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1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湖南 >> 岳阳 平江市(县) >> 吴银魁(吴金魁兄), 男, 65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省平江市余坪乡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28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吴金魁 吴银魁(吴金魁兄)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7-10: 遭迫害致残 两兄弟含冤离世 湖南农民控告江泽民

现年六十五岁的吴银魁先生,家住湖南省平江县余坪乡,自从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真善忍做人,他身心健康,然而,也正是坚持信仰真善忍,江泽民一伙指使下的乡政府及派出所将他非法关押六次、行政拘留二次、劳教一次、被送余坪乡政府洗脑班迫害六次,累计十多次关押迫害,以及经济勒索,至今,吴银魁先生家无宁日,身体被致残。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吴银魁先生依法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刑事控告书》,起诉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下面是吴银魁先生控告的事实和理由:

一、我炼法轮功身心获益

我原来身体多病,医药无效,一九九六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通过学法炼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几个月后,我的身体恢复健康。十九年来,从未打过针吃过药,即便是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成手脚麻木,行动不便,视力衰退到接近失明的程度,在未经任何药物医治的情况下,我坚持炼法轮功,现在身体已恢复百分之八十,不但生活能自理,一些轻微的农活还能坚持着。身体的变化,村邻有目共睹。

我一个守法农民,并无其它奢求,只想有一个好的身体,和睦的家庭,而且是在信仰自由的范围内强身健体,十六年来,却遭受着各种非人对待。

二、我所遭受的迫害

(一)身体被迫害致残

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八日,我被送湖南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迫害一年。在那里,每天就是强制洗脑、罚站、坐小板凳、二十四小时被包夹看着。期间二零零一年六月的一天,贺姓狱警提着一桶菜到入教队(没“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大多关押在此队)说:这是你们的同修某某捐了二百元钱到食堂,特为你们加的菜,当时我们几十名大法弟子都信以为真,吃了那顿菜后不长时间,大多数法轮功学员都出现视力衰退、手脚麻木,而且症状越来越严重,到最后我生活都不能自理。(可能菜里有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酷刑演示:罚坐小凳子

二零零二年三月份,从劳教所回来,我基本成一个残废,双目几近失明,全身麻木、甚至失去知觉,有时穿着鞋子睡后,醒来后到处找鞋,却感觉不到脚上穿没穿鞋。在我身体迫害成这样后,乡政府六一零及派出所还绑架我两次,一次送拘留所,一次关押在派出所。

(二)哥哥被迫害致死弟弟遭殴打后受重伤离世

哥哥吴金魁住余坪乡黄管村。因坚持修炼法轮功,多次被余坪乡政府派出所及平江县国安绑架、非法关押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上京上访,吴金魁被余坪乡派出所从北京劫持回乡后,非法关押在余坪敬老院,遭到邪党恶人戴文明、唐胡海、李羡文及余坪派出所恶警残酷迫害:打、吊、铐、饿、不准睡觉、男女同关一室,等等非人性折磨,并勒索现金三千元。恶人翁方平对吴金魁等三名法轮功学员毒打,并使劲掐住吴金魁的脖子,直到奄奄一息才松手,吴金魁被打得人事不知。吴金魁由于历次遭迫害,身体受伤过重,二零零七年五月十六日,五十七岁时含冤离世)。

在我家遭到余坪乡政法书记李秋桂等的拆房过程中,我弟弟吴锡魁(未炼功)对着余坪乡六一零办的戴文明说:“你们也太过分了,我俩还是同学,我哥他们只是思想信仰,你们却这样对待。”戴文明揪着吴锡魁的前胸衣服,对其一阵拳打脚踢,打趴在地上(戴文明是训练有素的军人出身)。吴锡魁由于受伤过重,自此身体一直不好,不能劳作负重。只因说了几句公道话,四十七岁的吴锡魁丢下才十岁的孩子和体弱多病的妻子,于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三)多次非法关押、勒索

一九九九年九月上旬的一天,余坪乡政府和派出所杨鹏虎等人突然闯进我家,没收了我的炼功磁带和法轮功书籍,并罚款一百元(连白纸条都没打);

不几天,余坪乡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又来我家逼迫我写“放弃修炼的保证”,我说炼功强身健体,对个人、对家庭、对社会都有好处。我拒绝写“保证”,乡长吴易明强行将我抓上警车,在余坪乡派出所非法关了五天,罚款二百元后,才放我回家。

一九九九年九月下旬的一天,余坪乡政府的戴旺兵和陈勇闯进我家,拆下箩筐上的绳索,将我反手捆绑,推到村部的加工厂,逼迫我跪下示众,采取侮辱我的人格尊严来逼迫我放弃信仰。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余坪乡政府和派出所的人员用绳索将我及其他十几名大法弟子捆绑、暴力威逼我们跪在乡政府门外大街上示众,长达数小时;还将我和十几名大法弟子装在货车上,在全乡范围内挂牌游行,高音喇叭叫嚣着恶毒攻击法轮大法的口号。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余坪乡六一零负责人戴文明和派出所警察,闯进我家,不由分说将我推上警车。一进派出所余坪乡武装部长李羡文将我双手铐住,吊在派出所二楼的窗户铁栏杆上,身体悬空,从上午八点直至下午五点,整整九个钟头。后送乡办洗脑班,非法关了十多天,罚款七百元后,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在被逼无奈的情况下,我和哥哥吴金魁到北京反映情况,证实大法是好的、迫害法轮功是错误的。在天安门广场,为法轮功鸣冤的大法弟子很多,不到两小时,我们被北京警察绑架,在警车上,警察使用外包胶皮的铁棍对着车上的大法弟子一顿乱打。我的胳膊被打的青紫。

十二月二十三日,我被送回岳阳,一出火车站,余坪乡政府政法书记夏侯海、派出所所长陈其寿、乡六一零办的戴文明三人拿着手铐扑上来打我,还硬将我们四人塞进警车的尾箱内(因车内坐满了他们的人)准备押回平江,被送我们回来的刘科长制止,当时没让他们接回,就关押在岳阳市收容所。

过两天,夏侯海再度来岳阳押我们回平江,一见面,夏侯海气呼呼的指着我们说:“我参加工作以来,从未受过处分,你们这些家伙搞得我写了检查。”一肚子的委屈怨气全洒在我们身上,逼迫我脱下全身衣服抵伙食费,脱到只剩下一条短裤才作罢。当天气温零下几度。

回来后,我被关押在余坪乡派出所,不几天,夏侯海被撤职,换了李秋桂接任余坪乡政法书记。后将我关在余坪乡光荣院强制洗脑。当时全乡有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也被关在光荣院,我们不配合,不肯写保证“转化”,就一起背《论语》,乡政府的翁方平就对我拳打脚踢,我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翁更加狠命地打我,翁已累得筋疲力尽,我也被打的动弹不得,他们还不肯罢手,将我从楼上拖至一楼地坪中,然后塞进警车的尾箱内,派出所的余卧东用尽全力对准我的胸部猛打几拳,拖到派出所,逼迫我和另一女法轮功学员(胡卫荣)跪在水泥地上,鼻尖贴墙,身体正直,只要稍有一点歪扭,余卧东就用脚猛踢我的后背。还将我俩(一男一女)关在不到四平米的禁闭室内四天四夜,不给吃喝,不准上则所,扬言要破我们的佛法。

我被非法关押在余坪乡光荣院期间的一天上午,余坪乡政法书记李秋桂组织全乡干部及警察几十人,拆毁万洞村大法弟子邹沛松的房屋,过程中,让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十几名大法弟子站在旁边观看。

下午,他们开赴我家,逼迫我妻子交一万元钱,否则就拆房,由于我家没钱,只好眼巴巴看着,他们拆掉两间正屋,还毁坏两间偏房,将家中有用的东西(包括柴火以及拆下的房屋构件)全部拿走,没用的,要么推翻,要么就砸碎。

我们十几名大法弟子被逼着站在旁边观看。当时我因绝食身体虚弱,再加上这肉体和精神的折磨及打击,我晕倒在田里(当时站在田里),他们将我抬放在村部地坪上,就又去拆我哥哥吴金魁的房子。同样逼我哥要一万元,嫂子为了保住栖身的窝棚,只好抵尽家中所有物品,才保住了房子。

皇历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下旬,余坪乡六一零办的戴文明来到我家说有事找我商量,我说没有时间,他说上午去下午就回来,我被骗到派出所非法关押,当晚全乡大抓捕,有十几人被抓,大多数只穿一件睡衣都是从被窝里拖出来的。还有几天要过年了,就将我们送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后,还是不肯放人。

我们农村靠种地维持生活,快到春耕了我们只好绝食抗议,拘留所所长秦传芳等十几个警察用绳子将我捆绑,推翻在地,捏着我的鼻子,用铁器撬开我的牙齿,一大可乐瓶滚烫的稀饭插入口腔,使劲往里挤压,人几近窒息,等我回过神来,看到满身都是稀饭和血渍,口腔内被烫掉一层皮。

(四)频繁抄家

频繁抄家是对我的经济和精神迫害的手段之一,乡政府和派出所的人来抄了多少次家已记不清了,但我家的那头母猪很能说明问题:抄家和罚款是连在一起的,先罚款,没现金就拿实物抵押,于是母猪就成了抵押的对象。由于母猪能生猪崽,可以卖点钱,就想方设法凑钱将母猪赎回,这样共赎过三次。家中七百斤余粮,一粒不剩全部搬走,让我一家妻儿老小揭不开锅。这就是江泽民“经济上搞垮”的罪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7/10/遭迫害致残-两兄弟含冤离世-湖南农民控告江泽民-330986.html

2003-11-07: 湖南平江县余坪乡政府非法绑架、敲诈、勒索、酷刑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恶人及迫害手段

恶人:李秋贵、翁方平、陈其寿、夏海、余卧东、彭根、戴文明、童究、杨棚虎、李羡文、刘登科、彭坚强、杨明、黄其等犯罪分子从99年7月20日以来,长期迫害大法弟子的专职人员。

凑不齐所谓罚金就抄家、拆屋,大法弟子吴银魁50多岁,几年内被绑架五次,勒索现金数次。因坚修大法于99年12月被绑架到乡政府。以上恶人当天对他毒打后,将他吊在6尺高的横杆上,脚跟离地,从上午9点吊到下午5点,整整吊了8个小时,放下已是不省人事。2000年12月乡政府以办洗脑班为名,采用最残暴手段进行摧残,妄想达到叫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一天大法弟子一起背诵师父的经文,恶人翁方平当即对大法弟子吴银魁等三名大法弟子毒打,并使劲掐住吴银魁的脖子,直到奄奄一息才松手,吴银魁被打得人事不知。后将吴银魁、胡卫荣一男一女两名大法弟子关在一个不到3平米的黑房里,三天四夜不给吃、喝,不准睡觉。在严冬腊月,北风呼啸,寒冷刺骨,余坪乡的这群恶棍根本不把大法弟子当人看。2001年元月3日,余坪乡派出所以上恶人带领30余人,开车闯进吴家,逼其家属拿5万元取人,否则就抄家、拆屋、送劳教。见吴家拿不出钱来,就将大法弟子吴银魁家中仅剩的600余斤稻谷、缝纫机等物品洗劫一空。几天后,戴文明,李秋贵、翁方平、陈满及李所长等60多歹徒将大法弟子吴银魁的房屋拆毁。吴银魁的兄弟吴金魁(大法弟子)上前劝阻,遭到恶人翁方平的毒打。同时其家属当场被恐吓。之后邪恶之徒将能值点钱的门窗、木材装上车,强行拖走。吴银魁的妻子悲痛万分担心落到邪恶手中惨遭不幸,只好在夜深人静时带着几岁大的儿子,摸着黑黑的山路回娘家,在路过水库时,孩子突然掉进水库中,束手无策的她,只好对着高高的夜空喊救命,幸亏一位善良的男子赶来,将孩子救起并将她母子俩送回娘家。2001年3月28日一早,天还未亮,以上邪恶之徒突然闯入大法弟子吴银魁家中,将吴银魁绑上车送往湖南省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在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里大法弟子被迫害得几乎双目失明,全身麻木,双腿变形,大小便失控,个人生活无法自理。而家中被以上邪恶洗抢一空后,已无法维持生计。

2003-07-14: 吴银魁:男,50多岁,因修炼法轮大法,99年12月27日被恶警抓去,恶警李羡文将他吊在6尺高的横杆上,只有脚尖点地,整整吊了他8个小时。2000年恶警又将他抓去强逼他出卖大法,由于他不配合的要求,乡政秘书翁方平带领十几名恶警对他和其他九名大法弟子进行毒打,一恶警掐大法弟子吴金魁的脖子,差点将他掐死。恶警们将大法弟子吴银魁和胡卫荣关在一间小屋里四天三夜不给吃、喝。2001年元月恶警戴文明和李秋贵带领几十人将大法弟子吴银魁家的房屋推倒,将吴银魁家中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又将吴银魁非法送往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他们还勒索其兄一万元钱。

余坪乡直接打人的凶手名单:陈其寿、余卧东、杨棚虎、刘登科、戴文明、翁方平、李羡文、彭坚强、黄其、童究。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3/4/19/34676.html

2003-07-28:我们兄弟俩因坚持信仰而被迫害的遭遇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28/54720p.html
迫害我们的邪恶之徒姓名:

余坪乡派出所:黄其、李献、余卧东;电话:0730-6961110
司法所:陈满、李秋贵(电话:0730-6282011;13607409180)、翁力平
乡长:吴易明
乡政法书记:夏候海
乡干部:戴旺兵、戴文明(13874049561)、彭加松、陈勇

岳阳 平江市(县)联系资料(区号: 730)

2020-05-17:
天岳派出所人员电话信息:
刘宇 13575021000
徐改良 13907401873
邱治民 18173022678
曾进涛 17707402678
赵智敏 17773030299
欧阳伴柏 18973000709
龙活军 18173022829
周尔珍 13874006622
毛大为 17742500777
李江红 13469245999
陈明游 18173022299
陈卫星 13974004920
黄涛 13874005252
李社贵 13487723666
余龙 17716700222
汤柱根 18821875899
李从军 18107308900
龚利玲 13973034485
2020-01-06: 平江县公安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最新电话与直接参与迫害人员
政法书记 周虎光 电话:6228368—13974098166
方缘模 — 610办公室主任 电话:6666608—15274003777
张足生—副主任 电话:13574762003
唐颖—(女)电话:6224345—18274119988
方乾坤 国安大队长 电话:13769306999
李景榕 综合室主任 电话:6224345 18821876238
陈财源 电话:1511502113(610综治办成员)
朱平湘 —国安办主任 电话:6237433—15197011908
李经纬 —国安办 电话:13707409118
田俊杰—国安教导员 电话13347308777
徐奇文—13907401818
平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 7306779072
副大队长 许昕 13974003222副大队长 魏红 13786073108副大队长 黄拥军 13907401007
平江县看守所 7306288410所长 李胜平教导员 李坚强平江县拘留所 7306288056所长 童黎明教导员 黄俊杰 13808407997岳阳市看守所 7308383468 7308856833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7-05, 11:26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