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5-25 星期六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河北 >> 邢台市 >> 乔云霞(乔云侠), 女, 38


紧急成度:
家庭地址: 河北省邢台地区任县辛店镇桥西村人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3-03-16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6-06-05: 河北省邢台市任县法轮功学员乔云霞、白献敏、贾玉坤被绑架补充
2016年6月1日晚,河北省任县法轮功学员乔云霞、白献敏、贾玉坤等为营救路刚、蔡蕴去广宗县看守所发正念,十点多被当地村民误认为是小偷,打110举报,说明真相后,仍遭广宗县恶警、国保队长张孟侃绑架。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两位平乡县法轮功学员,其中一位家属得到消息后,立即赶到广宗县要人,这位家属因不熟悉广宗地形,又是夜间,于是通过打110找到家人。他理直气壮的和当地公安交涉,于6月2日下午把两位平乡县法轮功学员接回家。

6月2日下午,乔云霞、贾玉坤、白献敏被任县公安局接走,同时任县公安局和当地派出所对乔云霞、贾玉坤、白献敏非法抄家。三人的家中都没有人,到贾玉坤家时,是从邻居家翻墙进入的,贾玉坤被抄走电脑和两袋东西,具体物品不详;到白献敏、乔云霞家,不知道是撬锁还是翻墙进去的,把白献敏翻了个底朝天,没有找到东西,据说在乔云霞家抄走不少东西,具体物品不详。

6月3日,在任县公安局对他们三人进行了非法问讯。检查身体后,白献敏、乔云霞因身体“不合格”,现被非法关押在任县拘留所;贾玉坤没配合他们的检查身体,看守所拒收,于6月3日晚平安回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5/二零一六年六月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29660.html

2016-06-04: 河北省任县法轮功学员乔云霞、白献敏、贾玉坤被绑架

2016年6月1日晚,河北省任县法轮功学员乔云霞、白献敏、贾玉坤去广宗县看守所发正念时,被人恶意举报,遭广宗县恶警、国保队长张孟侃绑架,6月2日下午,被任县公安局把他们接走,乔云霞和贾玉坤被非法抄家。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6/3/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大陆综合消息-329578.html

2011-05-22: 法轮功学员乔云霞在河北邢台洗脑班绝食抵制迫害

5月12日,河北省任县610恶警与辛店派出所恶警将辛店法轮功学员乔云霞绑架到邢台洗脑班。乔云霞一到洗脑班就绝食、抵制迫害至今。望知详情者,将详情告知明慧网。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22/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大陆综合消息-241289.html

2011-05-14: 唐钢法轮功学员郭丽云遭迫害经历
还有一位邢台地区任县法轮功学员乔云霞被长期罚站,暴打上绳,以后又被上绳,再后来被警察用警棍轮番猛击其臀部等多次迫害后,肌肉萎缩浑身无力,身体弱的走路需要两人搀扶,视物模糊,几近失明。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14/唐钢法轮功学员郭丽云遭迫害经历-240794.html

2011-05-07: 河北邢台任县新店乔云霞正在绝食反迫害

河北省邢台任县新店法轮功学员乔云霞(女、48岁),5月2号在任县双丰头村讲真相被恶警绑架。乔云霞被关押在邢台洗脑班(原邢台市二看)被迫害,现正在绝食。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5/6/二零一一年五月六日大陆综合消息-240158.html

2001-03-03: 目前被非法关押在第四大队的部分大法弟子名单:
1. 刘淑平 2. 王春荣 3. 吉芝兰 4. 袁玉阁 5. 刘俊岩 6. 刘菊华 7. 梁淑香 8. 刘艳红 9. 齐敬伟 10. 朱 红 11. 李 娜 12. 赵志嫱 13. 范立新 14. 贾玉霞 15. 张书芳 16. 李秋兰 17. 王治兰 18. 孙士真 19. 崔军花 20. 韩乐霞 21. 王金梅 22. 司彦芬 23. 刘 杏 24. 李改珍 25. 陈秀丽 26. 彭荣芬 27. 钟 为 28. 高俊莲 29. 郭立芸 30. 王志霄 31. 张素霞 32. 韩宝珠 33. 宋小平 34. 孟俊芳 35. 王大领 36. 易增燕 37. 乔云霞 38. 朱玉英 39. 柴芬爱 40. 朱景雪 41. 焦棉坤 42. 张俊肖 43. 靳立红 44. 李西红 45. 郝彦从 46. 贾素芬 47. 夏凤红 48. 魏翠云 49. 杨玉翠 50. 胡 辉 51. 王风梅 52. 胡胜满 53. 刘振新 54. 杨小芬 55. 侯淑英 56. 梅桂兰 57. 孙丽华 58. 侯海平 59. 殷利红 60. 郑淑艳 61. 刘桂艳 62. 王爱梅 63. 王秀芬 64. 张淑芹 65. 王素花 66. 张力亚 67. 张 娟 68. 代艳梅 69. 马素平 70. 于 娜 71. 李玉英 72. 张晓茹 73. 张梅鹊 74. 禹苏红 75. 马淑兰 76. 陶运光 77. 陈秀坤78. 马 朝 79. 马茂林 80. 莫肃资 81. 李凤芹 82. 卢占平 83. 赵雪平 84. 张爱平 85. 刘凤鸣 86. 王永梅 87. 刘巧敏 88. 单淑华 89. 郭文秀 90. 李桂芹 91. 李秀敏 92. 张华娥 93. 王秀花 94. 郭春荣 95. 魏庆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3/8604.html

2001-01-22: 邢台市部份被劳教的大法弟子名单
乔云霞,女,38岁,任县辛店,99年10月上访,劳教3年,石家庄女子劳教所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2/7094.html

2001-01-09: 石家庄劳教所四大队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体罚、暴行
劳教所规定了“三不允许”,即“不传抄、不看、不谈”法轮功的事情,更不允许炼功。若有违反,轻则拳打脚踢,重则上铐、上绳、带戒具。
1月8日,朱红因炼功被陈科长扇脸、脚踹、辱骂、后被铐在树上,因又炼功被中队长刘俊岭一手抓头发,一手打耳光,一连十几个,打得朱红大小便失禁。2月5日,大部份功友在院里集体炼功被打,上绳,上铐。李凤芹被上绳,使大便失禁,又上背铐,在后院冻了一天,范立新被史队长打耳光,耿队长、陈科长等7、8个人用警棍打,后上绳,又上背铐在后院冻了两天。孙丽华被耿队长打耳光,竟使一只耳朵失聪半个月,后又被周队长、孟队长等拳打脚踢,打完后还不许告诉别人。2月21日,因梁淑香给范立新写了一张便条被发现,尚大队长带七、八个队长在办公室把梁淑香踢倒,拳打脚踢,带手铐。梁淑香腿部被踢伤,至今疼痛。当时功友贾玉霞,周荣华等听说办公室打人想进去问问情况,却被大打出手,头发被一把把揪掉,脸被打出血。梁淑香、贾玉霞又被上背铐在后院站着冻了一天。晚上功友刘荣华、候海平质问尚大队长为什么打人,尚却矢口否认。三月中旬,因发现有大法书籍,侯海平被拳打脚踢。

为了争取合法权益,大法弟子要求8小时工作制及节假日休息,被劳教所拒绝。3月13日,54名大法弟子拒绝强制劳动。被罚站墙根,从出工站到收工,每天十几个小时,并限制上厕所,洗漱,有的腿站肿了,有的晕倒。为了进一步折磨学员,又让练队列,每天6个小时练跑步,正步。大法弟子相继炼功,背经文。遭到疯狂打压。贾玉霞被尚大队长等拳打脚踢,又被拖进车间关上门大打出手,尚边打边叫嚣:“这就是专政”。一个年近50岁的弱女子遭此暴行,竟痴呆了很长时间。范立新被耿队长揪着头发从外院到里院,从一楼到二楼再到一楼,拳打脚踢打耳光,下午又上绳。几个男队长对年过半百的刘菊华警棍电棍一起上,又上绳,把头夹在周队长的裤裆里打,流氓卑鄙令人发指,使刘菊华当时昏厥,打完后又戴背铐站墙根至晚11时,当时打得她头痛头晕,第二天量血压为180,一直头痛至今。张华娥,董春玲被叫到办公室打,并连续上两绳(称回头绳,极残酷的方法),董春玲上绳时,小指粗的绳子被扯断,第二次上绳,昏厥了几十分钟。至今张华娥肩胛处仍有两道疤痕。朱红被上绳两次,上完后还在胳膊与后背间垫了三本书。李娜被胶皮棒打,电棍电,上绳,殿部青紫。王淑敏队长还强迫她脱掉裤子只穿内裤叫其它队长打,叫嚣:“狠狠打,把屁股打烂”。王大领、王金梅、易增燕等人被耿队长、陈科长用胶皮棒每人打了二十多棍,打得她们头昏、恶心、面色苍白。近60岁的李燕荣被两次上绳,臀部被打得青紫。侯海平、郭丽云、乔云侠、李秀敏等多人也被上绳。有的功友被鞋底、竹片、高跟鞋打脸,脸肿得睁不开眼,还被它们笑话:“看大法弟子被打得成了熊猫脸了”。袁玉阁被耿队长叫进厂房用新鞋打脸,鞋都打坏了,打耳光打得一个耳朵出血。耿队长还说:“这就是专政”。每个功友臀部一大片一大片青紫,身上一道道血痕,惨不忍睹。

见毒打酷刑没使大法弟子屈服,劳教所又搞起人人过关,一个一个叫进办公室谈话,强迫干活,不答应就招来一顿毒打。4月25日全体大法弟子在早晨报数时背经文,被暴力制止,刘菊华,刘彩华被逼撞头以生命护法。4月27日,年近60岁的王凤梅老人因拒绝参加强制劳动被勒令站墙根。4月28日近50名大法弟子脱掉劳教服,绝食,拒绝强制劳动。三天后被灌食。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9/6613.html)

2000-09-12:乔云霞,女,37岁,河北省邢台地区任县辛店镇桥西村人,家庭电话:0319-7562669。因修炼法轮大法,坚持上访而被劳教三年,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四班。这是一个坚持信仰的大法学员用血泪凝就的真实故事。

1999年7月20日,那个给多少无辜生命带来刻骨铭心苦难的日子。中央决策失误,将千千万万的好人当做了自己的敌人,并开始了大规模的打压;与此同时,大法弟子们不忍眼看宇宙法理被无知的人疯狂地诋毁,因为这决定了一个人、一个民族甚至整个人类社会将来的生存去留问题,于是,多少法轮功修炼者放弃了安宁美好的自修生活,甘愿冒着生命危险不厌其烦地一次次上访向中央澄清事实真象,希望中央能收回成命,还光耀于我华夏。这其中,就有乔云霞

1999年10月23日,星期天,她到信访局上访,当时信访局门口便衣林立,看见来上访的人,先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是就当场抓住押回本地。看到这一些执法人员公然违反《宪法》,阻止百姓告状求助的丑恶表现,她巧妙地避开了警察,没做正面回答,才幸免于难。

1999年10月25日,星期一,时隔两日,她再次来到信访局。只见信访局门口人山人海,到处是便衣,形成了两道厚厚的人墙,足有一百多人,中间只留了仅能通过1个人的通道。她没有退缩,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進去为师父伸冤!穿过通道,前面上来了六七个人挡住了她的去路,问她是不是大法弟子,是什么地方的人。乔云霞巧妙地回答:“我是中国人,来信访局伸冤的!”说完穿破包围径直往里走,上来一个女的,一把抢走了云霞的书包,她说了一句:“你拿走吧。”便往前快步而去,她心里想:“我一定要進去为大法伸冤。”一个男警察见状急坏了,赶忙跑过来抓她,云霞就和警察赛跑,但还是被这个男警察抓住,把她拖了回来,狠狠地摔在地上。她从地上站起来,继续向前跑,又追上来三、四十个人把云霞团团围住,一个男便衣顺手从她的胸罩里掏走了2100元钱(要知道,这可是她仅有的一点积蓄!)云霞不屈不挠,说道:“这可是信访局大门口,为民做主的地方,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些人竟敢抢走我的包,堂堂人民警察竟从女人胸罩里掏走2100元钱,假如你是执法者,你们知不知道你们在执法犯法啊!我告诉你们,提包我可以不要、钱我可以不要、命我都可以不要!”这正气凛然堂堂正正的话语力透人心,把这些一贯欺压鱼肉百姓的“人民”警察吓呆了,他们赶忙还了她的提包和钱,摆摆手,放她过去了……

信访人员接待了云霞,填写了上访表后,就把她关到一个地方,里面关押了全国各地的许多大法弟子,都陆陆续续地被本地干警给强行戴上手铐押送到驻京办事处。邢台地区的公安乘机抢走了在押六名大法弟子的钱,云霞被他们强行搜走了二百三十多元钱,没有任何理由,更无任何收据。当晚被押回任县县委,被县长一顿辱骂后拘押在任县看守所。

一進看守所大院,就看到两位大法弟子面壁而跪已经4个小时了(昨晚罚站6个小时)。管教大声训斥,连喊带骂地告诉云霞,来这儿不许炼功。云霞毫不畏惧,斩钉截铁地说:“饭我可以不吃,功不可以不炼!”她第二天(10月26日)就开始炼功,同时开始绝食;当天早晨因炼功,他们给她们戴上了劳教所最重的脚镣,连续三天。绝食第七天时,管教看她们精神很好,提一大桶水脸不变色心不跳,就罚她们在院子里跑步,并告诉她们跑不动了可以走,她们便乐呵呵地一边走一边背《洪吟》。10圈过去了,20圈过去了,40圈过去了,那些在押犯人看了都很吃惊,他们搞不明白一个人绝食7天竟还有这么大的力气,纷纷说:“你们能再走40圈,我们就佩服你们!”一百多圈过去了,二百多圈过去了,三个半小时过去了,……她们已精疲力尽,所长在旁边盯着她们说:“快走!什么时候走不动了让犯人拖着你们也得走!”还有一次,让她们背监规、唱歌、练队,云霞她们认为自己没犯法,不是犯人,所以拒绝;于是她们六人接连被上绳,接着罚她们面壁而跪两个小时……

1999年12月22日,云霞被送到石家庄市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劳教三年,接受强制的劳动改造。她认为自己没有任何罪错,穿区别服有辱大法清白,所以自入所那日起,拒绝强制性劳动,拒绝穿劳教服。后来,大法弟子们提出要恢复8小时工作日,被一些人拒绝。2000年3月11日,他们罚大法弟子们站墙根,以立正姿势站着,一动也不准动,而且从早晨6点半站到晚上11点左右,每天十七八个小时,连续15天。大家的腿都站肿了,脸晒得掉了皮,有的人站着站着就昏了过去……一天,云霞被叫到办公室,7名干警气势汹汹地围着她,拳打脚踢,揪头发,连吼带骂,打完后问她,以后还炼不炼功,她毫不犹豫地回答:炼!谁知话刚一落地,7个人上来就煽耳光,有的用脚踹,将她一次次地踹倒在地,打了一遍又一遍,问她还炼不炼,她坚定地回答:炼!再打,再问,她回答得反而更坚定:炼!炼!炼!打死都炼!这些人气急败坏,开始给她上绳,强行让她跪在地上,用一条细绳,从脖子上绕一圈下来,同双手反绑在一起,然后用力拉,绳子拽得越紧,人就越喘不过气来,绳子越勒越紧,人的胳膊就很可能筋断骨折(过去有许多犯人因此竟终身残疾,痛苦一生)。解开绳子后,她四肢麻木,筋骨酸痛,他们问她还炼不炼,她还是咬紧牙关:炼!紧接着又给她上第二绳。两次上绳下来,尽管她身上到处是一道道的红色血斑,两手臂根本不听使唤,两腿行走困难,可她始终坚定不移地回答:“炼!”为此她的右手开始麻木,足有半年之久没有知觉……在这期间,许多大法弟子相继被上绳,有的绳子都被拽断了。

2000年3月29日,又加大了对大法弟子们的打压,每天练队8小时,一律走正步、跑步,她们当中,岁数大的已有56岁,最小的22岁,都不例外,练完队后接着罚站墙根。那段时间,每天都有人从队伍中被叫到办公室,上绳、打警棍、上电棍、拳脚相加、打耳光、揪头发,受尽污辱。一天,云霞又被叫到办公室,干警问她干不干活,接不接受劳动改造。云霞善意地告诉他:大法是清白的,师父是清白的,我没有犯任何罪错,接受劳动改造就等于默认了政府对大法的错误决定,我干活就是在做坏事。干警听罢拎着警棍就是猛抽,警棍带着“呼呼”的风声,打在屁股上的“嘭嘭”声从楼上能传出去很远,但坚强的云霞咬着牙一声也没吭,只听到恐怖的“嘭嘭”声及队长的咒骂声……打完后,还问她干不干活,尽管她当时疼得死去活来、心跳加速、呼吸已经微弱、双脚麻木,但她没有丝毫怨恨,还是忍着痛继续向这个干警弘法。此干警根本听不進去,也许是打累了,气喘嘘嘘、连喊带骂地将她赶出了办公室。她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扶着墙艰难地一步一步向楼下走去,每移动一步都痛在心上──不是因肉体上的伤痛,而是因某些人无视这千载难逢的善缘,仍疯狂地继续做恶,无知地一次次地毁灭自己……这一次,云霞的屁股被打得黑紫黑紫的,浑身肿起老高,行走困难,两腿一摁一个坑,晚上躺下,不知第二天早晨还能不能再起来……但它们根本无视她的伤痛,还是凶狠地让她同大家一样练队──尽管每走一步都疼痛难熬,但她咬紧牙关,暗暗地鼓励自己:坚持、坚持、再坚持!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一分一秒地坚持着,继续站墙根、走正步、练队、甚至跑步!这样酷烈的非人待遇,她硬挺过来了,前后总计47天。

2000年4月28日,52名大法弟子开始绝食,以命护法: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有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3天后被强行灌食,有的人被灌得出了血。5月1日,其中的18位大法弟子被秘密关押至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第三大队,其中就有乔云霞。她们一到这里,就被严密地监控着,不准随便出屋,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一个眼神都被控制着,更艰苦的考验开始了。在这里,每天学法炼功就会遭到一顿毒打,专打要害之处,头发被一团一团地揪下来;身上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少女的乳头被掐破了;大腿内侧下阴部位被掐,裤裆都被扯破了;有的把大口大口的痰用卫生纸包上塞到她们的嘴里;喉咙被掐得肿了起来,喝水都困难;有个劳教犯人扬言说,在这里就拿你们练手,出去后杀上十来个人,可怜这些大法弟子竟成了她每天练习杀人的活靶子!因炼功上吊铐,铐在暖气管上,站不直蹲不下,有的铐在桌子腿上,有的铐在厕所里,一铐就是十几天。

有一次,因炼功,乔云霞被“监控”一阵毒打后,又上来两个女队长(姓名待查),非但不制止她们这种行凶行为,反而助纣为虐,左右开弓打了她十几个耳光,又打周围的功友。云霞大声说队长打人是执法犯法,她听了上来就打了云霞十几个耳光,打得云霞当时就天旋地转。她还扬言说:“来到这里就得听我的,我就是法!有本事你去告我呀,你去告我呀!”

还有一次,云霞背《论语》,她们用湿毛巾勒她的嘴,用饭勺撬她的牙,嘴被毛巾勒得血水淋淋,牙也出了血;她们还嫌不够,当众用流氓手段污辱她,云霞不为所动,坚持背法,她们疯狂地揪着她的头发,把她拖到水池下,用冷水浇她的头。……不管她们怎么折磨,云霞坚持背法的声音一直未断,七十二首《洪吟》、二十多篇经文她统统背下来了,她们一直用冷水浇头3个多小时,云霞也高声背法足有3个多小时。

一次因背法,她和大法弟子们被灌辣椒面──鲜红的辣椒面火辣辣地烧灼着她们,痛得人在地上直打滚,还用毛巾勒脖子、用毛巾堵嘴、毒打了一遍又一遍。“监控”人员(犯人们)在这里还有权力给大法弟子们上铐,手铐本来是刑具(戒具),在这里竟成了犯人们拿大法弟子们寻开心找乐子的家什。当有大法弟子反映到队长那里时,说再这样放任下去会出人命的,该队长(姓名待查)却说,出了人命她担任着。愚顽不明的生命啊,迫害正法修炼者的罪恶是谁能担得了吗?

种种罪恶,负债累累,但无论什么生命怎样对待大法弟子,她们仍满怀慈悲善意告诫世人:为了你日后生命的永久,不要再继续作恶了!每个大法弟子都正在以向世人讲明真象为己任,倾尽全身心的力量,毫无保留地向世人证实大法,维护大法,荡尽世间一切罪恶的污垢,走到哪里就把法洪扬到哪里。


(知情人整理 2000年8月)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12/2223.html

2000-07-01: 石家庄女子劳教所(第四大队)消息:

上次因炼功、绝食、不穿劳教服被转到劳教所第二中队(石家庄市太华街135号)的18名精進的大法弟子已增到20多名,她们的所作所为令天地为之动容。

五一前后学员们因炼功而遭男警察用皮棒毒打,谁炼功就打谁,把学员的臀部打得皮开肉绽,不能坐、不能躺,只能趴着。

邢台学员乔云霞在劳教所比较年轻,每次炼功、绝食都是带头站出来,所以在里面挨打最多,有一次因炼功被上警绳,捆得特别狠,绳子都被捆進肉里,松绑后仍坚持炼功。

保定的学员许绣芝,今年33岁,她在天安门广场六次成功地打起法轮大法的横幅后直接被送到这里劳教。

学员赵雪平要炼功,干警百般阻挠不让炼,被折磨得晕死过去,被功友抬進屋后苏醒过来说:“我怎么在这儿?”她都不知道是怎么来的,以后再炼功就没人再管她了。

为了阻止学员炼功,劳教所安排监控学员,所谓监控就是两个犯人跟着一个学员,就是上厕所也跟着,有的学员向犯人弘法,感化了犯人,最后到了这种程度:学员炼功,监控她的犯人也跟着炼功;学员绝食,犯人也跟着不吃饭;有时,犯人还提醒学员说:该炼功了。

在劳教人犯眼中畏之如虎的劳教所领导,在学员心中只是认为他们可怜,没有一点害怕他们的心,一次学员对去劝说转化她们的劳教所领导理直气壮地说:“……我们上访敢向国家反映真实情况,你们敢吗?你们只敢欺上瞒下,我们敢做敢为,光明磊落,真正执迷不悟的是你们,你们再这样下去,真正淘汰的将是你们!”他们无言以答,怏怏地走了。

现在,学员们的行为逐渐改变着环境,现在劳教所执行8小时制,星期六、星期天可以休息,背经文、学法都不管,有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像原来那样无休止干活了,他们曾想让干多长时间就干多长时间。有许多学员都写了上诉材料,要求释放,以便出去后为护法多出一分力。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1/1822.html

2000-08-19: 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被强行非法关进监牢之后,与世隔绝,当局认为他们没有上访或向世人呼吁的自由了,但虐待和迫害一天也没有停止过,其目的仍然是害怕他们学炼法轮功,甚至害怕提起法轮功三个字,听到有人谈起这三个字就谩骂殴打。例如在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每个大法弟子都被安排1~3名真正的犯下各种罪行的人严密监控,一言一行,日记书信他们都可以强行检看。在对付大法弟子这个问题上,公安看守管教和杀人放火偷盗抢劫卖淫强奸犯是一致的,各种犯罪分子和中央少数领导人是惊人一致的。今年初,大法弟子被强迫每天超负荷劳动十几个小时,甚至出现48小时不停熬夜赶工作进度的情况,试图以此挤占学员的学法炼功时间。发现有人偷偷炼功,就当着全班人打耳光。朱红女士就曾被连续打了几十个耳光,致使大便失禁。3月上旬,被迫害人已向劳教委书面提出八小时工作制要求,遭拒绝后大家自动停止了劳动。为此他们受到连续半个月每天呈立正姿势而面壁罚站十七八个小时的处罚,中午不休,节假日不停,半个月后好多人身体出现浮肿,3月28日,罚站之外又加上了练队列,逼迫跑步、走正步等处罚,每天7、8个小时,实际折磨更重。这期间因为大家以炼功姿势站立或者背诵师父的话,而遭到各种各样的毒打,计有脚踢、上绳、揪着头发满地拽,用棍子打屁股,灌辣椒面,毛巾堵嘴,勒脖子等。除看守人员打骂外,他们还让其它犯人代打。许多人身上都是黑紫色。四大队的刘菊华、王大须、王金梅、易增燕、郭丽云、乔云霞、郭新、白丽、李娜、吴惠清、杨青芳、朱红、范立新等是经常被打的对象,惨叫声,哭泣声,撕心裂肺的嚎叫声经常从办公室或车间里传出。由于这种严重践踏法律和人权的罪行愈演愈烈。4月27日近50名大法弟子脱掉号服,拒绝劳动,拒绝吃号饭,要求依法恢复自由,还给大家正常生活。由于为绝食者灌食人手不够,5月1日上午,18位大法弟子被戴上手铐送到了劳教三大队,在那里与世隔绝关押60多天,每个人都多次被吊打,铐在铁栅栏上、暖气管上、桌子腿上;许多人被往复灌食多次,甚至吃饭后也要灌,鼻腔出血,嘴里出血成为常事,洗头时发现头发里都是被溅出的血块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9/3012.html

2000-08-19: 乔云霞,女,37岁,河北省邢台地区任县辛店镇桥西村人。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劳教。现关押在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四大队二中队四班。
记得那是三月中旬,被拘“法轮功”学员提出要恢复8小时工作日(当然被一些人拒绝),这在劳教所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震动,但更令一些人害怕和恼怒的是,“法轮功”们开始大胆炼功学法了。于是她们遭到毒打、谩骂,被罚站墙根,连续15天罚站,每天站十七八个小时,而且必须保持立正的姿势,一动也不准动,大部分人的脚都肿了,云霞浑身肿得很厉害,走不了路,她就忍着,她说她什么时候倒下去了,也是为大法去付出,死而无憾,我听了心里很难过,但油然而升一种深深的敬意:为了自己崇高的理想,哪怕放弃生命都不足惜!

15天后,她们每天被迫练队、走步、跑步,那段时间,不断有大法弟子被叫到办公室,上绳,打警棍,拳脚相加,打耳光,揪头发,受尽污辱。有一次,云霞被叫到办公室,7个人气势汹汹地围着她,连打带骂,还揪头发,头发被一把一把扯下来,有的用脚踹,将她一次次地踹倒在地,打了一遍又一遍,问她还炼不炼,她回答得反而更坚强:炼!再打,再问,她说:炼!炼!炼!炼!打死都炼!就这样队长说给她上绳,强行让她跪在地上,用一条细细的绳子,从脖子绕一圈下来,同双手反绑在一起,然后用力拽绳子的另一端,绳子拉得越紧,人就越喘不过气来,同时两手,胳膊随时都有筋断骨折的可能,很痛苦,但又不至于把人折磨死。当时她感觉绳子好象陷进了自己的肉里,后来绳子象镶进了骨头里,骨头都几乎要被细绳拉断了……,解开绳子后,她四肢麻木,根本不听使唤,他们问她还炼不炼,她还是说炼,紧接着又给她上第二次绳……,两次上绳下来,尽管她身上到处是深深的血红色的绳子印记,行走困难,可她始终坚定不移地回答说:"炼!"于是那些人气喘吁吁又无可奈何,只好把她赶出办公室。没过几天,正在练队,她又被叫到办公室,上来就被无缘无故劈头盖脸地用警棍猛抽,警棍带着"呼呼"的风声,落在身上"嘭嘭"的声音传出去很远,大家竖耳聆听,不少人担心再打她会出事,只能心中默默祈祷,为她捏了把汗,坚强的云霞却自始至终没吭一声,只听到"嘭嘭"声及队长的咒骂声,打完后将她骂出了门,尽管浑身黑紫黑紫的,每走一步都如同万箭穿心般剧烈,她还是被迫继续站墙根、练队,走正步,甚至跑步。很难想象,那段日子,她是怎么一分一秒地挺过来的,可是这样酷烈的非人待遇,她硬是挺过来了,前后共计47天!每当回忆起这一幕,那掷地有声、铿锵有力的话语使得这个弱女子的形象瞬间在我脑海中高大起来,无论几经风雨摧残,她却始终傲然屹立,用微笑善心去面对一切,生命那无价的永恒在此间被定格,被放大,如同几经日晒雨淋的出水芙蓉,那么灿烂夺目,那么令人心驰神往。

2000年4月28日,为了能有一个合理合法的炼功学法的环境,她们52名大法弟子开始绝食,5月1日,其中的18位大法弟子被秘密转移到三大队,其中就有乔云霞,在这里,她们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被严密看管,甚至互相之间看一眼都不行,因为学法,用湿毛巾塞嘴再打嘴巴子是常事,有时,灌辣椒水,用毛巾勒脖子,乔云霞嘴被打得血水淋淋,又用冷水浇,一直浇了两个多小时,她始终高声背法两个多小时。每天早上炼完功她们就被毒打一顿,专打要害之处,头发被一团一团地揪下来;乳头有的被掐坏有的被掐掉;大腿内侧被揪得青一块紫一块;有好几个人下身衣服被扒光,用鞋底抽(有个人把鞋底打坏了还不甘心,还让她们赔);有个犯人把大口大口的痰用卫生纸包上,塞到她们的嘴里……有个犯人专门掐她们的喉咙,她说在这里要把杀人的手练成,出去后杀人报仇,大法弟子们变成了她每天练习的靶子!在这里,邪恶竟然被如此纵容,如此耀武扬威横行于世;善良却被埋葬,被吞噬,做好人却成了惨遭迫害的目标,成了众矢之的,难道就这样助长邪恶,消灭善良,惩善扬恶?!

我耳闻目睹的这些事实,恐怕会令善良的人们目瞪口呆,可是,劳教所里就是这样,它就是一个黑暗无比的角落。还记得莲花吗?尽管生在黑色的污泥中,却能冲破污泥破水而出,亭亭玉立,清香高洁,不带一丝污秽,不掺半点泥浊,让人尊敬,令人感叹……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8/19/3015.html

2000-06-05: 摆脱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用本性的一面正法
—— 我们是怎样在监狱炼功的
师父在“道法”经文中说“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那么邪魔就利用了这一点没完没了地干扰与破坏,使学员长期处于魔难之中。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地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分,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地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

自去年7.20以来,大法弟子上访,进监狱,劳教或判刑似乎成了修炼路上的三步曲,在监狱里学法炼功似乎又是难上加难,这些事情形成观念之后,是很容易被魔钻空子的,从而人为地又增加自己的磨难,使自己的修炼行为被常人的势力所控制,摆布。下面我把我们在看守所的学法炼功情况与同修交流,以便共同提高。

我叫乔云霞,今年37岁,是河北省邢台市任县大法弟子,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1998年当辅导员,7.20以来,在大气候反过来的情况下,我在修炼中也一度暴露出自己生命中对大法不坚定的因素,但是当我听到外地一些精进的功友那悲壮的护法行为时,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要马上赶上,同时我认为在修炼的路上不可光让别人带着往上走,要以法为师,悟到就要马上做到,正如师父在《转法轮》第137页说“其实,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范人物做榜样,那是常人中的榜样。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 我悟到:助师正法,我不能光看别人,光让别人带着往上走!

这样在1999年10月22日,我踏上北去的列车,独身一人进京上访。

在信访局,我突破层层阻挡,在表格上填下了三点要求,即:1、撤消对李洪志老师的通缉,2、释放所有被关押炼功群众,3、还给法轮大法清白。了了我一大心愿,10月26日,我被遣送回任县看守所。

和我一样因上访被遣送回的还有孙利华,赵雪平等人,孙利华定的是下月(即11月份)结婚,男方把嫁妆钱都给了,有人问她说‘假如你正结婚典礼时,须去北京护法,你怎么办?”利华说“我脱下婚纱,换了衣服就去了。”

我们认为上访是为了炼功,不炼功也进不了看守所,无论在多么艰苦的环境下都要坚持学法炼功,因为这是师父留给我们圆满的形式,在修炼的事上不能被常人的任何压力所控制,我不能给魔留一点空子。这样在我10月26日进看守所到12月27日被送到石家庄劳教,我和我们同号的功友每天坚持集体炼功。

第一天进看守所的时候,所长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说“炼!”,结果把我们罚站5个小时,第二天又问我们“谁还炼?”出乎他意料的是我们同声回答“炼!”结果把我们罚跪4个小时,罚完跪后,所长说:“再炼就不让你们吃饭了!”我们突然悟道:我们应该绝食!他在寻找我们的怕心,他看到我们不怕罚站就罚跪,我们应把怕饿怕死的念头都去掉,不能给它们一点可钻的空子。所长没办法,见我们又炼功又学法,又绝食,就给我们带上脚镣,我和孙利华带的是16斤的,还有一个女学员张**太小(才18岁),带上后脚镣脱落下来,就给她换了一个10斤的,看守所长说:“我知道你们也能脱下来,但我想你们法轮功是不会这样的。”对面男号的看见了,就送给我们套子,怕磨脚,我认为炼功消业,就谢绝了。

我们绝食共7天,前几天特别难受,后来就一天比一天好,饭可以不吃,但功不可不炼,第7天时,所长说:“你们再炼,就要罚你们在这大院里走步。”我们齐说:“走步,不吃饭!宁可走步,也要炼!”我们又没有给他们留钻空子的机会,于是拖着绝食7天的身体,我们开始在院子里走步,刚走了几圈,感觉特别累,刚想歇一会儿,干警过来说:“怎么,不行了?这上面可有监视器。”我想:“这里看得见,另外空间也看得见,我一定要走下去!”

这样我们一共走了三个半小时,全所的犯人都看见了,男犯们在默默为我们查着圈数,一共是三百多圈,共十几里路,男号都感动了,他们冲着我们说:“头可断,血可流,法轮功不能丢,你们比江姐还要江姐!”干警也都看见了,他们有的感动了,有的没法了,从今天(1999年11月3日)起,我们在监狱公开集体学法炼功就再也没人管了。于是,我们每天炼三次功,早起4点30分起床就炼功,中午、晚上都是在饭后炼功,在这个环境下我们比在外面的学法炼功时间都要多,并且一直坚持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形式——集体炼功。

在炼功过程中,我们还遇到这样一个魔难,看守所让我们象其他犯人一样唱歌和背监规,我们认为作为修炼人,唱歌是不严肃的,我们不是犯人,我们是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炼者,大法的要求比监规都严肃,背监规又影响到我们学法炼功,所以我们不背监规,不唱歌。为此,他们把我们五花大绑,罚我们跪了2.5个小时,我们的腿都跪木了,轻飘飘的,最后指导员怕出事,就叫我们回去了,以后他们再也没提此事。我们又一次没让他们控制,摆布。

我们能在监狱炼功,还有一个原因是确实在大法弟子身上体现出大法的好,大法的善来。我们助人为乐,争着干活,并用我们的真心向犯人弘法,我们号有一个因对抗交公粮砸坏公安警车的犯人,她在看守所大喊大叫,骂大街,砸门子,不干活,谁也管不了,象发疯一样,看守所都生怕她出事,经我们弘法,得法后就象变了一个人一样,彻底改变了以前的状态,和我们一起抱40分钟的轮,并且还看到法轮和法身打坐莲花的美妙景象。看守看到她的改变,有一次找她谈话问:“‘法轮功’对你怎么样?”她说:“对我特别好,啥也让我吃,处处帮着我....”搜身时搜出我们给她抄的“洪吟”,干警问:“你也学法轮功了?”她说:“对,我也学,你看我学法轮功后变得多好,你这个法律改造不了我,法轮大法把我彻底改变了。如果我早点儿得法,我会一马当先交公粮!”正好那天定的是男号打扫厕所,她自报奋勇去扫厕所。干警看到大法弟子的弘法竟帮了他们的忙,就更加不管学法炼功之事了。

现在我被判劳教三年,劳教判决书上没有我触犯的任何法律条款,只是公安部门以我参加4.25,7.20非法聚集,进京上访为原因,于1999年12月27日把我送到石家庄女子劳教所,另外和我一起到石家庄劳教的还有赵雪平(三年),孙利华(二年),但不管在多么严厉的环境下,我都要把自己当成是堂堂正正的修炼者,助师法正人间。

大陆大法弟子 乔云霞 2000.1. (河北大法弟子帮助整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5/1304.html

邢台市联系资料(区号: 319)

2019-04-11:

2019-02-28: 相关责任人电话:

邢台市桥东区法院
地址:桥东区东卫生街169号
邮编:054001

院长书记:姚振忠 13932962738
副书记:赵海民 17703390779 0319__3635061
副院长:张亚林 17703390700 0319__635110
副院长:范建敏17703398860 0319__3635085
办公室主任:郭永丽 17703390660 0319__3635089
法警队政委:简 兵 13931906666 0319__3635105
立案二庭副庭长:李国温 13012138886 0319__3635060
行政庭副庭长:王宏伟 15931983399 0319__3635080
刑庭庭长:李连义 17703390698
刑庭副庭长:马军骁 (女) 17703390699 (主管迫害王三妮、刘喜珍、刘光玉,桥东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件都是她主管,张孟杰案件是其一)
曹永平:17703390695
李书江:17703390711
韩占水:17703390717
韩少军:17703390676
韩 鑫:17703390677
李 丽:17703390689
刘俊岭:13503289196 0319__3025373
王贵堂:13292106661 9319__3034175

邢台市中级法院:
地址:河北省邢台市桥西区泉北西大街791号
邮编054000
邢台市电话区号:0319

白 峰 书 记、院 长 2236001
陈保利 副书记、常务副院长 2236008 17703390008
刘孟印 副书记、副院长 2236006 17703390006 13931923297
田 浩 小组成员、副院长 2236003 13383198668 18803198668
齐志海 小组成员、纪检组长 2236366 17703390007 13503193810
南国江 小组成员、副院长 2236002 13393193999 15130999099
... 更多

本案件联系资料(区号: 319)

2016-06-05:
任县公安局向关电话:
办公室:0319-7533110
局长:靳平章:18830965855
治安大队:张伟华:18903295856
信访科;达立辉:18931928652
指挥中心:袁建恩:18931928050
巡警大队:齐小龙:13363735588
行政服务中心:任萍:18903297568
网监大队:陈晓辉:18931928978
辛店派出所:李立强:18931928679
城关派出所:赵进华:18931928650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5-09, 11:0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