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6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贵州 >> 凯里市(黔东南州,15县) >> 吴东仙, 女, 34

个人情况: 护士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贵州省凯里市丹寨县
有关恶人: 顾兴英
迫害情况: 有人曾撰文说贵州大法弟子吴东仙在贵州女子劳教所被害致死,因消息失实,现被贵州女子劳教所用该事来诬蔑明慧网,动摇里面的一些人。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3-07-1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0-30: 贵州省凯里市公安局强制对法轮功学员抽血

二零一六年,凯里地区多位法轮功学员都被凯里市公安局警察骚扰,强制抽血,目前,已知被抽血的有法轮功学员李锡仙、罗金蒂、吴东仙等,以前炼过功现在没再炼的也人被抽血。

丹寨县法轮功学员被抽血后,有的出现脑梗塞症状,几个月都不能恢复,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丹寨县公安局用手铐铐着,绑架到丹寨县公安局,也是为了强制抽血。
……
吴东仙被强制抽血

二零一六年十月九日,凯里市西门派出所及凯里市梁子巷社区十多人带着传唤证,闯入法轮功学员吴东仙住所,强行带到凯里市公安局,也是为了抽血。

善恶有报

凯里市大十字派出所所长龙传兴,戴着手下人马四处骚扰法轮功学员,结果,遭恶报,手被摔成骨折,打着石膏,因此十月二十五日那天去绑架罗金蒂时,他没到场。

因此,善劝所有参与干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及社区人员,善恶终有报,法轮功学员起诉江泽民,是为了终止这场非人迫害,更是为了更多的人明白法轮功真相,早日得到法轮大法的福祉,从而得到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30/贵州省凯里市公安局强制对法轮功学员抽血-336996.html

2006-07-01: 因为信仰“真善忍” 我被非法劳教三年

2002年1月27日下午,我在贵阳市黔灵公园沿着铁路下到树林挂条幅时被恶警抓捕,他们给我戴上手铐,推我上一辆警车,把我带到黔灵公园的派出所,几个恶警轮流对我盘问,要我交待资料来源等等。直到28号很晚,他们把我父母叫去,父母看说服不了我就回家去了。

我父母在时他们对我很好,父母走后,他们就用各种方法折磨我。把我关在独居室里,手铐在铁门上,站不直也蹲不下,还把风扇打开……当时我全身冰冷,也没有知觉。不知呆了几个小时,最后把我叫出来说“我们叫车送你回家”,还把我背的小包还给我,然后叫一个恶警把我带到公园门口,叫来一辆出租车,然后叫我上车。开车的人问我去哪里,我说回家,我又告诉他我的家庭地址。奇怪的是,他连问我几次到底住哪里,我当时就觉的不对劲。坐在后排的我突然看见了前排座位的后面安了一个方方的东西,而这个人一只手开车,一只手拿着手机不停的打电话,不时的又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车开到我家住的小区,我下了车,穿过马路回头看时,那车还一直停在那里;当我快到自家楼下时,几个跟在我后面的恶警一下扑过来把我抓住。我才发现,那出租车的后面一直跟着几辆警车,他们把我抓上了一辆车上,当时我心里有些怕。

车开到不知什么地方,下了车,恶警把我拖到四楼的一间大房间里,先把我铐在一根横的铁管上,一恶警狠狠的踢了我一脚,后来又把我铐在椅子上,并且一直有人看着我。到早上时,大概是30号,恶警把我送到贵阳市百花山拘留所,在里面还有一个大法弟子,是50多岁的阿姨。

我和她每天都背《洪吟》和一些《经文》,还经常一起炼功,里面的很多人都主动的来跟我们一起学。在拘留所待了几天,南明区派出所又把我送到了南明区看守所,一进去,那些恶警就把我带去的所有东西都检查一遍,把皮鞋、袜子都脱了,衣服的拉链、扣子、带子全下了,大冬天让我光着脚在地上走。一个女恶警把我带到“北-13”监室。

为了对我非法关押表示抗议,我开始绝食,即使这样,每天天不亮就要起床擦地、倒垃圾、擦厕所,到晚上睡觉,几十个人挤在一张通铺上,上面铺的和上面盖的都是很薄的烂被子,晚上冷的睡不着,即使这样,每晚还要安排轮流值勤两个小时。由于天气冷,又穿的少,而且穿的鞋底全是断裂的,天天泡在湿的地上,全是湿的,穿起来又冰又冷,由于绝食,恶警找我谈几次话,并叫里面的犯人强制给我灌食。后来通知派出所叫家人给我送东西,当时由于不能接见,只能传条子,那里面的牢头一听家人来看我,就叫我写条子,开了很多公用的东西,大概几百元。最后,除了一些吃的东西外,我什么也没有拿到。就这样我在里面呆了一个多月,他们就将我送到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到了劳教所,一进去她们又是搜身又是检查,后来又来几个邪悟的对我轮番攻击,一连好几天,后来看我坚定,就放弃了对我的所谓洗脑。

3月26号,他们把我调到“十四班”,那里还有一位年轻大法弟子吴东仙,但不准我们之间讲话,每天都给我们规定所谓的学习计划,由于我们不听她们的,就强制我们对着床站着,还不停的让包夹员给我们大声的读恶党的书。每天都这样,后来又来了一个年老的大法弟子秦玉芬。

一天,一个吸毒的和我在床上,我看她很善良就给她讲修炼中的事,结果被班长邓碧叫去,打她同时叫她把头勾起体罚她。这件事报到恶警办公室,结果顾兴英把我叫到恶警办公室审问我,我说我有权不回答你的问题,她们看问不出什么事就叫我回到班上。第二天,恶警又叫我下去,一进去,邓某和焦霞两个恶警开始轮番的诽谤大法,我立掌发正念,邓某立即过来把我的手掰到后背,使劲向上扯,当时痛的我眼泪都出来了,过后将我罚站,后来又叫来几个邪悟的和我谈,她们看没有效果,才让我回到班上。

有一天,我听到吸毒人员在交谈中知道有一位功友因不配合邪恶,抵制生产被恶警加重迫害,被恶警指使同性恋者对功友恶意折磨,而且谤师谤法。为了制止这种行为,我们三个大法弟子同时绝食反迫害,声援受迫害的同修。后来那位同修回到三楼去了,吴东仙被调了班,秦玉芬被拖到医务室被强制灌食,十多天后我们答应吃饭。

恶警为了对我们加重迫害,上厕所要领“解手牌”,一人一次,几十个大法弟子就等一个“解手牌”,洗衣服、洗澡都要申请。使用企图消磨我们的意志,为抗议这种极度不合理的迫害,我和秦玉芬又开始绝食,最后恶警答应一些要求,我们才吃饭。

大概是11月份,那时队里来了很多生产(珠绣),由于她们很忙很累,我和秦玉芬就帮她们做,以前也经常来一些生产,我们都帮着做。刚开始没给我们下任务,几天后,恶警就给我们下了生产任务,说我们是“快手”,给我们定量。由于我和秦玉芬都悟到了不能配合邪恶的安排,于是我们不参加生产劳动,也不搞队列训练,恶警就叫包夹人员把我们带下去。

秦玉芬走在前面,站在办公室门口没敲门,也不喊报告,结果就把我们叫到恶警办公室门口站着,罚站。那时天很冷,我们都穿的很少,站了很长时间,秦玉芬突然大喊“法轮大法好”,所有的恶警都吓得团团转,一下子全向这边拥上来,旁边的吸毒犯马上把我的嘴堵住。

恶警把我们拖进恶警办公室,还把我按在地上,顾新英和几个恶警说的说骂的骂,过后又叫她们把我们拖到门口,踢的踢脚、掰的掰手、揪的揪头发,叫我们站的直直的,一点不能动。一会又把我们拖到黑板角罚站,一直站到晚上。然后叫我们收拾东西,搬到三楼6班,简单的收拾一下东西,又叫我们到楼下站着。从那天起,我们就开始绝食。

每天天不亮恶警就把我们分别带下去站着,6班班长陈琳叫我面对着墙,天很冷,她还故意把我的袖子卷的高高的,把手露在外面,每天都要站到很晚,才能回到班上。还叫我们值班,每晚两小时,有时刚睡下就被叫起,每天只能睡4小时左右,其余时间都是站军姿,几天下来腿已经肿得很大很痛。

直到过年前的一个月左右,我天天都被带到下面,从早上5点多钟到晚上11点半,开始对我进行洗脑迫害,直到过年前的两天才让我回到了班上。同时班里又调来了3名法轮功学员;过完年后,就开始对她们进行洗脑。

大概是3月份,我又被调到十四班,十四班成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专管班,有八个大法弟子,那时每天被强迫军姿很长时间,有生产时就要做生产,休息时不准我们弯曲着腿,不准闭眼,不准动嘴,只要我们不听她们的,就群起而攻之,但由于我们有几个人,她们也不敢太过份,直到2003年5月4日上午,有人叫我赶快收东西,叫我下去,这一去的日子,却成为我永远的记忆。

我被她们带到了另一栋楼的4楼,每一层都有一个大铁门、大铁锁,有一种恐怖的感觉;我又被带进一间很大的房子,房里什么都没有,窗子全被报纸封死,顶上一个灯泡,一个姓黎的恶警一进去,就故意找茬骂我,叫我跑二十圈,我没动。她骂一会儿出去了,一会儿姓邓的恶警带着一个吸毒的进来了,叫我跑,我也没理她,结果她叫她身边的吸毒人员抓住我的衣服拖着我跑,由于她劲大,我的衣服被抓破了。后来我又被拖起来体罚,站军姿,就这样一站就是三天三夜,我一直绝食,又把我弄到队上,被关到一间小房子,门窗全被封闭,只有攻坚的吸毒人员能进来。每天有8个吸毒人员轮流值班,一直让我站着,不准闭眼,不准上厕所,房内四周上全贴满对大法造谣的话,及所谓的“所规队纪”等,而且恶警还对她们说“无论如何,要她背下来”;就这样,有了恶警的暗示、支持,她们无所顾忌的开始对我没有底线的折磨,为了她们的减期,为了得到种种好处,开始对我大打出手。在这期间打我的主要有四个李丽、张成静、熊拉拉、以及贵阳的程燕,迫害了半个月。

铜仁有位同修周黔珠就是被他们迫害死的。周黔珠眼睛不好,做事慢;有一天在车间被夹控人员骂,她当时说了一句话,就被夹控人员把衣服都扯破了,几个班长、巡逻岗一拥而上,把她拉到外面罚站,这一站就是好几天。2003年6月份,不知什么原因又看到她被站黑板脚(女子劳教所处罚人的一种方式),冬天被站在风口上,还经常看到她被吸毒人员打骂、甚至大打出手,恶警看到这些吸毒人员打骂她都没有制止。最后就听说周黔珠开始绝食,好象到10月份的下旬时就没有见到她了,大概是11月份的一天,一个犹大说好象周黔珠在医务室里,刚说完张正芳马上说“这些关你什么事,不准在班上乱说。”后来再也没有人敢提起她。

2005年1月29日我走出劳教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31865.html

2006-02-16: 贵州中八劳教所流氓恶警残害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吴东仙,贵州省玉屏县人,在迫害中双足被打发炎肿大,顾兴英对劳教人员说是肌肉萎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16/120909.html

2005-05-16: 贵州凯里大法弟子吴东仙曾被贵州中八女子劳教所迫害得奄奄一息才送回家,最近又被国安邪恶绑架。

贵州安顺大法弟子吴伯通七十多岁,曾两次被邪恶送中八劳教所迫害;其妻潘印梅也曾被中八贵州女子劳教所严重迫害,最近因讲真象再次被邪恶绑架。请见此消息的同修发正念清除邪恶迫害,解体所有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一切因素。

2004-04-11: 编者按:贵州大法弟子吴东仙在这封来信中讲述了自己惨遭迫害的事实,并对当地人士在此前向明慧的投稿作出纠正。对于贵州女子劳教所借用此事造谣污蔑一事,我们必须看到:1)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野蛮迫害和对迫害事实的掩盖和封锁是造成那篇来稿的失误的根本原因。2)投稿者的这一失误根本就无法改变吴东仙遭受非人迫害以至濒临死亡的事实。明慧网工作人员一直尽一切可能在江氏集团的网络和信息封锁的情况下对大陆来稿進行严格核实,也请投稿者本着对大法负责、对众生负责、对自己负责的态度保证消息的准确。
以下为吴东仙来稿:

有人曾撰文说贵州大法弟子吴东仙在贵州女子劳教所被害致死,因消息失实,现被贵州女子劳教所用该事来诬蔑明慧网,动摇里面的一些人。我作为当事人吴东仙,有责任将情况说明。

我是2001年7月被凯里市国安局抓捕,02年3月22日被送到贵州女子劳教所新收队,体检时己测不到血压(来前在凯里因抵制迫害己绝食七天),但仍被非法判三年劳教,到劳教所后,因拒绝放弃信仰,并坚持炼功,被恶警顾兴英长期关押在监室内,不准自由出入,并被长期罚站军姿,恶警又安排两人对我進行严格包夹,24小时监控,我不能自由活动,在这种残酷的迫害下,我下肢肌肉萎缩,并渐渐蔓延全身,导致无法行走,不能下蹲,上厕所都须有人扶住才行,身体非常虚弱。

在这种情况下,顾兴英以我缺钙为由强行把我拉到烈日下暴晒。我强烈要求家人来看我。此时顾兴英怕我家人看到我的惨样控告她们,为了推脱责任,才将我送入医院。当时血管全部萎缩,皮下出血,输液后由全身干枯到全身浮肿,一周后(03年3月4日)我婆婆来看我时见到我的样子便痛心得嚎啕大哭,后来以保外就医的名义直接从医院离开回到凯里。我回家后,经过滤尿消肿,身体就象一付活骷髅,全身皮包骨,头发脱落,弱视耳鸣,牙床裸露,重症肌无力,全身600多块肌肉全部萎缩,心律失常,肚子硬得象一块铁板,瘫痪麻木,骨头痛得钻心,大小便不能自理,身高167公分,体重仅有五六十斤,我很长一段时间大脑一片空白,没有记忆,连顾兴英这个恶警的名字都想不起来,有时会精神失控的大笑不止,有时会莫名奇妙的痛哭。那时没办法与同修联系,因此被误认为“被迫害致死”。

现在,我己无家可归,只好四处流浪,知道了这个情况,特作出说明。同时借此机会提醒向明慧投稿的同修,写稿时一定要注意核实,特别是对一些重大事情,要本着对法负责的态度,不要让邪恶势力找到破坏法的借口。

************
以下报道为误报,请注意!
2003-07-12: 吴东仙,女,32岁,贵州省凯里市丹寨县人。于2003年3月,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吴东仙被非法关押一年的时间里,由于坚持真善忍信仰,被长期关押于监室内,限制自由,不许出外活动,并长期被长时间罚站军姿(立正姿势),导致其肌肉萎缩,到后来,连上厕所都需要人背進背出。今年三月份,她在劳教所的医务室里去世。
************

凯里市(黔东南州,15县)联系资料(区号: 855)

2018-01-28: 迫害相关人员及涉案单位:
办案单位: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协办单位:凯里市公安局刑侦队、网络大队
另有一人是公安局某处处长,为幕后主要策划者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寄信地址:地址:贵州省凯里市金山大道80号凯里市公安局,邮编:556000)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董一峰15185551700(重点)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队长:李凯13985825119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副队长:吴华龙13765567283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副队长:刘刚13017016983
凯里市公安局国保副队长:张波
主要队员罗某18608554291
刘某18508556901
凯里市公安局刑侦队
副队长杨某15285265511(重点)
凯里市公安局网络大队
大队长罗某
队员邓某
凯里市检察院:
主办检察官杨燕珍0855-8536610(寄信地址:贵州省凯里市检察院,邮编:556000)
凯里看守所:
电话:0855-8604914、18585522037
网警:杨录1363806089;裴超杰15808558977;杨勘13885534613;蒋俊13678552727
网格长:杨代平13885515169;顾会先18485483432;潘浪琴15870233813
法律顾问:侯忠勇13638059555;蒋洋阳15885129520;李黔微13985297222

2017-02-15: 凯里看守所电话:0855-8222408

贵州省天柱县恶警名单(区号:0855)
龙步文:13785584789 杨光清:752451613985843295
王尧(国安):752348613885543078 杨昌良(国安):7522807、13885508878
杨成(天柱派出所副所长)、杨顺登(天柱县公安局副局长)、潘年海、刘光早、杨绪能、
远口镇派出所:龙线武、刘民星

天柱公安系统人员家庭地址,

王、尧[国保大队队长];天柱县中山路三门塘宾馆转王尧收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4-2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