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3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白山市(浑江市) >> 大法弟子, 女, 37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白山市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0-12
案例分类: 拘留/绑架  毒打/体罚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0-01-26: 吉林学员步行千里赴京护法的故事
我今年37岁,吉林省白山市人。自7.22以来,我的心一天都没有平静过,大法在人间遭到了如此的践踏、伟大的师父遭到世人如此的污蔑,全国有那么多的弟子为反映事实真相,用生命证实着大法的正确。作为大法弟子,我也投入到了前仆后继的护法中。在经过拘留、刑事拘留的考验之后,我深深地悟到,一个大法弟子在这场磨难中要挺身护法,只有真正地走入护法、“助师世间行”的行列中才是真正的“溶于法中”;在实践中修炼才是真正的“实修”;在护法中升华着自己,提高自己的心性与境界,才是弟子应做到的。于是在准备好了被关被判的衣物用品后,毅然于十二月三十日同爱人、孩子及两位功友一起再次踏上西行护法的路。

由于火车站控制很严,警察都认识我,自己有怕到不了北京的心,我们选择走公路绕道去北京,几经周折于元月四日到了辽宁建昌。晚上在小旅店住宿的时候,被当地派出所查到。我们被带到派出所后,警察很凶地审讯了我们,当知道我们是大法弟子时,他们便大打出手,逼问我们是不是来这个地方串联、有什么活动,当我们平静地回答不是串联只是路过时,他们还不罢休,把我们分别关在不同的房间里审问。审问我的人满嘴污言秽语,不堪入耳的话,辱骂大法、老师,辱骂我,我善意的解释、回答,可换来的是不住的耳光,最后我就把嘴闭住了,任他说什么都不再回答,但提出的每个问题我都在心里回答他,坚定着自己不动的心。他们强制搜身,把我身上所有的衣袋都搜了个干净,钱和随身物品都仔细查看,当我发现我与功友的联系电话落到他们手上时,不顾一切地抢到手里,迅速地塞入口中,警察恼怒地捏着我腮,让我吐出来,我一声不吭地、平静地嚼着,任凭他不住的耳光落下来,就是不吐出来。三个警察轮番地打着,不停地骂着,我望着他们,心里没有一丝的怨恨。为了我在世间尽快地还业,返回我真正的家园,他们无知地在做着这一切,欠他们的我心甘情愿地偿还,他们要打要骂随他们去好了,他们在帮助我提高啊!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我都要无怨无恨的承受、偿还。警察每进来一个就打我一顿,大约一个多小时过后,也许他们打累了,他们骂着、叫着只留下一个人看着我,其余的都到别的功友那里,我知道我的功友也在接受着考验,我为他们高兴。一会留下来的这个警察边骂边走到别的房间去了,屋里只留下我一个人,我想这是师父留给我让我走掉的机会,于是心里什么都没想,他走我也走,就大大方方地从派出所的正门走了出来。当走到大街上时一看,出来了!就跑到对面的住宅区里走了。

我不知道路,但心里只想到北京去,嘴里不由地说出来:“师父,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但您放心,我就是要饭、就是走也要走到北京去。”我大概的知道要去西南方向,就朝西南走去。这时警车在街上叫着,跑来跑去的。由于我怕去不了北京,不愿被他们抓去,就在民宅中间沿山边穿路西行,这时有一只大猪挡住了去路,往左边去就是大路有警车,于是我返身就奔右边的山路上山了。刚到山上,前面是一片大大的坟地,有的坟基修的还很漂亮,我笑了:人啊,就是这么苦啊!忙忙碌碌地活了一生,到老了,也就是如此啊!这时我的心更坚定了。渐渐地山上的路没有了,我只好走上大路了。天一直下着雪,路黑黑的,只隐隐的可看到脚下的路,但我一直朝前走着。看到远处有汽车的灯光就找个地方躲一下,车过去了继续走,这是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看问题,完全用了人的一面去看这件事,如果我把这颗心放下,堂堂正正地在大路上,以一个神的状态出现,那么警车和什么人都不会看见我,不会对半夜有一个女人在茫茫的山路上单独行走起什么怀疑的心,但是那时那颗心就是放不下。

天亮了,我已经走了几个小时了,我问了路边的一个老人,他证实我走的方向和路线都是对的。顿时身上充满了力量,我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指引着我前进的路,心里热乎乎的。雪一直下着,路上没有行人,只是偶尔过去一辆汽车,路几乎都被雪封住了,但心里没有什么别的念头,一心想去北京。有时执著心返出来,很快就过去了。盘山路上只有我一个人时我就想唱出来,有说不出的高兴。一直走到下午两点多,有点饿了,怎么办呢?去向人家要饭吗?虽然有思想准备,但还是难以启齿,终于鼓足勇气走向一户人家的时候,那家女主人只冷冷地问了一句话,给了一碗凉水,坚决不给饭吃,这时心里有点不舒服了。当返身走出大门的时候,一下子乐了出来,这不象云游一样吗?要饭吃,看人家脸色有什么不好呢?又去了一个大大的执著心。雪这时越下越大了,天和地连在一起灰蒙蒙的,分不清哪是哪了。这时大脑空空的,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没人的崎岖山路上走着,头发湿了,摸一摸上面是一层冰了,但我不觉得冷,很好笑的、不知不觉中戴上头盔了。渐渐地我觉得我在月光里走,而且还看到月光里有两个身影,奥!出月亮了,但天下这么大的雪,不可能出月亮啊!猛的想起天还没有黑呢,抬头看看确实没有月亮,低头看看确实在月光里走,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让我增加信心。师父就在我身边,与我同行,我不是一个人在路上走啊!我的眼睛湿润了。

天黑了,我想连夜走到一个县城去,到那里我把我身上的羽绒服贱卖掉就有路费了。但我饿了,不知道能不能在山路上走一夜,我决定要饭吃。这时一个路边的小孩在玩雪,他指给我一家人,我走进去,没有难为情的感觉,没有那颗虚荣的心。我告诉人家我是过路的,钱被抢了,要一点饭吃。女主人很热情地招呼我,叫我烤炭火盆,给我拿被子盖上,把剩饭热了给我吃,这时我的疲倦上来了。前一天晚上我只睡了两个小时,又走了半宿加上一白天的路,十几个小时了,我真的累了!我提出要到主人的草垛里睡一夜,女主人严厉的说:那可不行,天这么冷你可不要有这样的想法啊!会冻坏的。她和爱人一商量,决定让我在屋里睡,并且说我累了,也冻了一天了,让我睡在炕头上。我躺在温暖的被窝里,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安排的,泪水留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我就要走,主人执意留我在他家再住一天,让我等路上的雪被车压平了有路了再走。我知道考验来了,尽管主人这么好,我不能留下来,贪图一时的轻松,我知道我该做什么!吃过早饭后主人见留不住我,就拿出五元钱塞在我的手里,并一再说明家里不富裕,拿不出更多的送给我做路费,这时我告诉主人们我是大法弟子,要到北京去护法并讲了我被抓被打及路上的经过,表示即使要饭,我也要到北京去的决心,主人惊呆了,半晌说了一句:大法就这么好吗?!要你冒那么大的风险,吃那么多苦!于是我向他们弘法,告诉他们事情的真相,他们都听明白了。当我走到二里以外的山梁时,看见那女主人还站在路边抱着孩子向我望着。坐了一段班车之后,我来到了一个镇子上,准备当掉我身上的羽绒服作为路费,但连续问了几个人都没有人要,还说了一些讽刺挖苦的话,这些我并不在意。回头看看自己为什么急于当掉衣服呢?完全是为了尽快去北京吗?里面含有不纯的东西,还是自己那颗被掩盖的怕吃苦的心在起作用呢!于是继续往前走,放下那不纯净的心,我知道这就是我修炼的路,是我去执著心的过程,这样尽管两胯及两脚疼痛,但还是走的很快,雪下的小多了,可北风大了起来。风刮着雪不停地打在我的脸上,有时风刮得我路都走不了,心里却是甜甜的,一直走到天黑。我走到一户人家,平静地告诉他们我没有钱住店,要借宿主人不同意,经过哀求,他们同意了,又热情地招待了我,我又去了一颗执著心。

第二天早晨起来,我没有吃饭,临走时告诉了他们我的一切及上京的决心,大妈感动极了,劝我回家,主动留下了他们的地址及姓名,并说:看来法轮功是真好啊!让人这么诚心地为他上访,表示有机会要看看书。我告诉他们如果来到这人世上要是不学大法,是这个生命永远的痛悔。这时我的右耳廓已经全被冻得起泡了,让我感觉到它沉沉的,隐隐的作痛,我向主人要了一顶孩子干活时戴的帽子,上面有三个洞,脏得一抖落直冒烟,但我一点没有嫌弃的心,修炼的人还要求什么呢?就这样我打消了当掉衣服做路费的念头,一切顺其自然,只要能到北京护法,走多少天都行。天晴了,更冷了,但离北京又近了。师父真是慈悲于我,尽管积雪的路行走的车辆很少,但每天上午我都能堵着货车带我一段、然后我再走上几十里山路,晚上天黑后就能找到一户人家休息。虽然开始都不愿收留,但第二天又都不舍得让我走劝我回家,看我坚决,临走时嘱咐过来嘱咐过去不让我走夜路,冷了要点热水喝,临走时还要往我兜里塞上水果、方便面,这就是“化缘”啊!

走到第四天下午的时候,两脚的水泡越来越大,慢慢地扩大的范围我都能感觉到,这就是对我的考验,心里暗暗的对师父说:泡再大我也要走,这是我的业力造成的,我应该承受,我要平静地偿还我所欠的。天渐渐的黑了,突然脚底下一震,水泡破了,都感到脓水淌了一鞋,但很轻松,没有感觉疼,心里暗喜:修炼就是超常的,这么大的水泡破了都不疼。但突然一下子想到了是师父知道我得用这双脚继续走路,是师父替我承受着这痛苦啊,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师父救度了我,给我那么多,那么多...用语言表达不出来这一切,为宇宙众生耗尽了一切,我修得不好,还有那么多执著不放的心,真是对不起师父,就这样任泪水在脸上流着,流着...

第二天天晴了,气温上升了许多,到了密云地界了,我知道再也没有货车让我搭乘了。也没人家再收留我了,只有二百四十多里路了,我决定连续走一天一夜,那样我会在第二天的白天赶到天安门广场,那里每天都有我的同修,我会同他们在一起。于是心里愉快极了,尽管两腿疼痛,但一点都不耽误我走路的速度。这时一辆货车开过来,我随意地抬了一下手,如果他要带我我就坐,不带我无所谓。但汽车停住了,司机大声的同我说话,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前一天带我的那个“郝大哥”,当时我并没告诉他我要去北京,也没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当他知道我去北京时,抬头瞅了我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并开车抄小路去北京。从他的眼神和举止中仿佛已知道我是大法弟子,等到顺义他拉货的地方,他详细地告诉我去北京城的路线及里程并告诉我,这条路线上警察少。又嘱咐了我几句开车走了。

到了路口看过路标还有七十多公里,如果要走到广场,天也黑了,怎么办呢?看来这次真要把衣服当掉了,哪怕当几块钱也行,那样我今天下午就会到广场,到各地来京护法的功友身边,于是问了几个人,当问到一个小伙子时,他笑了说:我不能落井下石啊,这样吧,带你去北京吧。我就接受了并表示感谢!到京分手时他又塞给我十块钱,说我也许有用。我留下了他的地址和电话号码,决定在来到功友中间后一定还他钱,我要告诉他大法好,让他这个还有善念的人也能得到大法。当我坐地铁来到广场时,天已有点黑了。

我终于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我将在这里用我的行动告诉世人大法的伟大,世上又多了一个维护大法的人,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这时,我看到了两个人,从他们的背影我知道他们是大法弟子,就走过去搭话,就这样,我来到了功友中间……

吉林省白山市弟子
千僖年元月二十日整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6/1816.html

白山市(浑江市)联系资料(区号: 439)

2017-07-19: 江源区国保大队:
队长张同礼13943925859、18043906129
解文清13514397178、18043906030
李义13894057966、18043906031
李勇13894097607、18043906029
杜晶13943917799

城墙派出所:
邱斌13894090975、18043906138
时鑫13614496888、18043906148
刘锡鹏13843966866、18043906139
韦凡良13843957055、18043906140
马石磊13904490623、18043906141
王丹红13894091111、18043906230
宋国华13704404762、18043906146
孙治东13843910637、18043906147
徐恭澍13843962196、18043906145
王伟男13894098765、18043906142
刘海涛13843961787、18043906149
赵广胜13894734526
于德水13704390218
刘晶东13704390060
周亚峰13943999955

2017-04-15: 迫害吉林省白山市迟民祥责任单位信息:
吉林省白山市浑江区检察院:通江路32号,邮编134300
吉林省白山市新建分局:浑江大街226号,邮编134300
白山市黑沟看守所
所长3372105
副所长室3372106
财务室3372107
内勤室3372108
监区所长值班室3372109、3372110、3372111
监区所长备勤室 3372112
收押大厅 3372113
办公楼接待室 3372114
监区主控室 3372116
监区分控室 3372117、3372118、3372119
女警办公室 3372120
女警特勤处 3372121
医务室 3372122
谈话室 3372123、3372124
大伙房 3372129
武警一号房 3372125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