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1-04-14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黑龙江 >> 鸡西 鸡东县 >> 王学世(王学士), 男, 4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鸡东县哈达镇东风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0-22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20-03-12: 电视插播勇士遭迫害案例补充
据明慧网资料记载: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长春市法轮功学员打破中共的层层黑幕封锁,率先利用有线电视技术在长春市八个电视频道,成功地向长春市老百姓插播《法轮功洪传世界》和《是自焚还是骗局》的真相片,时间长达四、五十分钟。揭露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的谎言,在国际社会上引起强烈轰动和关注。

本文是继《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和《插播勇士遭迫害更多案例(图)》,对插播勇士遭迫害案例的补充。

一、其它城市插播勇士遭迫害案例

鸡西市鸡东县王学士因插播遭非法判刑七年

王学士,男,四十岁,家住鸡东县哈达镇东风村。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两年,被劫持到鸡西劳教所。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广电集团雇佣的一群打手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进行酷刑折磨,王学世当场昏过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王学世七年徒刑,王学世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王学世出狱。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0/3/12/电视插播勇士遭迫害案例补充-402328.html

2017-03-09: 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
……
牡丹江一人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一帮恶警非法审讯王学世,使用惨无人道手段。轮番迫害中,好几个恶警将王学世前后围住,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部,令他窒息;恶警又把他眼睛蒙上,用拳头使劲搓他的肋骨,一恶警用手使劲捏他的睾丸;王学世当场痛昏过去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9/插播勇士遭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综述-344031.html

2012-09-18: 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王学士、王家成被绑架
九月十二日晚,黑龙江省鸡西市鸡东县哈达乡东风村法轮功学员王学士,被哈达乡派出所与鸡东公安分局在家绑架。

九月十三日上午,鸡西市东海矿职工法轮功学员王家成,被东海矿610和保卫科(企业派出所)绑架到洗脑班。中共恶党给基层单位拨大量钱用于迫害,办洗脑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8/二零一二年九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262951.html

2009-08-13: 黑龙江鸡东县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案例汇总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鸡东县政法委“六一零”头目姜国发等与当地公、检、法互相勾结,十年来,对鸡东地区法轮功学员残酷迫害,绑架、关押、勒索、劳教、判刑。到目前为止,鸡东地区共有十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其中一人被迫害死,四人已释放,九人仍在监狱中遭受迫害。
......
5. 王学士,男,四十岁,家住鸡东县哈达镇东风村。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鸡西劳教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广电集团雇佣的一群打手非法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進行酷刑折磨,王学 世当场昏过去。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王学世七年徒刑,王学世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大法弟子王学世出狱。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13/206434.html

2009-06-03: 朴实庄稼汉遭九年冤狱 回家仍无自由
黑龙江鸡东县法轮功学员王学世,前后蒙受邪党九年冤狱,妻离子散。最近王学世刚出狱回家,当地恶警、恶人竟当日上门骚扰,不许他随便出入,并继续非法扣留他的身份证。

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大法学员王学世刚出狱回到鸡东县银丰村家中,该村村干部伙同哈达乡派出所恶警就迫不及待地闯入王家,恐吓王学世:未经准许,不得擅自离家,要出门必须通过派出所同意。王学世索要自己的身份证,恶徒们不给。王学世的母亲有心脏病,最近一晚又被闯到家门外大叫大喊的哈达派出所恶警吓得心跳不止,好几天才缓过来。

王学世,男,四十岁,是个朴实,善良的庄稼汉。他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言行。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他炼功后,家中的孩子很小,从未有过大病小灾的,非常听话、省心。他妻子脾气暴躁,与婆婆的关系非常不好,他炼功后经常给妻子讲做人的道理,要行善积福份。妻子也明白了很多道理,不再与婆婆争吵,不再与邻里斤斤计较,家庭也和睦了。他家当时开了一个粮食加工厂,由于他为人温和善良,信誉又佳,炼功后更不与人计较利益得失,以诚待人,生意非常好,受到了全村人的信赖,很多村民都说:看到你的变化,这法轮功肯定好,我们也炼。很多人都走入了法轮功的修炼,都在法轮功中得到了不同程度地受益。

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年,王学世就被邪党非法监禁了九年,其中包括被非法劳教两年,被非法判刑七年。以下是王学世遭迫害经历简述:

说真话 被非法劳教两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氏集团为首的邪党开始肆无忌惮的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王学世为了澄清事实、要求还法轮功清白,于一九九九年十月去北京上访,在北京被绑架,关押在驻京办事处,遭此处恶徒毒打、皮带狠抽。鸡东公安副局长朝阳、李清华等三恶警将王学世劫持到鸡东看守所迫害,恶警马力用小白龙抽打他,驱使犯人毒打他,用拳头猛打他的头部,被迫害了八十一天后,非法劳教二年,被劫持到鸡西劳教所。

鸡西劳教所恶警对他酷刑折磨,想强制转化他,让他立正,不准动,站在雪地里冻,不让学法、炼功,坐在铺板上不准动,一坐就是十五、六个小时,导致腰酸背痛,长期坐下去就会肌肉萎缩、生疮。恶警强行对他洗脑,逼看、听污蔑法轮功的录像、书籍等,不“转化”就酷刑折磨。有一次黑龙江省劳教处的女处长带着一些犹大到鸡西劳教所做所谓“报告”,诬蔑大法,王学世和同修杨晓光把她们恶毒攻击、污蔑的发言稿抢下撕毁。七、八个恶警蜂拥而上,将他俩打的鲜血淋漓,然后拖入小号迫害。

二零零零年过年时,恶警又劫持来十多个法轮功学员洗脑迫害,不配合就毒打,一次恶警在毒打法轮功学员时,王学世站出来制止,恶警范国语将王学世拽到恶警室,用警棍使劲打他的右眼,当时王学世的眼睛就甚么都看不见了,过了几个月,眼睛才模糊看到东西。

那时王学世的孩子才四岁,每次他的妻子抱孩子看他时,都心疼得泪流满面,孩子搂住他的脖子就不放手,嘴里喊着:“爸爸咱们回家,爸爸咱们回家。”由于王学世被迫害,他的妻子无能力维持粮食加工厂的生意,被迫低价卖掉。

二零零零年非法劳教期满,王学世回到家中。但没多久,哈达派出所恶警就去他家要抓人,说是有人举报王学世贴法轮功真相了。王学世被迫流离失所。在这期间,他的妻子无法再承受更多的痛苦,改嫁他人。好端端的一个家,就这样被活活拆散了。

惨无人道酷刑折磨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吉林法轮功学员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后,使当地众多的民众明白了真相,认清了江氏邪党集团的骗人伎俩。牡丹江法轮功学员也开始用这种方式告诉世人法轮功真相,使更多的世人尽快看清邪党迫害真相。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晚上七点半,王学世在牡丹江人民公园插播法轮功真相时,被广电集团雇佣的一群打手绑架、劫持到牡丹江阳明分局。

一帮恶警非法审讯王学世,使用惨无人道手段。这群刑警都是经过邪党如何折磨人的专业训练,拳头都是平的,打人非常狠毒,他们用尽了流氓手段折磨王学世。恶警将王学世捆绑在铁椅子上,然后刑讯逼供,用矿泉水瓶反覆抽打他的头部,鲜血直流;用拧了劲的电线抽打他的脚面,直到把脚面打烂;再用胶条把嘴封住,用芥末油倒入鼻孔,并用手巾将鼻子嘴捂住,不让喘气;王学世顿时觉得胸腔内像火灼烧一样极其痛苦难言,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恶警们连打带骂,出口的脏话简直比流氓还下流。轮番迫害中,好几个恶警将王学世前后围住,用塑料袋套住他的头部,令他窒息;恶警又把他眼睛蒙上,用拳头使劲搓他的肋骨,一恶警用手使劲捏他的睾丸;王学世当场痛昏过去。恶警们早已人性全无。

四月二十五日,恶警将奄奄一息的王学世扔進牡丹江看守所。当时王学世身体已极度虚弱,坐立不住,换下的衬衣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在这种状态下,包号的侯姓管教还要强迫王学世码铺。王学世说头晕,坐不住,码不了。侯姓管教立即命令号里的犯罪嫌疑人把王学世摁在铺板上扒掉裤子,用“小白龙”(白塑料管)狠命抽打他的背部、臀部,直到打累了才停。恶徒们把这种残忍的迫害手段叫开皮。

恶警侯将王学世拖到女号门口,当着许多女法轮功学员的面,用小白龙抽打他,目的是恐吓女法轮功学员,迫使她们屈服。女法轮功学员含着眼泪叫恶警侯住手,说:你家也有亲人,你母亲不也是炼法轮功的吗。恶警侯这才住手。

说真话 再遭七年冤狱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十五日,牡丹江市邪党中级法院非法判王学世七年徒刑,王学世做无罪上诉被驳回,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

牡丹江监狱恶警剥夺王学世修炼的权利,并派犯人,包夹监视他,不准他给家里打电话,不准写信等,制造生活困难。

二零零四年十月末,恶警连续五昼夜不许王学世、刘小龙等法轮功学员睡觉,并强行奴役他们。法轮功学员于忠海家邮来的钱被恶警私自扣留,于忠海要钱,恶警不给反而指使犯人将于忠海打得鼻口出血。

二零零四年年末,五监区大队长郭宝林、教导员韩国兵、副大队长赵喜和等恶警筹划了一场对法轮功学员的暴力“转化”,恶警赵喜和亲自用电棍电击法轮功学员。恶警逼迫全体犯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晚上轮班拨拉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白天再让犯人抬到车间迫害,企图以此达到所谓“转化”指标,但恶警没有得逞,法轮功学员李凤全坚决不写所谓“转化”书,恶警不让他睡觉,和犯人同时殴打他,打得李凤全走不了路,恶警还不叫人扶,导致他从三楼楼上掉下来,摔得昏迷不醒,两天后转入公安医院抢救,由四名犯人看着不让人接近,并对外全面封锁消息。这次迫害恶警以失败收场。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初,新任大队长高海平命令搜查车间座位,抢走王学世的大法书籍,并将王学世关進小号迫害。小号里阴暗寒冷,已近结冰,恶警将窗户开着,强行将王学世线衣线裤扒下扔掉,只让穿监狱发的所谓的“棉衣”。晚上更冷,王学世只有靠不停的运动来维持体温,不然就得冻僵。在小号里,恶警不给吃饱饭,早、晚各给半个黑面馒头。王学世在小号里被迫害了二十三天。这段时间,王学世身心受到了巨大的摧残,精神几尽崩溃,几乎成了废人,一年左右才慢慢缓过来。

二零零八年到二零零九年的春天,王学世的家人曾经两次从五、六百里地赶到牡丹江监狱探视他,都被恶警挡在大门外,不让见,也没有通知王学世本人。家人含着眼泪而回。

这时的五监区大队长叫齐伟,此人为牟取暴利,经常逼大法学员及其他服刑人员长时间、超强度劳役,早六点出工到晚九点收工,经常加班加点,有病的犯人也强迫出工,黑暗至极。

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非法迫害的罪恶罄竹难书,它给中国百姓带来多灾多难的五毒恶世。天灭中共在即。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大法的人,立即悬崖勒马,不要为了一时的利益,而成为中共邪党的殉葬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6/3/202102.html

2007-11-29: 牡丹江监狱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补充
在牡丹江监狱十五监区被关禁闭的法轮功学员是张传礼,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八日牡丹江监狱法轮功学员王学士被举报有MP4,被五监区一中队中队长薛世成关禁闭至今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29/167373.html

2006-09-09: 牡丹江监狱恶人恶行录
牡丹江监狱六监区的恶警对坚定信仰的大法弟子许岩,关连斌,高云翔采取用电棍电击心脏及其它要害部位,强制超负荷劳动,不让睡觉,关禁闭,指使刑事犯打人等多种手段严酷迫害,极其残忍,灭绝人性。一段时间以来牡监迫害恶性事件频传。
2004年10月末,于忠海家邮来的钱被恶警私自扣留,于忠海要钱不得反被该恶警指使犯人打得鼻口出血。孙殿山(佳木斯东北师范大学哲学讲师)被关入小号,李凤全、王学世、刘小龙等连续五昼夜不被允许睡觉,此期间还继续被强迫出工劳动。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9/9/137375.html

2004-12-24:牡丹江尖山子监狱集训队对大法弟子强行洗脑,超期集训长达八个月之多不往监区分,并调动禁闭室和各监区的干警,用电棍、扣地环、灌浓盐水等酷刑進行迫害。大法弟子杨晓光(密山人)因提出公开学法炼功,于九月二日被押入小号惨遭酷刑至今。

近期,黑龙江牡丹江尖山子监狱开办干警转化工作培训班,按公安部、司法部下达的所谓的转化令,研究如何强行转化、迫害大法弟子的方案。
自12月2日从五监区开始转化,不配合、不转化的大法弟子惨遭各种迫害。孙殿山(佳木斯东北师范大学哲学讲师)被押入小号。李凤全、王学世、刘小龙等连续五昼夜不被允许睡觉,此期间还继续强迫出工劳动。李凤全因身体承受不住,被叫到管教室,副大队长赵喜和对李凤全连骂加羞辱,并用电棍击打,当李凤全喊救命时,就把李凤全拖到另一个管教室(喊声外面听不到)和另一个警察一起打李凤全,李凤全全身被打伤,眼睛被打坏看不见东西,出不了工,警察连拖带拽强迫出工。12月14日晚收工时,李凤全昏迷无人搀扶从三楼楼梯滚下来,头部摔伤,流血过多,当晚被送牡丹江公安医院抢救,现情况不明。

2002-01-24: 鸡西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野蛮迫害
我们是大法修炼者,修炼以前我们都不同程度有各种疾病,经过炼功,我们的病都好了,也明白了如何做一个人的道理,我们无法用语言表达师父对我们的慈悲。同时也坚定了我们修炼大法的决心。全国每天都有众多的人加入到大法的修炼中,为国家为社会的安定团结、人心向善起到了很好的效果。可是以江泽民为首的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害怕人心向善,从99年7月20疯狂镇压法轮功,那真像天塌了似的。为维护大法的尊严,维护大法在世间的洪传,维护宪法给公民的合法权益,广大修炼者不畏强暴,冒着被肆意虐杀的危险,前仆后继,涌向北京天安门上访,为此很多修炼者被非法抓進拘留所,甚至投進了劳教所、监狱。

第一批被绑架進鸡西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有杨翠平、杨晓光、李洪伟、张玉堂、董志国、姜宏禄、赵斌、孙日生、王玉、王学世、巩志军、程忠强、史晓春、邢德福、邢德禄15人。刚开始,有些干警表面上对我们也不错,过一段时间有些干警就显露出他们那邪恶的面目来了。强行搜走了我们的大法资料,并开始不断地打骂我们,记得在2000年3月17日,以所长王彦军、政委王洪武、护卫大队长范国雨为首的邪恶之徒带20多个干警,拿狼牙警棍如狼似虎地把我们赶出监舍,带上行李等日用品,在监舍外站成一排,解开衣服,裤子,脱下鞋、袜子并让我们撅着,挨个搜身,拿警棍几乎挨个的打我们,政委王洪武还用手掌砍我们的脖子,有的把被褥都拆开了,翻了1个多小时后,又罚我们站了3个多小时才進监舍。大雪天罚我们站军姿,一站就是2个多小时,甚至把我们的功友拉出队列让他们撅着,管教黄业林站在楼内还高兴地笑呢。

一次在外走步,李洪伟要上厕所,邪恶的流氓干警鞠华不让,在晚上开饭时这个邪恶之徒兽性大发,就看李洪伟来气,扯出李洪伟就把他打倒了,并且抢下李洪伟的饭缸打他的头,直到把饭缸打坏才住手。在一次洗脑中因李洪伟和杨晓光不答卷,队长周成华令一诈骗犯打他们二位,打的眼睛直流泪(打伤了)。体罚更是常事,有时下半夜才让睡觉。2000年11月1日鸡西劳教所请来哈万家等由省劳教局组织的叛徒来骚扰我们,我们四位同修站出来制止它们破坏大法,邪恶的干警手拿狼牙警棍,一下上来10多个,把我们四位同修(杨晓光、张玉堂、王学世、代军)拖到外面走廊里拳脚警棍劈头盖脸就打,直到把王学世眼睛打得看不见东西了,那三位同修也被打得眼睛肿起一个包,鼻子、嘴流血,张的牙都打掉了,然后押進小号带上脚镣,当时在场的有政委王洪武、省610教育处长樊春玲,这是鸡西劳教所的真实写照。现在鸡西劳教所还流传着这样几句顺口溜“锹把、镐把、教育和感化"。2001年1月8日张玉堂因炼功被范国雨毒打并煸动犯人对张的仇恨,说是张炼功影响了大家睡觉,被张当场揭穿了他的谎言,以至于大家对范国雨产生极大气愤,都在背后骂他。2001年2月27日当这些邪恶的干警再一次逼迫我们骂大法时,由于我们不屈服,邪恶的护卫队长范国雨、干警林永军和中队长队陈震拿警棍把张玉堂、杨晓光叫到管教室,他们拿警棍轮流打了近1小时,然后给杨戴上脚镣,把杨、张押進小号70天后才放回中队。还有一位学员叫候景涛,由于经常遭受干警、小偷等犯罪份子的毒打以至于被打得精神失常,原来只说他精神不好,后来把他关進小号,邪恶的警医就给他打上一针破坏神经的过期的药物(马玲护士曾说進这么多过期的药赶紧给队员打,从2001年9月间進的过期药品直到12月份还有)。政委还利用邪恶的犯人崔建国、肖英军毒打候景涛,有一次一邪恶干警刘贵栋指使上述2个犯人,一边侮辱候一边往其身上浇凉水,甚至肖犯还逼迫候骂我们的师父,不骂就用皮鞋踢、打嘴巴子。

2001年6月中旬因汪世祥、王兰生、杨晓光三人炼功被恶警们押進小号,其中汪世祥62岁。在小号里暴徒们强行给上述三人插管灌食、灌食盐水把鼻子全都插坏了,其中汪被前后关了一个多月,王兰生和杨一直在绝食中,6月28日张玉堂要求中队长陈震无条件释放杨、王二人,中队长不同意随后把张也关進了小号,绑在床上,也灌食插得鼻子出血,大小便失禁,三人被关押整整四个月。其中10月上旬因杨晓光向省局副局长邹贤宝揭露了黄业林无故殴打法轮功学员一事,再次遭到严重迫害,被警察拳脚打了三起,然后四肢绑在木床上(床上有铁环)用1寸粗的塑料管毒打,再用两桶凉水往鼻孔里灌,呛得几乎死过去。这些邪恶之徒所用手段比法西斯的还要残忍。

善良的同胞们,中国有句名言: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善恶全报。目前中国大陆出现的各种天灾人祸,正是对无知的人们造下的祸患的警告。像恶警周成华的家属遭受的恶报,那是周成华造下的罪业(周烧毁大法书及经文),由他家人替他承担的一种现世现报的表现形式,像恶警林永军一个28岁的小伙浑身尽是病,打针吃药成了家常便饭,如其还不悟等待他的绝没有好的下场。

以上事实是我们在劳教所的遭受迫害的事实真相。是谁在破坏法律?谁在执法犯法破坏人民的安定团结?各地劳教所邪恶的表现,已经不能再欺骗世人了,邪恶的表演有力地打了人权恶棍江泽民一记响亮的耳光,同时也使人们认识到:清除邪恶是每个修炼人的天职。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都逃脱不了失败的下场,法正人间的那一刻,一切邪恶都将走向灭亡,那也是它们罪有应得。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4/23726.html

鸡西 鸡东县联系资料(区号: 467)

2020-12-29: 黑龙江省鸡西市鸡东县法院
审判长:徐忠祺 办话:0467-5561481;手机 13144665817
审判员:盖秋海 手机13144665968
公诉人:王名利 手机13555051789
黑龙江省鸡东县法院
院长:刘景峰 手机1367457277713144665551
副院长:王晓伟 手机13144665552; 赵玉新 手机13144665557;付云升 手机13144665345;王超才 手机 13144665959;李丽 手机13144665500

2020-12-03: 黑龙江省鸡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大队长 付丛志 18945835789
教导员 宋冰 15946788999
副队 郭成伟 1379693966618546134666
贾新宇 13303675690
王庆 15645802777
内勤 李环 13339573958
科员 齐东泉 13846011313
张丽 13359961227
马小明 13895947656
常志奎 15846713555
张道喜 15303670880

2020-11-22: 黑龙江省鸡东县法院

审判长承办:徐忠祺 0467-5561481 13144665817
法官:盖秋海 13144665968
书记员:黄晓倩
陪审员:×××
鸡东县检察院
公诉人:王明利 13555051789

2020-11-17:鸡东县哈达镇派出所:
孙会强 所长 13159896007
高鹏飞 15946701234
张增才 13101577007
王焕胜 15765691007
温鹏 警察 18324674888
施雷 15545737666
张智博 18403651678
王鸿岩 13946861590
郑玉涵 18945834456


2020-11-16: 黑龙江省鸡东县法院
院长:刘景峰13674572777 13144665551
王晓伟 13144665552 赵玉新 13144665557 付云升 13144665345王超才 1314466595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1-02-15, 8:0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