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2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南 >> 岳阳 岳阳县 >> 周冬英(周东英), 女, 57

个人情况: 湖南岳阳县湖管局退休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湖南岳阳市岳阳县湖洲芦苇场
拘留时间: 2006年12月
有关恶人: 月山管理区610头子范岳华、政法委书记肖学军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11-1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4-05-15: 精神病院注射毒针 洗脑班偷偷下药
湖南岳阳县周冬英女士两次遭药物迫害

湖南岳阳县湖管局退休职工周冬英女士,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9年7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曾被绑架到精神病院,遭所谓医务人员强行注射毒针;她还曾被劫持到洗脑班,被中共人员偷偷下毒药。两次药物迫害,令她几乎失去生命,至今身体还是没完全恢复。

被劫持到精神病院 遭药物及电击迫害

2005年8月份的一天早晨,周冬英被十多个中共人员绑架到岳阳市湖滨洗脑班迫害。一个房间关押一个法轮功学员、两个监护。市“610”张皆红见她不配合,在她的右胳膊上狠揍了三拳。她刚一进去就吃不下饭,不几天就被迫害的胃出血。当晚被送到第一医院抢救,随后关回洗脑班。

第二天,单位“610”头目范岳华及洗脑班几个恶人把周冬英劫持到岳阳精神病医院,恶徒们对医生说:“她是法轮功,有精神病。”医生用布带把她绑在病床上打针、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整整输液一晚,强行吃药丸。第二天早上她要上厕所,医生都不肯松绑,并说:“她有精神病,怕她打人。”一个社区被派来的监护人员说:“她没有精神病,出了问题我负责。”这样医务人员才松绑让她上厕所。在精神病院,医务人员每天强行给她注射、逼迫吃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并且对她进行电击,导致她的身体出现颤抖、心慌意乱、六神无主,非常难受。一个星期后劫回洗脑班,还被五、六个人强行灌药丸。后洗脑班恶徒见她已奄奄一息了,就快速的用车把她送回家。此时周冬英已无法正常生活了。

回家后的一天,周冬英无法控制的在楼上楼下跑个不停,不吃饭。丈夫只好带她去医院。医生问她哪里不好?她说:“我是学法轮功的,洗脑班的恶人,精神病院的医生把我绑在床上灌药、输液、电疔一个星期。现在我全身颤抖、心慌意乱、六神无主,非常难受。”医生明确告诉她的丈夫说:“人家没有病,把人家绑住输液、灌药、电疔,要找他们负责,我没法治疗。”

周冬英的丈夫原本阻止妻子炼功,但看到妻子这样子,医生又不治,不能看着她等死,就劝她说:“你炼功、学法吧,你师父会保护你的。”就这样周冬英又开始学法炼功,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渐渐的好起来,但是不象从前那么强壮。2006年又出现呕吐不止、头晕脑旋、不能行走,卧床二个月之久。她坚持不断学法炼功,终于渐渐康复。

被绑架到洗脑班 被偷偷下毒药

2012年9月2日早上七点半,岳阳市政法委、“610”、湖管局、水上派出所十多人闯到周冬英家,强行将她从三楼抬到车上,劫持到洗脑班——对外称“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途中还有人说:“这回会打死的。”

洗脑班将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隔离关押在一间十来平方米的带卫生间的房内,由“610”指派或雇来的“陪人”二十四小时严密监控,每日强迫观看诽谤法轮功的光碟、书籍,强迫写诽谤法轮功的“三书”(即所谓悔过书、保证书、揭批书)。拒绝“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被施以各种肉体折磨和凌辱,包括:掐喉管;用小竹鞭打、戳打脸、打火机烧下巴、红花油涂眼睛、罚站、不让睡觉、不让喝水吃饭,或者有吃也不让吃饱,或在饭里或被灌食的食物里下毒。

周冬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强行灌食,“帮教”用开口器把她满口牙齿都撬松了。“帮教”还用拳头在她的太阳穴、背心窝、胳膊肘、腿等处用力顶、搓、按,说是“按摩”。瘦得皮包骨的周冬英,全身多处被“按摩”成青紫色,疼痛难忍。

她绝食反迫害18天,洗脑班的恶人(其中有610人员、有邪悟人员、有医生、有“陪护”人员等)在食物中放了药物,天天给她强行灌食。她恢复吃饭后,又在她饭碗里放药。有一天来了一位男性医生(参与虐杀法轮功学员蒋美兰的三名凶手之一)给她量血压,说她血压高,暗地里指使“陪护”在她饭里放药。有一次吃晚饭前被她发现,她责问“陪护”在她碗放药干什么?!“陪护”说:“是降血压的药。”周说:“我没有高血压。”遂把碗洗干净了。但是每次都是“陪护”打饭,周冬英无法知道他们到底放了多少药?放的什么药?

有一天,周冬英吃过晚饭就昏昏沉沉的睡,人事不省。第二天她对“陪护”说:“从今天起我不吃饭了。”“陪护”说:“你吃这个煮的蛋吧,这个不好放药。”等于承认洗脑班对周冬英偷偷下药了。就在这一天,洗脑班让单位来人接她回家。

周冬英在洗脑班遭到36天的种种暴力摧残, 被迫害得面目皆非。期间还发生了洗脑班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蒋美兰的事件。

周冬英回家当晚,单位“610”头目范岳华、夏伟就对她丈夫和女儿说周冬英有“高血压”,要让她吃药。单位“610”人员张某还对周冬英说:“还劝别人保平安,自己不久就要见阎王。”洗脑班一打手也曾对人说:“周冬英的内脏全烂了,她回去后是要去医院的。”

周冬英整个人精神恍惚,心慌意乱,坐立不安,失去记憶,视物不清,身子摇摆不稳,喉干舌苦,眼皮撑不开,牙齿松动,吃不下饭,身体消瘦,等等症状和药物中毒症状很类似。

直到后来周冬英清醒过来,才意识这些症状是下毒的反应,因为法轮功学员蒋美兰就是这样迫害致死的。

周冬英回家快两年了,身体至今还是没完全恢复过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5/15/精神病院注射毒针-洗脑班偷偷下药-291931.html

2012-11-08:长沙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
.......
遭暴力洗脑三十六天 周冬英面目皆非

五十七岁的周冬英于九月二日被劫持到法教中心后,遭种种摧残。房间的电视二十四小时反复播放诬蔑法轮功的内容,还强迫周冬英“上课”,由“帮教”“授课”诽谤法轮功,周冬英说不想听,“帮教”就用粉笔投她。因讲话不符合“帮教”的意愿,她被扇耳光、拳打脊梁骨。

周冬英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遭强行灌食,“帮教”用开口器把她满口牙齿都撬松了。“帮教”还用拳头在她的太阳穴、背心窝、胳膊肘、腿等处用力顶、搓、按,说是 “按摩”。瘦得皮包骨的周冬英,全身多处被“按摩”成青紫色,疼痛难忍。

法教中心还指使“陪教”袁小莲将不明药物暗中放入饭内(该“陪教”是岳阳县法制科长郭胜祥以一百元一天的薪酬请来的,并说钱要法轮功学员出),致使十月六日周冬英吃完晚饭后昏睡到第二天早晨,叫都叫不醒。知道被下药后,周冬英被迫绝食,于十月七日被放回家。亲人们看到面目皆非的周冬英时,都非常心痛。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8/长沙市“法制教育培训中心”的罪恶-265238.html

2012-10-29: 湖南岳阳近期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迫害

从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开始,岳阳有四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劫持到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即所谓的长沙法制教育中心,强制洗脑迫害。

法轮功学员周冬英(岳阳市人,女,五十七岁)反迫害,绝食二十二天,被强行灌食,迫害得出现生命危险。吃饭后,又在她的饭中下毒药,被迫再次绝食。其他三位黄菊秀(岳阳市人,女,六十岁),绝食时被用开口器将门牙撬掉一颗。朱桂芝(岳阳市人,女,四十岁)、杨老师(平江县,女)被违心转化,才于十月上旬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四日,岳阳“六一零”伙同派出所,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内绑架了三位法轮功学员。他们分别是城陵矾法轮功学员李润天(男,三十多岁)、尤兵峰(男,三十多岁),楼区法轮功学员朱木松(男,四十多岁),并抄了他们的家,抢走了他们的私有财物电脑、大法书籍等。

据悉李润天、尤兵峰被非在关押在岳阳湖滨拘留所,朱木松因多次受迫害,身体状况不好被拒收。另外还有两位男性法轮功学员被电话或上门干扰。详细情况请知情人提供,并补充迫害者名单、电话及恶行。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0/29/二零一二年十月二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264615.html#12102823323-1

2012-09-15:  湖南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劫持多名法轮功学员
位于长沙市开福区捞刀河镇中岭村丰岭组的长沙捞刀河洗脑班(对外称 “湖南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自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至今,湖南省“六一零”指使湖南各地市警察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到此洗脑班;目前已知姓名的有以下四名法轮功学员:

张灵革,女,长沙市人,四十四岁,于九月一日被劫持到洗脑班。
田昌道,男,长沙市人,七十多岁,于九月二日在家中遭绑架。
周冬英,女,岳阳市人,五十七岁,于九月二日在家中遭绑架。
蒋美兰,女,新田县人,于九月七日遭新田县“六一零”指使国保大队恶警绑架。

实际上,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远远不止以上四人,其他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也请知情的湖南各地同修与正义人士尽快上网及时曝光“六一零”恶行,制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5/二零一二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62802.html

2012-09-13:湖南610又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图)
......
目前,已知被绑架到该洗脑基地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张灵革(女,长沙市人,九月一日被劫持到洗脑基地)、田昌道(男,长沙市人,九月二日遭绑架)、周冬英(女,岳阳市人,九月二日遭绑架)等三人,实际上,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更多,由于“六一零”对外严密封锁消息,其他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情况有待进一步调查。

三位法轮功学员中,四十四岁的张灵革与五十七岁的周冬英因坚持“真、善、忍”信仰,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曾屡遭迫害,张灵革身陷冤狱六年,周冬英曾多次被非法关押,两人不仅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她们的丈夫、孩子等家人也遭受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除张灵革是因讲真相遭诬告被非法抓捕后劫持到洗脑基地外,周冬英与七十多岁的田昌道老人都是从自己家中被当地邪党人员绑架,绑架周冬英时,面对周冬英家人的论理,邪党人员还拿出“六一零”的所谓让周冬英参加“学习”的“通知”给周冬英家人看。

自被非法关押后已绝食多日的张灵格,现身体十分虚弱,但“六一零”及“长沙法制教育培训中心”仍拒绝放人。其他遭非法囚禁的法轮功学员处境也十分险恶,紧急呼吁海内外正义之士伸出援手,制止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3/湖南610又办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图)-262739.html

2012-09-10: 屡遭迫害 周冬英再被六一零“通知”绑架
二零一二年九月二日(星期天)早上七点半,岳阳市政法委、六一零、湖管局、水上派出所十几人闯进岳阳法轮功学员周冬英的家,强行将她绑架。这十几年来,周冬英已数次被迫害,她丈夫、女儿所遭受的痛苦和打击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周冬英女儿正在睡觉被吵醒后,找他们论理,他们拿出“六一零”的所谓让她妈妈参加学习的“通知”给她看,这时已经将她妈妈架上车,当天上午送长沙法制培训中心――洗脑班迫害(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的场所)。周的女儿连这些人的面目都未看清,更不要说姓名了,想找他们说理都没法说,想去看妈妈更没有门,这么热的天妈妈连換洗衣服都没有,在那里还不知道受什么罪呢?

岳阳法轮功学员周冬英,女,五十七岁。于一九九七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江泽民操纵政府在一九九九年七月对大法进行疯狂迫害以来,中共邪恶之徒多次迫害她。

二零零零年八月,周冬英和同修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信访部门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说她们学法轮功是锻炼身体,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真修向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可是信访办的人不听她们的反映,也不给表格。说:“法轮功上访不接洽”。她们就只好去公安部,走进值勤室,当时公安人员只让她们说了:“是学法轮功的”,就要她们面向墙壁,蹲在地上。有一个大约一点八米以上的一个警察穿双皮鞋,重重的踢了她的右大腿一脚,晚上洗澡的时候好大的鞋印在腿上,是青紫的,那个警察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后来问她们是哪里来的,说了是岳阳的以后,就叫岳阳驻北京办事处的人把她们接去了办事处。关在客房里二晚,几个看管的人也在客房里,他们的床铺当门而放。二晚后被她们单位谢品九(湖管局武装部长)、黄春霞(新洲芦苇场经理)接回。当晚在岳阳市火车站就被岳阳县公安局国安大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实质关了十二天,她丈夫找关系,花了四千元钱(他们说是什么所谓的罚款,收了钱也没开收据),另出了二百四十元的伙食费(伙食比猪吃的还不如)。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几日,周冬英再次到北京天安门请愿。当时因信访部门不让她们去了,她们就只好到天安门请愿。告诉天安门的人民和警察: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法”“不要反对和迫害法轮功学员”。还没等她们来的及说,就被天安门的便衣死拉硬拖到警车边上。她才喊了二声“法轮大法好”,又被警察扯着头发往车上拖,还踢了她腰部两脚。后来把她们非法关押在一个什么顺义看守所,大约是十多天,直到了二零零一年元旦几天才回家。是因为她们没有说地址才放的,这一次被一个什么派出所用电棍电,要她说出地址,他们好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零一年九月五号,周冬英去岳阳市君山区许市乡告诉人们真相。就写了些真相标语张贴,还有一些劝善信发放,后被许市派出所发现,把她劫持后送到君山公安分局迫害。被三个叫:余志和、赵文华,李其良的恶警打的遍体鳞伤。头部全是血,头发被血凝固了;左手食指与中指扯开大约有一寸长的伤口;左手胳膊扭伤不能动,肿起来好粗。她要求到医院检查治疗,他们不但不答应,还把她双手吊在屋梁上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赵文化用烟火烧她腰部右边,造成了十二~十四处伤,她被打的坐在地上,他们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她的背上。他们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六点这样酷刑折磨她。三个人象打皮球一样,你打过来,他打过去,他们的行为,简直失去了人性,不是人所为。在市看守所(第一看守所)非法关了四十八天,后又要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余志和等人勒索了她三千元现金才让她回家。没开收据,他们说一年后退还给她,她去要过两次钱,他们都不肯给,还说没收她的钱。

二零零二年七月,法轮功学员在她们单位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看到后,说她到过发过资料的地方,(恶人也没看见她发资料,也没跟她讲话)就被恶人诬陷告发。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被县水上公安分局和县国安大队的人在家里绑架。到岳阳县拘留所和湘阴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差几天。县水上公安分局的姓彭的教导和一个姓刘的书记员把她打的很厉害,他们专选致命的地方打,头部打的特别多。用拳头和胶拖鞋打了头部几十下,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县国安也打了,有个姓刘的国安副大队长,把她的头发揪住往墙上撞,她一直不配合。他也没有证据。(大法的威德),她又绝食抵抗就回家了。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岳阳市湖滨办洗脑班,周冬英被月管区的范岳华(六一零主任),肖学军,黄春霞等十多人,在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也是受尽了邪恶的折磨,一人住一房间,二个包夹,日夜守着不准出房门,洗澡都看着。她不承认迫害,就绝食抵制邪恶,出现了肠出血。恶人们就把她用车送到市一医院强行打针输液迫害,她抵制治疗,他们就打了她三拳头。她要回家他们也不肯,他们就采取了更邪恶的手段,把她送市精神病院迫害。洗脑班的恶人给医生讲她有精神病,她发狂,你们怎么治疗都行,只要不把她治死了。医生听了他们的唆使,就把她绑在床上打针;用精神病药输液,吃精神病药;还用电疗;最后使身体发抖,已经完全不想吃饭了,生命垂危。他们也就草草的让她回家了,洗脑班上有叫张皆红、李述华。另外还强迫她丈夫出了七百元医药费。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周冬英从岳阳回家,在市党校的马路上走。被肖学军、袁伍波、方振湘在出租车上看到了她,下车就抢她的袋子。袋子里有护身符(大法二零零七年的年历)。还叫来了范岳华等几个人,强行把她拖上车开往月管区。然后叫来水上公安分局的人,把她送到县公安国安大队,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二个月。周冬英绝食抵制邪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身体不合格,放回家了。

在看守所被一个叫彭贺章的副所长,说她没穿囚衣,被打的很厉害。他是用二寸宽的竹块,从两边肩膀到大腿,全部打的青紫。还肿起了很高的包,常人看见都怕。

二零零七年十月,周冬英去许市讲真相,被金盆一个姓王的恶人诬告。被许市派出所和君山公安迫害,用脚踢和上反铐,手都铐出了血。非法在湖滨拘留十天,她只记的君山公安国安大队的姓向,姓姜,名字就不清楚了。

二零零八年至二零一二年,因讲真相,她又几次被非法关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0/屡遭迫害-周冬英再被六一零“通知”绑架-262621.html
2008-10-07: 岳阳大法弟子周冬英被迫害的经历

岳阳大法弟子周冬英,女,五十三岁。于1997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江泽民操纵政府在1999年7月对大法进行疯狂迫害以来,邪恶之徒多次迫害她。

二零零零年八月,周冬英和同修抱着对政府的信任,到北京信访部门反映自己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说她们学法轮功是锻炼身体,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真修向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可是信访办的人不听她们的反映,也不给表格。说:“法轮功上访不接洽”。她们就只好去公安部,走进值勤室,当时公安人员只让她们说了:“是学法轮功的”,就要她们面向墙壁,蹲在地上。有一个大约一点八米以上的一个警察穿双皮鞋,重重的踢了她的右大腿一脚,晚上洗澡的时候好大的鞋印在腿上,是青紫的,那个警察一句话也没说就走了。后来问她们是哪里来的,说了是岳阳的以后,就叫岳阳驻北京办事处的人把她们接去了办事处。关在客房里二晚,几个看管的人也在客房里,他们的床铺当门而放。二晚后被她们单位谢品九(湖管局武装部长)、黄春霞(新洲芦苇场经理)接回。当晚在岳阳市火车站就被岳阳县公安局国安大队绑架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实质关了十二天,她丈夫找关系,花了四千元钱(他们说是什么所谓的罚款,收了钱也没开收据),另出了二百四十元的伙食费(伙食比猪吃的还不如)。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几日,周冬英再次到北京天安门请愿。当时因信访部门不让她们去了,她们就只好到天安门请愿。告诉天安门的人民和警察“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法”“不要反对和迫害大法弟子”。还没等她们来的及说,就被天安门的便衣死拉硬拖到警车边上。她才喊了二声“法轮大法好”,又被警察扯着头发往车上拖,还踢了她腰部两脚。后来把她们非法关押在一个什么顺义看守所,大约是十多天,直到了二零零一年元旦几天才回家。是因为她们没有说地址才放的,这一次被一个什么派出所用电棍电,要她说出地址,他们好继续迫害。

二零零一年九月五号,周冬英去岳阳市君山区许市乡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的法”。就写了这些标语张贴,还有一些劝善信发放,后被许市派出所发现,把她劫持后送到君山公安分局迫害。被三个叫:余志和、赵文华,李其良的恶警打的遍体鳞伤。头部全是血,头发被血凝固了;左手食指与中指扯开大约有一寸长的伤口;左手胳膊扭伤不能动,肿起来好粗。她要求到医院检查治疗,它们不但不答应,还把她双手吊在屋樑上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赵文化用烟火烧她腰部右边十二--十四处伤,她被打的坐在地上,他们就用穿着皮鞋的脚踩在她的背上。它们从晚上十二点到早上六点这样酷刑折磨她。三个人象打皮球一样,你打过来,他打过去,想起他们的行为,简直失去了人性,不是人所为。在市看守所(第一看守所)非法关了四十八天,后又要非法劳教一年半,由于身体不合格,劳教所不收。余志和等人勒索了她三千元现金才让她回家。没开收据,它们说一年后退还给她,她去过两次要钱,它们都不肯给,还说没收她的钱。

二零零二年七月,大法弟子在她们单位发真相资料被当地恶人看到后,说她到过发过资料的地方,(恶人也没看见她发资料,也没跟她讲话)就被恶人诬陷告发。到第二天下午五点钟,被县水上公安分局和县国安大队的人在家里绑架。到岳阳县拘留所和湘阴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四个月差几天。县水上公安分局的姓彭的教导和一个姓刘的书记员把她打的很厉害,他们专选致命的地方打,头部打的特别多。用拳头和胶拖鞋打了头部几十下,揪住头发往墙上撞。县国安也打了,有个姓刘的国安副大队长,把她的头发揪住往墙上撞,她一直不配合。他也没有证据。(大法的威德),她又绝食抵抗就回家了。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岳阳市湖滨办洗脑班,周冬英被月管区的范岳华(六一零主任),肖学军,黄春霞等十多人,在家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一个月。也是受尽了邪恶的折磨,一人住一房间,二个包夹,日夜守着不准出房门,洗澡都看着。她不承认迫害,就绝食抵制邪恶,出现了肠出血。恶人们就把她用车送到市一医院强行打针输液迫害,她抵制治疗,他们就打了她三拳头。她要回家他们也不肯,他们就采取了更邪恶的手段,把她送市精神病院迫害。洗脑班的恶人给医生讲她有精神病,她发狂,你们怎么治疗都行,只要不把她治死了。医生听了他们的唆使,就把她绑在床上打针;用精神病药输液,吃精神病丸子;还用电疗;最后使身体发抖,已经完全不想吃饭了,生命垂危。他们也就草草的让她回家了,洗脑班上有叫张皆红、李述华。另外还强迫她丈夫出了七百元医药费。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周冬英从岳阳回家,在市党校的马路上走。被肖学军、袁伍波、方振湘在出租车上看到了她,下车就抢她的袋子。袋子里有护身符(大法二零零七年的年历)。还叫来了范岳华等几个人,强行把她拖上车开往月管区。然后叫来水上公安分局的人,把她送到县公安国安大队,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二个月。周冬英绝食抵制邪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身体不合格,放回家了。在看守所被一个叫彭贺章的副所长,说她没穿囚衣,被打的很厉害。它是用二寸宽的竹块,从两边肩膀到大腿,全部打的青紫。还肿起了很高的包,常人看见都怕。

二零零七年十月,周冬英去许市讲真相,被金盆一个姓王的恶人诬告。被许市派出所和君山公安迫害,用脚踢和上反铐,手都铐出了血。非法在湖滨拘留十天,她只记的君山公安国安大队的姓向,姓姜,名字就不清楚了。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10/7/187270.html

2007-12-06: 湖南岳阳周冬英被绑架十天 遭酷刑折磨

湖南省岳阳县湖滨芦苇场法轮功学员周冬英于十一月十三日在许市乡金盆村讲真相救世人,被金盆村村长王福祥举报到许市派出所,恶警把周冬英绑架到派出所進行迫害:罚站,用脚踢小腿,腿被踢伤多处,右脚直骨被踢出个口子。

周冬英后被劫持到君山公安局国安大队,三恶警(一姓向,一姓杨,还有一女人)对她拳打脚踢,背反铐,姓向的和那女恶警抓住周冬英的头发往墙上撞。逼抓住跪下,周冬英不跪,恶警就将周冬英按倒在地,恶警向某用脚踩周冬英的颈部,三恶警将周冬英反铐在地上约半个多小时。

周冬英被非法关押在湖滨拘留所十天,双手被铐伤多处青紫,头被撞伤,脸被打耳光打伤,拘留期间不给饱饭吃。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6/167846.html

2007-11-20: 湖南岳阳县湖滨芦苇场大法弟子周冬英被非法关押在湖滨拘留所
湖南省岳阳县湖滨芦苇场大法弟子周冬英,在11月14号讲真相被举报,遭恶人绑架,当天被非法关押在湖滨拘留所。请知情者补充详细情况。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0/166898.html

2007-06-18: 湖南岳阳县肖学军、范岳华对大法弟子周冬英的迫害

湖南岳阳县飘尾场2005年10月11日的早晨,邪党政法委书记肖学军、610头子范岳华等几个人,闯入大法弟子周冬英家中,并把周从三楼抬到楼下车上,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强迫她看污蔑大法的碟片。强迫她“转化”。洗脑班控制人身自由,不许与任何人接触。

大法弟子周冬英绝食抵制邪恶的迫害,被洗脑班十来个恶人野蛮灌食,他们用一尺多长的起子撬开周的嘴,周的门牙都撬松了。周冬英被迫害致肠出血,昏迷过去,恶人又将她送医院抢救,第二天又送精神病院迫害。

医院检查出周患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可还是将周捆绑起来强行输液,灌降压药和破坏神经的药物,使用电疗等迫害。

市610的一个家伙说(好像是姓苏),不管采取甚么办法迫害,只要别把她整死了就行。恶人还要她家每天出100元的医药费(共付700元)。

当恶人放周回家的时候,周冬英已经生命垂危,全身抽搐,心神不定,晚上不睡觉,饭也不吃。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周冬英逐渐恢复正常。

2006年12月27日,大法弟子周冬英正在路上行走,又被恶人肖学军、范岳华、方振湘、袁X等人拦劫,手里的袋子被恶人抢走。

周冬英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国安大队迫害,被非法关押二个月之久,又被非法判劳教一年。

周冬英因遭迫害,身体出现多种严重疾病,生命垂危,当被送劳教所时劳教所拒收。她得以无条件释放回家。

肖学军、范岳华等人多次迫害当地大法弟子阻碍世人得救,“三退”(党、团、退)保平安。他们明知道自己是在迫害法轮功,却还违背自己的良心干着恶事。“善恶有报”这是天理。你们做的恶事不管是谁要你们做的,都得自己去偿还,还会给你们的家人带来灾祸和耻辱。迫害大法弟子,阻碍这一方众生得救的罪是无法承受的。大法弟子是在揭露邪恶,制止迫害,救度众生,其中也包括你们,不要错过这千万年的等待,现在悔过自新还来得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8/157136.html

2007-01-18: 岳阳县月山芦苇厂大法弟子周冬英被绑架
2006年12月中旬,岳阳县月山芦苇厂大法弟子周冬英,在回家路上,被月山管理区610头子范岳华、政法委书记肖学军强行绑架,现被关押在岳阳县看守所,周东英绝食抗议遭灌食迫害,情况危急,望岳阳大法弟子抓紧营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8/147104.html

2007-01-16: 岳阳市湖滨大法弟子周冬英被绑架情况的补充
大法弟子周冬英目前被非法关押于湖南岳阳县(荣家湾)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6/146940.html

2006-12-30: 湖南岳阳市湖滨大法弟子周冬英被绑架
岳阳市湖滨大法弟子周冬英十二月二十八日下午被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2/30/145756.html

2005-11-26: 湖南岳阳市参与迫害的人员
在岳阳市市委、市政府、政法委、“610办公室”的指使下,各地610及类似机构于10月10日欺骗或强行绑架8名法轮功学员(他们是岳阳财校的教师戴燕平、岳阳县飘尾的周冬英,钱粮湖的黎平和蔡桂姣,汨罗的彭佩珍等)到洗脑班迫害,名为法制学习班,实为臭名昭着的邪恶洗脑班,他们采用卑鄙的手段来强制法轮功学员转化、放弃修炼“真、善、忍”。家人送去衣物也不让见,家人很担心自己的亲人在里面不知道怎么样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26/115268.html

2005-11-15: 据了解10月10日被绑架進洗脑班(位于湖滨戒毒所)的有8位大法弟子,每个大法弟子被5个包夹人员夹控,晚上睡觉有一人陪着睡、上厕所有二人跟着、大法弟子之间不准说话、偶尔碰到说话要记录、两手放到一起要记录、坐着时两脚稍微交叉要记录,他们采用共产邪党的恐怖政策,威胁说如不转化就往上交……这些包夹人员自称在长沙搞过培训。

家住岳阳县湖洲芦苇场(飘尾)的大法弟子周冬英(女,50多岁),于10月10日被绑架進洗脑班,周冬英绝食抵制这种无理的迫害,被强制灌食,尖利的管子插破了喉咙的血管,血流如注,止不住血,被送至精神病院,血止住了,后又被注射了一种针剂,注射之后头脑即昏昏沉沉的,之前头脑都是非常清醒,疑被注射了破坏中枢神经的毒药。

由于周冬英身体极度虚弱也吃不下饭,不法人员害怕担责任,已于11月11日将她放回。

其他的7位大法弟子现还在洗脑班遭受迫害。

已有同修接到单位的通知,邪恶准备办第二期洗脑班继续迫害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5/114563.html

岳阳 岳阳县联系资料(区号: 730)

2018-09-12: 岳阳县“610”:郭胜祥 13907403138
岳阳县政法委书记:梁绪华13707402833
岳阳县公安局长:刘四清 15973045678
岳阳县公安政委:方屏 13907301698
岳阳县公安教导员:刘金林13907403166
岳阳县检察长:段德平 13762001888
岳阳县法院院长 王京广 13907408938
岳阳县公安局:
政委 陈遇春 7307666901
副局长 李干取
国安大队长0730-7666550
值班电话:0730-7666961
值班人员:欧桂林:13974012898
李港:15873032232
政法委书记 余泽世 0730-7621483 13807402795
岳阳县国保大队:
付小长 13907301123
皮华军 13807402808
岳阳县三荷派出所:
电话:730-8749110、730-8730110、730-8730220
所长黎波、教导员聂武炎,副所长陈辉四
岳阳县拘留所:0730-7600235 7307600269
岳阳县看守所:0730-7663512 7307607436参与迫害的单位、责任人如下:
岳阳县政法书记 梁绪华 7639976 13707402833
岳阳县“610”主任 郭胜强 7639976 7666825 13907403138
岳阳县“610”:李勇 13707402526
岳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付晓祥 18907301123
岳阳县检察院检察员:袁大兴
岳阳县法院审判长:周旺兴
岳阳县法院审判员:杨琳
岳阳县陪审员:杨育书
岳阳县法院法院书记员:钟颖
岳阳县城关镇书记:方卫兵0730-7659991 13974019813
岳阳县城关镇镇长:李德军0730-7638008 13574021046
岳阳县城南派出所:13789033002
警察:刘辉 15675093202
警察:胡奇 15115023993
警察:陈韧坚 13787851502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730)

2007-01-16: 参与绑架迫害周冬英的是:
月山管理区:范岳华(610)13786024378
肖学军(政法委)13873055766
张新明:13975061008

周冬英的丈夫(姓刘,岳阳县湖洲联校老师)的电话 13517306574

湖南岳阳市洗脑班有关人员名单:
刘凤霞
刘述华 610副主任
苏华 国安
张皆红 洗脑班负责的 电话 8383292(办)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