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6-17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山东 >> 德州 武城县 >> 周海涛, 女, 45

个人情况: 武城县银河公司棉纺厂职工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山东武城县
个人近况: 未关押
立案日期: 2005-10-04
家庭成员: 儿女: 陈桂彬
儿媳: 周海涛
夫妻/父母: 朱桂香 陈景华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18: 儿遭迫害致死、媳精神失常 山东老夫妇控告江泽民

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武城镇七十四岁的退休教师陈景华,和老伴朱桂香、大儿子陈桂彬与大儿媳周海涛,坚持修炼法轮功,多年来遭到中共江泽民集团的迫害,陈景华曾五次被非法拘禁,大儿子陈桂彬被迫害致死,大儿媳周海涛被迫害致患精神不正常。

二零一五年七月,陈景华、朱桂香夫妇向最高检察院递交刑事控告书,起诉首恶江泽民。陈景华、朱桂香夫妇申请最高检察院对江泽民提起公诉,依据《宪法》、《刑法》的规定追究江泽民的绑架罪、非法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罪、非法拘禁罪、诽谤罪、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搜查罪、侮辱诽谤罪、诬告陷害罪、故意伤害罪等刑事责任和经济赔偿责任;同时彻底清除江泽民以国家、政府的名义对法轮功所作出的一切不公正定论、规定、禁令、限制和影响;立即全部释放所有非法被关、被拘、被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以下是陈景华、朱桂香夫妇陈述的控告事实与理由:

一.大儿子陈桂彬被迫害致死

陈桂彬在世时,是山东省武城县棉纺厂机修车间的一名工人。由于小时候吃错了药,落下了气管炎。一九九五年三月喜得法轮大法,炼功后,身上的病彻底好了,身体健壮。陈桂彬是全厂职工、领导公认的好职工。学大法后,从不占厂里的便宜,就是给自己或亲属干的活也是秉公办事,该拿多少钱就拿多少钱。

然而,法轮功这样一个健康人民身体、提升人民道德的好功法却遭到江泽民集团的疯狂迫害打压,陈桂彬为了向国家领导人说明真相、讨回公道、还师父与大法清白,他毅然与功友们进京上访,被不明真相的便衣、武警绑架,后经山东省驻京办遣回武城,被非法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回家后,让每天定时到武城县公安局签到。之后,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以前或者七月二十日以前或重要节假日,陈桂彬与妻子周海涛二人都会被拘禁关押十多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武城县公安分局突然闯入陈桂彬棉纺厂的家属院,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搜查、抄家。抢走录像机、录音机等许多私人物品,总共折合人民币三千多元,勒索敲诈现金二千五百多元。陈桂彬、周海涛夫妇和十岁的孩子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恐惧中。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在武城县公安分局的指示下,武城县棉纺厂再次把陈桂彬与周海涛绑架到棉纺厂拘留室关押迫害。元旦过后,棉纺厂去北京上访的五个法轮功学员被武城县公安局从北京接回,每人罚款一万元,于是怀疑是陈桂彬让去的。保卫科长侯金才将陈桂彬绑架到保卫科,还没审问,直接给陈桂彬戴上手铐准备拷打。在保卫科,侯金才早已安排好四个人,一个墙角一个人,准备“推筛子”(就是你推给我,我推给你)。当第一个人在陈桂彬背后,突然猛力往前推陈桂彬,陈桂彬立即倒下去,在陈桂彬前面放着一个保险柜,因陈桂彬戴着手铐,不能用手着地,一头正好撞在前面的保险柜上,陈桂彬立即全身瘫痪,不能动了。后来经医生检查才知道,陈桂彬颈椎骨三节骨折,骨髓已经出来了。

侯金才还不罢休,又把陈桂彬暴打一顿,几个人打陈桂彬时,陈桂彬已经失去知觉了,一动不动。恶人侯金才想置陈桂彬于死地,又将陈桂彬的鞋袜脱光,将上衣解开扣,四个人把陈桂彬抬到室外的雪地上冻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把陈桂彬抬到拘留室(拘留室和保卫科紧挨着)。

他们把拘留室的窗户打开,被褥扔了一地,把拘留室的火炉用水浇灭,把陈桂彬扔到没有被褥的光板床上,目的很明显,想把陈桂彬冻死。

到了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朱桂香前去探望儿子陈桂彬时,才知道儿子被打瘫了,后来朱桂香找来人,并带来医生,经医生检查,确认颈椎骨被打坏了,经和厂方多次交涉,厂方才同意放人到县医院治疗,但是因为陈桂彬是从头一天下午四点被绑架到保卫科迫害,直到第二天晚上八点,才被允许去医院治疗,经历了二十八个小时的残酷迫害,骨髓冻了这么长时间,能治好吗?因为抢救不及时,最终,陈桂彬被恶徒迫害致死。

直接责任人:侯金才,吴小刚,杨建功、姚金山。棉纺厂董事长:王益民,办公室主任:王金柱,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瑞军,副科长徐丙新。

二.大儿媳周海涛被迫害致患精神不正常

二零零一年,周海涛被山东省武城县公安局绑架到德州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后又转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六个多月。

周海涛的丈夫陈桂彬在二零零一年二月被迫害致死之后,周海涛和十岁的孩子失去了主心骨,生活没有了着落,只能依靠亲属和朋友的帮助,勉强维持生活,周海涛整天以泪洗面,晚上经常把孩子都给哭醒了,娘俩每天生活在悲苦之中,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泽民及其帮凶给毁了。

二零零一年初春,周海涛毅然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想为丈夫陈桂彬的死讨回公道,到了最高检察院,是个女检察官接待的,那位女检察官很和善,对周海涛很同情的说:“你所告的很在理,是个冤案,不过,现在我无能为力,实在没有办法解决,将来你会把官司打赢的。”后来,由山东驻京办通知武城公安局将周海涛接回,公安局也没敢关押迫害周海涛,直接把她送到娘家去了。

周海涛从北京被遣回不久,因控告无门,无处申冤,她悲痛欲绝,一度想轻生的时候,突然间又祸从天降,武城县公安局把周海涛绑架到山东德州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不让睡觉,不让吃饱,不让上厕所,挨打,强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等,在德州洗脑班遭受了九十多天的迫害,恶人没有达到目的,又把周海涛转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六个多月。

济南女子劳教所更邪恶,那里简直就是人间地狱,在里面不让上厕所,蹲小号,不让睡觉,吊打,电棍电,坐小板凳,不让吃饱饭等,劳教所用尽了各种酷刑逼迫周海涛“转化”,不写“三书”就不放过她,周海涛在里面度日如年,过着生不如死的非人生活。

历经将近一年半的迫害,周海涛回到家中,身体每况愈下,实在不能上班了,后来在厂里办了病退,每月厂里给他们娘俩一百五十元,现在物价这么高,一百五十元根本不够基本的生活啊!为了省给孩子吃,周海涛每天只吃两顿饭,艰难的勉强度日,生活苦不堪言,每每想起丈夫陈桂彬被恶人迫害致死的情形,就泪流满面,再加上长期的精神压力和残酷迫害,大脑受到严重刺激,周海涛的精神就不正常了,后来经过多次医治,仍然没有好转,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如今周海涛住在七十多岁的陈景华夫妇家,由公婆照顾。

三.陈景华、朱桂香夫妇遭迫害事实

陈景华、朱桂香夫妇得法前都患有多种疾病,陈景华从十八岁就患有胃溃疡、心脏病,朱桂香从年轻就患有严重的冠心病、腿痛、脚痛、子宫瘤等多种疾病,老两口每天都离不开药。修炼法轮功后,二人均百病全无,无病一身轻,大法还净化了二人的心灵,懂得了人生的意义:人应该善良的活着,时时处处应多为别人着想,而不是自私自利。二人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标准去修炼,提升了道德,健康了身体,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的关系融洽了,心中充满了对李洪志师父和法轮大法的感激。

但这一切都被江泽民给毁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公然违背宪法,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陈景华、朱桂香被非法抄家多次,被抢走电视机一台、大录音机两个还有其它一些私人物品,折合人民币二千多元,被敲诈勒索现金二千多元。大屯乡派出所发给陈景华、朱桂香夫妇每人一本污蔑大法的小册子,共索要八十元,大儿子陈桂彬被迫害致死,儿媳周海涛被迫害致患精神不正常,十六年来,给陈景华、朱桂香一家造成了极大的人身伤害、精神压力和经济损失。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陈景华在大屯乡被非法拘禁,关押两天一夜,在那里得不到人身自由,不让吃喝,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挨骂,人格受到侮辱,还逼着写检查,必须跪着念,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就再重写,直到他们满意为止。

后来,没过几天,学校校长派人将陈景华送到武城县在祝庄办的“转化”洗脑班,每人先交四十五元生活费,如果不“转化”,再继续交,直到“转化”为止,每人每天十五元的生活费,但是实际伙食很差,连每人每天五元生活费都不值,白天黑夜不让睡觉,不让随便上厕所,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逼写“三书”。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逼着陈景华参加大屯派出所办的“转化”班,在那里没有人身自由,人格受到侮辱,逼着写“三书”,最后每人交一千元保证金,所长徐慎贞说到新年只要不上访就归还,实际上直到现在也没给。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大屯管理区通知陈景华到大屯乡院内开个会,到了那里,就被关起来了,不让回家,关了几天,交一千元就让回家,之前已经交了一千元了,现在家里已经没钱了,后来让自己村的支书来做担保人,才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陈景华被骗到武城镇公安分局,说开个会就让回家,结果又被关起来了,指导员一说话就骂人,人格受到侮辱,失去了人身自由,最后,又被敲诈了一千元才让回家,连个收据都没有,后来找熟人要出五百元,剩下的五百元说以后给,直到现在也没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警察来绑架陈景华,因得到消息,陈景华走脱了,他们没能得逞,陈景华流离失所,数天后,在别人的帮助下才了事,在这期间,警察经常上门骚扰抄家,陈景华、朱桂香夫妇再也没有了安生的日子。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之后,陈景华、朱桂香夫妇,儿子陈桂彬,儿媳周海涛每天都生活在恐怖之中,之后,儿子陈桂彬被迫害致死,儿媳被迫害成精神病,给一家人造成巨大伤害,这一切都是江泽民造成的。其行为违反了宪法和法律,因此江泽民应负法律责任。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18/儿遭迫害致死、媳精神失常-山东老夫妇控告江泽民-314303.html

2008-10-19: 山东武城县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的控告书
......周海涛被迫害精神失常......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0/19/188038.html

2008-08-19: 武城县周海涛被迫害精神失常

法轮功学员周海涛,女,45岁左右,山东武城县银河公司棉纺厂职工。她的丈夫陈桂彬,于2001年2月7日被武城县银河公司棉纺厂保卫科的四个保安打残致死(明慧有报道),在失去丈夫的巨大悲伤和无助中,原本聪明勤快的周海涛,有些精神失常,还得带着年幼的儿子孤苦度日。

武城恶警并没有放弃对周海涛的迫害。2001年9月,在武城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张瑞军、徐丙新(现已离退)的索使下,几名恶警翻墙而入,绑架周海涛,送德州洗脑班迫害。

三个月的迫害,对周海涛的精神打击更是雪上加霜,没有人性的武城恶警随后又把周海涛送入更邪恶的山东省劳教所,强行洗脑五个多月。回到家中,周海涛的精神越加恍惚,身体冰凉的,晚上常常被恶梦惊醒,时常自言自语,生活没有保障。无奈,家人把周海涛送入精神病院治疗。回家后,周海涛精神崩溃,对人生完全失去信心,割腕自残,幸亏有人及时发现制止。

现在的周海涛被邪恶的中共迫害的精神恍惚,一个人常常孤独的呆在家中,吃霉食,睡在烂棉被套里,骨瘦如柴,苦不堪言。

一个曾经美满幸福的家在迫害中破落了;一位全厂有名的好职工——陈桂彬被迫害致死:一位贤妻良母被迫害成精神病人。就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就被中共邪党迫害的家破人亡。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8/19/184379.html

2005-10-04: 山东武城县陈桂彬被公司保安毒打致死的情况补充

明慧网2001年3月14日报道了山东省武城县大法弟子陈桂彬被银河公司保安毒打致死的消息,下面是迫害经过的补充。

知情人士透露:陈桂彬被打瘫后,思维一直很清醒,在医院治疗期间,他向亲友诉说了被害过程。陈桂彬在被打之前,他和妻子周海涛、法轮功学员陈文田三人,已经在保卫科隔壁的小黑屋里关押了十几天。

那天他们把陈桂彬叫到保卫科,刚進去,保卫科长侯金才、吴小刚、杨建功和姚金山四个人醉醺醺的围上来给陈桂彬戴上手铐。四个人各站一边,把陈桂彬围在中间毒打。

陈桂彬回忆说:他们打我时,我的头撞在了保险柜上,“嗡”的一下,身体就没有知觉了,他们又打了很长时间,随后把我抬到保卫科门外的雪地里,冻了一个多小时。最后,把我抬回保卫科,扔在光板床上,他们把窗户都打开,锁上门走了。

大约晚上8点左右,陈桂彬听见被关押在隔壁的妻子说要去厕所,就喊:海涛,他们把我打瘫了。周海涛在窗外看见陈桂彬躺在光板床上,不能动弹。

次日凌晨,周海涛上厕所时,见到公司副总王金柱问道:“桂彬被打瘫了怎么办?”王金柱态度恶劣,置之不理。周海涛看见总经理王玉民在二楼,开着窗子和别人说话,就问:“王总,陈桂彬被打瘫了,人不行了,怎么办?”王玉民气得关上窗户,拉上窗帘。保卫人员强行把周海涛拉回小黑屋,用手铐把她铐在床头上。

上午,陈桂彬母亲来到厂里,得知陈桂彬被打瘫的消息,陈母叫来了亲戚,找公司保安开门,叫医生给陈桂彬检查。医生用针扎陈桂彬的脚心,陈桂彬腿不会动。周海涛戴着手拷问陈桂彬:“哪儿疼?”陈桂彬戴着手铐说:“脖子疼。”

9号晚上6、7点钟陈桂彬才被送到医院,这时,他已经被打瘫躺在光板床上一天一夜了。据医院检查,陈桂彬两节颈椎骨粉碎性骨折,做CT发现,骨髓都流出来了。医生说:“再晚来几小时,小便排不出来,膀胱会爆裂,就会死在棉纺厂。”

陈桂彬被打瘫后半个月,银河公司经理向周海涛勒索3000元保证金,才放了周海涛。当时,陈桂彬已在济南省立医院做了三次手术,手术过程中,陈桂彬几次昏死过去。

2001年中国新年正月初二,陈桂彬戴着吸氧设备,回到家中;正月十五早9点含冤去世。

据知情人士透露:公司保安之所以敢打死陈桂彬,是由公安、610坐镇。

陈桂彬被打时,武城县公安局和610办公室的警车就停在公司内,公安局政保科张瑞军、徐丙新在场。县委书记也下令让银河公司拿10万元罚款,说是处理银河公司上访法轮功学员的费用。

陈桂彬走了,又一个好人走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4/111729.html

德州 武城县联系资料(区号: 534)

2017-01-14:绑架山东省武城县任俊爱责任单位信息:
德州市武城县鲁权屯派出所:5346354110
德州市武城县公安局:
局长刘学广5346211280、5346378999、13884685678
政委张秀军5346211123、13953416898
副局长赵海明5346212319、13953413899
副局长刘志宏5346212536、13905443645
副局长王希建5346282081、15853465988
副局长刘明泰5346213609、13953400001 (主导迫害)
副政委纪新纲5346219158、13326269799
邪党副书记王建军5346219262、13905341389
政治处主任尹俊兰5346211280、13583478828
纪委书记时富昌5342176096、13953400228
国保大队:
电话:5346282082
大队长王子江、教导员赵梅
韩富国18562128817、13869212785
桑小卫18562128961、15053446632
吴 健18562128775、13639451778
武城县看守所:5346211072 转 4153或 4144

武城县610办公室:
电话:5346217610
主任裴振坤:13953463398
副主任尹光波:13655349899
原主任张德强:13953400698

武城县政府: 5346282434

2016-11-22:迫害山东武城县盐庄村董风红责任单位及人员信息:
武城县公安局:
地址:山东德州市武城县振华西街74号,邮编 253399
局长刘学广18562128998、0534-6378999、13884685678
政委张秀军18562128997、6211123、13953416898
副局长刘志宏18562128995、6212536、13905443645
副局长王希建18562128993、6282081、15853465988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