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4-21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湖北 >> 武汉 江汉区(汉口,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蔡甸区玉笋山洗脑班对外称“江汉区法教班”) >> 何坚, 男, 28


出生时间: 1976年
个人情况: 武汉大学经济学院1997级研究生,硕士毕业生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武汉
拘留时间: 2003年6月22-23左右
有关恶人: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5大队, 江汉区检察院公诉科的周恩静
个人近况: 未关押
报告人 : 英国居民何斌的弟弟,加拿大温哥华居民的丈夫
联系邮件: 何斌: hb.uk@alldiamond.net
立案日期: 2003-08-06
家庭成员: 兄弟姐妹/伯父母: 何坚 何斌(何兵)
交叉列在: 湖北 > 武汉大学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9-08-29: 武汉地区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三、何坚、陈涵、陈思在二零零三年被武汉市、江汉区两级“六一零”及公检法合谋“协调”,罗织罪名、编造证据,指控三位大法弟子利用广播电视设施传播法轮功信息,将他们枉判入狱。刑满后,他们又将坚持信仰、不肯“转化”的陈涵等人送到洗脑班继续迫害。为此“案件”,江汉区“六一零”的主要打手屈申及具体负责枉法公诉的江汉区检察院公诉科的周恩静等人因此受到邪党上级的“表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8/29/207341.html

2005-01-28:何坚,男,经济学院1997级研究生,硕士,曾多次被绑架。曾被非法劳教1年半。2003年春夏之间,又遭恶人绑架,曾被折磨得生命垂危,后被非法开庭审判和判刑。

2004-03-04:武汉大法弟子何坚,陈涵,陈思(母女)三位学员因为被怀疑参与插播于三月一日由武汉市江汉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过程中,被起诉的大法学员揭露了公安机关利用非法刑讯等手段逼供、诱供试图获取所谓的“证据”来迫害法轮功学员。由于检察机关缺乏所谓的证据,未能当庭宣判,目前处于“合议庭”阶段。

2003-07-12: 2003年6月22-23左右,武汉大法弟子何坚再次被武汉市公安局一处绑架,恶警试图对他强加罪名“利用电视、广播破坏……”。何坚全部否认恶警的指控。目前他的身体状况极差,被多名警察看管在武汉市结核病医院。据悉,他目前的状况是:严重肺结核,3级穿孔,已下了病危通知。何坚的父母被要求负担全部的费用。在这种经济与精神的压力下,两位老人的身体也已不行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7/12/53865.html

2002-03-05: 这里是何湾劳教所,我们是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我们被江泽民操纵的政府非法强迫关押在这里,只是因为我们坚定对法轮大法的正信。邪恶势力为了达到迫害大法弟子的目的,成立了所谓的“专管班”,何湾二大队前身是吸毒贩毒人员的专管班,现在它们用各种刑事犯罪人员来对付法轮大法弟子,这些人被恶警们称作“信息员”,对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進行严格限制,不准大法弟子说话、谈论大法、讲清真相等。

为了抵制迫害,大法学员们顶着压力,冲破邪恶势力所制定的没有法律依据、没有人性的制度,挺身而出制止邪恶迫害。有的大法弟子如王玉林拒绝参加劳动,不配合邪恶的迫害,暴徒们就把他拖到没有人的地方,毫无人性地将他的双腿打残,并且将他关進严管班,不准任何人接触以進一步迫害他。迫害他的凶手之一叫故正红,1972年出生,是个吸毒贩毒人员,非常邪恶,曾经多次迫害大法弟子。主凶是何湾劳教干部高君安,在它的指使下,暴徒对许多大法弟子下过毒手,打伤打残大法弟子不计其数。此人非常狡诈,它指使打人凶手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承认打大法弟子,不管是谁问,都不准说打大法弟子的事。在精神上恶警们对大法弟子恶意攻击,不断制造矛盾,挑唆各种刑事劳教人员仇视仇恨大法弟子。但是在善良的大法弟子一次一次讲清真相中,它们的阴谋一次次失败。

2002年元月28日,为了维护大法,不再继续承受迫害,被非法关押在何湾二大队9班、1班、3班的全体大法弟子集体抗议邪恶的迫害,不出工、不点名、不答到、不蹲下、不报数,全面不配合邪恶,其中大法弟子金楚江被暴徒们长期折磨,单独一个人关押,不准他睡觉,整天罚站,目前他仍然坚持不配合邪恶。3班孙剑、何坚等3名大法弟子以绝食绝水抗议邪恶的迫害,现在已经绝食绝水10多天,何坚至今还在坚持。邪恶之徒为了强迫大法弟子放弃对大法的坚信,毫无人性地天天强迫灌食折磨,它们曾疯狂地叫嚣:“灌食!灌死你!”

大法弟子陈峰、朱建平、张剑等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折磨。其他许许多多大法弟子也同样在正法中十分坚定,走得很正,因时间及各种条件有限不能一一举例说明。

武汉 江汉区(汉口,江汉区二道棚洗脑班,蔡甸区玉笋山洗脑班对外称“江汉区法教班”)联系资料(区号: 27)

2019-01-03: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蔡恒手机号为:18571567176
青菱乡派出所 地址:洪山区张家湾街37,电话:88114276
水果湖派出所 水果湖路33号,电话:88085720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局其它电话:
国保大队 85394578法制室 85394571 纪委85394489
治安大队85394494 政治处85394487
行政拘留所87387031 看守所 87391933
青菱所88713100 梨园所86822866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地址:武汉市汉口发展大道188号 邮编:430023
电话:027~8539350085393600
徐精华 武汉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
办公电话:027~85396501 住宅电话:027~81803166
刘南华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处长
焦健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副处长 办公电话:027~85393567
张宁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蔡恒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大队长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027-85864400 手机:18571567176
袁泉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吴志国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一处李 萍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移动电话:18986091198
黄晓喆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刘华 武汉市公安局国保处 办公电话:027~85393569

洪山区分局国保大队长:李宏文(从西藏调来)
洪山区分局珞南街派出所武珞村居委会管段警察:金拥军,移动电话139771630290
武汉市洪山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韩玉高:手机号:13971353450
办公室电话:027 85384578
湖北省武汉市洪山区“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李君,(女);027-87678117
武汉市洪山区政法委610副主任:岳朝霞,男, 手机:13995641377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27)

武汉市公安局---http://www.whtelecom.com/new/phone/telephone.asp
武汉市医院---http://www.whtelecom.com/new/phone/telephone.asp

武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027-82615405/82615406
武汉市公安局总机:027-85864400
武汉市公安局一处(问总机)
武汉市公安局七处(问总机)
武汉市公安局七处二所(问总机)
武汉卷烟厂电话:027-84872610
武汉市何湾劳教所严管班电话:027-85601024
武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 线索举报电话:027-82615405
武汉市公安局投诉电话: 027-85395555;局长专线:027-85876666;
举报电话:027-85396666

武汉大学办公电话 ---http://www.whu.edu.cn/cn/xxyz/telnumber.htm
华中科技大学主校区电话号码---http://www2.hust.edu.cn/phone/result.asp

武汉市结核病医院
武汉市肺科医院
武昌东湖风景区湖光村
党 办电话 86465570
院 办电话 86465336
门 诊(二十四小时咨询)电话 86465237
社区服务部电话 86465341
保卫科电话 86465397
医务科电话 86465345
图文传真:86465336
网址:www.whjy.com.cn
邮政编码:430083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3-07-12: 附:何坚本人在此之前自述的被迫害的经历 -- 我的经历

我叫何坚,1976年生,现住在武汉。我1993年进入武汉大学,1997年本科毕业后继续攻读市场营销专业硕士研究生。1997年因为我身体不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在极短时间内,我的身体状况获得了完全的好转和康复,从此我就一直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中国本来并没有干涉人们炼习法轮功,直到 1999年7月21日,江××突然直接由中央电视台发布了对法轮大法的禁令。这对于无数象我这样由炼功受益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而言,是无法理解和不可接受的;因此同年7月底,我依据中国宪法赋予人民的信访权利,到北京上访。然而我的这种合法行为却受到了我所在学校的激烈反对;随后不久,武汉大学的有关人员便赶到北京,试图和我的父母一起来说服我放弃上访的想法。经过了大约一个多月,我的家人在学校的强大压力下,终于强行将我带回武汉。回来后,武汉大学为了让我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不停的找我谈话,不停的以打电话、谈话等各种形式来骚扰我和我的家人。最后武汉大学保卫处于1999年10月30号的下午六点半以收看新闻联播的名义将我骗去非法限制在他们的办公场所,他们要求我放弃炼功和上访这些本来是公民基本权利,并且要我对此做出保证。他们采用轮流谈话,不让我休息,并且一再威胁我如果不做出保证,便马上拘捕我。

由于对江××对于法轮大法的无理禁止和诬蔑迫害的愤慨,由于清楚自己对法轮大法的真理信仰不能也不应该受到政府这种强制高压下的压迫,我于 2000年1月份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为法轮大法受到不公正对待而上访。当时我还是武汉大学的一名在校研究生,然而仅仅因为我为法轮大法上访,便被武汉公安从国务院信访办押往武汉市驻京办事处,随后又被押送回武汉。回来后,武汉大学保卫处将我非法(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拘禁在学校内招待所中长达一星期之久,并且还要我负担这期间的一切费用;他们又试图让我做出所谓放弃权利的保证,被我拒绝。在这期间他们又不断地给我父母施加压力,并且威胁说要将我开除、拘捕等等来逼迫我父母给我做思想工作。在没达到他们的目的时,他们就将我送往武汉市第一行政拘留所拘留了15天。出来后,公安又强行对我处以所谓的监视居住;同时校方并没有放弃让我改变信仰的努力,他们又强迫我接受了许多教授的所谓“帮教”:强迫我在规定的时间一定要与他们指定的教授谈话,试图来改变我对法轮大法的信仰。尽管这种强制改变思想的做法是徒劳的,但是校方仍然坚持这么做,直到我于2000年7月份硕士毕业。由于我一直坚持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所以校方直到我毕业都不发给我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一直到我8月底即将前往深圳工作,校方才将证书发给我。当然在这期间校方和派出所一直都没停止对我家里的骚扰。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