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3-27 星期三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劳教非法关押表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云南 >> 玉溪 澄江县 >> 刘艳(刘燕), 女

个人情况: 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教师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长春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9-25
家庭成员: 夫妻/父母: 刘艳(刘燕) 刘永(刘勇)
交叉列在: 吉林 > 长春市
交叉列在: 云南 > 昆明市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5-08-30: 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法院枉法诬判好人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二日,云南玉溪澄江县法院非法宣判昆明法轮功学员刘艳、袁轶群有期徒刑三年,杨励、杨惠兰三年缓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刘艳和袁轶群、杨励、杨惠兰去玉溪澄江游玩,被澄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于玉溪红塔区看守所,杨惠兰被取保候审。

二零一五年五月七日,澄江县检察院以刑法300条罪名向澄江法院非法提起公诉,公诉人为徐坚和赵蝉。案件经玉溪市中级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现一审终结。

澄江检察院非法指控: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刘燕驾车拉袁轶群、杨励、杨惠兰从昆明到华宁县青龙镇世家村、澄江县海口镇海口村、右所镇矣旧村等地,沿途公开散发大量法轮功真相资料。共计查获二零一五年历(台历)180本、印有法轮功真相标语的人民币91张合计789元、各类光盘247张、法轮功书刊、资料56本 (份)、护身符22张、真相卡片1张。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澄江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四名法轮功学员,主审法官:杨爱斌、审判员:刘美菊、陪审员:李耀文。

法庭上,刘艳、袁轶群分别请了两位正义律师做无罪辩护,杨励请了一位本地律师做有罪辩护。

刘艳在法庭上说:法轮功年历有新年祝福,没有伤害任何人都生命和财产,不构成犯罪。

袁轶群当庭否认了公诉人的指控,认为自己无罪。

律师指出:法律没有规定法轮功是邪教组织(法轮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四名被告人没有参与和利用任何邪教组织,没有破坏任何法律实施,她们没有犯罪!

律师还分别从以下几个方面辩护: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30/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法院枉法诬判好人-314877.html

2015-08-06: 昆明法轮功学员刘艳等四人被非法开庭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云南玉溪澄江法院非法对昆明法轮功学员刘艳副教授,袁轶群、杨励、杨惠兰开庭。两位律师依法辩护,表示当事人无罪,要求释放。

法庭上,刘艳和袁轶群声明自己修炼法轮功,祛病健身,提升道德,没有危害社会,法轮功不是邪教。刘艳是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教师,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和袁轶群、杨励、杨惠兰去玉溪澄江热水塘玩,将新年台历赠送当地百姓,被澄江县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于玉溪红塔区看守所。

两位律师依法从多方面指出,以三百条指控罪名不成立,新年台历等法轮功宣传品不是邪教宣传品,《九评》,《我们告诉未来》的光盘讲述的都是客观事实,这些证据对社会对人类没有任何危害。整个案件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当事人无罪。

庭审从九点三十分持续到一点半结束。家属及亲朋好友和一些公检法等人员坐满了能容纳八十人左右的法庭。庭外布满几十个特警,国保610等人。庭外一些关注开庭的法轮功学员被特警控制在房间内,直到庭审结束才放出。

刘艳曾任教于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和文理学院,被评为云南师范大学骨干教师,主编的《加速英语口语》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荣获三项省级高校质量工程奖,多次被评为优秀教师和员工。刘艳一九九四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后,她所患的乙肝等多种疾病痊愈。

刘艳的丈夫刘永是个画家,二零一二年八月因印制大法标语,被冤判四年,至今还未出狱。家中留下生活不能自理的母亲。

袁轶群一直和身患多种疾病的母亲生活,如今留下母亲一人在家中无人照料,非常担心。

杨励的孩子还未成年,丈夫因妻子杨励无罪被抓,孩子和公司都要操心,心力交瘁,希望妻子早日回家。

希望澄江法院依法公正判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8/6/昆明法轮功学员刘艳等四人被非法开庭-313711.html

2015-07-25: 昆明法轮功学员刘燕、袁轶群、杨励面临非法庭审

云南玉溪澄江法院欲于7月29日上午9点半非法审理昆明法轮功学员刘燕、袁轶群、杨励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25/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3070.html

2015-07-15: 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法院欲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刘艳

云南省澄江县法院欲于7月15日对现居云南的长春法轮功学员刘艳非法开庭。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7/15/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12452.html

2015-01-24: 画家丈夫身陷牢狱 女教授又遭绑架
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刘艳和另外三位昆明法轮功学员到玉溪地区澄江县发二零一五年真相台历和资料时,被警察劫持,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

刘艳的丈夫刘永二零一二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被送往云南省第一监狱。刘永的母亲听闻儿子被绑架和判刑的消息后,身心俱损,在刘永送往一监后不久的日子去世。

这次绑架刘艳,给家中的母亲和孩子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她母亲已经不能站立,翻个身都需要有人帮助。

四十五岁的刘艳女士,本是云南文理学院大学外语教学部主任、副教授。刘艳的丈夫刘永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画家、雕塑家,一九七二年出生于吉林长岭,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先后在长春市邮电学院、吉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工作。一家人因为坚信法轮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里,遭受了巨大的魔难与痛苦。

一九九九年八月,刘永夫妻带着不到两岁的女儿和刘永的母亲,到了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信访办门口就被来自全国各地的黑压压的便衣警察们非法劫走,夫妻双方、孩子、老人被分别关押,之后,刘艳被空军二航院强行复员到地方。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刘永、刘艳分别再次上北京为大法鸣冤,刘艳在天安门广场打开了 “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横幅,被抓后关押在天安门广场派出所和平谷县看守所六天。

刘永也独自一人再次来到北京,在天坛喊出心底的声音:“法轮大法好”!被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以所谓“封建迷信”的罪名非法拘留十五天,关押在大广看守所。

为了躲避当地邪恶没完没了的骚扰和迫害,刘永和刘艳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带着三岁的女儿从吉林长春来到了四季如春的云南昆明。

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刘永在云南孟连县做彩画和浮雕工程时因为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绑架。九月三日,孟连县公安局警察李侄栟、罗云、胡文武伙同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警察共六个人,到刘永家租住的黑林铺假日城市小区一栋一单元七零一室非法抄家,恶警强行踹开房门,抢走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光盘和U盘等私人物品。

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上午,昆明市公安局人员跑到云南师大文理学院威胁刘艳的学校领导,以她也是法轮功修炼者为由迫使学校辞退刘艳。为了不给学校领导带来麻烦,刘艳只好写了辞职报告,被迫离开她心爱的学生和教学管理岗位。

刘艳失去工作后,只有依靠办英语辅导班来生活,同时要照顾因车祸瘫痪在床的婆婆、不能站立病重的母亲,和正在上高中的女儿,全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部压在刘艳的身上,但是刘艳依然默默的尽职尽责的做好一个母亲和女儿的责任。

刘永在普洱中级法院二审判决中被诬判了四年,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被送往云南省第一监狱。刘永的母亲听闻刘永被绑架和判刑的消息后,身心俱损,在刘永送往一监后不久的日子去世。婆婆死亡的消息,刘艳一直没有告诉刘永,她不想让丈夫悲痛。

刘永在云南省第一监狱拒绝转化,监狱方不准刘永读书、看报、看电视,限制刘永应享有的正常权利,正常的会见日也不准刘艳接见刘永,用各种手段和方式迫害他。刘艳只好四处奔波,向云南省监狱管理局等相关部门送申诉,为接见争取合法权利,并呼吁各界人士关注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这场长达15年的迫害。

二零一五年一月八日,刘艳和另外三位昆明法轮功学员袁轶琼、杨励、杨惠兰到云南玉溪地区澄江县发2015年真相台历和资料时,被澄江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劫持,杨惠兰年龄大,家人交了一万元的保证金后,于一月十日放回家。

刘艳、袁轶琼、杨励三人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遭受无端迫害,对于法轮功学员家庭,真是雪上加霜。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24/画家丈夫身陷牢狱-女教授又遭绑架-303587.html

2015-01-18:云南省各看守所和监狱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眼看要过年了,还有许多同修在被迫害中,有同修们想给他们寄上新年卡片或信件等等,以下是云南省各看守所和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邮编653100):刘艳、袁轶琼、杨励
寻甸县看守所(邮编655200):王正礼
曲靖地区宣威市看守所(邮编655400):普梅娥、高泽孟
楚雄州武定县看守所(邮编650400):唐树华
大姚县看守所:朱宗富
姚安县看守所:吴凤兰
勐腊县看守所(邮编666300):王春梅
楚雄州看守所:刘宜君、何高琼
石林看守所(邮编652200):杨自强
昆明市看守所:马玲、张稷、董竹英、王桂英、段旭英、王菊珍、李小玲、毕会梅、刘蓉、高翠芳、高琼芳、何其琼、郭玲娜
昆明男一监(邮编650216):叶保福、毛丹新、王飞、姜允楠、杨文清、张恭茂、韩震昆、苏昆、白龙军、蔡春、耿建超、胡今朝
云南女二监(邮编650102):何莲春、苏琼波、杨明清、叶茂、普宝玉、张晓丹、肖玉霞、吴启慧、骆江勤、蒋雪梅、杨木花、李红梅、汪润兰、刘晓华、彭学萍、冉晓漫、刘翠仙、王汇真、蔡文慧、刘燕、黄喜兰、刘枝萍邓丽华、李竹秀、况德英、李慧萍、刘国花、梁国芬、徐燕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8/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03265.html#151180010-20

2015-01-14: 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法轮功学员刘燕等被绑架

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法轮功学员刘燕及三位同修于2015年一月八日在该县讲真相,发真相材料时被恶警绑架。不知现在关押在何处。请知道此事的人上网曝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4/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3164.html

2015-01-14: 云南昆明四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补充)

2015年1月8日,昆明法轮功学员刘艳、袁轶琼、杨惠兰、杨励一同到澄江县把2015年日历等送给他人,被澄江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

刘艳和杨惠兰、杨励(母女)两家均被昆明龙头街派出所陪同澄江国保抄了家。

刘艳,女,45岁,其爱人刘永(法轮功学员)现还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女儿在杭州上学;母亲病重不能站立,现只有保姆照管。

杨惠兰,因70多岁,头发全白了,其女婿交了一万元的押金办了保释出来。经办人是澄江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叶自华。

杨励(30多岁)的经办人是澄江公安局国保大队的冉玉龙(电话是:15087722212)。其余情况不明。

刘艳、袁轶琼、杨励三人现在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被非法羁押。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4/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03164.html

2015-01-12: 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刘艳、袁轶琼、杨励、杨惠兰遭绑架

2014年1月8日,法轮功学员刘艳、袁轶琼、杨励、杨惠兰四人到澄江被绑架。据悉,杨惠兰于1月10日回到家中,刘艳、袁轶琼、杨励三人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2/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303085.html#1511122547-3

2015-01-10: 云南省昆明市四名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2015年1月8日,昆明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刘艳、小严、杨惠兰及女儿四人,到江川县澄江讲真相被绑架,现下落不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1/10/二零一五年一月十日大陆综合消息-303002.html

2012-11-24: 云南省优秀画家刘永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云南省优秀画家和雕塑家刘永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在孟连县做彩画和浮雕工程时因为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孟连县看守所,目前面临進一步的迫害。其妻子刘艳女士,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和文理学院英语副教授,被迫流离失所月馀。一个好端端的、温馨的家瞬间被迫害的七零八落,很多同事、朋友都愤慨不已。
刘永先生1972年出生于吉林长岭,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美术系。2001年迁居昆明,是云南省优秀画家和雕塑家,先后在长春市邮电学院、吉林大学、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工作。刘永一家人,因为坚信法轮大法,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13年里,经受了巨大的磨难与痛苦。

刘艳女士呼吁善良的人们关注,她诉述一家人的遭遇情况如下:

我叫刘艳,英语副教授,1969年出生于辽宁丹东,1995年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古典文明史研究所,获硕士学位。曾以优异成绩获得美国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全额奖学金,先后在空军第二航空学院、莱姆顿学院、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文理学院担任教学和管理工作。

修炼大法 身心健康、境界升华

我和我丈夫刘永,都是1994年在东北师范大学读书期间幸遇大法。自修炼法轮大法以后,我们才真正明白人生的真谛,以前许许多多想要明白而又不得其解的问题都在大法中找到了答案,刘永以前神经衰弱严重失眠和经常感冒咳嗽的毛病不翼而飞,而且人变得更加和善、勤勤恳恳,深受同事和领导好评。我原来的妇科病、肝病、失眠等症状也在修炼大法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孤傲、自我的心胸变得越来越开阔,人也在大法修炼过程中变得年轻,四十多岁的人还经常被人说成不到三十岁。

修炼大法给我们开智开慧,刘永在绘画中灵感和技法都有超常的展现;我在教学和科研中也是常常感受“有神助”,很多奇思妙想,成果也非常显著。修炼大法后,我们心的容量也在逐步扩大,按照大法的“真、善、忍”的要求,处处事事与人为善。比如,刘永不顾岳父的辱骂和诋毁,依然笑呵呵地悉心照顾岳父多年直至其病逝;为了减轻亲人的负担,我则一面用心承担学校的教学和管理工作,同时要为因车祸瘫痪在床的婆婆洗衣做饭、擦屎接尿;还把走路腿脚不稳的妈妈接来照顾。我们夫妻二人孝敬父母的美德,深受邻居、同事和亲朋好友的称赞。很多人在我们身上见证了法轮大法对人心道德升华起到的巨大作用。

上访讲真话遭关押 被迫从空军二航院复员

然而我们这沐浴在大法法光中的温馨和睦的一家人,在自1999开始至今的长达13年的中共对法轮功的无理迫害中饱经魔难和心酸。看到邪恶掌握一言堂的媒体,肆意诽谤师父和大法,如果我们在大法中受益却不去说出真话,心里别提多压抑了!

1999年8月,在床上玩耍的不到两岁的女儿突然嘴里念叨:“上北京、上北京”。我们夫妻二人彼此对望了一下,当即决定上北京。两天后,我们抱着女儿,带着修炼大法后无病一身轻的婆婆来到北京信访办为法轮功说句公道的真心话。结果,在信访办门口就被来自全国各地的黑压压的便衣警察们非法劫走,我和女儿被空军第二航空学院非法关押在学院招待所里十多天,让几个同事全天24小时看着我们,派邪悟的王志刚和他妻子宋剑锋等人来给我洗脑,被我驳回后灰溜溜走了;我婆婆和我丈夫分别被劫持回长春,一同被非法关押在大广看守所半个月。

2000年3月,空军二航院把我和其他十几个法轮大法学员强行复员到地方。

2000年12月,我独自一人再次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面对遊人,打开横幅“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说出我上次没有说出的话。广场上穿制服的、穿便装的警察如临大敌,从四面跑来,把我强行塞進警车。一个又高又壮的警察上车来,在我脸上狠狠地打了一拳。奇怪,却不觉得疼,只是有点木木的感觉。我想是师父帮我承担了。随即我被送到天安门广场派出所。那里已经非法关满了全国各地来上访后被抓的法轮功学员。晚上,我和几个学员被拉到北京附近的平谷县看守所。在那里,我们几个绝食反抗的学员被强行从鼻孔插管到胃里灌食,难受的我把管子一下抽出来,管子上面沾带着鲜血。在那里,我们照常炼功,记得那时炼功气机非常强,带着我的手飘飘的。六天后,我们几个不报姓名、不配合警察迫害的人被释放,但释放前其中几人身上所带的钱被那些警察搜刮一空(我没配合,所以我的钱他们没要到)。

2000年12月底,我丈夫刘永也独自一人再次来到北京,在天坛喊出心底的声音:“法轮大法好”,被长春市公安局朝阳分局以所谓“封建迷信”的罪名非法拘留15天,关押在大广看守所。

不满三岁的女儿被扣做人质

我被强制复员后,在长春莱姆顿学院教大学英语,同时担任翻译等工作。2001年1月,吉林长岭县警察突然到学校要把我带走。正义的学校领导和同事看到他们没完没了地迫害好人、干扰正常的教学秩序,就和他们吵了起来。我在同事的保护下走脱。

气急败坏的警察抓不到我,竟跑到幼儿园,把我不满三岁的女儿扣下做人质。一直到深夜,孩子才被善良的同事要回来。拿着百姓纳税钱的警察,竟然在邪恶的指令下疯狂地残害信仰“真、善、忍”的百姓,真令人心寒!在恐怖的红色高压下,那些善良人的正义之举,也将永载史册,开创了他们美好的生命未来!

背井离乡 不忘行善、做真正的好人

2001年3月,我们为了躲避邪恶没完没了的迫害,被迫背井离乡,带着三岁的女儿来到了四季如春的昆明,落脚在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教书育人。我们以高尚的师德和深厚的学识素养赢得了领导、同事和学生的高度评价。一次,一个新生和父亲带着沉重的行李晚上十点多来到学校,却找不到住处。刘永开车领着他们四处找旅店,把他们安顿下来后就走了;这个学生找寻了四年,终于在要毕业的时候找到当初帮助他们的可敬的恩人。

2004-2005年刘永被商学院评为优秀教师; 2006年刘永带领学生做的雕塑作品成为商学院标志性校园文化景观;2009年被商学院聘为客座副教授。他的多幅作品发表于国内艺术类核心期刊,十几幅作品被中外友人收藏。2007年7月参加北京荣宝斋“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作品展”,在展览当日两幅油画即被收藏家收藏,被《中国收藏》杂志誉为“最有收藏潜力的当代画家之一”。作品《藏族少女》2009年获云南省职工才艺博览会美术作品一等奖。

我以优秀的教学和科研能力六次被商学院评为优秀教师和优秀员工,成为学校骨干教师培养对像和重点课程带头人。我多次主持省厅级科研课题,我主编的《加速英语口语》被评为云南省质量工程的高校优秀教材(2009年)、省“十二五”规划教材(2010年)、省质量工程的精品教材(2012年)。曾获得云南省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三等奖和云南师范大学青年教师讲课比赛三等奖。2011年8月,我从商学院辞职,在文理学院任大学外语教学部主任的一年里,开辟了大学小语种教学改革新路,而且使文理学院2011年12月的大学英语四级过级率比前一年几乎翻了两番,在云南省独立学院中排名跃为前三名。

一句真心话 再次遭受迫害

然而,邪恶的魔爪再次伸向我们一家人。2012年9月1日,刘永在孟连县做彩画和浮雕工程时因为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一句真心话,再次被绑架,孟连县公安局以涉嫌“组织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实施”的罪名将他非法关在孟连县看守所。

9月3日,五华公安局(拒绝出示证件)和孟连公安局(李侄栟、罗云、胡文武等)共6个人到我们在昆明的住所,强行踹开房门,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两个和打印机一台、光盘和U盘等个人物品共四箱,把个人学法看的书、资料以及从网上下载的个人资料均当作所谓“罪证”。9月5日上午,昆明市公安局跑到师大文理学校威胁学校领导,迫使他们辞退我。为了不被邪恶迫害,我只好流离失所一个月。不法人员现已将刘永非法批捕,图谋加重迫害。

这突如其来的灾难给瘫痪的婆婆带来极大的痛苦,几天内就急剧消瘦,一脸沧桑。因为我无法再照顾她,她只好被家人千里迢迢接回东北;刚上高中的女儿被迫寄放在朋友家一个多月,精神恍惚无法专心上课,由原本成绩全班第3名一下子下降到28名。我妈妈被出差的小妹带在身边两个月,愁苦担忧不堪。一个好端端的、温馨的家瞬间被迫害的七零八落、悲苦凄凉!很多闻知我们遭遇的同事、朋友都愤慨不已。

还要补充的是,我的妈妈秦桂英,辽宁省丹东市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1994年修炼法轮功不到一个月,头疼、头晕等脑炎后遗症、失眠、胃病都好了,走路轻飘飘的,原来蜡黄的脸变得红润润。可是1999年7月21日她因为早晨在锦江山公园炼功,就同其他十几个功友一起被抓到丹东市看守所,关押了半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两年半,先被送到丹东市教养院半年,强行做编织袋等劳工。她因为拒绝转化,后被送進臭名昭著的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被全国各地网罗的邪悟的人洗脑转化、强制做工艺品等劳工。对我妈妈的身心造成至今难以弥补的伤害。

我婆婆李琴,吉林省长岭县一个农村家庭妇女,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两个月,不仅抽了近四十年的烟轻易戒掉,而且原来的肝大三指、冠心病、腿肌肉萎缩、神经衰弱等毛病一扫而光。可是就因为和我们一起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就被关押在长春大广看守所半个月。被看守所警察勒索一万多块钱后才被放回。我婆婆待在家里还经常被当地派出所警察骚扰,因为失去正常的学法炼功环境,老人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都出现严重问题,导致2010年冬天在路上行走时被卡车撞在腰部,腰椎骨撞裂。手术后也没有恢复,瘫痪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11/24/云南省优秀画家刘永一家人遭受的迫害-265836.html

2012-09-17: 丈夫被绑架 云南师大副教授被迫流离

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和文理学院的大学英语教师、副教授刘艳女士,日前被迫辞职、流离失所,有家难回,家中老人与孩子失去照顾。此前二零一二年九月一日晚,她丈夫刘永被中共警察绑架,目前被非法关押在孟连县看守所女士呼吁善良的人们关注此事,下面是她的呼吁信!

亲爱的朋友您好:

我叫刘艳,不久前还是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和文理学院的大学英语教师、副教授。我丈夫刘永九月一日在孟连县因为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章被劫持,非法关在孟连县看守所。九月三日,五华公安局(拒绝出示证件)和孟连公安局(李侄栟、罗云、胡文武)共六个人到我家(黑林铺的假日城市小区一栋一单元七百零一室),强行踹开房门,非法抄家,抢走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光盘和U盘等个人物品。

九月五日上午,昆明市公安局跑到师大文理学校威胁学校领导,以我也是法轮功修炼者为由迫使他们辞退我。为了不给他们带来麻烦,我只好写了辞职报告。为了不被迫害,我目前被迫流离失所,把因车祸瘫痪在床,需要我照顾的婆婆和刚刚读高中的女儿留给我那身体虚弱、走路不稳的妈妈照顾。由于这场迫害,我无法继续在学校工作,被迫离开我心爱的学生和教学管理岗位。

信仰无罪,利用各种方式揭露迫害、制止迫害也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公民有信仰和言论自由。我不会任由邪恶如此迫害。但是在这场持续十三年的残酷的迫害下,多少家庭就这样破碎,多少人被非法判刑、劳教、注射破坏神经的精神病药物、甚至酷刑虐杀、活摘器官!我热爱我的国家,但是这个邪党干的罪恶让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无法沉默!我们对政治政权不感兴趣,我们没有伸冤的渠道,我们被迫采用这种方式讲出真相是为了揭露和制止这场惨无人道的迫害。

有几个最基本的事实要向您澄清,希望您了解真相之后向我们伸出您善意的援手:

(一)法轮功一九九二年传出,到一九九九年七月非法迫害前,全国有上亿人修炼大法,祛病健身有效率达百分之九十八(多次调查结果)。大法修炼人按照真、善、忍去做,道德升华,于国于民有百利无一害。大家互相问问了解一下周围的法轮功修炼人就知道他们是一群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人。大法如果不好绝不会有上亿的社会各阶层、特别是知识份子和党政军各阶层的人相信,并在严酷的高压迫害下坚定自己的信仰。目前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台湾,不但修炼人数上升,而且给予大法三千多项奖项和褒奖议案?大法好不好,为甚么不允许大法修炼者说句真话?他们才最有发言权!

(二)天安门自焚是中共政府一手导演的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漏洞百出的丑剧。谁见过天安门广场的警察背着灭火器巡逻?否则如何在一两分钟之内就立即拿出十几个灭火器?谁见过气管刚被割开几天插管时就能声音清脆地唱歌,并接受采访?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中的刘思颖就被做到。一九九九年迫害前谁听说过法轮功学员自杀、杀人?为甚么迫害一开始那几个月就几乎每天都有这样的诽谤、栽赃陷害出炉?一言堂的国度里您能听到真实的声音吗?

(三)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和言论自由,国家法律和公民权利被执法者任意踩在脚下,挥霍百姓的血汗钱,对信仰真善忍的百姓随意抓捕、酷刑折磨、判刑劳教,甚至用株连亲人的做法逼迫大法修炼者放弃信仰。您如果能够突破网络封锁,到动态网、明慧网、大纪元等网站上看看,就会知道这场精心掩盖下的迫害有多么惨无人道、触目惊心!违反宪法、践踏法律的正是这些所谓人民公仆!法律不应该是用来维护邪恶政权的,而是维护人间正义和公道的才对呀。公检法部门难道可以随意以法律的名义无法无天地干坏事吗?

(四)在这场邪恶的迫害中,大学校园本来是社会最有良知的一个地方,也屡次出现很多人昧着良心参与迫害。我虽然遭受如此痛苦,但是为了他们的名誉和未来,我暂时也不想把这样的人揭露出来,希望他们能静下来思考一下。善恶有报是天理,人对法轮佛法修炼人做的好事、坏事在不久的将来一定会得到对应的回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9/17/丈夫被绑架-云南师大副教授被迫流离-262901.html

2002-01-28: 长春空军第二航空学院部分大法弟子受迫害事实

刘艳,女,原中共党员,东北师范大学研究生毕业,原长春空军第二航空学院基础部教官。7.20后因依法进京上访而受迫害离开学院,自谋职业。2001年12月再次进京正法,被抓后送往京郊某监狱,绝食抗议5天后无条件释放。现与丈夫刘永(大法弟子)及4岁孩子被迫害得在外流离失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2/1/28/23841.html

玉溪 澄江县联系资料(区号: 877)

2015-08-06:  澄江法院
审判长:杨爱斌 13988490679 刘美菊 13577721261
公诉人:徐坚、赵禅
澄江县国保立案人:冉玉龙15087722212、李伟强

玉溪市澄江县人民法院 地址:澄江县凤麓镇澄波路西延长线 0877-6685465

2015-07-15: 云南省澄江县法院电话:0877-6911820 传真:邮编:652500
地址:澄江县环城西路90号 联系电话:0877-2616021

2015-01-24: 澄江县公安局电话:
区号:0877
局长:李荣坤
政委:殷智才
经办人:叶自华、冉玉龙(15087722212)
办公室 6911260、6911446
局长室 6919333
政委办 6916690
法制科 6918566
副局长办 6916670、6919300、6916680
治安大队 6911864
国安大队长 6915072
刑侦大队 6911816
交通队 6685091
消防队 6911315
武警中队 6911344
看守所 6911352
右所派出所 6710003
阳宗派出所 6810006
禄充派出所 6610191
海口派出所 6680010
凤麓派出所 6911598
龙街派出所 6684339
九村派出所 6717110
新河口派出所 6769110、6769465
尖山派出所 6763110
戒毒所 6919447
110服务台 6911843
禁毒大队 6917664
经侦大队 6918678
交警大队 6685991
值班室 6684225
办公室 6685502
大队长办公室 6685669、6685809
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所长:王云宏
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电话0877-2194016 0877-2194018 0877-2145118
玉溪市红塔区看守所工作人员电话:王德宏13987700631 、聂剑波13708779053 、晋勇1398771971、闫伟 13987701032、孙璇 13908771980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8-12-09, 8:10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