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4-0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甘肃 >> 兰州 安宁区 >> 王玉清, 男, 56

个人情况: 兰州市西北师大实验中学(原兰州市第四十五中学)体育教师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邱家湾三十五号一零一室
个人近况: 2020年2月28日 迫害致死 (null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7-1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赵婷(王玉清妻) 王玉清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3-01: 夫妻屡遭中共迫害 兰州市王玉清在迫害中离世
兰州市安宁区法轮功学员王玉清及妻子赵婷,自二零一九年七月以来,被安宁区刘家堡派出所、安宁区刘家堡街道及社区人员屡次上门骚扰,并威胁要将赵婷送进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致使王玉清于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八日身体出现病危,送入兰州市第一医院进行抢救,二零二零年二月二十八日晚离世。

王玉清在医院昏迷期间,嘴里还喊着:快跑,快跑,抓来了。有一次在昏迷中喊着:赵婷,你千万不能让抓走。妻子赵婷对着昏迷的王玉清说:你是不是怕我被抓走?你放心,谁也带不走我。王玉清的儿子也在一旁给父亲说:爸爸,你放心,我会保护好我妈妈的。

王玉清今年五十六岁,是兰州市西北师大实验中学(原兰州市第四十五中学)体育教师,家住兰州市安宁区邱家湾三十五号一零一室。赵婷,原兰州市城关区临夏路街道办事处的干部。

二零一九年七月,安宁区刘家堡社区姓杨的一个女工作人员到赵婷的家里,跟赵婷谈话时还有两个女的,这些人说是刘家堡街道一个姓王的人下的命令,必须得让赵婷签四书,否则他们每周上门谈三次话,谈话不行就直接送走,送洗脑班。还让赵婷接了街道姓王的主任的电话。赵婷在电话中给这个王主任讲真相,王主任说:“你说的道理是对的,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我们执行的是上面的命令。”

中秋节前三、四天,刘家堡派出所、社区共来了六个人,有两个公安在门外,四个人进屋,他们说片警换了,现在是一个叫柴明强(音)的管赵婷那个辖区,让赵婷夫妻放弃(信仰法轮功)。赵婷还是给他们讲真相。中秋节前一天,刘家堡社区人员提一箱桃子和一箱苹果来到赵婷的家里,来的是刘家堡社区书记、主任,管段的三个人,管段的姓杨,说是慰问一下,说赵婷的丈夫王玉清身体不好,他们来慰问一下,没有坐,东西一放,看了一下就走了。赵婷让他们把东西带走,他们不带走。

十一月份,刘家堡街道、社区的人员到赵婷家里上门骚扰两次。第二次是十一月二十六日,这些人带的是微型摄像机、录像机,带有红外线,放在桌上,上面有个红灯闪着。他们说是市政法委下的命令,必须在元旦前把赵婷送到洗脑班,(兰州)市政法委拨款雇个钟点工,照顾赵婷八十岁的养母和赵婷的丈夫王玉清。这次刘家堡街道的魏主任、王主任和社区姓杨的女工作人员,三个人来家里,说是最好赵婷把四书签了,这是最后一次口谕,赵婷不签,可能政法委要出面。

十一月二十八日赵婷为避免被劫持到洗脑班,被迫离家流离失所。

赵婷的老父亲,因刘家堡街道逼的赵婷流离失所,老父亲悲愤至极,导致尿血,身边又无人照顾,尿了十天。十二月十六日赵婷回到家,十二月十七日把父亲送到医院救治,查出是膀胱癌。

赵婷父亲手术期间,刘家堡街道的那三个人又来家里骚扰,当时只有王玉清和养母在家。一个小时后赵婷买菜回来,进家门不到五分钟,刘家堡派出所的警察就到了。王玉清看到警车来了,就出门堵在门口,不让警察进门,给其讲真相不听,硬要进家门,王玉清说:“除非你们从我的身上踏过去。”十几分钟这些人下楼,他们下楼打了一阵电话就走了。

赵婷也从家里走出来,再次被迫离家出走。因丈夫王玉清身体不好,养母年老,赵婷不在,二人连饭都吃不上。赵婷就将二人也接出来,三个人有家难回。

长期的迫害,加上自七月份以来,街道、社区和派出所屡次要将赵婷绑架到洗脑班,种种的压力和精神摧残,致使王玉清的身体出现严重不适。无奈三个人又回到家里。回到家,赵婷一边照顾养母和王玉清,一边联系医院给王玉清医治,还要照顾住院的父亲(父亲已经八十三岁)。

赵婷的小姑子找到社区,询问社区的工作人员:“为啥要抓我嫂子,要过年了,我哥身体也不好。”街道说,那就拖到过完年。

因疫情原因,很多医院都不收病人。直到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六日,王玉清才住到兰州三爱堂医院,医院查出是肝癌晚期。一月二十一日,刘家堡街道的魏主任、王主任又找到三爱堂医院,送了六百元钱,说是慰问金,给王玉清说,是赵婷讲真相被别人举报了。当时赵婷外出给王玉清买药不在病房,王玉清让街道的人拿走所谓的慰问金,他们撇在桌上就走了,王玉清当时在病床上起不了床。

一月二十二日,三爱堂医院作为对疑似武汉肺炎患者救治的定点医院,强制王玉清出院。

回家后,王玉清的病情愈加严重,致使二月十八日急送兰州市第一医院抢救,至今昏迷不醒。

王玉清一家屡遭中共迫害

二十年来,王玉清一家屡遭中共迫害,简述如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流氓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残酷镇压。王玉清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两次去省政府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七月二十二日王玉清的家被强行抄了,而后就是公安、派出所、街道、单位不断的骚扰。八月三日因王玉清拒绝写所谓的保证而被再次非法抄家。

一九九九年十月一日王玉清因去庆阳西峰市看望同学被西峰公安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周,其间遭犯人体罚、殴打,后由原四十五中学校长张其纲和十里店派出所警察牛为民带回,所花费用五千多元均从王玉清工资中扣除,并送兰州市安宁区元台子派出所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王玉清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兰州驻京办,后由牛为民和张其纲一行五人从北京接回,所花费用七千多元均从王玉清的工资中扣除,王玉清家也因此被再次非法查抄。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十里店派出所邓教导员带领二十多人又一次非法抄家,当赵婷向他们索要搜查证并警告他们是知法犯法时,邓教导员居然破口大骂:“老子包里有的是,要几张随便给你开。”随后把王玉清绑架到十里店派出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忍无可忍的赵婷带着给江泽民的一封信,和王玉清、孩子一起进京上访,他们还没到信访办就被非法抓捕,赵婷和九岁的儿子被关在房山区看守所,在那里恶警们连一个九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劈头盖脸的毒打,赵婷当时的心都碎了,也明白了谁好谁坏,赵婷从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的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从此也坚定的走上了修炼之路。从北京回来后赵婷被非法关入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王玉清再次被十里店恶警牛为民绑架送平安台劳教所劳教,这次却没有得逞,后被送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赵婷全家再次踏上了进京上访的路,但在途中被安宁分局政保科恶警陈志刚等劫持回来,赵婷被安宁分局拘留十五天,后因绝食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七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赵婷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迫害近半年,于六月四日重获自由。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赵婷再次遭到城关区政法委书记董建民和临夏路街道书记芦福全、综治办主任张三杰(原临夏路派出所副所长)的绑架,准备送往兰州市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结果没有得逞,赵婷被逼走脱,从此过上了有家不能回,生活无着落的流浪生活。

二零零二年九月,安宁区政法委和市公安局再次将王玉清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期间洗脑班书记祁瑞军、主任罗玉成等对王玉清进行了残酷的迫害,背铐一星期左右,逼王玉清交出赵婷,在迫害十五个月后才获自由,期间十一岁的孩子孤苦伶仃、食不果腹,每夜都在惊恐中度过,小小年纪就经历了骨肉分离的悲伤。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兰州市公安局以保奥运为名,绑架了正在单位上班的王玉清,同时破门而入绑架了正在家休息的儿子王浩蔚和同在一栋楼上住的不修炼的王玉清的妹妹,并对两家进行了查抄,抢走现金九千多元、计算机、打印机和大法书籍等物品,后将不修炼的儿子和小姑放回。王玉清被绑架后没人通知家属,直到六月二十四日家人才打听到王玉清的下落。

二零一七年十月份,五泉派出所实施所谓的“敲门行动”,在跟踪赵婷的丈夫王玉清后找到赵婷现在居住的地方,并蹲坑等候。十月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在赵婷下楼取快件时将她绑架,非法拘禁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湾洗脑班。

据悉,二零一九年,兰州市政法委给安宁区下发文件,必须对安宁区法轮功学员王玉清与赵婷夫妻做转化,否则,就跟安宁区相关单位的业绩挂钩,致使安宁区刘家堡街道、社区以及派出所的工作人员,明知法轮功学员修炼“真、善、忍”并不对社会构成任何危害,明知道这种所谓上面的命令就是对中国民众的人权迫害,还是为了所谓的业绩、奖金,一次次上门骚扰、恐吓,并屡次试图实施绑架。在王玉清病重住院期间,还以慰问的形式实施骚扰和迫害,这种严重侵害公民权益的行为,彰显了中共邪教的邪恶,而这种邪恶不只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对参与其中执行所谓上面命令的派出所警察、街道、社区工作人员也是迫害,使这些人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过程中,对法轮佛法及佛弟子犯罪。

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福益家庭社会,提升大众道德,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无论以任何名义对法轮功修炼者采取惩治都是违法犯罪行为,这些伤天害理的罪行,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夫妻屡遭中共迫害-兰州市王玉清在迫害中离世-401852.html

2008-09-24: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的罪恶
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 校”是一个对法轮功学员强行洗脑的地方(下称“龚家湾洗脑班”),对外的幌子是:兰州市法制教育学校,早期称教育基地、教育中心,位置在兰州市七里河区龚 家坪北路136号的一个旧仓库,于2001年12月开办,是甘肃省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基地,是一个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场所,是黑社会私设的刑 堂。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自己的现实利益,置法律道德于不顾,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视法轮功学员生命如草芥,七年多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迫害致死、致残多人。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以祁瑞军(邪党书记)为首,杨东晨、孙强、杨文泰、全润、王东等为头目,刘鑫、穆俊、鲁亮等十几名为打手,魏依川、杨继刚、乔厚全、秦红霞、巨有华、何丽霞等保安、陪员为帮凶。由于恶徒对外封锁消息,以下曝光的罪恶也仅是冰山一角。

一、邪恶迫害手段

“龚家湾洗脑班”恶徒们为了达到“转化”法轮功学员的目的,从精神、经济及肉体迫害的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

1、 精神迫害:洗脑班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陪教”人员24小时监视陪伴,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制造 压抑恐怖气氛。“帮教”干部、保安、“陪教”因其所谓的“工作”性质的阴暗性,从来不为社会创造任何财富,常年无所事事,经常白天黑夜大呼小叫的以打扑克 打发日子,甚至用打骂侮辱法轮功学员来取乐,夜间经常听到法轮功学员的惨叫声。

洗脑班对于坚定不“转化”者,不准家属探视,甚至610国安队和公安局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到这里后,连家属都不通知。洗脑班恶徒强迫法轮功学员看、听诬蔑大法和师父的电视或说教,不许睡觉,轮番轰炸。

2、 经济迫害:实行连坐制,有单位的从法轮功学员的工资中扣除(包括陪教人员的生活费,每天每人50员)这样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每月就要承担3000以上甚至五 六千元的经济负担,没有工作单位的则有恶警用抄家、索要或威胁家属的卑鄙手段获取钱财。更有甚者强行从家属工资中扣除。

3、酷刑迫害:洗 脑班恶徒用辱骂、殴打、野蛮灌食、绳绑、背铐、吊铐、不给水喝、不许睡觉、不让大小便、关地下室等手段,七年来迫害了近四百名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迫害 的达三百多人。法轮功学员被背铐、吊铐在单人床、高低床床头或禁闭室、地下室铁门上,三、四天后手脚、小腿、大腿开始浮肿,有的全身浮肿,手腕铐烂流血, 手脚胳膊腿伤残,人精神恍惚,身体虚垮。很多女法轮功学员例假,大小便拉在了裤子里,持续几天、十几天、几十天甚至几个月。中共邪恶之徒真的丧尽天良毫无 人性。

二、部份被迫害案例
……
23)王玉清,男,45岁,兰州西北师大试验中学教师,2003年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15个月,2008年6月17日再次被市公安局恶警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至今不让家属接见。
……
以上仅是部份迫害案例,希望知情者和有正义的善良人提供更多的详实材料。

三、勒索、“贩卖”法轮功学员

中 共恶党从上到下,大官大贪,小官小贪,无官不贪,腐败霉烂。所谓的“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把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作为人质,敲诈勒索,大发横财。凡被非法关 押的法轮功学员所在单位,每月给洗脑班三千元的“转化”管理费,洗脑班派专人催要这笔赃款。邪党人员酷刑威逼“转化”,赚所谓的“转化奖励费”。洗脑班每 “转化”一名法轮功学员,上面奖5000-10000元。

洗脑班虚报陪员名册,冒领工资。有陪员领工资时,偶然发现工资名册上竟然有离开 一年多陪员的名字。洗脑班人员私收现金,中饱私囊。有一些法轮功学员家属为使亲人少受痛苦,不得不违心的给恶徒祁瑞军送钱,如张涛的哥私下给祁七至八千 元,女法轮功学员王水利、徐某的家人也给祁七至八千;2007年芦的家人给1600元;2008年侯的家人两次给4000元。这是现在暂时知道的,不知道 的不知还有多少。

历史上黑人曾被利欲熏心者当作奴隶贩卖赚钱,人们绝想不到“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恶徒,在对不“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单 位、家属搜刮不上钱财后,就将法轮功学员高价“卖”给劳教所。2006年5月中旬,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董国红以2万元的价格“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 所,劳教所出价2万元并盖有该所印章的“红头手续”就在祁瑞军的文件夹里。同年洗脑班将女法轮功学员李玉霞、刘秀萍“卖”给了兰州山崖女子劳教所,将罗永 德、包剑锋“卖”给平安台劳教所。 2008年,又将女法轮功学员吴胜和“卖”给了山崖劳教所。

“兰州市法制培训学校”成立以来,最少也向劳教所“贩卖”了20名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24/186485.html

2008-07-29: 兰州市大法弟子赵婷一家被迫害的经历
我叫赵婷,是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临夏路街道办事处的干部,我丈夫叫王玉清,今年四十五岁,是兰州市西北师大实验中学(原兰州市第四十五中学)体育教师。我们家住兰州市安宁区邱家湾三十五号一零一室。自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我们家再没过上几天安宁的日子。

我丈夫一九八七年得了乙肝,经多方治疗效果不佳,九二年病情不断加重,九四年转为局部肝硬化,每年几乎都有一半的时间躺在医院里,九四年七月因阑尾穿孔动了一次手术,九五年五月因肛瘘动了四次手术,病痛折磨的丈夫生不如死,我因照顾丈夫和年幼的孩子不能上班,沉重的经济负担压得我们一家喘不过气来,我几次都动了轻生的念头。

就在一家人在绝望中苦熬时,在朋友的帮助下,九六年三月丈夫有幸喜得大法,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大法之路,看着丈夫修炼后一天天的变化,我好像又看到了希望。一年后,丈夫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飞,又从新走上了工作岗位,从此丈夫兢兢业业的工作,业馀时间校园的花坛像似承包给了他,篮球场坏了丈夫主动去修好。丈夫一改过去的暴脾气,待人也和善了,在家尽量多做家务,腾出时间让我上夜大,一家过上了其乐融融的幸福生活。

可是好景不长,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邪党流氓集团发起了对法轮功的栽赃陷害,残酷镇压。丈夫想不通,这么好的功法却被这样诬陷、攻击,丈夫七月二十日、二十一日两次去省政府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七月二十二日我们家被强行抄了,而后就是公安、派出所、街道、单位不断的骚扰。八月三日因丈夫拒绝写所谓的保证而被再次非法抄家。

九九年十月一日丈夫因去庆阳西峰市看望同学被西峰公安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周,其间遭犯人体罚、殴打,后由原四十五中学校长张其纲和十里店派出所民警牛为民带回,所花费用五千多元均从丈夫工资中扣除,并送兰州市安宁区元台子派出所拘留了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丈夫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在兰州驻京办,后由牛为民和张其纲一行五人从北京接回,所花费用七千多元均从丈夫的工资中扣除,我们家也因此被再次非法查抄。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六日,十里店派出所邓教导员带领二十多人又一次非法抄家,当我向他们索要搜查证并警告他们是知法犯法时,邓教导员居然破口大骂:“老子包里有的是,要几张随便给你开。”随后把丈夫绑架到十里店派出所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忍无可忍的我带着给江泽民的一封信,和丈夫、孩子一起進京上访,我们还没到信访办就被非法抓捕,我和九岁的儿子被关在房山区看守所,在那里恶警们连一个九岁的孩子都不放过,劈头盖脸的毒打,我的心碎了,也明白了谁好谁坏,我从那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的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美好,看到了中华民族的希望,从此我坚定的走上了修炼之路。从北京回来后我被非法关入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丈夫再次被十里店恶警牛为民绑架送平安台劳教所劳教,这次却没有得逞,后被送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们全家再次踏上了進京上访的路,但在途中被安宁分局政保科恶警陈志刚等劫持回来,我被安宁分局拘留十五天,后因绝食抗议这种无理的迫害,七天后放回。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六日,我在单位上班时被绑架到城关区桃树坪拘留所迫害近半年,于六月四日重获自由。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日,我再次遭到城关区政法委书记董建民和临夏路街道书记芦福全、综治办主任张三杰(原临夏路派出所副所长)的绑架,准备送往兰州市臭名昭著的龚家湾洗脑班迫害,结果没有得逞,我被逼走脱,从此我过上了有家不能回,生活无着落的流浪生活。

二零零二年九月,安宁区政法委和市公安局再次将丈夫绑架到龚家湾洗脑班迫害,期间洗脑班书记祁瑞军、主任罗玉成等对丈夫進行了残酷的迫害,背铐一星期左右,逼丈夫交出我,在迫害十五个月后才获自由,期间十一岁的孩子孤苦伶仃、食不果腹,每夜都在惊恐中度过,小小年纪就经历了骨肉分离的悲伤。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七日上午,市公安局以保奥运为名,绑架了正在单位上班的丈夫,同时破门而入绑架了正在家休息的儿子王浩蔚和同在一栋楼上住的不修炼的丈夫的妹妹,并对两家進行了查抄,抢走现金九千多元、计算机、打印机和大法书籍等物品,后将不修炼的儿子和小姑放回。丈夫被绑架后没人通知家属,直到六月二十四日家人才打听到丈夫的下落。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9/183026.html

2008-06-19: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清及家人被恶警绑架
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王玉清,于2007年6月17日上午被兰州市恶警强行从家中绑架,同时其子、妹妹也受株连在其家中被带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9/180546.html

2003-07-15: 兰州市龚家湾洗脑班为了达到所谓“转化”大法弟子的目的,除了让单位派人外,还雇用了大量的陪教人员,对大法弟子实行一对一或二对一,住单间逐个迫害。名单如下,前面为大法弟子,后面括号内为陪教人员:王玉清(张学旺)。

2002-12-10: 兰州大法弟子王玉清、赵婷夫妇因不放弃法轮大法,屡遭迫害。多次被非法关押抄家。妻子赵婷于2001年12月3日在本单位上班时遭绑架,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走脱,四处漂泊至今。王玉清于2002年9月28日被绑架至龚家湾洗脑班。家中只剩一12岁的孩子,生活无人照料,其境甚惨。一个美满幸福之家被活活拆散。

兰州 安宁区联系资料(区号: 931)

2020-03-01: 牟进年 男 1965/2/ 8 13619366529 安宁区委政法委
芦发敏 男 1970/7/21 13919490037 安宁区委政法委
刘继英 女 1972/6/26 13900010004 安宁区委政法委
金思遐 男 1973/9/29 13893131998 安宁区委政法委
陈涛 男 1975/6/12 13809311095 安宁区委政法委
武志刚 男 1975/8/15 18109422156 安宁区委政法委
廖莎莎 女 1981/7/30 15293166420 安宁区委政法委
陈光虎 男 1981/10/13 13909480497 安宁区委政法委
王斌 男 1981/12/17 13519640504 安宁区委政法委
刘祎 男 1982/2/16 13519645119 安宁区委政法委
杨景瑞 女 1982/9/13 18909467606 安宁区委政法委
李延福 男 1984/7/16 13919265269 安宁区委政法委
宋开元 男 1984/11/1 13088723268 安宁区委政法委
付冠男 女 1985/3 /8 13893640836 安宁区委政法委
李永刚 男 1986/ 5/3 13369499700 安宁区委政法委
柴欢 女 1987/12/16 13893436868 安宁区委政法委
贺勇 男 1962/11/3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刘家堡派出所
汉桂玲 女 1963/4/26 13399315928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刘家堡派出所
袁赟 男 1964/ 8/1 13399311472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刘家堡派出所
高书童 女 1966/12/20 13399315921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刘家堡派出所
李晨光 男 1967/7/29 13399315881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刘家堡派出所
吴让鑫 男 1972/8/27 13399315915 兰州市公安局安宁分局刘家堡派出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