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2-23 星期日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黑龙江 >> 哈尔滨市(哈市) >> 廉涛, 男, 62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9-26
家庭成员: 儿女: 廉易坤(廉易昆) 廉易坤的妹妹
夫妻/父母: 廉涛
交叉列在: 黑龙江 > 伊春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12-28: 黑龙江哈尔滨保健路派出所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
2019年12月25号,哈尔滨保健路派出所警察打电话骚扰法轮功学员廉涛的大女儿,2018年11月7号,哈尔滨保健路派出所好几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廉涛的大女儿家骚扰,楼上楼下照相,当时只有廉涛的老伴和感冒没上学的孩子在家,当时还有外地生了危重病的亲属在哈尔滨住院,家人都非常着急上火,家里本来就够乱的了,廉涛的老伴经过这么一惊吓,过了一个多月,于2018年12月24号早晨,突发心脏病去世,廉涛因老伴过世,心情不好,腿脚也不好使了,走不了路,现在生活不能自理。

保健路派出所警察这些年经常打电话骚扰廉涛的大女儿,还上家骚扰,给廉涛的一家带来很大的伤害,希望保健路派出所警察能停止骚扰,了解真相,善待法轮功学员,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2/28/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97642.html

2011-03-07: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
二零零六年三月,我被劫持到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二年。在这个黑窝里,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种种残酷折磨。绥化劳教所所长肖华玉,一大队教导员高宗海、龙奎斌,一中队教导员曾令军,一中队队长陈新龙,一中队副中队长刘伟,二中队队长刁雪峰(现在人员有变动),恶警廉兴、石剑、金庆富、李成春、李喜春、田之政等都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骨干。迫害的方法也愈加卑鄙、凶残。刘伟是绥化劳教所的主要打手之一,很邪恶,他一说话就骂人,他公开对法轮功学员说:“我就叫你知道知道绥化劳教所邪恶到什么程度。”

下面是我知道的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部份迫害事实。

法轮功学员于勇涛身上携带有法轮功师父的经文,被普教看到,告发给恶警。恶警李喜春、李成春、田之政,石剑、黄中良把于勇涛的衣服扒掉,只剩下一条内裤,李喜春、石剑、田之政等人手里各拿一个五千到一万伏特的电棍,李喜春边用电棍电击边恶狠狠地说:“这是心脏”,随着话声,电棍向于勇涛的心脏电击,“这是脾、这是肝”,三个电棍一齐电向于勇涛脾、肝等各敏感部位,电击到于勇涛身上冒着火苗、夹着肉焦糊味和撕心裂肺的喊叫声,恶警田之政小个不高,殴打法轮功学员蹿高往上猛打。于勇涛还多次被恶警上大挂酷刑。

二零零六年绥化劳教所承包牙签出口的活,法轮功学员们就把:法轮大法好、全球救援等字条封进了牙签盒里,后来被恶警发现了,查笔体,普犯关羽构陷说是法轮功学员晏树斌写的。恶警石剑、李喜春把晏树斌拽出去,把晏树斌衣服扒下,同时拿三个电棍往晏树斌身上电,恶警还使用开关坏了插上电就能电人的电棍电,晏树斌被打了一天,被电棍电击的浑身上下连巴掌大的一点好地方都没有了,满身电击的都是红点,红肿的肉皮象熟了一样。晏树斌三年始终便血,身体虚弱。这种情况下,恶警还逼迫晏树斌干活为他们挣钱,晏树斌抵制,恶警石剑、李喜春差点把晏树斌打死。

法轮功学员王德海被大队指导员高宗海、刁雪峰指使恶警打得大小便失禁、便血,卧床不起,还被逼迫干活,挑牙签。法轮功学员李树文抵制写“四书”,经常被恶警打,有时二、三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三、四个恶警一起打,有时五、六恶警一起上来打。

法轮功学员白树林,赵德志因拒绝唱恶党歌,被恶警刘伟关小号迫害。白树林,赵德志被双手、双脚、两个膝盖用绳子捆在铁椅子上,又被从前胸用绳子紧紧的绑在铁椅子的后背上,二十多天耳朵上被插着耳机子,录音机放最大音量,放邪党歌等,强行洗脑。白树林,赵德志被在铁椅子上迫害了两个多月,不让上厕所,他俩有时被迫尿在裤子里。他俩绝食,又遭野蛮灌食迫害。

普犯关羽把给灌食的奶粉喝了,换成洗衣粉水给法轮功学员灌食。

恶警廉兴逼法轮功学员郑洪军唱邪党歌,郑洪军不配合,被廉兴用绳子绑上双手吊起来,双脚离地用黑色胶皮棍子猛打,打累了歇会再打,打了大半天,打的郑洪军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伊春的法轮功学员汪志谦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劳教三年,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加期一年。

安达法轮功学员盛彦芹给见到的每一个队长、干警都讲真相,每讲一次就被打得鼻口出血,“劈啪”“劈啪”地被打一顿。过几天盛彦芹还找队长、干警讲真相,又挨一顿打。就因为讲真相,全所上下从队长到干警没有没打过盛彦芹的。二零零八年初廉兴逼迫盛彦芹编坐垫子,盛彦芹不配合,被廉兴叫到办公室一顿暴打,盛彦芹脸立时肿很高。

过年时恶警组织节日逼法轮功学员宋文涛唱邪党歌,宋文涛背了一首师父《洪吟》中的诗,被恶警李喜春、廉兴,一顿猛打,用绳子绑住双手吊在空中,双脚离地,第一次吊了,二个小时,第二次吊六个小时,第三次吊了三个小时。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酷刑示意图:吊铐:这个行刑方式非常残酷,狱警把法轮功学员双手用细绳绑住吊起,一吊几小时或几天。有的细绳崩断,有的勒入肉中,学员当场昏死过去。还有更多用手铐吊起,铐断筋骨。这种酷刑轻者手臂长时间不能活动,重者终身残废。

法轮功学员彭树权被高宗海、刁雪峰、龙奎斌、金庆副用烟头烧十个手指,指甲被烫熟并流水,吃饭、上工地都靠别人背着去,背着回来。彭树权后来十个手指甲都变黑了,脱掉了,被打的腿抬不起来,只能用手往上提着腿,也只能挪着蹭着走一点点,

酷刑演示:用烟头烫手
酷刑演示:用烟头烫手

恶警廉兴逼迫法轮功学员袁延明看污蔑师父的录像,袁延明说:都是假的。恶警李成春上来踢袁延明两脚,打一个大嘴巴子。曾令军,陈新龙把袁延明叫到办公室逼写“三书”袁延明不写,被陈新龙用电棍打,用脚踹,被曾全军用电棍电击,拳打脚踢,袁延明被暴打了两个多小时,被打的走不了路,大便差点拉在裤子里。

法轮功学员除了被酷刑折磨,被奴役,恶警还纵容普犯打骂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赵德志总被普教打,打的身体不行,还被逼迫干活。

在绥化劳教所,法轮功学员被酷刑折磨,精神奴役、虐待、侮辱人格的上厕所报告,逼迫学员放弃信仰,还经常被逼迫看诬陷大法的录像,歌颂邪党的电影,听邪党歌曲,每天听恶警、普犯的叫骂声,被强行洗脑,让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处于高压之下,身心遭到严重摧残。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身心都受到巨大伤害。法轮功学员袁延明二零零七年开始整个脸上、脖子上起满了一层疙瘩,掉一层皮还有,掉一层皮还有,一年没断,到二零零八年袁延明出了绥化劳教所再都没起过。

法轮功学员廉涛被恶警刘伟、廉兴、李成春打的两肩膀、胳膊、腰后背、臀部成紫色。廉兴、李成春、李喜春、石剑、刘伟把李绍铁打的说话都说不出来了。听到同修被恶警殴打,被关押在附近监区的法轮功学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们这时就把各监室的法轮功学员叫到办公室挨着逼问过筛子,廉兴拿着一把大塑料凳子朝盛彦芹头砸去,凳子粉碎,盛彦芹的头立时鲜血直流。高宗海手里拿着电棍恐吓;廉涛用胶皮棒子打、拳打脚踢白树林等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程守祥被一中队的一群恶警打的口里流血,身上没好地方。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被非法关押在一中队的一半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迫害,多数法轮功学员被刘伟、石剑等恶警打了,石剑把缪树军打残了。绥棱市八面通的缪树军被恶警石剑打成重度脑震荡。缪树军刚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时、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一百六十斤,身体非常健康,被绥化劳教所迫害折磨的变成七十来斤。靠别人喂,喂一口吃一点还吐,喝水也吐,被迫害得象一个植物人。大家干活时,几个人抬着缪树军去,大家干完活再抬回来,恶警石剑还说缪树军“装啥装”骂声不断。所长肖华玉说缪树军不干活泡蘑菇,泡一个月,加一个月期。最后劳教所看缪树军已奄奄一息,怕他死在里边,才被迫同意他保外就医。缪树军在绥化劳教所从来没吃过饱饭。

在恶警刘伟唆使下,王树山、韩某、侯某等四个普犯象疯狗一样扑向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把很多法轮功学员打倒了,把双城的李昌新肋骨打折了两根,脚被迫害的不能正常走路,恢复好后才能踮脚走,恶警还罚李昌新每天晚上坐在小凳子上,不到半夜不让上床睡觉,持续了三个来月。刘伟贪占法轮功学员的钱。大庆的一个姓董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身体很虚弱,二零零七年秋天解教后钱卡上五百元钱,到期卡上钱不给退,被刘伟揣入自己腰包。

恶警刘伟多次洋洋自得地说:“我打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埋在劳教所后面砖厂坑里头。”

恶警高宗海走到哪里哪里就遭殃。高宗海每次来二中队就开始哇啦哇啦的骂法轮功学员,开始找事,要不就来个安检,看谁不顺眼拎出来打一顿。有一次以高宗海、刁雪峰、金庆副为首的恶警把法轮功学员郭树德用手铐吊起来,手铐紧紧地镶在肉里,勒到了骨头,鲜血直流。高宗海说:“你们法轮功不打人,我就欺负不还手的。”

绥化劳教所给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规定干活任务——高强度、超负荷工作量,完不成扣分、加期、不让睡觉、打骂、长时间地所谓队列训练。法轮功学员吃的菜汤里有小虫、沙子、小石头;篜的发糕生不生熟不熟的很粘,这样的干粮不够想吃,也不给,饭吃不饱。

二零零七年夏天打雷把绥化劳教所前楼的邪党旗上的大红五星打没了,旗上只剩下一个洞。院子里挂着邪党旗的旗杆,底下是三寸粗,上面二寸粗的铁旗杆,一次打雷被劈倒,折的齐唰唰。天在警告: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逃到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上天的严惩。恶警李喜春打完法轮功学员于勇涛、晏树斌后,在干警训练时,膝盖摔坏了,住了两个多月院,不能干重活了。二零零七年高宗海被他自己家亲戚把腿剁折,后来在医院住了五个月院,腿才被接上。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3/7/黑龙江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害-图--237271.html

2009-02-14: 关于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警察违法犯罪的投诉
绥化劳教所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彬、副大队长刘伟、刁雪松、中队长廉兴、副中队长李成春、干警金庆富、李喜春、史键等恶警殴打法轮功学员特别卖力。在副大队长唆使下,有五、六个普教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行恶。当时把双城市的法轮功学员李冒新的肋骨打断,一直到半年后回家也没有好。中午不让休息,晚上十点才让睡。这是恶警史键所为。

法轮功学员李绍铁被毒打的奄奄一息时,法轮功学员廉涛等出来制止,结果恶警把他们叫到办公室殴打,肩膀、腹部、背部、腰部被打致黑紫色。恶警廉兴用小凳子打盛延芹的头时,把小凳子也打得粉碎。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一一叫到办公室里殴打、电击、并不许他们说出来。恶警刘伟等在值班期间经常饮酒后毒打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9/2/14/195380.html

2008-11-03: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一大队非法关押了许多大法弟子,所以又称为法轮功大队。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中队长廉兴、刁雪松、干警金庆富、李健、石剑、李喜春等极为邪恶,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吊挂、背吊、头上蒙塑料袋、烟熏、火烤、灌芥末油、浇凉水、坐铁椅子、用烟头烧手指甲、竹签钉手指甲、电棍电、胶皮棒打、拳打脚踢、扇耳光、罚站、剥夺睡眠、超时劳动、控制不让去超市买食品、用品、不许上厕所等等。恶警们逼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三书”,遵守什么所规队纪。

大法弟子白树林、赵德志、王春江、卞宝力、宋洪涛、曹国栋、廉涛、刘景洲、吴宏柱、王春雨、战兴超、董学坤、张传喜、江伟民、李树文、韩明权、崔景桂、王伯岩等均遭受过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迫害。

(1) 2007秋,大法弟子不配合恶警金庆富的要求(唱邪党歌曲),恶警金庆富对大法弟子铁志杰、李云彪进行迫害,把他们分别叫到干警办公室,给大法弟子铁志杰、李云彪戴手铐进行毒打。回来时大法弟子李云彪的头部胸部都有伤,铁志杰面部被打的又红又肿,好多天面部的余伤还可以看见,李云彪被打的好几天呼吸和吃饭都困难,后期才知道是恶警掐他脖子和打他的胸腔两肋所致。之后,恶警强制唱邪党歌曲和背监规,指使普教看管大法弟子,不大声唱就非打即骂,整天不让他们说话,而且强制坐着小凳不可以随便活动。因为当时没有生产,所以有午休时间,但是不让他们午休,而且就连晚上也要多坐1个小时小凳才能上铺睡觉。还有给他们非法加期,加期的理由并不是写大法弟子不配合唱邪党歌曲,而是在加期单子和理由上胡乱的写了一大堆编造的话,什么某某开饭浪费饭菜,某某衣冠不整,某某思想情绪不稳定故意损坏小凳等。有一次,恶警金庆富还找茬打他们,恶警走后普教还接着打。在这次迫害中参与迫害的有恶警刁雪松(中队长)、金庆富(严管寝分队长)、李英军(普教犯)等。

(2)2007年11月,大法弟子不唱不写不背邪党的东西,恶警曲建涛又唆使普教犯人对大法弟子进行身体迫害,精神折磨!冬天室内比较热,但是普教魏春辉等犯人逼迫大法弟子解振洲(已是快70岁的老人)穿着棉衣做俯卧撑、倒立。逼迫唱邪党歌、背监规、写所谓的改造手册等,又累又热不让休息、脱棉衣服,使老人饱受着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

(3)2007年大法弟子戴宗被抬到劳教所时就已经非常虚弱了,人瘦的都皮包骨了,根本就无法站立。恶警刁雪松还要他报数,后期又逼迫他唱邪党歌、背监规,他本来就高度近视,眼睛看不清东西,普教犯人就拿他寻开心,在他站立时故意绊倒他,因他视力不好动作慢,包夹他的普教犯人就打他,这样虚弱的人最终又倒下了,因最后什么也吃不进去,每天只能躺着。已经奄奄一息了,才被允许通知家属让其家人接回去。

(4)2007年年底,大法弟子王春江因不写所谓的改造手册(因里面有诬蔑大法的话),被恶警叫到干警办公室进行疯狂迫害,被吊起来用塑料袋套脑袋,最后因窒息而昏厥过去。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刁雪松、王晓斌、李健等。而且李健还用打火机烧王春江的手指。

(5) 2008年6月,因大法弟子齐文彬在强迫性的奴役劳动中落后被恶警王晓斌加期,并实施精神迫害,致使齐文彬心理压力过重,导致在寝室里突然昏厥抽搐,身体一天比一天差,眼睛看不清东西、动作迟缓、大小便不通、最后不能站立,开饭要用4个人抬,那4个普教犯也不管齐文彬身体疼痛与否,对齐文彬强拖硬拽,齐文彬痛的惨叫,踝骨也磨出了血,普教犯们还叫他闭嘴。

(6)2008年7月因大法弟子盛彦军拒签所谓的“对接表”被背吊挂,只有脚尖点地。恶警李健对盛彦军拳打脚踢,同时恶警李健还叫人找来塑料袋蒙住盛彦军的头。参与这次迫害的恶警有龙奎斌、刁雪松、金庆富、李健、王晓斌等。

(7)2008年8月因大法弟子丁学森不配合恶警,不写所谓的“三书”,不穿劳教服,被恶警及普教犯扒光衣服吊挂毒打,电棍电击等手段残忍至极。身体各部多处淤伤很长时间也没恢复!参与这次迫害的恶警有刁雪松、金庆富等、普教犯人有孙成富、孙立峰等恶徒。

以上事例只是绥化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滔天、罄竹难书。绥化劳教所之黑暗,只是中共恶党侵犯人权、迫害信仰的缩影而已,等待它们的将是良心的谴责,法律的制裁!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11/3/189095.html

2007-06-19: 黑龙江伊春市大法弟子廉涛遭受严重迫害
黑龙江省伊春市乌马河区大法弟子廉涛在绥化劳教所中长期遭受严重迫害。

大法弟子廉涛,男,六十二岁,于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三日被乌马河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家中电脑被抄走。廉涛被非法关押在乌马河看守所月余,被非法劳教三年,于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六日被送往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

二零零六年中国新年过后,由于值班干警随便打人,而且干活(挑牙签等)超时最长多达十四个小时,廉涛要求见劳教所所长,恶警刘伟带着六名干警对廉涛进行了惨无人性的毒打,把廉涛打的两眼看不着路,满身都是青紫斑痕。两日后打人的恶警从中队长升为副大队长。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三,大法学员廉涛要喝水,被普教王建民殴打。

二零零六年二月中旬的一天在绥化劳教所二大队被关押的大法弟子廉涛被恶警及一中队的全体普通劳教人员殴打约十分钟,二大队姓郑的大队长也参与了。廉涛的面部被打得多处肿胀淤血。

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新任中队长、恶警廉兴把大法弟子廉涛叫到办公室就是一顿电击,左手手臂打坏,小指打坏,肌肉打坏,脸打坏。据说是犯人说他讲“九评”。

二零零六年有半年时间,绥化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专管大队(第二大队)的队长、教导员及恶警始终强迫法轮功学员唱恶党歌曲,对不唱的大法学员经常殴打,先后已有十多位学员被打,受到上大挂和电棍的迫害。

最为严重的是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晚对廉涛等人的迫害。第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廉兴、恶警石健、教导员龙奎斌、金某四人,群殴六十多岁的廉涛(因不唱歌),大家听到劈劈啪啪的打声和廉涛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都开门向外看,只见中队长廉兴手里拿着电棍在走廊里追打廉涛。有几个大法学员喊:不许打人!恶警廉兴打开走廊的铁门,带领一帮普教一个监室一个监室的对大法学员进行殴打。第二天早晨洗漱时,大家看到廉涛上半身被打得皮肤都成了黑紫色的。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日晚五时左右,恶警廉兴将大法弟子李绍铁、张行带到恶警室毒打,二大队一中队各寝室大法弟子进行阻止,并喊“法轮大法好”。均被恶警殴打,恶警将其中的廉涛毒打后强迫关小号坐铁椅子七天,出来时已不能行走。

一次廉涛喝水,因干警不在,没报告,就被包夹恶奴一场毒打;一次在寝室说话也被包夹恶奴毒打,并且被告到了干警。干警与队长陈欣龙将廉涛叫到干警室,又一场殴打加电刑,当时廉涛的手脸全是伤痕,并且被加刑三个月,打人的包夹恶奴却一点事没有,更没有受任何处分。

绥化劳教所还不允许廉涛的家人接见廉涛,说他性质严重不许接见,从他被非法关入劳教所后,亲人从未见到过他。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6/19/157181.html

2007-05-10: 绥化劳教所恶警刘伟、高中海等近期酷刑迫害案例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以副大队长刘伟、教导员高中海、副教导员龙奎斌、一中队长廉兴、二中队长刁雪松最恶,摧残手段极其残忍。黑龙江省邪党有关部门二零零六年秋,将多处劳教所男法轮功学员转到绥化劳教所实行更残酷的迫害。

刘伟伙同刁雪松用牙签把法轮功学员彭成手指尖、双腿扎的不听使唤,行走时得用手拽着膝盖向前挪动。穆稜法轮功学员缪树君,胃被打坏,不能進食,吃了就吐,体重从190斤降下到120斤,最后不行了才保外就医,生死未卜。法轮功学员李昌新,被毒打后行走需要搀扶,上楼要扶着楼梯。

零七年一月份,恶警逼法轮功学员李绍铁坐小登,李不从恶警就大打出手;在场的法轮功学员進行阻止,并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将其中的盛延勤和廉涛毒打后强迫坐铁椅子,送小号吊十天,两名法轮功学员出来时已不能行走。李绍铁当天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

恶警用电棍电击白树林和赵德志,强逼白树林坐铁椅子听“地狱之音”录音带;白不听拽下来,恶警用胶带将耳机粘在耳朵上,再放高音震;白没办法就绝食抗议。恶警高中海踢赵德志的脖子,并将门开着冻二人,在小号蹲十八天于二月十五日放出来。

三月十五日,恶警以赵德志不参加劳动为由,把他吊在寝室两床之间用电棍电击,用烟头烧手指盖,恶警廉兴踢赵的胸部导致赵德志长期胸痛。

四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董向辉炼功,又遭恶警毒打。

四月二十七日,双城法轮功学员徐玉山喊“法轮大法好”,遭毒打,现仍被严管。徐玉山2006年10月11日被转队时,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刘伟毒打关進普教队严管至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5/10/154445.html

2007-04-23: 绥化劳教所二大队一中队恶警毒打大法弟子
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晚上,黑龙江省绥化劳教第二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廉兴、恶警石剑、教导员龙旭彬三人在值班室喝酒,三人喝够酒了就把60多岁的大法学员廉涛一顿毒打。

大家听到劈劈啪啪的打声和廉涛高喊“法轮大法好”的声音都开门向外看,只见中队长廉兴手里拿着电棍在走廊里追打廉涛。有几个大法学员喊:不许打人!恶警廉兴打开走廊的铁门,带领一帮普教一个监室一个监室的对大法学员進行殴打。据不完全统计,那天被打的大法学员有:廉涛、李昌新、关长安、刘佩玉、李绍铁、赵得志、胜庭勤、曹井栋等。参与打人的普教有:林玉国、(高教导员的外甥)、韩福江、侯世臣、还有为邪恶呐喊助威的有:李洪哲、叶乔生、王建民等人。

第二天早晨洗漱时,大家看到廉涛上半身被打得皮肤都成了黑紫色的,还有几个同修的脸都被打得变形了。七点二十开饭,有的大法学员没有打饭就坐到了座位上;有的打了饭没有吃。饭后到牙签车间干活时,有的大法学员坐着不动。

狱警交接班后,上班的是副大队长刘伟,他冲着众大法学员破口大骂,然后大喊道:都谁参加绝食、罢工?都给我站出来。当时有十人站起来。刘伟让站成一排,并唆使那些普教殴打大法学员。几个普教冲出来对大法学员拳打脚踢,打完后就一个个带到车间办公室训话。后来狱警就把十人带回监室空屋,还跟着两个普教侯世臣和林玉国,到监室内两个普教又一次殴打。

过了一段时间,恶警们安排普教多次对大法学员打骂。一天晚上,廉涛又被恶警廉兴殴打,大法学员们高喊“法轮大法好”。

在这次抗议恶警迫害大法学员事件发生后,廉涛被关小号坐铁椅子七天;胜庭勤被关小号坐铁椅子八天;白树林和赵得志被押進小号用刑。

二大队一中队恶警迫害大法学员的事例:

2005 年的一天,大法学员李绍铁被二大队二中队刁队长把牙打掉了。2005年的一天,二大队一中队大法学员刘贵臣被恶警石剑把一个耳朵打穿孔了,流脓一年之久。 2006年正月初三大法学员廉涛要喝水被普教王建民殴打,这时大法学员冷传玉上前制止却被恶警李成春一顿毒打,嘴被打肿了,牙齿被打活动了,三天没能吃东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23/153319.html

2007-04-05: 黑龙江绥化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
2007年1月10日晚5时左右,恶警廉兴将大法弟子李绍铁、张行带到恶警室毒打,二大队一中队各寝室大法弟子缪树军、白树林 、赵德志、董向辉、盛彦芹、廉涛分别高喊“法轮大法好”,被恶警殴打,恶人(犯人)侯仕臣打缪树军;恶警石剑打白树林;二大队大队长郑友良打董向辉;廉兴打赵德志。用电棍、警棍、拳脚打了两个多小时未停,导致缪树军吃啥吐啥,生活不能自理,李绍铁被打休克后,生活不能自理,当晚盛彦芹被关九天,廉涛被七天,白树林被关23天,赵德志被关一个月。

在2005年过年前后,晏树斌(七台河)被刘伟(二大队副大队长)打成重伤,天天便血至今一直未愈,如今骨瘦如柴,生命危在旦夕。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4/5/152211.html

2006-10-22: 绥化劳教所恶警迫害法轮功学员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半年以来绥化劳教所法轮功专管大队(第二大队)的队长、教导员及恶警始终迫害法轮功学员唱恶党的红色歌曲如:《学习雷锋好榜样》、《打靶归来》等,对不唱的学员经常殴打,先后已有十多位学员被打,受到上大挂和电棍的迫害。

最为严重的是2006年9月20日晚对廉涛等人的迫害。廉兴、石健、龙奎斌、金某四人群殴60岁的廉涛(因不唱歌),当部份学员说不许打人时,在廉兴的指使下,有五个普教也参与到直接迫害中,对站出来说公道话的学员群殴,一遍、两遍、三遍地拳打脚踢,直到他们累了为止。

9月21日早大法学员们以绝食和抗工来反迫害,又遭到廉兴、李成春、石健、刘伟及部份恶警的殴打,有一人被打得不能单独行走,一人被打昏迷,醒来后半边身体出现麻木,吃了就吐,现有七天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6/10/22/140780.html

2006-03-20: 黑龙江省绥化劳教所近期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情况
2006年2月中旬的一天在绥化劳教所二大队被关押的伊春大法弟子廉涛(音)被恶警及一中队的全体普通劳教人员殴打约10分钟,二大队姓郑的大队长也参与了。廉涛的面部被打得多处肿胀瘀血。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6/3/20/123288.html

2005-10-27: 黑龙江伊春市廉涛、陈桂秋、汪志谦正遭迫害
伊春市乌马河区大法弟子廉涛,于9月23日被乌马河公安分局从家中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家中电脑被抄走,廉涛在乌马河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月馀,被邪恶之徒非法劳教三年,于10月26日被送往绥化劳教所。

另有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陈桂秋、汪志谦,于9月23日被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金山屯区看守所,消息被严密封锁。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10/27/113240.html

2005-09-24: 9月22日伊春市乌马河区大法弟子廉涛(60岁)被非法抓捕,伊春市金山屯区大法弟子汪志谦(60多岁)被非法抓捕,详情未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9/24/111125.html

哈尔滨市(哈市)联系资料(区号: 451)

2020-01-30: 道里区教育局人事局电话 0451- 84695421
哈尔滨教育局 电话 0451-84617516
哈尔滨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电话 0451-84871999

2019-09-26: 平房区公安分局打黑办公室电话0451——86505090 0451——86537156

哈尔滨市平房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 电话:0451-86512383、
0451-86501523 0451-87665260
国保大队队长:周立峰 手机:13703650400 18746011306
平房区公安分局打黑办公室电话 0451-86505090、86537156

2019-09-22: 1、哈尔滨铁路公安局哈尔滨公安处:(更多信息见附件)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和兴七道街9号
电话区号:0451
处长汪发林 86431918 15046000007 处长张朝日
国保安全保卫科:
科长 86432818
副科长 86427439
内勤 86433818
0451-86434438
侦查 86444209
内部安全保卫科科长86431998
副科长86426344
内勤。86434898
防范一组86429704
防范二组86429717
行政管理科科长86431338
副科长86438498
副科长86436428
国保大队 警察 张文、王元举 13945564545、邹金新、江武、刘海树、单某 15946100180
政委 86432998
副处长 86434478
副处长 86432918
副处长 86427457
副处长 86433918
副处长 86438210
督察长 86444408
政治处主任 86432928
秘书 86438478
关工委 86431518
纪委书记 86433958
副书记 86432428
办公室:
主任 86432958
副主任 86429214
副主任 86444225
秘书 86431378
侦查 86444209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15, 10:34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