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2-1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吉林 舒兰市 >> 王洪艳(王洪燕,王红艳), 女, 45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9-15: 吉林省舒兰市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日下午,吉林市国保大队警察来到舒兰,舒兰市国保大队及各个派出所混合编组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吉舒的朱兆水、朱丽杰、孙立梅,东富的王杰和舒兰的张秀芹(已于十日半夜十二钟左右回到家中),张冬霞(家中打印机和电脑、真相币等物品被抄走)、宋士权、佟振杰(已回家)。

七里派出所所长黄士涛带队绑架了吕志军、李文军,黄士涛没有穿警服,到吕志军家没翻到什么东西,让人用手铐铐上吕志军的双手带走,他回头到村中小卖店谎称:吕志军说没钱不给饭吃,你们不是亲戚吗,给拿1000块钱,没钱我们饿死他。勒索完钱后,随手拿盒烟(是否付款待查)说:抽根烟,又拿瓶饮料说:渴了,然后又说:我一个人喝不行,车上还有四个人呢,又拿四瓶(都没付款)。当时有很多村民在小卖店闲聊,都目睹了他的所为。

开原派出所和国保大队警察绑架了赵金霞并非法抄家,抢走《明慧周刊》和光盘。当时被绑架的还有老杨等三人,后这三人被放回。

舒兰市法轮功学员郭秀清在本人没在家的情况下,被非法抄家,警察抢走了大法书籍。南城两个警察在法轮功学员刘春玲家楼道蹲坑四、五个小时,气急败坏的使劲敲门摇门。法轮功学员王红艳被警察绑架到派出所,警察逼她写“不炼功”保证书,无奈之下,其家人害怕她被迫害,替她签不炼了,才被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年被非法劳教之后被迫放弃修炼的吕秀梅,下班时被警察劫持到家中翻东西,没找到什么,又被劫持到派出所写“不炼功”保证,才放回家。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9/15/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393298.html

2018-05-22: 吉林省舒兰市王洪艳遭受迫害的情况
王洪艳,女,今年四十五岁,吉林省舒兰市平安镇人。一九九六年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道德提升,身心净化,如:心脏病、胃病、肾积水、胆囊炎、妇科病、血液炎症等多种疾病不翼而飞很快达到无病一身轻,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与美好。

第一次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现在,中共头目江泽民出于妒嫉发动了对法轮功长达十九年的迫害,使无数法轮功学员经历了人间地狱般的从精神到肉体的迫害与摧残。

二零零七年王洪艳为了把中共迫害好人的真相和大法的美好告诉世人,在一个村庄传《九评》时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抄家,抢走法轮大法书后,把王洪艳送到舒兰国保大队,王洪艳被他们抬到楼上,铐在老虎凳上,六、七个强壮的警察轮番抓住王洪艳的头发,并打她的头,一个叫李甲哲的拿来辣根要向王洪艳鼻子里灌,辣根溅到眼睛里,眼睛立刻充血,王痛苦的大喊。王洪艳后来被非法绑架到长春市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因为不配合照相,遭到拳打脚踢,被用电棍电脸、耳朵、脖子及皮肤敏感部位。王洪艳为了制止侯志红等警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被警察用电棍电,并被一个叫李干事的打了四个嘴巴子,这个李干事想让王洪艳说没看见大法弟子被迫害,王没有同意,被侯志红关进小号,铐了一天,晚上把王洪艳铐在“死人床”上,冻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警察刘胡又从别的大队借来两根电棍继续电王洪艳,在慈悲的师父保护下,连同前一天的电棍都没有起作用,王洪艳被迫害的同时仍然告诉她不要造业。刘没有听又打了王洪艳几个嘴巴子,后来王洪艳因为这个事被加期一个月。

第二次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六日,王洪艳在家里干活,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强行闯进家中,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与证件,王洪艳六十多岁的老父亲上前制止,被推到一边,警察王达闯进王洪艳的卧室到处乱翻,什么也没找到,出来后气急败坏的打了王洪艳几十个耳光,王洪艳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不让喊,那天来的人有打人的、翻东西的、还有录像的,后来把王洪艳抬下楼塞到车里,到派出所后拽王下车,王洪艳说,没犯法,放她回家,警察说不用审问直接送到看守所,王洪艳被送到舒兰市的南山看守所迫害,这次参与迫害王洪艳的警察有:李军(大)、王达、顾二、邵田风,以及其他几个王洪艳不认识的人,王洪艳被关进看守所后绝食反迫害,警察让王的家人交了五百元伙食费,第九天时又从王洪艳的家人那骗去了一千多元钱,绝食期间王洪艳没有配合他们,他们又把王洪艳送到医院要强行输液,王当时瘦得只有几十斤,已经皮包骨了,王高喊,没有配合邪恶,邪恶又把王洪艳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迫害。到劳教所体检时王没有配合他们,当时医生说检查不了,没接收,王又被送到长春市医院检查,由于路上堵车,差点出车祸,又把王洪艳送到劳教所,王洪艳在心里没有承认迫害,最后被送回家。

第三次在看守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二零一一年的一天,王洪艳和三名同修去看病中的亲友。在路过一个村庄贴一些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几人被抓到派出所,分开被迫害,王洪艳被铐在床腿上,坐在地上,一边讲真相一边喊大法好,并制止他们录像,并正告他们,你们录像也是迫害大法弟子的证据,我们是好人没有犯法,不一会那个警察说录像机坏了。这次王洪艳被迫害进吉林市看守所,由于王洪艳没有配合他们,天黑了才把王抬进看守所,女警察华洁带着十多个犯人对王洪艳进行了侮辱性的检查,把王扒的一丝不挂。王洪艳在这关了一百多天体重由一百二十多斤折磨成只剩六十多斤,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后背被她们用铁担架夹出一个大包,骨头支起多高,天天给王洪艳灌食,从鼻子肿到喉咙,往肺管里插的出来时带出的都是血泡,把身上的血都快抽干了,华洁说,你活不多长时间了,当时胃里的血象锅底灰一样黑,她们一次次报批想把王洪艳弄走,可是医院一次次拒收,王洪艳每天被她们抬出去灌食二、三次,不灌也要插管子,有时一次灌很多白菜汤,有时三天也不灌,而且:经常要抽血,有时每天抽一次,最后直到有一天医生说没有血了,那天她把针扎进血管怎么也没抽出血,从此以后再也不来抽血了,这一百多天迫害中,她们用尽了各种手段,对王洪艳使用束缚带,睡水褥子,往肺里插输液管,每天放在水泥地上冰四五个小时,当时是十月中旬的东北,而王洪艳身上还是纱衣,用臭袜子堵嘴,往脸上泼水,倒剩茶水。有时上边来检查还给王洪艳注射不明药物,王不让注射,被十几个人按到地上殴打,不明药物注射到第二次时,王洪艳感到腿和小肚子冰凉和发麻,像结冰一样,王洪艳揭露她们,大法弟子是被她们打毒针打死的。

第三次毒针刚打完一会,王洪艳感到从四肢末梢,冰冻的感觉迅速蔓延,走到哪里,哪里就没有知觉,几分钟后就到胸口了,气喘上来回不去,气若游丝,说不出话,舌头硬,翻白眼。

有一天一个男医生和一个穿白大褂的女的来了,又叫来十多个犯人,其中一个体重一百五六十斤的胖子骑在王洪艳的肚子上,当时王洪艳只剩下三四十斤了,顿时感到快没气了,那些人对王按头、按手、按脚,男医生拿一个木头棍子撬开王洪艳的嘴,拿输液管故意插入肺管里,一插进去王洪艳就呛出一堆东西,男医生就用管子在肺管内上下搅动,当时感觉生不如死,脑袋一片空白,每秒钟如几年一样,不知多长时间,所有迫害王洪艳的人都满头大汗,又把管子拔出插进胃里继续迫害。在看守所送往监狱体验时,在医院检查陈所和司机等人上来扒光王洪艳的上衣。在看守所白天迫害完了,晚上还用束缚带捆的紧紧的,后来瘦到皮包骨,那些束缚带竟然不管用了,捆不了了。

第四次在吉林省女子监狱所遭受的非人折磨与迫害

王洪艳在看守所遭受非人残酷迫害后又被关进吉林省女子监狱迫害,这场迫害比看守所更为残酷。某天王洪艳被抬进监狱,被扔到水泥地上,一个犯人拿着大剪刀就把头发剪掉了,又强行扒光衣服照相,换上监狱的囚服后把王洪艳抬到五楼,王喊,那些犯人就连掐带打的,又给王洪艳插上鼻管,手脚被大字形铐在床上,插到胃里的管子象火烧一样难受,王洪艳把管子拔出,包夹的犯人把王洪艳一顿毒打,几个人再次强行把管子插进去,可是却被插进肺管里去了,王洪艳立刻被迫害的喘不过气来,说不了话,然而她们却像没看见一样,全走了,拿来玉米面准备灌食,王洪艳使出全身的力气抬起身子,捆绑的绳子这时也松动了,王再次把管子拔出,王洪艳也知道了大法弟子是怎样被灌食灌死的了。

监狱那些帮教、包夹看王洪艳没有转化的意思,就开始用尽一切手段折磨王洪艳,把床上的褥子都撤光,用光板床冰王洪艳,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晚上把王洪艳的手脚捆紧,使血流不通,王洪艳被迫害的四肢麻木疼痛难忍。白天包夹犯人王秀芳把音响放大声,扒拉王洪艳的眼毛,上厕所也不让,王的肚子憋得老大,最后只能便在裤子上,因不让接见上厕所没有卫生纸,犯人却不借,百般刁难,最后裤子上只能是连屎带尿。在手脚被捆的情况下,还是被打,被用抹布堵嘴,牙床糜烂流血,下巴脱钩,直到现在还不能大张口。在监狱里王洪艳被开窗户冷冻,不让睡觉冬天被丢进一个没有水没有暖气的房间,腿被迫害的后来没有知觉,站不起来。王被迫害到这样,监狱长武泽云领一帮警察进屋说没有迫害,吃的好。后来王洪艳又被长期劳役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8/5/22/吉林省舒兰市王洪艳遭受迫害的情况-365831.html

2014-08-05: 舒兰市平安镇王洪艳被迫害情况
王洪艳是吉林省舒兰市平安镇的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一年六月被绑架到吉林市看守所。王洪艳抗议非法迫害而绝食。绝食期间以化杰为首的邪恶之徒用各种手段来折磨她:插鼻饲管时,不管位置对不对,插进去再拔出来,反复乱插,管子上带着血,痛苦难耐,折磨够为止。

有一次,他们折磨完了就走了,可是这次他们把管子插到了肺管里,致使王洪艳痛苦万分,喘不过气来,全身抽搐,马上就要窒息了。由于每次都是被绑着灌食,她竭尽全力的挣扎,扭动,使绳子松了一些,她才抽出一只手拔出了管子……

被灌食迫害过程中,王洪艳跟她们讲理,讲真相,他们就用臭袜子或脏抹布塞住她的嘴。化杰说他们有死亡名额,死了白死。

两个所长大王、二王说王洪艳是傻子,灌菜汤和玉米面不吃不喝,有一个死刑犯不吃饭,灌了几袋大酱,自己就找水喝了。可见这里不象监狱而是地狱。

由于王洪艳身体极度虚弱,吉林市看守所四次把她送医院,医院都拒收。可见迫害的残酷程度。在这种情况下,十月份她却被强行用担架抬进了吉林省女子监狱。直接抬到了五楼,五楼是一个单间,很多坚定的大法弟子在这里被迫害得生不如死。

他们不给王洪艳被褥让她睡光板,四肢给固定在床上。同在一室的包夹竟开着前后窗户通风,自己盖着厚被子睡觉来折磨王洪艳。东北的十月晚上气温低到零下,还没到供暖期,王洪艳身上穿着监狱发的单薄的囚服,手脚被固定在床上动弹不得,极其瘦弱的她全身颤抖着,冰木了。但是思维是清晰的就感到好象有千万根针全方位的在扎她,身心在这红色的恐怖中一分一秒的煎熬着……七天被放下来时,王洪艳的腿和脚没有一点知觉了。

刑事犯包夹李常芝专门迫害王洪艳,她说:“好人我能给她折磨疯了”。

李常芝长了一幅男人相,自己不说,别人都以为她是男的,极其邪恶。因为她有同性恋行为被调离,调到哪个监区都不要。去年和犯人打仗,胳膊被打折了。两年五次蹲小号。今年又被严管,严管期满时就留在了严管班包夹迫害法轮功学员。

灭绝人性的恶警就利用这样的人渣来迫害世界上最好的修炼人。善恶有报,李常芝挣了五百多分都得不到减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8/5/舒兰市平安镇王洪艳被迫害情况-295621.html

2011-11-05: 舒兰市平安法轮功学员王洪燕被非法冤判
舒兰市平安法轮功学员王洪燕被舒兰市法院非法冤判四年,构陷法轮功学员的五个恶人出现在判决书上做证人。

2011年6月29日下午,舒兰市平安镇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双河村双河屯做粘贴真相,当时被本屯书记张会林在内的五个恶人构陷,平安派出所李军伙同舒兰市国保大队非法绑架了这三位法轮功学员。王洪燕在吉林市看守所被迫害三个半月后非法冤判四年(另两位已回家),现关押在长春女子监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1/5/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248700.html

2011-10-24: 舒兰市平安镇法轮功学员王洪燕仍在被迫害
2011年6月29日,法轮功学员王洪燕被绑架,至今被非法关押在吉林市看守所,据说已被舒兰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现身体状况很不好,绝食至今已有三个半月,每天都鼻饲灌食,骨瘦如柴,邪恶之徒多次对其打不明药物针迫害,现迫害十分严重。家属多次要求接见被拒绝。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0/24/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248249.html

2011-08-27: 舒兰市法轮功学员王洪燕仍在被非法关押
2011年6月29日,李军伙同李凯及舒兰市国保大队等人绑架法轮功学员三人。现在法轮功学员王洪燕仍在遭受迫害,另俩位法轮功学员已回到家中,请海内外法轮功学员继续加持,解体邪恶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8/26/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5906.html

2011-07-20: 吉林省舒兰市平安镇法轮功学员王洪燕被迫害近况
舒兰市平安镇法轮功学员王洪燕正在绝食反迫害,据其母亲说被关押在长春监狱医院,并被注射不明药物,继续迫害,请看到此消息的海内外同修共同加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7/20/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4141.html

2011-06-30: 吉林省舒兰市平安派出所绑架三法轮功学员
2011年6月29日5时左右,吉林省舒兰市平安派出所绑架法轮功学员王洪燕、王玉珍、倪精荣,并非法搜家,每位法轮功学员家都被抄去一些品,其中有打印机两台,切刀二个,和大法书籍等,还有救人的神韵光碟等。请看到此消息的同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正念加持,这些法轮功学员都能正念闯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6/30/二零一一年六月三十日大陆综合消息-243235.html

2008-12-14: 黑嘴子劳教所一大队迫害大法学员的情况
以下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一大队被非法关押的部份大法学员情况:
.....王洪艳,35岁,舒兰市平安镇人 非法教期一年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4/191604.html

2008-12-02: 王洪艳在舒兰看守所、黑嘴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吉林省大法弟子王洪艳二零零七年正月十四被抄家绑架,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随后被非法劳教,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了更加残忍的折磨。

下面是她诉说遭受迫害的经历。

我叫王洪艳,二零零七年正月十四,我去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回来,在半路上,被本地区平安派出所非法绑架。当时看到警车停在离我面前五十米,大约有四五名恶警,一把把我拽倒在地進行殴打,打完后把我的帽子摘掉,说是你呀。然后就把我强行的绑架上车到了当地派出所,随后强行搜身,把我身上的手机和钥匙抢去,把我双手背扣在椅子上。这时来了两名警察踢了我两脚,然后他们又和舒兰市国保大队等人去我家進行非法抄家。

那时都是半夜一点多了,孩子和母亲被他们惊醒,他们把我家翻了底朝上,抢去了师父法像和大法书,和救人的真相资料、护身符等,还从我母亲兜里掏去了两千元钱被我母亲一把抢了回来。恶警还问我的丈夫炼不炼法轮功,问我的儿子资料是哪里来的,第二次他们又来把我的母亲抓到派出所,把我和母亲用一副手铐扣到一起,并不让我们睡觉和上厕所,再让我和母亲坐一夜。

一、在舒兰市看守所遭受的迫害

恶警们把从家里搜来的一切东西,都算作迫害我们的“证据”,《洪吟》有八十多首,他们就撕成一片算做一份他们认为的“证据”。第二天下了一尺深的大雪,老天在为这些人而悲哀,他们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不知道恶行必遭恶报的天理。

恶警们把我们四人全送進了舒兰市南山看守所,在车上他们还说抓我们四人他们每人得五千元。我说这钱不好。他说这钱不是我得、是我们所长得,我们甚么也不信,有钱就行。到了国保大队,把我们四人分开進行毒打,我只听到打人的耳光和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

最后一个来迫害我的李甲哲,软硬骗人的手段都使完后,把窗帘拉上,对我進行毒打。先把我扣到铁椅上使我左右不能动,整个人固定在里面。当时四五个人,他们轮流对我進行毒打,当时有顾二和、李甲哲、王达,其中有一人说:我就是李甲哲,让你认识认识我。他们打累了,李甲哲又拿来一壶开水,恐吓我要往我头上浇,而后又拿来一种刑具,李甲哲说往你嘴里一搅一颗牙都不会有,后来又把一整瓶辣根倒入长管的胶皮瓶里说往我鼻子里插,他拿这个东西在我面前捏来捏去把辣根溅入我的眼睛里。当时我就睁不开眼睛,过后在十五天我的白眼球还通红一片,当天正月十五晚。

同被关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的有两位同修,他们已经被非法关押很长时间了,其中有一个被关了一年,有位女同修被迫害的血压高达200多,母亲被迫害心脏病两次休克。

舒兰市南山看守所一贯手段,每人逼交二百元饭费,而且每到星期六都用霸王餐,就是一大碗土豆汤加上几块肥肉,就收取五十元,只要是有定餐的都吃,不定也硬给定。每人必须穿号服,不穿不让接见。他们经常命令我让我给他们打扫卫生,有一名不知姓名的警察让我在便池里洗拖布并让用手拧,还说别人也是用手拧的你为甚么不能。我丈夫给我送的东西好的都让他们私自扣下。

在看守所里,他们还说拿一万元钱就放人,最后说一万六千两人都放,家里被哄骗交了一万六千元,他们也没放人,最后还是把我和母亲送進了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我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母亲被非法劳教一年。爸爸急了,几次向他们要钱,最后要回了一万二千元,那四千被他们给吃了。

二、在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我们被劫持到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母亲被关進女子劳教所一大队,我被关進七大队。刚進去,妈妈又一次心脏病发作,本来不胖的妈妈,那时已经皮包骨了,被强行长时间坐板不让睡觉,包夹隔离,过晚十一点才能睡觉。

我被关進七大队先進管教室,第一天六七个警察出口大骂,六七个警察出口大骂,大队长刘瑚还踢我一脚,之后对我长时间洗脑转化,一两天换人,换包夹换睡的床铺。之后邹佳林把我推墙边,站立正,逼迫我给她证明劳教所没有二十四种刑具。二零零七年五月中旬,她逼迫所有没照像的人都到科里徐丹那照像。我不配合,徐丹和七大队李干事、李曼把我连打带踢按墙上强制照,并邪恶的说给我多照点在她帐上把钱扣回来,回来后把我带進管教室,大队长刘瑚边骂边拿电棍对我脖子、耳朵、胳膊、胸部、前后敏感部位全部电刑,动作非常熟练。

劳教所还长时间迫害大法弟子,强制奴役般的干活,早七点晚八点,除吃饭上厕所都在干活,无论岁数大小老弱病者。在邪党办奥运前段时间,“上边”来人检查,张云雪告诉所有人不能说出实情,他们告诉主管干活的(是盗窃的犯人)告诉我们说平时一天只干四五个小时活,星期六、日休息,大队学委和管活的每天每个人都搞这个假证,往一个本子上签字。

二零零七年一次,二零零八年奥运之前一次,因为往出抢活,不给我们打水喝,都是刘瑚的班。

恶警们经常叫我出去打扫卫生所,整个一二楼,两个人去,特别脏,干好几个小时。二零零八年春节放假第二天,也就是过年第一天,侯志红查找名签上的照片,打所有没“转化”的大法弟子每人两个大嘴巴子,并强制整体再坐板。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四日早上八-九点,一大法弟子被隔离一屋内,七大队左边第一个屋离厕所很近,那个屋门是铁皮门,屋里传来大法弟子的喊叫声,电棍声。我推门看见侯志红、王丽华正在用电棍毒打大法弟子,我上前阻止,侯就举起电棍朝我就打,我抓住电棍,她就按电棍开关,并对我拳打脚踢。随后又進来四、五个恶警,他们把我双手铐上,所有警察都大骂出口,像要把我吃了似的,并威胁说我袭警,加期最少三个月,要我赔电棍六百元,说电棍坏了,并给我家人父母打电话,要赔电棍钱。他们打电话叫来了科里的徐丹,还有一个男的,徐丹问我你看见打人了吗?打了我一个嘴巴,又叫来了田所长,她问我是法轮功的吧,他们说是,而且三个月回家了。她说我还不懂这里的规矩,我告诉她:你们劳教所不有六不准吗,不准打人,打人犯法的,她拍桌子大叫,叫我闭嘴,走了。

我被铐在管教室,大队长椅子后面有一个小黑屋,也就二-三平方米的小屋,里面还有个小门,他们把我铐在门边铁棍上。侯志红迫害完大法弟子,边走边说甚么又拿下一个写了,進了小号踢我一脚。当天晚上邹佳林值班,邹还说这死人床不是死人床,你叫它甚么就是甚么,意思是合法的。她说田所长都批了,下令叫两个犯人抬一张铁床、拿了两根电棍,在六点之前带两包夹把我带前楼。因星期六、日六点收工,二楼左侧是一间空屋,他们把我和床放了進去,并指使那两个犯人一个是十七八岁,另一个是二十四五。邹佳林说你别逼我大打出手,他们把我扣在床上,把我左右手用手铐上,右脚用皮带绑上,像个大字形,把我固定到床上,不许我坐起来,大小便在床上,还告诉那两个犯人,你们没有权力给她把脚放开让她上厕所,并让那两个包夹看着。

二十五日早上五上点多,大队长刘瑚二大队长侯志红、张云雪、王丽华、彭震杰、李曼,他们大骂大叫進号里,恐吓看谁敢为我站出来,上蹿下跳简直七大队的楼要塌了似的。

二零零八年九月一日我问张云雪我甚么时候回家,她并没有告诉我。因我九月三日就到期了,二日那天晚上,正好是她值班,我就又问她,她说肯定是加期了,就因为那件事(阻止她们迫害大法弟子)所里还没有批下来呢,我明天再告诉你。到了三日我又问,她说加一个月,我说昨天还没批呢,你告诉我是谁给我加的期。她说,大队长刘瑚说这都照顾你了,要不得加三个月呢,主管干活的强桐芹说你还欠我二百元电棍钱。这样她们非法私自超期关押我一个月,直到一个月后才放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2/190892.html

2008-09-16: 吉林黑嘴子女子劳教所七大队迫害大法弟子王红艳
08年9月2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大队管教张云雪说上面没批王红艳加期的事。9月3日王红艳应到期回家。王红艳问张云雪,张云雪说,“加一个月就是我给加的。”

七大队奴役迫害大法弟子在缝纫机台做兜子,管教强迫周琴是管活的负责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9/16/185987.html

2007-05-29: 吉林舒兰市孙延和、王洪燕等被绑架劳教
吉林省舒兰市大法弟子孙延和、王洪燕等人,2007年3月3日同时被不法警察抓到平安派出所。当时参加绑架的人员有平安派出所的邵天峰、李野、高玉广、王达、顾长宇(司机)等七名恶警,他们不由分说像流氓强盗一样对这些手无寸铁的人進行殴打,把孙延和的耳底打坏出血,并劫持上车。

恶警把大法弟子孙延和等人强行的拉到平安派出所后,進行非法搜查,抢去了孙延和、王洪燕的钥匙和他们身上带的钱财,并对这些人非法搜家。平安派出所的李野、高玉广与舒兰市国保大队的张某李某四人,在非法抄家中又抢劫大法弟子的私人财物,包括数千元现金。

在平安派出所里,恶警王达在恶警所长王立国的授意下对大法弟子们進行逼供,关在户籍室的屋里殴打,打嘴巴后拽头发把头发拽掉了好几缕,踢小便处、小肚子、脑袋,直到踢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又用手铐扣得紧紧的在派出所的走廊里来回的拽。恶警王达看大法弟子甚么也不说,就又用手铐把手铐在床的顶上使双脚离地,并拽起另一只脚,使全身的重量全部由一只手来承担。这时已是凌晨三时左右,整个晚上折磨了五、六个小时。

第二天,大法弟子孙延和、王洪燕等人,被劫持到公安局里。恶警王王达和邵天峰及公安局的一名恶警(主管照像等事务的)三人强制照像和按手印,当天把他们投入了舒兰市南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几天后,平安派出所恶警高玉广等人到看守所又進行非法提审。

这样过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邪党不法人员就把孙延和、王洪燕等人四行强行劳教,孙延和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王洪燕一年半、王洪燕的母亲被强行劳教一年。王洪燕母亲是来给他们看孩子,恶警们为了充数也给抓到派出所劳教。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29/155825.html

2007-04-19: 请正念加持被绑架的舒兰市大法弟子
请正念加持舒兰市大法弟子张忠华、李风英、聂坦等五名大法弟子都能正念闯出魔窟。

同修赵玉芝、王洪艳、杨俊峰、杨俊齐、孙延和被劫持到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和九台市饮马河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19/153085.html

2007-03-19: 吉林舒兰市大法弟子续文国等人被绑架情况的补充
3月3日晚,吉林省舒兰市平安镇大法弟子续文国、王洪燕、孙彦河、赵玉芝被平安镇派出所邵天峰、孙德科、顾二、王达等恶警绑架到平安镇派出所。并对以上四人進行了暴力殴打,顾二抓着王洪燕的头发,邵天峰用脚踢王洪燕,顾二、王达用拳头击打王洪燕头部,至今王洪燕头部还有被殴打后的伤。

在被打的过程中,王洪燕对顾二、邵天峰、王达等人讲真相说:“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你们为甚么打好人。“顾二、邵天峰说:“我知道你没犯法,知道你是好人,我就是要揍你。”边说边打。顾二、邵天峰接着又说:“你知道抓一个法轮功上面会咋地,给奖励5000元!共产党让我们干甚么,我们就干甚么,打死你都没事儿。”

绑架后用王洪燕的钥匙开门强行非法闯進家中,到处乱翻,抢走四本《转法轮》,价值400馀元的手机一部、衣物等私人品。在乱翻的过程中,拿起王洪燕家中的橘子等水果就吃,简直就是一帮土匪。将在王洪燕家串门的母亲赵玉芝绑架至平安镇派出所,铐在老虎凳一夜。这几个恶棍将续文国、王洪燕、孙彦河用手铐吊挂了一夜。其中将孙彦河脸部打伤,耳朵被打出血不止。续文国被王达打的直不起腰来,至今走路还捂着肚子。

4日,被送至舒兰市国保大队。李甲哲恐吓赵玉芝,问赵玉芝知不知道李甲哲是谁,并告诉赵玉芝,李甲哲就是我,我就是要整你们。当面将一张真相撕成数十条,每一条算做一张真相,说赵玉芝携带真相 38份。李甲哲同时还对王洪燕用刑,用芥末油往王洪燕的眼睛和鼻子里硬塞,同时还大声喊:“把锤子拿来,把她们脑袋打碎。”并对王洪燕再次殴打,王洪燕被打的昏了过去。

现在,续文国被非法判刑2年,王洪燕、孙彦河被非法判刑1年半,赵玉芝1年。被非法关押在舒兰市南山看守所,他们强加的罪名竟然是扰乱社会治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3/19/151123.html

2001-02-27: 吉林省舒兰市被非法劳教、关押大法弟子名单(部份)
吉林省舒兰被关押大法弟子名单(部份)
李涛,男,35岁,舒兰市,上访,拘留15天,关押期间被体罚做500个俯卧撑。现流离失所,不知下落。
何庆明,男,38岁,上访,拘留30天。
郭扔青,女,43岁,上访,拘留15天。
郭志娟,女,上访,拘留15天。
杨建英,女,29岁,上访,拘留30天。
王洪艳,女,上访,拘留15天。
张志诚,女,25岁,2次上访,被判劳教一年。
张桂英,女,48岁,2次上访,拘留26天。
张淑梅,女,33岁,上访,被判劳教一年。
司影慧,女,24岁,上访,拘留15天。
纪学平,女,43岁,上访,拘留15天。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2/27/8400.html

吉林 舒兰市联系资料(区号: 432)

2019-12-10: 七里乡派出所:0432-68372310

所长 黄士涛 15044270011 18043929707
教导员 于洪亮(不邪恶)13944662511
副所长 张明辉 15981296161 18043929513
警察 韩 冬(不邪恶) 13804440052 18043209339
警察 张杨阳 15044326147
警察 王玉洁 13943252255 18043209200
徐连超

2019-11-13:
舒兰市政法委副书记 王汉明 13674423166

2019-08-17: 舒兰市国保大队:
大队长董其明13504750006
教导员戢艳辉13944290155
副大队长张学涛13904440503
警察武迎春13704345616
警察陈万友13844299066
警察金明熙13944293366
警察李甲哲13843235599
警察杨贺成15124381483
警察于平13504750219

2019-08-17: 舒兰市检察院 检察长:孙雨
副检察长: 赵洪伟 18629935588
政治部主任:张凤双13943251717
纪检组长兼监察部部长于光辉13944661999
刑事检察部部长杨广友
主任检察官丛刚、左文玉、徐莉莉18629935521
检察辅助人员:李洪军、付佳、田佰朋、孙颖、王立刚、于伟东、李荣祥、历品璇、赵玺贺、王崎、李亮
控告申诉和刑事执行检察部:
检察官:杨廷志
检察辅助人员: 刘伟、甄春雷、刘新春、路万珍
职务犯罪检察部:
主任检察官:王华、王宇
检察辅助人员:郭子龙、秦荣
民事行政检察部:
主任检察官:何义富、周勖
检察辅助人员:李林、何兆云、张浩聪、徐昆、丁玮波

2019-09-15: 迫害主要责任人及参与者:
吉林市公安局副局长:尚涛
吉林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队长:侯斌
舒兰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董民13604464567
舒兰市公安局主管副局长:于国辉18843267666
舒兰市政法委书记:范瑞军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11-08-27:
相关人员电话:

平安派出所所长电话:田小光:手机,13904440101办公室电话:0432-68323581
李军,副所长(新任),男,35岁,手机:13943255138
李凯,男,25岁,电话:15124380429
舒兰市公安局局长:尚涛手机:13904421888、13904421888
政委马士臣手机:15948595999、15948595999
吉林省舒兰市:电话区号0432 邮编132600
舒兰法院院长:袁明生13704440016  68258392
副院长 田洪润 13704445911 68258306 68224606
副院长 张向东13904440610  68258305 68232696
郑凤臣13804445236  68258399 68228509
石刚13944686456  68258308
专审委员 邹秀文 13904440852 68258395
陈立民 13596338878
刑事庭长:王钰霞 手机13500900148 家68228148
刑事庭副庭长:王竹云手机13324321015  家68230976
杨志祥:白旗审判员,杨杰:民二庭审判员,杨雪娇:办公室科员
副院长曹晏鹏15948495000 家电68224606
刑事庭法官 刘勇 家电67968060
一般法官王明伟13904440682 家电68236080
书记赵守信手机13394410001 家电 68260003
舒兰市人大李桂芬13843265000家电68260017 68222892
政法委 0432-68260131
市人民检察院
检察长原满 13304405199 68256301
副检察长 高栋柱13596288008
李东川13904440059  68256307
赵洪伟13804440205 68256302
樊宗玉 13844290023 68256303
周臣 13843267796 68256303  68226626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