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16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株洲 攸县网岭监狱(男,监狱下属铭德实业有限公司) >> 许运炎, 男, 53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永兴县黄泥乡羊冲村上坪组
有关恶人: 乡派出所所长曹亨刚
迫害情况: 判刑7年/许运炎被判处5年半
个人近况: 非法关押
立案日期: 2003-07-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2-12: ⑦、许运炎,法轮功修炼者。多次遭国保警察非法抄家、抢劫,两次遭中共冤狱,现今仍在中共监狱遭受迫害,家人身体不佳,经济陷入困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2/12/新年期间湖南郴州市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382654.html

2018-11-26: 湖南网岭监狱残酷“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
8、法轮功学员许运炎被“熬鹰”折磨极度衰竭

许运炎,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人,50多岁,以前被非法判刑关押在网岭监狱多年。这是第二次冤刑,二零一六年初被劫入网岭监狱六监区,被逼天天入车间十几个小时。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一日被调入“教转监区”。

头几个月,许运炎被逼天天看邪恶录像,二零一七年三月八日起,被惨无人道的“攻坚”半年多,被逼违心“转化”,“转化”后仍然对他继续洗脑好几个月。有一次,谭平平刁难他,他清醒过来说他不“转化”了。谭平平说:“这是你的选择,我们一点也不强迫你转化”,随即又对三个夹控犯人交代:“从今天晚上起,许运炎每天晚上十二点睡觉,看他今后的表现。”

已经被“熬鹰”折磨的极度衰竭的许运炎熬了几天,再也熬不住了,知道下一步又会要熬到半夜三、四点睡觉,只好再次被逼违心“转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11/26/湖南网岭监狱残酷“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纪实-377622.html

2016-01-29:曾被冤狱迫害七年多 郴州许运炎又被枉判五年半

最高法院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发布了“有案必立,有诉必理”的通告后,至今已有二十多万法轮功学员及各界民众控告江泽民。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湖南省郴州市永兴县“610办”、国保大队和城关镇派出所一伙人到许运炎家询问此事,国保大队以他家有很多法轮功的物品为由绑架、构陷。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许运炎遭非法开庭,一个多月后又被非法判五年半徒刑。

53岁的许运炎,家住永兴县黄泥乡羊冲村上坪组,自一九九八年八月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遵纪守法,修心向善,身心受益很大。然而在中共江泽民团伙对法轮功灭绝迫害的指令下,他遭受多次非法抓捕,被非法判刑七年入狱,被打脱四颗牙齿。

控告江泽民 又被非法判刑五年半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下午,永兴县“610办”、国保大队和城关镇派出所一伙年轻人,以询问控告江泽民一事去了法轮功学员许运炎家。见许家放了很多大法书籍和讲真相手机等物品,城关镇派出所副所长曹旭辉、国保大队警察郭志成等邪念顿起,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就动手抄家。一伙人翻箱倒柜,抢走了法轮功书籍五十六本、手机十五台、手机充值卡三十二张、笔记本电脑六台、平板电脑二台、主机四台、显示器二台、打印机三台、EVD一台、移动硬盘二个、U盘十二个和银行卡六张等物资一扫而空。

随后,不法警察将许运炎劫持到永兴县看守所关押。许妻儿闻讯赶来,见此情景就说了他们几句。曹旭辉气势汹汹地用力扇了许妻两个耳光,强制他们走动、不许说话。许的儿子忍不住说:“你们没有搜查证,你们还打人。”郭志成还强迫许妻踩法轮功师父的法像,以检验其是否炼法轮功。遭到拒绝后,郭志成自己踩了师父法像一脚。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上午九点多,永兴县法院对许运炎非法开庭。国保大队队长李松林等十多个警察在法庭外对要旁听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搜身,甚至用电棍殴打一位学员。因中途出状况休庭。一个多月来,无声无息。直到前几天,警察告知其妻:许运炎被判五年半徒刑。

曾多次被非法关押,入冤狱七年

许运炎曾经遭受多次非法抓捕、搜家、砸坏门窗;非法行政拘留一次;非法刑事拘留一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入冤狱。

许运炎在对江泽民的控告状中说:

被告人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力于一九九九年发起对法轮功疯狂迫害。在其“杀无赦”“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的指令下,我深受其害。

2001年5月,永兴县国保警察怕我到北京上访,在我去做工的路上绑架我到看守所关押和强制劳动三个多月,还从我家属手中勒索两千人民币。2001年农历12月,永兴县国保又是说怕我去北京,又把我绑架到永兴县行政拘留十五天。

2003年4月20日下午,黄泥乡派出所所长曹恒刚带领永兴县国保大队,把我从做工的现场绑架交给郴州安仁县公安局,关押在安仁看守所。几天后的一个晚上,他们把我从看守所带到安仁县军山派出所,此所建在一个深山沟里,专门实施刑讯逼供。警察用脚铐把我铐上,四个干警包括所长强制我跪到地上,我不顺从便用皮鞋踢我的腿,把我右腿关节踢脱了。

不管我痛苦的怎么喊着,没有对我做任何包扎处理,最后还用手铐把我与一辆摩托车铐在一起直到天亮。次日上班时,三个警察夹着我抬上车送回看守所。在看守所里,我不能走路而是趴着移动,有段时间是趴在地上移动,可是还要被逼迫倒马桶。由于法轮大法的神奇,几个月后,我在没有用药的情况下腿好了!

安仁公安局为了达到目的,几次把我提到外面戴上手铐和脚铐进行审讯,一审就是一天。在江泽民的操控下,安仁县法院滥用刑法三百条, 把我枉判刑七年, 吞没了我身上带的现金和手机。

被非法关押九个多月后,我被劫持到攸县网岭监狱继续关押。在监狱,一天二十四小时被几个真正的罪犯夹控着,无论吃饭,睡觉,上厕所都不能离开;被强迫劳动,每周要写心得体会(要按监狱的内容写),我不按他们的做,监狱警察指使夹控人打我。有好几次打得我鼻青脸肿, 致使我脱掉了四颗牙齿。经常晚上不能睡觉。一次一个姓宋的警察指使夹控把我按在楼梯扶手上把我铐住,用警棍狠狠地打了我一通,不给我与家人通信,打亲情电话等。

漫长的七年岁月是多么的凄凉痛苦!我的头发白了许多。对家里孩子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对老人没有尽到孝敬的义务,本人的精神受到沉重打击,身体受到极大的伤害,心理受到严重摧残。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9/曾被冤狱迫害七年多-郴州许运炎又被枉判五年半-322858.html

2016-01-23: 湖南郴州永兴县法轮功学员许运炎被冤判5年半

湖南郴州永兴县法轮功学员许运炎,于二零一五年七月十日下午,被绑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至今。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一日,许运炎被非法庭审,因中途出状况,休庭。一个多月来,无声无息。前几天,警察突然通知其妻说,许运炎被判处5年半徒刑,但无判决通知书,警察说通知书交给了许运炎。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2/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22547.html

2015-12-07: 湖南永兴县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许运炎情况

12月1日上午九点多,湖南永兴县法院对法轮功学员许运炎非法开庭。永兴县国保大队队长李松林等十多个警察在法庭外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搜身,还绑架了两个法轮功学员,甚至用电棍殴打一法轮功学员。据悉,庭审被休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7/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320138.html#15126232819-22

2015-07-11: 湖南永兴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搜查

2015年7月10日下午,一伙身穿警服和便衣的年轻人先后闯入法轮功学员许国萃和许运炎家中进行非法搜查,抢走他们法轮功修炼的相关书籍和物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1/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12250.html

2010-08-21: 许运炎遭七年冤狱 腿断齿落

许运炎,男,现年47岁,法轮功学员,湖南郴州永兴县人,只因为坚信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好人,被中共迫害十年。二零零三年四月,他被恶警刑讯逼供,被踢断右腿。在湖南省株洲攸县网岭监狱,他被打脱四颗牙齿,并遭受奴役。
(一)警察刑讯逼供,踢断右腿膝盖骨。

二零零零年的一天,许运炎在上班做事的路上遭永兴县公安局曹恒刚一伙绑架,直接就送到永兴县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半年时间。看守所的伙食很差,根本不是人吃的食物。出来的时候恶警还骗了他妻子二千元钱;警察非法抄家时,把家中箱子撬开,把祖上留下来的“光洋”(袁大头银元)都抢走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曹恒刚一伙有事没事就到许运炎家里去,看到《转法轮》和法轮功资料就抢走,许运炎无故又被绑架拘留七天。

二零零三年四月,许运炎在上班的工地上被永兴县公安骗去问话。曹恒刚带永兴县三、四个警察伙同郴州安仁县公安局陈运清等四、五个警察用手铐铐住许运炎的双手,暴力绑架到安仁县公安局非法审讯,没有达到他们预想的收获。在安仁公安局局长邓光潭的授意下,几天后吃完晚饭,恶警把许运炎从安仁县看守所铐上手铐提出来坐到警车上,穿过重重的山路,送到一个山里派出所(估计是安仁县青溪派出所)。

陈运清一伙给许运炎戴上脚镣,恶狠狠地威胁:“这么晚,把你搞到这里来,就不怕你不说。”许还是否认所谓的“犯罪证据”。两个警察抓住许的双手,按住他肩膀,强行要他跪下。许没有动,警察就用脚狠命地踢,把许运炎右腿膝盖骨踢断了,当时许运炎疼痛难忍,全身冒汗、发抖。即使这样,警察不给他做任何处理,还把他的一只手铐到摩托车上就不管了。

第二天,二个警察架起他放到警车上,把他送回安仁县看守所,什么医疗措施都没有采用。新进看守所的人都要端晚上拉了屎尿的马桶倒掉、洗净,许运炎只能躺在地上,艰难地推着马桶走。而且他胸口疼痛,吃不下饭,人瘦的皮包骨,连看守所所长都害怕出事担责任。

九个月后,中共邪党安仁政法委、610办、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勾结一起,对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审讯,法院院长刘立丰、副院长蔡银平把许运炎非法判刑七年;还有几位永兴法轮功学员被判九年、八年、七年、三年;另外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讹诈了巨款才放回家。

(二)狱警强迫洗脑,指示监控者打掉四颗牙。

非法判刑后,许运炎被劫持到湖南省常德津市监狱调遣中心一个月,然后再劫持到湖南省株洲攸县网岭监狱。

狱警严帆(音),三十岁不到,一米七的个子,很毒辣,常常指使“监控”法轮功学员的犯人打许运炎

比如:要许定期写思想汇报,不写挨打;写了不符合中共的歪理邪说也挨打。许说:“我的思想汇报肯定是我心里的真实想法。”

恶警要许运炎听诬陷法轮功的材料。许说:“不要念了,是谎言,法轮大法好!”三个“监控”一拥而上对许行凶,拳打脚踢,压在地上用脚踢、踩,许运炎眼睛被打得象熊猫眼。良知尚存的狱警看了都说:“怎么打成这样?”

恶警强迫许运炎写放弃修炼的“三书”(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之类),许拒绝。三个“监控”轮番打他耳光,把他上颌牙左边二个,右边一个,下颌牙一个活生生的打脱,还有一个被打松,直到现在还是松动的。

在网岭监狱恶警不准炼功,不准说话,派人每天二十四小时监控许运炎等法轮功学员。每天强迫他们进行奴役劳动(做彩灯、焊电器、割线圈等)十三、四个小时,还没有工资,每月只发五元钱费用。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日许运炎被放回时,同一监区的法轮功学员肖建豪(湖南省邵阳市六十多岁的老人)还在被迫害。郴州永兴县同时被非法判刑九年、八年的何任春和陈义元在网岭监狱的其它监区遭受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8/21/228617.html

2006-07-13: 遭酷刑逼供腿被打断 许运炎现被湖南省攸县网岭监狱劫持
许运炎,40多岁,是湖南省永兴县黄泥乡羊冲村人。自1999年7月后,许运炎就不间断地走村串户向众生证实法、讲真相、发资料。近几年来许运炎曾多次遭受当地邪恶的迫害,在家时间很少,常被逼流离失所。

2001年3月的一天早上,许运炎路过菜市场准备到地里去干活,突然被该乡派出所邪恶头目曹亨刚从背后两手抱住,他猛力反抗,被围上来的三人抓住,当即对他拳打脚踢,并绑架到永兴城关派出所关押。这天中午,其妻及亲属到派出所去看望,发现他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头发蓬乱,衣被撕烂,衣扣也没有了,还光着赤脚,明显是挨过毒打造成的。他妻子气愤的当面骂恶警太狠毒了,但他们一口否认,说是曹所长一伙打的,还说搜走几百元钱,这些与他们无关。

随后许运炎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三个多月,并遭勒索二千元才放回家。许运炎在家不断受到当地恶官恶警的干扰、恐吓;他们还威胁其妻要看着许运炎,不许随便外出。

同年冬天一个晚上十点钟左右,乡政府十几个人非法闯進许运炎家,不分青红皂白的翻箱倒柜,打门窗,砸家俱,抢走了几台收录机(有同修放在他家维修的),连许运炎老母亲临终前留下的两个光洋也拿走了。最后以搜到大法资料为名,强行将许运炎绑架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两个多月,勒索一千馀元释放回家。

最后一次是在2003年4月下旬的一天,许运炎当时正在地里干农活,遭到乡政府4个穿便衣的人非法抓捕,后直接押送到安仁县看守所,实行了惨无人道的逼供,并毒打,许运炎的一条腿被打断不能行走,监狱恶警说谎是下车时跌伤的。同年底,在亲属未接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许运炎被秘密的判刑七年。现关押在湖南省攸县网岭监狱。

中共恶党已完全丧失了良知,甚么恶事都干得出来,它对内欺压人民,对外靠说谎维持其政权。希望有更多的人通过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看清邪党的本质,不再受其谎言欺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3/132879.html

2005-11-03: 湖南株洲攸县网岭监狱迫害大法学员
据悉,今年上半年,攸县网岭监狱按照上面下达的命令把被非法关押在监狱的大法学员集中起来用酷刑强制“转化”,不妥协就一直不准睡觉。

已知郴州永兴县大法学员何迎春(非法判刑9年)、陈义元(非法判刑8年)、许运炎(非法判刑7年)等被强迫写了“三书”,他们已经关押了3年。家属接见的时候,还看见何迎春的脚一跛一跛的,走起路来一高一低,摇摇晃晃。他说他被关小号,至少5天5夜不准阖眼;陈义元说他是苦中泡大的,不知道甚么叫做苦了,其它的不敢多说(因为恶警在旁监视)。

另外,郴州市大法弟子李占鲜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现非法关押在株洲攸县网岭监狱二大队。现李占鲜已被迫害的双眼看不清东西,头很痛,人变得又瘦又老。里面的恶警说因李占鲜告发郴州国安陈兵志非法索要大法弟子的钱财,搞得他上下不是人,要报复李占鲜判他十年。还说郴州是湖南的“重灾区”(意思学法轮功的多)。

大法学员李辉(非法判刑3年)也被绑架在此,具体情况不清楚。还望家属和同修提供迫害详情及电话号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3/113635.html

2004-12-12: 大法弟子许运炎因告诉公安人员什么都不知道,审讯时被打断了双腿。
许运炎,40岁,攸县网五岭监狱(7年)

2004-02-15: 恶警对大法弟子的审判根本就不按法律程序進行,都是不敢见人的,偷偷摸摸地审判,2004年元月8日就送往常德津市监狱、长沙市女子监狱,连家属都无一人知道,更谈不上请律师。被非法判刑的有:何迎春,被判刑9年;陈义元,被判刑8年;许运炎,被判刑7年;曹林芳(女),被判刑7年;曹林英(女)被判刑3年。

2003-07-13: 2003年4月19日,湖南省安仁县的公安人员在局长邓光坛带领下,到永兴县非法抓捕13名大法弟子及5个非修炼人。起因因轻信他人,不慎被公安特务跟踪,导致被抓,关押在安仁看守所。目前还有8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安仁,他们是:陈智理、许运炎、何迎春、陈义元、曹能英、曹能芳、李六妹、范孝光(音)。

据说,省公安厅特意给安仁公安局、610发来“贺电”,这也是安仁公安史上绝无仅有的。这也说明了中国江XX当局对镇压法轮功是多么“痴迷”----破获任何杀人、抢劫等重大暴力犯罪案件,都比不上绑架贴几幅真象标语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株洲 攸县网岭监狱(男,监狱下属铭德实业有限公司)联系资料(区号: 733)

2019-02-02:湖南攸县网岭监狱信息补充
湖南攸县网岭监狱把全监狱法轮功学员集中关押到十监区(又名高度戒备监区)。

十监区二分监区指导员李刚18390454992警号4311066

2018-10-25: 迫害岳阳市法轮功学员王岳来致死的监狱相关信息
迫害岳阳市法轮功学员王岳来致死的湖南省网岭监狱邪党头目的最新电话:

湖南省网岭监狱0731-24806902
姓名 职务 办公电话(0731) 手机 住宅电话(0731)
卢先钰 监狱长 24807001 15773336688
文学 政委 24806002 139074122240 24806157
廖述文纪委书记24806005 13789062191
李朝鹏 副监狱长24807689 13874135589
蔡伟 副监狱长 24803989 13667435888
李权 副监狱长 24806003 18274231678
杨忠志政治处主任 24806006 13762377988 24806118
彭开华 调研员 24806445 15292220909 24236372
王非平 副调研员 24806049 13907412345
罗永康工会主席24806049 13789068598
欧阳乐耕 13974166908 24806096
邹建军 办公室主任24806902 15073362345

铭德实业有限公司(网岭监狱下属)
谷军 总经理 24806007 15096388168
赵剑波 副总经理 24806340 13974102308
罗建勇 副总经理 24807698 13786326896
候竹青 副总经理 24806105 13874186111
胡国良 办公室主任24807696 15869742298

2018-10-14: 湖南省株洲攸县网岭监狱信息补充
湖南株洲攸县网岭监狱是非法关押湖南省男性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一直以来都在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2018年正式成立了“转化中队”十监区二分监区又称严管大队二中队,又叫高调戒备区二中队),高调戒备区的二楼是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的地方。十监区二分监区共关押二十名左右的轮功学员。只有强迫转化后年底通过省“610”验收后才能到其它大队被强迫参加劳动。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