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0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舒兰市 >> 姚春艳(姚春燕,夫姜跃军), 女, 28

个人情况: 吉林省舒兰庆丰乡二十二中学英语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庆丰乡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10-21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姚春艳(姚春燕,夫姜跃军) 姜跃军(妻姚春艳)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0-17: 吉林省舒兰市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情况补充
2016年10月12日,吉林省舒兰市法轮功学员希亚红、王朋颖、王玉珍、王玉琢、陈玉霞、徐树叶等七人去开源乡、新安乡传真相时被绑架。一张姓同修已回家。徐树叶被关押在舒兰看守所,其他人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看守所。

2016年10月13日,舒兰市殷丽梅、孔姐、姜跃军姚春燕、于洪福、牛玉辉、初玉珍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姜跃军家被抄,姚春燕、初玉珍已回家,于洪福、牛玉辉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三日下午,庆丰中学的法轮功学员姜跃军姚春艳夫妇被绑架到北城派出所,随后到他们家中抄家。当晚姚春艳回到家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0/15/二零一六年十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36335.html#16101502833-1

2015-08-19: 遭惨烈迫害 吉林舒兰市女教师控告江泽民
一家人遭惨烈迫害,吉林舒兰市女教师姚春艳日前控告发起迫害的元凶江泽民。

吉林舒兰市女教师姚春艳控告说:“我的家庭也遭受着惨烈的迫害,承受无以言表的痛苦:母亲含冤离世;父亲精神恍惚,日夜睡不着觉;我和丈夫多次被非法骚扰、抄家、抓捕、侮辱、毒打、关押、拘留、劫持洗脑班,还非法停发我们夫妻三年半的工资、勒索家中老人钱财、扣押教师资格证、剥夺我们被评职选先的权利和进课堂讲课的教师基本权利;丈夫还被非法劳教2次,洗脑班中导致他左腿大腿骨骨折;连我当时年仅八个月的儿子也被非法剥夺了吃母乳的权利。好端端的一个家庭被江氏集团迫害的死的死、伤的伤……”

下面是姚春艳女士陈述的控告事实和理由:

由于我母亲患有先天性疾病,至一九九八年时,五十一岁的母亲也被病痛折磨了五十一年。听说法轮功能使人身体健康,于是我和丈夫跟邻居学法轮功然后教母亲,结果不到两个月,母亲五十一年的疾患不治而愈,有生以来第一次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丈夫治了九年没治好的“低血钾症”也不翼而飞;我的胃病也痊愈了。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们健康的身体!

在法轮功“真、善、忍”法理的指导下,母亲的暴躁脾气变得温和了,我由原来的爱生气、爱耍脾气、利益心重等也变成了一个真诚、善良、宽容,在矛盾中能为别人着想的人。工作上认真勤恳,资助贫困孩子,真心平等对待每一位学生,视学生为己出,教学成绩优异,受到学校和家长的一致好评。在家里,我勤劳肯干,孝敬老人;在社会,我与人为善,乐于助人。我时时用法理修正自己,心灵不断得到净化。我真正体悟到了大法法理的博大精深,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实践证明,法轮大法确实是高德大法、超常科学,是人类真正的福音!

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却开始了对法轮功血雨腥风的迫害,十六年来,我和我的家人遭受了巨大的痛苦:

一、履行宪法赋予的权利,身为孕妇的我却被非法关押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后,不断听到媒体诬陷法轮功的报导,我想国家一定是对法轮功有误会,经过认真思考后,决定履行《宪法》赋予我的基本权利,用我的亲身经历向中国政府反映法轮功使亿万人身心健康、净化人类道德的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的,“取缔”是错误的。于是,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们本着完全相信政府,和其说说心里话的心态来到了北京。当我们还没等弄清信访局在哪时就被警察绑架,送到天安门东的一个派出所,在那里警察非法搜去了我们身上所有的钱,还对我们进行了非法审问,扣留了我们的居民身份证。

在驻京办事处我们被非法拘禁一夜,第二天被当地接回却被非法拘留十五天,连我这个怀有五个多月身孕的孕妇也未能幸免。

后来校长郭立千又把我们夫妻非法关押在学校阴暗潮湿的西下屋宿舍四十天左右,当时我已怀孕六个多月,而且西下屋铺的是潮湿的木板,等回家时,一揭挨木板的毛口袋,“吱啦”一声,毛口袋已经腐烂沾在湿木板上了。在这期间,周末和学生放假以后,食堂停火,学校根本就不管我们的吃饭问题,而且还停发了我们夫妻的工资(一停就是三年半两万多元),最后过年了又勒索两千元钱才准回家。

可新年刚过没几天,又将我们夫妻关押到学校,窗户有铁栅栏,晚上门在外面反锁,完全不顾及孕妇产前可能出现的危险状况,学校许多老师都说太没人性了。最后把我放回家仅七天,孩子就出世了。

二、合法上访遭非法关押,八个月孩童被强迫断奶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末,我们因对政府的一片赤诚,再一次来到北京反映民意,却再一次被绑架,在天安门派出所遭警察用警棍毒打,后被刑拘(丈夫这次被非法拘禁四个多月,劳教一年,还超期关押两个月,期间遭受种种酷刑折磨。)从拘留所回家刚一周,校长郭立千就把我骗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楼的洗脑班进行迫害,当时我的儿子刚八个月,就被迫与母亲分离,被迫断奶。由于我不放弃信仰,过年前一天,原庆丰乡派出所所长张会君和校长郭立千又把我送进舒兰看守所刑拘,在那里强迫我们看“自焚”等诽谤法轮功的节目。二零零一年二月把我转到拘留所的洗脑班,最后我们绝食绝水七天,他们怕担责任才把我们放回。这两次拘留和两次洗脑班的时间合一起,对我非法关押长达4个多月。

三、欲把正常的教师投入精神病院

二零零一年七月中旬,原庆丰乡派出所所长陈乃新再一次把我非法绑架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楼洗脑班进行迫害。几天后欲把我们这些正常的教师大法弟子投入精神病院。当时教育局安全办主任沈洪文还恶狠狠地说:“把你们整到精神病院给你们插电针,看你们怕不怕,用棒子揍,看你们还敢不敢学……”最后,在把我们转往精神病院的前一天晚上,我们从二楼窗户跳出得以脱离虎口。

四、警察非法抄家,捏造证据图谋枉判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等,伙同庆丰乡派出所所长宋世宁、警员王世成、李耀清等十来个人非法闯入我家乱翻,抢走私人物品录音机3台、手机3部,mp3一个、书籍若干本,并不断对我进行恐吓,欲绑架我。为了抵制这场迫害,在无奈的情况下,高压中我用刀割裂了自己的手腕,筋被割断,大动脉差一点被割破,鲜血立即涌了出来。(这是高压下迫使我采取的极端做法,这不符合法轮大法的要求。但我这种做法的根源是这场迫害造成的。现如今十年头了,手腕割伤的痕迹仍然清晰可见。见附件一)由于伤的严重,我们李季校长为我保释,我被保外就医。但是他们却胁迫副校长张继学给我丈夫打电话,将他骗到单位绑架。在公安局他遭受了酷刑折磨,同时公安局执法犯法,编制事实,“栽赃陷害”,欲将丈夫判刑,未能得逞,便把丈夫非法劳教一年半,丈夫在九天劳教所再一次遭受人间地狱的折磨。

五、“610”伙同教育局非法索要教师工资折

二零零七年暑假,“610”伙同教育局、学校校长杨曾彦欲将我再次绑架到洗脑班未遂,于是开学初,“610”王汉明等和教育局温常吉多次去学校威胁、恐吓,还领犹大李合举去对我进行洗脑,强迫我放弃自己的信仰,否则交出工资存折,停发工资。教育局温常吉还说:“说好听些今年你是重点转化对象,说白了,就是要拿你开刀,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等。从二零零七年八月到十月近两个月的时间,不断对我进行骚扰、施压、威胁和逼迫,给我的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和伤害,使我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

六、母亲是如何被迫害致死的?

患有先天性疾病的母亲,被病痛折磨了五十一年后,因修炼法轮大法而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快乐,可是自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母亲看到了无数大法弟子被迫害,自己的女儿女婿被残酷折磨,年幼的外孙无人照顾,无数次的骚扰、抄家、恐吓、抓捕等,江氏集团对我们这个家庭的血腥迫害,给我母亲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和伤害,一次次的沉痛打击,使她的身体每况愈下。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十一日,我丈夫姜跃君正在下班的途中,舒兰“610”李永波等伙同舒兰国保大队多名警察和教育局温常吉等将我丈夫强行绑架到小城下营村洗脑班(原上营收费站)。逼迫其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丈夫是入赘到我家,我们和我的父母一直生活在一起,他和我的父母就象母子父子一样。突然的绑架使我母亲不堪打击,口吐鲜血住进医院。我丈夫得知后,请求“610”准他回家看望亲同生母般的危重老人,但舒兰“610”领导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一个长春“610”(或是政法委的)领导轻蔑地说:“除非死了还有一点点可能!”地方官员在江泽民命令的指使下,变得毫无人性。

丈夫由于心中惦念医院中生病的老人,更不想让“610”等一切参与人员因迫害善良而造下深重的罪业。在无奈的情况下,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夜间,我丈夫悄悄从洗脑班二楼跳下,不慎严重摔伤,大腿骨骨折。

我得知后前去医院护理,可谁知,就在我丈夫摔伤当天,躺在床上剧痛难忍之时,舒兰市“610”李永波、王汉明等伙同国保大队董琪铭(音)等和南城派出所众警察到医院将我绑架并拘留十五天。他们非法抢翻我挎包,抢走手机一部、mp3两个,还抢走门钥匙,其中一人说:“走,用这个钥匙挨家挨户试。”最后,他们中十几人非法闯入我家,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到处乱翻,不错过每一个角落,抢走一个电子书。

对于我病重的母亲来说,一天之内亲同儿子般的女婿腿摔断,女儿被绑架,警察来抄家,这一切把我的母亲吓坏了,病情刚有好转,从吉林附属医院出院仅一天的母亲就又住进了医院。可是当我拘留期满时,在丈夫腿断、母亲病危、作为她老人家唯一的子女,我未能在床前尽孝,孩子无人照顾的情况下,“610”又将我劫持到吉林小光洗脑班、后转到舒兰洗脑班关押迫害,逼迫我放弃信仰。

母亲不堪这一次次的沉痛打击,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五日含冤离世。

十一月二十几日,在我母刚去世一个月的情况下,王汉明等胁迫我到舒兰市开原乡,逼迫在婆母家养伤的丈夫放弃信仰,根本不顾及别人失去母亲,深受重伤的巨大痛苦。年迈的婆母面对骚扰和恐吓,血压升到200,心脏病加重,住进舒兰市医院……

原本幸福的一家三代人,在短短的两个多月,竟被迫害到一死一伤多人次住院的凄惨境地,而且我丈夫姜跃君现在的腿仍不能正常走路和弯曲。

七、有冤无处诉

十六年来,我的家庭遭受了惨重的迫害,一次次的依法上访遭到的确是一次次的严重迫害。根据中国现行《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

因此,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我依法通过快递的形式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但江氏集团滥用职权,将其扣押,使信件未能到达高检,造成百姓有冤无处诉,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构成滥用职权罪。

这些年来经历的迫害太多,有的已记忆不清晰或没写,限于篇幅也很难写全。如今江氏集团还在维持着迫害。我们的人身安全也仍没得到法律的基本保障,身心仍在承受着巨大的恐怖和压力……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已怀孕六个多月的我,被校长郭立千非法拘禁在学校西下屋四十多天。

二零零零年一月,已怀孕八个多月的我,被校长郭立千非法拘禁在学校西下屋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原庆丰学校校长郭立千把我骗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楼的洗脑班,在那里被非法关押20天左右,儿子刚八个月,就被迫与母亲分离,被迫断奶。

二零零一年二月,原庆丰乡派出所的明雪峰把我送到舒兰市拘留所的洗脑班被非法关押很长时间。

二零零一年七月,原庆丰乡派出所所长陈乃新把我非法绑架到教育局招待所六楼的洗脑班进行非法关押。

二零一四年十月,“610”主任李洪波等伙同教育局安全办的温常吉等将我劫持到吉林小光洗脑班、后转到舒兰小城镇下营村洗脑班共非法关押18天。母亲由于受惊吓和惦记自己的儿女而病危并含冤离世。

4、滥用职权和徇私枉法罪: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原庆丰学校校长郭立千停发我夫妻二人的工资,一停就是三年半,共2万多元;还向家长勒索2000元非法罚款。

二零零八年春,二十二中校长杨曾彦扣发我夫妻二人1000多元工资。

二零一一年秋,我丈夫拒绝去洗脑班,“610”通过学校向我们索要1000元罚款。

二零一四年十月,在舒兰市小城镇下营村洗脑班,“610”设圈套欺骗和威胁我转化、放弃信仰、违心提供敏感信息。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学校扣发我夫妻二人第十三月工资2000元左右。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我依法通过快递的形式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但江氏集团滥用职权,将其扣押,使信件未能到达高检,造成百姓有冤无处诉。这使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构成滥用职权罪。

刑法第399条禁止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述。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和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我因合法上访而两次被非法拘留,二零零一年一月因我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刑事拘留四十天左右。我被剥夺了中国法律保证对所有中国人民适用的正当程序保护。

5、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中国刑法第245条禁止非法搜查他人身体、住宅。司法工作人员滥用职权,犯此罪的需从重处罚。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去北京上访时被警察绑架,在天安门东的一个派出所,警察非法搜去了我们身上所有的钱,还扣留了我们的居民身份证。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等,伙同庆丰乡派出所所长宋世宁、警员王世成、李耀清等十来个人非法侵入我家乱翻,抢走私人物品录音机3台、手机3部,mp3一个、书籍若干本。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我到医院护理丈夫,“610”李洪波、王汉明等伙同国保大队董琦明(音)等和南城派出所众警察非法将我绑架,并抢翻我挎包,抢走手机和门钥匙,他们十几个人非法闯入我家中到处乱翻,不错过每一个角落,抢走电子书一个。

6、抢劫罪、侵占罪:

刑法第263条禁止“以暴力、胁迫或者其它方法抢劫公私财物”包括入户抢劫、抢劫致人重伤、死亡以及持枪抢劫。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日,舒兰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甲哲等,庆丰乡派出所所长宋世宁、警员王世成、李耀清等十来个人非法侵入我家乱翻,抢走私人物品录音机3台、手机3部,mp3一个、书籍若干本。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一日,我到医院护理丈夫,“610”李洪波、王汉明等伙同国保大队董琦明(音)等和南城派出所众警察非法将我绑架,并抢翻我挎包,抢走手机和门钥匙,他们十几个人非法闯入我家中到处乱翻,不错过每一个角落,抢走电子书一个。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8/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1249.html#1412722147-1

2014-10-18: 吉林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洗脑班迫害

吉林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和吉林市等下属各部门610人员、公安、街道社区等,从二零一四年三月份开始,就下令对法轮功学员摸底,家家登记,按手印,以图迫害。
他们采取蹲坑、跟踪、强闯民宅、录像等卑鄙手段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去洗脑班强行洗脑、签所谓不炼的“保证”,不签字的被迫害后送看守所,还叫嚣判重刑。

从二零一四年六月份到现在,不到四个月的时间就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下面是目前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吉林省永吉县法轮功学员张春舒,于十月九日早晨六点被警察闯入室内,绑架到舒兰洗脑班迫害。

舒兰法轮功学员姚春燕,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转到吉林市洗脑班迫害。

吉林省吉林市信息工程学校法轮功学员党树春,被非法监禁在沙河子洗脑班。

吉林市北华大学教师、法轮功学员韩永强、魏修娟夫妻, 八月一日上午,被吉林市国保大队及610恶人在家中绑架,家中的电脑等都被劫走。因他们不签“保证书”,夫妻俩又被劫持到吉林市看守所关押。

吉林省舒兰市北城街法轮功学员宋世权,八月二十三日被绑架到洗脑班。

吉林舒兰市法轮功学员曲洪祥,被绑架到小城镇下营洗脑班。

九月三日,吉林舒兰莲花乡法轮功学员马艳、刘桂娟被舒兰国保大队和当地派出所绑架到舒兰上营洗脑班。

法轮功学员金艳华, 七月二十一日被昌邑分局绑架抄家,后送沙河子洗脑班十六天,然后又送拘留所十五天,八月二十一日又给送到看守所迫害至今。

法轮功学员刘文涛,曾被非法判十三年,刚回来就又被绑架到舒兰洗脑班迫害。

永吉七中一名女教师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舒兰610在小城镇下营村办的洗脑班。

姜跃军、谭雨玲(白旗镇),九月份被绑架到舒兰洗脑班。

九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姜跃军从洗脑班二楼跳下,大腿骨折,被送到长春某医院。

舒兰市法轮功学员郭丽娟,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日,去舒兰人民医院看望摔伤的姜跃军,回家途中去市场买菜,被跟踪的恶人绑架至北城派出所,晚上又被送到洗脑班迫害。警察还在医院蹲坑,企图绑架去医院看望姜跃军的法轮功学员。

王文田(七里乡)、郭淑君(平安镇)、续文国(平安镇)、李志(开原乡)、宋世权(南城街道)等均被绑架到舒兰市洗脑班迫害。

十月份以后,吉林市舒兰、磐石、桦甸、永吉等地又开始骚扰法轮功学员,说是吉林省610下口令绑架法轮功学员去省洗脑班洗脑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日,吉林市法轮功学员张文军家被骚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18/吉林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近期被洗脑班迫害-299127.html

2014-10-07: 吉林省舒兰市天德乡中学教师姚春燕现被非法关押在拘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0/7/二零一四年十月七日大陆综合消息-298649.html

2014-09-23: 吉林舒兰法轮功学员姚春燕、郭丽娟、韩福被绑架

9月20日凌晨,吉林舒兰庆丰中学教师姜跃军从禁锢他的洗脑班二楼跳下,腿部骨折,被送创伤医院治疗。他的妻子姚春燕是庆丰中学英语教师,在护理丈夫时也被绑架。十多名警察闯入姜跃军住处抄家,抢走私人物品,翻得一片狼藉,年幼的孩子在场受到惊吓。

舒兰市大法弟子郭丽娟2014年9月20日去医院看望摔伤的姜跃军,回家途中去市场买菜,被跟踪的警察绑架至北城派出所,晚上又被劫持到洗脑班迫害。目前警察还在医院蹲坑,妄图绑架去医院看望姜跃军的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9/23/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298080.html

2006-07-01: 舒兰市教师姜跃军被恶警当众踢折腿
舒兰市庆丰乡中学教师姜跃军和妻子因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地恶警的野蛮迫害。姜跃军于2006年6月20日被恶警绑架,遭毒打,一条腿已不能走路。目前仍被劫持迫害。

姜跃军自幼多病。到了20几岁,连一般农活都干不了,那几年他生活在极度痛苦之中。98年他有幸得了大法,从他第一次捧起《转法轮》书开始,他就没吃过一片药,身体所有的病不翼而飞,成了一个健康的人。他爱人亲眼目睹了他的变化,感到大法的神奇,于是和他一起走上了修炼的路。

他们夫妻俩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认真勤恳的工作,不争名、不争利,不计个人得失。他们资助过贫困学生,利用双休日给学生补课。有时家长为表示感谢送他们点礼物,他们一概不收。如实在盛情难却,日后他们必买其它物品还回去。

就是这样两位一心只想做好人的人,却多次遭到迫害。他们夫妻二人多次被非法关押,姜跃军还被非法劳教过。他的妻子被非法关押放出七天就生下他们的儿子。这几年非法扣除他们的工资近三万元,家人也多次被骚扰。

2006年6月20日,舒兰市公安局伙同庆丰乡派出所再次闯入他们的单位和家中,拿走手机三部、mp3两个和录音机好几台,总价值3000元左右。

警察要绑架他的妻子,他的儿子哭喊着:“不要抓妈妈!”警察却恶狠狠地说:“今天拖也得把她拖到公安局!”

这几年,被害死的大法学员仅舒兰就有十一名 ,如孔繁荣、于树金等。后来姜跃军的妻子的学校校长出面证明她的确是位好老师,为她担保,才放了她。现在,姜跃军的妻子被所谓“保外候审”。

姜跃军6月20日当天被骗至学校,遭毒打,他的一条腿已不能走路。在场的那些老师议论纷纷,说他们太残忍了,姜老师的腿被他们踹折了。姜跃军6月20日被绑架到公安局,22日才送往看守所。父老乡亲们哪!这两天两夜,公安局对他做了什么?至今不敢让家属接见,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不是怕他们的罪行被曝光吗?

现在姜跃军在看守所,是否有生命危险,一切无从知晓。呼吁善良的人们伸出援助之手,制止这场罪恶的继续和延伸。

在这里也正告那些还在为恶党卖命之徒:“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上苍一切都看在眼里,希望你们停止作恶,否则后悔晚矣!

也许你会用这是“上边”的命令来为自己开罪。当然“上边”自不会有好下场,但直接参与迫害的你们,如不悬崖勒马也是罪责难逃。就象纳粹迫害犹太人,文化大革命中国人迫害中国人一样,那些参与迫害的人最终下场如何?想必你们也都清楚。他们中没有一个是因为执行“上边”的命令被赦免。那么,你们也一样,上苍不会因为这一点大赦你们的罪行啊!

肺腑之言,善心救度,好自为之吧!我们真心地希望每个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免遭淘汰啊!虽然几年来你们一直迫害我们大法弟子,但我们不恨你们。因为我们知道你们也是迷失了方向,希望你们能够自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1/131886.html

2006-06-25: 2006年6月20日中午舒兰国保大队李甲哲和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庆丰乡大法弟子李淑艳家中,非法绑架并抄家,李淑艳在迫害中人事不省,被送进舒兰县医院抢救,生命垂危,6月21被放回。
2006年6月20日中午舒兰国保大队恶警非法闯入姜跃军姚春艳(夫妻两教师)家中,一辆车、闯入庆丰中学一辆车,当时姚春艳正在家中,进屋就给翻个凌乱不堪,翻出了真相资料,恶警要绑架她,她随后拿了一把刀,把动脉割了,当时鲜血直流(注:这种做法违背大法法理,请同修务必杜绝此类行为),人事不省,被送进舒兰县医院抢救,6月21被放回。
6月20日姜跃军当时没在学校,是他的休息日,恶警让副校长(张继学)给他打电话说有事叫回来了,给他的办公桌翻个乱七八糟,他不让恶警翻,当时恶警就他的腿给揣折了,随后给他戴上手铐,一边一个恶警架着带上警车,现在把人不知送到哪去了,下落不明。学生正在准备高考,现无人教课,给学生人生造成很大损失。

2006年6月20日中午舒兰国保大队李甲哲和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庆丰乡大法弟子李淑艳家中,非法绑架并抄家,李淑艳在迫害中人事不省,被送进舒兰县医院抢救,生命垂危,6月21被放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5/131335.html

2006-06-21: 舒兰国保大队近日非法抓捕两名大法弟子
2006年6月20日中午,舒兰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庆丰乡大法弟子李淑艳、姚春艳
并抄家,李淑艳给迫害抽的人事不懂,现已送進舒兰县医院,生命危急,但邪恶之徒还不放人。

姚春艳(教师)正在学校上班被绑架、并抄家,学生正在准备高考,现以无人教课,给学生人生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6/21/130947.html

2001-02-27: 吉林省舒兰市被非法劳教、关押大法弟子名单(部分)
吉林省舒兰被关押大法弟子名单(部分)
王继孔,男,约50多岁,上访,拘3次,办学习班半年。
姚铁柱,男,约20多岁,在家炼功,拘1次,坚持说在家炼功,被当地警察罚在地上扯嘴巴。
王道龙,男,36岁,在家翻出大法书,拘1次。
李秀杰,女,约30多岁,上访、送经文,拘2次。
李淑波,女,36岁,在家翻出大法书,拘1次,被当地警察罚在地上扯嘴巴。
隋娥,女,约40岁,上访,拘2次。
姚春艳,女,28岁,庆丰乡,上访,拘留45天。
王秀莲,女,约60岁,水曲柳镇,上访,拘留15天。
黄秀云,女,39岁,天安门打横幅,家中彩电、影碟机被警察抄走,被判劳教一年。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400.html

2001-02-26: 吉林省舒兰市庆丰乡二十二中学校长欺骗陷害大法弟子
2001年1月3日吉林省舒兰庆丰乡二十二中学校长到教师姚春艳家,说教委领导要找她谈话。姚春艳有一个仅9个月的孩子。当时姚春艳的母亲跟女儿说:把孩子带去吧。校长说:"只用一上午的时间就回来。"可是谁知是把姚春艳送到教委办的学习班。到十二天的时候领导才找她谈话,二十天后,也就是大年三十那天,又将她送到了看守所,至今未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6/8370.html

吉林 舒兰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05-19:
相关人员如下:
审判长:权湖顺,负责李凤玲、李凤娟、曲秀敏案件,5月22日开庭。
审判长:张春阳,负责徐洪玉、王志刚、孙忠伟案件,5月23日开庭。
公诉人:左玉文
权湖顺(电话18626515055)
张春阳(电话18626515012)
左玉文(办公电话:0432-68256362)舒兰市法院地址:舒兰市舒兰大街5449号,邮编132600
院 长 田春阳 电话 0432-68258401
副院长 张 铁 电话 0432-68258402
副院长 李东川 电话 18629935559
纪检组长 谢占红 电话 0432-68258403
审委会委员 刘兵 18626515009 0432-68258408
审委会委员 陈立民
审委会委员 袁明生
审委会委员 邹秀文
审委会委员 付玉波
审委会委员 王钰霞

刑事审判庭
庭 长:关长征18504425688
副庭长:李 丽 18626515033
权湖顺 18626515055
审判员:张春阳 18626515012
审判员:韩忠霞 18626515039
审判员:朱顺玉 18626515288
书记员:
刘治冶 13500905677
刘 昭 18626515087
王 丹18626515182
张冬楠18626750087
张警月18626750086
张艳波18684250612舒兰市市检察院地址:舒兰市滨河大街1515号,邮编132600 电话:0432-68222718
代检察长:孙 雨
副检察长:赵洪伟 18629935588
政治部主任:张凤双
纪检组组长:于光辉
检委会专职委员:杨广友
刑事检察部
主任检察官:丛刚、左玉文、徐莉莉
检察辅助人员:孙颖、王立刚、于伟东、李荣祥、历品璇、王崎、李亮
何兆云、郭子龙、甄春雷、林松涛
办公电话:0432-68256362
舒兰市公安局
局 长:董 民 13604464567
副局长:孙忠成 18043209010
国保大队:
大队长 董其明 13504750006 18043929669 0432-68258021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