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6-04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北京 >> 房山县(房山区,城关区) >> 刘胜志(刘胜智,刘盛智), 男, 50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北京房山区城关镇窑乐府村
个人近况: 已释
立案日期: 2005-09-19
家庭成员: 儿女/侄儿女/外甥/甥女: 刘金玉
夫妻/父母: 刘胜志(刘胜智,刘盛智) 苏秀荣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12-19: 北京市房山区法轮功学员苏秀荣、刘凤霞被绑架情况
2016年11月17日,北京市房山区饶乐府村法轮功学员苏秀荣、刘胜智夫妇被房山城关警察绑架。刘胜智血压极速升高,警察不敢留当天放回。苏秀荣和姑姐刘凤霞被绑架关押在房山区田各庄看守所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12/19/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九日大陆综合消息-339134.html#16121905057-1

2016-04-07: 夫妻被迫害家人受株连 北京房山苏秀荣控江

北京市房山区妇女苏秀荣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处处体谅、关心他人,夫妻关系和睦了,家庭幸福了。丈夫也走入大法修炼之中。

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儿女,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下雪的时候,怕学生上学不好走,他们夫妻二人为大家扫雪路。他们遇到矛盾向内找自己,吃亏让人,孝敬老人,事事处处先考虑别人。

一九九九年江泽民迫害大法后,苏秀荣一家人遭受了一般人难以承受的苦难,迫害他们的恶人说:“江主席说了,对你们法轮功杀无赦,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就连苏秀荣未成年的女儿也曾被恶人殴打致昏死。二零一五年九月,苏秀荣也加入了诉江大潮,对迫害元凶江泽民提出控告。以下是她在控告书中陈述的被迫害情况。

一、因上访讲真话被关入精神病院

我是大法亲身受益者,一九九九年十一月,我第一次进京上访,刚到天安门广场,就有几个警察问我:“你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就这一句话之后,他们就把我强行拖上警车,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关押数小时后,叫房山城关派出所警察马玉良等人,把我拉回房山城关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之后又把包括我在内的六十八名法轮功修炼者都非法关押到周口店精神病医院,在那里受到非人的折磨。精神病人的叫喊声,再加上他们故意放大声的摇滚乐,根本让人无法休息。一顿饭只给半个馒头、半碗稀粥、几根咸菜条。周德运说:“给他们点吃饿不死就行了,江主席有令,对法轮功杀无赦”。六十八名法轮功学员最大的七十多岁,最小的十几岁。在精神病院被非法关押了四十八天,最后大家集体绝食五、六天,才勉强把我们放出来。

二、被关黄山店戒毒所洗脑迫害

过了一个多月,我又被骗到房山区看守所。从那里坐上一辆大轿车,强行把我们拉到了黄山店戒毒所,都是马玉良带领着抓的人。随后把我们带到会议室,周德运说:“江主席说了,对你们法轮功杀无赦,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接下来整天洗脑、搜身,把所带的大法书全都抄走了。天天给洗脑,还不告家里人说关在哪里。他们怕我们的家人知道了,把大门口贴成“植树造林指挥部”来迷惑我们的家里人,把家人急的够呛。快过年时,才告知家人并且让每人交1000元罚款才可放出。当时我和我丈夫都被关押在内,家里只剩下三个没成年的孩子,他们说没钱就不放你爸妈出来,大女儿被逼无奈从亲戚处借2000元钱交的罚款。

三、多次上访 多次被抓

我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行使自己的合法权利,要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于是我多次进京上访,但是多次被抓、关押,现在已经记不清楚有多少次了。

二零零零年初,我进京上访,天安门的警察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之后,就因为不说姓名地址,一脚就踢在我的胸口上,踢得我连连后退了好几步,气都喘不上来了。就因为相信政府,合法上访,就遭到了如此对待。每次被非法抓捕、拘留都是半个月至一个月,并且有时不出示任何手续,从看守所出来不久,我在家中观看法轮功录像,警察闯进把我带走又非法拘留一个月。

每次上访遭到绑架后,送到拘留所强行搜身,连内裤都不让穿,一丝不挂的搜查后,送到看守所不足十平米的小号里面。小号里被关进二、三十人,屋内还有普通犯人,墙角还有厕所,无法躺卧和休息。

四、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从房山看守所给我绑架到了大兴调遣处,我被劳教一年。

在调遣处里,我们法轮功学员遭受了种种非人的折磨,现仅举出几例进行说明:一下车往调遣处里面走的时候,就有几个警察每人手里拿着电棍,一直电击我们,恶狠狠的不断嘶吼着“低头”。进到调遣处里面之后,就有警察呵斥我们扒光衣服,一丝不挂的抱头蹲在墙根,蹲了好长时间。

之后又叫我们把被褥都拆开,连成卷的卫生纸都必须一卷一卷的拉开,检查有没有法轮功的东西,当时在我的物品里面翻出了一张大法经文,就有几个警察轮番的用电棍电我,非法审问经文的来历,我只能默默的承受着,在思想中反复重复着:我修真、善、忍没有错,“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警察见无济于事,接下来又叫我们重复做蹲下、起来的动作要做几百个。做的过程中,嘴里还要喊着“报告”、“到”、“是”的口号,如果警察认为某一个大法弟子喊得声音小了一点,就指挥吸毒犯人(小哨)进行拳打脚踢,或警察用电棍电击,七、八月份正是炎热的夏天,伴随着警察和吸毒犯人如狼似虎的谩骂声,在太阳下暴晒,大法弟子重复着被体罚,被打骂,很多人都晕倒了,还有人被电棍电击的站不起来了。同时,在那个炎热的夏天,一个多月都不准洗澡,不准洗衣服,身上的馊臭味非常大,不管多烫的饭菜,必须在十分钟内完成吃饭、洗碗、大小便。如果十分钟内没有完成,就会有警察安排的监视法轮功修炼者的吸毒犯人进行拳打脚踢,并拖到警察面前,不容分说,电棍已击到身上。

有一次,因我在里面炼功,遭到了吸毒犯人的拳打脚踢,恶语相向,并把我拖到了一个小黑屋里面,好几个警察,一人一把电棍,发出蓝色刺眼的光亮,啪啪作响。一起对我进行电击,电了很长时间,直到我的身体和精神几乎就要崩溃了。

五、家人受株连 未成年女儿遭毒打

我在被判劳教期间,我十七岁的二女儿、十岁的小儿子和我的大姑姐,抱着相信政府,相信国家的心去进京上访,要求给个合理的说法,按照法律流程办事。回来后的第二天,我二女儿正在加油站上班,大队干部就把我二女儿骗到了大队,说有上级领导找谈话,谈完话就回来,面对百姓的父母官,以及“谈话”背后的重重阴谋,十七岁的未成年少女就这样,没有多想就跟着大队的干部走了。到了大队,根本没有所谓的领导找谈话,几个人连推带拽的把我的二女儿推进了一个早已挂好窗帘的屋子里,屋里面还有几个男人,说是城关办事处的,由政法委书记周德运带领着,不由分说,就动手打我二女儿,还让“骑马蹲裆式”的姿势,用弹簧鞭子抽臀部。七月天热,我二女儿只穿了一个短裤,被打的衣服都粘在了肉上,臀部也成了黑紫色。拳脚、电棍、弹簧鞭子轮番上阵,我二女儿被打晕三次。我不禁要问,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就因为到信访办说句公道话,就要遭到这样的毒打,还恐吓她不准说出去,不准她上班,更不准任何单位接收法轮功的修炼者,否则就对该单位进行施压。因为家人是修炼法轮功的,处处受到歧视,我大女儿忍受不了这么大的精神压力,迫不得已到了江西等地打工,十九岁的女孩,一个人在外举目无亲,吃尽了苦头。

在打我二女儿的同时,大队也用同样的手段把我丈夫和大姑姐骗到大队,电棍电、拳打脚踢,把我大姑姐毒打折磨的好几个月都行动不便,并多次电击我丈夫的生殖器,腋窝等处。

六、一家三口被绑架,自己遭野蛮灌食,注射不明药物迫害

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上午,我们全家正在家里贴春联,突然闯进我家十多个警察欲绑架我丈夫,我上前阻止他们,十三岁的小儿子,二十岁的二女儿也和警察说,我爸爸没做过坏事,你们不要抓我爸爸。他们一看我们上前阻拦,打电话又叫来几辆警车,还有610的车、人,都停在了我家屋后还有小路上。警察和我们的争吵招来了好多村民,警察一见人这么多,更加强行着把我丈夫推上了一辆警车,把我二女儿也拽上了另外一辆警车,把我强行抬起塞进了一辆警车的后备箱里,我小儿子被两个警察掐着脖子,扭着两只胳膊,按倒趴在地上,一侧脸贴着地,大声的哭喊。听到屋后我小儿子的哭喊声,刚刚生完小孩二十二天的大女儿再也忍不住了,大冷天从屋中跑出来冲到警察面前,怒斥道,一个未成年儿童犯了什么罪,你们这样对待,旁边围观的村民也纷纷指责警察的不法行为,他们才肯放手。

警察把我们一家三口绑架到看守所,给我的罪名是妨碍公务。我一进去就开始绝食,到第八天开始给我非法灌食,从鼻子往胃里面捅管子。有一次把鼻子捅出了血,还强行往里捅,结果捅到了我的气管里,险些把我给憋死,我晕倒在地上抽搐,之后他们又给我戴上手铐、脚镣,用担架抬着把我押上了警车。到了房山县医院,给我非法强行用手铐,脚镣在床上绑成了一个大字型,还强行往鼻子里面捅手指粗的管子灌食,并强行注射不明药物。每一次灌食的时候,我都痛苦的死去活来。在看守所囚禁期间,由于被注射不明药物,我的眼睛从此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看东西模糊不清,被关了一个月之后,又把我和丈夫、二女儿都转移到了大石河610非法转化班,不准睡觉,非法洗脑等多种方式进行强行转化。

七、遭秘密绑架

二零零六年二月,我再次被戴上手铐,推上一辆车,因天黑不知道给我绑架到了一个地方。到了那里,用另一把手铐一头铐在给我带的那个手铐中间的拉链上,一头拉紧锁在凳子最下面的横撑上。我只能坐在椅子上弯着腰低着头。屋里还有两个人,一个人问我:“你叫什么,在哪住”等,因为我有权保持沉默,我就没有回答他们的问话,那个人就用大皮靴踢我带在手腕上面的手铐,边踢边骂。我还是一言不发,他就连续的踢,直到手铐已经嵌在了肉里,我的痛苦难以言表,手抽的像鸡爪子一样,已经变成了黑紫色,我感觉心脏跳动到了极限,几乎要昏死过去了。这时,我隐约听到,其中一个人说:“我们是警察,你不说我们也知道你叫苏秀荣,告你说,上头有令,对你们法轮功的打死白打死,打死了你也没人知道。”宪法赋予了公民沉默的权利,就因为上头的一句践踏法律践踏人权,践踏人性的一句话,我却为此饱受着非人的残酷迫害。此后三个月,我的手指才逐渐恢复了知觉。经受了一夜生不如死的折磨之后,第二天上午他们把我押上警车,我才知道那是良乡鱼儿沟附近的一个地方,好像是良乡国保大队的人。

再一次给我囚禁在了良乡的一个610转化班里,非法洗脑二十多多天,期间用威逼,恐吓,欺骗,软硬兼施,不准睡觉等不择手段,对我进行着肉体上,精神上的所谓的转化。四月从良乡610,又把我强行送到北京七处第一看守所,囚禁了五、六个月之后,十月份左右,又从北京七处第一看守所非法转押到房山看守所。直到二零零七年的七月,给非法定罪为利用邪教组织迫害法律实施罪,被判大刑五年六个月,押送到大兴女子监狱。

期间我受到了非人的折磨,承受着本不应承受的痛苦,高强度的体力劳动,精神上长期的摧残,强行灌输捏造的天安门自焚造假视频等方式不分白天黑夜的洗脑,每天必须背会监狱里面发放的污蔑法轮功的东西,不背或者背不全,就体罚,不准睡觉,每天还强迫写日记,还有进行思想汇报等等,精神已经接近崩溃,不忍再去回忆。

十六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以上我也仅仅只说出了一小部分而已,这也是全国大法弟子遭受到的迫害的一个范例,这场迫害是史无前例的,江泽民这个迫害元凶应受到正义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4/7/夫妻被迫害家人受株连-北京房山苏秀荣控江-326341.html

2010-02-25: 专题报导:北京团河劳教所的种种罪恶

北京团河劳教所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黑窝之一,其花园式的外表掩盖不了一桩桩暴行所书写的罪恶。
......
2.2009年六月七日团河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刘志强、张永强、王洪成、蔡学亮、翟广生、刘金涛、刘骝、周明长、赵宝利、
于彦杰、杨志勇、王建新、雷振华、张雷、张立成、辛书明、李万庆、杨明华、吴志 明、郑云敬、郑常国、赵长利、刘建国、赵晨、付长山、齐瑞宜、张楠、纪凤琴、王庆照、高勇华、陈世华、崔振海、俞平、赵力、张海建、吴凤春、庞建、王凤 山、刘继业、李春生、刘长余、张久海、赵富贵、赵国、陈苏平、李展、刘文彬、刘克彬、何进福、刘会成、陈玉刚、李国民、付云满、李振海、王中生、王整风、 赵德远、齐士纯、耿大海、孙良贵、李雪军、王明月、金晓辉、蔡忠、宋京财、刘海涛、齐广然、刘胜志、齐广顺、付玉杰、杨承山、田恩泽、陈生、张春龙、蒋士 元、邱凤章、刘文和、王德顺、肖喜成、来晓清、柴小乐
......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10/2/25/218790.html

2008-04-01: 北京房山区刘盛智被绑架
3月21日,北京房山区城关镇窑乐府村法轮功学员刘盛智(男,50多岁)在家中被房山区610办公室、房山公安局国保大队城关镇派出所的邪恶之徒强行抓走。

据目击者说:那天去了两辆警车十来个人,(有不穿警服)对刘无理搜身‘抄家、乱翻一通并强行把人抓走去了什么地方目前不清楚。因当时家中只有刘一人,其女儿上班了,其妻苏秀荣现仍在北京团河劳教所被迫害,没有家人知道详细情况。

管片民警高维坡:电话 13501078795
http://www.minghui.ca/mh/articles/2008/4/1/175603.html

2000-03-10: 房山区黄山店戒毒所64名学员致国际人权组织的信
国际人权组织的工作人员:

你们好!
我们是北京市房山区城关镇前朱各庄村法轮功学员,名叫曹桂香、王淑娟、侯秀兰。因为我们看到了2月14日朱总理在电视新闻上讲的“国家要关心信访部门的工作,而且热情接待每位来访者”。我们怀着对政府部门的信任,3月3日为政府通缉我们老师、捏造事实一事来上访,当我们来到信访局门口时,门口簇拥着很多人,一个老人说:“你们是大法弟子吗?”我们回答“是”,他说:“大法弟子都抓起来了”,我们说不怕,这时过来一个警察听到了我们的对话,让我们進去,在信访局里,警察接待了我们,填完表之后,有两位警察拽着印有“法轮常转”四个字的横幅,让我们坐在椅子上对着横幅,这时有记者拍照,先拍横幅,再拍我们,之后就让我们等着当地派出所来接我们,我们被接到房山区派出所。警察像审犯人一样审我们,问我们上访几次了,以后还去不去等问题,现在我们被关在房山区黄山店戒毒所,而且这里还有因曾经上访被关在这里的65名大法弟子,我真想不到国家的工作人员就是这样“热情接待我们的”,我呼吁世界人权组织能派人来了解我们,听听我们的心声。

身陷黄山店戒毒所的大法弟子:

崔晓然、魏桂兰、刘文、姜景芳、刘春华、陈文通、陈连海、梁爱君、王秀慧、李慧云、史会荣、肖淑芹、李秀娟、徐淑芬、李素芹、陈书梅、毕晓天、王淑珍、孙宝艳、郑秀芬、曹桂香、隗书月、李金芳、范秀珍、于焕凤、乔表珍、张兰平、杨永、崔秀珍、朱慧芝、付晓琴、康淑珍、崔树忠、郭长洪、崔红霞、宋桂珍、史会良、王秀莲、周书芬、宋振兰、董玉玲、史淑荣、刘玉香、史学玲、高振学、李会新、刘胜志、徐艳秋、卢景玉、王凤龙、王淑莲、李秀娟、刘志霞、刘凤霞、苏秀荣、陈永台、刘淑敏、薛宝玲、杨秀茹、解秀萍、魏五茹、解有维、张义、李占谢等64人签名

2000年3月5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10/3723.html

2000-03-08: 给北京市政协九届三次全会的公开信
北京房山黄山店戒毒所的68名大法学员正在绝食
【编者按】以下是北京市房山区3月3日被抓進黄山店戒毒所的68名法轮功学员在戒毒所写的签名信。这68位大法弟子自被抓后一直坚持全体绝食,目前已進入第3天了,其中有几位是70多岁的老人。希望国际社会尽快对他们予以关注和帮助。

房山区的各位领导们:
你们好!

现在我们68人正被关在北京市房山区黄山店戒毒所。

自从7月22日,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后到现在已经有7个月了,在这几个月里,你们派出所的人接我们、审我们,相信你们对我们法轮功学员也有了一些了解,你们也许对这些人为甚么这样坚修大法有些不可思议。我想我们都是社会上的人,都有善良的本性,我想把我们的感受告诉你们以打消你们对法轮功学员的误解。

我们老师是个伟大的觉者,在常人中是个极好的人。电视里演的完全是捏造的。我们在修炼中自己有体会,不是头脑发热,受人左右去上访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法轮功是教人向善的,我可以给你们举几个例子。有一个收税的学员,他说以前收税的时候,别人给甚么东西都要,自从学了法轮功,人家再给甚么东西都不要了。因为他知道无故拿人东西要失德的。还有一个妇女是个卖衣服的,有一天她卖衣服的时候,来了一个顾客花了一百元钱买一套童装,当顾客要拿走时,她看到衣服上有个洞,可是顾客没看见,她急忙跑过去说:“我给你换一套,衣服上有毛病。”当时那个顾客都说:“现在社会还有好人。”还有一个妇女因为婆媳不和,跟她的公婆已有8年不说话了,可是学了法轮功之后,她知道应该对人无怨无恨,就买了许多东西去看望了两位老人,已经8年没见面的两位老人头发花白了,看到她之后被感动得热泪盈眶,她说:“我要不学法轮功,一辈子都不会来了。”

这样的例子多得数不胜数,在我们按着老师说的做好人的同时,有许多得糖尿病、心脏病、脑血栓等大病的人,不知不觉病好了,不用吃药了,难道这些不是奇迹吗?老师说过:“大法修炼的学员对于宇宙真理的认识是理性与实践的升华”我们都是处处修自己的同时体会到了法的威力,所以才对大法这样坚定的,如果每个人都学大法,以法为师,那么这个民族一定会幸福、祥和的。难道你们不希望社会上好人多吗?而且现在大法弘传,有许多国家都在学法轮功,而且国外有的政府给老师发奖章,说我们的市民学了法轮功之后,身体变好了,心灵也纯洁了。我们老师也绝不是有些人谣传说的有甚么政治后台,我们老师说过:“一再谣言说我和法轮功有国际背景及政治目的,如果是那样,我为甚么要被利用哪?为了钱吗?我只要说一声大家给我一块钱,一亿多人每人给我一块钱,我马上可以成为亿万富翁;为了权利吗?作为我及我们修炼的人是绝无此心的,历史上当皇帝当王子的都放下权力而修炼的也不少;那么为了仇恨吗?我的祖辈上都没有和共产党过不去的,而我本人又是生长在新中国,和政府从来没有过矛盾,请不要听信谣传。”老师是这么说的,也确实是这样做的。

现在社会上人心都很复杂,人人都活得很苦、很累。在这个时候,大法弘传、法正人心,从新启悟人善良得本性。老师在《再论迷信》中写着:“特别是当人类社会的道德处于全面崩溃时,是伟大的宇宙再一次慈悲于人,给了人这最后的机会。这是人类应该珍惜万分的希望,然而人却为了私欲破坏宇宙给予人类的这最后的希望,令天地为之震怒。”我希望你们能相信我们都是好人,我们去上访,是为了让政府知道我们的真实情况,不要误解我们,而且我们赤手空拳,容易抓、容易打,警察打骂我们,我们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而且我们还用善心对待别人,从7月到现在也有几个月了,我们没有遊行、示威、没有不好的行为,只是上国家的职能部门去讲道理,相信现在社会各阶层的人对我们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我们就是想学法、修心,没有其它任何目的,我们希望政府和各职能部门能给我们一个公正的答覆,让我们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


法轮功学员签字:
崔晓然、杨秀茹、毕晓天、肖淑芹、王淑珍、刘凤霞、刘志露、陈书梅、刘文、徐淑芬、李会新、杨永、卢景玉、陈永占、陈文通、史会良、董玉玲、于焕凤、高振荣、张义、吕秀玲、李金芳、李秀娟、宋振兰、刘胜志、王凤龙、刘宝良、苏秀荣、陈连海、王秀慧、王淑莲、姜景芳、郭长洪、解有维、乔表珍、孙宝艳、郑秀芬、刘春华、魏云如、周淑芬、李慧云、李素芹、薛宝玲、刘淑敏、张兰平、康淑玲、付晓琴、崔秀珍、刘玉香、史淑荣、史学玲、隗书同、解秀萍、徐艳秋、宋桂珍、李爱华、李秀娟、魏桂兰、崔红霞、王秀莲、史会荣、梁爱君、朱慧芝、曹桂香、王淑娟、崔树志、侯秀兰、李XX(字迹无法辨认)

2000年3月7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8/3745.html

2000-01-28: 附件三:北京周口店精神病院被关押52名学员的联名信

关押我们的有关单位,都对外封锁消息,家属们心急火燎的到处寻找失踪的亲人,有去黄山店戒毒所的,有去周各庄精神病医院的,尤为凄惨的是何桂珍那受重伤住医院的丈夫没亲人护理,苏凤霞那90高龄的婆母没人侍奉,丈夫腿残,女儿年幼正上学,一个重要的家庭主妇被骗到精神病院关起来,整个家庭面临着破落的威胁。徐淑芬那大脑萎缩的老伴去大街上哭着喊着找老伴,其情其景惨不忍睹。当有的家属听警察透露了亲人的下落,也就在同时就受到了恫吓威胁,于是家属们气急败坏地找我们施加压力,杨淑芳的丈夫来闹离婚,杨学华的妻子来大骂,母亲拉着儿子哭着说:“你再炼法轮功我就绝食!”我们在承受着撕心裂肺的种种摧残,功友刘树新的家属不知是费了多少周折开通了路子,来到这里谎称探视,当刘树新刚一走出门口,几个家人就把她架上汽车,到家后就是一顿毒打,鼻青脸肿,眼都封上不能看了。苏秀荣、刘胜智夫妻都被关押在精神病医院里,大女儿只好辞去了工作,回家照看两个上学的弟弟妹妹。其家里被停电一个多月了,她们只能点油灯学习功课。苏凤霞担任小队一个企业的会计,由于突然不能上班,影响了年终结账,使全队企业都受到了影响。生产队还趁此机会登门索要一仟元的伙食费,说是交给精神病院,警察们说去一趟北京罚款两仟元,村里说要一仟元的风险金。

52名学员签名(略)
2000.1.17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28/1807.html

房山县(房山区,城关区)联系资料(区号: 10)

2020-04-25: 房山区政法委:
地址:北京市房山区良乡政通东路1号,邮编102400
电话:01089350447
师兴龙 18610718066
隗功民 13611148279
温忠鑫 15801279228
罗峥 13810163890
刘雁飞 13552820399
王心松 13911926635
李静 13810602690
魏广勋 18601220909
刘铮 13601253828
赵放 13718800686
袁丽琴 13683639369
任瑛 13911772706
王怀建 15010220159
赵书国 18611728702
杨四奇 13801118026
刘凤海 18810861186
康华 13901380707
王伟 13901191398
于敬 13716454381
张进堂 13801166134
刘焕忠 13701260359
孔令红 13661221516
孙术 13911537183
于海龙 13910179185
隗有清 13910565758
安海民 13521290445
赵海东 13331171158
刘立涛 13651270345
孟凡伟 13552709288
王洪英 13521323496
房山区610办:房山区良乡邮编:102400
主任李文亮 13311285785 住址:房山区良乡西潞南大街28号3单元501
610人员:
丁 颖 15210840620住址:房山区城关街道永安西里北区3号楼102 房山区邮编:102500。
刘国成 18201559823住址:房山区良乡苏庄二里20号楼302
石玉霞 15711094932住址:房山区良乡行宫小区四里18号楼2单元902
李 忠 13716259694住址:房山区良乡行宫小区4里15号楼3单元202
崔桂芳 13716081442住址:房山区良乡北潞园北潞华22-7021
房山区610办:
电话:01089360298、01089350478、01089350447、01089355271
... 更多

本案件有关文件

2000-03-10: 黄山店戒毒所里大法弟子的心声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10/3724.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