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10-2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北京 >> 房山 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 >> 苏凤霞, 女, 52

个人情况: 洪寺村金属制品厂上班,负责主管会计工作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房山区城关镇洪寺村四公司一村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10-11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0-01-28: 给北京市政协九届三次全会的公开信
附件三: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被关押52名学员的联名信

关押我们的有关单位,都对外封锁消息,家属们心急火燎的到处寻找失踪的亲人,有去黄山店戒毒所的,有去周各庄精神病医院的,尤为凄惨的是何桂珍那受重伤住医院的丈夫没亲人护理,苏凤霞那90高龄的婆母没人侍奉,丈夫腿残,女儿年幼正上学,一个重要的家庭主妇被骗到精神病院关起来,整个家庭面临着破落的威胁。徐淑芬那大脑萎缩的老伴去大街上哭着喊着找老伴,其情其景惨不忍睹。当有的家属听警察透露了亲人的下落,也就在同时就受到了恫吓威胁,于是家属们气急败坏地找我们施加压力,杨淑芳的丈夫来闹离婚,杨学华的妻子来大骂,母亲拉着儿子哭着说:“你再炼法轮功我就绝食!”我们在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种种摧残,功友刘树新的家属不知是费了多少周折开通了路子,来到这里谎称探视,当刘树新刚一走出门口,几个家人就把她架上汽车,到家后就是一顿毒打,鼻青脸肿,眼都封上不能看了。苏秀荣、刘胜智夫妻都被关押在精神病医院里,大女儿只好辞去了工作,回家照看两个上学的弟弟妹妹。其家里被停电一个多月了,她们只能点油灯学习功课。苏凤霞担任小队一个企业的会计,由于突然不能上班,影响了年终结账,使全队企业都受到了影响。生产队还趁此机会登门索要一仟元的伙食费,说是交给精神病院,警察们说去一趟北京罚款两仟元,村里说要一仟元的风险金。

52名学员签名(略)
2000.1.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8/1807.html

2000-01-21: 6份来自仍被关押在周口店精神病院的法轮功学员的申诉
四、学员被骗入病房,家中老少皆遭殃
我叫苏凤侠,女,52岁。是房山区城关镇洪寺村四公司一村民。在洪寺村金属制品厂上班,负责主管会计工作。
1、他们骗我进了精神病医院,囚禁至今已有40天有余,仍无消息如何处理。
事情经过是这样:在1999年12月6日上午,我到厂上班后,我准备要去税务所和邮局(因有邮寄申报)交纳“税务申报”,先去了洪寺四公司书记办公室,找到公司会计张新颖,约她一同去报税。此时四公司书记孙福见我后说:“你来的正好,一会咱们说点事。”我和公司会计张新颖同时说:“我们准备去税务所报税呢。”书记孙福说:“下午再去。”而后,又被通知来了刘玉香和宋振兰(都是法轮功学员)。孙福双说:“都来了,咱们到大队去一趟,有点事说,一会儿就回来。”我们三人就这样被公司书记孙福带到大队,进门一看,有派出所的片警张秀林、村长孟庆森都在场,还有五、六个治安联防人员同时在场,还有叫李万风、陈书玲的两个法轮功学员在我们之前先到了。片警张秀林说:“孟村长先说说吧。”村长孟庆森教训说我们炼法轮功是非法的,如何如何。

正说话间,有人报告说:“车来了。”他们都围着我们说“走吧,上车吧!”我还问:“上哪儿呀?”片警说:“别问了,上车吧!别问了,上车吧!”当时我想:“我们只不过炼了法轮功,为了得到一个好的身体,也没干过不好的事,更没有干过违反国家法律的事,而且处处都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怕什么呢?”所以这样被他们围着轰上了车,车一直开进了房山精神病医院。我们下车后,又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病房里,一直到今天已有40多天了。他们对我们没有任何交待,没有任何手续,我们犯了什么法?犯了什么罪?纯属非法囚禁侵犯人权,我在这里饭吃不饱,菜也只给一点点,病房里没有洗澡间,我们没洗过一次澡,完全是犯人的待遇。

2、他们摧残我家年迈老人、年幼孩童身心而不顾
我们民族自古以来就有着尊老爱幼的优良传统,可是他们已经丧失了这些好的民族传统。
我的家庭情况很不好,全家共四口人,丈夫谢印德,62岁,是个残疾人,因为脊椎强直,双胯关节强直,行走不便,在村建筑队分院看大门,每月工资300元。他上班时间长,夜间长期值班,白天是上一天,休息一天,因行走不便,所以只能在白天休息时才能早八点回家,晚上天黑之前又要上班,家里的活很多他都不能干,照管老人、孩子主要靠我。我本人52岁,金属制品厂会计,月工资300元。婆母,90岁,因年迈腿脚不好,走路要拄双拐,吃、喝、洗、漱全靠儿女服侍。

我们兄弟三家分月轮班服侍老人,兄弟三家我们行大,所以老人一直在我家的两间房内住,两弟弟家离我家较远,老人夜间有事就靠我来管,而且这个99年12月就是我们的班。12月6日,我被他们骗走,老人根本不知道,当天中午就没人管她饭吃,听说,我被骗走后,她老人天天在哭泣,我们妯娌三人,就有两个(另一个宋振兰)同时被囚禁在这里,年迈体弱的婆母怎么承受?她怎能不见人就哭呢?

女儿谢红,周岁11岁,洪寺小学五年级三班学生,年幼生活不能自理,更不会照顾年迈的奶奶,幸有好心的乡亲,他们看不了这痛心的一幕幕,把孩子接到他们家里,照管她生活起居,使她还能去学校上学。孩子病了,是他们带孩子去看病,一次夜间肚子疼,也是这些好心的人,带着她去医院看病,我炼法轮功只不过为了有一个好的身体,为什么他们这样摧残我们家老小?

3、我在金属制品厂上班,负责主管会计工作,现在国家会计有会计法、税务有税务法。金属制品厂是洪寺村四公司集体企业单位,是洪寺村四公司集体的财产。12月6日,我准备去交税务申报,公司领导在知道我准备去交税务申报的情况下,还骗我说:“下午再去。”结果至今40多天还没回去,每年12月20日,会计要搞年终核算,有消息说,我们厂长要求领导把我放回去结帐,他们没有放,会计的一切手续全在我这里,做为一个领导,怎么连集体财产全不顾呢?

4、他们骗人还要骗钱
在我们被骗出来后的十几天里,村里领导到我家中要钱,说我们要被关一个月,住了医院的房,睡了医院的床,吃了医院的饭,要交食宿费1000元,老实的乡下人就无条件的交给了他们1000元,没有留下任何收据。元旦过后,听说村里领导又去家里要,说:还要交纳1000元保证金。听说家里没有钱,还没交。

苏凤侠 2000年1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1/973.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