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云南 >> 昆明 西山区(海口镇等) >> 张良(张亮), 男, 6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5-18: 云南昆明市张良老人租房遭警察断水电、煤气 强行退租
今年68岁的张良老人,是昆明钢铁公司八街矿退休工人,曾被两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共陷冤狱十年。张良老人前期被迫害经历详见【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昆明张良自述遭十年冤狱迫害经历》。长期的迫害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因此在外租房。今年1月1日,张良老人在昆明市锦秀苑租了一套70多平米的单元房,已经交付了一年的租金,中介费也已交清。在家人共同打理下,家总算安顿好。

谁知就在1月中旬,黑林铺派出所的两个警察到家里来说:“(派出)所领导转告必须搬离这里,你们的房子在高新区(高新区的房子,老人的女儿一家在住)。”张良老人当时没有答应他们这种无理要求。结果第二天,在没有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家里的水、电、煤气被强行断开。张良老人立即到小区物管询问,物管答复说是黑林铺派出所叫他们断的,他们也表示没有办法。

之后,张良老人和他的老伴无论走到哪里都被一个黑林铺派出所警察跟踪,给老伴造成极大的心理恐惧。因家中无水电、煤气,无法生活,张良老人老俩口不得不搬到高新区的女儿家里。但是回去后,女儿、女婿又不断的接到电话骚扰,给女儿、女婿一家又造成了影响。

黑林铺派出所:0871-65392536
高新区派出所:0871-68256110
辖区警察高某某:1351870894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5/18/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406496.html

2019-10-21: 云南省有41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绑架
10、昆明王汇真、张良等六名法轮功学员学法时被绑架

2019年9月25日下午王汇真、张良等6名法轮功学员在王汇真家学法时被西山区东陆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4名70岁以上的学员,作了笔录当晚被释放,由警察分别送回家,到家时进行了拍照。王汇真和张良进行体检,王汇真因为肚子大(严重腹水),张良由于测血压高,在第二日凌晨被释放,有两名便衣警察坐在家中看守。

张良,男,66岁,昆明钢铁公司八街矿病退职工。曾经于2005年9月被劳教3年;2009年1月被绑架劳教2年;2011年被绑架判刑3年。1015年被判刑3年,共计被关押11年。在劳教所和监狱关押期间多次遭酷刑折磨。详见《明慧网》“昆明张良自述遭十年冤狱迫害经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0/21/云南省有41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骚扰、绑架-394848.html

2018-05-04:昆明张良自述遭十年冤狱迫害经历
昆明市65岁的张良老人2018年2月4日结束三年冤狱,走出云南省第一监狱,与久别的亲人团聚。

自1999年7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张良共经历十年冤狱,两次非法劳教,两次非法判刑。以下是他自述十年冤狱经历:

我叫张良,男,今年65岁,是昆明钢铁公司八街矿工人,50多岁因单位效益不好就退养了,之后退了休,家住鑫苑小区。

修炼大法显神奇

1999年7月前,我的妻子经人介绍修炼法轮功。一次我们一起出去玩,她吃完饭之后去洗澡,然后就突然又拉又吐,跑了好几次厕所。我劝她吃药,她说不吃药,炼炼功就好了。结果晚上去炼了功,回来后真的就没再跑厕所了。当时我就觉的这功(法轮功)太神奇了,不用打针吃药,只是炼下功就都好了,对法轮功充满了好奇。

后来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虽然谎言铺天盖地的,但是我也不相信,我觉的我妻子修炼了法轮功好,这是实实在在看的见的,管你电视上怎么说,这个才实惠。我就自己看妻子的《转法轮》,同时按照教功录像带自学五套功法。学法炼功后,我身体最明显的就是我几十年严重的痔疮,内外混合痔痊愈了!我曾经做过冷冻治疗,无效,我又去做了四次激光治疗,也没好,什么痔疮栓以及其它各种药,我都用过,但都无济于事。因为痔疮,还有结肠炎,酸辣苦甜咸都戒了,只能吃最清淡的,稍微一刺激,就便血,痔疮发作起来,便血二十多天才好。因为长期便血,营养不良,我身体非常瘦弱,头昏脑胀,没有力气,走路走几步就腿酸,走不动。睡眠不好,长期做噩梦,所以精神不好,去医院检查说是脑供血不足,每个礼拜开的药费都是七八百。还经常感冒,鼻窦炎,耳鸣也很严重,一感冒就要输液。还有结肠炎,去医院拍片子,百分之八十的肠子都有炎症,医生说这个病治不好,只能在饮食上控制,所以我只能吃最清淡的。那时,经常输液使我的手背都扎不进去针了。

修炼了法轮功后,我不再做恶梦了,睡眠也就好了,人就精神起来了,随着身体的其它病好起来,我整个人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我从拿起《转法轮》这本书来看的第一天,就断了药,从那开始后到现在近二十年了,我再没吃过药,法轮大法给了我最好的身体和精神。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三年

2005年9月27日,我在西山区政府门口的碧鸡广场给四个小伙子讲真相,结果被诬告,梁源派出所的警察把我绑架到梁源派出所,抓我的时候是晚上的十一点过十分,把我就放在派出所门卫那里,一个多小时后,西山区610一个姓张的来提讯我,之后西山区国保大队的邱学彦也来了。

第二天一早,梁源派出所的警察和610这个姓张的带着我到我家里(鑫苑小区)非法抄家。他们翻了下柜子,也没找出什么,就把我送到西山区看守所了。我在看守所的时候,姓张的这个人又带了一群警察去我家抄家,这次抄走了《转法轮》、师父的讲法及经文,炼功碟片、师父在广州讲法的磁带,没有开过搜查物品清单。

在看守所呆了两个月,每天叫我们拣豆,拣不完每天加班加点的拣,拣的都是花豆居多,有时还有白云豆。每个人每天要拣三、四麻袋的豆,每袋大约有七、八十公斤,每个人每天要拣两百多到三百公斤。我因为在看守所炼功被浇过冷水,还被殴打过。

两个月后我被送到了昆明禄丰县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四大队,非法劳教我两年。我在劳教所七八个月时,有一次炼功,被我的包夹,一个19岁的小伙子一脚跺在我的胸脯上,当时就把我的锁骨给跺断了,我感觉很疼,也肿起来了,可我想自己是修炼大法的,不会有事,也没有报告狱警,也没有去看医生,到现在十多年了,我的胸脯明显鼓起一块,但是却不疼。

在劳教所一年多的时候,冬天非常冷,有一次在一个废弃的打谷场上,大家都在编竹篾的围栏,我在炼功,一个警察还有一个包夹,两个人想把我抬起来丢到旁边的一个水池里,可是那个警察个子小,抬不动我,倒把自己的手磕在水池边,手背磕破了,却嫁祸给我,说是我袭警,以此对我加期了一个月。

在劳教所快两年的时候,有一次我在玉米地里炼功,一个警察冲过来问我炼什么功?一掌把我推下去,我就掉到一米五深的一个地沟里,当场就把左脚的中指给撇断了,脚背肿的很高。第二天四大队的副大队长张开顺带我到劳教所医院检查,拍了片,证明中指断了,要上夹板,拄拐杖。后来我家人来劳教所看了我以后,在家属强烈要求下,劳教所又送我到武定县医院骨科去看,证实了在劳教所医院拍的片子属实,医生要求我必须上夹板,否则不能穿鞋。但是我坚持不上夹板,我相信大法。后来也就没给我上。我的脚也慢慢痊愈了。

2007年10月24日我被加期了一个月后回家。 回家后没多久把家里的房子出租了,我和妻子就搬到了小姨妹家(妻子的妹妹,白马小区)去住。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

2009年1月1日中午,我到昆明市西山区春雨路发真相光碟、小册子,被人举报并绑架到马街派出所。当天下午西山区国保大队的邱学彦以及马街派出所的警察带着我到中午抓我的地方“指认现场”,给我戴着手铐,围观群众很多,我就高呼“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邱学彦就叫保安用封口胶把我嘴封住带回马街派出所。后来又带着我到我们住的小姨妹家里抄家,体检后当晚又把我送到西山区看守所。在派出所的一整天,水也不给喝,饭也没给吃一口。

这次我在看守所呆了近八个月,每天做灯泡,就是像圣诞节挂在树上的那种彩灯,各种款式的,各种颜色,非常伤手也伤眼睛。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了就没有给我分派任务,但是我也主动帮助大伙一起做。

八个多月后我又被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半年的时候,我单位所在地区安宁县政法委、公安局、610,还有昆明钢铁总公司以及我在的八街矿保卫科一起到劳教所来“转化”,整整一个礼拜,每天轮番的找我谈话,给我看污蔑大法的光碟,从早到晚。晚上,劳教所警戒科副科长石怀林还来守着我,不给我喝水,不给我上厕所,到晚上睡觉时间才让我回去睡觉。但是我依然坚持不转化,这伙人说我要是不转化,就扣我退休工资,我说:“我修大法做好人,又没有杀人放火,我不转化!”我心里想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从他们来转化我,我不配合,那个月就开始扣我退休工资,一直到我劳教回家后拿着释放证到昆钢总公司报到,才恢复我的退休金,但是被无故扣除的近一年的退休工资却没有补发。

这次我也被加期迫害了15天,说是我越过警戒线,影响监管秩序。事实是有一天早上,我肚子痛,从早上六点一直报告警察上厕所,到九点都无人理会,我当时被关在值班室,值班室在两条警戒线的中间,要上厕所必须要越过警戒线。我实在忍不住了,就自己越过警戒线到了厕所,边走边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到了厕所,还正在上厕所,就被追来的包夹拖起来。后来就此事,队长来找我谈说只要我认个错,就不处分我。我不认错,我说:“只要你们像这样对我,我还会这么做的!”因此被加期15天。刚好又碰到星期六、星期天,劳教所称双休日无人上班,又多关了我两天。到于2011年1月17日才放我回家。

第三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1年6月2日我在昆明市东陆桥附近大观酒店门口和一个小伙子讲真相,没想到这小伙子骗我,他说他也是炼法轮功的,被关了三年,才放出来,他现在没有书,要找书。我一听,根本就没有怀疑他,就骑着单车回到我住的白马小区家里拿了一本《转法轮》和师父教功带给他,刚把书递给他,周围就围上来四五个警察和保安,把我抓了。这时我才知道,这个小伙子是个骗子。

他们把我劫持到大观派出所,要我滚手印,可是派出所没有印泥,又把我带到棕树营派出所,结果也没有印泥,又给我送到梁源派出所。我连路高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当天,梁源派出所正巧铐了好些人在派出所院子里,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我大声喊,他们都听见了。深夜里警察逼迫我按手印,我一直在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后来被带到西山区医院体检,检查结果是高血压,但还是被强行送到西山区看守所,整个过程都是西山区国保大队的邱学彦负责,邱学彦在派出所还叫嚣说谁抓到的张良,就给他500元钱奖励!当天深夜我又被送到西山区看守所。当天也去抄了我小姨妹的家,其实从我第二次劳教时抄了小姨妹家后,我从劳教所回来就和妻子在外租房子住,没有再住小姨妹家了,可是这群人还是抄她家。

在看守所依然是做灯泡,我也没有产量,帮助其他人做。2012年过完年几个月后,西山区法院非法对我开庭,没有通知家属,属于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三年,我不服,也不签字,西山区法院说不签字接受就是代表上诉,就将对我的判决和卷宗移交到昆明市中级法院,但是,中院的裁定还是维持冤判。

2012年8月2日我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第三监区。在监狱,我曾前后四次被呈一字型或者是双手倒扣在背后吊在监室的床沿上,监室是高低铁床,或者是窗户的铁栏杆上。主管我的警察叫谭云峰。

第一次是我才进去监狱的时候,我被查出来有高血压,按照监狱的规定,高血压是不能够睡上床的,但是监区的民管主任(也是里面的劳改犯)周进东非要让我睡上床,我跟警察说,警察也让我就找这个民管主任。可是这个周进东就是非要让我睡上床。我就在监室里炼功,包夹就去告警察,警察就来,让我不要炼功了,我说睡觉这个问题不给我解决,我就继续炼。这个警察就把我带到隔离室里,给我吊铐在两张床之间,双手伸直,脚上还给我拴着脚镣,在两脚间的链子上还栓了六个铁球,每个铁球大概一公斤重。

这次吊了我二十天,早上七点半到晚上十点钟,中午饭和晚饭放下来吃了饭又吊上,解小便给一个桶,解完了自己拿去倒。这还是我自己申请的,因为我的双腿实在是迈不开了,被那六个铁球拖的我步履维艰。我被吊的这二十天,不给洗脸洗脚洗头,刷牙也不给。晚上睡觉,把我的一只手铐在床头的铁栏杆上,只有一只手能动,脚镣连着那六个铁球都不给取掉,就那样戴着睡觉。活生生把我的手腕和脚腕、小腿磨破、磨肿。

第二次是我在排队的时候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就又把我带到隔离室里,吊铐在窗户上的铁栏杆上,这次把我整个人吊起来,只有脚尖着地。其它的待遇都和第一次一样,可是这样的脚尖着地,长期吊铐,实在是太痛苦了,我觉的自己离死已经不远了。第三天晚上吃晚饭时,他们将我放下来,我在万分痛苦的情况下,自己用戴着的手铐狠狠打自己的头,把头都打破了,流了好多血,还缝了六针。这样以后,就不吊铐我了,但是给我安排了4个包夹,成天谩骂攻击我,连我祖宗八代都骂过来了。这次在隔离室呆了快一个月。

第三次也是在我们排队时我又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把我又弄到隔离室,呈大字型吊铐在两张铁床之间,脚上戴着脚镣,前后二十五天。

第四次也是因为我在排队的时候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这次在我住的监室里面又围了一小间房,犯人戏称是“套房”,里面可以摆两张床,吃喝拉撒都在里面,靠近墙都围了一圈铁栏杆,我就被双手扭到身后,吊铐在铁栏杆上,可是这样太难受了,实在是受不了,一天后,又给我换成两手伸直呈一字型吊铐在栏杆上。这次也是二十五天。

二十五天后,我就被强迫干活,做手工,干花骨朵,我的产量是其他犯人的两倍,其他犯人每天做800个干花骨朵,我要做1600个,另外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也是一样的,我每天晚上十点多能做完,而那位法轮功学员要做到夜里一两点钟。就这样,我一直干活到我2014年6月2日出狱回家。

第四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2015年2月5日早上我在昆明市高新区鼎易天城附近发真相小册子,发给了一个警察,他当时一把就抓住了我。随即打电话110,高新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后就把我绑架到高新派出所。西山区610的人来了后,给我带到大观派出所,在那里给我固定在铁椅子上,一整天不给饭吃、也不给水喝。这次还是跑到我小姨妹家去抄她家,也没抄出来个什么,却把人家家翻的乱七八糟,让小姨妹很伤心。

夜里三点多钟给我送到云南省第三人民医院体检,体检后又给送到西山区看守所。这次在看守所呆了半年,也是做灯泡。2015年5月下旬西山区法院对我开了个简易庭,也没有通知家属,秘密开的庭,我一直在法庭上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基于前一次西山区法院的法官给我送判决时我不但不签字,还把判决撕了丢回给他们,这次没有把判决给我本人。我被非法冤判三年。2015年8月26日被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十监区。

第二天27日,监区的副大队长,姓宋,说我有高血压,叫我去量一下血压,然后吃药。我不去,我说自己没病,他就拿起点名册,硬纸壳的封面,连续扇了我二三十个耳光,他越扇我,我就越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他扇了我这些耳光后,我去量血压,一量,就是210的高压,心跳每分钟105次。还专门给我安排睡一张烂的床,薄的铁皮床,已经被睡的铁皮断裂,一睡上去,就整个往下陷。这个床我几乎睡了两年,一直到我们换了新的住宿楼。

我在十监区两年半的时间,因为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被以姓宋的这个副队长为首,以及其他警察拿着这个点名册,都是硬壳的封面,扇耳光扇了十一次,每次都是左边、右边的扇,最少一边扇五个耳光。

2017年9月份,十监区组织犯人吃完晚饭去操场上踏正步,操练,我又喊“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被巡逻的特警两个给我戴起手铐送到禁闭室关起来,脚上戴上脚镣,坐在地上,两只手分别铐在地上的铁环上,解小首都只有跪在地上,每天都给我送到监狱医院体检,一量,血压又是210,体检完还是给送回禁闭室,看我血压高,叫医生来禁闭室给我吃药。这次关了九天。

从禁闭室出来还不到一个星期,还是每天晚上去操场操练,有一天晚上监狱的李副政委来检查,他是监狱最大的领导,我就又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李副政委旁边的两个警察就拿一根钢绳来勒我的脖子,两人一人拉一边,一勒我,我就喊不出来了,他们一松开,我又喊。最后警察给我拽到办公室,一人踹一边,把我踢跪在地上,脑门就砸在地上,当时就把左边眉毛砸破了,鲜血直流,最后还送到医院缝了两针。

当时鲜血直流,警察都没有管我,警察还往我脸上喷“辣椒水”,眼睛辣的都睁不开,嗓子也一直咳嗽,什么也喊不出来。后来警察看我眉毛那里一直流血,给我送到医院,缝了两针。又给我拖回禁闭室关起来。这次没有铐我了,就让我坐在里面,晚上发一床棉絮,关了一个月零两天。期间我申请刮胡子,理发,因为我的胡子都长很长了,就给我放出来了一下,让我洗了个冷水澡,刮胡子、理发。就在监室里睡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在车间干活,我在补衣服,李副政委又来了。我本来眼睛不太好,都没有看见是他,结果他大老远就喊:“张良在哪里?张良在哪里?”我一听是他叫,我又高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他就叫嚣:“把他抓起来!”

结果来了几个特警就把我带到严管队,严管队就是每天都强迫出去操练,从早到晚,比如叫绕着操场跑个十几二十圈。可是看我年龄大了,怕我这老头跑步或操练出什么问题,就让我走走,或者站在一边闲着。每天点名,我就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就这样五次,我被喷了五次的“辣椒水”,喷到脸上,眼睛又辣,眼泪也流,鼻涕也不停流,又咳嗽,特别难受。其他任何一个犯人,喷一次辣椒水就跪地求饶,我这六十多硬是没低头。五次以后,点名再也不点我的名了。

就这样,我在严管队一直呆到今年2月4日回家。

中共迫害法轮功快有二十年了,我在劳教所、监狱呆了十年。可是当你问我后不后悔,我却可以毫不含糊的回答:“从来没有后悔过!”我的坚持是法轮大法给了我力量,给了我勇气,给了我正义与良心。我相信,自古邪不胜正,所有迫害者及参与迫害的人员都将毫厘不差的偿还其对法轮大法修炼者所做的一切。随着诉江案风起云涌,我用我个人真实的迫害经历指证这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人权恶棍,并奉劝所有还在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人们快快醒来,迷途知返,否则,当神与人间的法律审判你的时候,你将无处可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4/昆明张良自述遭十年冤狱迫害经历-364934.html

2018-03-01: 云南省第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
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利用“610”组织残酷迫害法轮功。现就云南省第一监狱(昆明市盘龙区王家桥光明路)的情况讲述如下:

通常被送入监狱的服刑人员,要先入一监区集训队,学习狱规、三大步伐操练、劳动等,三个月满合格后分下其它监区劳役。而法轮功学员则是直接分到各个监区,单独进行隔离禁闭,以强制学员放弃信仰为目的的,采用的手段是:辱骂、殴打、体罚、虐待、戴刑具,以铐吊为主。这套酷刑是省“610”直接插手,由监狱教育科负责实施。监狱警察直接授意重刑犯人在隔离禁闭室惨无人道的实施迫害。

这里具体说一下从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五年三监区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通常被送入监狱的服刑人员,要先入一监区集训队,学习狱规、三大步伐操练、劳动等,三个月满合格后分下其它监区劳役。而法轮功学员则是直接分到各个监区,单独进行隔离禁闭,以强制学员放弃信仰为目的的,采用的手段是:辱骂、殴打、体罚、虐待、戴刑具,以铐吊为主。这套酷刑是省“610”直接插手,由监狱教育科负责实施。监狱警察直接授意重刑犯人在隔离禁闭室惨无人道的实施迫害。

这里具体说一下从二零一零年至二零一五年三监区的几名法轮功学员的情况:

张良:昆钢龙山矿退休工人。二零一二年入狱,冤狱刑期三年。隔离集训三个月,被辱骂、上手铐脚镣、殴打等,身体承受不住折磨后违心写下了放弃信仰的保证书。解除禁闭后,二零一四年,经过思考,他重新声明要坚定信仰,否定对邪恶的一切保证,因此被警察授意四名包夹将他吊在用于关押有暴力伤害行为罪犯的铁笼子里,将他用两副手铐双手反吊,脚跟离地,每天早八点到晚上十点;晚上十点到第二天早上八点,则是用手铐和脚镣把人固定在铁床上,连续三天,直到他小便失禁、神志模糊。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3/1/云南省第一监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情况-362362.html

2015-02-18: 昆明市张良现被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补充
云南省昆明法轮功学员张良,男,61岁。2015年2月5日,在昆明市大观楼附近讲法轮功真相时,被大观派出所绑架,说是非法拘留15天。现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这是张良第四次被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8/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4942.html

2015-02-16: 昆明市法轮功学员张良现被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云南省昆明法轮功学员张良,男,61岁。2015年2月5日,在昆明市大观楼附近讲真相救度众生时,被大观派出所绑架,说是非法拘留15天。现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这是张良第四次被绑架。请了解更多事实的人士提供更多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6/二零一五年二月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04702.html#15215233733-1

2015-02-15: 我在云南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迫害
我叫张良,男,昆明人。我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从云南省第一监狱出来。现把我被两次劳教、一次判刑所遭受的迫害写出来。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七日夜晚,我在昆明市西山区广场与人讲法轮功真相,被绑架到梁原派出所;我与警官讲法轮大法好,又被送到西山看守所,在看守所的二十多天里,我继续和警官以及其他在押人员讲真相,讲法轮大法好。

后来姓张的经办人员宣布劳教我两年,送到楚雄第二劳教所四大队。队长叫张开顺,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警察叫赖新间,他指使包夹多次打骂我。一次,下大雪,我炼功,他们用冰冷的水浇在我身上,将我打倒,还跳到我胸上踩,踩断了我胸肋锁骨。另一次到农田挖草我在田埂上炼功,恶警邓某某对我大骂脏话,还把我推下一米五的深沟,当时我的左脚二拇指断裂。我被加期三十三天后,于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四日回家。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我到昆明市马街发真相资料,又被绑架到马街派出所。在现场录像时,当时围观群众很多,我就高呼“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恶警邱某某就叫保安用封口胶把我嘴封住带回派出所。

一个月后我被判劳教两年,送到楚雄二所大平坝二队,主管警官是张开顺、赖新间。因我炼功,对那里的警官和服刑人员讲真相,他们就指使陈科长、石怀林把我关小号,戴上脚镣、手铐吊挂20天,不准喝水上厕所,不准炼功,发现我炼功就打骂。每天点名集合三次时,我就呼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他们十多人围打我。这次我被加期十七天,于二零一一年元月十七日出狱。

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云南省第一监狱遭迫害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日我在街上和一个人讲真相,他说要修炼法轮功,我就拿出一本《转法轮》 、一本《明慧周刊》和炼功光碟给他,这时被他抓住,才知道他是便衣。这次我被带到棕树营派出所,深夜里警察逼迫我按手印,我一直在喊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后来被带到西山区医院体验,检查结果是高血压,邱某某就把我送到西山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我还是对警察以及在押人员讲真相,到二零一二年开庭,我在法庭上也给法官讲真相,我说宪法没有写不准炼法轮功,他们不听。我大声说:天灭共产党、三退保平安。

后来法警把我带出法庭,判处三年有期徒刑,于二零一二年八月二日送云南省第一监狱第三监区。主管监区长和谭云峰指示狱霸江祖全、周进东几人,不分白天黑夜打骂折磨我。监狱强迫参加劳动,定额比其他人高百分之五十。我一讲真相就被关小号,不给洗脸漱口,要定时上厕所、定时喝水,不能跟他人讲话,戴着脚镣手铐排一字形吊起25天;一次还把我独吊手铐、脚镣单吊一个星期。平时经常不让睡觉,随时打骂。我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二日出狱。

我的亲身经历证实,中共邪党是残害人民的,人神共怒的,人们应尽快远离;请相信大法是救人的,能给人带来美好!望世人快明真相,三退保平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2/15/我在云南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迫害-303356.html

2010-12-02: 云南第二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
四、昆钢退休工人张亮被迫害事实

张亮:男,五十七岁,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八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在劳教所里遭受残酷迫害,大冬天张亮炼功被“包夹”从头到脚浇冷水;胸口被警察踩踏,导致胸骨突出、脚趾骨折、颈椎被打伤。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下午四点多,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建材市场发真相资料,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一名姓邱的便衣绑架到西山区马街派出所,并被用手铐反手吊铐在铁门上。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在家属找到邱学彦警察强烈要求下才打开手铐,当时张亮的双手及手腕已肿得很严重。张亮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云南第二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233175.html

2010-04-19: 昆明西山区“六一零”、警察迫害法轮功学员案例
(明慧通讯员云南报道)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类似盖世太保的组织)、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国保大队,自1999年 “720”以来跟随江氏集团积极充当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打手,绑架、骚扰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将数十名法轮功学员非法送劳教和判刑。

现将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警察近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披露于下。

今年以来昆明市西山区“六一零”、公安国保大队继续为江氏集团承担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替死鬼,绑架了多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郭玲娜现仍被关押在看守所; 4月12日上午11点左右,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又非法从家中绑架了杨龚秀、吴其芬、王树兰、圆圆(音)(曲靖法轮功学员)4位法轮功学员,并抄家抢劫。从吴奇芬家抢走《转法轮》一本、电脑及显示器、音响等全套设备及桌面MP3播放器一个、MP4一个、MP3及数千人民币等。参与抢劫的恶警不敢告诉姓名,只亮了一下搜查证,不等家属看清就急忙收起,当其女儿说要上网让大家来评评理时,一便衣恶警马上威胁到:走着瞧!

杨苏红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后放回家,于2005年端午节的下午含冤去世

1. 法轮功学员杨苏红,女,24岁,是一个身高仅有1.2米、体重23公斤的肢体残疾人,家住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办事处积善社区。杨苏红从小命运坎坷,8岁开始就病魔缠身,先后患上 “结核性腹膜炎”、“白血病”等症,父母带着她四处寻医问药,走遍了昆明的大医院,1998年更是雪上加霜,被昆明肿瘤医院确诊为“骨癌晚期”,并说她最多只能再活几个月了。

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杨苏红于1998年2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按照“真、善、忍”的要求修炼自己,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渐渐的她身上的各种病症消失了,她丢掉了10多年的药罐子,摆脱了病魔,重获生活乐趣与生命真义。曾为她诊断过的医生再见到杨苏红时,惊叹道:“想不到你还活着!”

1999年7月20日后,杨苏红坚持信仰、坚持真理,多次遭到西山区“610”、国安大队邪恶之徒的非法抄家、审讯、关押等等骚扰。2004年11月30日,杨苏红被昆明市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欺骗绑架至大板桥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半年的时间内,杨苏红被迫参加与正常人一样的超强的体力劳动,不允许她学法、炼功,她被折磨得皮包骨头,奄奄一息,于2005年5月被送回家,仅一个多月的时间,杨苏红即于端午节的下午含冤去世。(参与迫害杨苏红致死的责任单位:西山区“610”、国保大队、春苑派出所、梁源派出所、云南省大板桥女子劳教所)

2.杨小明,女,35岁,是昆明医学院后勤服务发展中心物业管理科职工,于2001年12月29日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恶警非法抓捕,抄家后送五华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然后被非法送云南省女子劳教所劳教两年。

2000 年1月7日由于杨小明坚持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怀孕不到6个月,在西山区和昆明医学院610办公室以开除党籍、下岗向其丈夫施压,胁迫杨小明做了人工流产手术。(参与迫害单位及责任人: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昆明医学院610办公室:黄群忠、昆明医学院总务科:秦德勇)

3.罗泰友,男,云南省门窗工程公司退休职工。1999年7.20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后,罗泰友因不放弃修炼,曾经被昆明关上公安分局以“扰乱社会秩序”为由,绑架到关上看守所关押。因罗泰友绝食五天后,公安怕出事,才将他放回家。2000年6月25日,罗泰友在昆明市西山森林公园讲真相时被公安非法绑架到马村派出所关了一天,26日放回家,27日被官渡公安分局将他送到了昆明市第一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零三天。回到家一个月零一天后,马村派出所又将他非法送云南省第二劳教所劳教三年。2009年2月12日下午,罗泰友在昆明市西山区螺蛳湾批发市场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当晚被西山区国保大队非法抄家,罗泰友的老伴被来抄家的警察吓的神志不清,现在屎尿都要人伺候。之后罗泰友被非法秘密判刑五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参与迫害单位及责任人:昆明市西山公安国保大队、官渡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马村派出所、云南省门窗工程公司人保组古海珍)

4.郭玲娜,女,48岁,家住昆明市东寺街102号附96号,系云南国资水泥昆明有限公司职工(2007 年11月28日被非法解除劳动合同)。2007年8月3日下午3点多钟,郭玲娜被昆明市刘家营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8月13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区分局送往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整个过程中,家属未收到任何拘留和劳教通知书。郭玲娜所在单位保卫科人员协助派出所恶警参与了对她的迫害。2008年4月1日又被劳教所非法延期5天(云南省女子劳教所[2008]计延字第3-001号延期决定书),于2009年8月 7日释放。由于郭玲娜丈夫所在单位以工作要挟,导致二人离婚,破坏了一个原本美满的家庭。

2009年12月13日,回家仅四个月的郭玲娜在向世人讲真相时,又再次被昆明市西山区恶警绑架,现仍被关押在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郭玲娜以绝食抗议,身体极度衰弱。为郭玲娜作无罪辩护的律师遭到云南省司法厅的恐吓威胁,也不准家人探视,郭玲娜遭绑架后,还在读书的女儿和两位80多岁的父母无人照顾。

5.凌莉,女,36 岁,家住昆明市西山区后新街52号;王勇,女,42岁,昆明市息山区粤修中学教师;张秀英、女、74岁、昆明市纺织厂退休职工;董桂芬、女、51岁。该四名法轮功学员于2009年4月21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先后绑架。凌莉被非法判刑5年,张秀英、王勇、董桂芬被分别非法判刑5年。

6.李祖英,女,68岁,昆明市政府退休职工。先后四次被绑架,2005年两次发真相资料时被便衣绑架;2007年11月20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再次被绑架,并被非法拘留30天;2009年2月13日下午3点,李祖英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时,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便衣温永翔再次绑架。

李祖英的弟弟李x,2009年3月31日,在昆明市马街发放神韵光碟被马街派出所绑架。

7.张亮,男,1953年出生,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2005年9月28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在劳教所里遭受残酷迫害,大冬天张亮炼功,被包夹犯人从头到脚浇冷水;胸口被警察踩踏,导致胸骨突出、脚趾骨折、颈椎被打伤。2009年1月1日下午4点多,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建材市场发真相资料,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一名姓邱的便衣绑架到西山区马街派出所,并被用手铐反手吊铐在铁门上。直到第二天中午11点,在家属找到姓邱的警察强烈要求下才打开手铐,当时张亮的双手及手腕已肿得很严重。张亮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8.陈小衡,2009年4月21日,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绑架。

以上仅仅是近年西山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案例。在此我们要奉告昆明市西山区“610”、公安分局那些还在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不法人员:现在该是悬崖勒马的时候了,法轮功是什么?法轮功学员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应该很清楚:江泽民被西班牙法院起诉;阿根廷法院对江等数名高官发出逮捕令;美国国会605号决议要求中国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敦促奥巴马会见法轮功学员。善恶有报的天理在衡量着众生,停止迫害,无条件释放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弥补过失才是你们唯一的选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4/19/221800.html

2009-03-02: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张良再次被绑架
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张良今年1月1日再次被绑架并非法劳教两年。

张良,男,1953年出生,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2005年9月28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并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第四大队,到2007年10月23日释放。

在劳教所里遭受残酷迫害,大冬天张良炼功被包夹学员从头到脚浇冷水;胸口被警察踩踏,导致胸骨突出;脚趾被迫害骨折;颈椎被警察打伤。2009年1月1日下午4点多张良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建材市场发资料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一名姓邱的便衣绑架到西山区马街派出所,并被用手铐反手吊铐在铁门上,直到第二天中午11 点,在家属找到姓邱的警察强烈要求下才打开手铐。当时张良的双手及手腕已肿的很严重。1月3日半夜2点多张良被非法送到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到2 月4日由西山区国保大队将张良非法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2/196404.html

2009-02-27: 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张良被绑架劳教
2009年1月1日下午4点多,张良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建材市场发资料,被西山区国保大队一名姓邱的便衣绑架到西山区马街派出所,并被用手铐反手吊铐在铁门上。直到第二天中午11点,在家属找到姓邱的警察强烈要求下才打开手铐。当时张良的双手及手腕已肿得很严重。

1月3日半夜2点多张良被非法送到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到2月4日由西山区国保大队将张良非法送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张良,男,1953年出生,系昆明钢铁总公司龙山矿区病退职工。先后两次被非法劳教。2005年9月28日在昆明市西山区马街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并被非法劳教两年零一个月,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第四大队,到2007年10月23日释放。在劳教所里遭受残酷迫害,大冬天张良炼功被包夹犯人从头到脚浇冷水;胸口被警察踩踏,导致胸骨突出;脚趾被迫害骨折;颈椎被警察打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27/196185.html

2009-01-06: 云南昆明市西山区大法弟子张亮被恶警迫害、非法关押
2008年12月30日,云南昆明市西山区大法弟子张亮在西山区马街建材市场发真相资料时,被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抓走。张亮当众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围观群众很多。

张亮被抓走后被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背铐20多小时,双手肿胀如馒头。现张亮被西山区国保大队恶警非法送昆明市西山区看守所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6/193066.html

2008-02-29: 云南大平坝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部份事实......
另有恶警打手普绍银、宋晓峰殴打法轮功学员李文波,恶警邓成志把法轮功学员胡今朝的左耳打坏。张良右脚骨折,但冬天,恶人仍用冷水浇入他的后衣领内。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2/29/173314.html

2006-03-17: 昆明大法学员张良在五华看守所身体多处被打伤
昆明大法学员张良去年9月下旬外出讲真相,被西山区不法人员绑架,关押在五华看守所,张良多次被打,身体多处受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17/123079.html

昆明 西山区(海口镇等)联系资料(区号: 871)

2020-09-18: 昆明市西山区大观楼派出所
电话:(0871)-65392536 65366110
电话: 0871-65364298
监督电话: 0871-68170088
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
电话号码:0871-8184111 0871-8599999
工作电话:0871-8223810(户政)、8236368(出入境) 投诉电话:0871-8170088(户政)、8236967(出入境) 传真:0871-8178511
电话:0871-68181929
电话:68100496
分局纪检监察室 0871-68184512
西山区副区长、分局党委书记、局长:李克坚
党委副书记、政委:王曙辉
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蒲松
党委委员、副局长:张勇坚
党委委员、副局长: 谢玉昆
党委委员、副局长: 张钧
党委委员、副局长: 田军
党委委员、副局长: 吴韬
党委委员、副局长: 木清
副局长: 高忠宝:
党委委员、副局长: 周烈彪
党委委员、副局长: 刘伟雄
刑侦大队长:陈建军
昆明市西山区检察院
电话:0871-68573508
经办检察官:和检察官、李助理

2020-09-09: 昆明市西山区社会保险局(昆明区号:0871)
地址:昆明市春雨路188号西山区城投商务大厦4楼(西山区政务服务中心)
电话:0871-68046991
西山区社会保险局稽核科 黄晋 0871--68158432

昆明市西山区永兴路社区居委会 电话:0871-66323078
昆明市西山区永兴路社区社会保障服务站 电话:0871-66093589
昆明市西山区永兴路社区文化沟通协会 电话:0871-66323081
昆明市西山区永兴路社区居委会 地址:昆明市永益巷28号

西山区“610”主任董寿荣13888215910办0871-8233483宅0871-68332038

昆明市西山分局局长:罗东
监督电话:13987610139
联系电话:0871-68100100
西山分局辖区派出所:(区号087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