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7-23 星期二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松原市(松源市) >> 滕宪茹(腾宪茹,滕献如,藤献茹,滕献茹), 女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松原市蔡家沟镇珠山村
拘留时间: 2008年4月21日
有关恶人: 松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1-17
交叉列在: 吉林 > 松原油田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8-07-10: 吉林省松原市刘玉亮等遭受的迫害

长达十九年的残酷迫害,给法轮功学员和家庭带来的巨大灾难,真是罄竹难书。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法轮功学员刘玉亮被非法劳教、判刑,妻子被恐吓离世;法轮功学员姜羽廷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结束八年冤狱回家时,家已经是倾家荡产、破烂不堪,孩子上学靠亲戚拿钱照顾。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邵长普结束十年冤狱迫害回到家中,狱中长期精神和肉体上的折磨,使邵长普每天都觉得度日如年,身体也消瘦虚弱。

一、刘玉亮在九台劳教所和监狱遭受的迫害

松原市前郭县刘玉亮,男,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发动疯狂迫害法轮功后,刘玉亮九九年十二月去北京上访,在天津火车站遭到站前派出所警察绑架,第二天,前郭县红光农场派出所警察张侦带人把刘玉亮等学员劫持回当地,敲诈二千元钱放回。

二零零零年正月,刘玉亮再次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绑架,新立派出所警察张侦带人把刘玉亮劫持回来,绑架到前郭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四十天,敲诈二千元钱放回。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刘玉亮又去北京上访遭到绑架,他被劫持到北京崇文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以后,又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狱警唆使犯人强制看管,不让他睡觉,加期迫害。

二零零二年年末刘玉亮从劳教所回家,当时土地被全部抢走,当地警察经常上门骚扰,敲门,签字,恐吓,一家人苦不堪言。

二零零八年奥运期间,警察非法闯入他家砸门、砸窗户,刘玉亮正念走脱。当年孩子结婚都不能回家,不能回家种地,妻子连惊带吓于二零零九年七、八月间,含冤离世。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刘玉亮去同修家遭到松原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劫持到松原市看守所,多次非法提审无果,警察就到刘玉亮家抄家,搜到一张带有大法好的画作为证据,非法判刑四年,后刘玉亮又被劫持到吉林省公主岭监狱继续迫害。

在公主岭监狱,狱警强迫刘玉亮背监规,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还有一个乱法和尚讲的所谓“佛法”,混淆刘的思想,强迫背《弟子规》,目的是从思想里让他理智不清,无法辨别是非善恶。在死缓犯人的监视下,强迫刘到车间干苦役。

身体和精神的压力,让刘玉亮在监狱里度日如年,眼睛看不清东西。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日,刘玉亮结束冤狱迫害回到家中。

二零一七年邪党十九大期间,当地警察到刘玉亮家敲门骚扰,刘正念走脱。

二、姜羽廷在九台劳教所和四平、公主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松原市姜羽廷,男,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上长有牛皮癣,看了好多地方,都是看一段时间还要犯,痛痒难受。经朋友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不到半年的时间,身上的牛皮癣就好了,后来姜羽廷就带着周围的人弘扬大法,组织炼功点,使很多有缘人走到大法中来。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姜羽廷单位的上级主管部门领导,宁江区政府上把姜羽廷当作重点迫害,上单位骚扰,逼问他还炼不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年末,宁江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带人到姜羽廷单位骚扰他,进行所谓的调查,干扰姜羽廷正常工作和生活。

二零零零年四月,姜羽廷写了封上访信,宁江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带着城北派出所警察付建绑架姜羽廷,把他劫持到松原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姜羽廷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遭到严管,狱警指使犯人寸步不离的看守在姜羽廷身边,不让跟任何人说话,上厕所都跟着,在所谓的教育大队(就是洗脑班)强迫学员上所谓的“大课”,逼迫学员坐在浇了水的水泥地上,使许多学员身上长了疥,强迫学员看污蔑大法的电视,逼迫写背叛大法师父的“五书”,强迫学员放弃信仰,姜不配合邪恶,心里一直想着自己永远不会放弃大法。狱警继续迫害姜羽廷,强迫他到劳动车间干苦役,每天都是在犯人严管下超体力劳动,白天干活,晚上还要逼迫姜羽廷和其他法轮功学员洗脑,使姜羽廷身心俱伤。二零零一年春天,姜回到家中。

二零零一年年末,宁江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孙丙仁带着警察闯入姜羽廷家,非法把他绑架到公安局,非法提审,威逼、恐吓,逼迫姜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姜不说,就被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二个月,没有任何手续,没有通知家人,后姜羽廷又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迫害。

在劳教所,姜羽廷遭到严管,狱警指使犯人对姜拳打脚踢,逼迫转化,被犯人看着干超体力劳动,逼迫看洗脑电视,精神和身体都受到严重伤害。

二零零三年九月,姜羽廷从劳教所回到家中。姜羽廷单位财政局逼迫姜羽廷辞职,从此,姜只能靠打工维持生活。

二零零八年四月,奥运火炬在松原传递,当时任市长的蓝军在松原市公安系统治安大会上叫嚣:宁可错抓一千,不能漏掉一个(法轮功学员 )(现在蓝军已经遭报在监狱),宁江区公安局警察孙恒飞、石化派出所警察到姜羽廷打工的单位绑架姜羽廷,孙恒飞非法搜身,抢走姜羽廷身上带着的四千元钱,抢走姜羽廷妻子刘宝琴身上的一千元钱,姜羽廷又被劫持到松原市公安局非法提审,后又把姜羽廷送到松原看守所非法关押。这期间,孙恒飞带着警察到姜所住地非法抄家,抢走个人物品电脑、打印机,绑架姜羽廷妻子刘宝琴(法轮功学员),还绑架了不学法轮功的姜的弟弟、弟媳。

姜羽廷在看守所非法关押将近一年时间,二零零九年三月,姜羽廷被非法诬判八年,把他劫持到四平监狱迫害,他妻子刘宝琴也被诬判八年,被劫持到黑嘴子监狱迫害,弟弟和弟媳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并被劫持到九台劳教所和黑嘴子劳教所迫害。

姜羽廷在四平监狱遭到帮教围攻,逼迫放弃信仰,不许任何人跟姜羽廷说话,犯人严管下看污蔑大法的电视,狱警找姜谈话,强制把法轮功学员聚在一起洗脑,狱警还强行法轮功学员经常换监舍,监舍拉上窗帘,制造恐怖气氛,监舍的人谁跟姜说话都要遭到狱警暴打。精神上和心理的压力让姜非常压抑,度日如年,姜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家。狱警又强迫姜羽廷到劳动车间苦役。长时间超体力劳动,使姜的眼睛视力下降,视物不清。二零一二年又转到公主岭监狱继续迫害,强迫在劳动车间干苦役,做出口的小衣服,每天超体力劳动后,晚上还要强制洗脑,看洗脑的录像,学所谓的传统文化混淆思维。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二日,姜羽廷结束冤狱迫害回到家中。这时的家几乎是倾家荡产,破烂不堪,孩子上学靠亲戚拿钱照顾。

三、松原市滕献茹自述迫害经过

我是一九九六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在我修炼的过程中,体悟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圣,法轮大法不但能使人道德回升,还是一部真正使人返本归真的修炼大法。

就是这么好的一部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中共污蔑、打压,中共集中了古今中外所有的残暴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利用媒体编造各种谎言欺骗世人。我自身就是被中共迫害多次,而且险些被夺走生命的大法修炼者。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打压法轮功,我认为中共的做法是违法的,是剥夺宪法赋予公民信仰的权利,是践踏法律。为此,我决定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在北京信访办,我被在那蹲坑的警察绑架,强行把我劫持到所在地松原市驻京办事处,非法拘禁三天,后又被松原公安警察强行劫持回当地拘留所,非法关押并敲诈家人五百元钱,十五天后放回。

从此以后,当地公安就认为我是重点监视对象,变本加厉的对我迫害,二零零零年五月,我被派出所警察骗去并绑架,他们把我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后,又非法劳教一年,因为身体检查不合格放回。不久,当地警察非法闯入我家强行绑架我,把我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四十九天,并非法劳教一年半,因为身体不合格拒收后放回。无奈之下,我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松原市国保大队警察通过跟踪、蹲坑、电话监听等卑鄙手段,对我绑架,在绑架过程中,我被逼从五楼跳下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病房内站满了国保大队警察,我被迫害的双手手臂骨折,两处肋骨多处骨折,肺叶震裂,右腿肌肉多处摔伤,靠打氧气呼吸,左侧挂着排胸液的塑料桶,尿管排尿,两脚挂吊针,两眼肿痛难忍,就是说,我当时被迫害的身体已经是七零八碎,虽然如此,我不后悔,我相信自己没有错,错在邪党,错在不明真相的警察们。

我在医院住了四十三天,在身体根本没有恢复的情况下,根本不能自理的情况下,被国保大队警察强行劫持到拘留所非法关押四个月,后又被强行劫持到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期间,国保大队长非法提审我时说:“你叫家里人拿十万元钱,把炼法轮功的人召集在一起,告诉他们别炼法轮功,我就可以放你回家,你好好考虑一下”。当时我就告诉他:“我不用考虑,第一,我家没钱,要命有一条;第二,我不会去阻止任何人炼法轮功”。后来他又找我家人敲诈钱财,被家人拒绝。

在看守所强行关押近七个月,当地法院非法开庭,强制诬判我十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我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监狱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教育监区,就是洗脑班,这里是强行转化法轮功学员的魔窟,利用各种残忍手段逼迫学员放弃修炼,例如:抻床、把头按在水缸里呛、不叫睡觉、不让如厕、不叫洗漱,不许说话,打骂等。从早上五点到晚上十点,一直被强制看和听污蔑大法的录像片,还有邪恶们编写的欺世谎言的刊物,我不配合邪恶的安排,狱警就叫我到劳动车间干苦役,当时我的身体状况是无法劳动的,但是为了达到迫害我的目的,狱警就强制让我劳动,每天出工劳动,都是靠扶着扶梯把手上下楼, 靠一只手打饭,狱警不许任何人帮我,不许跟我说话,甚至互相看一眼都会被她们视为我在传递法轮功信息,无论我在哪,都被一些邪悟者和犯人监视,根本就没有生活空间,还经常给我换大队,换监舍,给我制造恐怖气氛,孤立我,企图让我屈服。我没有屈服于邪恶的淫威,心里对大法,对师父更加坚信。

近十年的时间,我都是在这种严酷的迫害中度过的。二零一七年年末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回到家中。

以上是我被中共邪恶迫害的事实,希望有正义感的人看到后,看清中共害人的本质,早日清醒,三退保平安。

四、邵长普在九台劳教所和四平、公主岭监狱遭受的迫害

邵长普,男,家住扶余县,一九九七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恶的江泽民开始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二零零零年十月,邵长普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遭到绑架,被劫持到北京密云县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暴打,扶余县公安局警察白井武到北京把邵长普劫持回家,非法劳教一年,后邵长普又被劫持到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教育队劳改犯用镐把把邵长普腰椎骨打坏,镐把都打断两节,他半年多不能干活。

二零零一年十月,刚刚回家后不久的邵长普在三岔河被非法跟踪绑架,被劫持到三岔河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后被劳教二年,又被送到九台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遭到暴力转化,狱警用四个电棍电邵长普脖子、上身,把电棍插进衣服电后背,电了两个多小时,身上发出一股糊焦味,邵长普没有向邪恶妥协,狱警强迫邵超体力劳动,没有任何保护措施,光着脚在冰冷的水田里插秧。身体被迫害的出现腰疼、腿疼。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日前后,沙尘暴铺天盖地,恐怖笼罩在劳教所上空,从中央下达文件,劳教所实行强制“转化”。邵长普被劫持到教育队。四月份“教育队”迫害非常严重,用水桶扣到大法弟子头上、用镐把、木棍在水房、厕所等处殴打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时只准上一次厕所。逼其放弃修炼,此间有两个学员被活活打死,邵长普腿被打残。

二零零四年五月四日,恶警郭一平、李明舟、张明才胁迫犯人作伪证,诬陷在邵长普的床铺下翻出经文,对邵长普拳打脚踢,整个脸部变了形,然后把邵长普关在“小号”九天。邵长普详细写了五份举报材料,控告恶警郭一平等三人威逼劳教犯人作伪证,使用暴力、刑讯逼供,非法关押等违法事实。二零零四年五月三十日,邵长普被送到了专门迫害法轮功人员的 严管大队,天天遭受变相体罚。邵长普一直不配合邪恶要求,不转化被加期迫害,二零零四年八月十四日回家。

二零零八年吉林省及松原市公安局以奥运为借口,在松原市及辖下县区进行了大量的秘密绑架法轮功学员的邪恶行动。其中扶余县很多大法学员遭绑架。四月二十日,松原市国保大队马洪哲非法跟踪绑架了邵长普,绑架途中,恶警用手铐暴打邵长普,邵的眉骨被打裂,鲜血直流。接着松原市恶警跑到扶余县邵长普家非法抄家,在邵长普家抢走了多本大法书籍、他妻子和他妹妹各一部手机、他妹妹二百元低保钱、在他家住宿的学生的日记和准考证等物品,并绑架了邵长普的妹妹。

邵长普被劫持到松原看守所,马洪哲等人非法提审,用手铐把邵长普铐在老虎凳上,逼迫他出卖法轮功学员,邵不说,马洪哲等人给他灌辣根,用矿泉水瓶子装满稀释的辣根,捂住鼻子强行往里灌,然后用脏布捂住嘴不让吐出来,连续灌了七瓶辣根,残酷迫害了四、五个小时,致使邵长普被辣根辣的头疼,胃疼,呼吸困难。即使这样,邵长普也没有配合邪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近一年,当地法院非法开庭,诬判十年,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六日,他被劫持到四平监狱继续迫害。

在四平监狱,邵长普遭到暴力转化,狱警用电棍电,唆使犯人殴打,辱骂,邵长普正念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二零一三年八月,邵长普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公主岭监狱继续迫害,强行洗脑,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混淆思维,强迫上车间超时间劳动。精神上的迫害和肉体上的迫害,使邵长普每天都觉得度日如年,身体也消瘦虚弱。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八日,邵长普结束冤狱迫害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7/10/吉林省松原市刘玉亮等遭受的迫害-370743.html

2010-12-23: 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马洪哲等恶警的罪恶

吉林省松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马洪哲、李军、高帅、张英彪、李国庆等在邪党十七大、2008年奥运会前后参与绑架了松原市几十名法轮功学员,现在松原一地至少有许鹏、滕献茹、邵长普、李生、许彦刚、徐凤琴、马士杰、姜羽廷、刘宝琴、付立红、张艳春、杨伟华、吴丹、刘国权、高勇等二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仍在公主岭、四平、吉林二监、黑嘴子监狱中被迫害。这些恶警也是法轮功学员董凤山、王恩慧被迫害致死的直接责任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0/12/23/大陆各地迫害机构恶人录(12-23-10)-233923.html#10122222385-2

2009-04-12: 松原市中级法院黑箱作业、陷害无辜

二零零九年初,吉林省松原市前郭县伪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审理法轮功学员许鹏一案,枉法重判许鹏、藤献茹、邵长普、付丽红、姜宇庭、刘宝琴六名法轮功学员八至十二年重刑。六名法轮功学员不服非法判决,上诉至松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结果六学员家属全然不知。

面对非法判刑,六学员家属非常气愤,他们联合聘请了十余位北京正义律师组成的律师团为自己的亲人进行无罪辩护。

律师接受家属委托后多次打电话给相关部门进行相关的法律程序,但有关部门相当抵触,不接电话、不告知二审何时开庭、不提供任何相关资料,使案情进展非常艰难。经家属多方探听四月八日下午才知道九日上午中审开庭,此时通知所有律师到场辩护已无可能,只有两位律师连夜赶到松原。

四月九日上午审判开庭之前,两位律师遭到不让到庭为当事人辩护等无理要求,两位律师据理力争,法庭方面才允许介入。

在辩护过程中,两位律师以专业的法律知识从法律角度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义正辞严的指出法轮功在中国是完全合法的,迫害法轮功违法,法轮功学员传《九评》、讲真相、发光碟等行为是维权行为、是言论自由,不触犯任何法律条款。

非法审判过程中,法轮功学员邵长普提出自己遭到警察灌4瓶芥末油等酷刑迫害,要求追究行恶者法律责任,法官却问“有证人吗?”当证人两次站起来说“我可以作证”时,法官却说无效,禁止证人作证。

辩护过程中,法轮功学员提出官方有许多所谓的“罪证”材料是虚构的,强加的,不真实的,如100本小册子说成500本、没有刻录机说成有刻录机等等,夸大其辞,随意编造。

面对律师提出的有效辩护,法官多次无言以对,但仍然维持原判,草草收场,让包括律师在内的所有人都震惊失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4/12/198785.html

2008-11-30: 松原市善友看守所非法关押大法弟子近况

杨梅被非法判刑九年,被迫害出结核病、肝息肉、胰腺病;
张艳春被非法判刑七年;
马士杰被非法判刑四年;
张立波被非法判刑四年,被迫害出现高血压病症;
付丽宏、滕宪茹据说过半个月左右进行非法审判,滕宪茹被迫害的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
还有许鹏、姜宇庭夫妇、谢立荣、柳立坤都还在看守所里非法关押。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0/190762.html

2008-11-03: 吉林松原市大法弟子被迫害的事实

一、大法弟子张秀兰被酷刑折磨长达十小时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张秀兰被绑架,松原市所谓的国保大队及六一零警察马洪哲、张英标,对张秀兰用酷刑长达十小时,灌辣根、上大挂、头戴塑料袋。等张秀兰没气了,再浇凉水,等她苏醒过来之后,又让她签什么字。张秀兰说,我是大法弟子,我救度众生没有错,我不能签。马洪哲问为什么不签,张秀兰回答:“我是对你的生命负责。”马又说:“我也不想多活呀,只要能再活两年就行了。”

在这同时,有多名大法弟子也同样受到了非常人难以承受的酷刑,如:董凤山、徐彦刚、李生、徐凤琴、马士杰、杨梅。杨梅现已被折磨出很严重的肺结核。这几位大法弟子六月下旬被非法开庭。然后在八月份被非法判刑,最高的长达九年。

二、姜力申、刘艳辉夫妇(未修炼法轮功)被迫害

姜力申、刘艳辉夫妇只因为是资料点的房东,就被恶警绑架了。在审讯时他们没有任何口供,也被非法的开庭。开庭时,恶人拿出来早已写好的诉讼纸让他们夫妇签字,因为他们是常人,也不懂诉状纸会写什么东西,结果现也被非法判了八年。家里只剩下上初三的一个孩子。

三、大法弟子吴桂被折磨的骨瘦如柴

大法弟子吴桂,五十八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被劫持,自修炼法轮功后一身的病不治而愈,现被非法关押在善友看守所,被折磨的骨瘦如柴,双耳听不到声音。

付丽宏、藤献茹、许鹏、邵姓同修,他们四个人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被劫持,也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酷刑。藤献茹被迫害跳楼,身心受到严重的损伤不能自理,现被非法关押在善友看守所。

至今马洪哲一伙恶警,对松原市救度众生这一块起到很大的破坏作用,而且对被绑架的大法弟子非常的残暴。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189105.html
2008-08-02: 关于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滕宪茹被迫害补充情况

滕宪茹,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2007年7月中旬在奥运圣火在松原市传递期间,由医院被转入松原市善友看守所继续迫害,现在看守所接受打针治疗。从4月份被绑架一直到现在,其家人未接到公安部门的任何法律字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8/1/183174.html#0873123167-1

2008-05-29: 营救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滕宪茹

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滕宪茹,四月二十-二十一日在青松小区被松原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抓捕,从五楼坠落受伤。资料点大量资料被收走。

当时据说另有一人室内被抓,现滕宪茹无生命危险,双腕部严重骨折,右侧已手术,腕手功能差,胸部肋骨骨折,双侧胸腔积液,拍片双腕骨折重,愈后欠佳。现在油田医院骨2科住院。每日二-三人看守。滕宪茹身体状态差,疼痛。

国保大队急于出院送往看守所,据说要判刑。滕宪茹据说已离婚,其弟在深圳,家庭环境难,其弟知讯后较冷漠。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9/179294.html

2008-05-27: 吉林省松原法轮功学员许鹏、滕宪茹被非法抓捕情况补充

许鹏现被非法关押在善友派出所,被恶警马洪哲酷刑折磨,不能行走。这是许鹏第三次被非法抓捕。

许鹏在1999年7.20到2000年期间被非法劳教,2001年到2003年期间再次被非法判劳教3年,关押在吉林省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在非法劳教期间耳膜被打穿,腿被迫害跛,体重近180斤,被迫害的只有100斤。

滕宪茹现在吉林油田总医院1214,具体情况不详,恶警不允许任何人接见。

在2003年3月期间非法抓捕在松原市前郭县看守所,后判劳教。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检查身体不合格送回本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7/179219.html

2008-04-29: 吉林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滕宪茹情况补充

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滕宪茹4月21日下午3点左右,在绑架过程中,从5楼坠下,具体原因待查。

2008年4月26日,松原市法轮功学员滕宪茹仍在吉林油田总医院,但已从1203房间转到1205房间,生命垂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9/177457.html

2008-04-29: 吉林松原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期遭绑架

松原市利用检查暂住户的名义,各派出所街道到各住户家中逐一检查。如果法轮功学员家中有常人做客也必须出示身份证,如果没有就带走。

2008年4月5日到25日已有13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法轮功学员是张淑清、果大叔、毕中举、鲍学礼、邵长福、白玉芹、孙志学、毕秀仁、付丽红、郑艳梅、滕宪茹、刘老太、段良娥;常人5人:毕彩云、邵长福妹妹、陈立鑫,另外2名常人人名在调查中。

23晚吉林省松原市三井子镇法轮功学员毕秀仁、鲍学礼、孙志学被绑架,其他待查。

24日上午,吉林省松原市永平乡派出所把常人陈立鑫带走,现关在扶余县派出所。其母修炼法轮功,当时不在家,搜走存折、笔记本电脑、光盘、打印机。其他待查。

吉林省前郭县红星农场法轮功学员段良娥,于2008年4月25日下午2点左右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所长壬××与一名不知姓名的警察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前郭县拘留所,具体情况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9/177457.html

2008-04-24: 吉林松原市许鹏、滕献如、郑艳梅被绑架
2008年4月22日,吉林省松原市法轮功学员许鹏、滕献如、郑艳梅被松原市恶警绑架,其手机电话被公安掌握,其家人电话也被监听。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24/177097.html

2001-05-27: 吉林省松原市宁江区大法学员被非法拘留、劳教名单
杨德辉 付德芹 姜剑峰 姜羽廷 郑亚珍 腾宪茹 陈丽华 陈庆华 柳丽坤 刁栓云 徐亚范 王宝艳 孙淑侠 韩艳华 雷洪德 杨立冬 孙艳梅 王占海 张明浩 吴杰鹏 许鹏 刘伟辉 刘铁 孙淑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5/27/11506.html

松原市(松源市)联系资料(区号: 438)

2017-08-23: 松原市长公开电话:0438-12345
政府:0438-2107839
市委:0438-2123650 松原市宁江区政府 电话号码是:0438-31132790438-3125060
松原市中级法院
党组成员
办公电话 手机
张凤春 2290001 13843822266
于晓慧 2290002 13634385666
鲁喜成 2290003 13943820051
刘建华 2290004 13943820052
李维国 2290005 13843825080
吴明章 2290006 13943809021
王成彦 2290007 13943882568
刘国民 办电2282680 宅电2177610 手机13674437555
市法院
程凤义 办电2290001 手机18343827888
于晓慧 办电2290002 宅电6178866 手机13894136688
鲁喜成 办电2290003 宅电2133961 手机13943820051
刘连华 办电2290004 宅电3100986 手机13943820052
李维国 办电2290005 宅电2136363 手机13843825080
马鸿神 办电2290007 宅电3151837 手机13604380476
王成彦 办电2290008 手机13943882568
吴明彰 办电2290006 宅电3113826 手机13943820021
徐志国 办电2290010 手机19804382158
丁日平 办电2290159 手机15643855555
刘圣闻 办电2290177 手机13904381987
崔亚军 办电2290080 宅电2129256 手机13804381106
毕荣璞 办电2290070 宅电2124684 手机13943809289
张忠辉 办电2290100 宅电3137000 手机8900001
孙国飞 办电2290060 宅电2178908 手机133214891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