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江苏 >> 苏州第三监狱(苏州监狱,男) >> 俞惠男, 男, 60

个人情况: 苏州市科委干部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江苏省苏州市沧浪区木杏新村旁木杏桥12号5栋403室
个人近况: 2006年1月4日 迫害致死 (2006-01-23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6-01-23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2747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监狱  受迫害程度:高
家庭成员: 儿女: 俞谨 俞芳
夫妻/父母: 俞惠男 翁建珍
交叉列在: 江苏 > 苏州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05:  苏州市科委干部被迫害致死 妻子控告江泽民
苏州市科委干部俞惠男坚持修炼法轮功,被江泽民集团迫害致死。近日,他的妻子翁建珍控告元凶江泽民。

二零零一年十月,俞惠男和女儿俞谨分别被虎丘区法院非法诬判八年和七年,俞惠男被绑架至苏州第三监狱进行残酷迫害,俞谨被绑架至南通女子监狱受迫害七年。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晚,俞惠男在历经了五年多的肉体酷刑和精神摧残后含冤离世。

以下是翁建珍在诉状中的叙述:

我丈夫遭恶警惨无人道的迫害,受尽非人折磨仅剩下一副骨架,体重只有35公斤,丈夫强打起精神艰难的对我说:我不能给你讲,听了我的遭遇你会承受不住的,直到俞惠男在经历了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后含冤离世都不能得知他被非人折磨的过程。

全家四人同遭迫害,江泽民给我个人和我全家所造成分分秒秒的痛苦无法用金钱来补偿,我丈夫俞惠男在苏州监狱所遭受的非人折磨,至今我们都无法知道被迫害致死的真实情况,我们千千万万的同修被侮辱、致残、致死、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精神失常、被劳教判刑、被活体摘取器官……

修炼大法后的新生

我和丈夫俞惠男全家四口都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健康愉悦,家庭温馨和睦,身心受益,心地善良,是左右邻居羡慕的家庭。丈夫俞惠男,当时住苏州市沧浪区,一九九四年参加济南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修炼大法,当时他亲耳聆听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法轮功祛病的神奇功效和大法神圣法理,让我和女儿先后走上了修炼之路。一九九七年苏州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成立,俞惠男担任义务辅导员。

俞惠男母亲瘫痪在床,多年来都是其独生子俞惠男细心照料,由于尽心尽责,母亲瘫痪了五年后基本得以康复。就是这样一家人修炼大法其乐融融。当时,每日清晨,我们一家人都要到桂花公园和大家一起炼功,当年才二十四岁的女儿俞谨在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十八岁的俞芳在读高中,我当时四十八岁在娄葑中学校办厂工作,丈夫工作单位在苏州市科技情报翻译部。

遭非法抓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家被一伙不明身份的人全天24小时监控,丈夫俞惠男每天上下班都有“610”人员跟着,就是连上班的途中都有人跟踪监视,从此失去人身自由。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九月俞惠男与女儿俞谨突然同时遭到沧浪区公园派出所所长王耀忠等多名警察的绑架,将丈夫与女儿分别隔离开,“610”审讯人员播放录音中一个女人被酷刑拷打下发出的凄惨叫声给俞惠男听,以达到他们瓦解俞惠男意志的目的,恐吓、威胁、利诱父女俩,这些“610”便衣特务看到父女俩坦荡纯真的胸怀和善念难以动摇,从此“610”更加怀恨在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610”又一次谋划迫害我们,我们全家四口突然被沧浪分局非法抓捕,丈夫被判八年,大女儿被判七年,我被关看守所一个月,还在上大学的小女儿也未能幸免,同样被绑到看守所一月,从此全家的生活就靠我468元的退休金,

丈夫俞惠男被害死 全家四人被迫害判刑

我一家人多次遭沧浪区恶警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下旬,全家四人遭绑架。被沧浪区“610”主任周学良和单臣意及公园街道、遭沧浪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叶成良、单臣意等众多警察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沧浪区公安分局,遭局长刘保胜和科长叶成良、刘建华等恶警昼夜不停的迫害逼供。同时家中被非法抄家,翻箱倒柜,连床铺都翻过来了,过后家中就像被强盗洗劫一般,我和小女儿俞芳(在大学读书)也遭非法关押。丈夫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个多月,大女儿俞谨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十个多月,整个过程没有任何手续,更没有法律根据。恶人逼迫其放弃修炼遭拒绝。布控蹲坑恶警忙不停,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天天在发生,至十二月底,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

二零零一年,小女儿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个月,从看守所小女儿又被送到句容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期间遭受电棍电击。第一次从看守所回家后,不几天突然又把我绑架到苏州上方山洗脑班关押一月余。第二次又被关押了50多天,期间一个年轻便衣背着一把带刺刀的长枪,冲到我的房间来恶狠狠的说:不允许讲话,谁给你说话的权利,一天24小时都被他们随身紧紧跟着监管。

二零零四年三月,我又遭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及公园派出所等恶警绑架,非法抄家,发现一张真相光碟,随后被沧浪区610及国保大队非法劳教一年,同月被绑架至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受迫害。

苏州监狱施酷刑造命案

我丈夫毕业于山东鲁迅大学本科,一九九四年曾参加师父在济南的面授班,是苏州地区义务辅导员。法轮功祛病的神奇疗效和大法的神圣法理,使我和女儿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丈夫出于本能道德良知,出于一个按真善忍做人的道义和责任向人们讲述大法被污蔑抹黑的事实真相,清除世人蒙受谎言的毒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俞惠男和女儿俞谨分别被虎丘区法院非法诬判八年和七年,丈夫俞惠男被绑架至苏州第三监狱进行严酷迫害,女儿俞谨被绑架至南通女子监狱受迫害七年。

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五日,我突然间接到当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叫我到他们所里去一下,我去之后就被他们强行关押在派出所三天三夜,关押在小房间不准睡觉,不给饭吃,上厕所都被他们紧紧的跟着,到了第四天又被关押到苏州第一看守所一月后,又被非法关押到句容劳教所劳教一年。

在苏州监狱黑窝内我丈夫俞惠男坚定自己的信仰,坚信真、善、忍,惨遭恶警的迫害,受尽非人折磨。丈夫强打起精神艰难的对我说:我不能给你讲,听了我的遭遇你会承受不住的,因为监狱在对话中实时监听。

我丈夫俞惠男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我们都认不出来,仅剩下一副骨架,体重只有35公斤,眼看难以救治,狱方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底就把奄奄一息,已经不能说话的丈夫强行扔给了我们家属,我和女儿把丈夫送到苏州第五传染病医院“抢救”,我和两个女儿望着多年没见、原本身轻体健、正直善良的丈夫、父亲被“610”国保残酷折磨成这般模样,我们全家望着躺在眼前的亲人欲哭无泪。苍天啊!为什么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要遭此惨无人道的迫害!

俞惠男在苏州监狱期间,坚信大法师父,坚信真、善、忍,誓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遭苏州监狱恶警五年多的非人的残酷迫害,体重仅有35公斤。

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晚,我丈夫俞惠男在历经了五年多的肉体酷刑和精神摧残后含冤离世,可是人性全无的邪恶“610”继续行恶,指使街道、社区及派出所对我全家和我的亲戚、朋友进行严密监控,封锁消息,然而冤情滔滔,天意昭昭,二十天后俞惠男被迫害冤死的噩耗被明慧网报道,这些恶人罪行都在追查国际记录在案,追查国际宗旨: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

迫害责任人:
杨卫泽,苏州市前市长,(已被抓)王荣, 苏州市前市委书记
陈振一,苏州市前政法委书记,苏州市公安局前局长邵斌华,
王耀忠,苏州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610骨干、前沧浪区公园派出所所长
顾利群、何小弟,苏州市前六一零头目
包勇, 苏州市强迫洗脑转化处处长
周学良,苏州市沧浪区前610头目
单臣意,苏州市沧浪区前610副头目
刘保胜、沧浪区前公安分局局长
王惠民、沧浪区前公安分局局长
叶成良、沧浪区前公安分局前政保科长
刘建华,沧浪区前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

苏州监狱:政委夏苏平,副监狱长吴伟、教导员唐勇俊、副教导员王壮进、张传叶,主任刘京龙,教育科科长薛全虎、教育科副科长丁志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5/苏州市科委干部被迫害致死-妻子控告江泽民-313643.html

2014-01-20: 一家四人同遭迫害 苏州市科委干部俞惠男被迫害致死

江苏省苏州市科委干部、法轮功学员俞惠男,被苏州监狱迫害长达五年之久,于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被迫害致死,年五十八岁。对于他遭受的残忍迫害,俞惠男曾对前去探监的妻子翁建珍说:“我不能给你讲的,我说了你会承受不住。”俞惠男夫妻及两个女儿一家四口都曾被中共当局迫害入狱。

俞惠男,家住苏州市沧浪区木杏新村旁木杏桥十二号五栋四百零三室,于一九九四年参加济南法轮功学习班并开始修炼,当时他亲耳聆听李洪志师父在济南的讲法。法轮功祛病的神奇功效和大法神圣法理,让他的妻子和女儿先后走上了修炼之路。一九九五年苏州市法轮功义务辅导站成立,俞惠男担任辅导员。

一家人修炼大法其乐融融。当时,每日清晨,俞惠男一家人都到桂花公园炼功,早餐后,当年才二十一岁的女儿俞谨到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上班,十八岁的俞芳去读高中,四十六岁的妻子翁建珍到某公司上班,而俞惠男则到苏州市科委上班。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住在沧浪区木杏桥的俞惠男家就是一个学法点。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后,俞惠男一家人向世人讲真相,清除谎言对人们的毒害。二零零零年九月,俞惠男与女儿俞谨同时遭到沧浪区公园派出所所长王耀忠等多名警察的绑架,在分别隔离非法审讯中,警察播放女声被打惨叫的录音以瓦解俞惠男的意志,父女俩正念对待,破除恶警的伎俩后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苏州市法轮功学员大面积发真相资料,一夜间苏州城的大街小巷住宅民居到处是真相传单,其中包括江泽民十大罪状,使苏州市民在当局铺天盖地的造谣中看到了法轮功真相。警笛声声呼啸过,布控蹲坑恶警忙不停,绑架法轮功学员的事天天在发生,然而真相传单天天见。至十二月底,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绝大多数后来被非法劳教、判刑。

俞惠男一家四人在十一月二十六日遭沧浪区公安分局政保科叶成良单臣意和公园派出所等众多警察的绑架,被非法关押在沧浪区公安分局,遭局长刘保胜和科长叶成良刘建华等恶警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的迫害逼供。同时家中被非法抄家,翻箱倒柜。妻子翁建珍、小女儿俞芳(在大学读书)被非法关押后放回。俞惠男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个多月,大女儿俞谨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十个多月。

二零零一年十月,俞惠男和女儿俞谨被苏州市虎丘区法院非法判刑,俞惠男被诬判八年,俞谨被诬判七年,俞惠男随后被绑架至江苏省苏州第三监狱受迫害,俞谨被绑架至江苏省南通监狱受迫害。

此前,二零零一年三月,俞芳在苏州某大学读书,在沧浪区610及校方的高压中再次发真相传单遭沧浪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叶成良刘建华绑架,被苏州市沧浪区610周学良单臣意非法劳教三年,绑架到江苏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三月上旬,翁建珍被沧浪区610主任周学良和单臣意及公园街道、社区人员绑架到苏州市上方山洗脑班(原纺织疗养院)迫害,洗脑班的610恶人采用不准睡觉、不准讲话,强迫观看污蔑法轮功的录象逼迫翁建珍放弃修炼。在邪恶的洗脑班中,翁建珍坚守正信,最终闯出洗脑班。

二零零四年三月,翁建珍又遭沧浪区国保大队刘建华及公园派出所等警察绑架,非法抄家,警察发现一张真相光碟,随后沧浪区610单臣意及国保大队刘建华非法劳教翁建珍一年,同月将她绑架至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在江苏南通监狱受迫害的俞谨在迫害中在高压欺骗下被邪悟转化。

俞惠男在苏州监狱其间,坚信大法师父,坚信真、善、忍,誓不放弃修炼法轮功,遭苏州监狱恶警五年的残酷迫害,体重仅剩七十多斤,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下旬迫害得奄奄一息,被狱警绑送到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眼看难以救治,狱方就把奄奄一息的俞惠男强行交给了家属,妻子翁建珍望着多年没见已被迫害得不会说话的丈夫痛不欲生,女儿们望着昔日健康乐观、正直善良的爸爸被害成这样欲哭无泪。

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俞惠男在经历了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后含冤离世。沧浪区610通过街道社区及派出所进行严密监控,封锁消息。然而冤情滔滔,天意昭昭,二十天后全世界知晓。未来的苏州民众将永远缅怀这位舍己救人的大法弟子及其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0/一家四人同遭迫害-苏州市科委干部俞惠男被迫害致死-285944.html

2012-10-13: 补充:江苏省六大黑监的罪恶
明慧网十月十日的文章《江苏省六大黑监恶行》的文章中提及的法轮功学员俞惠男,最终死于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也就是苏州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呼吸科。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13/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63961.html

2012-07-17: 3、讲真相妻女同遭难 酿冤情苏监造命案
俞惠男:男,五十九岁(生前年龄),大学本科,生前是苏州市科委干部,家住沧浪区木杏桥新村,是苏州法轮功义务辅导员。法轮功祛病的神奇疗效和真、善、忍做好人的神圣法理,使其妻子女儿也走上了修炼之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俞惠男积极主动的向世人讲真相,发大法资料,清除世人蒙受谎言的毒害,以救度众生。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俞惠男被沧浪区六一零单臣意和政保科长叶成良等恶警及沧浪区公园派出所所长王耀忠多名恶警绑架,同时家中被非法抄家,翻箱倒柜,同遭绑架的有其二个女儿俞谨和俞芳(俞谨:苏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工作,俞芳:在苏州某大学读书)以及其妻翁建珍,家遭洗劫,人去楼空。

俞惠男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个多月,俞谨被非法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十个多月,翁建珍、俞芳被非法关押后放回。二零零一年十月,俞惠男和女儿俞谨被苏州市虎丘区法院非法判刑,俞惠男被诬判八年,其女儿俞谨被诬判七年,俞惠男随后被绑架至江苏苏州第三监狱受迫害。

俞惠男在苏州监狱坚信真、善、忍,誓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惨遭恶警的残酷迫害(用他自己对妻子的话说:我不能给你讲,我说了你会承受不住的。)最后被迫害的骨瘦如柴,体重仅剩七十多斤,奄奄一息。

二零零五年底被绑送至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眼看难以救治,监狱方就将奄奄一息的俞惠男强行交给了其家属,妻子翁建珍望着多年不见已被迫害得不会说话的丈夫,女儿们望着昔日健康精神正直善良的爸爸被迫害成这样欲哭无泪:苍天啊!为什么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就这么难!会这么惨啊!

二零零六年一月四日,俞惠男在经历了五年多的残酷迫害后含冤离世,未来的苏州人民将永远缅怀这位舍己救人的大法弟子及其所有家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17/姑苏血泪-260302.html

2008-03-24:南京张雪峰已被苏州监狱非法关押七年
二零零一年二月,南京张雪峰被绑架,后被南京市下关区法院非法判八年半有期徒刑。目前,张雪峰已被苏州监狱非法关押七年。

张雪峰,男,一九六五年出生,曾在南京建筑工程学院(现改名工业大学)土木系办公室工作。

二零零二年底,张雪峰被送往苏州监狱。在苏州监狱受尽非人折磨。在九中队倪姓恶警指使下,四、五个犯人将张雪峰按倒在地,用脚踩其头部。

二零零五年夏天,恶警欲将其转入另一更邪恶中队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陈光辉在此中队被迫害成植物人,后被迫害致死)。张雪峰坚决不配合邪恶,九中队姓陈的恶警指使六、七个犯人将张雪峰强行架到禁闭室,关了三个月。张雪峰始终坚持信仰。

从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以来,家人多次要求接见,苏州监狱均不让见,也不允许打电话,不能正常通信。

二零零八年中国新年前后,张雪峰又被关禁闭。(详情未知)

迄今,被苏州监狱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陈万之(音)、江柄生、陈光辉、余惠南。其中,陈光辉在监狱医院被迫害致死,其余三人出狱后几天离世。陈光辉,毕业于南京大学计算机系,被迫害致死是四十多岁。余惠南,毕业于武汉大学,离世时,六十多岁。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4/175059.html

2006-08-28: 江苏恶党各机构对法轮功学员的凶残迫害(四)
“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

秦艳秋,现年45岁,前太仓市邮政局职员,秦艳秋的丈夫石泽惠,原为太仓健雄学院教师。1997年10月,为祛病健身夫妻二人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各种疾病不翼而飞,家庭从此充满阳光幸福。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突然迫害法轮功后,夫妻被非法关押,均被开除公职。

2000年3月秦艳秋被关进精神病院,2001年1月4日又被非法劳教;后来丈夫石泽惠也因上访被非法劳教,关在大丰方强农场,家中一幼子无人照看。太仓有关部门人员还到处诬蔑散布说他们夫妻二人因“痴迷法轮功”不工作、不管孩子。

秦艳秋是2005年8月19日早晨去买菜的中途,被城中派出所副所长沈文彪带两个联防人员秘密绑架。家属未接到任何通知。也无任何一位执法人员到家中来。然而,判决书中的证据证实第四条,却是公安机关的搜查笔录?造假的本事也非同一般!难怪迟迟不敢交到家属手中。

再看所谓“罪行”竟是宣传“真善忍好”,学打印“真善忍好”,就有罪?!

是谁造就了如此畸形的法院?是谁造就了不伸张正义的法律?又是谁用“假、恶、斗”打压“真、善、忍”的群体?!显然非共产恶党而莫属。

耿大娘一家的悲惨遭遇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民乐苑有位街坊邻居都夸的耿大娘。

1999年7月20日之前,耿家大小十几口三代人都修炼法轮功,按“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事事为别人着想,先人后己,一家老少身体健康,全家和睦,精神愉快。

1999年7月20日之后,当地政府恶官开始对这个善良的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一家实施了疯狂的迫害。耿大娘的小儿子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长期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今年年初,在35天之内,耿家三人被残酷迫害中相继离世;百天不到,又有两人被当地“610”非法关押洗脑班。

耿怀普被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

1999年12月,法轮功学员耿怀普被贾汪区“610”人员强行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年之后经法院宣判无罪释放。但邪恶的“610”凌驾于法律之上,公然违反司法、藐视法律,把本该无罪释放的耿怀普,从看守所直接绑架到盐城方强劳教所。

一年的监狱折磨,没有使耿怀普放弃自己的信仰,在被非法关押一年到期后,耿怀普又被“610”再次直接绑架到睢宁洗脑班继续加以迫害。在洗脑班遭受迫害期间,耿怀普拒绝穿号衣、不上操。恶徒们丧失理智的把耿怀普的双手铐上吊挂在树上整整7天7夜,但是耿怀普没有动摇。最后耿怀普从洗脑班走脱。这群恶徒派出几十人,行程几千公里,耗资几十万妄想再次把他抓回来,但没有得逞。后来,耿怀普在合肥张贴大法真相资料时被恶警绑架,再次被非法判了三年劳教,现关押在安徽宣城南湖劳教所。

儿子、儿媳、女儿被610绑架洗脑班迫害

耿怀普走脱后,恶徒对耿家的其他人加倍的迫害,他们先是把耿大娘的大女儿耿怀淑、大儿媳施忠玲绑架到贾汪鹿庄洗脑班,一年多后又被绑架到睢宁洗脑班。耿大娘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被“610”非法关押在所在单位徐州矿务集团公安处的洗脑班迫害达半年之久。

耿家三人在迫害中离世

老人家的二儿子耿怀浩,行动不便,才没被绑架到洗脑班,但是610派人监视,还隔三差五的上门骚扰、恐吓,使耿怀浩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终于今年二月底去世。耿怀浩弥留之际,家人要求放耿怀普回来见最后一面,“610”头子范书友以各种借口加以拒绝。

耿大娘更是被社区办事处、保卫科、国保大队、公安分局、贾汪区“610”、派出所,一批又一批的骚扰,家被抄不知多少回。孤独的老人承受着亲人被无辜迫害的痛苦,又随时都面临着抄家、骚扰和恐吓,抵挡着中共政权的国家恐怖行为。老人家终于在三月份含冤离开了人世。家人要求容许耿怀普奔丧,尽最后一点孝道。但被“610”头子范书友再次拒绝。

2005年3月22日,耿大娘的大儿媳施忠玲也在徐州睢宁县洗脑班因惨遭非人迫害致死。在临终前,医院确诊:施忠玲的肋骨被打断两根,肩骨疏松,胸部积水,全身多处淤血肿块。

35天之内,耿大娘和她的二儿子,大儿媳相继在迫害中离世。耿大娘三个年幼的孙儿孙女成了孤儿。

“610”又重施暴行

亲人的眼泪尚未擦干,新的迫害又来了。亲人去世不到一百天,以范书友为首的贾汪区“610”在江苏“610”的授意下,又重施暴行,把老人家的大儿子耿怀清,小儿媳杨淑华绑架到江苏省610办的洗脑班加以迫害。

善恶终有报。奉劝那些迫害好人的人,不要为了那一点既得利益抛弃道义,从而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人自己种下什么,将来一定就会得到什么。

已有25名江苏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自1999 年7月20日以来,江氏流氓集团与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实行了“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据目前已经证实的消息,截至2006年7月17日,江苏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共25人,其中南京市6人,他们是:周素珍、陈英、陈家芳、王福心、徐苔彬、宁培华;徐州市4人,他们是:施忠玲、朱向和、耿大娘、耿怀浩;常州市4人,他们是:周凤林、廖琴英、王玉琴、吴殿辉;南通市2人,他们是:黄汉冲、陈汉昌;淮安市2人,他们是:张正刚、葛秀兰;苏州市2人,他们是:俞惠男、江炳生;盐城市1人,他是:张万年;镇江市1人,她是:董桂英;无锡市1人:顾雪娟;还有2人地区不明,她们是:杨美贞、孙秀英。
苏州大法弟子俞惠男:男,60岁,家住苏州市沧浪区木杏新村,生前是苏州市科委干部,于1994年参加济南法轮功学习班,开始修炼,一直坚持修炼法轮大法。 2000年12月下旬在讲法轮功真相时,被苏州市沧浪区公安分局绑架,同遭绑架的还有两个女儿俞琴和俞芳。次年十月,俞惠男及大女儿俞琴分别被非法判刑8 年和7年。俞惠男被关押在苏州监狱受尽折磨,但正信不屈,坚持信仰,在经受了长达五年之久的迫害后,终于2006年1月4日致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8/28/136389.html

2006-01-23: 一家四口入狱 俞惠男被苏州监狱迫害致死
江苏省苏州市大法弟子俞惠男,被苏州监狱迫害长达五年之久,于2006年1月4日被迫害致死。俞惠男夫妻及两个女儿一家四口均被邪党迫害入狱。

俞惠男,年60岁,家住苏州市沧浪区木杏新村旁木杏桥12号5栋403室,生前是苏州市科委干部,于1994年在济南法轮功学习班得法,坚持修炼大法。

2000年12月下旬在讲清真象时被苏州市沧浪区公安分局绑架,同遭绑架的还有两个女儿俞琴和俞芳。2001年三月,俞芳被非法劳教三年;同年十月,俞惠男及大女儿俞琴分别被非法判刑8年和7年。

俞惠男被关押在苏州监狱受尽折磨,正信不屈。2004年3月,其妻翁建珍又遭沧浪区公安不法人员绑架,并非法劳教一年。

至此,俞惠男一家四口均被邪党迫害入狱,饱受牢狱之苦。

2005年12月21日,在苏州监狱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俞惠男,被送到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抢救。2006年1月4日晚上,俞惠男含冤而死。

苏州监狱一般只收押10年以上重刑犯,现在被利用来长期迫害被绑架的大法弟子。法轮功学员一被劫持入监,监狱方面即安排2-3名服刑人员(给予加分奖励),进行严密监控,不准法轮功学员炼功及谈论有关法轮功的事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119246.html

苏州第三监狱(苏州监狱,男)联系资料(区号: 571)

2019-03-28: 苏州监狱电话:
监狱长室:0512--65215988
办公室:0512--65225635
政委室:0512--65212988
狱政科:0512--65212386

2011-11-17: 苏州监狱:
政委夏苏平,副监狱长吴伟、教导员唐勇俊、副教导员王壮进张传叶,主任刘京龙,教育科科长薛全虎、教育科副科长丁志军。方强劳教所:书记于永海,大队长季华及教导员魏云、恶警魏红惠、潘月华,孙强。

苏州市政法委前书记陈振一,现书记邱玲梅。
苏州市公安局前局长邵斌华,迫害大头目副局长姜苏委已遭恶报死亡。
苏州市六一零:前主任顾利群、现主任陈度,副主任李立国,处长何小弟包勇,苏州吴中区公安局长:张璇,吴中区六一零主任仇全官吴中区六一零副主任张震华李秋才、国保大队长包建方,吴中区法院院长钟毅,郭巷派出所。

2008-03-24:
相关恶警情况:
吴伟: 副监狱长
王壮进:副教导员,电话 0512——65241051
唐勇俊:教导员, 电话 0512——65241051
刘京龙:主任, 电话 0512——65241051
薛全虎:教育科科长 , 电话 0512——65212067
丁志军:教育科副科长,电话 0512——65212067
2006-12-25:
相关电话: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脑神经外科:0512--65223637转8162
医院主治医生 :王峻峰、电话:13013870656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院长室:0512----65238033
苏州大学附一医院总机:05612--652233637

恶警名单: 苏州监狱副监狱长:姓吴 警号:3205006
苏州监狱教改科科长:姓薛 警号:3205066
苏州平江区检察院住监狱监察室江科长

苏州监狱电话:
苏州监狱监狱长室:0512-65215988
苏州监狱政委室:  0512-65212988
苏州监狱狱政科:  0512-65212386
苏州监狱办公室;  0512-6522563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