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5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南 >> 南阳市 >> 梁云英, 女, 70

个人情况: 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人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南南阳市
有关恶人: 管庄油田公安局政保科姓宋、张2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0-11
家庭成员: 儿女: 马志刚
夫妻/父母: 梁云英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7-04-22: 河南省南阳市法院范成然、谢文军曾迫害多人

河南省南南阳市宛城区法院法官范成然、谢文军曾经多次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岳兰香、卢洪成、梁云英、唐河县一老太太等多人。

谢文军13782131862
范成然13037613233范成然之妻15993109665
新区派出所长陈曦 13569266777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4/22/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45948.html

2017-01-15:河南南阳油田七旬梁云英被冤判五年

河南南阳油田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梁云英被南阳市宛城区法院非法庭审四个月后,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中旬被枉法冤判五年,梁云英已上诉。

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宛城区法院非法秘密庭审法轮功学员梁云英,在辩护律师和家属的强烈争取下,宛城区法院于八月二十六日第二次开庭。

法庭上郭莲辉律师和河南李律师为梁云英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郭律师从反驳证据、反驳两高司法解释,指出法轮功不是邪教,又从主观客观综合论述等方面,平和理性的但是又非常犀利、严谨的一一反驳了证据的不合法,两高司法解释的违法违宪,指出公安部多次公布的十四种邪教没有法轮功,又从主观客观效果和愿望等方面说明当事人梁云英送给别人法轮功真相资料的行为是合法的,没有对任何人造成危害,讲的有理有据。

律师并希望法官秉公执法,不要当江泽民的枪使。陪审员听得直点头,公诉人抱头不语,称对律师的辩护没有异议,还把律师提供的材料用手机拍了下来。最后律师与审判员一一握手,再三叮嘱要秉公执法,给自己留条后路,并把辩护材料给了法官,希望他们下去看看。

庭审之后,宛城区法院以证据不足把案卷退回了检察院,检察院退回到公安,本应该无条件放人。但是,南阳市610、政法委伙同南阳中院,非法干涉司法独立,凌驾宪法和法律之上,操控、施压区法院,在拖了四个月之后,强行非法枉判梁云英五年。

梁云英是南阳油田退休人员,因修炼法轮功曾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监狱迫害,遭受过酷刑折磨。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梁云英在油田文体中心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被油田公安局警察绑架。宛城区法院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在南阳市看守所秘密庭审梁云英。而在此之前,法庭既不通知当事人梁云英,也不通知她的家人,导致律师无法到庭为她辩护。

在这里,再次劝告那些还在迫害以“真、善、忍”为核心理念的法轮功学员的公检法司人员,赶快悬崖勒马,了解真相,认清形势,做明白人,不要为江泽民之流站台,不要做他们的替罪羊。要为自己的未来、为自己的生命、为自己的家人多想一想。江泽民一定会被历史审判!现在实行的责任终身制和责任倒查制,以及各种问责的法律法规,都是给参与迫害者准备的。

据明慧网报导,二零一六年多地出现无罪释放法轮功学员的现象,至少有八个城市的法院、检察院以“证据不足”为由,不配合警察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下午,重庆市巴南区法院再次对法轮功学员张君非法开庭,律师为张君作了无罪辩护。面对律师的完满辩护,公诉人承认: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法轮功是“×教”,也找不到任何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教”,就是没有任何法律法规说法轮功是“×教”。公诉人的这段话清楚记录在当天的《庭审记录》上,而且公诉人在《庭审记录》上签字予以确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5/河南南阳油田七旬梁云英被冤判五年-340886.html

2017-01-10:河南省法轮功学员梁云英冤判五年

河南南阳市宛城区法院日前对法轮功学员梁云英非法判刑判5年。法院没有通知家属,仅通知律师。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10/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40686.html

2016-08-24: 河南省南阳市法轮功学员梁云英、乔伦琴、常玉被迫害补充

本周五,8月26日,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法院预备再次非法庭审油田法轮功学员梁云英

8月9日,河南省南阳市法轮功学员乔伦琴在北京大道(北京路)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人员恶意举报,被北京路派出所绑架,在南阳市看守所被暴力殴打。乔女士,40多岁,靳庄人(北京路)。

河南省南阳市法轮功学员常玉被非法关押3个月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8/24/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33446.html

2016-06-08: 为避律师到庭辩护 河南法院偷审梁云英

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法院刑庭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一日上午九点多在南阳市看守所秘密对法轮功学员梁云英进行非法庭审。而在此之前,法庭即不通知当事人梁云英,也不通知她的家人,导致律师无法到庭为她辩护。梁云英的家人已向宛城区法院及检察院提出重新开庭的书面申诉。

梁云英,现年七十岁,是南阳油田退休人员,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梁云英多次被当局绑架到洗脑班、看守所、拘留所、劳教所、监狱迫害,遭受过酷刑折磨。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梁云英在油田文体中心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被油田公安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南阳市看守所,三十七天后被宛城区检察院批捕。

五月初,梁云英的律师向检察院询问程序情况,答复是还在公安局手里,五月十六日律师再问检察院,说卷宗已经送往法院。六月一日上午,梁云英的家人和北京律师签了委托后,律师去看守所会见梁云英,看守所说法院现在正在庭审梁云英,律师来晚了。

梁云英的家人当日下午找到宛城区法院办案法官谢文军,对秘密非法开庭提出质疑,谢文军要不闪烁其词,要不沉默不语。当问到开庭为什么不通知家人时,谢文军说自己没有义务告知。家人已经就此向宛城区法院和宛城区检察院提出了重新开庭的书面申诉。

宛城区法院:
办案法官谢文军的手机 1378213186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8/为避律师到庭辩护-河南法院偷审梁云英-329784.html

2016-03-23: 坚持信仰遭多次被迫害 南阳梁云英控告江泽民

今年六十六岁的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退休职工梁云英女士,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原来她一身疾病,通过学大法后,身心健康,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自从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梁女士的生活就不再安宁,十六年中的大多时间是在被迫害中度过,这对她及家人从精神到身体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去年六月,梁云英女士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被迫害情况。

一、被骗到南阳市唐河县非法关押一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开始镇压法轮功,我儿子因上访被非法拘留,我每天被三次叫到小区治安室签到,就象犯人一样被看管。到二零零零年底的时候,我和同修认为做好人没有错,我们不应该是被管制的对象,不应该天天去签到。于是我们向单位反映。他们不但不听,保卫科长还到我家大吵大闹,并从此变本加厉地派人到我家骚扰、监视,经常是到晚上十二点了还要来人把我叫起来,看到我在家了才罢休。二零零一年四月,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田某和精蜡厂副科长吕某把我骗到公安局,然后把我送到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的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我回来后老伴告诉我是交了三千元钱才放我回来的。只是因为我申诉不签到就被非法拘留。

二、被劫持到南阳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南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了对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转化班”,把南阳市各县、市、企业炼法轮功的“重点人物”集中到南阳市洗脑,强制人从精神上、思想上接受他们对法轮功的歪曲宣传,妄图使修炼人放弃信仰。就为这,河南石油勘探局、“六一零”二十多人当着小区居民的面,在光天化日之下强行把我劫持到南阳非法关押。

三、因讲明真相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受到这一系列的迫害后我在思考: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反而受到疯狂的镇压,我一个近六十岁的人,只为炼功做好人竟无端的一次次的被非法拘禁迫害,在中国大陆难道这是我一个人、一个单位、一个地区的问题吗?不是!在有冤无处申诉,同时也希望人们能不受谎言迷惑,能了解真相,明辨是非,也是依宪法行使公民的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我就开始走出去讲真相,张贴真相资料,后被发现。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警察到我家抄家,并把我送到唐河县拘留所又非法拘留了一个月。一个月后,油田公安局带回油田又非法关押十七天,送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因不收才回家。

四、我被非法劫持到南阳政法干校迫害

二零零二年八月份的一天,我在去买菜的路上,被有关人员劫持到南阳政法干校迫害,逼迫我放弃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他们为了转化我,用尽各种卑鄙手法:

1、用手铐铐我,用装衣服包的带子勒我的脖子,并在地上划两个脚印让我站在那里不动,稍微移动就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打死你就送火葬场”。

2、用污秽的语言辱骂,等等。

期间单位派去做所谓“转化”我的人都得了重感冒,我们天天在一块而我却没有得。看管我的孙某某就奇怪的问我为什么没感冒,我就给她讲大法的美好,修大法身体健康没有病,孙某某马上变脸又叫又骂:“我代表共产党整你,看是共产党厉害,还是法轮功厉害!”宣传科长孙某某说:“我们就是要利用这形势,看是共产党能救你,还是法轮功能救你。”还有一个年轻人也边打边说:“看你年纪大,打你是轻的,回家问问你儿子,我们是咋整他的。”(我儿子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

五、被非法劫持到南阳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我和另一同修一起去买菜,走在街上听到一个卖菜的人说法轮功的坏话,我就上去好言劝阻,并讲法轮功的真相,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派出所把我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尚庄)非法关押十个月,并勒索我家五千元钱,于二零零四年五月才放我回家。

有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南阳市第一看守所迫害,在里面我们经常被辱骂、被毒打,由于我不配合他们,他们就给我戴死刑犯才戴的镣铐三次,第一次十五天,第二次十二天,第三次十天。

六、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在河南石油勘探局文体中心附近讲真相,被公安局非法抄家,并又把我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后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八月至二零零七年二月我被关在南阳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我被送到新乡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家人把我接回。

我被关押在新乡女子监狱第十一分监区时,里面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有一百多名。监狱里的警察和其他在押犯人用各种卑鄙无耻的手段对我们进行迫害:

1、疲劳战术。他们把我放到一个极其邪恶的排房,一天到晚由几个人轮流给我念所谓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和材料,诬蔑师父和大法,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解手。

2、关小号。小号是一个两平方米的黑屋子,一般刑事犯不服狱警才关小号七天或十五天,而我因不放弃信仰被关长达三个月。小号内每天早上从五点到晚上十点用小喇叭播放诬蔑大法的邪恶言论,晚上还把我的一只手锁在床头上。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酷刑示意图:老虎凳

3、坐老虎凳。在小号里,因我背法、炼功,讲真、善、忍好,他们就找刑事犯来打我,先后叫我坐老虎凳三十八次。在新乡监狱期间我身上被打的伤没有间断过。

4、威逼利诱。他们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轮番找人与我谈话,要我在“保证书”上签字,说他们有“转化”指标,不然他们没法给上边交差等等。最后他们感到实在没有办法了,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才让家人将我接回。

七、被送到南阳市唐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我从监狱回到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每天我上街买菜都是被本单位安排女工挽着我的胳膊走(以便监视)。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我去街上买菜,公安局六一零头目张某某带着四个人把我抓上警车,到了公安局,踩住我的脚,把我的手铐在沙发上,铐得我的手往出淌血。到晚上七点多被送往南阳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晚上十点钟才把我送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的一天我去街上买菜,顺路捡到一本真相小册子,就顺手给了一个人,那人随后举报了我,我又被公安局抓到了唐河县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并被勒索了五千元后取保候审。

八、被非法关押在新野县看守所并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我到离家几里地的农村(属新野县)告诉乡亲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有两个年轻人不明真相举报了我,新野县当地派出所将我抓进公安局,关进新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九天,我说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要求无条件释放我。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公安局刘副局长带了六个人来查监房,恶声恶气地说,都把脸面向墙站着。有人拉我,我不配合,没有动。我说我没有罪。刘局长上来就给我两个耳光。并指着我对看守所的警察说,整死她,整死了他负责。随后看守所范姓所长又打了我四个耳光。我的嘴往出淌血,脸肿胀的很大。我对他们说:你们评评这个理,到底是谁邪?后来检察院来了一男一女两个人,提出很多无理要求,对我说只要放弃修炼法轮功,你的工资给你恢复,马上放你回家。我说法轮功让人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谁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随后我在他们给的纸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就为这个他们给我非法判了三年半刑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又被送到新乡女子监狱。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进去当天,就把我直接关进小号,这是监狱里特别整人的地方。十二日,我就开始绝食十天。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又将我转入九监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在九监区住了两夜,又给我送小号。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到十九日,恶警连续三天给我用大皮带捆住腰,两只手也捆住,腿用皮带捆住,再用二寸宽三米长的布带子把腿再捆一遍,给我放在老虎凳子上折磨,他们警察说这叫“舒服椅”,房子门口写的几个字叫“谈话室”。警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电视里放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叫你看。我的两只手被他们打成黑色的。

九、我应享受的退休工资一直受到不公正对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3/23/坚持信仰遭多次被迫害-南阳梁云英控告江泽民-325710.html

2016-02-27: 河南省南阳市官庄油田梁云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河南省南阳市官庄油田梁云英讲真相,被油田公安国保大队长张阵义(音)、国保警察宋中良绑架。张阵义要5000元钱,梁云英才能回家。梁云英不同意,现在南阳市看守所关押迫害。

南阳市看守所关押的大法弟子还有梁欣夫妇二人、陈欲静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6/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24633.html

2016-02-23: 两遭冤狱共六年 河南七旬梁云英再被绑架

二零一六年二月十八日上午,河南省南阳市七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梁云英老人,在南阳油田人工湖附近向人们发放并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恶告,而被油田五一村魏岗派出所警察绑架。油田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振义得知后带人到梁云英家非法抄家。梁云英现已被劫持到南阳看守所非法关押。

梁云英老人曾多次遭绑架,被关看守所、洗脑班,她两次被非法判刑,陷冤狱达六年之久,关押期间遭受非人折磨。下面是梁云英被中共迫害的主要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梁云英老人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家后被公安局和单位先后关了三次洗脑班。

二零零一年四月,梁云英老人被公安局和单位人员骗去,非法关押在唐河县看守所,一个月后取保候审。

二零零一年八月,梁云英老人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到南阳市政法干校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一年十月,梁云英老人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到唐河县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到期后又被单位保卫科人员劫持到油田拘留所关十七天。接着在十一月十七日,老人被劫持到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因体检不合格才得以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九月份的一天,梁云英老人在街上买菜时,被单位保卫科人员绑架到南阳市政法干校洗脑班。强迫“转化”期间,不法人员四天三夜不让她合眼,每顿饭只给半个馍,不让喝水。二十天后,看她不“转化”,就将她的两只手分别铐在两个大方木凳子上,脖子上挂一个布包。几个男人轮流打她的耳光。夜里,她的手被铐在上下床的高处,脚跟不着地。因不给水喝,她的嘴上裂着大口子往下流血。

二零零三年,梁云英老人被公安局警察抓到南阳市尚庄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个月。

二零零五年,梁云英老人又被抓进南阳市尚庄看守所,关押一年零五个多月后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被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老人在监狱被关押了一年零六个月,期间遭到殴打、饿饭、关小号、坐老虎凳等折磨,直到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出狱回家。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梁云英老人上街买菜,被公安局的“六一零”警察绑架,在公安局被铐在沙发上,铐得她手往出淌血。几天后,警察将她拉到南阳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只好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九月一天,梁云英老人上街买菜,捡到一本真相小册子,给了一个人,被那人恶告,老人又被关进唐河县看守所。一个月后取保候审。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梁云英老人去新野县农村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遭人恶意举报后,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关进新野县看守所。一年后她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再次被劫持到新乡女子监狱。在狱中,她经历了关小号、绑老虎凳、长时间全身捆绑等折磨。

如今七十岁的梁云英老人再次遭绑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3/两遭冤狱共六年-河南七旬梁云英再被绑架-324499.html

2016-02-21: 河南省南阳官庄油田大法弟子梁云英被迫害补充
2016年2月18日,河南省南阳官庄油田大法弟子梁云英被管庄油田公安局政保科姓宋、张2人绑架,现在关押在南阳市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21/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一日大陆综合消息-324433.html

2016-02-20: 河南省南阳官庄油田大法弟子梁云英被绑架和非法抄家

河南省南阳官庄油田大法弟子梁云英,今天上午九点多钟,在油田文体中心讲真相,被油田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十点多钟,恶警又闯入家中,把大法师父法像和大法书籍等个人物品抢劫一空。详情待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2/19/二零一六年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24300.html

2013-10-05: 河南南阳油田梁云英被“老虎凳”折磨三十八次

“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到十九日,警察连续三天用大皮带捆住我的腰,两只手也捆住,腿用皮带捆住,再用二寸宽三米长的布带子把腿再捆一遍,给我放在老虎凳子上折磨,他们警察说这叫‘舒服椅’。房子门口写的几个字叫‘谈话室’,警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电视里放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叫我看。我的两只手被他们打成黑色。”

以上是河南省南阳油田梁云英自述遭中共酷刑——坐“老虎凳子”的一个片断。

梁云英,河南省南阳油田人,今年六十八岁,原来在农场当班长,连续多年被评为“先进生产者”。修炼法轮功后,努力按照大法师父说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处处为他人着想,修炼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在短时间内,梁云英以往满身的多种疾病,全消失了。

为了给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过去十四年里,梁云英老人九次被公安非法抓进看守所、监狱,九次被非法抄家。在监狱里,梁云英被强迫坐老虎凳子三十八次,给死刑犯带的脚镣手铐带了三次,第一次十天,第二次十二天,第三次十五天,共三十七天,被警察和犯人毒打就象家常便饭。

在这十四年中,梁云英受尽了羞辱、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但是,梁云英仍然无怨无恨,慈悲为怀,因为她知道这些参与迫害她的人只是被邪党蒙骗后的被利用者,也是受害者。梁云英依然坚定的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迫害大法、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危险至极呀!

下面是梁云英自述这些年的被中共迫害的经历: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轮功被邪党迫害时,我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回家后被公安局和单位领导先后办了三次洗脑班,每位炼功人扣押五千元钱。在家期间,还要我们每天上午、下午、晚上三次到单位保卫科报到。二零零一年四月的一天,单位保卫科吕超和公安局六一零的两人到我家说到公安局问个事,我去后,就给我送到唐河县看守所刑拘一个月,回家后被扣三千元钱,说是取保候审。

二零零一年八月,单位开了几辆车到我家门口,下来二十多个男女青年,强行把我抬到车上,直接拉到南阳市政法干校洗脑班,强行洗脑。当时左邻右舍围观的群众很多。人们说这些人和土匪没有什么两样,对一个老太太怎么会这样残忍?

二零零一年十月,公安局来了几个人到我家抄家,说听人说我散传单,把我抓到唐河县看守所非法关了一个月。到期后单位保卫科李勇用车把我接回来,又送往油田拘留所关了十七天。十一月十七日将我送往郑州十八里河女子劳教所,到了劳教所后,检查身体时,医生说我身体有病,不肯收我。他们没办法就将我拉回家。

二零零二年八、九月份的一天,我去街上买菜,单位保卫科来的几个人把我推拉拽到车上,拉到南阳市政法干校办的洗脑班,强迫“转化”。四天三夜不让合眼,每顿饭只给半个馍,不让喝水。二十天后,看我不“转化”,就给我戴两副手铐,两只手分别铐在两个大方木凳子上,脖子上挂一个布包。几个年轻小伙子轮流打我耳光。每一次说一个厂领导的名字,说谁谁谁说给你打死送火葬场,并说,老太太,整你这还算是轻的,整那些年轻人才是狠的。夜里他们睡觉时,把我的手铐在上下床的高处,脚后跟不着地。因不给我水喝,我的嘴上裂着大口子,往下流血,他们说,老太太,气死你就是不给你水喝,谁让你不“转化”。这期间手铐神奇自动的打开了几次。他们看到后说,这手铐咋开了,是不是坏了,回单位再拿一个来。

二零零三年,我被公安局警察抓到南阳市尚庄看守所关了十个月。因为我说我就是按真、善、忍做个好人,没犯法,狱警袁艳平就给我两个耳光。手铐脚镣给我戴了三次,共计三十七天。

二零零五年,我又被抓进南阳市尚庄看守所,关了一年零五个多月。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直接送往新乡女子监狱,在那里被关押了一年零六个月。就因为我不“转化”,不让上厕所。十月十三日,把我关进小号里,一顿饭只给一小块馍,有时不给饭吃。十二月底,看我还不“转化”就给我坐老虎凳子。只要看到我散盘着腿坐在地上,就说我在炼功,我被连拉带扯的带到远处,衣服都给扯烂了几身。

二零零八年汶川地震后的十三日到三十日,他们又加大了迫害的力度,每天让我站站走走,不让座下,夜里十二点、一点,有时二点多钟才让睡觉。

看管我的人换了一批又一批,她们用手打我的脸,我跟看管我的吴玉婷说,跟着我最大的四十九岁,你是最小的三十二岁,不管谁打我,我还是说“法轮大法好”。杨队长听到后,把我的手铐在上下床上,让郑州来的一个犯人用洗脸毛巾勒着我的嘴往后边使劲拉着。

家人每次来看我时,见到我身上青紫一片,他们哪里知道这些都是网球鞋、凉鞋、拖鞋等打的,有时恶人会把自己脚上的鞋脱下来,捂在我的嘴上,把我使劲推到墙上使劲拧,我的嘴脸被拧得跟黑猪肝似的。一个姓王的说:老太婆我是打你啦,因为我为了减刑,我家上有老、下有小,我不这样做不行。我对她说,无论谁对我再不好,我从来都没想着恨她们。我都是双手合十笑着对他们说:法轮大法这么好,你们就为什么不相信呢?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我从监狱回到家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每天上街买菜都是本单位安排女工挽着我的胳膊走(以便监视)。

二零零九年二月三日,我去街上买菜,公安局六一零头目张振义带着四个人把我抓上警车,到了公安局,把我的脚踩住,把我的手铐在沙发上,铐得我的手往出淌血,疼得我几天走路都要由老伴牵着走。几天后,送往南阳看守所,因身体检查不合格,又给我送回家。当时围观的人群很多,我大声说大家都看见了吧,公安局不讲理,大白天无故抓人。

二零零九年九月的一天我去街上买菜,顺路捡到一本真相小册子,就顺手给了一个人,那人随后举报我,我又被公安局抓到了唐河县看守所。一个月后,勒索五千元说是取保候审。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我去当地农村告诉人们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有两个年轻人恶意举报后,新野县当地派出所将我抓进公安局,关进新野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我绝食九天,我说法轮功被迫害是千古奇冤,要求无条件释放我们。

九月八日,公安局刘副局长带了六个人来查监房,恶声恶气地说,都脸靠着墙站着,有人拉我,我不配合、没有动,我说我没有罪。刘局长上前给我两个耳光,并指着看守所的警察说,整死她,整死了他负责。随后看守所范姓所长又打了我四个耳光,我的嘴往出淌血,脸肿胀得很大,我对他们说:你们评评这个理,到底是谁邪?检察院来了一男一女,提出很多无理要求,说你只要放弃修炼法轮功,你的工资给你恢复,马上放你回家。我说法轮功让人按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对谁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随后我在他们给的纸上写下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就为这个他们给我非法判了三年半刑期。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我被他们送往新乡女子监狱。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进去当天,就给我直接送小号,监狱特别整人的地方。十二日,我就开始绝食十天。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六日,又将我转入九监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地方。在九监区住了两夜,又给我送小号。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到十九日,恶警连续三天给我用大皮带捆住腰,两只手也捆住,腿用皮带捆住,再用二寸宽三米长的布带子把腿再捆一遍,给我放在老虎凳子上折磨,他们警察说这叫“舒服椅”,房子门口写的几个字叫“谈话室”。警察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电视里放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叫你看。我的两只手被他们打成黑色的。几天后,孩子们来看我,问:妈,你的手怎么呈黑色的,我没有回答他们。

这些年来这些人无论对我怎样,我都无怨无恨,我就是要完成自己的神圣使命,讲清法轮功真相,揭露邪恶谎言,救度众生。请你们停止迫害法轮功,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善待大法,善待大法弟子,明白真相,才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5/河南南阳油田梁云英被“老虎凳”折磨三十八次-280778.html

2009-11-30: 河南大法弟子梁云英、雷贞英又被邪党公安绑架
2009年11月26日,南阳油田大法弟子梁云英,雷贞英在南阳市新野县施俺乡向民众讲中共迫害法轮大法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坏人举报,施俺乡派出所随后将二人绑架,当晚送往新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梁云英累计被邪党公安绑架11次,本次绑架前每天都有三、四个邪党人员跟踪监控,所以本次绑架很有可能是邪党的便衣举报。两位老人都是60多岁的妇女,据家人说绑架她们的理由是发现她们身上有一张法轮大法真相传单。目前,情况还在进一步调查,希望有条件知道更多情况的同修多出些力,给予补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11/30/213560.html

2009-09-07: 南阳大法弟子梁云英再被绑架

河南南阳油田炼油厂大法弟子梁云英,女,63岁,退休职工,2009年9月4日下午在油区内讲真相时,再次被南阳油田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9月5日被送往唐河县看守所。其家人多次向油田公安局要人,但总被邪党公安推脱,其余详情正在调查之中。

据悉,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梁云英被中共邪党绑架,劳教,判刑近十次,希望知情人士协助调查迫害大法弟子梁运英的详细情况。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9/9/7/207903.html

2008-12-18: 邪党九年来对梁云英老人的迫害

梁云英,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人,九六年喜得法轮大法,原来一身疾病,通过学法炼功之后身心健康,更重要的是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就努力的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黑云翻滚,共产邪党江泽民集团控制媒体造谣、诬蔑、诬陷师父和大法,动用国家机器对一群善良无辜的修炼人进行了残酷血腥的镇压。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八年这九年来,为讲明真相,揭露邪党的恶行,梁云英老人被邪党非法迫害、监视、关押、拘留、判刑达七次之多,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才由家人从监狱接回。

下面是梁云英老人诉述她亲身遭受的迫害。老人表示,将邪党对的迫害经历公布于众,是为了让人明辨是非,透过对她一个年老妇女的迫害经历看清共产邪党的罪行,认清恶党,抛弃邪党,正确对待法轮功,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一、被骗到南阳市唐河县非法拘留一个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和共产邪党开始镇压法轮功,当时我就明白法轮功教人做好人,对社会、对国家、对人民百利而无一害,师父是清白的,我信师信法。电视上说的全是诬蔑,当时我天真的认为是政府听信了下面的别有用心的人的蒙骗才作出的镇压决定,于是我就和同修们一起去北京反映情况,以盼政府人员明白真相,不要铸成大错,及时纠正这一错误决定;可却遭到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单位邪党领导的训斥恐吓。儿子被非法拘留,我一天三遍被叫到小区治安室签到,象对待犯人一样的被看管。

只因为我知道法轮功不是电视上说的那样,想让政府实事求是的对待大法,对待这一群善良的修炼人,难道错了吗?迫害我的单位责任人是:河南石油勘探局精蜡厂党委书记柳景清,保卫科长马成福。

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只因以一个公民的责任去向自己国家的政府反映实际情况,怎么就象被对待犯人一样的没有自由了呢?所以到二零零零年底的时候,我和同修认为做好人没有错,我们不应该是被管制的对象,不应该天天去签到。对此我们向单位反映后他们不但不听,保卫科长还到我家大吵大闹,并从此变本加厉派人到我家骚扰、监视,经常晚上12点还要来人把我叫起来,看到我在家了才罢休。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被他们这么折腾还不算,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田某和精蜡厂副科长吕超把我骗到公安局,然后把我送到河南省南阳市唐河县的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我回来后老伴告诉我是交了钱才放我回来的,这一次是因为申诉不签到被非法拘留的。

这一次迫害我的单位是: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六一零”,精蜡厂,精蜡厂保卫科和唐河县拘留所。

二、被劫持到南阳市“洗脑班”非法关押二十多天

二零零一年八月,南阳市公安局、“六一零”办的所谓“转化班”,把南阳市各县、市、企业炼法轮功的“重点人物”集中到南阳市办班,强制人从精神上、思想上接受邪党宣传,妄图使修炼人放弃信仰。就为这,河南石油勘探局、“六一零”二十多人当着小区居民的面,在光天化日之下没有任何缘由强行把我劫持到南阳非法关押。

这一次的迫害单位是:南阳市公安局,南阳市“六一零”,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六一零”,国保大队,精蜡厂及精蜡厂保卫科。

三、讲明真相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受到这一系列的迫害后我在思考: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反而受到疯狂的镇压,我一个六十多岁的人,只为炼功做好人竟无端的一次次的被非法拘禁迫害,在中国大陆难道这是我一个人、一个单位、一个地区的问题吗?不是!这是这个邪党历次整人的一贯做法,是历史上为维护邪党统治,不惜采用所有卑鄙手段制造人间悲剧的又一次重演;而这次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镇压最荒谬、最残酷、最血腥、也最有欺骗性、迷惑性、煽动性和仇恨性。我为了让人们明白是非,救度世人,我就走出去讲真相,张贴真相资料,被发现后,恶警们二零零一年十月三十日来我家抄家,并把我送到唐河县拘留所非法拘留一个月。

这次迫害我的单位是: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唐河县拘留所。

四、我被邪党非法劫持到南阳政法干校迫害

上次他们是当着小区居民的面迫害我,二零零二年八月份这一次他们改变手法趁我去买菜的路上将我劫持到南阳政法干校迫害,逼迫我放弃信仰。他们为了转化我,用尽各种卑鄙手法:1、用手铐铐我,用装衣服的包带勒我的脖子,并在地上划两个脚印让我站在那里不动,稍微移动就拳打脚踢,嘴里还骂着:“打死你就送火葬场”。2、用污秽的语言辱骂,等等。

这一次单位派去做所谓“转化”我们的人都得了重感冒,只有我没有得,一起去看管我的干部孙冬梅就奇怪的问我为什么没感冒,我就给她讲大法的美好,修大法身体健康没有病,孙冬梅马上变脸又叫又骂:“我代表共产党整你,看是共产党厉害、还是法轮功厉害!”宣传科长孙同才说:“我们就是要利用这形势,看是共产党能救你、还是法轮功能救你。”还有一个年轻人也边打边说:“看你年纪大,打你是轻的,回家问问你儿子,我们是咋整他的。”(我儿子因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

我只为做好人,只为讲真相,只为说实话,并且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却要受到如此迫害,他们还标榜是转化我,他们想把我转化到哪里呢?这次迫害我的单位是:南阳市公安局,“六一零”,河南石油勘探局公安局,精蜡厂。

五、被非法劫持到南阳第一看守所迫害

二零零三年我和另一同修一起去买菜,走在街上听到一个卖菜的人说法轮功的坏话,我就上去好言劝阻,并讲明真相,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举报,派出所把我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尚庄)非法拘留十个月,并勒索我家五千元钱,于二零零四年五月才放我回家。

南阳市第一看守所是邪党在南阳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这里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被辱骂、被毒打,由于我不配合邪恶,他们就给我戴死刑犯才戴的镣铐三次,第一次15天,第二次十二天,第三次十天。还有的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三十六岁的樊艳丽就是一例。

七、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五年八月,我在河南石油勘探局文体中心附近讲真相,被公安局非法抄家,并又把我送到南阳市第一看守所,被邪党非法判刑三年。二零零五年八月至二零零七年二月我被关在南阳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我被送到新乡女子监狱迫害,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家人把我接回。

新乡女子监狱11区非法关押大法弟子一百多名,邪党监狱的人员用尽卑鄙无耻的手段对其进行迫害:

1、疲劳战术。他们把我放到一个极其邪恶的排房,一天到晚由几个人轮流给我念所谓批判法轮功的文章和学习材料,诬蔑师父和大法,不让我出门也不让我解手。

2、关小号。小号是一个两平方米的黑屋子,一般刑事犯不服管教才关小号七天或十五天,而我因不放弃信仰被关长达三个月。小号内每天早上从五点到晚上十点用小喇叭播放诬蔑大法的邪恶言论,晚上还把我的一只手锁在床头上。

3、坐老虎凳。在小号我背法、炼功,说真善忍好,他们就找刑事犯来打我,先后叫我坐老虎凳三十次,恶警还说监狱不叫说真善忍,我们吃共产党的饭,就有权整你。在新乡监狱期间我身上被打的伤没有断过。

4、威逼利诱。他们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轮番找人给我谈话,要我在“保证书”上签字,说他们有“转化”指标,不然他们没法给上边交代等等。最后他们感到实在没有办法了,于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五日才让家人将我接回。

在监狱迫害我的人有:监区长李霞,监狱长姓侯,队长一个姓黄,一个姓董,恶警童国荣,干事一个姓王,一个姓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2/18/191789.html

2005-10-11: 河南南阳市公安非法抓捕多名大法弟子
八月份油田公安分局非法私闯大法弟子梁云英和马志刚的民宅,将这母子二人绑架,非法抄家,把马家中一电脑抢走,后在电脑中也搜索不出什么证据,但也不退还,纯属土匪行径!又阴险的将母子二人提供给南阳610,通过南阳610向其家属勒索一万元,最终敲榨八千元才把关了一个多月的马志刚放出,但梁云英还被关在南阳市第一看守所(尚庄看守所)继续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11/112153.html

南阳市联系资料(区号: 377)

2019-02-24:
审判长孟蕴电话:18898156336
2018-10-24:参与绑架法轮功学员周红雨的邪恶人员电话:
都司镇周“指导员”:13938973959
国保大队:张磊 13507634118、18336693726
前进派出所所长:陆辉 13938950956
前进派出所办案中心:13721801768其他人员电话邓州市检察院长: 王红宾 13838768238
原局长程建功13903776736、18336693736
原副局长任金瑞13837761612、18336693612
原局长丁建民13703777777
原副局长13737707770
车站派出所: 0377-62968110

2018-08-11: 官庄工区公安局:
监督电话 0377-63311110转20626和20197
侦办大队负责人刘大勇 18336697667
警务大队负责人梁晓瑞 13525112988
各分区片警:
赵付元 18336690831(办此案)
陈正言 13613996508(办此案)
杨浩13782121318
吴芳13525182611
李锋13203770255
2018-06-18: 官庄工区公安局国保队长袁某18336697700
南阳政法委610主任高选敏 13838967993

2018-06-11: 官庄工区公安分局国保队长袁某18336697700

2018-02-01: 河南南阳市桐柏县法院法官手机号码:段奇 18898155179


2017-12-24:
南召县政法委书记:吴庭凯,15188226836
南召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长:刘国松,18623901909



2017-02-04:办案法官李晓伟0377-63079908(负责姚国付、梁欣、陈欲静的)  

2016-06-15:参与2015年12月5日非法抄家、绑架的主要是河南省南阳市梅溪派出所的警察:
所长朱朝华,电话:13903775366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77)

南阳油田公安局:
政保科 张振义 13837759705、0377-63835930
南阳油田五一村魏岗派出所(具体参与绑架人员待查)
所长 范某
所长 廉某 13849798026
警察 胡某 13849787102

本案件有关文件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