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0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蠡县(里县) >> 赵丽梅(赵立梅), 女, 47

个人情况: 蠡县电大分校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蠡县
有关恶人: 电大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教导主任张万聚、蠡县公安局长郭建民等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6-01-04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9-08: 河北蠡县“610”、公安局迫害诉江民众

......蠡县教育局领导在蠡县县委和“610”的巨大压力下,在2015年8月13日,强迫电大学校的大法弟子赵丽梅到单位写出不炼功的保证书,否则以停发工资和绑架迫害相威胁。赵丽梅为了不让领导对大法犯罪,没有配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8/河北蠡县“610”、公安局迫害诉江民众-315367.html

2013-04-25: 河北蠡县610头目再次骚扰赵丽梅亲属

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赵丽梅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被610头目张跃贤指使当地国保恶警绑架,仅五、六天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三月十日被家人接回。家人看到赵丽梅后非常震惊,怒斥恶警:“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

赵丽梅被迫害的事实在明慧网曝光后,张跃贤又去威胁赵丽梅的亲戚,恐吓赵丽梅及其亲朋好友们不许把迫害事实曝光,否则就开除赵丽梅公职或者怎么怎么样……一边是毫无顾忌的使用各种流氓手段迫害好人,一边又威胁受害人不许声张。干恶事的人没罪,揭露恶行的人倒有罪,这是什么世道?!

赵丽梅的亲友中有多位老人因此事受到很大干扰,尤其是赵丽梅79岁的老母亲,受到张跃贤的恐吓后,由于惊吓,着急上火,连日来都吃不好也睡不好,担惊受怕。

赵丽梅因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心灵的净化和道德的升华,却多年来遭受蠡县“610”、公安局、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的不断骚扰迫害,勒索钱财,甚至干脆非法进驻她家十几天,破坏了她的家庭,对赵丽梅进行非法关押、监控、劳教、酷刑等,使赵丽梅时时处于苦难之中。不仅如此,赵丽梅的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儿子、女儿、儿媳也因此多次遭受恶警及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老母亲多次摔倒受伤,怀孕的儿媳因为受惊吓,造成胎儿引产。

张跃贤等恶人此次迫害赵丽梅是蓄谋已久的。早在二零零八年,张跃贤就曾给赵丽梅打电话问:在你们家周围贴着写我的粘贴,是不是你干的?并扬言:“我对你(迫害)再也没有顾虑了。”从此他们不时地就闯到赵丽梅的家中非法搜查,都不用赵丽梅的钥匙,随便出入。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张跃贤绑架了赵丽梅,并抢走她的身份证,非法扣押三个多月。并指使教育局、电大领导每天监控、一天两次汇报赵丽梅的情况。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有事向单位领导请了一天假,单位领导向“610”汇报后,赵丽梅的门锁被撬。

此后几年中,张跃贤就经常指使恶人到赵丽梅家用万能钥匙开门偷偷搜查、搞破坏,并经常向大门的锁眼里塞牙签等物,目的是为了看看她在不在家。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赵丽梅因参加亲属家的喜事,和儿子深夜冒雨回家,却发现门锁眼里又塞东西了,进不了家,邻居们都睡觉了,送他们的车已经走了。万般无奈,他和儿子又回到亲属家,衣服都淋透了,冻得浑身发抖。象这样的事情几年中发生了很多次,给孤儿寡母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心灵的创伤。

恶人张跃贤还不罢休,二零一三年三月又借邪党两会之际,指使人跟踪、蹲坑、绑架了赵丽梅。在拘留所里,赵丽梅不能进食,只要一吃饭就恶心呕吐,一吐就连带地抽搐不止。610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立轻等人轮流监控她。三月十日下午,六天没吃没喝的赵丽梅的身体极度虚脱,已经睁不开眼睛,心脏也出现严重不适。拘留所怕担责任,通知亲属将赵丽梅接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25/河北蠡县610头目再次骚扰赵丽梅亲属-272468.html

2013-04-11: 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被迫害事实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电大教师赵丽梅,因为炼法轮功,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被当地国保恶警绑架,仅五、六天就被折磨得生命垂危,三月十日被家人接回。家人看到赵丽梅后非常震惊,怒斥恶警:“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

赵丽梅因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心灵的净化和道德的升华,却多年来遭受蠡县“610”、公安局、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的不断骚扰迫害,勒索钱财,甚至干脆非法进驻她家十几天,破坏了她的家庭,对赵丽梅进行非法关押、监控、劳教、酷刑等,使赵丽梅时时处于苦难之中。

不仅如此,赵丽梅的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儿子、女儿、儿媳也因此多次遭受恶警及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的骚扰、恐吓,老母亲多次摔倒受伤,怀孕的儿媳因为受惊吓,造成胎儿引产。

以下是赵丽梅多年来遭迫害事实。

一、酷刑:上铐、抽血、不许上厕所

行恶者:国保队长王军昌、指导员高建国、恶警刘丽;“610”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张跃贤等人。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赵丽梅在蠡吾北大街被“610”(中共专事迫害法轮功、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方法机构)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等人有预谋的跟踪、恶告,被这些610人员伙同国保大队长王军昌等人绑架到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从赵丽梅兜里搜走她的MP5、400元钱和一张银行卡,王军昌还逼问她:MP5是谁给装的?并强行给她戴上手铐锁在铁椅子上。早在2007年,王军昌等人就因为给赵丽梅长时间上背铐,造成赵丽梅的右手腕麻木很长时间,两个月的时间还没有完全好。到后来一上手铐,手臂就麻木,在劳教所又因为长时间吊铐造成手腕残疾,很长时间不能刷牙、洗脸。现在王军昌不顾她手腕的残疾又毫无人性的强行给她戴上了手铐。

国保大队王军昌和“610”田立辉等人带领一班人,闯到赵丽梅家,非法用万能钥匙打开门抄家,抢走的物品没列清单,也没有证人签字。赵丽梅向“610”的张跃贤等人要清单,张拒给。

国保大队的女恶警刘丽不让赵丽梅上厕所,还伙同其他恶警们七手八脚把她抬到一楼按手印、采血、照相。刘丽大喊大叫的指使恶警们从手指上采不到血就从手掌上采,他们企图让赵丽梅按手印,一群恶警却怎么也掰不开她的手指,恶警们还在赵丽梅胸前乱胳肢,企图让赵丽梅停止抵抗,配合恶警的迫害。还说:不体检直接送进去。

当天晚上,王军昌、刘丽等和“610”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等人把赵丽梅强行带到蠡县拘留所。一同去看守她的还有教育局的高泉江和电大副校长王征,电大校长李海良和副校长崔五奎指使副校长王征负责迫害法轮功。恶人本想把赵丽梅在拘留所扣押一夜之后送走,但因为她身体原因才未做到。恶警刘丽为了欺骗她,假意宣读说要对她行政拘留十五天,要她签字,等赵丽梅回头看时,却发现恶警正在给她偷偷录像。

在拘留所里,赵丽梅不能进食,只要一吃饭就恶心呕吐,一吐就连带地抽搐不止。610的田立辉、范兆平、张洪涛、立轻等人轮流监控她。

因一连几天都不能进食,赵丽梅身体极度虚弱,她非常吃力对王军昌说:“我今天如果死了,你就是罪魁祸首,你一定会受到追查,今天我住在这里,明天你就住在这里了。”

其实王军昌非常清楚自己的罪行,他手上沾满了蠡县法轮功学员的鲜血,法轮功学员冤案昭雪之日,他面临的不止是法律的制裁。

二、恶徒挟持单位参与迫害 企图挑仇恨

县委副书记刘建立、“610”张跃贤挟持教育局领导佟玉玺、刘少华、刘广强、庞建通和电大领导李海良、崔五奎、王征等人昧着良心安排老师三人一组到看守所轮流值班,配合恶警、610监控赵丽梅,将赵丽梅说什么、做什么等情况及时汇报。这些电大老师,有的已经内退多年,有的正在休病假,有的正在照顾生病的老人,都被叫回来。甚至有的老师扔下几个月的孩子,也要值夜班。他们在看守所无可奈何的睡着硬板通铺,而且两男三女的睡在一条大炕上,铺的盖的都很少。如果谁说不去,就说还能不能动?能动就得去。否则就要到教育局去请假,并且威胁说还要不要在电大呆了?教育局把这当成了一项政治任务,给老师们施加巨大压力。

赵丽梅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恶警们把她抓到拘留所是侵犯人权,执法犯法。人们都知道,即使犯了罪的人也是一人犯罪一人当,不允许株连九族,更何况是单位同事呢,这不是搞连坐迫害吗?

电大领导李海良等人只给去看守赵丽梅的老师们买了两床被子和褥子,而赵丽梅六天中只盖着拘留所里的一个小褥子。人们却视而不见,可见世态炎凉,人情冷漠。

在拘留所,赵丽梅想请单位的副校长王征帮忙,把自己被绑架的消息告诉给亲属,并请亲属代自己把被抢走的银行卡和自己的工资卡挂失。但是,在“610”恶人的淫威下,王征不但没给赵丽梅的亲属送信,反而还把此事告诉给了恶人。于是恶人为了搜走赵丽梅的工资卡,又对赵丽梅的家进行了第二次非法搜查,这次搜查把家里翻得更乱。甚至连大门都没给锁上。因赵丽梅家中没人,等她的亲属有一天去她家时,才发现大门没锁。

“610”的田立辉还黑白颠倒的说是有人打电话给“110”,“110”不管,又把电话打到县委会议室,引起县委领导的愤怒。试想,有哪一个老百姓会知道县委领导的电话呢?田立辉的话一是为了掩盖他们一直在跟踪行恶的罪行,二是为了引起人们的误解,让人们认为这些老师是受赵丽梅连累的,企图间隔他们同事之间的友谊,挑起这些同事及其家人对赵丽梅的不满,挑起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

三、“610”张跃贤迫害赵丽梅

参与谋划这次绑架的恶人张跃贤对赵丽梅说:如果你不吃饭就把你俩孩子叫来让他们劝你吃。赵丽梅严肃地对张跃贤说:二零一一年我的媳妇就是因为你们而受惊吓引产了,现在她刚怀孕,如果你们再骚扰她,你一定会受到追查国际的追查的。

张跃贤等恶人此次迫害赵丽梅是蓄谋已久的。早在二零零八年,张跃贤就曾给赵丽梅打电话问:在你们家周围贴着写我的粘贴,是不是你干的?并扬言:“我对你(迫害)再也没有顾虑了。”从此他们不时地就闯到赵丽梅的家中非法搜查,都不用赵丽梅的钥匙,随便出入。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夕,张跃贤绑架了赵丽梅,并抢走她的身份证,非法扣押三个多月。并指使教育局、电大领导每天监控、一天两次汇报赵丽梅的情况。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有事向单位领导请了一天假,单位领导向“610”汇报后,赵丽梅的门锁被撬。

此后几年中,张跃贤就经常指使恶人到赵丽梅家用万能钥匙开门偷偷搜查、搞破坏。并经常向大门的锁眼里塞牙签等物。还诱惑邻居对大法弟子犯罪,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赵丽梅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恶警们把赵丽梅绑架后,还蹲坑,企图绑架其他大法弟子。当时一个亲友去赵丽梅家串门,一个妇女从赵丽梅的屋里出来,说赵丽梅在她家(她指的是后邻家)藏着呢。当亲友想去赵丽梅的后邻家时,发现了警察才知是圈套。 张跃贤利用邻居监控赵丽梅。有一天,赵丽梅去保定几天,回家后,发现大门的锁眼里又塞上了牙签,进不了家。天已黑了,这时,一个邻居过来了,赵丽梅就对她说坏人又往她家大门锁眼里塞东西了。没想到,邻居答非所问的说,你昨天没在家吗?从邻居的话中,赵丽梅才明白了原来坏人往门锁眼里塞东西是为了看看她在不在家,是一种监控手段。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五日,赵丽梅因参加亲属家的喜事,和儿子深夜冒雨回家,却发现门锁眼里又塞东西了,进不了家,邻居们都睡觉了,送他们的车已经走了。万般无奈,他和儿子又回到亲属家,衣服都淋透了,冻得浑身发抖。象这样的事情几年中发生了很多次。给孤儿寡母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和心灵的创伤。

恶人张跃贤还不罢休,二零一三年三月,又借邪党两会之际,跟踪、蹲坑、绑架了赵丽梅

四、赵丽梅被迫害致命危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下午,六天没吃没喝的赵丽梅的身体极度虚脱,已经睁不开眼睛,心脏也出现严重不适。“610”张跃贤多次到拘留所逼迫她,还想把她送到医院迫害。

电大的王征又被利用去欺骗赵丽梅赵丽梅听到他对别人说要把她送到医院去打药。但王征却欺骗赵丽梅说要送她回家。赵丽梅揭穿了恶人们的阴谋,说要回家必须是家人来接才走,否则,自己哪里也不去。恶人们又商量好半天,拘留所怕担责任,最后,只好通知赵丽梅的亲属将赵丽梅接回家。

赵丽梅的亲属看到奄奄一息的赵丽梅,短短几天已严重脱相,悲愤交加,怒斥恶警说:“她怎么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子了?”

恶人田立辉好象还不甘心,想把赵丽梅弄去医院迫害,竟跑出来让赵丽梅坐她们叫来的救护车,赵丽梅没配合,坐了亲属的车回家。

五、修大法起死回生

赵丽梅在修炼大法前浑身是病,头痛、健忘、失眠、耳鸣已有三十多年了;心脏病曾多次晕倒;乙肝,转氨酶正常是三十多,而她竟然高达过一千一百。赵丽梅炼法轮功后,乙肝很快痊愈。再到医院去检查,病毒没有了,只有表面抗体,其他项全部正常。医生对赵丽梅说:“人家打乙肝疫苗,只能保几年免疫,而你却能够保终生免疫,你这一辈子也不会再得乙肝了,你很幸运啊”。

赵丽梅还有很多其他的疑难杂症:颈椎骨质增生,颈椎处突出一个大疙瘩,一摇头就胳肢胳肢的响;手脚发麻,生一点气就浑身哆嗦,小腹中鼓鼓的,硬邦邦的;乳腺增生;慢性咽炎,只要秋衣挨着脖子就觉得难受;妇科病,曾到保定治过多次也不见好,小腹处经常疼痛;腹中有五、六个核桃般大小的疙瘩;结肠炎,肠道中经常有脓血;便秘,经常七、八天也不能正常排便,痛苦难言;因为经常心脏难受、晕倒,曾到保定医院做过脑CT和心电图、彩超等,脑地形图发现异常。赵丽梅经常心情郁闷,有时无端的就发脾气。

赵丽梅修炼大法后,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矛盾面前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处处与人为善,不再对孩子们发脾气,性情温柔。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都不翼而飞了,从一九九八年到现在,她没有吃过一片药,每年节约四、五千元的药费,性格也开朗了,公公曾说:“你修大法后,无论从身体上还是从性格上都象换了一个人”。亲朋好友和邻居们都从她的身上看到了修炼法轮功的美好和神奇。

随着她性格和身体上的巨大变化,她的家庭也变得和睦、其乐融融。但是常年的骚扰和迫害,又使她本已和睦的家庭走向解体。她从大法中得到了新生,知道大法是挽救人类道德、救人度过大劫难的唯一的希望,所以总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诉给周围的人们,希望人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度过劫难。

六、遭迫害家破人亡

就是对这样一个善良的人,蠡县“610”、公安局、教育局、电大的不法人员们却常年的监控、绑架、劳教、酷刑迫害,不仅破坏了她的家庭,还使他们孤儿寡母时时处于苦难之中。未成年的女儿08年就曾被电大校长李海良叫到医院,强迫她在被迫害得心脏病复发的妈妈的出院证明上签字,来推卸自己作为领导的责任;赵丽梅的儿媳因为受到李海良等人的骚扰和惊吓,造成胎儿引产;时间不久,儿子就又被公安局纪检书记汪涛叫回蠡县恐吓:公安局正准备抓你的妈妈,你叫你的妈妈到公安局去做笔录。赵丽梅的儿女们都非常惊恐,小小年纪都承担着不该他们承担的巨大压力。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蠡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刘文利和副局长王瑞欣把赵丽梅绑架并劫持到河北劳教所后,不但不给家属通知,也不把非法劳教书给赵丽梅本人和家属,就连她的家属多次到公安局去询问她的下落,得到的回答都是不知道。赵丽梅的亲属到高阳、定州、山西等地到处去找,也没找到。急得老人、孩子及所有亲属们都团团转,近八十岁的老母亲思女心切,神情恍惚,仰面朝天摔在水泥地上。她的家人是一个月之后,才得知赵丽梅在河北劳教所。按法律规定,抓人后以及把人送劳教所后,24小时之内要及时通知家属并送达劳教书。蠡县公安局执法犯法,欺压孤苦伶仃的孤儿寡母。在他们伪造的劳教书上写着,他们所抄的东西经过了赵丽梅本人的认定。但事实上,他们抄家之前和之后,都不告诉本人,更别说让认定东西了。

就连今年三月五日的抄家也是一样,在本人和家属都不知道也没有见证人的情况下,用万能钥匙就随意抄家,本人要抄家清单也不给。

恶警绑架大法弟子后马上就搜身和抄家,目的很明确:抢劫钱财。赵丽梅二零零九年和二零一三年的这两次绑架,恶警们都抢走她身上所有的钱和私人存折、银行卡,无论家属怎么请客送礼,恶人就是不给。抄家时,谁喜欢什么就随便拿。甚至连赵丽梅刚花大几十元钱买来的提包都顺手拿走,VCD、DVD、MP3、电子书,还有其他财物,想拿什么就拿什么。甚至连孩子的压岁钱也不放过,朋友送给赵丽梅儿子的生日礼物——一个精美的储蓄罐陶瓷白鸽,也被恶警们摔在了客厅里。 这些恶警无视国法,践踏宪法及法律,利用手中的权力,欺压百姓。他们不出示搜查证,也不找见证人,更别说亮身份和证件,就反复用万能钥匙侵入公民住宅,掠夺私人财产。对所抄的财物,不列清单,更不找家属和见证人签字。随意捏造罪名、伪造证据和劳教书。赵丽梅作为一个合法公民,她的所作所行都在宪法的保护之内。也就是说,她修炼法轮功的任何行为没有触犯中国的任何法律。但是,在蠡县“610”和公安局的恶人的迫害下,她的私人住宅和生命财产得不到一点保障,孤儿寡母哭诉无门。象这样打着执行公务的幌子明目张胆的抢劫钱财的黑社会行径比一般强盗更具危害性,也只有中共统治下的警察们才做的到啊!

七、劝告参与迫害者:勿做中共替罪羊

正告参与迫害者:在迫害法轮功的历史过程中,无论是主动参与的还是被动参与的大小官员们,都难逃历史的审判。你今天的政绩,就是你明天的罪证!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法轮功违法,炼法轮功在中国是合理合法的,而所有的迫害都是在犯法。《公务员法》也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和命令的,都将承担责任”,这一条堵死了所有参与迫害的人企图以执行命令为借口,来逃避惩罚的后路。成立于二零零三年的由很多国家的正义力量组成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每天都在搜寻迫害案例。该组织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组织、机构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一定追查到底。谁犯罪谁承担,集体犯罪个人承担。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正义的审判来临时,不会因为你是执行上级的命令就对你格外开恩的,更不会因为你不知道内情或明哲保身的应付就对你法外施仁。你们对生命的冷漠、对善良的迫害、对邪恶的纵容,都是你们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对你们自己的迫害,不远的将来你们都将实质的偿还。随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和贩卖尸体标本的罪行在全世界被曝光,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处在全世界正义力量的围剿之下。2012年10月30日,海外成立了“清算江泽民迫害法轮大法国际组织”希望知情人保留并公开迫害的证据,在历史的大审判面前,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在这个迫害链条上的每一个人都会受到正义法庭的审判和善恶有报的天理的惩罚,除非他挽回了给大法和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

文革结束后,红极一时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793名警察、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然后给家属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了事。

千万不要以为你为中共干的事多就可以升官发财,恰恰相反,你干的多了,他会杀你灭口,最起码是拿你当替罪羊。看看薄熙来、王立军的所作所为及下场,再看看很多在中共历次政治运动中杀人、打人、整人的人,他们只是中共的一个棋子、工具,而最终却逃不脱悲惨的下场。

在此劝告蠡县县委、政法委、610、公安局、国保大队、教育局、电大及一切参与迫害赵丽梅的有关人员,立即悬崖勒马,停止迫害,守住良知,远离中共,加倍弥补,才可能赎回你们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4/11/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被迫害事实-271944.html

2013-03-15:河北蠡县赵丽梅被迫害致命危 家人怒斥恶警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法轮功学员赵丽梅,日前被当地国保恶警绑架、被折磨得生命危急,家属看到后很震惊,怒斥恶警王军昌等人:“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目前赵丽梅已被家人接回家。
二零一三年三月十日下午,六天没吃没喝的赵丽梅的身体极度虚脱,已经睁不开眼睛,心脏也出现严重不适,看守所怕担责任,只好通知赵丽梅的亲属将赵丽梅接回家。邪恶的610预谋将赵丽梅劫持进劳教所的邪恶计划破灭了。

赵丽梅的亲属看到奄奄一息的赵丽梅,短短几天已严重脱相,悲愤交加,怒斥恶警说:“她怎么了?杀人了?还是放火了?才几天就把人折腾的成了这样子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5/河北蠡县赵丽梅被迫害致命危-家人怒斥恶警-270970.html

2013-03-12: 河北省保定市蠡县大法弟子赵立梅已于3月10日晚从蠡县看守所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12/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二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270880.html

2013-03-09: 河北保定市蠡县赵丽梅被绑架

二零一三年三月五日下午五点左右,赵丽梅在蠡吾大街被绑架,已被送往蠡县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8/二零一三年三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70739.html

2012-04-26:河北蠡县电大教师赵丽梅遭单位领导骚扰恐吓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蠡县电大分校四十七岁的教师赵丽梅女士在劳教所备受苦难,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回到家中,蠡县“六一零”、公安局、教育局和电大的不法人员继续迫害她。

赵丽梅女士修炼法轮功后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可是多年来,蠡县“六一零”、公安局、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不断对她骚扰迫害,勒索钱财,并非法進驻到她家中有十几天,破坏了她的家庭,还非法监控、关押、劳教、酷刑等使赵丽梅时时处于苦难之中。

一、亲朋好友遭骚扰、恐吓

二零一一年五一之后,电大校长李海良等人企图把赵丽梅绑架到洗脑班迫害。赵丽梅请同办公室的一个同事代领了一次工资,副校长崔五奎知道后,竟然威胁该老师说:“你和赵丽梅是甚么关系?为甚么给她领工资?”吓得很多同事们尽管同情赵丽梅的遭遇,但因为怕受牵连,也不敢替她代领工资。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日下午,电大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等人又去赵丽梅家骚扰,她不在家。他们就立刻到赵丽梅弟弟的门市以及弟媳单位去骚扰,李海良还逼迫赵丽梅弟媳给赵丽梅和她的儿子、女儿打电话骚扰。新上任的教育局局长佟玉玺还指使赵丽梅前夫的妹妹(教育局招生办副主任刘彦薇)给赵丽梅女儿打电话,让赵丽梅女儿给妈妈打了很多电话,女儿不知妈妈出了甚么事,吓得哭起来。

晚上七点来钟,佟玉玺命令刘彦薇带路,领着李海良和电大副校长王争连夜到保定赵丽梅的儿子家骚扰。第二天上午,佟玉玺又指使刘彦薇领着教育局副局长刘广强、法制股股长庞建通、电大校长李海良到保定骚扰。他们两次骚扰都把赵丽梅的儿子叫到饭店,名义上吃饭,实际是给孩子施加压力,逼迫他说出母亲的下落。刘广强代表教育局领导传达所谓的几点“指示”,说再找不到赵丽梅就开除工作,还说要找不到,就让公安部门找。实际上,在他们骚扰赵丽梅及其家人的同时,就一直有陌生人和车辆日夜监视赵丽梅的家,并给赵丽梅家的门锁里塞东西。

二、儿媳妇被恐吓 胎儿夭折

李海良以后每天都给赵丽梅的儿子打电话骚扰,说他知道母亲在哪,要她说出母亲下落。赵丽梅的儿子只得关掉手机,小夫妻才能得到片刻安宁。这种骚扰持续了二十来天。刘广强、李海良的行为给赵丽梅的儿子和怀孕的儿媳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他们不知道母亲是否安全,接到李海良的骚扰电话就整天提心吊胆。她的儿媳因为害怕和长时间的紧张,影响胎儿发育。当小夫妻准备给未出生的孩子去买小床的时候,医生的检查结果打破了俩人的美梦,胎儿停止了发育,夭折了,小夫妻失声痛哭,不法人员的肆意骚扰给小家庭带来巨大灾难。

就在李海良骚扰赵丽梅儿子的同时,为了防止赵丽梅上访,教育局和电大不法领导还派几乎是电大的全体教师们分成几组,并分别由一个领导带队去各个路口、车站、银行门口等处堵截赵丽梅,还安排人在赵丽梅家和她的母亲家附近监视。并派电大副主任孙娜带人到赵丽梅母亲家骚扰,致使赵丽梅近八十岁的老母亲当天摔了两个跟头,把双腿摔坏,很长时间还好不了。

赵丽梅上班后,李海良严密监控她,并伙同教育局、六一零、公安局迫害她。由于李海良的经常汇报,蠡县公安局纪检书记王涛大约在二零一一年的十二月份,骚扰赵丽梅的前夫和儿子,把她的儿子叫回蠡县,王涛对他说过两天保定要来抓人,他的母亲是其中的一个。吓得赵丽梅的儿子叫母亲赶快躲起来吧,可千万别再被抓了。孩子还说:工资是保不住了,只要人不出事就行了。是啊,他年纪不大,却多年来承受着连他的父亲都承受不了的压力和恐惧。母亲被非法劳教,他到处奔波,营救。现在小家庭刚蒙受巨难,夫妻俩还没有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就又遭受公安局的恐吓和骚扰。他的父亲就是承受不了长期的骚扰才选择离婚的,父亲可以通过离婚逃避迫害。可是作为儿子的他,面对骚扰和迫害,又逃到哪去呢?

李海良因为有中共教育局、六一零和公安局的幕后撑腰,更加有恃无恐的肆无忌惮的迫害无依无靠的赵丽梅,不许她请假。因为李海良等人的骚扰,赵丽梅的儿媳由于害怕和紧张,胎儿发育停止,需要住院手术。可是李海良说甚么也不让赵丽梅请假照顾儿媳。万般无奈,赵丽梅的儿子只得向父亲求援,赵丽梅的前夫给李海良打了一个电话,李海良才准许赵丽梅休假一个星期。儿媳因为心情不好,手术后落下了腰痛病,赵丽梅几次向李海良请假想去照顾生病的儿媳,李海良都未允许。可见,无权无势的孤儿寡母生活是如此的艰难,正常的请假都要求助于外单位的有钱有势的外人帮忙。从二零一一年的十一月份一直到现在几乎半年的时间,赵丽梅多次向李海良请假都被他拒绝,这是因为赵丽梅炼法轮功而对她的特殊要求和迫害。

三、遭强迫扫地、监控、跟踪

二零一一年的十一月份,李海良还让电大副主任文小永对赵丽梅说要她每天给李海良擦一遍办公室和他的办公桌。李海良说这是领导给她安排的“工作”。赵丽梅为了救度校长,让他有机会明白真相,就答应了领导的要求。

李海良要求赵丽梅在每天给他打扫卫生时要先擦他的办公桌,否则,只要擦了一下茶几的抹布,他是绝对不允许再擦他的办公桌的,必须要换新的抹布。既然他这么讲究个人卫生,那为甚么不自己擦办公桌呢?李海良十几年来经常大会、小会、会上、会下的抹黑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经常要求老师们讲师德,可是他却不讲师德。连修“真、善、忍”的好人都要送洗脑班去洗脑,送劳教所去折磨,我们的社会到底需要甚么样的人呢?全国上下学雷锋,而当官的,人民的公仆却不学雷锋,反而要让别人来伺候。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日上午,赵丽梅上班时,李海良的办公室还没开门。李海良上班后,派电大副主任孙娜去叫赵丽梅去给他打扫卫生,赵丽梅因为有事没有马上去,大约十分钟后,李海良又派副主任文小永去催,几分钟后文小永再次去叫,就在赵丽梅和文小永谈话时,副主任郑爱明又去叫。在半小时之内,李海良就派了三个副主任,多次催促、命令赵丽梅去给他打扫卫生。赵丽梅请文小永转告李海良:自己和李海良年龄相同,是快要退休的人了。之所以去给他擦桌子、打扫卫生,完全是为了他好,希望他有更多的机会了解大法和法轮功学员,生命有个美好的未来。这也是对领导的尊重,但领导不要把这当成甚么“工作”。他的办公室和办公桌本来是应该他自己打扫的,当领导的和当教师的,这只是分工不同,职务不同,但在人格上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希望领导能够尊重自己的人格。

从去年的十一月份到现在的半年时间,李海良和崔五奎派电大领导和教师们轮流监控赵丽梅。这些年,教师的福利待遇几乎是一点也没有了,甚至在电大搬家后的四、五个月里办公室里竟然没有墩布,老师们要拖地得到处去找墩布。领导的办公室里有饮水机,可辛苦工作的老师们却喝不上水。李海良等人在改善老师待遇上舍不得花一分钱,但却舍得大把花钱去监控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尤其是在二零一二年中共邪党两会期间,不但暗中监控还经常派人跟踪她


关于赵丽梅以前受到的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的《河北蠡县赵丽梅十馀年来的苦难经历》。

四、作恶者罪责难逃

赵丽梅多次对李海良和崔五奎说自己按照“真、善、忍”做人,处处为领导和同事们考虑,在哪里都做好人,不需要老师们这么监控,这样让老师们参与迫害,对老师们不好,因为谁参与了迫害佛法都会有报应的,这只是迟早的事。

电大的教师刘某就是因为受李海良和崔五奎的指使参与监控赵丽梅,时间不长,双眼红了,走遍很多大医院都没治好,都五、六年过去了,至今还时好时坏。现在眼没治好,又得了更为严重的疾病,住院治疗。这都是神佛对人的警告: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会给自己和家人带来灾难。这些参与监控和骚扰的人和赵丽梅都是很好的同事,甚至有的很同情她的遭遇,也明白法轮功真相,不想参与。但在李海良和崔五奎的逼迫下,又不敢不听从命令。有的同事甚至都被逼哭了,李海良等人说:这是工作。

李海良等在二零零七年迫害赵丽梅后不久,电大单位几十万元的车在一次车祸中报废,单位又赔偿受害人损失费十八万元。这本来是上天给李海良等人的警告,如其不悟,更大的灾祸就将降临到迫害者身上。 现在参与迫害赵丽梅的责任人们涉嫌犯罪,正在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 三次立案追查,李海良也上了“法网恢恢”恶人榜,编号为50068.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26/河北蠡县电大教师赵丽梅遭单位领导骚扰恐吓-256238.html

2012-04-03: 河北女子劳教所女恶警刘子维的残暴

刘子维,河北邯郸人。现在是河北女子劳教所一个穷凶极恶的女恶警,警号:1356101. 她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追查国际恶人榜上,刘子维榜上有名。她具体恶到甚么程度, 看了下面关于她的所作所为你就知道了。

刘子维原先是河北女子劳教一大队大队长,现在被调动到三大队。刘子维心理变态,以折磨法轮功学员为乐趣。她毫无人性、阴损狠毒,她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有:扒光衣服、抓阴毛、电击乳头、阴部進行性虐待;大夏天她让被关押人员在太阳底下长跑、曝晒;同样,大冬天她也强迫人脱掉棉衣棉鞋在院里挨冻。下面举几个典型例子。

......法轮功学员王海旭未婚,刘子维让普教朱丽英等人毒打并打扒光女孩的衣服,邪恶地说:“看她是不是处女……”,然后把这个女孩和男警单独关在一间屋里,说:“让这个帅哥给你谈谈吧……”从此王海旭被迫害的不敢再说话。

刘子维曾经把法轮功学员杜平踢的走路成了瘸子了。

对法轮功学员赵丽梅长期吊铐、不让吃饭、也不让她上厕所,迫害致使赵丽梅右手和右手臂麻木了很长时间。

她对涿州的王丽霞多次殴打、灌食、限制上厕所、不让吃饱、扒掉外衣等,王丽霞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眼睛成了一条缝,头发被一绺一绺的揪掉。

法轮功学员冯晓梅被刘子维经常罚站、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等,这些迫害致使冯晓梅经常便血、后来得了癌症。

她多次殴打、用电棍打、电击李云霞,李云霞被打得精神恍惚,一个多月不说话;脖子、胳膊、后背多处淤青。

刘子维经常指使劳教犯殴打石家庄的王月琴,王月琴被踹得大小便失禁,前胸和肋骨、胃部等地方好多天疼痛难忍。

刘子维把学员张玉霞打得面部肿的老高,眼睛黑紫,肿成一条缝;被折磨得头发眉毛都白了。法轮功学员罗美玲被刘子维搧耳光、脚踹、电棍电击,打的满脸红肿、尿了裤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4/3/河北女子劳教所女恶警刘子维的残暴-255086.html

2011-12-10: 残害好人 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吕亚琴遭恶报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吕亚琴遭恶报

吕亚琴,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队长,主管迫害法轮功,她是中共专门培养的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十几年来,在多个劳教所参与迫害,而且四处去交流迫害的经验,她曾经扬言,“不扳倒法轮功,决不结婚。”所以至今三十多岁仍是单身一个,她泯灭良知,做下了许多骇人听闻的恶事。

法轮功学员张敬转、赵丽梅因为不下蹲,不报数,被她长时间关禁闭。吕亚琴对两个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抓住头发往墙上狠狠地撞头,打嘴巴,用胶带封住嘴,用脚踢,边打边疯狂地嘶叫。赵丽梅没有绝食,她却以赵丽梅绝食不吃饭为由强行灌食,以此折磨赵丽梅

法轮功学员郑宝珍身体不适,连走路都很艰难,吕亚琴看她不能干活,就想尽一切办法折磨她,经常谩骂侮辱她,用穿皮鞋的脚狠踢她的腿,直到郑宝珍解教的时候,腿上还留有一个坑。强制给郑宝珍灌食,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时候,让别人在郑宝珍的脸上画小王八,以此取乐。

法轮功学员王淑莲因为盘腿炼功,被吕亚琴关禁闭,还指使张琪、朱缘丽、刘蔓三个普教对王淑莲拳打脚踢,王淑莲被打得浑身是伤,面部青紫,经常被打得吐血。

法轮功学员胡沈华、蔡月存因为拒写所谓的作业,被吕亚琴用手指戳前额往墙上撞,手指差一点戳進蔡月存的眼里,而胡沈华当场昏死过去,胡沈华高血压拒绝吃药,吕亚琴就强行灌药,还把药偷偷地放進胡沈华的饭里边。

尤其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日至十七日,持续三天的迫害,都是她一手操纵和主持的,简直疯狂到了极点。那么炎热的酷暑天气,让所有的人在大厅里站军姿,罢工反迫害的法轮功学员被提去密室用电棍电,用电棍打,用铁片砍,致使法轮功学员赵烨的胳膊肌肉萎缩。而且吕亚琴疯了似地叫嚣:“我要给你们加期,加三个月,加得足足的,不服接着加。”

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有报是天理。迫害完毕后,吕亚琴在家休息十天,十天后,再返回劳教所的路上遭遇车祸。那些队长们私下议论,吕亚琴很可能要瘫痪,直到十一月份,全所警察大考试,也没见到她的影子。

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悲呀,其实在劳教所好多法轮功学员冒着被打、被罚、被加期的危险给她写信劝善,讲真相,制止迫害,可是她置之不理,一意孤行,甘当中共的鹰犬,结果葬送了自己的前程,在此奉劝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紧悬崖勒马,不要再做邪党的殉葬品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0/残害好人-河北女子劳教所恶警吕亚琴遭恶报-250380.html

2011-09-22: 河北保定市蠡县恶人继续绑架赵丽梅

河北保定市蠡县教育局局长佟玉玺,指使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王立军等人,2011年9月20日到赵丽梅家中绑架她,未找到赵丽梅,就到她亲戚家骚扰,当天下午还到保定她儿子家找她,逼迫她女儿给赵丽梅打电话。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王立军等人的恶行给两个孩子和亲属造成巨大恐慌。
(教育系统电话在网上有关赵丽梅的文章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22/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7028.html

2011-09-8: 河北蠡县赵丽梅在河北劳教所遭迫害事实补充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日发表了《河北蠡县赵丽梅十馀年来的苦难经历》,赵丽梅,女,一九六五年出生,工作单位是蠡县电大分校。因为炼法轮功,她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可是在过去十馀年的时间里,赵丽梅屡遭迫害。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赵丽梅被当地恶人绑架,九月二十六日,赵丽梅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二零一零年四月下旬赵丽梅被劫持到三大队,遭到野蛮的迫害。本文对她遭迫害情况做如下补充。

拒绝奴役劳动

在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三大队,有一天赵丽梅心脏特别难受,实在走不动了,就非常慢的走在了队伍的后面。大队长王昕为了羞辱她,让本来面朝北站在食堂门口的三大队全体人员突然面朝东看着赵丽梅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到队伍后面,有一次差点晕倒。赵丽梅头晕目眩,上楼慢,王昕就以各种方式挑动其他人对她的不满情绪。

三大队每天晚上都要晚点评,恶警们因为赵丽梅不干活,经常当着全队人的面,指桑骂槐,说赵丽梅和孟坤英在一大队里干活,到了三大队就不干了。有病也得干,你看这队里谁没病啊?有多少血压高的、心脏病的不都在干吗?

为了逼迫赵丽梅和孟坤英干活,大队长王昕经常强迫她们到劳教所的医院去开证明,说没有证明就得干活。可是狱医和恶警是一个鼻孔出气的,只要人还活着,狱医是不会开证明让你不干活的。赵丽梅和孟坤英不上邪恶的圈套,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

王昕又想出新的花招:把赵丽梅和孟坤英分到李梦云和佐小丽等邪恶的普教所在的班组,他俩不干活就惩罚其他普教,或者让每天产量最低的班组再背上赵丽梅和孟坤英的产量。因为产量高低直接和减期挂钩,产量高,每月的减期就多。王昕用这种手段驱使普教们拚命的干活,好每月多减一天、两天的期。而如果因为赵丽梅和孟坤英不干活,恶警们把她们的产量加到这些普教身上,有的普教自然会有怨气,以此挑起普教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逼迫赵丽梅和孟坤英干活。但也有很多普教同情她们,无论恶警们用甚么花招,这些普教们私下都说我们就是不让她们干活,爱怎么罚就怎么罚。甚至有的普教(上访的)也不干活了。

赵丽梅不配合恶人的要求,在车间大厅里大声对王昕说:“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人格尊严不受侵犯”“打人、体罚人犯法”“劳教所扣押信件犯法”王昕恼羞成怒,就把赵丽梅关在一间没人的屋子里,让吴士英打她。

吴士英殴打赵丽梅的当天晚上,赵丽梅一夜没睡,心脏憋得喘不上气。第二天早晨,赵丽梅已走不动路了,没有跟随队伍到操场,就在食堂的桌子上趴着。李卫哲叫她起来,说为甚么看见队长進来不站起来?赵丽梅告诉她吴士英打人的事,并指出是队长让打的。李卫哲大声说:“谁说是队长指使的?是哪个队长指使的?你把她(指吴士英)叫过来。吴士英就在一边坐着,李卫哲却不去当着大伙的面问个究竟,而是让赵丽梅叫吴士英过来,吴士英能过来吗?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吗?这时赵丽梅已站立不住,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吴士英把赵丽梅打得血压220,赵丽梅告诉管教张晶晶自己特别难受,头胀得很大。心里发憋。晚上,狱医给她量血压,但不告诉她结果。赵丽梅是在恶警李卫哲在晚点评时,不点名的羞辱中才知道自己血压220的,后来赵丽梅去向管教核实,才证实了这个结果。狱医不告诉她结果,是怕它们打人的恶行被曝光。

赵丽梅被吴士英殴打后的几个晚上,赵丽梅都睡不好觉,心脏难受。她告诉姓梁的管教:如果你们不处理这起打人事件,自己将向劳教局反映。这是一起恶性故意伤害、甚至是故意杀人的事件。因为恶警们明知赵丽梅心脏难受已多日,在所里的医院中又做过两次心电图,都证实是心脏病,还让吴士英下死手打她,吴士英还说:“要是严重的心脏病,这几巴掌下去早不行了。”赵丽梅因为炼法轮功才有坚强的毅力和顽强的生命力,才能在这样恶毒的殴打下挺住了,没被打死。假如说真被打死了,那劳教所肯定以一张“正常死亡”通知单了事。因为恶警们打人是做了精心的安排的,她们让赵丽梅坐在一间没人的房间的门后角落里,这里是房间的监控照不到的死角。吴士英打人时还把门关上,楼道里人看不见。用看能不能把人打死,来检验心脏病的严重程度,这恐怕只有在中共的劳教所和监狱中才会出现。

恶警们不但不处理吴士英打人的事件,而且从吴士英更加张狂的表现中可以看出她还受到了表扬或者奖赏。吴士英在人前炫耀:“是队长让打的”“打人真爽啊!”

恶警们用各种方式威胁、恐吓赵丽梅,在吃饭时,男管教多次故意拿着手铐在赵丽梅面前晃来晃去,管生产的李科长还跑到赵丽梅面前羞辱赵丽梅赵丽梅就当着四个大队全体学员的面向她反映三大队恶警指使吴士英把她打得血压高、眼球充血、心脏病发作的恶性事件。姓李的管教立即大声的吼道:“别说了,坐下,别说了!”她们是最怕让别人听到这罪恶的勾当的。

李梦云和吴士英都是社会上的渣子,她们在社会上长期和坏人们鬼混在一起,家长已无法管教。本来家长们满怀希望的想让劳教所把她们教育好,改掉偷盗、卖淫、吸毒的恶习,改邪归正,从新做人。可他们想不到劳教所不是像家长们所期望的正面教育人的地方,而是助长这些恶习的龌龊之所。管教们正好利用了她们的“邪、恶、毒、坏”来迫害法轮功学员。所以李梦云、吴士英等人在管教们的撑腰助长下,都当上了值班的,耀武扬威。值班时看谁不顺眼,就不让谁洗漱。李梦云就曾对赵丽梅说:“我已和队长说了,只要是我值班,就不让你洗漱”。就这样,大热天,有一个星期,李梦云不让赵丽梅洗漱。

不配合邪恶,不签字

三大队包班管教丁佳佳,多次逼迫赵丽梅在每月的百分表上签字,赵丽梅不签。王昕等人检查卫生,姓袁的小队长听说这个是赵丽梅的床铺,就说卫生不行,要扣分。王昕让赵丽梅在扣分的表上签字,赵丽梅不签。第二天,王昕等又说赵丽梅的卫生搞得好,要给加分,要赵丽梅签字,赵丽梅还是不签。几天后,王昕让报数时蹲下,赵丽梅不蹲,王昕让普教周亚兰把她推到。到了车间,正好是星期一,恶警们要开每周必开的会,研究怎样迫害这些人。会议散后,恶警们又让报数蹲下,赵丽梅不蹲,恶警们就把她关進了禁闭室。

恶警吕亚琴说:“我们有很多刑具,这些没在你身上使吧,你这要在前几年早……”吕亚琴一直到赵丽梅临回家的几天,还时不时的就逼迫她在车间或图书室站着,逼迫她唱邪党歌曲……吕亚琴当着全大队的面说:“在这就得遵守这的规矩,有甚么话,等出去以后再说吧。”

教育局局长张永江和纪检书记朱国玉一直在幕后操纵、指使对赵丽梅的迫害。

2007年4月7日,张永江、朱国玉、李海良等人积极配合610和公安部门绑架了赵丽梅。在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赵丽梅心脏病发作,610和公安局怕担责任想让教育局、电大接人回去,可张永江不接赵丽梅回家,并把手机关掉,不接电话了。在公安部门的再三催促下,张永江指使李海良、崔五奎等人到保定企图继续迫害赵丽梅

2008年7月18日,在张永江和朱国玉的操纵、指使并积极配合下610、公安局又一次绑架了赵丽梅并抢走了她的身份证。朱国玉在7月18日晚上逼迫说:“找不到身份证就送保定”。

赵丽梅多次找张永江和朱国玉要身份证,但他们都把责任推到610那里,拒不退还赵丽梅的身份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9/8/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9月8日发表)-246307.html#1197224952-3

2011-08-20: 河北蠡县赵丽梅十馀年来的苦难经历
赵丽梅,女,一九六五年出生,工作单位是蠡县电大分校。因为炼法轮功,她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可是多年来,蠡县“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不断对她骚扰迫害,勒索钱财,并非法進驻到她家中有十几天,破坏了她的家庭,还利用非法关押、监控、劳教、酷刑等使赵丽梅时时处于苦难之中。
一、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健康和家庭的和睦

赵丽梅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乙肝、心脏病、头疼、神经衰弱、颈椎骨质增生、乳腺增生、妇科病、肠道疾病(肠道有脓血,经常七、八天不能正常排便,痛苦难言)、小腹中还有五、六个核桃般大小的疙瘩,还有关节炎。修炼法轮功后,时间不长,这些疾病都好了。自一九九八年以来,她没有吃过一粒药片,精力充沛,身体健康。

修炼前,由于性格内向,经常与丈夫和公婆发生一些矛盾,她觉得这样活得太累。修炼法轮功后,她遇事找自己的不足,性格也开朗了,学会了理解公婆和丈夫。她们家的气氛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祥和。一家人其乐融融。公公曾说:“你炼法轮功后,从身体上到性格上都像换了一个人。”公婆看到她的变化,也曾一度走入了法轮功修炼,丈夫也曾经想跟着她学法炼功,他们也都非常支持她修炼。但好景不长,在法轮功遭到非法迫害后,他们又都被迫放弃了大法修炼。

二、上访说明真相遭迫害

大法挽救了她的家庭,给了她第二次生命。当谎言与对大法的诬蔑之辞铺天盖地的袭来时,从中受益者又怎能无动于衷?就像一个人在危难之中有人救了你,可是回头一看,你的救命恩人也有难了,假如你置之不理,那是个好人吗?人不能做墙头上的草,随风倒啊。赵丽梅选择了良知,站出来说句真话。

她依法去北京上访,却被不法人员劫持到蠡县驻京办。在那里,她们几个蠡县法轮功学员被勒索饭费九百元(让吃了一顿饭),后来又在蠡县看守所被超期关押一个多月,被多次非法提审、逼供,身心都受到严重的伤害。最后,每个法轮功学员又被蠡县六一零张春亮、牛海锋等不法人员敲诈一万元,被蠡县驻京办勒索三千元。赵丽梅的家人请客送礼高达几万元。在此期间,她丈夫为了见她一面,要到处找关系,托人情,还得买着很多好吃的东西请看守所的狱警。她丈夫明白她炼功后身心受益巨大,但由于承受不了这巨大的迫害,不得不违心的劝说她放弃修炼,配合恶人逼迫她写“不修炼”的保证。可是人怎么能忘恩负义,落井下石呢?

赵丽梅从看守所回家后,教育局不让她上班,她的丈夫又到处送礼,求情。朱国玉说:“宋彦双(蠡县法轮功学员)为了上班,让城关学区的振杰请我吃饭,给我送烟酒。”无奈,赵丽梅的丈夫又给朱国玉送去一箱酒,两条烟。赵丽梅上班后,蠡县六一零、教委、电大不法人员又开始了对她和她的丈夫长达五、六年的骚扰迫害。每到敏感日,节假日,六一零、教委就指使电大不法人员给她的丈夫打电话,逼迫他配合他们对赵丽梅進行监控,逼迫她放弃修炼。每当这个时候,赵丽梅的丈夫除了说好话之外,就是请客送礼。有一次,电大校长张永春逼迫她念诽谤师父和大法的材料,她不念,张永春就说:“要不念,六一零就来抓人”,然后,他就给赵丽梅的丈夫打电话。赵丽梅的丈夫在酷暑高温下,立即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到电大,去请他们吃饭,赵丽梅才被放回家。更加严重的是教育局的不法领导经常把赵丽梅的丈夫叫到教委,给他施加压力:“要不是看在各方面的面子上,早把她送進去了(指送進监狱)你要对她進行严密监控,不能出事”。还威胁他说:“再不转化就送大沙漠”。

二零零零年阴历腊月二十四傍晚时分,朱国玉醉醺醺地闯入赵丽梅的家中,胡言乱语,他还到东头屋、西头屋都看看见她家没有别人,就企图对她动手动脚,被赵丽梅呵斥出去。赵丽梅向朱国玉的妻子说了此事,朱国玉和妻子都就此事向赵丽梅道歉。但朱国玉却因此怀恨在心,加重了对赵丽梅的迫害。

第二天,朱国玉指使电大不法领导向赵丽梅要一千元钱,说是不去北京的保证金。赵丽梅找到朱国玉家问他为甚么要钱?朱说:“教育系统的法轮功学员都交了,不信,我让你看单据。”电大不法领导张永春又给她丈夫打电话,说不交钱就如何如何。赵丽梅的丈夫忙说:“快交了吧,要不然,他们会没完没了。”但赵丽梅认为这是对她的勒索,拒不交钱。朱国玉继续对她迫害。

三、北京上访 遭电刑 九死一生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三日左右,赵丽梅与几位同修去北京上访、说明法轮功真相。因信访局已变成公安局,上访就被非法抓捕,她们就在天安门广场打出条幅。赵丽梅举着真相条幅喊:“法轮大法好”,警车和便衣追上来,把她绊倒。她们都被非法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傍晚又被劫持到北京顺义县的一个派出所。

在派出所,赵丽梅被戴上了手铐,由几个人围着走進一个办公室,门窗都关的紧紧的。恶警非法审问她:“哪人那?”赵丽梅不理他。他们就叫嚣着:“拿墩布来,给她绞手铐。”手铐上都是铁牙子,用墩布一绞,手会立刻残废。赵丽梅不配合他们,把戴着手铐的两只手围着大腿一抱。

这时,恶警拿来电棍,至少有两根电棍在她的脸上、脖子上、身上持续的电着。他们把赵丽梅的手从后面反铐,让她平躺在地上。因为手铐铐的很紧,她的手腕很疼,就侧着点身子躺着,可是一个恶警还用脚使劲踩她的手腕,让她躺平。

恶警们电了她好半天才停下来,继续审问。赵丽梅不理他们,这时一个恶警就倒了一杯开水,突然一扯她的上衣,把开水贴着皮肤浇在她的身上,然后,伸進电棍就电。可是电棍不过电,恶徒们很纳闷:电棍遇到水怎么倒不过电了呢?于是,把她的鞋扒掉,电她的脚心、脚面,可是无论恶警们怎么电,电棍就是不过电。甚至一个恶警说:“哎呀,电到我了。”当时,赵丽梅只穿着一双尼龙丝袜子,恶警们围着她站了一圈,面面相觑,谁也不出声,既惊恐又纳闷。

恶警们又电她脚底的涌泉穴,她没有任何反应。他们又隔着尼龙丝袜子电她的脚脖子时,她的整个大腿都蹦了起来,这说明电棍过电。可是恶警们又开始电脚时,电棍又失灵了

恶警们电了她三、四个小时之后,二根大电棍都没电了。恶警去充电。这时,恶人拿来一个本子说:“你看人家都说了。”赵丽梅不理他,也不睁眼,那时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我的命是师父给救来的,我为大法、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应该!我不再连累任何人,因为说出地址后,本地及单位等很多人都要受到牵连和迫害。恶党搞连坐迫害,这本身就是违法犯罪。

当时她没有一点怕。无论恶警说甚么,她都不动心。这时,一个警察突然蒙对了她的地址。但赵丽梅脸色不变,眼也没睁。恶警们见诈不出甚么,就继续电她。

这时赵丽梅戴着手铐的手开始慢慢往上移(此时手铐是铐在前面的),当移到胸部时,她全身抽搐,两手用力向两边挣。恶警才赶紧打开手铐,七手八脚的掐人中,搬腿都无济于事。于是一群人把她抬起来往墙上顶,腿才打弯,人才缓过气来。其中也有有善心的人说:“这人有心脏病,快别电了。”还有人说:“你们怎么把人电成这样?”

当时她的脸上、脖子上都是血泡和血水,用她的上衣给她擦掉血水。其中一个年轻恶警说:“这算甚么?那个老太太的血泡比她大多了。”就在赵丽梅刚停止全身抽搐的间隙里,一恶警拿着电棍在她的脸上、脖子上、身上又走了一遍。当他电过之后,赵丽梅的眼部、脸部神经、肌肉开始抽搐,嘴也歪向一边。

这时,警察们才吓坏了,一个警察惊叫说:“她的眼怎么了?”紧接着,赵丽梅又全身抽搐,身体挺的笔直。他们又把她抬起来往墙上顶。就这样每隔几分钟她就抽一次。后来,他们不敢让她再平躺了,让她坐着,把腿蜷曲起来,这样慢慢的才不再抽了。

赵丽梅在没有修炼法轮功之前,就有心脏病,一生气就容易晕倒。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没吃过一片药。可是自从这次遭电刑折磨出现心脏病复发后,每遇到恶警绑架都出现心脏病复发状态,以至于二零零八年七月,六一零头目张跃贤带着医生和氧气去绑架她。

这时已是深夜,屋里的警察大部份都睡觉去了。两个警察架着赵丽梅走進了另一个办公室,坐在椅子上,他们还怕她跑了,就把她的手铐在椅子上。

四、电大人员非法進驻赵丽梅家中

二零零一年五月,朱国玉指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霍荣旭到电大学校,要绑架赵丽梅進洗脑班“转化”,赵丽梅说:“我修了真、善、忍,做个好人,身体健康,你们要把我转化到哪去?难道你们的目的就是让我变成一个忘恩负义、落井下石之人吗?”赵丽梅被迫出走,教导主任李海良(现任电大分校校长)骑上自行车就追,追了一小段,车子链条折了;电大校长张永春就带人连夜把她所有的亲戚家都搜了个遍,连她患有严重心脏病的姨母家都不放过。还用各种卑鄙的手段威胁她的亲戚。恐吓她的舅母说:“丽梅不是给了你一本《转法轮》吗?你娘家不是某村吗?”吓得赵丽梅所有的亲戚一宿都没得安生,都在为她提心吊胆。此后,亲戚们怕她再受迫害,经常劝说她,甚至给她施加各种压力,想让她放弃修炼。赵丽梅回家后,朱国玉威胁说:“如果六一零和公安局的人来后,你要说还炼功,那他们抓人,我们就没办法了。”朱国玉想借六一零和公安之手再次绑架她。

赵丽梅回家后,朱国玉指使电大张永春、赵兰荣、李海良等人又非法進驻她的家中十几天,逼她“转化”,使她一家人失去人身自由。他们白天锁着大门,钥匙带在他们身上,不给赵丽梅和她的家人。孩子放学了,丈夫去接孩子时,他们才把门打开。然后,又锁上。孩子上学时,他们开开门,再锁上。他们甚至怕赵丽梅家的锁还有另外的钥匙,就从电大单位又拿来一把锁锁上她家的大门。

朱国玉、霍荣旭、张永春、赵兰荣、李海良等人的犯罪行为,给赵丽梅和孩子、丈夫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和摧残。这些人吃住都在她家,晚上,张永春和李海良等人换着值班,一人和她的丈夫睡在一张床上,他们强迫赵丽梅睡在里边的小套间,赵兰荣就睡在外间看着,不让她走脱。她的丈夫彻夜难眠,又不敢得罪这些瘟神。赵丽梅的丈夫是搞建筑的,生意很忙,但无论多忙,他们也不让他出去工作,耽误了他签几十万元的建筑承包合同,损失巨大。朱国玉还对张永春等人说:“这里有吃有喝,以后你们就天天到她家来上班。”

朱国玉还强迫赵丽梅的丈夫去教育局开会,给他施加压力,威胁说再不转化就送大沙漠。赵丽梅被逼无奈,只好从家中配房跳出来,流离在外。

赵丽梅丈夫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和伤害,再也承受不住了,病倒了,躺在床上输液。可是张永春、李海良等人,就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每天照常来到她的家中骚扰,他们几个人在她家打扑克,并逼迫赵丽梅的丈夫去找回妻子。

后来,在朱国玉的指使下,教育局的不法人员以及电大的张永春等人又到她家中,逼迫她填“转化”表,并踹坏她家的装潢屋门强行把她从屋中抬出来,绑架到八里庄洗脑班迫害。在那里,赵丽梅的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出现严重的病态。他们叫来蠡县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做心电图,发现异常。急忙送蠡县医院急诊室。在那里,朱国玉却说:“她是装傻,死了有人负责。”

在医院里,赵丽梅浑身抽搐,张永春等人不管她有没有生命危险,派两个电大教师看着她,就都回家睡觉了。赵丽梅一天一夜,水米未沾,心跳很快。朱国玉还不让放人。赵丽梅的丈夫气愤的说:“你们说她危害社会,她这样一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会危害甚么社会?如果你们再不放人,那我就不管了,如果你们把人折腾死了,我连家都不让進!”这时赵丽梅的其他亲属也对电大领导张永春说:“我们的亲人是个大伙都公认的好人,你们平白无故的就把好好的一个人给折腾成这样,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跟你们没完!”

朱国玉和张永春等人在赵丽梅家人强烈的谴责声中,不得不答应让她回家。但朱国玉还是逼迫她的丈夫写了一个罚款五千元的欠条,还让他以自己的工作做担保。并指使电大领导继续监控她,或進家监控,或在大门外监控。但由于赵丽梅拒绝“转化”,不配合监控,他们的阴谋才未得逞。

回家后,朱国玉等人仍然逼迫她写所谓的“转化书”。有一天,朱国玉又来到她的家中恐吓说:“必须得当着三、四个人的面骂了街才算转化。”这时,赵丽梅的丈夫回家来,看到朱国玉的紧逼不舍,无奈,只得又拿出一条烟给了朱国玉。

几天后,这些不法人员们又逼迫赵丽梅的丈夫替妻子在“转化书”上签了字,又逼他到饭店请朱国玉、霍荣许、张永春、李海良等人吃了一顿饭。当时,叫电大副校长赵兰荣去,赵兰荣说她不愿和张永春等人一起吃,让单独请她。赵丽梅的丈夫又在饭店单独请了她及她的家人一顿饭。

五、由于朱国玉多次非法跟踪、打黑报告,赵丽梅再遭迫害

朱国玉还到电大核对赵丽梅的笔迹,经常调查电大学校周围有无法轮功传单和粘贴,阴谋迫害她。他还多次跟踪、举报,想借公安之手,把赵丽梅送進监狱。

二零零二年十月一日前夕,因朱国玉举报,公安局政保科李广辉带人,没出示任何证件(没有搜查令,也不出示身份证、工作证)穿着便衣就跳过院墙,進到院内,非法查抄了她的家。她的丈夫听说公安抄家,赶紧回来,给朋友打电话,一个公安还抢他的手机。抄出几本大法书籍,他们记录后,让赵丽梅签字,赵丽梅不签。他们就把她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在那里,赵丽梅向警察要搜查证,警察支支吾吾拿不出来。赵丽梅说:“你们这是执法犯法,我一定会去告你们!”

在巨大的压力与迫害中,赵丽梅身体又出现病态,公安局怕担责任才不得不释放了她。在公安局办公室,警察说出此次绑架是因为朱国玉说她家中有书,让公安去抄家。

朱国玉还不死心,又继续跟踪她。有一天晚上,赵丽梅去娘家和一亲戚家串门。当晚,就又被朱国玉以串联的罪名举报到城关派出所,他还向派出所提供了赵丽梅家的详细地址。让警察去抓捕赵丽梅。幸亏赵丽梅躲避及时,才没有再次被抓捕。可朱国玉不死心,反覆恶意举报赵丽梅。公安局的警察多次到电大学校欲绑架赵丽梅赵丽梅机智走脱。公安人员说:“你在家炼功,我们知道吗?我们管得着吗?可朱国玉反覆举报你,我们要不管,那我们是干甚么吃的?他连我们都得举报。”

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陈贵星等人于二零零三年非典期间对她進行了长达三、四个月的跟踪和调查,赵丽梅走到哪里,便衣就跟到哪里。无论是上街买菜还是走亲访友都有便衣跟着,陈贵星还亲自或派人到教育局和电大多次调查,给赵丽梅和家人的身心造成了巨大压力和摧残。又一次,几个公安恶人还到赵丽梅不炼功的亲戚单位去恐吓:“你们和法轮功有联系,要交代清楚” 还威胁说要把赵丽梅亲戚带走。

二零零三年,有一次公安人员不出示任何证件身着便衣就翻墙入院非法抄家,因抄出几本大法书,就把赵丽梅绑架到了公安局。在公安局办公室,警察说出这次抄家是因为朱国玉说赵丽梅家有书有资料,叫警察去抄家。还有一天傍晚,赵丽梅到她母亲家和弟弟家去,朱国玉竟然偷偷跟踪,并于当晚到城关派出所举报,说赵丽梅在串联,并给派出所提供了赵丽梅家的详细地址,让警察去抓捕赵丽梅。幸亏赵丽梅躲避及时,才没有再次被抓捕。可朱国玉不死心,反覆举报赵丽梅。公安局的几个警察又开着两辆车来到电大学校欲绑架赵丽梅赵丽梅机智走脱。公安人员说:“你在家炼功,我们知道吗?我们管得着吗?可朱国玉反覆举报你,我们要不管,那我们是干甚么吃的?他连我们都得举报。”

二零零三年十月一日前夕,赵丽梅的丈夫怕朱国玉再次恶意举报迫害,更怕公安绑架她,把她送到远处的亲戚家躲避一个多月。在此期间,朱国玉和电大领导还不断的给他打电话,到家找他,逼他说出妻子的去向……

电大副校长赵兰荣,以前是会计。赵丽梅事事考虑别人,曾两次发现会计赵兰荣给她所负责的班级多记了钱,一次一千多,一次八百多。她都说明情况,让会计改过来,使会计免受损失。赵兰荣在这几年来,一直配合公安、教育局监视、迫害赵丽梅

二零零三年暑假开学后,赵丽梅因为在单位院子里和表姐因表姐孩子转学之事说了几句话,赵兰荣就问她:“你干甚么了?”赵丽梅说:“和表姐说了几句话,有事吗?”赵兰荣马上阴沉着脸,厉声说:“除了我答理你,谁理你呀!”在赵丽梅下班后,发现有一辆黑色轿车一直尾随、跟踪她。当公安人员来电大调查赵丽梅的在校情况时,赵兰荣不但不说明赵丽梅让她改回记错的账目,使她免于两千多元钱损失的事,反而向公安提供了一些所谓的“信息”,协助公安绑架、迫害赵丽梅,并在她原来的邻居和很多熟人中散布了很多有损于赵丽梅名誉的谣言,给赵丽梅和她的家人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使丈夫和公婆对她产生很大的误解,直接加剧了她的家庭矛盾。这也是造成赵丽家庭破裂的主要原因之一。

赵丽梅的家庭被他们逼迫得破裂之后,赵兰荣又造谣说是因为赵丽梅炼法轮功才造成的离婚,完全推卸了他们应该承担的责任。

六、依法控告,反遭迫害

赵丽梅曾依法控告自己受到的各种迫害,这本来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可是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却指使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给六一零打构陷电话,配合六一零、公安局绑架赵丽梅。二零零七年四月七日,蠡县检察院院批捕科副科长董格昌(带队)、蠡县公安局的王军昌、朱彬、六一零的王建英、徐永刚、田利辉等人到赵丽梅单位绑架了她,然后直接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在那里,恶人曾一再追问赵丽梅的儿子在何处,欲以此胁迫她“转化”。几年来,邪恶不仅将赵丽梅温馨的家庭拆散,让两个孩子生活在父母离异的阴影中,还妄图利用孩子达到邪恶的迫害目的。

在那里,赵丽梅心脏病复发,医生检查之后要求立即送医院抢救。公安局、六一零人员向他们的上级请示,上级告诉他们:自己看着办。可是公安人员也好,六一零人员也好,面对他们自己造下的罪恶,谁也怕出人命,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就这样,他们给电大领导李海良打电话,要求他立即把赵丽梅接回去,可是李海良就是不接。几次回合之后,公安和六一零火了,出了人命谁负责?最后,没办法,电大副校长崔五奎带两个教师孙浩然和王秀敏还有一个小司机开车来到了保定洗脑班。

公安和六一零打了几个小时的电话,才把电大领导催来了,可是崔五奎等人并不是来接赵丽梅回家的,而是来迫害赵丽梅。企图在洗脑班看管她几天之后,把她送進劳教所。据一县委内部人士讲,对赵丽梅的非法劳教书已经开出来了,只等关押几天之后,就直接送進去。所以李海良和崔五奎等人千方百计的阻止赵丽梅回家。被指派一同跟去的两个教师,在她们给家里通电话时,就说要去几天之后才能回来。这时,赵丽梅的手机响了,崔五奎竟然拿起她的手机,问,这个号是谁打来的?赵丽梅要求接听电话,崔五奎却不让。因为赵丽梅根本不配合崔五奎的各种问话,崔五奎万般无奈,最后也只得送赵丽梅回家。车走到半路,崔接到电话,他和司机还有两个教师都下车接听电话。因为在洗脑班,恶人们两次企图抢走赵丽梅手中自家的大门钥匙,想非法抄家,但都未成功。这次崔五奎等在车外(不让赵丽梅听到)密谋好半天,不知又要耍甚么阴谋。车到蠡县后,赵丽梅要求回家,崔五奎等人不理,车开到电大单位,接李海良上车一起到赵丽梅家。车到门口,赵丽梅知道恶人密谋的肯定不是好事,拒不打开大门,这时很多邻居围拢过来,恶人的阴谋才没有得逞。

蠡县六一零、公安局、教委、电大不法人员自十七大之间就跟踪、监视赵丽梅,十七大结束后,教委法制股股长庞建通和副股长朱克洲又到蠡县电大问赵丽梅还炼不炼法轮功。十一月二十三日,恶人又到电大企图骚扰、迫害赵丽梅。调查电大周围有无法轮功真相传单和粘贴。

七、奥运期间,遭绑架、监控

(一)、赵丽梅被“六一零”欺骗 心脏病复发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下午一点左右,城关学区校长刘文英对城关学区教师谷香瑞说教育局领导要在蠡县科技大厦和她谈话。谷香瑞和蠡县教育局法制股领导很和谐的谈话结束后,回到家中不到二十分钟,城关学区校长又打电话要谷香瑞再到科技大厦去一趟。局法制股领导说六一零要和你们谈话。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下午一点,赵丽梅正在家中休暑假,照顾生病的女儿。电大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和教导主任张万聚去她家说,要开奥运了,教育局领导朱国玉要找她谈话,李海良还不让赵丽梅骑自行车,而让坐他们的车去,由此看,恶人早有把赵丽梅绑架到洗脑班的预谋。当天正在休暑假的电大会计也被叫到单位,并支出六千元钱“转化费”,准备交给六一零。赵丽梅也想和领导谈谈心里话,就坐着领导的车去了单位。

到了单位,文教局法制股副股长朱克洲假意听赵丽梅讲真相,实际是拖延时间等张跃贤和刘文利上楼抓人。

赵丽梅和谷香瑞在电大校长室坐着,一会就来了蠡县六一零的张跃贤、田利辉等四个人,还有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刘文利、国保王军昌和五、六个干警。同时还有二个扛着摄像机的人要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强行录像,好栽赃法轮功。

早在二零零一年时,在六一零的策划下,蠡县电视台给教委三名法轮功学员分别强行录像,其中两人是晚期癌症病人,蠡县小学教师赵彦梅和姚玉璞,她俩通过修炼法轮功癌症痊愈。而恶人到她们家中逼迫她们诬蔑栽赃法轮功,赵彦梅和姚玉璞根本不配合恶人的计谋,说:“要不是炼法轮功,我早死了,坟头上的草不知道有多高了,要我栽赃法轮功怎么可能呢?”恶人的阴谋没有得逞,但是却不甘心,竟然把对三人的录像剪接在了一起篡改配音,播放时都变成了污蔑大法的言词。

二零零六年蠡县北沙口村有一少年李金撞在沉迷网吧,几个日夜后,死在蠡县百尺街头。别有用心的恶人竟然在尸体周围放了许多大法的传单,很多警察围着录像,妄图藉此栽赃法轮功。经法轮功学员多方讲真相,恶人才没有达到预期的邪恶目的。

今天恶人故伎重演,又企图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强行录像,栽赃法轮功。

赵丽梅和谷香瑞说我们炼功做好人,没触犯法律,为甚么抓我们?张跃贤凶狠地说:“炼法轮功就有罪。”并对几个小警察下命令说:“执行公务”?下手抓人。谷香瑞和赵丽梅坚决不配合邪恶,这时赵丽梅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最后昏厥过去。这时,医生带着氧气立即上楼抢救过来,原来赵丽梅几次被“六一零”、公安局绑架,都出现心脏病复发状态,所以这次张跃贤竟然不顾她的死活,带着医生和氧气,还去绑架她。从下午二点一直到下午五点,赵丽梅被送到蠡县医院急诊室。

因为赵丽梅自一九九八年炼法轮功以来,所有的病全好了,没有用过一粒药,现在当大量药液输入身体后,出现强烈的药物反应,身体剧烈抽搐,医生赶紧给拔掉输液针头。李海良和张跃贤为了推卸责任,竟然把赵丽梅十五岁的女儿找到医院来,逼迫她在妈妈的出院证明上签字,以后出现甚么问题要她-----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来负责。

“六一零”张跃贤和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逼迫电大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教导主任张万聚到赵丽梅家中去搜查她的身份证,说找不到身份证,就送保定。李海良等人一直找到深夜十二点,他们把四间北房的抽屉、衣橱等都翻遍了,连配房都翻了,最后把赵丽梅的身份证强行抢走了。李海良等人作为教育单位工作人员,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手续就非法对赵丽梅家搜查了几个小时,这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触犯了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以及国家对公民身份证的有关法律法规,是严重的违法犯罪。

此时,赵丽梅身体非常虚弱,自己还不能做饭,女儿还小,她们母女俩就这样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李海良等人还每天两次到她家来“见面”,有时大门被敲的咣咣响,赵丽梅还没恢复健康的心脏被震的难受,女儿不在家,她还得硬撑着虚弱的身体来开门。把门打开之后,她已难受的睁不开眼,心慌气短,靠在大门上,说不出话来,李海良等看她在家,就走了。她在门上靠了很久很久,才慢慢扶着墙回到屋里,爬到床上。

奥运开幕式的前一天晚上,电大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又到赵丽梅家骚扰。

(二)、电大领导假借“单位听课”监控赵丽梅

赵丽梅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健康的情况下,李海良和张万聚就要求她到单位听课。并对她撒谎说八月底,保定电大要对电大教师们進行电脑考试,要赵丽梅去单位听电脑课。这是李海良等人假借“单位听课”来监控赵丽梅的手段。赵丽梅从五楼听课下来,心慌气短,到副校长崔五奎办公室休息。这时李海良推门進来,气呼呼的传达教育局法制股股长庞建通的指示:“以后对你赵丽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赵丽梅问是怎么回事,才知道是其他法轮功学员把她和另一名法轮功学员谷香瑞被绑架的消息上网后,国外法轮功学员打来讲真相电话,劝他们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可庞建通、李海良等人不但不听真相,反而威胁恐吓赵丽梅。第二天,李海良等人还到教育局去“告状”。

赵丽梅也想给领导讲真相,想让领导明真相后,有个美好的未来,所以就听从领导安排,每天上午来上班,下午和领导通一次电话或发短信。待赵丽梅答应领导的要求后,其他教师的上课任务(陪绑)也就取消了。

五十多天的暑假,赵丽梅就是这样度过的。二零零八年八月底的一天,女儿要开学走了,赵丽梅给女儿去买东西,没带手机,李海良等人打电话,没人接。李海良、崔五奎、王立军就找到赵丽梅家,因赵丽梅没在家,他们就在胡同口等。赵丽梅回家后,李海良气呼呼的问:“出门为甚么不带上手机?”并指着赵丽梅的鼻子说:“明天打电话必须接!”赵丽梅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是犯罪!”崔五奎说:“你甭接!”李海良也说:“你甭接!”崔五奎还说要赵丽梅第二天到教育局局长那儿去辞职。

第二天,赵丽梅到教育局找纪检书记朱国玉,要求立即撤销对自己的非法监控。上午九点多钟,电大领导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没人接,电大领导就给“六一零”打了构陷电话,说赵丽梅不配合监控。赵丽梅给李海良等人发了短信:“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李海良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就一直参与对赵丽梅的迫害,尤其是他上任电大校长后,不仅长期多次给赵丽梅丈夫打骚扰电话,就是在他已知道赵丽梅丈夫已提出离婚的情况下,还打电话逼迫他监控妻子。直到把赵丽梅家庭逼散。夫妻离异之后,他又把罪恶的黑手伸向赵丽梅的儿女和其他亲人。家庭破裂,受伤害最大的是孩子,两个孩子本来因为父母离异,心灵上已经遭受很大的创伤,给他们的一生留下了抹不去的阴影。可是李海良却不考虑这些,赵丽梅的丈夫被他们逼走了,他就给赵丽梅的儿女打骚扰电话。奥运期间,有好几次,她为了试探赵丽梅是否在家,赵丽梅的手机即使开着机,他也不打,而是打赵丽梅女儿的手机,然后,再让赵丽梅来接。几次过后,吓得赵丽梅的女儿一听到电话响,就大叫起来,不敢再接电话。

李海良等人的犯罪行为,给赵丽梅的孩子造成了心理恐慌,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同时也干扰了邻居们的正常生活。

此后,教育局和电大不法人员严密监控赵丽梅的一举一动,并千方百计的蒐集、罗列赵丽梅的所谓的“材料”上报,想加重迫害她并企图停发她的工资。李海良在单位会议上说:“谁加了一天班,可抵一天假期。”可赵丽梅一个暑假(五十多天)都被强行侵占,每天被要求到单位与他们见面。李海良却不给她补假。她因为有事向崔五奎请了一天假,他们还向教育局法制股汇报,法制股又立即向六一零汇报。赵丽梅回家后发现门锁被撬,以后恶人又用万能钥匙多次打开她的家门偷偷搜查。自二零零八年一月五日起到新年前的一段时间,恶人频繁打开赵丽梅的家门偷偷搜查。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進去。电暖气被打开,本来已锁好的门锁被打开。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住宅权和公民的人身权利。使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

由于李海良、崔五奎、王立军等人经常向教育局和“六一零”告状或者打构陷电话,“六一零”和教育局加重了对赵丽梅的骚扰和迫害。李海良等人不但不同情法轮功学员、反思自己的所为,反而认为他们遇到的麻烦都是因为赵丽梅炼法轮功给招来的,李海良经常说:“你看人家别的学校的校长,一放假甚么事都没有,要不是你炼法轮功哪有这么多事?”他愚蠢地把救度他生命的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视作“包袱”,千方百计地想甩掉。所以严密监控赵丽梅的一举一动,并随时向教育局法制股汇报,有时由总务主任王立军直接向六一零打构陷电话。

二零零六年八月,蠡县城关镇法轮功学员郑荣昌被绑架到保定洗脑班,城关镇一个年轻人在保定洗脑班看管郑荣昌,这个年轻人后来说甚么也不干了,非要回家。可是城关镇找不出一个人去接替他。这时与城关镇没有任何关系的教育局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就来到了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当上了管教领队。他上面和蠡县六一零直接联系,下面指挥管教看管郑荣昌。王立军也利用自己和六一零的特殊关系,多次恶意举报本单位法轮功学员赵丽梅

(三)、“六一零”和教育局、电大领导骗走并拒还赵丽梅身份证

蠡县“六一零”和教育局、电大不法领导一直没有放松对赵丽梅的非法监控,为了完成“六一零”下达的任务,如:非法收取赵丽梅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像片等,李海良和崔五奎(具体负责迫害法轮功的)等人挖空心思,让电大所有教师都交(以此迷惑赵丽梅)。有时双休日,还派电大的副校长王争和副主任文小永到赵丽梅家的胡同口暗中监视。

赵丽梅的身份证被张跃贤强行收走,被非法扣押在“六一零”办公室。赵丽梅因为要给女儿打款和办理很多事情都要用到身份证,多次去要,但张跃贤要么不接电话,要么说让教育局领导给他打借条,说明用身份证的情况,并且保证用完之后当天必须交回到“六一零”,教育局领导不写借条,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曝光谴责下,一直到十月底,张跃贤才把身份证还给赵丽梅。期间三个多月,赵丽梅的身份证一直在“六一零”办公室,有关人员严重的侵犯了她的人身权利,干扰了她的正常生活。触犯了我国有关身份证的法律法规。

有法轮功学员把张跃贤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行曝光后,张跃贤给赵丽梅打电话,说她家周围有张贴他的传单,说他以后也就不顾忌甚么了。

(四)、“六一零”利用各种方式安排非法监控赵丽梅

此后,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蠡县法院第三次对蠡县三名法轮功学员崔树美、崔小先、冯文珍非法开庭。头一天的傍晚六点来钟,有两个陌生人去敲赵丽梅的家门,说是送请帖的,问请帖在哪?答说没有,又说送错了。而后,这两个人就站在赵丽梅家的胡同口监视。

开庭的当天,张跃贤竟然逼迫教育局领导到法院门口,企图迫害教育系统法轮功学员。开庭的当晚九点多钟,有几个陌生人去砸赵丽梅家的大门。几天之后,赵丽梅家的门锁里插着半截钥匙,又过了两天,门锁里插着一截火柴。

赵丽梅被非法劳教的前些天,还有陌生人到赵丽梅家探路。

自奥运前夕到二零零九年赵丽梅被非法劳教,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总务主任王立军、副校长崔五奎、副校长戴胜娟、教导主任张万聚和教育局局长张永江、法制股股长庞建通、副股长朱克洲等不法人员一直在非法监控着赵丽梅每一天的情况,是上班还是请假,都要及时向县六一零汇报,即一天两次向“六一零”“报平安”。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向电大领导崔五奎请了一天假去串亲,不法领导马上把她请假的消息汇报给教委,教委又马上汇报给“六一零”。结果等赵丽梅串亲回来,发现门锁被撬坏,家中却没丢东西。求人换上门锁后,她却发现仍然有人反覆多次用万能钥匙打开她的家门和室内门,各个屋子都翻看,却不偷东西。把电暖器打开、电灯打开。把孩子的电脑破坏,电源线给拔下来了,螺丝也拧下来了,电脑不能启动了,赵丽梅把电脑送去修理,却把修理商的优盘给烧了,原来电脑里面的线路也给破坏了,插上优盘就烧坏。

此后,一直到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赵丽梅再遭绑架,在这期间,不断有人用万能钥匙進赵丽梅家非法搜查、给大门和室内门的锁眼里插东西,搞流氓恐吓活动。甚至在赵丽梅被绑架的前几天还有人進去。给赵丽梅和两个孩子以及其他亲人都造成了巨大的心灵摧残。赵丽梅经常彻夜难眠,不知道甚么时候,就可能有坏人用万能钥匙开门進来,这种阴险的流氓恐吓手段对一个独身女人来讲,造成的心理压力和创伤是难以想像和弥补的。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住宅权和公民的人身权利。使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赵丽梅额上的皱纹多了许多,头发也掉了许多。

赵丽梅把自己请假后家门就被撬并反覆被非法搜查的事向校长李海良说了,李海良不但没有受到任何良心的谴责,也没有半点同情心,竟然大声说:“你别对我说这个,这与我没有关系,你出去。”

八、再遭迫害,被非法劳教

由于李海良等人的非法监控和多次向六一零打诬告电话,并罗列黑材料上报,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左右,蠡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带领蠡县南庄镇派出所多人在法轮功学员赵丽梅的家门口绑架了刚刚走亲回家的赵丽梅。抢劫了她骑的电动车和手提包,包中有家门钥匙及七千元钱的存折(赵丽梅的前夫给孩子的抚养费)。然后,一群恶人就非法抄了她的家。把她家的DVD、EVD、手机、小灵通、大法书籍、电子书、大法师父的法像和价值百元的铜香炉、几个MP3还有几个小放音喇叭,以及她刚刚花六十元钱买的手提包等东西都抢走了。恶人掠夺这些个人财产,既没有见证人也没有列清单, 还在非法劳教书上说抄出的东西经过了赵丽梅本人的认证。其实赵丽梅当时根本就不知道家已被抄,更谈不上去认证被抄的东西。

抄家就是为了抢钱,没找到现金,恶人竟然把朋友送的陶瓷白鸽,赵丽梅孩子的储蓄罐,摔在客厅里,也没有找到一分钱,满屋子一片狼藉。恶人非法抄家之后,还暗中监视,看谁去赵丽梅的家中,企图迫害其他法轮功学员。

突如其来的绑架迫害,使的赵丽梅血压升高、心跳加快,恶人强迫她躺在蠡县公安局办公室冰冷的水泥地上,刘文利指使人拽着她的双手和双脚翻转她的身体,使她一会儿脸朝上,一会儿脸朝下,就这样折腾了她一夜。一个恶警还在她的心脏部位踩了两脚。第二天早晨,赵丽梅身体非常难受,因为水泥地太凉了,她吃力的爬到椅子上,想坐一会儿,一个恶警立即把她从椅子上扯下来。

于九月二十四日早晨,恶人把赵丽梅送到蠡县拘留所。二十六日上午,两个年轻人到看守所偷偷的给赵丽梅录音录像,赵丽梅告诉他们法轮功是冤案,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给自己留条后路。一恶人听后还到外面给其上级(六一零头目)打电话请示。恶人竟以此作为所谓的“口供”把赵丽梅非法劳教了一年。

赵丽梅的亲属为了减轻赵丽梅的被迫害,找到蠡县公安局法制股股长杨红亮,承诺如果能帮忙不批劳教,就送给他一部手机。可是杨红亮明知道非法劳教书已经下来了,人还没有被送走,家人不知道这消息。第二天就赶紧到赵丽梅亲属开的手机店里拿走一部新手机。赵丽梅的亲属到处托人请客,刘文利和王军昌才把赵丽梅的电动车和家门钥匙给了,可是七千元的存折说甚么也不给,到现在也没给。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高建国还谎称从赵丽梅家中抄出一个笔记本电脑(其实根本没有此事),要赵丽梅的亲属给他送条烟,就把电脑送回来。并问其亲属电脑是甚么颜色的,赵丽梅的亲属为此请他吃饭,但电脑也没给。

九月二十四日赵丽梅被送到蠡县拘留所后,拘留所向其家人勒索钱财,说这的饭她能吃的下吗?有高级的饭,得多交钱,这样赵丽梅家人给了他们三百五十元钱。赵丽梅在那里呆了两天,只看见有黑馒头、和飘着几片菜叶的水,连咸菜都没有,这就是他们所谓的“高级饭菜”。赵丽梅没有吃他们的一口饭,(三百五十元钱至今没给退回)赵丽梅亲属送去的一箱方便面等食品全被拘留所的工作人员偷偷享用了。

九月二十六日,赵丽梅被非法劳教一年,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公安部门没有依法给赵丽梅以及亲属送达所谓的“劳教书”,家人到公安局去问,恶人也不告诉赵丽梅的去向。致使赵丽梅近八十岁的老母亲以及其他亲属很多天后还不知道她被送到哪里去了,到定州和石家庄等地到处打听也没有找到下落,一家人心急如焚。老母亲因为着急上火,神情恍惚,走路不稳,有一天突然一个趔趄,仰面朝天摔在了水泥地上……风烛之年的老人在女儿一次次的被非法迫害中已饱受煎熬,如今赵丽梅再度遭迫害更让老人雪上加霜。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六日下午,蠡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瑞欣带一群持枪、戴钢盔的警察闯進看守所。王瑞欣大喊:“谁也不能再动,不准换衣服,立即带走!”赵丽梅和谷香瑞、朱丽华、田俊芳、刘文珍、齐芳伟被劫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朱军强、朱彦龙被劫持到高阳劳教所。路上,赵丽梅高喊:“法轮大法好!”“人类面临大灾难,法轮大法是来救人的”;“迫害救人的法轮功学员是有报应的,当大灾难到来的时候,你们这些参与迫害的人就有危险了。”“炼功后,我在家里,孝敬公婆、照顾子女;在单位我今年招生十三个,在全校名列前茅。我没有做任何错事、更没有违犯法律。就把我家庭拆散,现在又把我非法劳教,我十七岁的女儿谁管哪!我如果做错了甚么,我愿意接受任何处罚,但我没有一点错,迫害我天理不容呀!”警察见她喊,就要给她戴手铐,还想把她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铐在一起。在法轮功学员的正义制止下,才未得逞,还拿起一块脏手巾,想给她塞嘴里,也未成功。她就一直喊到高阳劳教所大门口,车上的警察们也不再管她了,有的还在抹眼泪。

九、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遭迫害

(一)、在劳教所隔离区遭迫害

在高阳劳教所大门口,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恶警们开着一辆大车来接人,几个人把赵丽梅抬到了大车上,恶警给一车法轮功学员(大约有二十多人)都戴上手铐和口罩。这些恶警们为了捞取钱财、到处去接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为了能收到更多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和当地恶人互相勾结,绑架更多的法轮功学员送到劳教所去当无偿劳动力,实际就是壮丁。这些恶警见接到了这么多法轮功学员,他们一个个哈哈狂笑,连吃带喝,对法轮功学员说话就一个个瞪圆眼睛,双手叉腰,连吼带叫。

赵丽梅在车上继续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立即用胶带把她的头和嘴缠上,扯下胶带时,粘下了很多头发。第二天早晨,赵丽梅在隔离区喊:“法轮大法好!”姓李的管生产的科长,是个女的,烫发,戴副眼镜,立即拿着冒着蓝光的电棍蹬蹬的跑过去,狱医马所功等几个恶警打她,把她推到一间隔离室。她们很多人把赵丽梅双手从后面铐起来,用胶带又把嘴、头缠起来。这次缠得更紧。赵丽梅心脏病复发,心跳很快,恶警才给她把胶带扯下来,又带下来很多头发。当天晚上,赵丽梅向值班管教要非法“劳教书”看看。管教不给她。赵丽梅打坐炼功,被两个“帮教”告诉管教,好几个恶警、普教又打她,给她又从后面戴上了手铐,又把头用宽胶带缠上。一直到第二天下午,赵丽梅呼吸急促,抽搐,恶警才扯下胶带,见她心跳太快,它们才给外面的医院联系。恶警指使两个邪悟的帮教“转化”她。赵丽梅看着为了减期胡言乱语的帮教,心里觉得她们太可怜了。明明知道大法好,才学的,现在遭受邪恶迫害,为了早几天回家,竟然配合邪恶诬蔑大法和师父,生命将会在还恶业中承受无尽的痛苦。为了让她们明白过来,赵丽梅向她们讲邪党杀人的历史,以及大法给社会、家庭带来的好处,大法是整个人类走向未来的唯一希望。邪悟的帮教立即向恶警汇报了。从此恶警们再也不做赵丽梅的“转化”工作了,怕她再做反转化,把邪悟的再转化回来。

由于接连几次恶警长时间铐赵丽梅的双手,赵丽梅的右手手指几个月都麻木,医生说是神经损坏了。心脏部位疼痛一个月。

(二)、在邪恶的一大队遭迫害

六天后,分到邪恶的一大队“严管班”。恶警指使普犯们限制她上厕所,赵丽梅只得不喝水、少吃饭,造成严重的便秘。包班管教叫“李欣”,赵丽梅想给家里打电话,恶警不让打,写信也受限制。一个月后分到普通班。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日下午一点多,大队长刘紫薇逼她去干活,赵丽梅不配合,要和刘紫薇谈谈心里话,刘说现在没时间,你要不去干活就铐起来。赵丽梅告诉她,别这样做,这样对你不好。刘紫薇对指导员王伟卫说:“你看着她吧。”王伟卫说:“铐起来”。就这样,刘紫薇等就把赵丽梅双手举过头顶铐在了保管室的铁管子上。也不让吃饭和上厕所。一直到十一月四日的晚上九点多才给她打开手铐。赵丽梅右手和右手臂麻木了很长时间,一点劲也没有,手臂抬不起来。洗脸、刷牙都干不了。

但即使这样,王伟卫还逼迫她干活:叠档案袋,还说,产量要和别人一样多。几天后,赵丽梅的右手大拇指下方的手腕处突起来大疙瘩,越活动突得越高,很疼。赵丽梅告诉王伟卫,自己想到外面的正骨医院看看。王伟卫把眼一瞪:“怎么,你想到外面去拍片?”“看所里的医生怎么说吧,他说需要到外面去就到外面去,他说不需要到外面去,就不能到外面去。”结果所里的狱医马所功看了看说:“这是软组织损伤,没关系,这也治不了,拿点止疼片就行了。”就这样,赵丽梅的手耽误了治疗,落下了残疾,不能干重活了,活动多了疙瘩就突出来了,手神经受损,右手臂几个月之后还不能正常抬起来,而且一点劲也没有。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日,赵丽梅要求写行政复议,“班长”郝欢受恶警指使,故意不让她写成。要让她在短短的二十来分钟的时间里完成,并且还不断的催促。赵丽梅把草草写成的行政复议交给了“班长”郝欢,(因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这里是违法的,恶警们怕法轮功学员向它们讲真相,就不让法轮功学员直接和管教接触,有事情要通过“班头”)郝欢交给了管教(带班管教叫揣伟),可是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了音信。赵丽梅向这些管教们问,谁也说不出为甚么。因为法轮功学员写的行政复议它们是不往外寄的,而在它们悬挂的大牌子上却写着不准扣押被劳教人员的信件。所以一大队王伟卫、刘紫薇、揣伟等人扣押赵丽梅行政复议的行为是违法的。

在邪恶的一大队,不准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進到班里,每人坐一个小凳在自己的床铺前,不许和别人说话,也不许到别人的床位前去。恶警们让普教们看管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没有一点人身自由。打水都不让出去,由这些普教们给打。是怕法轮功学员和别的班的人说话。上厕所要由普教打报告,得到准许后,才能由普教跟着去。只要厕所里有法轮功学员,别的班的法轮功学员就不能進去。怕互相说话。在这里听到的最多的就是“快点、快点”。解大手只能等到晚上,人少,可以多蹲一会儿,但值班的也是一次次的催促。赵丽梅犯了严重的便秘病,可想而知处境有多难了,即使在晚上,没人的时候,为了多蹲一会儿,也要给值班的说很多好话。很多人说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要先蹲够厕所,再睡几天的觉。承德法轮功学员纪淑军就是因为上厕所没有打报告,被用手铐铐在厕所里好几天没让出来。这里不让提“真、善、忍”,而那些普教们-------偷盗的、卖淫的、打架的每天嘴里污言秽语的,愿说甚么就说甚么,没有人管,十九岁的吸毒犯李梦云就无数次的炫耀自己已经打了四次胎。但只要法轮功学员一说话,他们就一个个的瞪起眼睛,大嚷:“别说了,队长们在监控里看着呢,别给我们找麻烦”。这里,楼道里、班里、院子里、车间里、厕所里、饭堂里到处都是监控,如果恶警们从监控里看到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就会训斥班里的普教看管不严,会罚他们,甚至给她们加期。

在邪恶的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不让炼功。即使在被子里躺着盘盘腿,也会被值班的看出来训斥,甚至被告到恶警那里,遭受折磨。晚上睡觉的时候,不灭灯,不关门,即使在冬天也不让关门。恶警们和值班的整个晚上都来回的一个屋一个屋的转。看看谁没有睡着,看看有没有学法的、炼功的。尤其是王伟卫如果怀疑谁没有睡着,他会在你的床位前呆上好一会儿,盯着你看,看你到底睡没睡着,甚至他会突然用手扯扯你的被子,看看你有甚么反应。使人的精神长期处于高度紧张之中。说不定哪天从车间回来,就不让回班了,集中到大厅,接受“安检”,由恶警或值班的一个个的搜身(有时要一件件的脱光衣服检查,刘紫薇就曾坐在门口,逼迫一个个脱光衣服检查)。搜班里的床铺和放衣服的橱柜,衣服被一件件的扯开,被子、褥子全扯开,如果搜出有纸笔或者是他们规定不让有的东西,搜出来就要挨罚,如果被搜出有经文和有关大法的资料等就更惨了,就要被加期或遭受严重的体罚。有人在食堂吃不饱,偷偷拿个馒头回来,如果被搜出来就挨罚。每到这个时候,就像日本鬼子進村一样恐怖,恶警们还故意造成一种恐怖气氛,一个个说话大吵大嚷。恶警还邪恶的规定:看到管教要喊:“队长好”,要是不喊,就要挨罚。赵丽梅就因为在车间低头走路,没看见刘紫薇走过来而被挨罚。

二零一零年八月,让吃了一个月的臭肉。据做饭的讲,这些肉买来时就有味了,放冰箱里,冰箱又坏了,肉已经臭了,但还是让人们吃完了。

由于精神长期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很多人例假都不正常了,几个月都不来一次。回家后才又恢复正常。很多人都脱头发了。

(三)、在邪恶的三大队遭迫害:因不配合恶人,被殴打、被关禁闭

二零一零年四月下旬,一大队解体,赵丽梅被调到邪恶的三大队。大队长王昕故意让她给卖淫、吸毒的李梦云做辅工。做澡巾,辅工配料要跟的上主工砸活,李梦云才二十来岁,为了减期,拚命的干活。赵丽梅年纪大了,手又有残疾,跟不上李梦云砸活,李梦云就每天骂她:“我是主工,你是辅工,我就得调教你。”赵丽梅受不了这种身心折磨,病倒了。王昕还逼她干活,不干,就让偷盗犯吴士英打她,吴士英把她打得左眼充血,血压二百二十,心脏病复发。吴士英打完人后,还说:“打人真爽呀”。还说:“是队长让我打的”。赵丽梅把此事向管教反应,恶警史红(音)却说:“就得让她看着你”。

赵丽梅血压220、走路都困难的情况下,王昕还每天逼赵丽梅干活,不干就站着。为了挑起其他人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也为了逼迫赵丽梅和另一个保定博野县的法轮功学员孟坤英干活,更为了捞取利益。邪恶的大队长王昕就让全大队的人晚上加班干活,说是大伙的产量已经完成了,这是替没干活的干的,孟坤英因此遭吸毒犯李梦云的殴打。孟坤英血压很高,已是六十多岁的人了,承受不了迫害,把李梦云打她的事向管教反映,恶警们不但不惩罚打人的李梦云,反而惩罚挨打的老人孟坤英,逼孟坤英在大厅的水泥地上坐了一夜。孟坤英为此大夏天的绝食、绝水一天多,恶警们还逼她在操场转圈。并且逼她和赵丽梅站在第一排,走路慢了,恶警们就挖苦、讽刺,跳动普教们对她们的不满情绪。

因为赵丽梅和孟坤英干不了活,王昕还不让赵丽梅和孟坤英购物,很长时间了也不让购,即使卫生纸、肥皂等生活必需品也不让买。并且不让其他人给代买,别人要偷着给她们点吃的用的,要让管教知道了,就要挨罚。

有一天,赵丽梅心脏难受,走路跟不上,恶管教就让两个普教架着她一溜小跑的上了楼,全然不管她的心脏是否能不能承受。

为了逼迫她们和其他不唱歌的法轮功学员们唱歌,王昕让所有的人都陪着晒着,反覆的唱,不让進食堂吃饭。还让把要干的活扛到队里,罚不唱歌的法轮功学员们干活。赵丽梅和许多法轮功学员就因为不唱恶党歌曲,经常被罚站、不让吃饭。

恶警李卫哲嫌赵丽梅不配合做体操,就拽着她站在队伍前面進行羞辱。嫌她走路慢,在外面罚站,并用各种尖酸刻薄的语言羞辱她,致使她心脏病发作。包班管教丁佳佳也曾因赵丽梅不配合做体操,罚她站在操场很长时间,并且不让去吃饭,致使心脏病发作。

劳教所每天要报几十次数。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一日,赵丽梅因为不配合报数得蹲下这种侮辱人格的行为,并向恶警说:“信仰自由,天赋人权,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说法轮功违法,炼法轮功合理合法,抓法轮功学员到这里来才是犯法的。你们管理应该按照你们的管理规定来管理,你们大牌子上明明写着被劳教人员的人身尊严不受侵犯。”恶警们恼羞成怒,说她跳动别人的情绪。吕亚琴、张晶晶、丁佳佳等恶警把她连推带搡的带到禁闭室。逼她把鞋和袜子都脱掉,兜里连卫生纸都搜走。吕亚琴还打她几个耳光。

在一楼的禁闭室里,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四壁是软软的海绵,窗户被挡上,门上也包着海绵,只留一个半尺见方的送饭的小窗口,送饭的就从这里给扔進一个馒头。屋里缺氧,有嗡嗡的回音,阴森恐怖。赵丽梅吃、喝、拉、撒都在这里,一个尿桶满了,恶警不让去倒,再给一个尿桶。几天下来,屋里的味刺鼻子,到屋里给倒尿桶的普教被刺得睁不开眼睛,蚊子嗡嗡的叫。没有床铺,没有垫子,连禁闭室里原来就有的几片卫生纸都收走。如果站不住就只能坐在水泥地上。赵丽梅就在水泥地上或坐或躺十三天。里面有很多头发,这都是被关在这里的人掉的,可想而知,这种处罚对人的精神刺激有多大。吕亚琴曾说:“被关在禁闭室的人超不过三天就得疯了”。

有二个恶警在禁闭室外面看着,它们一会儿就打开小窗户看看赵丽梅有没有炼功。赵丽梅说把小窗户打开吧,这屋里缺氧,我有点憋气。一个恶警说:“就得憋着你”。

由于晚上恶警们不愿在外面看着,她们就等晚上人们都睡下了(目的是不让别人看到它们行恶),让赵丽梅回到队里的大厅里守着值班的恶警们呆着。赵丽梅不配合邪恶,恶警就指使普教扯着她的腿在地上拖,把她的后背磨出了很多血印。

晚上不让睡觉,不让躺着,赵丽梅躺在地上,恶警指使周亚兰用几个漏盆装上水放在她的身旁,一会儿水就流到赵丽梅的身下,恶警们就拿她开心取乐。第二天早上在人们还没有起来时,(恶警们怕别人看见他们行恶)姓王的小队长,很矮。他们强行给她从后面戴上手铐,又把她关到禁闭室去。吕亚琴等人不断去威胁恐吓,逼她承认自己错了。赵丽梅说我没有错,更不会去违心的承认甚么错。所长冯可庄到禁闭室外看看赵丽梅说:“不听话”,“这里就是不许提法轮功”,她还指使恶警:“给她戴上手铐”。狱医马所功说:“这里就是不讲尊严、不讲人性、摧毁人的一切尊严的地方”。这哪像一个医生说的话呀,可见这里的医生也好,管教也好都是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工具。在赵丽梅被关禁闭的这些天,恶警们不让她刷牙、洗脸、更不让换衣服。正值七月的高温,可想而知,赵丽梅承受的是甚么样的苦难。

恶警吕亚琴和王昕前方百计的企图摧毁赵丽梅的意志,逼迫她违心的认错,想杀一儆百。可是赵丽梅就是不说一句违心的话,恶警们再也无计可施,在她奄奄一息时,于二零一零年的七月二十三日才让她走出了禁闭室。被关禁闭十三天。这时赵丽梅已严重脱像,到医院给她做心电图,三次心电图显示都是严重的心脏病。在这个不讲人性的地方,是不拿人的生命当回事的。法轮功学员血压二百多,血压计都显示不出来了,还不放人;癌症的也不放。死了人,就开一张正常死亡通知书了事。

这里的恶警们不管是伪善的还是表现凶恶的,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所里的于助理,经常给人们上课,讲女人应该“上善若水”,人们都觉得她说话和善,和蔼可亲,好像很文明很正派的样子。所以赵丽梅就想把三大队恶警指使普教吴士英几次打她,致使她左眼充血、血压升高的事实向她反应,可是于助理却说:“向你们队长反应”,根本就不管。在赵丽梅被三大队恶警关禁闭室十多天后,赵丽梅已是十多天不吃不喝、走不动路了,于助理专门去看“情况”,但却不制止恶警的行为。表面说的再冠冕堂皇,那都是骗人的。恶警牛丽,长一副凶相,在赵丽梅出禁闭的前一天,恶警逼她回队里,赵丽梅已走不动了,牛丽嫌她走路慢,一把把她推倒在地。

赵丽梅被关禁闭后,恶警们觉得一个所里就有这么一个禁闭室,晚上还得回队里,这样迫害法轮功学员还不方便吧,就把每个大队里的一个没有窗户的小屋都建成了四个小禁闭室。很多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被关禁闭室。

因不干活被罚站一个多月

赵丽梅出禁闭室后,恶警把她关在图书室,把门用纸都糊上,不让别人看到(因赵丽梅已眼窝深陷、严重脱像)。这时,两个普教架着赵丽梅上厕所,赵丽梅都迈不开步了。两腿就像从冰窖中出来一样,嗖嗖的从里面往外冒凉气,很长时间还好不了。姓赵的一个恶警(小队长)还说:“看你现在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赵丽梅说:“这都是被你们迫害的,十几天的时间,我就变成了这样,这都是你们干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十来天之后,在赵丽梅的双腿和双脚都浮肿的情况,王昕又逼她干活。不干就站着。让吸毒、卖淫的周亚兰和另一个普教左小丽看着她和深泽县的法轮功学员张杏转,不让她们说话、不让坐,坐下这些普教就大骂甚至大打出手:“别给我们找麻烦,你们不想回家,俺们还想早点回家呢”。如果普教对法轮功学员看管不严,恶警们就给这些普教加期。那些在社会上搞黑社会的、搞流氓活动的、偷盗的、卖淫的、吸毒的到了这里就成了恶警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宝贝工具”。她们很多都当上了“班长”和“值班的”恶警们利用减期来诱惑她们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她们每天骂骂咧咧,耀武扬威,这里根本就不是劳动教养的地方,而是滋养、助长假、恶、暴、色情这些邪恶的东西的龌龊之所。劳教所每天要检查卫生,床单要扯的平平的,被子要叠得方方整整的,不能有皱纹。这都是表面的假文明,是做样子的。而真正的实质这里却是整个社会最肮脏、最邪恶的地方。

王昕等恶警不仅逼迫赵丽梅在干活的车间站着,回到队里也不让睡觉,还让站着。有一天,中午只让吃了半个小时的饭,下午继续干活。晚饭在干活的车间吃。每个屋轮流吃,只给十分钟的吃饭时间,吃完饭继续干活。晚上十来点钟回到队里。这样赵丽梅只是在吃饭的时间里才能坐下,其它时间全是站着。回队后,恶警们逼迫让背邪恶的监规,并把禁闭室门打开,威胁着大伙背监规。赵丽梅不背,恶警逼她和其他不背监规的法轮功学员继续站着,直到深夜二点才让睡觉,早上五点钟又让起来。第二天回班里照样站着。王昕逼迫赵丽梅在车间站了一个多月才让坐下。

赵丽梅从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从禁闭室出来,到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回家,这段时间一直和法轮功学员张杏转一起被王昕关在图书室。十来个值班的轮流看着她们的一切行动,包括吃饭、睡觉、上厕所等。没有床,只在地上铺一个垫子。限制不让她们洗漱、洗衣服,更不让洗澡,不让喝热水。晚上恶警和值班的一会儿一趟的监控着她们的一切行动,不让说话。有时值班的会在身边呆很长时间看看你是否真的睡着了,有时还扯扯你的被子,随时向恶警汇报。

恶警吕亚琴等还逼赵丽梅挨着她们的桌子吃饭,她们每天盯着赵丽梅吃饭,吃的多了,吃的少了,每天奚落。吕亚琴还指使同桌的普教说,只准赵丽梅每顿吃半个馒头。赵丽梅还被加了二十六天期,才于二零一零年十月十八日回到家中。

十、从劳教所回家后,教育局、电大不法人员继续迫害

赵丽梅从劳教所回家后,蠡县教育局局长张永江、法制股股长庞建通、副股长朱克周和电大李海良等人继续迫害她。在二零一一年两会期间骚扰她,之后还企图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赵丽梅原来美好的家庭已被活生生拆散。以前恶人总是逼迫赵丽梅的丈夫,如今他们被迫离婚。恶人还企图把迫害的黑手伸向赵丽梅七十多岁的老母亲。风烛之年的老人在女儿一次次的被非法迫害中已饱受煎熬,在赵丽梅几次被绑架后,老母亲都摔倒,把腰腿摔坏,很长时间还好不了。老人一听说电大又来电话了,就吓得浑身哆嗦。

在保定“小白楼”洗脑班,恶人曾一再追问赵丽梅的儿子在何处,欲以此胁迫她“转化”。几年来,邪恶不仅将赵丽梅温馨的家庭拆散,让两个孩子生活在父母离异的阴影中,还妄图利用孩子达到邪恶的迫害目的。赵丽梅的电话被六一零长期监控,个人隐私根本无法保证,儿女的电话号码也被泄密,时不时的就接到骚扰电话。李海良多次给赵丽梅的儿女打电话骚扰,吓得两个孩子接到电大打来的电话就心惊胆颤,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们小小的年纪根本就无法承受连他们的父亲都承受不了的长期骚扰和巨大压力。

李海良仅在二零零八年下半年和二零零九年上半年这一段时间中就至少三次指使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给“六一零”打构陷电话,想借“六一零”和公安之手加重迫害赵丽梅。为了要赵丽梅的像片和身份证复印件,他们让全体电大教师都交像片和身份证复印件,随后别人的都发回去了,就唯独赵丽梅的上交给了“六一零”;奥运期间为了非法监控赵丽梅,他们让所有教师都放弃休暑假而到单位听电脑课;现在为了逼迫赵丽梅接受他们的非法监控和绑架,他们又让有事休假的教师去上班。教育局和电大不法领导还上报材料企图停发赵丽梅的工资。

对于赵丽梅的屡次被绑架和被非法劳教,李海良都说他不知道,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而且赵丽梅在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三日被绑架的当天晚上,电大领导们就在公安局。而李海良却说他还不知道赵丽梅为甚么第二天没上班呢?李海良可以说是非法劳教赵丽梅的直接责任人之一。

其实这些迫害与李海良给六一零多次打构陷电话、积极上报“黑材料”、像片、身份证复印件以及严密非法监控、与六一零密切联系、积极配合迫害有直接关系。李海良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镇压法轮功以来,就一直参与对赵丽梅的迫害,赵丽梅的家庭被拆散也与他有直接关系。作茧自缚,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就是对迫害者自己的迫害。

善恶有报是天理,李海良等在二零零七年迫害赵丽梅后不久,电大单位几十万元的车在一次车祸中报废,单位又赔偿受害人损失费十八万元。这本来是上天给李海良等人的警告,如其不悟,更大的灾祸就将降临到迫害者身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0/河北蠡县赵丽梅十馀年来的苦难经历-245590.html

2011-06-06: 赵丽梅遭河北蠡县教育局、电大不法人员迫害
(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导)河北保定市蠡县教育局和电大中共不法人员自一九九九年中共恶党迫害法轮功以来,就一直对本单位职工、法轮功学员赵丽梅進行迫害。赵丽梅在劳教所被强制双手举过头顶铐了三十多个小时,手腕落下残疾。

二零零一年五月,受教育局不法人员指使,电大校长李海良、张永春等人非法住到赵丽梅的家中有十几天左右。晚上他们和赵丽梅的丈夫睡在一张床上,给赵丽梅丈夫造成严重的心灵摧残。二零零四年十月一日前夕,电大校长李海良在知道赵丽梅的丈夫已提出离婚的情况下,又给赵丽梅的丈夫打电话骚扰,让他监控赵丽梅,造成赵丽梅夫妻离异。

赵丽梅依法控告自己受到的迫害,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李海良授意电大总务主任王力军给“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打电话,四月六日上午十时左右,蠡县“六一零”王建英、徐永刚、田丽辉伙同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将赵丽梅从单位绑架。恶人把赵丽梅的手从身后背铐上,长达几个小时,由于手铐很紧,双手腕都被勒破,几个月后还有疤痕。右手大拇指麻木了几个月,医生说是神经受损害了。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八日,电大校长李海良等人把赵丽梅骗到单位,教育局法制股股长庞建通和朱克州也在场。然后“六一零”和公安局的人突然绑架她企图送她到洗脑班迫害,教育局和电大领导都说他们也被蒙在鼓里不知道有人要绑架赵丽梅,这不是实话。其实当时李海良早已让休暑假的会计也到单位去了并准备好了六千元钱 “转化费”准备交给“六一零”。他们不让赵丽梅骑车而是让坐他们的车去单位,这些都说明赵丽梅被绑架是单位领导们早就预谋好的。

赵丽梅被迫害致心脏病复发,出现昏迷,送医院抢救,李海良为了推卸责任,竟然逼迫赵丽梅没成年的女儿在母亲的出院书上签字。当天晚上,李海良等人还到赵丽梅家非法搜查并抢走赵丽梅的身份证交给“六一零”,三个多月后才在海外法轮功学员的曝光谴责下归还给她。整个一个暑假李海良都在非法监控赵丽梅,并多次到赵丽梅家中骚扰、恐吓赵丽梅女儿和其他亲属。致使赵丽梅七十多岁的老母亲把腿摔坏。

从此以后一直到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九日赵丽梅被公安恶人绑架并非法劳教,这一年多的时间内,李海良每天都非法监控赵丽梅,并一天两次向教育局法制股“报平安”。法制股再一天两次向县“六一零”汇报。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赵丽梅向单位请了一天假,单位立即向“六一零”汇报了。致使当天赵丽梅回家后,发现家中锁被撬坏,恶人到家中骚扰。换上新锁之后,恶人又用万能钥匙经常進家骚扰和恐吓,给大门锁眼里和屋内门的锁眼里插东西,直到她被非法绑架的前几天还有人偷偷進家。

对于赵丽梅的被非法劳教,李海良还是说他不知道,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其实恶人这次大规模的绑架法轮功学员是经过长期预谋的,与李海良的长期监控、非法举报、上报黑材料、像片、身份证复印件等是有直接关系的。而且赵丽梅被绑架的当天晚上,电大领导们就在公安局。而李海良却说他还不知道赵丽梅为甚么第二天没去上班呢?李海良可以说是非法劳教赵丽梅的直接责任人之一。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赵丽梅在劳教所由于不配合强制劳动,被双手举过头顶铐了三十多个小时,手腕落下残疾,骨头错位,不能干重活了,活动多了骨头就突起来了,手神经受损,右手臂几个月之后还不能正常抬起来,而且一点劲也没有。由于不配合报数得蹲下等侮辱人格的行为,并坚持信仰,被关禁闭室十三天,人已经严重脱相,血压高达 220,三次心电图显示都是严重的心脏病。赵丽梅只剩一口气时,恶警王昕才让她出禁闭室,第二天两个人架着她上厕所,她都走不了了。

赵丽梅从劳教所回家后,蠡县教育局和电大李海良等人继续迫害她。在二零一一年两会期间骚扰她,之后还企图把她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李海良三次指使人给“六一零”打诬告电话,想借“六一零”和公安之手加重迫害赵丽梅。为了要赵丽梅的像片和身份证复印件,他们让全体电大教师都交像片和身份证复印件,随后别人的都发回去了,就唯独赵丽梅的上交给了“六一零”;奥运期间为了非法监控赵丽梅,他们让所有教师都放弃休暑假而到单位听电脑课;现在为了逼迫赵丽梅接受他们的非法监控和绑架,他们又让有事休假的教师去上班。教育局和电大领导还上报材料企图停发赵丽梅的工资。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6/赵丽梅遭河北蠡县教育局、电大不法人员迫害-242024.html
2010-12-22: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
....
保定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被一大队恶警刘紫薇和王伟卫双手举过头顶铐在暖气管上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造成手腕处落下残疾。王伟卫明知赵丽梅的手有残疾,还老让她干重活。由于干活速度慢,恶警吕亚琴和王昕经常辱骂赵丽梅,三大队大队长王昕还指使普教犯吴士英打她。还有一次赵丽梅因为报号没蹲下被吕亚琴打耳光,被关禁闭十几天,出来后又被罚站一个月,人被迫害的严重脱相。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2/河北省女子劳教所恶警恶行-233965.html


2010-09-28: 河北省女子劳教所一大队的暴力和苦役

......有的法轮功学员拒绝“转化“,就被关進只有一扇门的封闭式的小房间,双手固定铐着高过头顶,恶警把门一关,暗无天日。保定市法轮功学员陈秀梅几次被如此迫害,出来后,双手腕约一厘米宽、二、三厘米长的水泡,二、三个一圈,达三四层之多,双手乃至上半身不停的抖动,目光呆滞,双腿肿得大冬天只能穿一条单裤。

蠡县法轮功学员赵丽梅,被这样迫害后好多天胳膊抬不起来,用一只手洗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9/28/230263.html

2009-12-14: 河北蠡县十馀大法弟子十一前被绑架 八人遭劳教

2009年9月23日,河北省蠡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各乡镇派出所、“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几乎倾巢出动,砸门撬锁、强入民宅、对14名法轮大法弟子進行非法抄家。对其中12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并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匆忙(不到三天)将8名大法弟子送進劳教所,还企图对一名大法弟子判重刑。

当时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如下:

1.朱军强:男,39岁,原蠡县食品公司职工。失业后,自谋生路,经营文体商店。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在蠡县公安局副局长王瑞欣、国保大队大队长王军昌的指挥下,约百馀人将大法弟子朱军强家团团包围。因朱军强不开门,王军昌便下令命人用剁子将朱军强家的防盗门剁开。之后抢走其家的打印机一台、电脑主机一个、刻录机一台、DVD一台及部份大法书籍。尤其又抢走他家的保险柜,内有存折三个,现金二万多元,共合人民币十万多元。这些钱都是朱军强兄弟几人用来做生意的钱。朱军强被绑架不到三天,便于9月26日被送進高阳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

2.赵丽梅:女,45岁,蠡县电大教师。因不放弃信仰,几年来多次被610、单位、教委進行干扰迫害,致使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迫离异。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赵丽梅正在回家的路上,便被一伙公安暴徒拦路抢走电动车、手提包(内有现金、存折和工资卡)后强入室内抢走赵丽梅的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DVD VCD各一台。9月26日,赵丽梅被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3.朱丽华:女,40岁,蠡县中医院化验员。因不放弃信仰,被单位不明真相的人员长期干扰迫害。曾被停止工作,上班期间不准休假。2009年9有23日晚7点多,被邪党工作人员(其中有郭丹派出所所长韩大宽)非法绑架抄家。被抢走电脑一台、手机两个、及大法书籍。并于26日被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

4.谷香瑞:女,56岁,退休教师。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被邪党公安人员非法绑架并抄家。抢走她家的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及部份大法资料。9月26日被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5.荣珍:女,43岁左右蠡县养老院医生,备受养老院老人的欢迎和喜爱。2009年9月23日,被突然闯進门的公安不法人员强行绑架和抄家。抢走她家用以婚礼录像的摄像机一台、打印照片的打印机一台和一些大法书。9月26日被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6.朱彦龙:男,43岁,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被邪党公安人员非法绑架并抄家。抢走他家的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及大法书籍。9月26日,被送進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7.方伟:女52岁,书店老板。因不放弃信仰于2009年9月23日被邪党公安人员绑架并抄家。抢走笔记本一台、打印机一台及大法书。9月26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并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8.田俊芳:女,45岁,因坚持信仰于2009年9月23日被邪党公安人员强行绑架并抄家,抢走她家用以记帐的电脑和打印机,上面有很重要的会计资料、信息和会计报表。还抢走一部份大法书籍。9月26日被非法劳教一年并送進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9.赵小昌:男,60岁。2001年因進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期间曾遭受电刑、钉子钉十指酷刑折磨。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几十名公安不法人员强行入室,抢走他家的电脑一台、大法书、《九评》若干本。遭绑架后因赵小昌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戴上手铐脚镣并连在一起進行折磨。

目前,赵小昌在蠡县看守所被刑事拘留,邪党妄图对他判重刑。其妻冯文珍2007年因讲真相救人被非法判刑7年。赵小昌家空无一人。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14/214402.html

2009-12-07: 河北保定里县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

从一常人处获悉,10月1日前一天河北省保定地区里县大法弟子赵丽梅、朱丽花、齐芳伟、谷香蕊、红霞、红梅、小强、小昌、赵彦梅等被抓、资料点被迫害。据说是公安局几个警察包一个大法弟子在同一天、同一时间進行的。

赵丽梅被送石家庄洗脑班因不放弃大法,后被送往定州迫害;赵彦梅的丈夫有病儿子出车后留下几个月大的小孩没有人照看,境况堪忧。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7/213964.html

2009-12-03: 河北蠡县近期被绑架的大法弟子的情况

刘民、赵丽梅现已经回家。朱军强、朱彦龙被非法劳教关押在高阳劳教所。

赵丽梅、谷香瑞、朱丽华、田俊芳、方伟、荣珍被非法劳教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赵小昌被非法关押在蠡县看守所。邪恶之徒企图将赵小昌判重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2/3/213747.html

2009-10-25: 河北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正被关小号迫害

2009年9月23日,被蠡县公安局长郭建民等绑架的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

近日,赵丽梅的弟弟去劳教所接她,听说赵丽梅因不配合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的邪恶安排现在正被关進小号加重迫害,望全世界大法弟子及各界正义人士关注。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25/211067.html

2009-10-07: 河北蠡县邪恶610、公安局疯狂绑架大法弟子

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蠡县公安局及所有乡镇派出所几乎同时全体出动,在局长郭建民直接指挥和带领下,对正在家吃饭、看电视或下班途中的十四名大法弟子進行疯狂绑架和非法抄家。其中有两名大法弟子走脱。十二名大法弟子被绑架到县看守所、这十二名大法弟子是赵丽梅、朱军强、谷香瑞、刘民、赵小昌、朱丽华、赵艳梅、田俊芳、闫小格、方伟、荣珍、朱彦龙。

据悉,上述十四名大法弟子是由蠡县610首先一一构陷栽赃。并制成黑名单,在逐级上报,再由省公安局行文并下令逮捕。

9月23日下午4点,有蠡县、安国、博野三县的公安局长在安国市开完会后,蠡县公安局长郭建民赶回单位,下令所有公安局人员不许下班,并把手机全部收起来,之后,布置安排了这次绑架和抄家。并说对法轮功处理多重都不为过。

对上述12名大法弟子绑架和抄家后,开始放风说:行政拘留十五天,国庆后放人,结果三日后便于9月26日把赵丽梅、朱军强、谷香瑞、赵小昌、朱丽华、赵艳梅、田俊芳、方伟、荣珍、朱彦龙9名大法弟子送進劳教所。其中朱军强、赵小昌、朱彦龙送高阳劳教所,其他女大法弟子被送進石家庄劳教所。闫小格、刘民、赵艳梅、已于今日被放回家。

带队抄朱军强家的是蠡县国保大队长王军昌。由于朱军强不配合,王军昌便下令用切割机割了朱军强的防盗门,然后对其進行了绑架和抄家。抄走了保险柜一台。内有存摺三个、现金2万多元,共计十万多元。还弄走电脑主机、打印机、DVD机、刻录机各一台及部份大法书。

抄刘民家时,查封了刘民的两个银行帐户,所谓理由是:刘民用款资助法轮功。

当邪党公安人员绑架某村大法弟子时,该村村长主动站出来,保护该村大法弟子,并甘愿以性命担保该村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绑架后,该村600名村民联合保大法弟子。

绑架闫小格时,在20多名公安在闫小格家并没有抄出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把她绑架到保定一个非常荒凉的地方,闫小格拒绝吃他们提供的任何食物,拒绝喝水。闫小格的母亲有病在身,不能下床,正需要闫小格的照顾,可张跃贤还对闫小格说:你在这多呆几天,我把你的号消掉,闫小格坚决拒绝。现已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0/7/209882.html

2009-09-26: 河北蠡县公安局疯狂绑架16名大法弟子

2009年9月23日晚7点多,河北蠡县公安局及各乡镇派出所同时出动,在局长郭建民指使下,对蠡县16名大法弟子進行抄家、绑架。现已知被绑架進公安局的大法弟子有:赵小昌、刘民、朱军强、赵丽梅、张霞、谷香瑞、朱丽华、方伟、田俊芳、闫小格、赵彦梅、荣珍,还有一名大法弟子走脱。

据悉,蠡县公安局9月23日绑架了16名大法弟子,610,610,再经省公安厅行文下令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26/209028.html

2009-05-25: 河北保定市蠡县赵丽梅受迫害情况补充

赵丽梅自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因为不放弃信仰,受到河北省蠡县610、教委、电大领导的各种骚扰和迫害。教委、电大领导三天两头的给她的前夫打电话骚扰,给她和她的家人造成巨大的精神摧残和经济损失,尤其是电大领导张永春、李海良等人曾進驻她家十几天,吃住都在她家,晚上他们就和赵丽梅的前夫睡一张床上,给他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也给赵丽梅的家庭生活造成严重干扰,最后导致夫妻离婚。

赵丽梅曾依法控告自己受到的各种迫害,这本来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权利,可是蠡县电大校长李海良却指使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给 610打了举报电话。2007年4月7日,蠡县公安局的王军昌、610的王建英、徐永刚、田利辉等人到赵丽梅单位绑架了她,然后直接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在那里赵丽梅心脏病复发,医生检查之后要求立即送医院抢救。公安局、610人员向他们的上级请示,上级告诉他们:自己看着办。可是公安人员也好,610人员也好,面对他们自己造下的罪恶,谁也怕出人命,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就这样,他们给电大领导李海良打电话,要求他立即把赵丽梅接回去,可是李海良就是不接。几次回合之后,公安和610火了,出了人命谁负责?最后,没办法,电大副校长崔五奎带两个教师孙浩然和王秀敏还有一个小司机开车来到了保定洗脑班。

公安和610打了几个小时的电话才把电大领导催来了,可是崔五奎等人并不是来接赵丽梅回家的,而是来迫害赵丽梅。企图在洗脑班看管她几天之后,把她送進劳教所。据一县委内部人士讲,对赵丽梅的非法劳教书已经开出来了,只等关押几天之后就直接送進去。所以李海良和崔五奎等人千方百计的阻止赵丽梅回家。被指派一同跟去的两个教师,在她们给家里通电话时就说要去几天之后才能回来。这时,赵丽梅的手机响了,崔五奎竟然拿起她的手机,问,这个号是谁打来的?赵丽梅要求接听电话,崔五奎却不让。听到这里,我们不禁要问:满屋子很多人因为看了赵丽梅的控告状,都同情她的遭遇,不愿继续迫害她。赵丽梅的手机也响了几次,谁都没有问这个号是谁打的。而崔五奎作为赵丽梅的单位领导,不但不同情她们母子的遭遇,也不顾及同事情面,不但问是谁打的电话还不让她接听自己的电话,这是谁给他的权力?赵丽梅的手机使用权只能属于她自己,谁也没有权力侵犯。崔五奎有甚么资格拿着赵丽梅的手机却不让她接听自己的电话呢?这是侵犯公民人身权利和公民的信仰自由权,是违法犯罪。

因为赵丽梅根本不配合崔五奎的各种问话,崔五奎万般无奈,最后也只得送赵丽梅回家。车走到半路,崔接到电话,他和司机还有两个教师都下车接听电话。因为在洗脑班,恶人们两次企图抢走赵丽梅手中自家的大门钥匙想非法抄家,但都未成功。这次崔五奎等在车外(不让赵丽梅听到)密谋好半天,不知又要耍甚么阴谋。车到蠡县后,赵丽梅要求回家,崔五奎等人不理,车开到电大单位,接李海良上车一起到赵丽梅家。车到门口,赵丽梅知道恶人密谋的肯定不是好事,拒不打开大门,这时很多邻居围拢过来,恶人的阴谋才没有得逞。

此后,教育局和电大领导严密监控赵丽梅的一举一动,并千方百计的蒐集、罗列赵丽梅的所谓的“材料”上报,想加重迫害她并企图停发她的工资。电大领导李海良在单位会议上说:“谁加了一天班,可抵一天假期。”可赵丽梅一个暑假(50多天)都被强行侵占,每天被要求到单位与领导见面。李海良不但不给她补假,她因为有事向崔五奎请了一天假,他们还向教育局法制股汇报,法制股又立即向610汇报。赵丽梅回家后发现门锁被撬,以后恶人又用万能钥匙多次打开她的家门偷偷搜查。自 2008年1月5日起到新年前的一段时间,恶人频繁打开赵丽梅的家门偷偷搜查。有一段时间,几乎天天都進去。电暖气被打开,本来已锁好的门锁被打开。严重侵犯了公民的住宅权和公民的人身权利。使公民的人身安全和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赵丽梅把自己请假后家门就被撬的事向校长李海良说了,李海良不但没有受到任何良心的谴责,也没有半点同情心,竟然大声说:“你别对我说这个,这与我没有关系,你出去。”

2007年7月18日,电大领导李海良、崔五奎和张万聚到赵丽梅家要求她去单位和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谈话,赵丽梅要自己骑车去,李海良等不让,非让她坐领导的车去(由此看,恶人早有把赵丽梅绑架到洗脑班的预谋)。因赵丽梅也总想找朱国玉谈谈,就跟去了。在单位,赵丽梅被610、公安局强行绑架导致心脏病复发。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教导主任张万聚还到赵丽梅家去找赵丽梅的身份证。他们把四间北房的抽屉、衣橱等都翻遍了,连配房都翻了,最后把赵丽梅的身份证强行收走了。李海良等人作为教育单位工作人员,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搜查手续就非法对赵丽梅家搜查了几个小时,这是非法侵入公民住宅,非法搜查,触犯了我国刑法和刑事诉讼法以及国家对公民身份证的有关法律法规,是严重的违法犯罪。

赵丽梅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健康的情况下,电大领导李海良和张万聚就要求她到单位听课。张万聚对她说8月底,保定电大要对电大教师们進行电脑考试,要赵丽梅去单位听电脑课。这是谎言,这是李海良等人假借“单位听课”来监控赵丽梅的手段。赵丽梅从五楼听课下来,心慌气短,到副校长崔五奎办公室休息。这时李海良推门進来,气呼呼的传达教育局法制股股长庞建通的指示:“以后对你赵丽梅该怎么样就怎么样!”赵丽梅问是怎么回事,才知道是大法弟子把她和另一名大法弟子被绑架的消息上网后,国外大法弟子打来讲真相电话,劝他们停止迫害,给自己和家人选择美好的未来,可庞建通、李海良等人不但不听真相,反而威胁恐吓赵丽梅。第二天,李海良等人还到教育局去“告状”。

2008年8月底的一天,电大领导给赵丽梅打电话,赵丽梅上街去买东西没带手机。李海良、崔五奎、王立军就找到赵丽梅家,因赵丽梅没在家,他们就在胡同口等。赵丽梅回家后,李海良气呼呼的问:“出门为甚么不带上手机?”并指着赵丽梅的鼻子说:“明天打电话必须接!”赵丽梅说:“你们这是侵犯人权!是犯罪!”崔五奎说:“你甭接!”李海良也说:“你甭接!”崔五奎还说要赵丽梅第二天到教育局局长那儿去辞职。第二天,电大领导就向610打了举报电话,说赵丽梅不配合监控。因为李海良等人经常到赵丽梅家骚扰,也给赵丽梅的孩子造成了心理恐慌,形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同时也干扰了邻居们的正常生活。

由于李海良、崔五奎、王立军等人经常向教育局和“610”告状或者打举报电话,“610”和教育局加重了对赵丽梅的骚扰和迫害。李海良等人不但不同情大法弟子,反思自己的所为。反而认为他们遇到的麻烦都是因为赵丽梅炼法轮功给招来的,李海良经常说:“你看人家别的学校的校长,一放假甚么事都没有,要不是你炼法轮功哪有这么多事?”他愚蠢地把救度他生命的大法弟子赵丽梅视作“包袱”,千方百计地想甩掉。所以严密监控赵丽梅的一举一动,并随时向教育局法制股汇报,有时由总务主任王立军直接向610打举报电话。即使是双休日,有时也派电大副校长王争和副主任文小永去赵丽梅家的胡同口暗中监视。

2006年8月,蠡县城关镇大法弟子郑荣昌被绑架到保定洗脑班,城关镇一个年轻人在保定洗脑班看管郑荣昌,这个年轻人后来说甚么也不干了,非要回家。可是城关镇找不出一个人去接替他。这时与城关镇没有任何关系的教育局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就来到了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当上了管教领队。他上面和蠡县610直接联系,下面指挥管教看管郑荣昌。王立军也利用自己和610的特殊关系,多次举报本单位大法弟子赵丽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5/201590.html

2009-05-24: 保定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受迫害情况补充一文的补充材料

奥运开幕式的前一天晚上,电大校长李海良、副校长崔五奎、总务主任王立军、教导主任张万聚又到赵丽梅家骚扰。

由于电大领导李海良等人自99年720以来一直在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赵丽梅,也给他们自己和单位招来了很多麻烦。

李海良家庭发生变故,夫妻离婚。崔五奎也是药不离身,王立军也经常心脏不好。07年5月份李海良等人迫害赵丽梅后,07年9月底,电大单位十几万元的车在一次事故中报废,单位又赔偿损失17万元。现在电大招生也很困难,生存面临危机。

这本来是神的慈悲,在警示他们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会有恶报,如果再不醒悟,报应就会降临到自己和家人的头上,是神在警告世人千万不要参与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可是李海良等人还不醒悟,就是看重眼前名利,继续肆无忌惮的迫害大法弟子。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5/24/201529.html

2009-04-04: 河北蠡县“六一零”、教委骚扰、监控赵丽梅

河北保定市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蠡县广播电视大学(电大)职工,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多年来她和家人受到蠡县“六一零”、教委和其工作的电大某些领导的严重的骚扰和监控等迫害。

赵丽梅曾依法控诉自己受到的各种迫害,但没想到这又使她成了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些人整天挖空心思想迫害她,蠡县教委和电大的某些领导还整材料给“六一零”,企图停发赵丽梅的工资。不仅如此,一到所谓的“敏感日”或者奥运甚么的时候,县“六一零”、公安局就来绑架她,教委、电大的领导们也来监控和骚扰她。尤其是电大领导曾進驻她家中十几天,给她的前夫造成巨大的精神创伤,最后导致夫妻离婚。

一、赵丽梅被“六一零”欺骗 心脏病复发

2008年7月18日,赵丽梅正在家中休暑假,照顾生病的女儿。电大的领导去她家说,要开奥运了,教育局领导朱国玉要找她谈话,赵丽梅也想和领导谈谈心里话,就坐着领导的车去了单位。

到了校长室,发现还有教育系统的另一名大法弟子谷香瑞也在场。过了一会,“六一零”张跃贤、田利辉、公安局王军昌带着几个警察还有电视台的人扛着两台录像机突然闯入校长室,要强行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录像。满屋子的人都惊呆了,原来教委的某些领导和电大的领导们也被骗了。

两个大法弟子拒不配合邪恶,恶人的阴谋才没有得逞。这时赵丽梅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最后昏厥过去。这时医生带着氧气立即上楼抢救过来,原来赵丽梅几次被“六一零”、公安局绑架,都出现心脏病复发状态,所以这次张跃贤竟然不顾她的死活,带着医生和氧气,还去绑架她。

赵丽梅再次出现昏厥,一群人围着掐人中,喂救心丸也不管用,电大领导们就把她送到了县医院急诊室打点滴。

因为赵丽梅自修炼后十多年了,身体好了,从未需要吃药,这次当大量的药液输入身体后,出现强烈的药物反应,浑身剧烈抽搐,拔掉针头后,才慢慢缓过来,但张跃贤却说,如果不交出身份证,脱离生命危险后,带着救护车,也得送保定。最后,张跃贤逼迫电大正副校长签了保证书,出了甚么问题,开除公职。还逼迫他们到赵丽梅家中找她的身份证。

“六一零”张跃贤和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逼迫说找不到身份证,就送保定。电大领导们一直找到深夜12点,最后,赵丽梅的身份证终于被他们强行收走了。

此时,赵丽梅身体非常虚弱,自己还不能做饭,女儿还小,她们母女俩就这样相依为命,艰难度日。可是就在这种情况下,电大的领导们还每天两次到她家来“见面”,有时大门被敲的咣咣响,赵丽梅还没恢复健康的心脏被震的难受,女儿不在家,她还得硬撑着虚弱的身体来开门。把门打开之后,她已难受的睁不开眼,心慌气短,靠在大门上,说不出话来,电大领导看她在家,就走了。她在门上靠了很久很久,才慢慢扶着墙回到屋里,爬到床上。

二、电大领导假借“单位听课”监控赵丽梅

待她身体稍好些后,蠡县电大领导要求她去单位听课,(当时学校正在放暑假)其实是为了监控她而安排的全体教师陪绑,不让休假,去上班,听电脑课。赵丽梅也想给领导讲真相,想让领导明真相后,有个美好的未来,所以就听从领导安排,每天上午来上班,下午和领导通一次电话或发短信。待赵丽梅答应领导的要求后,其他教师的上课任务(陪绑)也就取消了。

五十多天的暑假,赵丽梅就是这样度过的。女儿要开学走了,赵丽梅给女儿去买东西,没带手机,电大领导打电话没人接,几个领导就气呼呼的到赵丽梅家中,要求她必须把手机带在身上,明天打电话时必须接。

第二天,赵丽梅到教育局找纪检书记朱国玉,要求立即撤销对自己的非法监控。上午九点多钟,电大领导给她打了一个电话,没人接,电大领导就给“六一零”打了举报电话,说赵丽梅不配合监控。

三、“六一零”和教育局、电大领导骗走并拒还赵丽梅身份证

蠡县“六一零”和教育局、电大领导一直没有放松对赵丽梅的非法监控,为了完成“六一零”下达的任务,如:非法收取赵丽梅的身份证复印件和像片等,电大领导挖空心思,让电大所有教师都交(以此迷惑赵丽梅)。有时双休日,电大领导还派一个电大副校长和副主任到赵丽梅家的胡同口暗中监视。

赵丽梅的身份证被张跃贤强行收走,被非法扣押在“六一零”办公室。赵丽梅因为要给女儿打款和办理很多事情都要用到身份证,多次去要,电大领导和教育局领导也多次去要,但张跃贤要么不接电话,要么说让教育局领导给他打借条,说明用身份证的情况,并且保证用完之后当天必须交回到“六一零”,教育局领导不写借条,所以赵丽梅的身份证一直到十月底,才回到自己手中。期间三个多月,赵丽梅的身份证一直在“六一零”办公室,有关人员严重的侵犯了她的人身权利,干扰了她的正常生活。触犯了我国有关身份证的法律法规。

大法弟子把张跃贤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曝光后,张跃贤给赵丽梅打电话,说她家周围有张贴他的传单,说他以后也就不顾忌甚么了。

四、“六一零”利用各种方式安排非法监控赵丽梅

此后,2008年11月30日,蠡县法院第三次对蠡县三名大法弟子非法开庭。头一天的傍晚6点来钟,有两个陌生人去敲赵丽梅的家门,说是送请帖的,问请帖在哪?答说没有,又说送错了。而后,这两个人就站在赵丽梅家的胡同口监视。

开庭的当天,张跃贤竟然逼迫教育局领导到法院门口,企图迫害教育系统大法弟子。开庭的当晚九点多钟,有几个陌生人去砸赵丽梅家的大门。几天之后,赵丽梅家的门锁里插着半截钥匙,又过了两天,门锁里插着一截火柴。

自奥运前夕到现在,蠡县电大、教委的领导们一直在非法监控着赵丽梅每一天的情况,是上班还是请假,都要及时向县610汇报,即一天两次向“六一零”“报平安”。

2009年1月5日,赵丽梅向电大领导请了一天假去串亲,电大领导马上把她请假的消息汇报给教委,教委又马上汇报给“六一零”。结果等赵丽梅串亲回来,发现门锁被撬坏,家中却没丢东西。求人换上门锁后,她却发现仍然有人反覆多次用万能钥匙打开她的家门和室内门,各个屋子都翻看,却不偷东西。把孩子的电脑破坏,电源线给拔下来了,螺丝也拧下来了,电脑不能启动了。

赵丽梅因为修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但因为不放弃“真、善、忍”的信仰,就被迫害得家庭破裂。 奥运前后还受到各种恐怖骚扰和绑架,连她70多岁的老母亲和她十几岁的女儿以及其他亲人们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骚扰(奥运期间,电大校长李海良就曾经多次给赵丽梅女儿打电话,吓的孩子不敢再接电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4/198360.html

2008-08-01: 河北蠡县“六一零”、公安局妄图栽赃大法弟子
2008年7月18日下午1点左右,大法弟子电大教师赵丽梅正在家中,电大领导突然来访说领导要找她谈话。领导要跟自己谈谈心,这是好事呀,赵丽梅很高兴的答应了,马上坐着电大领导的车来到单位(蠡县科技大厦三楼电大校长室)。她看到了另一名大法弟子谷香瑞。一会儿蠡县610的张跃贤、田利辉等4个人,还有二个扛着摄像机的人,同时还来了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刘文利、国保王军昌和5、6个干警。蠡县教育局领导还有城关学区、电大领导们等满屋子人都惊呆了。610以谈心为名,趁机绑架大法弟子才是真。教委相关领导和赵丽梅 、谷香瑞都被骗了。

原来谷香瑞也是被骗来的。2008年7月18日下午1点左右,谷香瑞接到城关学区校长的电话,说局领导要在蠡县科技大厦和她谈话。谷香瑞和蠡县教育局法制股领导很和谐的谈话结束后,回到家中不到20分钟,校长又打电话要谷香瑞再到科技大厦去一趟。局法制股领导说610要和她谈话。

这些人要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强行录像,试图栽赃法轮功。在众人的谴责声中,他们的阴谋才没有得逞。早在2001年时,在610的策划下,蠡县电视台给教委三名大法弟子分别强行录像,其中两人是晚期癌症病人,通过修炼法轮功癌症痊愈。而恶人竟然把对三人的录像剪接在了一起篡改配音,播放时都变成了污蔑大法的言词。

2006年蠡县北沙口村有一少年李金撞在沉迷网吧几个日夜后死在蠡县百尺街头。别有用心的恶人竟然在尸体周围放了许多大法的传单,很多警察围着录像,妄图藉此栽赃法轮功。经大法弟子多方讲真相,恶人才没有达到预期的邪恶目的。

今天恶人又想故伎重演,赵丽梅和谷香瑞问道:“我们炼功做好人,没触犯法律,为甚么抓我们?”张跃贤凶狠的说:“炼法轮功就有罪!”并对几个警察下命令说:“执行公务。”谷香瑞和赵丽梅坚决不配合邪恶,在场的人都极力阻止610和公安非法抓人。这时赵丽梅心脏病犯了,浑身抽搐。从下午2点一直到下午5点,谷香瑞和电大、教育局领导们把她送到蠡县医院急诊室,这时张跃贤等人还逼迫她们交身份证和让电大领导写保证,还说让城关学区校长交5000元钱,带三个老师去保定洗脑班,被校长拒绝。最后,电大领导写了如果出现问题愿意接受任何处罚的保证,张跃贤才放大法弟子赵丽梅回家。

善良的父老乡亲们,从这件事情中我们不难看出,共产邪党自99年7月20日以来对法轮功的一切宣传都是造谣、栽赃。从天安门自焚到傅怡彬杀人到今天蠡县张跃贤、王军昌对大法弟子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的造假陷害,我们应该真正看清邪党的丑恶面目。邪党的历次运动哪次不是造假栽赃呢?乡亲们,咱们回忆一下,中共邪党统治中国五十九年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坏事啊!镇反、三反五反、肃反、反右、大跃進、反右倾及其后带来的三年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迫害法轮功……在这些所谓的政治运动中,前后共残害了八千万无辜的中华儿女,摧毁了五千年优秀的中华传统文化,破坏了中国民众间和谐的人际关系和良好的自然环境。“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学潮”人们都还历历在目,多行不义必自毙。天灭中共就在眼前,希望聪明的您做出明智的选择,及早退出邪恶的党、团、队,为自己选择一个光明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94.html

2008-07-22: 河北保定蠡县610迫害大法弟子赵丽梅和谷香瑞

2008年7月18日下午1点左右,城关学区校长刘文英对城关学区教师谷香瑞说教育局领导要在蠡县科技大厦和她谈话。谷香瑞和蠡县教育局法制股领导很和谐的谈话结束后,回到家中不到20分钟,城关学区校长又打电话要谷香瑞再到科技大厦去一趟。局法制股领导说610要和你们谈话。

2008年7月18日下午1点,蠡县电大领导到电大教师赵丽梅家,说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要找她谈话, 赵丽梅就坐着电大领导的车来到单位(蠡县科技大厦三楼电大校长室)

赵丽梅和谷香瑞在电大校长室坐着,一会就来了蠡县610的张跃贤、田利辉等4个人,还有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刘文利、国保王军昌和5、6个干警。同时还有二个扛着摄像机的人要给赵丽梅和谷香瑞强行录像,好栽赃法轮功。

大法弟子说我们炼功做好人,没触犯法律,为甚么抓我们?张跃贤凶狠的说:“炼法轮功就有罪”。并对几个小警察下命令说:“执行公务”?下手抓人。谷香瑞和赵梅坚决不配合邪恶,这时赵丽梅心脏病犯了,浑身抽搐。从下午2点一直到下午5点,谷香瑞和电大、教育局领导们把她送到蠡县医院急诊室。最后,610张跃贤逼迫电大领导李海良和崔五奎写了如果赵丽梅出现问题愿意接受任何处罚的保证,张跃贤才放大法弟子赵丽梅回家。

这时张跃贤等人还逼迫赵丽梅和谷香瑞交身份证,还说让城关学区校长刘文英交5000元钱,带三个老师去保定洗脑班,被校长拒绝。谷香瑞当晚也回到家中。

在整个事件中,蠡县教育局领导还有城关学区、电大领导们事先并不知情,他们只知道610要找大法弟子谈话,但不知道抓人和录像。所以当公安和610人员还有扛着摄像机的人進来后,满屋子人都惊呆了,人们都谴责张跃贤等人的恶行。

这件事情是蠡县610张跃贤和蠡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国保王军昌操纵指使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7/22/182492.html

2007-12-23: 再曝河北蠡县吕坤力等恶人的恶行
......
* 邪恶之徒的行为已构成犯罪,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吕坤力在07年4月份就曾下令绑架了前去蠡县检察院诉说冤情的法轮功学员赵丽梅。《刑事诉讼法》第85条规定“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应当保障报案人、控告人及其近亲属的安全。”《人民警察法》第46条也规定:“对依法检举、控告的公民或者组织,任何人不得压制和打击报复。”

我们呼吁所有善良的人都来关注此事,用您的善心来营救这几个法轮功学员走出监牢。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23/168883.html

2007-11-24: 蠡县610到各单位骚扰迫害大法弟子

河北省蠡县610到有些单位骚扰、逼迫大法弟子填表,逼迫大法弟子写家中有没有安装大锅,炼不炼功。

蠡县610、公安局、教委、电大不法人员自十七大之间就跟踪、监视大法弟子赵丽梅,十七大结束后,教委法制股股长庞建通和副股长朱克周又到蠡县电大问赵丽梅还炼不炼法轮功。11月23日,恶人又到电大企图骚扰、迫害大法弟子赵丽梅。调查电大周围有无法轮功真相传单和粘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4/167097.html

2007-10-01: 河北蠡县恶党头目吕坤力唆使恶警恶人迫害大法弟子

河北蠡县县委书记吕坤力,因为家中收到大法弟子寄去的一张真相光盘,恼羞成怒,把蠡县的公、检、法、司叫去开会,成立所谓的专案组,邪恶的叫嚣对法轮功要严打。

2007年9月19日,蠡县大法弟子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在贴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蠡县国保大队的王军昌带人绑架了她们,并于当日,出动几十人,抄了她们的家。把家中值钱的东西都抢走了。包括电视机2台、影碟机2台、三轮车1辆、树美儿媳的陪嫁首饰、很多现金,大法书被全部抢走,卫星天线被砸。还有家中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等东西。恶人想把机动三轮车也开走,但没有摇着车。

恶人抄家时不出示任何手续和证件,家中没人就砸锁撬门。所抄的东西不给列清单,没有见证人签字。以后,他们又伪造了清单和签字,家属要看,王军昌只让家属看了一眼,不等家属看清楚就收起来,

家属要清单,王军昌说,我给不着。家属说你们这是执法犯法,王军昌使劲推着树美的家属说:“你××的,到县委书记那去告我吧。”可见,是县委书记吕坤力给他撑着腰,他才这样猖狂。

9月20日晚上,树美儿媳听说是本村扬兵领人来抄的她家,就到扬兵家询问,被扬兵父亲打电话叫来110把她绑架到了城关派出所。扬兵一家也跟去,扬兵的叔叔当着警察的面就殴打树美儿媳,并恐吓说:“你要到我家去问,我就把你打死在门前。”

110有甚么权力不问青红皂白就随便把树美儿媳抓進派出所?李俊江敢当着警察的面殴打她,警察为甚么不管?为甚么不抓行凶打人者,反抓无辜喊冤者?百姓的人身自由权和生命健康权到哪里去保障?这就是共产恶党讲的法治国家吗?这就是所谓的和谐社会吗?这就是江XX吹嘘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吗?践踏法律者一定会受到天理的制裁!

李俊江在城关派出所上班,曾经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他用皮带抽打大法弟子,还恶狠狠的说:“我就不信治不了炼大法的。”他还深夜闯進女大法弟子的房间,多次耍流氓。李俊江在各级恶党不法人员的庇护下,已经猖狂到了极点。

李俊江在南关南头开的洗头房,里面养着很多妓女,干着最龌龊的勾当,败坏着人类的道德。每天都毒害着无数的人也危害着无数的家庭。对于这些毒害人类,危害社会的肮脏事,警察不管,却对修心向善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偷盗抢劫,助恶为虐。他们到底是谁的警察?为甚么这么猖狂?还不是有吕坤力给他们撑腰吗?

吕坤力亲自督促要“从严从快”处理崔小先、崔树美、冯文珍这三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现在,他已把他们上报蠡县检察院,要上报市检察院批捕。

今年4月份,吕坤力就曾下达了绑架大法弟子赵丽梅的命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163686.html

2007-05-11: 河北蠡县电大分校教师赵丽梅依法控诉,反遭迫害

2007年4月5日,河北省蠡县电大分校教师赵丽梅,因坚持信仰,多次遭迫害,家庭被拆散,许多正义人士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赵丽梅到检察院投诉迫害她的恶人。朱国玉、李海良、赵兰荣这些迫害赵丽梅及其家庭的责任人不但不反省悔过,反而指使电大总务主任王立军给610打电话。

4月6日上午,在610头目王建英的指使下,610和国保大队的朱彬等人把赵丽梅从单位绑架,送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迫害致心脏病复发,由于“上面”多次电话催促,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蠡县电大领导才将其接回家中。

中共经常标榜自己是人权国家,受害者却不敢公开自己受到的迫害,法官不敢受理好人的冤案,中国的人权何在?百姓有冤何处诉?赵丽梅在《宪法》规定的范围内做一个好人,没有触犯任何刑律,是恶人破坏了她的婚姻和家庭。作为中国公民,她有权要求法官依法办案,还她一个公道。可是她却再次遭受迫害,而那些作恶之徒却逍遥法外。

赵丽梅在修炼法轮功前浑身是病:乙肝、颈椎骨质增生、乳腺增生、慢性咽炎、头痛、失眠、心脏病曾令她多次晕倒、严重结肠炎,肠道出脓血,经常是七、八天不能正常排便,痛苦难言。小腹中有五、六个核桃般大小的疙瘩。修大法后,各种疾病痊愈,身心得到重生。一家人夫妻和睦、婆媳融洽。可是蠡县教育局朱国玉等人为了逼迫其放弃信仰,指使电大的张永春、李海良、赵兰荣等人竟非法進驻赵家十几天,她和家人像被关進监狱,完全失去人身自由。朱国玉还多次跟踪、举报她,致使公安人员多次绑架她。期间她还被勒索钱财数万元。六年多的恐吓骚扰和担惊受怕,已超出了她丈夫刘普的承受极限。刘普由99年法轮功刚开始遭迫害时的催促妻子到炼功点炼功,到后来的一听到妻子提起法轮功就反感,甚至一看到电大的电话号码,就神经质的紧张和反感,这都是教委和电大的不法人员长期逼迫造成的。就这样恶人还不断施压,直到一个美好的家庭破裂。

赵丽梅的两个孩子因为父母离异本已受到巨大的身心刺激,现在孩子们的心灵创伤还未愈合,又听到相依为命的妈妈被绑架,孩子们受到的打击和心灵的痛苦可想而知。这长达7年多的巨大迫害给孩子们的一生造成了无法弥补的损失。邻居们和亲朋好友都可怜他们孤苦伶仃的母子,很多人流下了同情的眼泪,并谴责迫害他们的恶人。不知那些迫害者们有何感想呢?你们不觉的已经超出自己权利行使的范围了吗?当你们和家人一起欢天喜地的时候,可否会想到被你们迫害的赵丽梅以及她的一双可怜的儿女呢?面对孤苦伶仃的母子三人,有良心的人谁还忍心向他们再次伸出迫害之手呢?
http://minghui.ca/mh/articles/2007/5/11/154523.html

2007-04-07: 河北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投诉恶人反遭绑架
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4月5日到检察院投诉迫害她的恶人。4月6日上午到法院递交控告状,被蠡县610伙同公安局绑架。现被关押在县看守所。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7/152305.html

2007-04-09: 河北蠡县赵丽梅再遭绑架

河北省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因坚持信仰,多次遭迫害。不但原来美好的家庭被活生生拆散,近日,蠡县610又将她绑架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将赵丽梅迫害的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

在蠡县教委纪检书记朱国玉、蠡县电大站长李海良授意下,蠡县电大总务主任王力军给610打电话,4月6日上午10时左右,蠡县610王建英、徐永刚、田丽辉伙同国保大队王军昌等人将赵丽梅从单位绑架。

在单位恶人就将她从后背铐上,带到保定小白楼洗脑班。蠡县电大站长李海良指使电大副校长崔五奎,带两个电大老师也赶来,妄图帮教“转化”。在那里赵丽梅强烈要求回家,并且一整天水米未進,直至心脏病复发,浑身抽搐。经医生检查心跳加速,血压增高,要送医院。傍晚,蠡县教委、电大将她接回家。在赵丽梅家门口,国保大队恶人欲抢夺她家的钥匙,争夺中赵丽梅的手被弄伤。

赵丽梅原来美好的家庭已被活生生拆散。以前恶人总是逼迫赵丽梅的丈夫,如今他们被迫离婚。恶人还企图把迫害的黑手伸向赵丽梅七十多岁的老母亲。风烛之年的老人在女儿一次次的被非法迫害中已饱受煎熬,如今赵丽梅再度遭迫害更让老人雪上加霜。

在保定小白楼,恶人曾一再追问丽梅的儿子在何处,欲以此胁迫她“转化”。几年来,邪恶不仅将赵丽梅温馨的家庭拆散,让两个孩子生活在父母离异的阴影中,还妄图利用孩子达到邪恶的迫害目的。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9/152439.html

2007-03-24: 赤色恐怖下的家庭悲剧——河北蠡县大法弟子赵丽梅的控告状

控告状
控告人:赵丽梅,女,43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籍贯:河北蠡县城内东北街

被控告人:朱国玉,男,4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教育局。职务:教育局纪检书记。籍贯:河北蠡县蠡吾镇新乡村。
被控告人:张永春:男,5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职务:校长。(已退休)
被控告人:李海良:男,42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职务:校长。
被控告人:赵兰荣:女,5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职务:副校长。
被控告人:张春亮:男,工作单位:河北蠡县610办公室。职务:主任。(已调离)
被控告人:牛海锋:男,3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610办公室。职务:副主任。(已调离)
被控告人:陈永华:男,4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县委办公室。职务:县委副书记。(已调离)
被控告人:陈贵星:男,5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公安局政保科。职务:科长。(已离岗)
被控告人:李广辉:男,3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公安局政保科。职务:副科长。(已调离)
被控告人:霍荣旭:男,4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教育局。职务:办公室主任。(已调离)
控告状
控告人:赵丽梅,女,43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籍贯:河北蠡县城内东北街

被控告人:朱国玉,男,4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教育局。职务:教育局纪检书记。籍贯:河北蠡县蠡吾镇新乡村。
被控告人:张永春:男,5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职务:校长。(已退休)
被控告人:李海良:男,42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职务:校长。
被控告人:赵兰荣:女,5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电大分校。职务:副校长。
被控告人:张春亮:男,工作单位:河北蠡县610办公室。职务:主任。(已调离)
被控告人:牛海锋:男,3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610办公室。职务:副主任。(已调离)
被控告人:陈永华:男,4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县委办公室。职务:县委副书记。(已调离)
被控告人:陈贵星:男,5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公安局政保科。职务:科长。(已离岗)
被控告人:李广辉:男,3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公安局政保科。职务:副科长。(已调离)
被控告人:霍荣旭:男,40多岁。工作单位:河北蠡县教育局。职务:办公室主任。(已调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24/151456.html

2006-01-03: 河北蠡县电大分校教师赵丽梅被迫害经历

几年来,河北省蠡县电大分校教师赵丽梅因为炼法轮功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可是六年来蠡县610、公安局、教委、电大等不法人员不断骚扰迫害,曾非法進驻到赵丽梅的家中有十几天。尤其是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耍流氓不成后,更加不断骚扰、恐吓赵丽梅及其丈夫。赵丽梅丈夫在恶党不法人员的长期逼迫、恐吓下丧失理智,这一年来殴打与谩骂妻子,并逼迫离婚。

一、修大法获得健康,夫妻和睦

赵丽梅在修炼大法前浑身是病,头痛、健忘、失眠、耳鸣已有二十多年了;心脏病曾多次晕倒;乙肝;颈椎骨质增生;乳腺增生;慢性咽炎;妇科病;小腹中有五六个核桃般大小的疙瘩;结肠炎,肠道中有脓血;经常是七、八天也不能正常排便,痛苦难言。到保定医院曾做过脑地形图和心电图,脑地形图发现异常。经常心情郁闷,有时无端的就发脾气。修炼大法后,赵丽梅以“真善忍”要求自己,矛盾面前向内找自己的不足,处处与人为善,身体上的各种疾病不翼而飞,从98年到现在没吃过一片药,性格也开朗了,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赵丽梅自炼法轮功以来,不仅每年节约4、5千元药费,而且夫妻和睦、婆媳融洽,这是丈夫刘普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因此,他非常支持妻子炼功。99年4-25中共开始计划系统迫害法轮功后,他还经常催促妻子到炼功点炼功。赵丽梅说: “要被抓起来呢?”他说:“那我就跑呗。”他的意思是说:如果妻子因为炼功被抓了,他就去跑关系,走后门。即使这样,他也支持妻子炼,这说明他很珍惜妻子炼功后给家庭带来的好处。

二、上访说明真相遭迫害

1999年法轮功遭受迫害后,赵丽梅去北京上访、说明真相,被不法人员劫持到蠡县驻京办,在那里,蠡县8个大法弟子被勒索饭费900元(让吃了一顿饭),其中一个大法弟子只吃了一包方便面就被勒索200元。后来又在蠡县看守所被超期关押一个多月,被多次非法提审、逼供,身心都受到严重的伤害。有的大法弟子被毒打、谩骂、罚跪,有的被不法人员扒光衣服,只让穿一个小裤头,强迫他们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最后,每个大法弟子又被蠡县610不法人员勒索罚款10000元,被蠡县驻京办勒索3000元,在家人的到处托人,请客送礼下,这几个大法弟子才陆续得以释放。蠡县看守所还扣押了赵丽梅的几十元钱。大法弟子赵丽梅的家人请客送礼高达几万元。(具体数目还不详尽,这些钱主要送给了原蠡县县委副书记陈永华、蠡县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等,蠡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陈贵星,和蠡县610张春亮、牛海峰等人。

回家后,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对赵丽梅百般刁难,不让上班。赵丽梅的丈夫给朱国玉送去一箱酒、两条烟,才得以上班。赵丽梅上班后,还三天两头的受到各种骚扰。 2002年,电大站长张永春逼迫赵丽梅念辱骂师父和大法的材料,赵丽梅不念,张永春就威胁说,“你不念,610就来抓人。”张永春还打电话叫来赵丽梅的丈夫,去请他们及610的人吃了一顿饭才算完事。朱国玉还到电大核对赵丽梅的笔迹,也经常调查电大学校周围有无法轮功传单和粘贴,阴谋迫害赵丽梅

三、纪检书记朱国玉耍流氓未遂、加重迫害

二零零零年腊月二十四,朱国玉把教育系统的一位進京上访的大法弟子绑架到看守所后,傍晚时分,朱国玉醉醺醺的闯入大法弟子赵丽梅的家中,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就讲他去北京接大法弟子吃了多少苦,讲他怎么冤等等。还问:“你丈夫在家吗?”赵丽梅告诉他:“不在家。”一会儿,朱国玉又问:“你丈夫在家吗?”并且起身到卧室去查看。赵丽梅见他心术不正,就撵他走。谁知朱国玉走到当院,竟回身对赵丽梅动手动脚,还把她往厨房推,被赵丽梅呵斥出去。

第二天,朱国玉让电大站长张永春向大法弟子赵丽梅要1000元钱,说是不去北京的保证金。赵丽梅找到朱国玉家质问他为甚么要钱?朱国玉说:“教育系统的其他大法弟子都拿了,不信我让你看单据。”朱国玉见赵丽梅找到他家来,心里发虚,于是,就昨天他耍流氓之事,当面向赵丽梅道歉说:“我昨天喝多了……”因为赵丽梅并不想张扬此事,也就没再说甚么。

可是,朱国玉却认为赵丽梅好欺负,从此对她的迫害更加肆无忌惮、变本加厉。为了向她的家属勒索更多的钱财,2001年5月,朱国玉又派教育局霍荣旭等人到电大来,坚持要把赵丽梅抓進洗脑班“转化”。当时,局长不同意他的做法,说:“让赵丽梅到局里来,我和她谈谈。”可是朱国玉不干,非要把人抓進洗脑班。不法人员又来到赵丽梅家中逼迫,赵丽梅说:“我炼了法轮功,修的是真善忍,我在做好人,走正道,你们想把我转化到那里去呀?”张永春说:“你要不去,那就叫警察来。”赵丽梅被迫出走,教导主任李海良(现任电大分校校长)骑上自行车就追,追了一小段,车子链条折了;电大站长张永春就带人连夜把赵丽梅所有的亲戚家都搜了个遍,还威胁赵丽梅亲戚。赵丽梅回家后,朱国玉威胁说:“如果610和公安局的人来后,你要说还炼功,那他们抓人我们就没办法了。”朱国玉想借610和公安之手再次绑架赵丽梅,在有良知的人的阻拦下,他的阴谋才未得逞。

四、非法進驻赵丽梅家中

后来,电大的张永春、李海良、赵兰荣等人在朱国玉的授意下,又非法進驻到赵丽梅的家中有十几天左右。赵丽梅一家人(包括孩子和丈夫)在自己家,倒像住在监狱里一样,完全失去人身自由。张永春等不法人员们白天黑夜锁着赵丽梅家大门,把钥匙带在他们身上,不给赵丽梅及家人。赵丽梅孩子放学了,丈夫去接孩子时,他们才把门打开,然后,又锁上。孩子上学时,他们开开门,再锁上。张永春、赵兰荣、李海良等人的犯罪行为,给赵丽梅和孩子、丈夫造成了极大的心理伤害和摧残。这些人吃住都在赵丽梅家,晚上,张永春和李海良等人换着值班,一人和赵丽梅的丈夫睡在一张床上,他们强迫赵丽梅睡在里边的小套间,赵兰荣就睡在外间看着,不让赵丽梅走脱。赵丽梅的丈夫彻夜难眠,又不敢得罪这些瘟神,也不让赵丽梅的丈夫去上班,耽误了他签几十万元的建筑承包合同,损失巨大。

朱国玉还强制赵丽梅的丈夫叫去教育局开会,给他施加了压力,威胁说再不转化就送大沙漠。赵丽梅被逼无奈,只好从家中配房跳出来。

赵丽梅丈夫的精神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和伤害,再也承受不住了,病倒了,躺在床上输液。可是张永春、李海良等人,就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每天照常来到赵丽梅的家中骚扰,逼迫赵丽梅的丈夫去找妻子。

后来,在朱国玉的指挥下,教育局的不法人员以及电大的张永春等人踹坏了赵丽梅家的屋门强行把她从屋中抬出来,绑架到八里庄洗脑班迫害。在那里,赵丽梅身心受到极大摧残,出现严重的病态。他们叫来蠡县医院急诊室的医生,做心电图,发现异常。急忙送蠡县医院急诊室。在那里,朱国玉却说:“她是装傻,死了有人负责。”

就在大法弟子浑身抽搐的情况下,朱国玉还不让放人。赵丽梅的丈夫气愤的说:“你们说她危害社会,她这样一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会危害甚么社会?如果你们再不放人,那我就不管了,如果你们把人折腾死了,我连家都不让進!”这时赵丽梅的其他亲属也对张永春说:“我们的亲人是个大伙都公认的好人,你们平白无故的就把好好的一个人给折腾成这样,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们跟你们没完!”

朱国玉和张永春等人在大法弟子家人的强烈的谴责声中,不得不答应让赵丽梅回家。但朱国玉还是逼迫赵丽梅的丈夫写了一个罚款5000元的欠条,还让他以自己的工作做担保。

赵丽梅回家后,朱国玉等人仍然逼迫她写所谓的『转化书’。有一天,朱国玉又来到赵丽梅的家中,无耻的恐吓说:“必须得当着三、四个人的面骂了街才算『转化 ’。”这时,赵丽梅的丈夫回家来,看到朱国玉的紧逼不舍,无奈,只得又拿出一条烟。朱国玉嘴里说着不要,手里已接过烟来,夹在腋下,说:“拿着就拿着。” 扬长而去(朱国玉家和赵丽梅家住在一条胡同里)。

几天后,这些不法人员们又逼迫赵丽梅的丈夫替妻子在转化书上签了字,又逼他到饭店请朱国玉、霍荣许、张永春、李海良、等人吃了一顿饭。当时,叫副校长赵兰荣去,赵兰荣说她不愿和张永春等人一起吃,让单独请她。赵丽梅的丈夫又在饭店单独请了她及她的家人一顿饭。

现任副校长赵兰荣,以前是会计。赵丽梅事事考虑别人,她曾两次发现会计赵兰荣给她所负责的班级多记了两千多元钱,一次一千多,一次八百多。她都说明情况,让会计改过来,使会计免受损失。据公安人员和教育局的人讲,她在这几年来,一直配合公安、教育局监视、迫害大法弟子赵丽梅。当公安人员来电大调查大法弟子赵丽梅的情况时,她不但不说明大法弟子让她改回记错的账目,使她免于两千多元钱的损失的事,反而向公安提供了一些所谓的“信息”,协助公安绑架、迫害大法弟子,并在社会上和大法弟子的亲朋好友中给赵丽梅造了很多谣,包括家庭方面和其它一些方面的事情。教育局纪检书记朱国玉曾对大法弟子赵丽梅耍流氓,赵兰荣知道后,并不对此事進行任何调查研究,反而在她原来的邻居和很多熟人中散布谣言,说:“这是大法弟子为了躲避抓捕,编的瞎话。”给大法弟子赵丽梅及家人的身心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直接加剧了她的家庭矛盾。

因为朱国玉屡次重点迫害赵丽梅赵丽梅无奈只得向朱国玉的妻子揭露了朱国玉曾对自己耍流氓的事实,想让朱妻劝说丈夫改恶向善。朱的妻子也就此事对赵丽梅道歉。但是,朱国玉却因此怀恨在心。他多次跟踪、举报赵丽梅,想借公安之手,迫害赵丽梅。 2002年10月1日前夕,因朱国玉举报,公安局政保科李广辉(现任蠡县公安局110队长)带人,没出示任何证件(没有搜查令,也不出示身份证、工作证)穿着便衣就跳过院墙,進到院内,非法查抄了赵丽梅的家,赵丽梅的丈夫听说公安抄家,赶紧回来,给朋友打电话,一个公安还抢他的手机。因抄出几本大法书籍,他们记录后,让赵丽梅签字,她不签。他们就把赵丽梅绑架到了蠡县公安局。在那里,赵丽梅向警察要搜查证,警察支支吾吾拿不出来。赵丽梅说:“你们这是执法犯法,我一定会去告你们!”在巨大的压力与迫害中,赵丽梅身体又出现病态,公安局怕担责任才不得不释放了她。在公安局办公室,警察说出此次绑架是因为朱国玉说赵丽梅家中有书,有资料,让公安去抄家。

朱国玉还不死心,又继续跟踪赵丽梅。有一天晚上,赵丽梅去娘家和一亲戚家串亲。当晚,就又被朱国玉以串联的罪名举报到城关派出所。由于朱国玉的反覆举报,致使公安局陈贵星等人于2003年非典期间对赵丽梅進行了长达3、4个月的跟踪和调查,赵丽梅走到那里,便衣就跟到那里。陈贵星还亲自或派人到教育局和电大多次调查,给赵丽梅及其家人的身心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巨大摧残。

五、赵丽梅丈夫被逼失理智、殴打与谩骂妻子

朱国玉还指使电大领导一到甚么敏感日、节假日,就给赵丽梅及其丈夫施加各种压力、骚扰,使赵丽梅一家人时时惊恐,日夜不得安宁。尤其是赵丽梅的丈夫刘普,一看到电大的电话号码,心就发颤,说话声音马上就变。因为他们更多的时候不是找赵丽梅,而是每次都找她的丈夫,逼迫他看着自己的妻子,并不断给他施加各种压力。赵丽梅也曾多次对电大领导说:“你们有甚么事直接找我就行了,千万别再找他了。他再也承受不了了。” 可是电大领导不顾赵丽梅的死活,还是不断的给她的丈夫打电话,施加压力,直到把赵丽梅的家庭逼到了崩溃的边缘。张永春、赵兰荣、李海良都曾多次打电话骚扰赵丽梅的丈夫。

二零零四年十月,电大校长李海良在知道赵丽梅的丈夫已提出离婚的情况下,又给赵丽梅的丈夫打电话骚扰,这对于赵丽梅岌岌可危的家庭来说,就像是正在流血的伤口上又被撒了一把盐。第二天,李海良、赵兰荣、王立军(电大总务主任)又到赵丽梅的家中骚扰正在休假的赵丽梅,还说甚么要 “五包一” 。赵丽梅告诉他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迫害大法弟子会有恶报。”“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赵丽梅自炼法轮功以来,夫妻和睦、婆媳融洽,这是丈夫多年来梦寐以求的愿望,因此,他非常支持妻子炼功。但是,这场长达五、六年的迫害,三天两头的恐吓和骚扰,已经超出了赵丽梅丈夫的承受极限,使他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摧残。他非常惧怕这种心惊胆战的日子,又无力反抗各级恶党政府官员的迫害,于是他经常违心的逼迫妻子放弃修炼,经常打骂妻子,妻子身上经常是旧伤没去,又添新伤。有一次,妻子被他打得头晕耳鸣,很长时间才好。还有一次,他在醉酒后,用拳头连击妻子的左胸部,致使妻子有一个月左右不敢翻身和咳嗽。

2004年下半年,他提出离婚。此后,他几乎天天喝酒,喝醉后回家来就殴打、谩骂妻子,逼迫妻子离婚。他在恶党政府官员的逼迫下已经失去了理智……有一天,他说:“你对我太好了,我娶了谁都不会像你这样照顾我。可是,就是因为你炼法轮功,我就和你离婚。你不离,我就天天打你,你就这样过一辈子吗?”

尽管丈夫已经丧失理智的、长期的疯狂的殴打与谩骂,不再给她一分钱,赵丽梅为了丈夫和孩子好,不愿离婚。

2004年,暑假期间,赵丽梅丈夫的奶奶病了,瘫痪在床。赵丽梅为了心疼丈夫身体不好,怕热。就在晚上一个人照顾奶奶,给奶奶接屎接尿……白天由公婆照顾。一连多日,直到保姆来到。她整个晚上都不能合眼,到早晨替公婆收拾好屋子,就马上回到自己的家给孩子做早饭。而丈夫依然是爬起来就走,对赵丽梅不理不睬,只是在妻子替自己照顾奶奶的期间不再骂街。可是无论赵丽梅怎么努力,公婆和丈夫对她就是不接受,不领情。保姆来后,不用妻子替他照顾奶奶了。于是,赵丽梅的丈夫对妻子的打骂也就又开始了。(赵丽梅和公婆在两个院住,丈夫为了离婚,就转移财产,不和赵丽梅商量就把公婆住的房子卖掉,公婆搬到女儿家住。那是赵丽梅多年积攒才盖的房,公婆也添了钱。)

赵丽梅的丈夫酒后开车,曾经出过三次车祸,……而他却还不醒悟,只是在养伤的几天,不再骂街,伤好后,继续打骂妻子。

赵丽梅的丈夫对于妻子的态度发生这样大的转变,完全是蠡县610、公安局、教育局、电大的有关责任人员长期骚扰、恐吓造成的。他惹不起这些恶党官员,就把几年来受到的委屈和不公一股脑的都撒在无辜的妻子身上。他在醉酒后,对他的朋友大喊:“你嫂子对我太好了,世界上还有像你嫂子这样好的人吗?”可是酒醒后,回到现实中来,面对恶党政府和教委、电大领导的无休止的各种迫害,他一个普通老百姓又是那样无助 ,他的精神被逼到了崩溃的边缘。

一年多来,赵丽梅为了让孩子有一个健全的家,为了让被恶党不法人员逼迫糊涂的丈夫不至于造成离婚后的痛悔,她身心承受了很大的痛苦。由于丈夫的逼迫与打骂,再加上教育局和电大不法人员朱国玉、张永春等人几年来的迫害,给赵丽梅造成了很大的创伤,现在她的心情非常沉重,精神恍惚,度日如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3/117894.html

保定 蠡县(里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8-11-29: 相关人员的信息
蠡县法院(区号:0312):
地址;永盛北大街77号
崔泽民 党组副书记 副院长 6508538(办) 13630861066(主管王向辉案)
刘剑鑫 刑庭庭长 6508195 13703128978(主审法官)
刑庭副庭长姜雷 13832261791、03126508195
刘树臣 副院长 6508101 13932266555
姚万里 副院长 6508102 18630266966
刘玉宝 政治处主任 6508103 13503221325
付锁柱 纪检组长 6508113 13932292885
王亚普 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 6508130 13503369656
张维舟 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 6508115 13903129238
刘海江 执行局长 6508112 13722289688
刘金永 行政庭庭长 6508321 13700326607
王文莉 民二庭庭长 6508667 13582372060

王保华 办公室主任 6508135 13903124430
值班电话 6508456 传真6508058
蠡县检察院:
地址:范蠡东路 办电 宅电 检察长李洪杰 李大龙 副检察长 6211178 6211652 13582211558
张 威 副检察长 6210800 6212856 13803235891
汪旭辉 副检察长 6220868 6228608 13832201608
张小琪 反贪局局长 6211208 6239808 13703325928
韩玉彬 反渎局局长 6211236 6218226 15081212666
马永胜 纪检组长 6226508 6220512 13731200199
付振中 反贪局副局长 6211326 6213692 13903368879
张保林 政治处副主任 6225156 13933896888
李亚男 反渎局副局长 6225256 6219836 1393222295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09-05-24:
副校长崔五奎的家庭电话:0312-6210875

2008-07-22:
蠡县电大电话:0312-6217070 6235090 (也是传真号)

注:赵丽梅的丈夫刘普,现任蠡县农机公司经理(霍荣旭是他的现任领导。)电话:13383125111
刘普的妹妹:刘彦薇,蠡县教育局招生办副主任家电:6211446 办公室:6211743

赵丽梅单位及朋友电话:
教育局局长李永志:办公室:6219006 手机:13503221127
电大总务副主任王力军:6223756 手机:13184909090
教导主任张万聚:办公室6217070 手机:13831273596
李浩:6217882 13930803761 刘金华:6209026 13932292801
齐丽:6212206 王征:6212171 13932292801 崔静敏:6213680
田倩:6221071 13582088975 展小娟:6216122 13832230911
王兰欣:6223881 刘妹:6218730 13582232002
薛红敏:6223385 袁丽:6221519 王红:13032015732
彭会然:6233812 张东至:6218328 冯伟:6212661
扬丽蒙:6216838 13931298168 王龙:13102981516
菜芳:6228878 李东梅:6220036 扬建周:13930870861
王英:6213516 刘佳:6561387 13582388600 郑丽娜:13932285516
王娜:6221826 宋兰芹:6211203 13833228566 常会兰:6219090
吴金华:6210875 王国永:01063746146(此人名利心很淡。但很固执)
彦均:13582252133 付银周:13011411069 艳杰:13832257629 6210980
赵孟杰:13932259766 6212266 梁志强:6578530 周焕销:6573105
孙永良:(副县长):13503127395 家电:6217358 王哲:6238326 13582990850
黄亚光:6211558 小强:13785257111 刘志新:13932256388
国宾:13832216388 段广同:13831235659 6212391 杜军显:13831280185
董青:13931261656 电杰:13930887868 代锦旗:13315263123
楚二周:13930882630 陈希:13932269633 陈氽水:13102959922
崔可: 13833220088 冯昆江:13803289556 付洁:13111636335
谷东周:13931238059 顾春红:13603327722
计占分:13931217766 贾仁:13803280888 监客朋:13091232966
监威:13513326777 建光:13180213138 将振江:6230288 13933253088
金场:13933897289 金发:03172704792 進堂:13903329675
老将:13833253533 李广聚:13931267883 李明图:13180262294
李瑞良:13503323958 李书迎:13303020872 李为民:13703324163
李未良妻:13932292757 李振华:13932258868 孙四军:13903367758
孙吉明:03182166906 王永胜:13091206999 于客强:13582255122 张兰占:13503128088 周军占:13603128033 朱栓:13831289200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3-03-09: 蠡县610主任:张跃贤 13633228299 办公室电话:0312--6211103 6215541 6235800 (张跃贤父亲张南、其弟张小宾、其姐张荣俊、其姐夫张小八都是百西人。其妻汪恩学,野陈佐人。)
蠡县610副主任:田立辉 15030261998
蠡县公安局
蠡县公安局局长:郭建民 手机:13803125771 办公室电话:0312-6218121
6923698
纪检书记:汪涛(王涛)主管迫害法轮功 手机:13933203818 6211746
6233818(宅电)
副局长兼蠡县看守所所长:王瑞欣 手机:13930233022
史小刚:蠡县看守所所长手机:13400225777蠡县看守所电话:0312-6211726
公安局副局长:刘文利 主管迫害法轮功 6223218 6211588(宅电) 13931381888
国保大队队长: 王军昌 13503382201 0312--622660

蠡县检察院:6211296 6211727
安军旗:蠡县检察院检察长 6211658 2317528 13582258988 13931397688
王志强:蠡县检察院主管批捕的检察长 13582077777
杨大卫:6227798 6238388 13315220111
副检察长:汪旭辉13832201608

蠡县县级领导干部电话
办电 宅电 手机号
县委:
田钧:(县委书记)6232111 3035879(宅) 13700326666
李自贤:(县长)6226228 3128558(宅) 13623226868
刘建立:(县长)6226366 8915798(宅) 13833003666
李亚东: 6230238 13733363333
单志合:(县长)6237668 8663086(宅) 13703366229
张俊营: 6213123 6236688(宅) 13582065666


2012-04-28: 对河北蠡县法轮功学员赵丽梅受迫害的补充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