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10-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江苏 >> 徐州 睢宁县 >> 陈丽(陈莉), 女


紧急成度: 最高
家庭地址: 江苏睢宁县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0-14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陈丽(陈莉) 沙永芝(沙永知)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8-11-23: 江苏睢宁县法轮功学员吴迪死于迫害
......
另:数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审判

11月11日上午,于奥运前夕被绑架的睢宁法轮功学员姚凤娟、陈莉、陈军、魏东、贾慧利(徐州人)等人,被邪党睢宁法院非法审判,因见参加旁听的法轮功学员的亲人、朋友太多,做贼心虚的审判官突然宣布:“案件又有新案情,今天不审、休庭。”把几位法轮功学员带上警车,装作要拉回睢宁看守所,待人们陆续散后,又拉回法庭,而且反锁大门,怎么叫门都不开了,过了中午时分,那辆拉法轮功学员的车才开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23/190345.html

2008-05-27: 江苏睢宁多名法轮功学员遭恶人绑架迫害

睢宁法轮功学员陈军、陈莉前几日分别遭恶人绑架,大约有6人被绑架。陈莉的丈夫沙永芝因炼法轮功在劳教所被迫害成半身不遂,现在陈莉又被他们绑架,只剩沙永芝一人在家无人照顾。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5/27/179219.html

2006-10-27: 江苏睢宁县洗脑班践踏法律残害善良

江苏睢宁县洗脑班,是当地“六一零”迫害大法学员的黑窝,恶徒们践踏法律,毫无人性的对大法学员采用各种残酷的手段进行迫害。

江苏睢宁县洗脑班内挂有睢宁县公安局×××牌子,设有审讯室(行刑室)、两间反省室,反省室为不足两平方米的长方形房子,地上有地锚(地锚:一个圆形铁环与钢筋棍连接牢固的插在地下,专用于反铐大法学员),门为钢筋铁门,完全采用监狱管理,除强制大法学员“上课”、“上操”、强制劳动“穿号服”。大法学员除被行刑外,其它时间被关押在监室内,监室为八、九平方,吃、喝、拉、撒全在里面,前后窗全被封死,门用三合板封住。在门上方挖一圆孔,在门下方打有编号,有打手们二十四小时全天候监管。“六一零”头子仝太斌曾参加北京“六一零”会议,两次派人去南京劳教所学邪恶洗脑招数,曾两次评为所谓的省“先进单位”。 “六一零”另一头子杨书广曾叫嚣:只要有焦点访谈(污蔑法轮功节目),中央“六一零”直接通知我们。

睢宁县洗脑班被绑架来的大法学员是江苏省各县、市、区的,恶人勒索大法学员的钱物,外县市、区每人每月交两千元,本县交七百元,有的农村来的没钱,恶徒就强抢粮食。大法学员不放弃修炼,就被绑架挂牌子游街示众。

所谓“上课”就是强迫大法学员听、看、读、写污蔑大法的内容,唱恶党歌曲,所谓“上操”早上六点从监室放出围操场跑两圈,而后强制大法学员做正步走分解动作就是一腿抬高四十五度,脚面上半块砖,如达不到要求打手就在后面抽打。大法学员反迫害,轻者毒打一顿,重者拖进“反省室”一铐至少就是四十八小时。强制劳动:种菜以供他们食用,他们吃不了宁可喂猪烂掉也不给大法学员吃。“号服”就是打有编号的衣服。

大法学员质问他们:“我们就是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没有错,更没犯法,为什么要关押我们,打我们,你们不是在犯法、犯罪吗?”恶人周保和便肆无忌惮的叫嚣:“你们没犯法,也没犯罪,炼法轮功就是反革命,对你们就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我们就是犯法了,犯罪了,你们有本事就去告我们。”

大法学员反迫害不上课、不上操、绝食,恶人们对大法学员进行疯狂的残害,有的同修被铐在篮球架上,有的被铐在“反省室”的椅子上:

许春龙被铐在反省室四十八小时,打的满脸青紫、遍体鳞伤;
袁玲被打的眼睛肿的无法睁开,淤血呈紫褐色,恶徒还往她鼻孔灌水进行折磨;
贾慧丽被打的半个月无法下床,两个半月后需有人架着才能行走;
解恒洁被打的满脸是血,强行拖到反省室被铐 四十八小时。
魏兴社被打的昏死过去,恶徒用凉水灌醒再打,拖进反省室反铐四十八小时,四小时后魏兴社才苏醒;
边桂菊被铐在反省室长达九天八夜;
十二月中旬夜里,周东山被剥光上衣绑在树上冻,他拒绝穿号服,被打的走路一瘸一拐;
仝鹏凯在电线杆上印法轮大法好被绑架,几个恶警轮番毒打他二十四小时,被打的奄奄一息;
陈丽、刘芳、徐春玲被用细尼龙绳反吊在树上,大冬天光着脚,脚似沾地非沾地。恶警张新民叫嚣:这就是“绳之以法”。她们痛苦的反抗,打手就用胶布把她们的嘴封上,恶警闫红军、曹广丰流氓成性,对被铐手铐的女大法学员进行污辱、耍流氓。

邪党为了掩盖其罪恶继续欺骗不明真相的世人。二零零二年七八月间省市“六一零”协同江苏电视台大写真栏目来睢宁洗脑班大肆造假,把大法学员强行从监室里拉出来,强迫他们打羽毛球、下棋、打扑克,恶人白素萍假惺惺的假装给大法学员洗衣服,当他们造完假后立刻就把大法学员关入监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7/141139.html

2005-10-13: 9月21日左右,大法弟子沙永芝老师在王林小学遭恶警绑架,两天后家被抄,妻子陈莉被迫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3/112300.html

2005-05-21:在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政策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在这几年遭受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徐州610办公室和精神病院更是充当江的马前卒,他们用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摧残法轮功修炼者。

在徐州东淀子精神病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贾惠丽、顾宣英、吴继云、宋以树、陈莉、陈席、李昕、李桂荣、汪玖弟、林新义、卫东、边桂菊、许兴荣、顾桂玲、孙敬浩等。

在徐州茶棚精神病院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吴迪、彭崇梅、丁建华、袁玲、郭娟玲、边桂玲、王书梅等。

关押在那里的每个人都遭到了强制性地打针、吃药,每天打两针,吃两三遍药,不知道打的是什么针,吃的是什么药,打过针后四肢无力,全身疼痛,神志不清,思维错乱,东西南北不分,全身乱活动,饭到嘴里都能掉到地上,上厕所找不到门,两眼直勾勾,走路慢悠悠,口水从嘴里扯到地上,洗脸刷牙的力气都没了,洗衣服只能用水湿一下,用脚去踩几下,还如驾云一样。特别到“敏感日”(如师父的生日、节假日、7.20),就会被加大药量,由于不断加大药物用量,有的人脖子都直了,连头也不能转,舌头也硬了,不能吃馒头,只能喝些稀饭了,话也讲不出来了。其中有一院长说:“这就是要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对于坚持炼功的人,他们就加大药物,其中有一个大法弟子被连续高剂量地打了40多天针,当时脑子完全失去了记忆,停药后虽然慢慢恢复,但记忆力大大减退。那里的工作人员自己都说:“如果针要打在我自己身上,我是受不了的”。

他们还对学员做电针。电针就是把人摁倒在地,在头上接几个电极,这边把电钮一按,人将被击死几个小时,但到你醒来20分钟前,几个邪恶之徒引你说话,说家常生活之事,可以乱扯一通,但当邪恶之徒提到骂师父时,这个学员说:“师父好,师父我不能骂,不能骂,不能骂……”

那里的邪恶和恐怖是用只言片语表达不了的,每个在精神病院呆过的人都说生不如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5/21/102337.html

徐州 睢宁县联系资料(区号: 516)

2019-10-06:
铜山区铜山派出所:0516-83535110
地址:徐州市铜山新区银山路38号
杨科:13852136371
2018-05-10: 王林派出所刘姓警察 手机 13615129807

法官周平波 0516-83637739
公诉人沈慧 0516-68963950

2012-01-29: 睢宁县国保大队电话:0516-88341642
国保大队头目:徐军 徐军父亲电话:0516-81350116
睢宁县“六一零”负责人:周保营
睢宁县“六一零”副主任:戈本浩
睢宁县拘留所电话:0516-88300948
睢宁县看守所电话:0516-88300494

2011-09-01: 王及镇平楼派出所电话:0516-88121007
派出所主办人员王振海电话:13914820399
李建 电话:13225276288
睢宁县国保大队电话:0516-88341642
睢宁县拘留所电话:0516-88300948
睢宁县看守所电话:0516-88300494

2011-08-29: 王及镇平楼派出所电话:0516-88121007
派出所主办人员王振海电话:13914820399
李建 电话:13225276288
睢宁县国保大队电话:0516-88341642
睢宁县拘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516)

2005-10-13:
睢宁县委办公室:0516-8388900、0516-8388911、0516-8388938
睢宁县人民政府:0516-8388902
睢宁县政法委员会:0516-8385989
睢宁县公安局:0516-8331804
睢宁县王林派出所:0516-8241265
王林小学电话:0516-8241026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10-15, 5:23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