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8-25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吉林 >>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 >> 李凤芹(李凤琴), 女, 54

李凤芹(李凤琴)
李凤芹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吉林省榆树市
个人近况: 2006年1月30日 迫害致死 (2006-02-02首次报道致死)
立案日期: 2005-10-12
明慧案例: 明慧所列迫害致死案例编号 3117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8-08: 榆树市化肥厂法轮功学员李凤芹,当年54岁,是张德清的同学,2005年10月11日被榆树国保大队绑架,张德青把她单独叫到一个屋子里说:“老同学花点钱,我给你放回去”。当时被李凤芹拒绝。国保大队齐力狠踹李凤芹,致使她瘫倒在地不能行走,张德青气急败坏的背起李凤芹往警车里一蹾,李凤芹当时就胸腹剧痛,喘不上气来。
李凤芹在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李越龙、滕庆玲等野蛮灌食,灌的是浓盐水、咸菜汤,灌食回来就口渴厉害,吐绿水,胸腹部疼痛剧烈,血压高。张德青还扬言:“死了能咋的,李淑花死了,到哪申冤告状去,死了也白死。”

直到李凤芹生命垂危时才给她家属打电话,勒索3000元钱后放回,到市医院就诊时,医生让家属准备后事,人已经不行了。家属没有放弃,去了三次长春、一次北京,共花去7、8万元钱也没能挽回她的生命,于2006年正月初二含冤去世。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8/8/举报原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张德清-391185.html

2015-09-02: 吉林榆树市李凤芹被迫害致死 儿子控告江泽民
吉林榆树市李凤芹女士2006年正月被警察殴打、灌食致死。李凤芹女士的儿子,现年36岁的张建枫先生,于2015年6月9日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邮寄了《刑事控告书》,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他的母亲被迫害致死。张建枫先生要求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将其绳之以法。

以下是张建枫陈述的事实:

我是1998年走入大法的,当时家里面妈妈、爸爸和姐姐都比我先走入大法。修大法后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我不再迷茫,那时候心里面特敞亮,不论干什么事,我都能做到一笑而过,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可是99年江泽民发动了对大法的迫害,使我失去了炼功的自由和学法的自由,学校多次找我谈话,用不给毕业证要挟我。家里面爸爸和姐姐也放弃了修炼,爸爸不停的打电话让我放弃修炼,家里的亲戚也都不停的说我。但是我心里知道,大法在我生命中已经扎下根了,雷打不动,哪怕刀架在我脖子上,我也不放弃。当时脾气很倔,每当他们说我的时候,我就说:我就是一修到底了,你们愿意说啥就说啥吧,管不了我。现在想想还是缺少慈悲心。

这里我主要控告的是在这场迫害中我的母亲被迫害致死的事情。

我的母亲李凤芹,在迫害开始时,曾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15天。

2005年10月11日上午,母亲正在朋友杨秀华家,突然闯进几个市公安局警察,把她俩赶到沙发上坐下不许动。这时杨秀华的丈夫回来了,警察把他也看起来,接着就到处翻,后把他们连同另一功友强行拖下楼,推到警车里,警车里还有两个大法弟子。他们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国保大队警察齐力穿着皮鞋狠狠地踢了母亲一脚,当时母亲就被踢倒在地,不能站起来,功友把她扶起来,她的右腿一直不敢走路,连肿带青,疼痛难忍。

当日下午,警察对他们进行了非法审讯,下午2点多钟,将他们关入看守所。母亲因被踢得过重,不能走路,被警察张德清强行塞入警车,当时李凤芹感到胸腹部剧烈疼痛,不敢喘气。到看守所后,母亲连车都下不来。警察柴文革把她拽下车,和张德清强行把她拖进看守所,交到犯人手里,两犯人看她瘫软在地,把她强架着拖进监室。

母亲躺在冰凉的板床上,腿部、内脏疼痛加剧,她开始绝食抗议迫害。到了第七天,狱警强行把她拖到医务室进行灌食,给她灌食的狱医姓李,他们把她绑在担架上,然后往鼻子里强行插管,灌了一些咸菜汤,掺玉米面的奶粉,第二天母亲躺在担架上被强行抬进医务室,这次参与灌食的有女狱警滕庆玲,还有两个绑她的犯人,母亲双手被绑住,向灌食的人哀求:“不要再灌了,灌了也得吐,何苦折磨人。”狱警不听,而滕庆玲说:没事的,吐也得剩下,还能听你的?

这次灌食后,母亲又吐了,腹部里疼痛难忍喊了一夜没能入睡。第九天开始给她打盐水,第十天下午说长春来两名大夫,给她检查身体,这时母亲已坐不起来了。检查完了,大夫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到晚上六点钟,我二姨和姐姐他们来接母亲,是犯人把她抬出去的。我们家被勒索了3000多元。

回到家,母亲就开始呕吐,吐的都是绿水,第二天就开始打针,不见好转,还是吐。家人把母亲送进了榆树市医院,经医生检查,没有血压,摸不着脉,瞳孔放大,血也抽不出来,针也扎不进去,肚子胀得很大,确诊为肠梗阻,非常严重,又做不了手术,大夫无能为力,告诉家人准备后事,连装老衣服都准备了。可没绑架前,母亲啥病都没有。

后来母亲已昏迷不醒,我们只得决定送她去长春医大二院,大夫说怕走不到长春,我们说走哪算哪。市医院120把她送到长春医大二院,院方检查无血压,经抢救14个小时母亲终于醒过来。

自10月11日到2006年的正月,母亲持续呕吐,卧床不起,每天只能靠输液、输人血白蛋白维持生命,人剩下一副骨架了,体重只有70多斤,亲人看到她这样,都十分难过,都为她的生命担忧。为母亲看病已花了七、八万元。每天回到家里看到母亲的样子,我的心里就说不出来的感觉,想哭。正月十几我已经忘记,我只记得当时我抱着母亲,喂她吃东西,她突然就没了呼吸。我当时整个人都晕了,哭的一塌糊涂。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母亲绝不会死亡。作为受害者,我起诉江泽民,追究它犯下的一切罪行!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吉林榆树市李凤芹被迫害致死-儿子控告江泽民-315074.html

2013-03-07:榆树冤狱(1)
.......
榆树市大法学员李凤芹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一日上午被国保大队伙同正阳派出恶警绑架,恶警齐力穿着皮鞋狠狠地一脚把她踢倒在地,右腿一直不能走路。当天下午二点多钟,李凤芹被恶警张德清强行塞入警车劫持到看守所,当时李凤芹感到胸腹部剧烈疼痛,不敢喘气。到看守所后,李凤芹连车都下不来了。恶警柴文革把她拽下车,和张德清一起把她拖进看守所。李凤芹瘫软在地,被犯人强架着拖进监室。

李凤芹绝食抗议迫害的第七天,看守所狱警把李凤芹拖到医务室进行灌食,把她绑在担架上,然后往鼻子里强行插管,灌了一些咸菜汤,掺玉米面的奶粉。第十天下午,李凤芹已坐不起来了。大夫检查完了,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到晚上六点钟,看守所通知家人来接人。

后来李凤芹已昏迷不醒,家人把她送进了榆树市医院,大夫无能为力,告诉家人准备后事。家人只得决定又送她去长春医大二院,院方检查无血压,经抢救十四个小时,李凤芹才醒过来。李凤芹每天只能靠输液、输人血白蛋白维持生命,家人为她看病花了七、八万元也无济于事。二零零六年一月三十日下午,李凤芹离开人世。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3/7/榆树冤狱(1)-270701.html

2006-07-03: 榆树市国保大队人长张德青:身高1.73左右,略胖,肤色黑,高鼻梁,大眼。原在榆树市正阳派出所任所长,2001年年底买到国保大队队长职务后疯狂抓捕大法弟子,经济敲诈,酷刑折磨。在他任职国保大队长期间,被非法抓捕后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有:李凤芹、李淑花、黄保臣、李继旺、郑福祥。(李凤芹、李淑花在当地被迫害致死)
鉴于,张德青几年来持续作恶,最近大法弟子发出了对其妻子的公开信后,张德青夫妇仍旧不知悔改,建议追查国际能够追查我地恶行突出的恶人恶警张德青、姜炜。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7/3/132094.html

2006-05-06: 从2005年10月11日至2006年5月1日,张德青的部份敲诈勒索罪行如下:高云兰被勒索2000元,另外请吃的饭。陈淑杰被勒索2000元、高凤莲2000元、李凤芹3000元、杨淑芹5000元、杨永臣2500元、徐林1万5000元、温凤海5000元、王汝安5000元、老徐头3000元、等等。杨秀华被勒索500元,张德青跟着家属要钱说是给领导买纪念品,杨秀华的爱人苏玉才同时被绑架的,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半,现被非法关押在吉林朝阳沟劳教所。杨春明、杨长松两人,被迫送礼12万元给张德青的上级,都是经张德青给办的,另外国保大队勒索每人5000元。范秀芳被国保勒索2000元,加上送礼共1万多元并逼写“五书”。2005年11月18日,孙连荣因发真相资料被恶警非法抓捕,被强迫写“保证书”,被非法关押18天后,勒索家属2000元钱才放人,公安局法制科给开了一张白条收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6/126994.html

2006-05-06: 李凤芹,54岁,是张德青的同学,榆树市化肥厂法轮功学员。2005年10月11日被榆树国保大队非法绑架,张德青把她单独叫到一个屋子里说:“老同学花点钱,我给你放回去”。当时被李凤芹拒绝。国保大队齐力狠踹李凤芹,致使她瘫倒在地不能行走,张德青气急败坏的背起李凤芹往警车里一蹲。李凤芹当时就胸腹剧痛,喘不上气来。李凤芹在看守所因绝食抵制迫害被李越龙、滕庆玲等野蛮灌食,灌的是浓盐水、咸菜汤子,灌食回来就口渴厉害,吐绿水,胸腹部疼痛剧烈,血压高。张德青还扬言:死了能咋的,李淑花死了(被榆树市公安局、看守所迫害致死),到哪申冤告状去,死了也白死。
直到李凤芹生命垂危时才给她家属打电话,勒索3000元钱后放回,到市医院就诊时,医生让家属准备后事,人已经不行了。家属没有放弃,去了三次长春、一次北京,共花去7、8万元钱也没能挽回她的生命,于2006年正月初二含冤去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5/6/126994.html

2006-04-29: 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被迫害致死更多信息
大法弟子李凤芹,54岁,为人善良贤达。吉林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德青等为了达到迫害好人,从中捞取私利的目的,将李凤芹迫害致死。

2005年10月11日,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伙同正阳派出所绑架了包括李凤芹在内的12名大法弟子,李凤芹也同时被绑架。它们把被绑架的大法弟子劫持到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后,国保大队恶警齐力狠狠踹了李凤芹一脚,正踹在大腿跟上,李凤芹当时就瘫在地上不能动,腿被踹得骨头和肉都脱开了,皮肤青紫,不能走路。

国保大队长张德青以“老同学”名义说跟李凤芹“唠唠 ”,意思是你花点钱,我能放你出去。李凤芹没同意,下午被送进看守所。张德青把李凤芹背起来,走到警车前,用力往上一颠,把李凤芹往警车上一墩,阴笑着看了李凤芹一眼。李凤芹顿感内脏剧烈疼痛,痛苦不堪,瘫在车上不能动。

到看守所,其他几名大法弟子都下了车,只有李凤芹不能动,恶警张德青和柴文革一个人架一只胳膊,硬把她拽出车门,硬把她拖进看守所屋内交给二个犯人,让她们把李凤芹送进牢房。其中一人要背李凤芹李凤芹吃力的说:“你别背我,再背我我就没气了。”二人硬把李凤芹拖进牢房。

在看守所李凤芹一直痛苦的呻吟,全身疼痛,睡不着觉,吃不了东西。看守所女看守滕庆玲和李大夫二次给她强行灌食,第一次李凤芹被绑着抬去灌食,李大夫强行给她下管,灌的全是咸菜汤和咸盐粒子,送回牢房时满嘴吐的都是黑绿水。第二次灌食时,滕庆玲说还得灌,李凤芹说:“你再灌我就得死了,那次灌的都吐了,都是绿水。”滕庆玲说:“那也没吐干净!”恶警看真灌不了,就又把李凤芹送回牢房。第10天,李凤芹被抬出去检查身体,晚上,张德青向李凤芹家属勒索2000元后才让家属把李凤芹抬回家。

回家后,李凤芹生命垂危,家人把她送进医院,医生说人不行了,让家人准备后事。李凤芹多次出现生命危险,家人送她去长春三次、北京一次,花去10万多元去抢救。李凤芹一直吃不进食物,吃什么吐什么,只能下胃管输液,身体被折磨得只剩下五六十斤,于2006年大年初二含冤离世。

榆树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德青等急功近利的迫害善良的好人,直接导致李凤芹死亡,给死者家人带来巨大痛苦和损失。张德德青等恶人罪责难逃,必须承担法律与道义上的惩罚。

(以上迫害事实为李凤芹生前亲自口述,内容比较翔实,原来的报导有些误差,特此更正)
http://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4/29/126429.html

2006-03-05: 暴殴、野蛮灌食 吉林李凤芹被警察活活折磨致死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女,50岁。2005年10月11日上午,李凤芹在朋友杨秀华家,被突然闯进的几个市公安局警察绑架到国保大队。恶警齐力穿着皮鞋狠毒的一脚把她踢倒在地。然后恶警张德清把李凤芹强行塞入警车劫持到看守所。当时李凤芹的胸腹部剧烈疼痛,不能喘气。到看守所后,李凤芹连车都下不来。恶警柴文革把她拽下车,和张德清一起强行把她拖进看守所。李凤芹瘫软在地,被犯人强架着拖进监室。

李凤芹绝食抗议迫害的第七天,看守所狱警强行把李凤芹拖到医务室进行野蛮灌食。给她灌食的狱医姓李,他们把她绑在担架上,然后往鼻子里强行插管,灌了一些咸菜汤,掺玉米面的奶粉。次日,李凤芹又被强行抬进医务室,这次参与灌食的有女狱警滕庆玲。李凤芹的双手被绑住,她向参与灌食的人说:“不要再灌了,灌了也得吐,何苦折磨人”。女狱警滕庆玲说:没事的,吐也得灌下,还能听你的?

到第十天下午,李凤芹已经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大夫检查完什么也没说就走了。到晚上六点钟,她的家人来接时,是由犯人把她抬出去的。

回到家,李凤芹就开始呕吐,吐的都是绿水。家人把她送进榆树市医院。经医生检查,没有血压,摸不着脉,瞳孔放大,血也抽不出来,针也扎不进去,肚子胀得很大,确诊为肠梗阻,非常严重,又做不了手术,大夫无能为力,告诉家人准备后事。

李凤芹昏迷不醒,家人决定送她去长春医大二院,大夫说怕到不了长春,家人说走哪算哪。市医院120把她送到长春医大二院,经过14个小时的抢救李凤芹才苏醒过来。李凤芹每天只能靠输液、输人血白蛋白维持生命。家人为她看病至少花了七、八万元。李凤芹于2006年1月30日下午含冤去世。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5/122116.html

2006-02-02: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被迫害致死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2005年10月11日上午被遭国保恶警绑架勒索、殴打、野蛮灌食等迫害。十多天后生命垂危,家人把她送進了榆树市医院,经检查,医生无能为力,告诉家人准备后事。李凤芹于2006年1月30日下午死亡,年仅50多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2/2/119971.html

2006-01-18:  恶警野蛮灌食 榆树市李凤芹仅剩一副骨架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三个月前遭当地警察绑架、殴打、野蛮灌食等迫害,现生命垂危,每天靠输液维持生命,人只剩下一副骨架。

2005年10月11日上午,李凤芹正在朋友杨秀华家,突然闯進几个市公安局警察,把她俩赶到沙发上坐下不许动。这时杨秀华的丈夫回来了,警察把他也看起来,接着就到处翻,后把他们连同另一功友强行拖下楼,推到警车里,警车里还有两个大法弟子。

他们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国保大队的齐力穿着皮鞋狠狠地踢了李凤芹一脚,李凤芹当时就被踢倒在地,不能站起来,功友把她扶起来,她的右腿至今不敢走路,连肿带青,疼痛难忍。

下午,警察对他们進行了非法审讯,下午2点多钟,将他们关入看守所。李凤芹因被踢得过重,不能走路,被恶警张德清强行塞入警车,当时李凤芹感到胸腹部剧烈疼痛,不敢喘气。

到看守所后,李凤芹连车都下不来。恶警柴文革把她拽下车,和张德清强行把她拖進看守所,交到犯人手里,两犯人看她瘫软在地,把她强架着拖進监室,李凤芹躺在冰凉的板床上,腿部、内脏疼痛加剧,李凤芹绝食抗议迫害。到了第七天,狱警强行把李凤芹拖到医务室進行灌食,给她灌食的狱医姓李,他们把她绑在担架上,然后往鼻子里强行插管,灌了一些盐水、奶粉,第二天又强行灌了一次,回来后她全吐了,腹部里疼痛极了。第九天开始给她打盐水,第十天下午说长春来两名大夫,给她检查身体,这时李凤芹已坐不起来了。检查完了,大夫甚么也没说就走了。到晚上六点钟,她的家人来接她,是犯人把她抬出去的。

李凤芹和一起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十几人每人分别被恶警勒索一万多元、三千元、二千元不等。

回到家,李凤芹就开始呕吐,吐的都是绿水,第二天就开始打针,不见好转,还是吐。家人把她送進了医院,经医生检查,没有血压、血也抽不出来,针也扎不進去,肚子胀得很大,确诊为肠梗阻,非常严重,又做不了手术,大夫无能为力。可没绑架前,李凤芹啥病都没有。

后来李凤芹已昏迷不醒,家人只得决定送她去长春医大二院,大夫说怕走不到长春,家人说走哪算哪。市医院120把她送到长春医大二院,经抢救14个小时李凤芹才醒过来。

自10月11日到现在,李凤芹已经三个月不能進食,持续呕吐,卧床不起,每天只能靠输液、输人血白蛋白维持生命,人剩下一副骨架了,亲人看到她这样,都十分难过,都为她的生命担忧。为她看病家人已花了十来万。

呼吁所有善良的民众都来制止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把害人致死、勒索民财、刑讯逼供的犯罪份子押上历史的审判台。不让李凤芹等善良的好人再遭非人的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18/118935.html

2005-10-30:j 吉林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2005年10月11日,大法弟子李凤芹(女,50多岁)被榆树市国保大队绑架,当场在住宅6楼被恶警柴文革、齐立用脚狠踢,当时已站不起来,恶警张德清(李凤芹的同学)强行背着她塞進警车,关進看守所继续迫害达10天。

迫害期间,李凤芹前胸、后背剧痛,在被非法提审时,必须需人搀扶,直至生命垂危时,看守所怕担责任才放她回家,现李凤芹昏迷不醒,已被转入长春市医院救治。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30/113421.html

2005-10-24: 吉林省榆树市看守所里仍非法关有大法学员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李凤芹、陈淑杰在当地同修与亲人的营救下,正念闯出榆树市看守所,现榆树市看守所里非法关有大法学员杨长松、温凤海、高凤莲、苏玉财、杨秀华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4/113071.html

2005-10-20: 吉林省榆树市国保大队和正阳派出所的恶行
正阳派出所恶警在2005年10月上旬,非法闯入大法学员家中无故骚扰,并开车暗中跟踪大法学员。

国保大队与正阳派出所互相勾结,10月上旬已绑架温凤海、高云兰、杨树芹、苏玉才、杨秀华、高凤莲、陈淑杰、李凤芹、杨勇忱、杨长松等十名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0/112831.html

2005-10-12: 2005年10月11日中午12:00左右,吉林省榆树市恶警在榆树市大法弟子苏玉财家绑架多名大法弟子,目前已知的大法弟子有苏玉财、杨显臣、陈淑杰、李凤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2/112259.html

2001-10-20: 李凤琴,99年9月26日,因给政府写上访信讲清法轮功真象,在街上被抓非法拘留50多天。2000年12月26日依法進京上访,在天安门打横幅证实法轮大法被抓,遭到毒打。从天安门派出所转到顺义县大北营派出所。期间48小时被恶警轮番审训,不允许睡觉、上手铐、罚站罚冻、打嘴巴、上下砸手铐,因不配合照像被恶警拽头发往墙上撞。后又被送往顺义看守所非法拘留,進行绝食绝水抗议,7天后被无罪释放。

长春 榆树市(榆树县,逾树市,余树市)联系资料(区号: 431)

2019-08-15: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榆树市公安局长电话:于申(音)15500095757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宁延生 83618103 15500096006 15904408839
梁占彬 83616558 15500096002 13904390156
陈 涛 83618106 15500096003 13364511066
秦力民 83618105 13364645444 15500097717
执法大队副队长徐涛:15500096169

榆树市国保大队
赵文峰 83618238 13364640184
胡铁英 15904409150

五棵树镇派出所:
电话:043183817110、043183828201
所长吴晓东 15904409343宅043183611468
指导员郭福伟 15500097110
副所长常胜利 15500097099
警长李红军 15500097092、043183818111
王迪 15500092955

正阳派出所
揣贺-15500095600

2019-08-14: 榆树市看守所:
所长王军,男,四十多岁。
副所长郭占山,男,四十五、六岁。
副所长郭占山和副所长姓孙的专管监室。
狱警李国良,男,四十多岁。好打人。
狱警王平,女,三十二、三岁。
狱警张义媛,女,二十七、八岁。
大个子李大夫,男。
护士李艳玲,女,五十多岁。

榆树市法院:
审判长孙利
审判员徐俊千
陪审员高军
书记员张笑梅

长春市中级法院:
审判长石泉
审判员万明元
陪审员何福
书记员温恒
2019-06-30:
于家派出所所长于涛电话号 15500096218
刘岩电话号 15500096390
陈思宇电话号15500096321 警号110908
2019-06-16:
当事检察官为:武洪丽,电话0431-87000953。
2019-05-30: 相关人员电话:榆树区号:(0431)
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榆树大街、邮编13040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