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21 星期五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保定 满城县 >> 范淑银(范淑引), 女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0-12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东雪(刘冬雪) 范淑银(范淑引)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3-31:  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

赵玉霞,女,五十多岁。原任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国保大队长队长期间,紧随中共用极其残忍的手段迫害满城县法轮功学员,踏着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的血泪往上爬,煽动下属疯狂对法轮功学员抓捕,非法关押,用伪善的笑脸勒索钱财,劳教判刑,导致法轮功学员王金玲、刘冬雪、马文合、赵志云、翟树田、王玉珍、郭汉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恶警赵玉霞、张振岳伙同“六一零”头子梁民互相勾结,满城县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其中段凤芹、韩占禄被非法劳教两次)。八人被非法送监狱。多人被绑架送拘留所、洗脑班。有的在看守所被吊铐、关铁笼子,滚铁笼,木棍暴打,鞋底抽脸,野蛮灌食,香烟烫,毒虫蛰,电棍电,灌泻药,暴晒等等酷刑折磨、摧残。几百人被抄家、勒索钱财。致使十几名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妻离子散。孩子、老人无法照顾。

在赵玉霞的配合下,“六一零”头子们设立两次洗脑班,持续三年多强迫法轮功学员洗脑、转化。其迫害手段狡猾、残忍、多变、为所欲为。为了罗织罪名判刑,把法轮功学员秘密劫持到太行监狱刑具房行凶逼供。法轮功学员赵玉芝、翟树田、赵志云、刘冬雪等,被强行戴上一种刑具手捧子、脚镣,脚镣和手捧子之间用一尺长的链子连起来,使人站不起又坐不下,整天弯着腰,吃饭也得让人喂,大小便让别人帮着,走动时双脚一挪一蹭的,那种刑具戴时间长了会让人全身残废。对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还调动全副武装的武警、大卡车拉到满城县剧场游街亮相并非法判刑。
……
二、迫害法轮功学员刘冬雪夫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法轮功学员刘冬雪因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而被绑架。刘冬雪的孩子去看守所给他送棉衣。看守所的人说要到公安局开条子才让见。但赵玉霞就是不给开条子,不让送棉衣。

二零零零年腊月初八晚上,刘冬雪的妻子范淑引被赵玉霞等人绑架,赵玉霞对她非法审讯,劫持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十一天,范淑引绝食反迫害,奄奄一息,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勒索她十几岁的儿子四千元钱后才让她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底,张震岳将范淑引绑架到县看守所。三天后,范淑引等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公审,被全副武装的武警、用大卡车拉到满城县剧场游街,当天范淑引被劫持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直到丈夫刘冬雪含冤离世她都毫不知情。是亲属给劳教所请求了六个多小时的好话,她才得以回家几天操办丈夫后事。丧事办完她又被关回劳教所。家中又剩下十几岁的儿子。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31/原河北省满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犯罪事实-326026.html

2015-10-01: 河北满城县刘东雪被迫害致死 儿子控告江泽民

河北保定市满城县法轮功学员刘东雪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五被迫害致死,当时刘东雪的妻子在劳教所遭受迫害,刘东雪儿子刘纪蒙才二十岁左右。

二零一五年六月底,刘纪蒙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刘纪蒙在控告书中说,“因为父亲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每天遭到犯人和警员残酷的折磨,全看守所的人都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知有多少次把他关进一米左右的铁笼子里,上面露着头、卡着脖子,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而且犯人们还把笼子踢翻让笼子来回翻滚。”

下面是刘纪蒙陈述的部分控告事由:

我叫刘纪蒙,我的父亲刘东雪和母亲范淑引因修炼法轮功被江泽民残酷迫害,父亲二零零一年 五月二十五日被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我父亲刘东雪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被绑架到保定关押在满城县看守所遭受非人的折磨,白天被强迫高强度劳动,晚上在地上睡觉,不让他炼功。因为父亲炼功,看守所从所长到管教几乎每个人都打骂过他,用竹竿抽他。他打坐时,恶人就打他的腿;抱轮时恶人就打他的手和胳膊。有一次父亲抱轮时,恶人就把他吊起来,坚强的父亲脚朝上头朝下仍然坚持抱轮的动作!警员还指使号里的犯人打骂他,穿他的衣服,花他的钱,不让他吃饭。犯人们把他的头往墙上和暖气片上撞。

结果父亲被折磨得瘦弱不成样。公安局“610”伙同看守所赵洪祥为了达到让父亲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利用恶警和犯人变招的打他,经常打得他新旧伤痕不断,他穿的上衣经常衣袖被撕下来,衣扣被拽下来。有一次,看守所的副所长拿起一块三合板照父亲的头上打去,把他的头打破了,把他的一只耳朵拉成了两半!

看守所所长赵洪祥指使同号的犯人打他骂他,侮辱他,在他的身上抹大便,让他吃大便,用蛇咬他,还把他的衣服扒光,让他一丝不挂地躺在地上。当同监号的犯人和父亲熟了、不再折磨他了,所长和管教就又把父亲调到另一个监号,到了新的监号又是同样被折磨一段时间。就这样调来调去,把看守所所有的监号都调完了,父亲被折磨也不成样子了。

父亲被非人折磨了一百五十多个日日夜夜,最后绝食抗议才被释放回家,还被勒索钱财三千多元。当我们见到了父亲都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脱了相,瘦的不成样子,连我母亲都认不出父亲来了。

二零零零年十月,镇政府的王文菊来我家,骗我父亲到满城说点事,这一去就没回来,四处打听才知道父亲被骗到满城县党校洗脑班进行迫害,在洗脑班父亲被扇耳光。双手紧紧铐在暖气管上,两手肿得象馒头一样。就这样,父亲又被折磨了八天。回家后,被王文菊勒索了一千元钱。并把家中的大法书,录像带等抄走。

母亲去要人,也被非法扣押,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逼迫写保证书,非法关押了九天才放回家。回家后,每天都受到县公安局、镇政府、派出所的监视并且闯进家里来骚扰。

二零零零年腊月初八晚上,县国保大队的张振岳、神星镇政府及派出所的一群人非法闯入我家,把父亲和母亲绑架,父母亲分别被强行塞进两辆汽车里绑架到神星派出所后又被绑架到满城县公安局分别关押在不同房间。我母亲被国保大队长赵玉霞非法审讯后送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母亲被戴上手铐,强迫干活,母亲以绝食来抗争,十一天后,母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我又被勒索了四千元钱后才把母亲接回家。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母亲正在干农活,县国保大队的张振岳、神星镇派出所的许武斌(此人已恶报身亡)以叫母亲去见父亲之名把母亲骗到县公安局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二天(四月一日)早上,我母亲和五位大法弟子被五花大绑,双手反铐被推上警车,后面还有好几辆军用卡车,警车和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大法弟子身边站有两个头戴钢盔,手拿二尺长尼龙绳的武警,一个武警威胁母亲说,“你要喊,我就勒死你,可是我们也不愿这样干。”一路上警车鸣笛,阴森恐怖的被拉到县剧场外的广场上,对我母亲和刑事犯一起宣判,母亲被非法劳教二年,在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遭受迫害。

父亲被神星镇派出所抓走后,又被非法关押在县看守所,在看守所父亲一直绝食抗议非法关押,警员唆使犯人每天从监号里拽着父亲的两只手,身体擦着地往外拉,一直拉到院外,然后再由几个犯人惨无人道的给他灌食,插管时更使人难以承受,经常插得他鼻口流血,痛苦不堪。因为父亲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每天遭到犯人和警员残酷的折磨,全看守所的人都能听到他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知有多少次把他关进一米左右的铁笼子里,上面露着头、卡着脖子,站不起来也蹲不下去,那种痛苦没有语言能形容,而且犯人们还把笼子踢翻让笼子来回翻滚。

可怜的父亲三个月后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神志不清,体重只有六十来斤,满城县“610”和看守所互相勾结,怕担责任,又把父亲非法转押到冀中监狱,冀中监狱怕他出现生命危险,又把他转到唐山监狱进行迫害。在此期间,父亲仍以坚强的意志绝食绝水抗议非法关押。

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三日唐山监狱通知家人把父亲接回,当时家人接父亲的时候看到他仍被铐在监舍的床上,身上几乎一丝不挂,人已经瘦得脱了相,体重不足二十五公斤,无法辨认还是以前的父亲。次日清晨,我的父亲在遭受了无数的残酷折磨下被迫害的离开了人世。

母亲在劳教所,对父亲的去世毫不知情,亲属为了让她回家给父亲办丧事,给劳教所哀求了六个多小时,由亲戚做担保,才准许母亲回家,母亲回家后看到的是父亲冰冷的尸体。

就是这样,母亲也没有被无罪释放,继续被劳教所迫害。剩下我一个,无依无靠,孤苦伶仃,艰难度日。

是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群体长达十六年的残酷迫害,在其 “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指令下,我一家深受其害。江泽民非法成立了“610”办公室,其权利高于中国的所有法律,对修炼法轮大法学员非法抓捕、关押、洗脑、劳教、判刑、送精神病医院、酷刑折磨迫害致残致死,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贩卖牟取暴利。因此江泽民犯下了违反《宪法》和触犯《刑法》的多种罪,以及反人类罪,酷刑罪和群体灭绝罪。特请求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江泽民的罪行提起公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0/1/河北满城县刘东雪被迫害致死-儿子控告江泽民-316850.html

2011-12-10: 范淑引坚持信仰,被中共迫害致家破人亡

范淑引是河北满城县神星镇大娄村大法弟子。法轮大法使她罹患胃癌的丈夫恢复了健康,家庭从此走出阴霾。一九九九年后,却因夫妻俩坚持对大法的信仰做好人,屡遭当地公安、“六一零”、镇政府、及派出所等邪党人员的非法骚扰、绑架、审讯、关押、威胁、勒索钱财和非法劳教等迫害,致使她家破人亡。中共邪恶的这笔帐早晚是要清算的!

范淑引于一九九八年底喜得大法。修炼前的她特别爱生气,经常和婆婆闹矛盾。她的丈夫刘冬雪脾气不好,动不动就发火,后来患了胃癌。丈夫四处求医,得了不治之症脾气越发的暴躁,经常摔摔打打,又练了其它气功,供了些所谓的神,病也没见好转。范淑引由于长期生气、上火,患有严重的神经衰弱,每天必须吃安眠药才能入睡。当时她觉得日子没法过了,想一了百了,喝了毒药,可没死成,被抢救过来。

一九九八年底,一个亲戚给刘冬雪送来了法轮大法中最主要的著作《转法轮》,范淑引觉得好,也跟着学起来。这一下,好多生活中不明白的事都从大法书中找到了答案,她明白了人来在世上的真正目的。她和丈夫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处处按大法“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俩人的病很快就都好了,乡亲们从他们身上看到了大法不一般,好多人也跟着练起法轮功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出于私心,企图铲除法轮功,利用他的权力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全面迫害。刘冬雪因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关押在满城县看守所。一天,县里的一个人、公安局的赵玉霞、神星镇副书记王文菊等人开着几辆车,在村干部田四喜的带领下,非法闯进她家,对她恐吓说:“你丈夫因去北京上访,一时不能回来。”县里的人问她儿子:“你爸爸炼法轮功好吗?”儿子说:“好!胃癌都炼好了。”他们又问:“还炼吗?”“炼,法轮功这么好,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为什么不炼?”当这些人知道范淑引也炼法轮功后,神星镇政府就每天都派人去范淑引家进行骚扰,或骑摩托,或开车,一天能来两、三趟。其中有一个叫李静(女,神星镇李家佐村人)的经常去她家。一次,范淑引对前来骚扰的镇政府的王文菊等人说:“你们还是政府部门的人呢,正事不干,天天到我家来,看着我们这些好人干什么?以前我丈夫病重,家里穷的日子难熬,你们怎么谁都不来呀?这会儿我们炼法轮功什么都好了,你们却天天来找麻烦!”这些人对她的骚扰持续了长达半年之久,导致她不能正常生活。甚至后来他一听到摩托车响,就吓得全身一激灵,不知道东南西北了,每天生活在恐惧之中,精神受到很大伤害。

期间,范淑引每隔几天就带着孩子去县看守所打听丈夫的情况,看守所的人没有一个人敢说实话。

一九九九年冬的一天,范淑引被神星镇政府的人看着,不让她出门,她只好让十几岁的孩子自己去满城县看守所给丈夫送棉衣。看守所的人不让见,棉衣也不让送进去。孩子被告知要到公安局开条子才让见。孩子找到公安局,国保大队长赵玉霞不给开条子,推辞说:“找上头吧!”孩子知道父亲身体弱,怕父亲冻坏了,无奈找到保定的一个亲戚。亲戚带着儿子找到保定“六一零”的人员,告诉他们范淑引丈夫的身体实在不行,要求放人。保定“六一零”的给满城县“六一零”的人打了电话。

第二天,她儿子和亲戚又去找国保大队的赵玉霞,赵玉霞答应下午放人。看守所对她家非法勒索了700元钱,村干部田四喜、田石头、亲戚、家人才一起把她丈夫接回家。当人们见到刘冬雪时,都吓了一跳——整个人都脱了相,瘦得不成样子,连范淑引见到都险些认不出来是谁了。此后,县公安局、神星镇政府及派出所的人,每天都来看着他们。

二零零零年十月的一天,镇政府的王文菊又来到她家,骗刘冬雪说:“到满城说点事儿就回来。”可是一直到晚上范淑引也没见丈夫回来。她去打听,才知道丈夫被骗到了满城县党校洗脑班非法关押迫害。她找到党校,要求放人。县“六一零”头子陈承德叫他们写所谓的“保证书”,被他俩拒绝。陈承德就把范淑引也非法扣押在党校。他们每天被逼着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听什么佛教学会的人讲课。洗脑班还从保定劳教所找来了邪悟后的原法轮功学员姚玉芝,用歪理邪说误导他们放弃法轮大法,每天早晨还被强迫做操。在被非法关押了九天后他们回到了家。

回来后,仍然每天有人到他们家进行骚扰,并非法监视。

二零零零年腊月初八晚上,县国保大队的张振岳、神星镇政府及派出所的一群人非法闯入范淑引家,让范淑引跟他们走,被范淑引拒绝。这群人疯狂的一拥而上,把他们夫妻俩分别连拉带拽的塞进两辆汽车,绑架到神星镇派出所。县“六一零”主任陈承德狠狠的说要打她,王文菊对她破口大骂。之后他们被拉到满城县公安局分别关在不同房间。

国保大队长赵玉霞对范淑引进行非法审讯,而后被送进县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第二天,看守所的恶人揪着范淑引的衣服领子叫她靠墙根站着,强迫照像,并给她戴上手铐。只有在被强迫干活时才给她打开铐子,干完活又给铐上。第三天,范淑引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恶徒们对她连哄带骗带吓唬,叫她吃饭。一直到第十一天,她已被迫害的奄奄一息了,县“六一零”主任陈承德向她儿子勒索了四千元钱后才让她儿子和村干部田四喜等人把她接回家。

回家的第二天,张振岳、王文菊不顾她身体极度虚弱,又带人去她家非法骚扰,并恐吓她说:“我们就住在附近!”腊月二十一大早早,一个小伙子急忙忙跑到她家,见着她就说:“你可别出去,你要不在家就吓死我们了。”她看小伙子冻得可怜,叫他进屋喝点热水,小伙子见她在家就走了。大过年了也没让她丈夫刘冬雪回家,家中只有她和儿子娘儿俩过了个凄凉年。就是这样,镇政府非法监视她的人从来没间断过,天天来家骚扰。

二零零一年三月的一天,她正在浇园子,县国保大队的张振岳、神星镇派出所的许武斌(现已恶报身亡)找到她,以叫她去做她丈夫的工作为名,把她拉到县公安局。张振岳逼着她按手印。她说:“好哇,你们把我骗来了呀!”许武斌得意地说:“不骗,你来吗?”见她不签,就又把她拉到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第三天,即二零零一年四月一日早上,她和五名大法弟子被五花大绑,双手反铐被推上警车。外面还有好几辆军用卡车、警车和全副武装的警察。每个大法弟子身边站有两个头戴钢盔、手拿二尺长尼龙绳的武警。一个武警威胁说:“你要喊,我就勒死你。可是我们也不愿意这样干。”一路上警车鸣笛,阴森恐怖的被拉到县剧场外的广场上。原来是要对这些大法学员和刑事犯一起进行所谓的“宣判”。她被非法劳教二年。当天下午,她就被赵玉霞送往保定八里庄劳教所非法迫害。

无依无靠的孩子还不知道她被非法劳教。她到保定八里庄劳教所的第四天,孩子和亲戚才找到她。她对孩子说:“别管我了,去找你爸爸吧,听说他被非法关押后一直都没有吃饭。”孩子和母亲洒泪而别。

在劳教所里,范淑引天天被强迫做奴工,一天干十几个小时的活儿,早上强迫做操,吃饭前被强迫唱邪党歌曲,干什么都让站队、报数,晚上睡觉由其他普教整夜看着。没有一点人身自由。

一个多月后,她的丈夫刘冬雪在满城被迫害致死,她却毫不知情。亲属为了能让她回家操办丧事,给劳教所说了6个多小时的好话,才准她回家几天,还得亲属做担保。她回到家一看,大门上挂着撮钱,先是一愣,走进家门,看到的却是丈夫冰冷的遗体和身穿大白孝服、跪在丈夫灵前的孩子。她放声大哭:“天哪,做好人为什么这么难?!冬雪呀,你好可怜呀!你是无辜被迫害死了呀!”此时县里、公安局、镇上、村里经常去她家骚扰的那些人却无一人在场了,亲朋和乡亲们也都被邪党吓得不敢露面。四天后,亲戚怕担责任,打电话叫她回劳教所。万般无奈,她只得撇下家中孤苦伶仃的孩子回去了。

她的小叔子为了帮她家把没盖好的房子盖好,找来包工的商量,此时镇上又派人来骚扰、恐吓,吓得包工的人赶紧走了。小叔子气愤地说:“人刚死,你们又来了!你们还有人性吗?!”

范淑引回到劳教所,仍被逼着天天干活儿。想起含冤离世的丈夫和无依无靠的孩子,她心如刀绞。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整日以泪洗面,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劳教所的人看到她身体太虚弱,带她去检查身体,一量血压,高压280,低压170医生都吓了一跳,说没有见过这样的。劳教所怕她有生命危险自己担责任,几天后把她放回家。

回家后,劳教所的人、神星镇镇长石伟和一些不明身份的人还经常去她家骚扰,看她在没在家,对她进行非法监视。

范淑引,一个普通农家妇女,大字不识,因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因坚持自己的信仰,竟遭如此迫害!

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个公民的基本人权,难道江泽民的一己私欲还大于国家的《宪法》吗?!中共张口闭口称中国是什么“法治国家”,只不过是一个让国际上耻笑的又一个谎话和笑话罢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0/大陆各地前期迫害案例汇编(2011年12月10日发表)-250337.html

2001-07-09: 刘冬雪,男,47岁,满城县神星镇大娄村人,曾身患癌症,求医问治不愈,学大法后,身体越来越好,癌症不治而愈。使他悟到法轮大法是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是真正的修炼大法,逐渐体会到佛法的博大精深。99年7月20日以后,大法蒙受不白之冤,刘冬雪以自己的亲身体验,向世人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世人,多次遭非法迫害。2001年元月因散发真相资料再次被抓。刘冬雪不畏邪恶的迫害,绝食抗议非法关押,以生命护法来唤醒世人的良知。绝食半年之久已骨瘦如柴,若非修炼之人 ,恐怕早已支持不住。邪恶之徒对这种超常的现象非但不悟,反而继续迫害,致使刘130斤体重只剩下50斤左右,被残酷的捆在床上,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已奄奄一息!善良的百姓,如果你看到这一幕,你难道不震惊么?对待一个善良的大法弟子竟如此的迫害,令人发指,人神共愤!其母将其接回,两天后死亡,其妻也因修炼法轮大法被非法劳教,在保定劳教所,家中只剩下老人和孩子无人照管。

2001-07-05: 刘冬雪,男,四十多岁,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县神星镇大娄村农民。全家三口人修大法。春节前夕,刘冬雪夫妇被非法关押到县看守所。他们坚持自己的信仰自由要求无罪释放,刘冬雪以惊人的毅力绝食、绝水4个月,抗议非法关押和迫害。在绝食的120多个日日夜夜,县公安局政保科赵玉霞等人伙同看守所中的某些恶警,给他野蛮插管灌食、毒打、辱骂。2001年5月底,长期遭受非人迫害的刘冬雪,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他遍体鳞伤,骨瘦如柴,体重己不足25公斤,即便如此,仍被捆绑在监舍的床上。凶手们为了逃脱罪责,让刘冬雪的母亲把他接回家中。次日,宁死不屈的刘冬雪停止了呼吸。

三个月前刘冬雪的妻子因坚修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二年。现被关押在河北保定市八里庄劳教所,家中只剩祖孙二人相依为命。

2001-04-22: 河北省满城县看守所迫害大法弟子的真实报道

满城县公安局政保科以赵玉霞为首的恶警们在镇压法轮功的手段上极其恶劣,把一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人平白无故抓进看首所。前几天又抓捕两名。其中范淑银的丈夫刘冬雪年前被抓进看守所,现已判刑。当时是夫妻两人同时被抓进去的。范淑银因绝食9天,罚款4000元被放回。她和儿子相依为命、过着艰苦的生活,现在又赶上春耕季节,忙于下地干活,在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又被抓进看守所并判刑两年。家里只剩下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生活没有着落。

公安局政保科在对待大法弟子是惯用的两种方法是:一种是榨取钱财。他们见大法弟子非常坚定,就哄骗家属,什么不写保证书,就判劳教,子女不让上学。父母不让上班。结果家人就听信了他们的谎言,就吓的拿钱送礼、交罚款等等,这就达到了恶警们的目的。二是非法判刑、劳教。这些家属有的家里穷,没钱送礼,也交不出罚款;有的家属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拒绝交罚款,结果他们榨取不到钱财,就一律栽赃陷害,非法将大法弟子判刑、劳教。这就是满城县公安局的所做所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4/22/10195.html

保定 满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312)

2019-03-24: 莲池区检察院:地址:保定市裕华东路800号
邮编:071000
书记、检察长:戴军峰
副书记、副检察长:李志均
副书记:李文学(分管案件管理监察部)
副书记:居志强(分管政治部)
副检察长:赵德峰
副检察长:张长虹
副检察长:王勇超(分管侦查监督部)
副检察长:张建良(分管公诉部)
史金明(分管纪检监察工作)
政治处主任:秦长胜
黄春雷(分管工会)
周占江:检务保障部部长
贾荣君:案件管理检察部部长
与本次孔红云事件相关的检察官:胡勇、王岩
其他检察官:胡博家、祁建原、李小东、李鹏、任美宁、孟志国、董晓伟、孙文利、宋丽红、秦丽芹、曹永辉、胡庆莲、赵玉龙、李研、庞殿坤、王铭京、韩笑、杨琦、李振动、师峻

保定市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保定市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
相关电话:0312-5066110副所长:易小航(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所长:靳郁指导员:高远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片警:
李志:15194898605、吴洪涛:15103129970郑志刚:15103122270
田海江:电话:13032065555、单永匣高远、程建、齐艳红、高建英、李建仓、葛跃宝、葛富强、刘瑛瑾、张庆国、林云岭、孙永尧、张振杰、李喜连、户籍内勤:蔡洁

2019-01-10:保定市和平里派出所:
地址:保定市莲池区五四路新建胡同18号
相关电话:0312-5066110

副所长:易小航 警号:038134(绑架孔红云主要负责人)
所长:靳郁 警号:038662
指导员:高远 警号:038742
副所长:王林东:13333129670
副所长:郎培、李子军、沈强
片警:
李志:15194898605
吴洪涛:15103129970
郑志刚:15103122270
田海江、单永匣 高远 、程建、齐艳红、高建英、李建仓、葛跃宝、葛富强、刘瑛瑾、张庆国、林云岭、孙永尧、张振杰、李喜连

2018-08-22:附:相关责任单位和个人: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