显转好。父亲肾结石症状消失,母亲也滴药未進,病却痊愈了。

付琛请知情人提供更多的情况,收集参与迫害的有关部门、人员的通讯地址、电话,也请看到此消息的大法弟子帮助讲清真相,营救两位老人早日回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9/123963.html

2006-03-28: 北京大法学员付永安、刘香兰夫妇被非法抓捕,现下落不明
付永安(男,63岁)、刘香兰(女,63岁)夫妇,北京人,原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退休职工,于3月19日在家中被非法抓捕,现下落不明。

2006年3月19日,几名北京市公安局警察以“证据”为理由,强行搬走付永安、刘香兰夫妇曾经使用过的电脑并非法拘捕二人。据消息透露,北京市公安局在电脑中发现一些有关法轮功的文章,并企图以此为所谓的"证据"要将二人非法判刑,但现不知二人被关在何处。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8/123870.html

海淀区(中关村,温泉乡)联系资料(区号: 10)

2018-11-04:
海淀区法院刑一庭法官:谭轶城,男,010-62697593,住址:海淀区京泉馨苑15号楼2单元501
书记员:杨茜,女,010-62697416,住址:北京市海淀区八家嘉苑

陪审员张宇

办案警察:
永定路派出所:王睿达 13701203588 住址:海淀区复兴路14号院22-3-322号

北京市海淀法院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丹棱街12号,邮编:100080
电话:010-62697000
举报电话:010-82669519、62697037
院办:010-62697346
电话:010-62697000、62697691、62697085、62697777、62697196、62697009
服务大厅查询案件:010-62697690/1/2/3/4/5/6
投诉电话:010-62148899
对外咨询、接待电话:62697011
法官电话:010-62697361、62697687

院长:焦慧强
副院长:张家麟、张钢成、范君、张弓
纪检组组长:王运涛
政治处副主任:葛玲
审判委员会委员:贾柏岩、吕志强、何畔、武会珍、陈雷、张凤林、王建国、王京生、侯建中

2018-06-10:
马连洼派出所 于所长电话:1062960065
谭太旺 13681202039
杨学军 1082405206
张慧成 13601181562
陈钧 1062898175
刘全森 13911712508
7任晓鹏 1062825974
蔡文起 1082401944
刘京军 1062890784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 1082628056
郑海洋 分局长
刘少波 政委 13901355463
副局长:王身宇 1082588036
副局长:彭涛【主管海淀看守所】1082587001
办公室:
1082519045
1082519110
1082388035
1062551688
勾磊:海淀分局“610” 13911833447
杨某某:国保处处长 108251935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