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烟台 芝罘区(中心区) >> 王凤芹, 女, 39

王凤芹
法轮功学员王凤芹

出生时间: 出生于1964年
个人情况: 原海藻公司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珠玑村(原住幸福五村,后住烟强玻璃厂宿舍)
拘留时间: 2003年1月26日晚上
个人近况: 2003年1月27日 迫害致死 (2003-07-14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3-07-14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54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3-12-03: 杀人警察的哀求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晚,山东烟台芝罘区珠玑村法轮功学员王凤芹与两位法轮功学员一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绑架了。恶警把他们劫持到烟台西南河派出所。派出所所长孙茂亮用电棍电、打王凤芹,直打到后半夜两点,王凤芹一句话没说。孙茂亮就又用开水烫王凤芹,从王凤芹的左边头、脸往下倒开水。王凤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把孙茂亮吓的跑了出去,对恶警高岫说:“我不行了,治不了她了。”

恶警高岫用电棍电那个修炼法轮功的老头,用电棍撬开老人的嘴,当时就给撬掉了一颗牙,然后把电棍放到老人的嘴里开始电,还一边电一边说:“叫你咬牙,叫你喊师父。”

二十七日下午四点半,恶警把他们三人劫持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法院二楼。三人绝食反迫害,恶徒们先把王凤芹捆在床上,用一根大约有五、六公分粗,锯成斜边的竹管子撬开王凤芹的嘴,然后就用稀饭灌食,一直到把王凤芹迫害致死。当时那位老人在另一房间,他对王凤芹的死非常清楚。

王凤芹死后,恶警也多次试探老人知不知道内情,并决定杀他灭口,可是都被老人智慧的躲过去了。到了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对老人的非法判决下来了。老人接到非法判决书后,就开始为王凤芹报案。老人为什么选在此时报案,他就不怕恶警报复?因为判决没有下来时,公安还都有机会参与到案件的审理中来。可是一旦法院把判决书发放到当事人手中,公安局的警察就再也插不上手了。

六月二十五当天晚上,恶警高岫找到老人,亲口承认王凤芹的死是迫害致死。他脸色很难看,要求老人保密,哀求说:“我还有两个孩子上学,可怜可怜我吧。”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2/3/杀人警察的哀求-283270.html

2012-03-14: 假心脏病之名 多少罪恶被掩盖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过程中,心脏病,经常出现在那些被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死因鉴定栏中,被当局作为一种普遍的掩盖迫害真相的借口被随意使用,这使多少谋杀的罪恶被“合法”的转化为“正常病死”事件,使多少无辜被害死的好人沉冤难雪!这也成了中共用谎言掩盖其暴政的一个部份。

明慧网报道出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案例中,在搜索“心脏病,被迫害致死”这样的词组后,仅从二零一零年到现在的两年时间里,就发现有二十四个是借口心脏病突发致死的迫害案例。下面的案例,只是在搜索了明慧网一小部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中的七个。

....虐杀后十几天才通知家属的猫腻

王凤芹,山东烟台芝罘区珠玑村村民,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晚,王凤芹与一位修炼法轮功的老头,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因恶人举报,三人被警察绑架到烟台西南河派出所。

晚上七点,派出所所长孙茂亮用电棍电、打王凤芹,直打到后半夜二点,王凤芹一句话没说。孙茂亮就又使用了更毒辣的一招,他开始用开水烫王凤芹,从王凤芹的左边头、脸往下倒开水。王凤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一喊倒把孙茂亮吓的窜了出去。

二十七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把他们劫持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法院二楼的洗脑班内,三人绝食抗议迫害。几个恶人看他们不吃饭,就给灌食,一个叫王桂红的犹大用竹管子用力撬王凤芹的嘴,然后就用稀饭灌食,一直到把王凤芹迫害致死。王凤芹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三十九岁。恶警赶忙把她的尸体拉到烟台市火化厂冰冻起来。

恶徒迫害死王凤芹后,想好对策,十几天后才通知她丈夫来认尸,称死因是心脏病。

家属看到王凤芹的遗体时悲愤难当:她大张着嘴,两臂张开,只穿着内衣,脚未穿鞋。家属想给她换上新买的衣服,可原来的衣服不知是血还是水贴在身上脱不下来,只好将新买的衣服盖在身上。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均为黑紫色,惨不忍睹。当时她丈夫已经认不出面目全非的她,对恶警说,只认识穿的衣服是王凤芹的。恶警一听就恶狠狠地说:不用啰嗦马上火化。而且恶警还逼着她丈夫拿出一千元钱作为火化费用。

恶人将王凤芹迫害致死,本应追究他们的责任。可是没有人披露事实真相,家人到哪里去讨说法?警察将人迫害死了,不但不怕追究责任,没有丝毫的负罪感,竟然还能对死者的丈夫勒索火化费用。世间还有这样的邪恶吗?

以上曝光的这些点点滴滴的案例就足以令人震撼了,中共迫害法轮功所犯下的罪恶实在是罄竹难书,以上所能揭露的也只是冰山一角。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3/14/假心脏病之名-多少罪恶被掩盖-254208.html

2011-06-16: 灭口,在虐杀之后

中共将人虐杀后,很多时候是连知情者都不放过的。特别在对法轮功学员的疯狂摧残中,这种事情更是屡见不鲜。连知情者都被灭了口,所以这样的事情就极难传出来了。不过,也有幸免于难的。那么这些幸存下来的人的亲自揭露,足以印证中共酷刑虐杀法轮功学员的罪恶。

我们根据山东烟台芝罘区珠玑村法轮功学员王凤芹被虐杀之后,警察企图对知情者灭口的案例来审视中共在这方面的罪恶。

酷刑虐杀王凤芹

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六日晚,王凤芹与一位修炼法轮功的老头,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一块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因恶人举报,三人被警察非法绑架到烟台西南河派出所。

晚上七点,派出所所长孙茂亮用电棍电、打王凤芹,直打到后半夜二点,王凤芹一句话没说。孙茂亮就又使用了更毒辣的一招,他开始用开水烫王凤芹,从王凤芹的左边头、脸往下倒开水。王凤芹就大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这一喊倒把孙茂亮吓的蹿了出去。他对恶警高岫说:“我不行了,治不了她了。”

高岫这个恶警正在用电棍电那个修炼法轮功的老头。怎么电的?恶警先把老人的棉衣扒光,又把他绑在铁椅子上。高岫用电棍撬开老人的嘴,当时就给撬掉了一颗牙,然后把电棍放到老人的嘴里开始电,还一边电一边说:“叫你咬牙,叫你喊师父。”

高岫又用电棍前面的钉用力往老头下巴上钻、电,直钻了一个洞。电棍电到人身上冒的烟和警察吸的香烟混在一起,连人都看不清。恶警还不时的从暖瓶里倒热水往老人身上浇。迫害到半夜二点才停手。老人开始昏迷、浑身哆嗦。当时有个小警察吓得边跑边叫:“快点,老头子不行了。”

二十七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恶警把他们劫持到烟台幸福十六村法院二楼的洗脑班内。在门口的时候,王凤芹告诉老人,她脸上脖子上的水泡一个接一个的,是用开水烫的。他们三人被分别关在了三个房间内。

三人被迫害那么长时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们拒绝吃饭以抗议迫害。几个恶人看他们不吃饭,竟然要灌食。其中有一个犹大叫王桂红。什么叫犹大?就是以前也修炼法轮功,可是中共一迫害法轮功,这些人就站到中共的立场上对法轮功进行恶毒攻击的人。

王桂红到关老头的那间小屋里来找灌食的工具。什么工具?就是一根锯成斜边的竹管子,大约有五至六公分粗。王桂红去拿,老人就上去抢,可是没有抢过她。王桂红抢去后就把王凤芹捆在床上,开始用那根竹管子用力撬王凤芹的嘴,然后就用稀饭灌食,一直到把王凤芹迫害致死。

王凤芹被迫害死的时间是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七日下午四点四十分到四点四十五分。外边正刮着大风,飘飞的雪花已经覆盖了地面。老人明知自己的同伴被迫害致死,那种悲痛无以言表,刚刚还在一起说话,只十几分钟的功夫就把人迫害死了,那种悲痛真是到了极点,老人就那么眼望窗外,无泪无声。

王凤芹被迫害致死时年仅三十九岁。恶警赶忙把她的尸体送到烟台市火化厂冰冻起来。十几天后才通知她丈夫来认尸,告诉她丈夫的死亡理由是心脏病死亡。

家属看到王凤芹的遗体时更是悲愤难当:她大张着嘴,两臂张开,只穿着内衣,脚未穿鞋。家属想给她换上新买的衣服,可原来的衣服不知是血还是水贴在身上脱不下来,只好将新买的衣服盖在身上。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均为黑紫色,惨不忍睹。

当时她丈夫已经认不出面目全非的她,对恶警说,只认识穿的衣服是王凤芹的。恶警一听就恶狠狠地说:不用啰嗦马上火化。而且恶警还逼着她丈夫拿出一千元钱作为火化费用。

恶人将王凤芹迫害致死,本应追究他们的责任。可是没有人披露事实真相,家人到哪里去讨说法?警察的迫害手法多高明啊,将人迫害死了,不但不怕追究责任,没有丝毫的负罪感,竟然还能对死者的丈夫勒索火化费用。世间还有这样的邪恶吗?

灭口的企图

王凤芹的遗体是在十几天后火化的。可是关于她死亡真相的封锁,在她的遗体没有火化前就开始了。

二十八日早上,高岫和另两个警察,其中有一个姓于的,一起来到洗脑班。王桂红对他们说:“昨晚上死了一个。”高岫马上说:“三个死二个没事,别都死了,公安局连这点事办不了,还叫什么公安局。”

高岫何许人也?他只不过是烟台芝罘区国保大队的一个警察,看他对害死人的态度真让人不寒而栗!怎么三个死二个都没事?这心肠该有多歹毒!他依仗的是什么呢?看他说得多轻巧:“公安局连这点事办不了,还叫什么公安局。”这就是警察眼中的公安局,在他们的意识里,公安局就是他们杀人的靠山。

二十八日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警察把另两位法轮功学员送到烟台南郊看守所。

到了二月一日,也是农历新年的初一,下午,老人被拉到刑审室。一姓曹的犹大,对老人进行试探性的问话:“你知不知什么事?”老人说:“不知道什么事。”她说:“你真不知道吗?”老人说:“我真不知道什么事。”老人心里非常明白,知道她是想试探他知不知道王凤芹被迫害致死的情况,想连他一起灭口。他就显出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姓曹的告诉老人,说他们准备将他一块打死,她说:“他们把打你的东西都备好了,过了今天晚上明天再说。”也许是她真的良心发现,说这话时还掉下泪来。

老人很沉稳地对她说:“跟王凤芹说,他们已知道了我的一些情况。”老人就写了一张纸条交给她,叫她想办法传给王凤芹。姓曹的女人拿着条子就交给了另一个犹大,这个犹大就拿着送给了高岫他们一伙。这伙人看到条子后,哈哈大笑的声音传了过来。

老人上厕所时,看见那些警察身边有铁棍、铁链等刑具放在一块。老人心里清楚,他们是在准备杀他灭口。

对于警察来说,虽说有上面有对法轮功学员“打死算自杀”的邪恶政策,然而,虐杀一个无辜的好人,终究纸里包不住火,死者的家属如果要投诉怎么办?警察就让姓曹的犹大先骗老人,看看他知不知道王凤芹被迫害致死的事。因为当时王凤芹死时他们三人分别在不同的房间里,也许老头真的不知道。恶警的算计无意中给了老人活命的机会。

老人故意写的一张纸条让恶人们误认为他真的不知道王凤芹的死。他们虽没发现什么破绽,也不想就那么放过老人,就又对他拳打脚踢一阵。还叫两个人看着他,不准动。他们两个小时一换班,不给吃不给喝,持续罚老人站了五十多个小时。最后老人上厕所时,他们跟他一起到厕所,看到他便出的全是血,如打开自来水龙头一样,很吓人的,把跟他的人吓跑了。他这一跑一说,其他几个也跟着偷偷地走了。后来他们就把老人拉回监室。

正月十五前一晚,也就是二月十四日晚上,西南河派出所所长孙茂亮到看守所,公开跟老人要钱,说:“今天晚上把你提出去弄死,也就没心思了。”说完停了一会就走了。

显然孙茂亮放不下的心思就是老人对王凤芹的死知不知情。恶警没有要老人的命,可能还有另一种原因,那就是老人的身体始终很差,血压都高到220,而且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到了五月二十几日,看守所提出把他放了,高岫就来到看守所。高岫到监室看了老人一会说:“你想活着出去,连想都别想,你就死这条心吧!”老人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他又压低声音说:“你这口气不下去,你就别想出去!”

在这些警察看来,老人死在监牢之中,与他们亲自动手灭口,效果是一样的。

报案后的恫吓

零三年六月二十五日上午,对老人的非法判决下来了。老人接到非法判决书后,他就开始为王凤芹报案。

老人为什么选在此时报案,他就不怕恶警的报复?这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判决没有下来时,公安还都有机会参与到案件的审理中来。可是一旦法院把判决书下发到当事人手中,公安局的警察们就插不上手了。

下午一点左右,老人就开始为王凤芹报案,叫公安局、检察院接案。可是被看守所给封了,不准外人知道,只叫公安局长知道。下午两点三十分左右,公安局长来听老人报案后,吓得只会说一句话:“王凤芹的死是有权威的专家给定的。”

“有权威的专家”怎么定的?还不是那个糊弄家人的“心脏病”吗?

老人坚持说王凤芹是在幸福十六村洗脑班被迫害致死的。公安局长无以回答,只会说:“你胡说。”过了一会,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失态,脸色很难看,说了一句“不管”就走了。

公安局长真的想“不管”吗?他怎么管?按理应该对行凶的警察和恶人绳之以法。可是他敢吗?噢,迫害死法轮功学员的警察受到了应有的刑罚,中共的任何一级迫害法轮功的官员都吃不消。他非常清楚这对中共来讲,就是个政治立场问题。管了,他管不起,所以丢下一句“不管”就走了。

六月二十五当天晚上,高岫找到老人,亲口承认王凤芹的死是迫害致死。他脸色很难看,要求老人保密。他说:“我还有两个孩子上学,可怜可怜我吧。”在遭到老人的拒绝后,高岫只得离去。

二十七日上午八点高岫又来找,要求保密,不要再告了。老人再次拒绝。高岫公开吓唬老人说,要不把你带出去到饭店,以请客的名义把你弄死。老人仍然不理会高岫的狡辩。高岫又开始跟老人攀老乡关系。看看确实没什么效果,就求老人好好想想,就走了。

又停了三天,即七月一日高岫和姓于的及另一个警察来看守所找老人,再一次要求保密。老人说:“杀人是要偿命的。”他们说:“这事你就不要管了,有公安局没你的事。”老人说:“不行,不论从哪一点来讲都不行。”姓于的当时说了一句:“真没看出你这样,当时觉得你挺老实,要知道你这样就叫你一块去,要不行,就把你带出去从新来。”

姓于的警察其实也是在吓唬老人。判决书已经发到老人手里了,他们没有任何借口再带老人出去。何况看守所里的其他犯人知道王凤芹被迫害致死的也已经不少了。这时看守所警察喊了一声:“吃饭了。”他们就又一次无奈地离开了。

七月二十七日,检察院的一个人路过监室门口,老人叫住他要求报案,把王凤芹被迫害致死和自己被严重打伤一案和他说了,他做了记录后说带回去研究后再说。

直到八月一日,他又再一次对此事向老人进行详细询问。他当时还说:“检察院连公安局都治不了,还算什么检察院。”可是此后再没有任何音信。

显然检察院的这位工作人员是有正义感的,可是在中共大肆迫害法轮功的背景下,他对法轮功的关注也只能就那么无声无息地打住了。可是,不管当时有没有音信,王凤芹被迫害致死一事已经为相当多的世人所知。

后来老人在十二月十五日被送到淮北监狱。

六年后,老人走出监狱,又向法轮大法明慧网正式披露当时他所经历的这一切。王凤芹死亡的真相,以及恶警对知情者企图灭口的行径,也由此得以大白于天下。

当然老人只是就他所知道的情况做了披露。但是从事态的发展中,还隐约能够看出,当时参与迫害王凤芹致死的可能不只是犹大王桂红一个人。孙茂亮把人送到洗脑班,如果他当时没有参与迫害的话,他怎么在事后会那么放不下“心思”?一般情况而言,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灌食时,基本都不是一个人,除了王桂红之外,还有谁参与了迫害?王凤芹真是被灌食致死的吗?还有没有其它的酷刑导致她的死亡?

这些要调查起来都不是很难。老人的揭露,基本勾勒出了王凤芹被害的主要原因,以及主要的参与者。

这个案例很典型,它揭示出中共对法轮功迫害期间的肆意杀戮。同时也向世人说明,的确有很多迫害真相被掩盖,特别是那些被迫害致死的、被活体摘取器官的。中共之所以对法轮功学员敢那样荼毒,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中共的暴行没有得到全面的曝光。

然而,就这曝光的一点点就足以令人震撼了。

海洋上漂浮出水面的冰山已经相当庞大了,可是那水面下看不到的冰山山体却是更加庞大的冰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16/灭口,在虐杀之后-242482.html

2011-04-10: 山东烟台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
二、王凤芹:女,三十九岁,烟台市芝罘区珠玑村人,被非法关押在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于二零零三年一月二十八日(腊月二十六日)左右被迫害致死。家属到看守所看到王凤芹的衣服被冻在身上,脱不下来,手腕上有明显的手铐勒痕,看守所还向王凤芹的家属勒索了一千元钱后将王凤芹遗体火化。直接责任人以及单位: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535-601-5514,所长张某:535-602-1328。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4/10/山东烟台地区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238757.html

2009-03-15: 烟台大法弟子王凤芹六年前被迫害致死经过
我是烟台大法弟子,在此揭露同修王凤芹(女)六年前被烟台恶警高岫及犹大迫害致死的过程。当时我本人差一点被恶徒杀人灭口。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3/15/197139.html

2005-03-24: 王凤芹,生前是烟台市大法弟子。1999年7.20以来,她与炼功点的同修多次進京上访,有两次上访被抓,但都是能用正念走出看守所。

2000年的11月11日晚,我们三位同修一起踏上進京上访的列车,当时天气很冷,车厢的乘客很少。

下车时大约是下午1点多钟,天安门广场当时有很多警察在巡逻,游人比较少。我们想要打开横幅,一直没有机会,在天安门门洞了转了几圈,我们共同商量着怎么做好。这时王凤芹说:不用等了,咱们三人一起打一条横幅往外走。

横幅三米多长,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我们走出门洞时,手举着横幅边走着边喊出了自己的心声。右边执勤的恶警听到喊声吓得拿着报话机在呼叫,又像乱了窝的马蜂一样直冲着我们而来,把我们团团围住,抢走了我们的横幅,警察揪着我们走。一路上我们喊着“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

他们把我们带到了金水桥的西南角的水泥柱下的衣维克车里,一上车里面的流氓和恶警就朝着我们的面部狠狠得捣了三拳,嘴里还不干净的说着,接着又是一轮毒打,当时我的左眼都被打肿了。后来把我们送到了站前派出所,一个个审问,说出了地址姓名的就被当地驻京人员领走,不说的就和我们一样一同关在地下室的一个很大的铁笼子里,里面大约有80人。直到下午5点左右天已经黑了,他们又把我们分别拉到院内停放的衣维克车里,有五六辆,把我们拉到了很远很远的一个看守所里。

这里的恶警很邪恶,在那里等了很长的时间,再一次一个人的审问,又有同修说了地址姓名被当地驻京人员领走,后一个一个的照相,不配合就骂我们。后来我们这些不配合的就分别被送往各个派出所,我被送到了北京东城城区派出所,从那以后我就和王凤芹分开了。

我再一次见到王凤芹时,那是2001年1月底,她已被邪恶迫害的皮包骨头,头发都没有了。我问她怎样走出牢狱的?她说:在那里它们想从我嘴里说出来是不可能的事。王凤芹讲了在牢中绝食,不配合邪恶,绝食后她身体出现了腹肿,肿得可怕,特别是脚肿得连鞋都穿不進去了。狱中恶警见此人病成这样人快要死了,就问她家在那里,她说:你们不用管我是哪里的,只要把我送到车站就行。

恶警给了她30元钱,王凤芹心想到济南再说吧,于是来到北京西站乘车来到济南。当时王凤芹已经没钱了,就向几个好心人要够了回烟台的车票钱,好不容易才上了火车,到烟台后又打了出租车。当时司机看她身体肿得那样子也不敢拉她,她就求司机把她送到家再付钱,她在车里告诉司机,因为進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迫害成这样的,司机当时很感动,说“我不要你的钱。”王凤琴说“那不行,坐车就应该付钱。”

回到家中王凤芹躺了近一个多月,身体才慢慢的恢复起来,回家后也是被恶警骚扰。2001年10月王凤芹又一次被恶人举报,西炮派出所恶警正涛带人去家里抓她,没抓到。从此王凤芹有家不能归,在外面过着流离失所的日子。

2003年1月25日,王凤芹给女儿买了一件新衣服回家过年,没想到这次回家是她最后的一次。2003年1月29日凌晨4点多钟,王凤芹在烟台市地委一带发放真象资料时,被一女恶人举报,被当地610抓到后送到烟台市三马路派出所。当时是一名姓刘的(笔录)和姓张的(审问)恶警接的手,问她材料从哪来的,王凤琴一直拒绝回答不配合它们。恶警气急败坏的把她打倒在地,此时的她倒在地上已奄奄一息。姓张的恶警看王凤芹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又过来踢了她几脚,嘴里还说:“你躺在那儿装死。”王凤琴还是没回声。最后两名恶警一看她真的没气了,它们害怕了,才停止了对她的迫害。

王凤琴被迫害致死后,恶警把她的尸体送到烟台市火化厂冰冻了起来,十几天后才通知她丈夫来认尸。当时被酷刑毒打的王凤琴再加上冰冻了十几天,面部已经看不清,手腕还有被毒打后的血迹。当时她丈夫对恶警说只认识穿的衣服是王凤琴的。恶警一听就恶狠狠的说:不用罗索马上火化。

就这样王凤琴含冤离开了人世,恶警还逼着她丈夫拿出一千元钱作为火化费用,多么残忍的迫害呀!

2004-12-02: 山东烟台市大法弟子王凤芹2003年1月26日晚上散发大法真象资料时被芝罘区恶警非法抓捕,仅两天时间在看守所被虐杀身亡。下面是王凤芹遗孤唐芳芳的一些简单情况。

姓名:唐芳芳
性别:女
现在年龄:12岁
现在住址:珠玑张裕玻璃制品家属房
现在学校:烟台市凤凰台小学四年级二班

唐芳芳,今年12岁,在烟台市凤凰台小学四年级二班读书,与父亲唐军利相依为命。王凤芹丈夫唐军利在烟台市张裕玻璃制品厂上班。

大法弟子王凤芹被虐杀时年仅39岁,原海藻公司职工,2003年1月26日晚上在烟台毓璜顶宾馆附近家属楼发放大法真象资料时被芝罘区恶警非法抓捕,后被送至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2003年1月28日(腊月二十六日)左右被迫害致死。直到来年正月初七,家属才接到派出所通知说王凤芹“心脏病”死亡。家属在火化厂东西山坡下临时建的棚子里看到遗体已被冻在冷冻箱里,死者嘴大张,两臂张开,脚未穿鞋,外出穿的羽绒服不见了,只穿着内衣,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均为黑紫色,手腕上有明显的手铐勒痕,惨不忍睹。

2004-05-28: 新生网2003年2月23日报导(据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报导)了烟台市法轮功女学员王凤芹被警察抓捕关押,仅两天时间在看守所被虐杀身亡的消息,经了解详细情况为:

王凤芹:女,39岁,原海藻公司职工,原住幸福五村,后住烟强玻璃厂宿舍。2000年腊月23日从家中外出一直未归,来年正月初七,家属接到派出所王凤芹死亡通知,声称心脏病死亡(现在恶警打死大法弟子后所说的死亡原因一般都是自杀或心脏病)。家属在火化厂东西山坡下临时建的棚子里,其人已被冻在冷冻箱里,家属看到王凤芹后,痛苦万分,至今难以忘怀,死者嘴大张,两臂张开,脚未穿鞋,外出穿的羽绒服不见了,只穿着内衣,家属想,给换上新买的衣服,可原来的衣服不知是血还是水贴在身上脱不下来,只好将新买的衣服盖在身上,裸露在衣服外面的皮肤均为黑紫色,惨不忍睹。

王凤芹(Wang, Fengqin),女,39岁,出生于1964年,山东省烟台市法轮功学员。王凤芹因在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抓并于2003年1月28日左右被迫害致死。不法人员向王凤芹的家属勒索了1000元钱后将王凤芹遗体火化。

王凤芹是芝罘区珠玑村人,祖籍山东潍坊。王凤芹于2003年1月26日晚上在烟台毓璜顶宾馆附近家属楼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芝罘区警察非法抓捕,后被送至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2003年1月28日左右被迫害致死。看守所春节后才通知王凤芹的家属,家属去后看到王凤芹的衣服被冻在身上,脱不下来,手腕上有明显的手铐勒痕,不法人员向王凤芹的家属勒索了1000元钱后将王凤芹遗体火化。

2003-02-20: 王凤芹被烟台芝罘区看守所迫害致死
山东法轮功学员王凤芹因在发放真相资料时被抓并于2003年1月28日左右被迫害致死。邪恶之徒向王凤芹的家属勒索了1000元钱后将王凤芹遗体火化。

王凤芹,女,39岁,出生于1964年,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珠玑村人,祖籍山东潍坊。2003年1月26日晚上在烟台毓璜顶宾馆附近家属楼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芝罘区恶警非法抓捕(《明慧网》2003年2月3日有报导),后被送至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2003年1月28日(腊月二十六日)左右被迫害致死。邪恶之徒春节后才通知王凤芹的家属,家属去后看到王凤芹的衣服被冻在身上,脱不下来,手腕上有明显的手铐勒痕,邪恶之徒向王凤芹的家属勒索了1000元钱后将王凤芹遗体火化。

记者日前联系到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张姓所长先是一口否认王凤芹死亡案:“我们没死人!”后在记者追问下,张又承认:“人是死了。”

烟台芝罘区南郊看守所:0535-6015514,所长张某:0535-6021328。
English Version Available: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2/22/32440.html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2/20/44906.html

烟台 芝罘区(中心区)联系资料(区号: 535)

2019-06-13: 芝罘区福安派出所20人(2019年)
地址: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路97号 邮编264002
固定电话区号:0535
孙承文所长05356850337 18660078958 sunchengwen@f-ls.yts.sd
王维超 教导员05356851256 13583505678 wangweichao@f-ls.yts.sd
孙永明 副所长05356853080 18660078917 sunyongming@f-ls.yts.sd
刘宝刚 副所长13791178818 05356853080liubaogang@f-ls.yts.sd
赵健 副所长 05356853080 18853500898 zhaojian@f-ls.yts.sd
郑裕荣 警察18865355767 zhengyurong@f-ls.yts.sd
朱文玲 警察18865355797
吕美华 警察18660078972  lvmeihua@f-ls.yts.sd
郑建波  警察18660078968 zhengjianbo@f-ls.yts.sd
徐保峰 警察13963856271   xubaofeng@f-ls.yts.sd
赵志逸 警察18660078963 18660078963 zhaozhiyi@f-ls.yts.sd
徐丹 警察18300501015 05356853080 xudan@f-ls.yts.sd
原义博 警察18766528899 05356853080 yuanyibo@f-ls.yts.sd
张录森 警察13953574110  zhanglusen@f-ls.yts.sd
贺宇辉 警察18865355356
肖航宇 警察18660073442 05356853080
郭世伟 警察18660073439 05356853080
李如月 警察18660073436 0535685308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