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 尚志市(县) >> 崔景贵, 男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尚志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1-13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2-23: 被劳教折磨伤痕累累 黑龙江崔景贵控告江泽民

“三年的劳教折磨,走出劳教所时,我是伤痕累累,浑身长满了疥疮,大腿烂的流脓淌水,耳朵被踢坏留着脓水、手、脚、腿都被踢坏,留着脓水,脚底的裂口至今还在……在我还不到六十岁时就一颗牙全无……” 黑龙江尚志市崔景贵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

被告人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疯狂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对坚持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等灭绝政策,使无数法轮功学员和家人陷入了痛苦和困境之中,神州大地血雨腥风,悲剧连连。

崔景贵在控告状中说:“因为我家多人被迫害,年近八十的老母郭素元也只能被迫流离失所,惦记着一双在外同样流离失所和遭关押的儿女,精神受到莫大的摧残,在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五中秋节——这个本是阖家欢乐的日子含冤离世了。这些就是这场迫害的恶果。”

下面是崔景贵在控告状中陈述的部分事实与理由:

我一九九九年八月份开始炼法轮功后,师父就给我净化身体。那时的我满身长大疮,求医问药毫无效果,加之本来就贫穷的家庭(我和母亲俩人生活,母亲已七十五岁,生活在农村,没有劳动能力)也无钱医治,我母亲就叫我炼法轮功了。通过学法炼功,按“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我虽然识字不多,但是我就把“真善忍”记在心中,时时处处按照“真善忍”去做,我无病一身轻,我感激师父的慈悲苦度。

二零零五年的十一月五日晚上,我散发真相资料被老街基的派出所给绑架,他们为了让我说出资料是哪来的,就搞刑讯逼供,用塑料袋套住脑袋扎紧,同时用黑胶棒打我,致使我晕死过去,他们再把塑料袋打开,醒过来再套再打。就这样我被打得死去活来,还给我坐老虎凳。但是我想我做的是正事,救人的事,死我也不说,他们说我太顽固,就把我带到在一面坡粮库办公的“610”办公室继续拷问,又给我坐老虎凳,同时用棒子打我。

随后,他们就把我押送尚志市第二看守所,在押送中一小警察说你交五百元钱就放你,我说我没有,他们没勒索着,到看守所老街基派出所的所长跟看守所的人说他顽固着呢,狠点整。在看守所,警察多次非法提审我,在一次提审时,他们对我说:“说不说?不说!明天把你浇上汽油烧死,说你自焚。”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二日,我被哈尔滨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以“扰乱社会秩序”劳教三年,于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十送往长林子劳教所迫害。在劳教所无休止的软硬兼施下,我不情愿的写下了“三书”,做了对不起师父和大法的事。在劳教所的精神、肉体同时折磨迫害加之恶劣的环境,我浑身长满了疥疮,不是流脓淌水,就是结一层硬疤。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在早饭回来的路上,我带头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郝威和薛原把我从车间叫到宿舍楼的办公室,对我进行谩骂、威胁,还用拳头打脸、扇嘴巴、踢我(尽往我身上长疮的地方连踢带打,使脓血流了一地。后来,大法弟子发现我脸上有伤,分别找到副队长薛原和大队长郝威提出抗议,要求处理打人者。两个恶警开始百般抵赖,到最后迫于无奈才同意私下向我“承认错误”。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发表严正声明,声明所写“三书”作废。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我和一部分大法弟子被转到绥化劳教所,一进绥化劳教所就被采取人人过关,要求写转化书,我不会写就叫我签字,我不签就殴打我,狠命的打我,普犯打人是常事,五月二十七日普教人员张胜柱把我门牙掉踢掉三颗,警察根本不管。在我出狱时要我签字,我不签,他们说,不签就不放你,我想我一个人在哪都一样,就是不签。

三年的劳教折磨,在出劳教所时,我是伤痕累累,浑身长满了疥疮,大腿烂的流脓淌水,耳朵被踢坏留着脓水、手、脚、腿都被踢坏,留着脓水,脚底的裂口至今还在,好牙没剩几颗,吃饭困难,在我还不到六十岁时就一颗牙全无,我只能用没牙的嘴去吃点米饭。

以上所述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天天都在痛苦的煎熬中,真正的苦难岂是笔墨所能描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3/被劳教折磨伤痕累累-黑龙江崔景贵控告江泽民-324327.html

2008-11-03: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所以又称为法轮功大队。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中队长廉兴、刁雪松、干警金庆富、李健、石剑、李喜春等极为邪恶,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吊挂、背吊、头上蒙塑料袋、烟熏、火烤、灌芥末油、浇凉水、坐铁椅子、用烟头烧手指甲、竹签钉手指甲、电棍电、胶皮棒打、拳打脚踢、扇耳光、罚站、剥夺睡眠、超时劳动、控制不让去超市买食品、用品、不许上厕所等等。恶警们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遵守什么所规队纪。

大法弟子白树林、赵德志、王春江、卞宝力、宋洪涛、曹国栋、廉涛、刘景洲、吴宏柱、王春雨、战兴超、董学坤、张传喜、江伟民、李树文、韩明权、崔景桂、王伯岩等均遭受过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迫害。

(1) 2007秋,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金庆富的要求(唱邪党歌曲),恶警金庆富对大法弟子铁志杰、李云彪进行迫害,把他们分别叫到干警办公室,给大法弟子铁志杰、李云彪戴手铐进行毒打。回来时大法弟子李云彪的头部胸部都有伤,铁志杰面部被打的又红又肿,好多天面部的余伤还可以看见,李云彪被打的好几天呼吸和吃饭都困难,后期才知道是恶警掐他脖子和打他的胸腔两肋所致。之后,恶警强制唱邪党歌曲和背监规,指使普教看管大法弟子,不大声唱就非打即骂,整天不让他们说话,而且强制坐着小凳不可以随便活动。因为当时没有生产,所以有午休时间,但是不让他们午休,而且就连晚上也要多坐1个小时小凳才能上铺睡觉。还有给他们非法加期,加期的理由并不是写大法弟子不配合唱邪党歌曲,而是在加期单子和理由上胡乱的写了一大堆编造的话,什么某某开饭浪费饭菜,某某衣冠不整,某某思想情绪不稳定故意损坏小凳等。有一次,恶警金庆富还找茬打他们,恶警走后普教还接着打。在这次迫害中参与迫害的有恶警刁雪松(中队长)、金庆富(严管寝分队长)、李英军(普教犯)等。

(2)2007年11月,大法弟子不唱不写不背邪党的东西,恶警曲建涛又唆使普教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身体迫害,精神折磨!冬天室内比较热,但是普教魏春辉等犯人逼迫大法弟子解振洲(已是快70岁的老人)穿着棉衣做俯卧撑、倒立。逼迫唱邪党歌、背监规、写所谓的改造手册等,又累又热不让休息、脱棉衣服,使老人饱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3)2007年大法弟子戴宗被抬到劳教所时就已经非常虚弱了,人瘦的都皮包骨了,根本就无法站立。恶警刁雪松还要他报数,后期又逼迫他唱邪党歌、背监规,他本来就高度近视,眼睛看不清东西,普教犯人就拿他寻开心,在他站立时故意绊倒他,因他视力不好动作慢,包夹他的普教犯人就打他,这样虚弱的人最终又倒下了,因最后什么也吃不进去,每天只能躺着。已经奄奄一息了,才被允许通知家属让其家人接回去。

(4)2007年年底,大法弟子王春江因不写所谓的改造手册(因里面有诬蔑大法的话),被恶警叫到干警办公室进行疯狂迫害,被吊起来用塑料袋套脑袋,最后因窒息而昏厥过去。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刁雪松、王晓斌、李健等。而且李健还用打火机烧王春江的手指。

(5) 2008年6月,因大法弟子齐文彬在强迫性的奴役劳动中落后被恶警王晓斌加期,并实施精神迫害,致使齐文彬心理压力过重,导致在寝室里突然昏厥抽搐,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眼睛看不清东西、动作迟缓、大小便不通、最后不能站立,开饭要用4个人抬,那4个普教犯也不管齐文彬身体疼痛与否,对齐文彬强拖硬拽,齐文彬痛的惨叫,踝骨也磨出了血,普教犯们还叫他闭嘴。

(6)2008年7月因大法弟子盛彦军拒签所谓的“对接表”被背吊挂,只有脚尖点地。恶警李健对盛彦军拳打脚踢,同时恶警李健还叫人找来塑料袋蒙住盛彦军的头。参与这次迫害的恶警有龙奎斌、刁雪松、金庆富、李健、王晓斌等。

(7)2008年8月因大法弟子丁学森不配合恶警,不写所谓的“三书”,不穿劳教服,被恶警及普教犯扒光衣服吊挂毒打,电棍电击等手段残忍至极。身体各部多处淤伤很长时间也没恢复!参与这次迫害的恶警有刁雪松、金庆富等、普教犯人有孙成富、孙立峰等恶徒。

以上事例只是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绥化劳教所之黑暗,只是中共恶党侵犯人权、迫害信仰的缩影而已,等待它们的将是良心的谴责,法律的制裁!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189095.html

2008-06-14: 绥化劳教所殴打迫害大法弟子情况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属邪党鉴定的省级”模范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共关押二百多人,其中大法弟子七十多人,分五个队。

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一大队的一中队和二中队。一中队队长廉兴、副队长李诚春、内勤石剑、管教李喜春;二中队队长刁雪松,均为迫害大法弟子的凶手。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一日从长林子劳教所被转至绥化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当晚被强迫写”四书”,刘景州被强迫脱光衣服,被恶警用胶皮棍子毒打,最后胶皮棍子都被打瘪了;吴洪柱被恶警用冷、热水浇,用塑料袋套;王海岩被恶警吊起来打。

四月末,大法弟子向劳教所递交书面声明,声明所写的”四书”作废,姜伟民又被打。

恶警强迫大法弟子唱恶党歌曲,不唱就要挨打。大法弟子王春雨、姜伟民因此被打;张喜来被吊、仅有脚尖沾地、脖子上并且挂着一桶水,就这样长达两个小时。

恶警还不让大法弟子说话,不许家属送东西,对普教人员打大法弟子的行为不闻不问。五月二十七日普教人员张胜柱把大法弟子崔景贵门牙打掉三颗,管教根本不管。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6/14/180274.html

2007-05-20: 曝光黑龙江省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恶警近期恶行
哈尔滨市长林子劳教所四大队是长林子劳教所树起来的所谓“典型”,在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的这几年中,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罪行。二零零四年,四大队恶徒将一名大法弟子毒打成植物人,此暴行被曝光并导致家属上告后,长林子劳教所表面恶行有所收敛,私下却总想变换招数继续做恶。

二零零六年底,大法弟子张国栋被绑架到长林子四大队。恶警为逼其“转化”,派刑事犯做“包夹”对他严看死守,寸步不离,连在厕所与同乡打招呼遭致恶徒大骂。恶警拿出种种流氓手段对其进行孤立、威逼、欺骗,致使张国栋在理智不清的情况下走了弯路。不久,重新振作起来的张国栋声明“三书”作废并开始不配合邪恶的命令指使,恶警们又对其恐吓、责难,威胁他再不听话就把他送到“严管队”五大队。最后恶警为了减小影响将他关到二大队。

二零零六年底,四大队恶警拉拢、怂恿刑事犯曹纪兴迫害大法弟子,并许以“减期”等承诺。因为有恶警背后指使,曹纪兴在刚开始“带排”(即当所谓的排长)时非常猖狂,对大法弟子随便谩骂,甚至还出手打人。他曾对六十多岁的大法弟子张树玉指着鼻子破口大骂。当时正好是大队长郝威值班,但他假装听不着,根本不予制止。

二零零七年二、三月份,恶警多次把许多老年大法弟子扔在雪地寒风中冻着,每次站的地方几乎都是风口。一次几个人去卸煤,剩下的人包括多位老年大法弟子全在寒风中冻着,恶警郝威却自己回办公室暖和去了。等到九点多,他才出来,假惺惺地问管教为什么不带大家回屋去。

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早饭回来的路上,大法弟子崔景贵带头高喊“法轮大法好”证实大法。恶警郝威和薛原把他从车间叫到宿舍楼的办公室,对他进行谩骂、威胁,还动拳头打脸、扇嘴巴。后来,大法弟子发现他脸上有伤,分别找到副队长薛原和大队长郝威提出抗议,要求处理打人者。两个恶警开始百般抵赖,到最后迫于无奈才同意私下向崔景贵“承认错误”。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恶警对大法弟子进行突击安检(翻、搜东西)。由于恶警张斌对大法弟子王海岩耿耿于怀,在翻、搜过程中故意找碴,后将王海岩摔倒在地,王海岩高喊“法轮大法好”,周围的大法弟子立即跟着一齐喊。一位大法弟子把里面车间的门打开,车间里的大法弟子听到喊声立即也跟着高喊起来。在此过程中围上来三、四个管教,本想帮忙行凶,看到大法弟子这样的气势,一下子都愣住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之后迅速转身走了。恶警张斌也停了手,回身指责为什么开门,那位大法弟子高声说:“让大家看看警察动手打人!”最后,为避免大法弟子再次集体反迫害,恶警郝威和薛原找王海岩做工作,以所谓“给大队长面子”为借口替张斌假意道歉来敷衍。

在此我们正告恶人:在你们长达几年的跟随中共倒行逆施中,大法弟子已经按照我们师父的要求把真相反复地讲给了你们,在大法弟子自身承受严重迫害的情况下还为你们的未来担心、焦急,慈悲地向你们进了最真心的忠告。如果你们拿大法弟子的大善大忍当成好欺负和嘲弄的对象,你们将最后嘲弄了你们自己,毁了你们自己,也可能会毁了你们的亲人!尤其那些被“权欲”冲昏了头还要拼命往上爬的恶警,二千多万人已经退出中共的邪恶组织,如果天灭中共的大潮洪势还不能使你们猛回头,那就只有与这个邪恶的组织一起毁灭!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0/155228.html

2005-11-14: 黑龙江省尚志市三名大法弟子被绑架
2005年11月5日晚上,黑龙江省尚志市老街基乡公安派出所警察将做真象的大法弟子崔景贵抓捕,其它情况不详。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4/114539.html

2005-11-12: 黑龙江省尚志市崔景贵、张永林夫妇被非法抓捕
2005年11月一天晚上黑龙江省尚志市老街基乡公安派出所恶警将做真象的大法弟子崔景贵抓捕,其他情况不详。

4天后下午4点多钟,黑龙江省尚志市610、公安局和一面坡公安分局恶警先后将大法弟子张永林及妻子(姓名不详)在家抓捕,其它情况不详。如有知情者,请补充具体情况及恶警情况及电话号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1/12/114377.html

哈尔滨 尚志市(县)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19-11-18: 现在国保队长李志国电话:13804615555
国保高建平电子:18045055166

2019-04-23:
尚志市公安局:45153322302、45153350110、45153323841
国保队长 李志国:13804615555(警号022623)
队长 高健平:18045055166(警号022792)

尚志市公安局:

尚志市公安局局长、尚志市副市长 玄亚庆:15945125006、45156755369
局长 45153323273
政委 崔义 13936149678451-53944777
副局长 薛世宙 13030038738、4515332044745153322881
国保大队电话:45153322735、45153323286
大队长 杨克新 13845036318
信访办侦查大队长 贾秀林 0451-53322302

尚志市政法委书记 刘亮
副书记 麦立斌
尚志市书记 杨靖武 4515335895445153358880
尚志市政法委书记 迟金涛
书记室电话:45153358999

尚志市610办:
电话:45153341665
主任 孙世华 13199521950、1394511538845153944776
人员 赵宏伟 45153324255、45153324755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