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19-09-23 星期一 搜索 地址 其它 简|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关心营救被关学员
最紧急救援
最紧急救援(打印版)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迫害者遭报应
本会简介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电话扩展器
DOC英文规范化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正道网
法轮功之友
法轮功人权
相关资料
法网恢恢资料库
法轮大法新闻社电话录
中国媒体电话黄页
中国其它分类电话
spacer  

重庆 >> 南岸区 >> 李萧, 女, 40

李萧
遭劳教、酷刑 重庆李箫控告元凶江泽民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19-05-14: 重庆市南岸区法轮功学员李箫再被警察骚扰
2019年5月13日,重庆市南岸区弹子石街道派出所警察再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李箫。李箫的父母非常气愤,义正词严拒绝他们的一再骚扰。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5/14/二零一九年五月十四日大陆综合消息-387358.html#19514115123-25

2019-04-26: 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又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李箫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三日早上,弹子石派出所一赵姓警察跑去李箫家,使劲敲门,李箫六十几的母亲身体一直很不好,特病都办理了五个。这才从医院出院,就遇到这事,恐惧和气愤导致心动过速,血压一下升的很高,不得不马上吸氧自救。

派出所的人并不罢休,而后又反复给李箫在外散心的父亲打电话,要求这两天之类必须让李箫去见他们。见到李箫后,马上用他们的执法仪拍照,威胁不要出去讲真相,不要散发揭露邪恶的真相资料等。

这场迫害持续二十年了,这二十年里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以前撤并过来的大佛段派出所、南岸区国保支队、南岸区610这个系统反复的骚扰迫害,给李箫的父母及外公外婆带来无尽的伤痛和恐惧。外公外婆已经去世,父母还被他们继续骚扰,老人们时刻处于高度紧张恐惧中,身体越发虚弱。

李箫没有毕业就被绑架到劳教所,导致没有毕业证。为了生活自己做点小生意养活自己,每次做生意刚刚上路都被社区王主任和警察搅黄。到现在没有工作,也做不成生意。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4/26/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大陆综合消息-385574.html

2017-10-15: 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再次上门骚扰李箫
10月12日上午,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警察再次上门骚扰当地法轮功学员李箫。这是诉江以来,派出所第三次上门骚扰,弹子石社区派人骚扰过两次,共计五次之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10/15/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大陆综合消息-355486.html

2017-03-18:重庆弹子石派出所再次骚扰法轮功学员李箫
2017年3月16日晚上七点过,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的警察再次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李箫,他们一直要求李箫开门,想进来了解情况,关心关心。这是诉江后的第四次骚扰了,派出所两次,社区派人来骚扰两次。李箫的母亲患病三十余年,身体很不好,这才刚刚从医院出院回来,天天都熬中药,派出所一来搞得老人家精神极度紧张,病情反复。在此希望各社区和警察不要再配合江泽民及其党羽做伤天害理之事,希望他们审时度势,顺天自救,给自己和家人赢取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7/3/18/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八日大陆综合消息-344405.html

2016-09-19: 遭劳教、酷刑 重庆李箫控告元凶江泽民
重庆法轮功女学员李箫,现年三十五岁,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曾多次被“六一零”、警察绑架、关押,遭到洗脑、酷刑折磨,曾一度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她的丈夫也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刑。李箫女士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向最高法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责。

以下是李箫在《刑事控告书》中叙述遭迫害的事实:

一九九九年九月底,我因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被北京警察劫持到荒郊一个地方,两天不给喝水吃饭,两天后,重庆南岸区弹子石街道大佛段派出所警察王军把我劫持到南岸区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看守所所长谭某和警察唆使其他在押人员把我打得遍体鳞伤,我还遭受背铐、鸡啄米铐等折磨。

两年劳教迫害死里逃生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我再一次到北京信访办上访,当我填完上访表格后,再次被劫持到重庆驻京办,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再次被大佛段派出所警察王军非法刑拘在南岸区看守所,一个月后把我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

在女子劳教所里,一大队队长宋平因为我坚持“真善忍”信仰,将我吊铐在上下铺的铁栏杆上长达数月,还多次被关黑屋小间里面,里面的吸毒劳教人员也在劳教警察的安排下经常殴打辱骂我。然后常常不让洗漱,每天只给一点点饭,导致我那段时间身体状况非常糟糕,例假都没有了。

后来我被转到二大队,二大队的大队长余庆华知道江泽民“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的政策,她在女子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出名的心狠手辣,她当时为了逼我放弃信仰,让十一个吸毒劳教人员和我住一个监舍,安排他们轮流监视、迫害我,毒打和各种酷刑折磨就是家常便饭。余庆华用各种酷刑迫害我们,比如先铐上“苏秦背剑”,再把我放倒在地上,胸口处放一个矮小的木凳子,身体所有的重量都压在胸口木凳子上面;他们后来觉得“苏秦背剑”折磨力度还不够,就会在铐上“苏秦背剑”后,把手铐掉在上下铺铁栏杆上长达数小时,剧烈的疼痛曾一度使我窒息,并把自己的嘴唇都咬破了都丝毫没有感觉。也就是那个时候长时间的各种变态酷刑折磨使我落下了经常不能正常呼吸,心动过速的病根,直到现在十几年过去了左右手腕两侧都是麻木的。

在劳教所里面还强迫我一直蹲着,蹲着时间太长,最后我双脚神经完全失去知觉,终于有一天我不听使唤的双脚在走路的时候双膝直接磕在水泥地上,什么都不知道了。接下来又是长年累月的吊铐在上铺的铁栏杆上,双脚长期肿胀,每天最多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哪怕是夏季都不准我们洗漱。

我绝食要求余庆华停止对我们的虐待和酷刑折磨,结果余庆华看到我绝食非常开心,原来是她可以用鼻饲进一步折磨我了,鼻饲的橡胶管长达数天插在喉鼻腔不取出来非常痛,每次取出来,橘色的鼻饲橡胶管上面都是满满的血丝混着脓液,余庆华、房姓狱医和狱警们都异常兴奋。

有一天,他们突然把长期关禁闭的我拉到劳教所操场做肝肾、视力等体检,居然破天荒还开车把我们法轮功学员拉到少管所拍X光检查心肺,但绝不是关心我们的健康,我们都感到很蹊跷。直到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被曝光,我才知道当时我真的是命悬一线,要是有配型成功的人,我已经不在人世了。

劳教所的酷刑迫害例子太多太多,谩骂和各种侮辱更是从来都不绝于耳的,回头看看,劳教所的邪恶程度远超于纳粹集中营,我能活着出来真是万幸,因为我身边就有没能活着出来的同修。

被洗脑班迫害致命危

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下午,重庆南岸区大佛段派出所警察张蜀军等人将我绑架到重庆南山洗脑班迫害,短短三天时间,我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他们趁很晚的时候外面没有什么人,通知急救车悄悄把我拉到重庆第五人民医院抢救。那个时候我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醒来后发现我身上、手上、脚上连接着很多检测设备,我同时还吸着氧气管,这种情况下我多次要求看守我的警察、协警和治疗我的医生把病历给我,他们都拒绝了。病历也不给我,我家里大衣柜抽屉里的“解教通知书”也不翼而飞,做的那一切一切都是多么阴暗多么见不得人,多么怕曝光!

丈夫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九年十月,我丈夫被绑架并被判刑三年,南岸区警察抄家抢走我们的钱和电脑手机等物品,在重庆永川监狱我丈夫被迫害严重,无法正常行走。

我先后找永川监狱、重庆司法局、重庆监狱管理局,要求他们停止迫害我丈夫,都没有用。永川监狱还有恃无恐,不仅不停止虐待折磨我丈夫,还跑到南岸区找到“六一零”主任,要求他们把我绑架到劳教所去,导致我被迫离家。

家人备受伤害

这些年来,我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重庆国安国保、南岸区大佛段派出所和居委会长期骚扰、跟踪、监视我,对我和我家人的恐吓从来没有消停过,本来身体不好的妈妈被吓得长期处于恐惧之中,短短两、三年时间里新添了多种重大疾病,多次打120急救。

由于我被非法劳教,我父亲单位被株连没能评得一些奖项,单位的人把怨气都怪在我和我父母身上,再加上江泽民一伙通过各大媒体诽谤、造谣、诬蔑法轮功,使很多不明真相的人无端仇视我们,社区还安排低保人员或者拿钱喊休息人员闲杂人员监视、跟踪我,过年过节还跟踪到亲戚家里去。使年迈的外公外婆非常害怕恐惧。让我们一家人身心备受严重伤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6/9/19/遭劳教、酷刑-重庆李箫控告元凶江泽民-335214.html

2015-09-23: 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法轮功学员李箫被骚扰

2015年9月18日下午,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警察等人到法轮功学员李箫家里去骚扰。警察问李箫是不是向最高检控告江泽民,并表示自己拿了搜查证,喊李箫家人开门企图非法抄家,李箫家属不愿意配合他们,他们在问了一些情况后离去。

据悉前段时间弹子石派出所还绑架了三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到洗脑班迫害,并且还骚扰了当地控告江泽民的其他法轮功学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5/9/23/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三日大陆综合消息(二)-316195.html

2013-10-10: 优秀人才的苦难(上)
重庆风云二十年(5)
.......
汤健的妻子李箫,在她十九岁时就被绑架到重庆女子劳教所,因坚定法轮功信仰,拒绝“转化”,遭到种种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二零零五年,重庆开亚太市长峰会,李箫又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仅三天就被送到医院去抢救……
.......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3/10/10/优秀人才的苦难(上)-280996.html

2012-07-28:  妻子要求给汤健治疗 永川监狱威胁抓人
汤健在重庆永川监狱遭到残酷迫害,导致身体状况极差。汤健的妻子李箫要求狱方带汤健到大医院检查身体,没想到狱方反应出乎意料的激烈,十监区狱警竟威胁,要是李箫再敢要求到医院检查治疗,就把她也抓起来。
李箫听后感到非常震惊:高墙后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不能见光的东西?狱方到底对汤健做了什么?为什么只是要求检查身体,狱方都要极力阻拦、威胁,到底想掩盖什么?

七月二十四日,李箫独自前往永川监狱,继续要求狱方给汤健应有的诊治。不料李箫至今音讯不明,家人亲友对此很担心,希望外界帮助了解李箫的境况。

法轮功学员汤健,三十七岁,原西南石油大学教师,家住重庆南岸区。汤健于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一日被警察绑架;重庆南岸区法院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三日对他第一次非法开庭,因证据不足判决未遂(本来就没有犯法,何来证据);二零一二年三月十六日再次非法开庭,强行枉判汤健三年徒刑。

二零一二年五月底,汤健被从重庆南岸区看守所转到永川监狱。家人在六月十七日见到他时,汤健已经非常憔悴瘦弱,但是身体状况还比较正常。当家属七月九日再次见到他时,发现他除了非常消瘦外,他的两只脚明显肿大,走路像老年人一样缓慢,走路时一只脚有些跛,感觉随时都要摔下去了。他人也很疲惫虚弱, 说话很费劲,呼吸也显得困难。接见时间是半小时,接见时间还没有到,汤健自己都没有力气和家人继续交谈了,汤健的脸色蜡黄蜡黄的,非常吓人,不知道是不是被迫害的内脏哪里出问题了?家属无法接受,汤健原先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这么短时间就变成一个生命垂危的老者!

狱方还借口汤健后股沟长癣,称为方便治疗,很长一段时间不准汤健穿裤子。家属质疑一般人长癣治疗不会采取这种不穿裤子、赤裸下身的方式, 况且家属已送去了很宽松的沙滩裤。担心汤健是否遭到什么迫害,导致无法着裤,或狱方故意借机羞辱汤健,从精神上折磨他。已了解的情况是,狱方使用长时间不准睡觉等方式摧残汤健。

汤健的妻子李箫看到丈夫现在生命垂危,坚决要求狱方带汤健到大医院进行诊治。但十监区狱警竟威胁李箫,说狱方与其驻地的南岸区610经常接触,要是(李箫)敢按照相关程序要求医院检查和治疗,就把李箫也抓起来迫害!

李箫见狱方不愿给汤健检查身体,不得不于七月十八日到监狱管理局和南岸区610去交涉。谁知十监区的狱警唐军等下午就开车到重庆南岸区,找到李箫户口所在地点南岸区610和南岸区弹子石社区人员,一起威胁她。

七月二十四日,汤健的妻子李箫独自前往永川监狱,继续要求狱方停止对汤健的折磨迫害,要求带汤健进行应有的诊治。但从李箫二十四日前往永川监狱后,至今三天都毫无音讯,家人亲友对此很担心,希望外界帮助了解李箫的境况。

另据悉,目前永川监狱里面还关押了不少的法轮功学员,要是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每天都会受到精神和身体上的折磨,虐待。没有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基本都非法关押在山上十监区、十一监区和十二监区。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2/7/28/妻子要求给汤健治疗-永川监狱威胁抓人-260868.html

2003-12-19: 李箫 女 23岁 1999年—2001年 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受尽了酷刑折磨和精神迫害。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3/12/19/62863.html

2000-10-17: 来自重庆毛家山女子劳教所的报道
99年冬因进京上访而遭劳教的刘天素、李萧、刘兰等十余名大法弟子,由于坚持炼功常遭到狱卒残酷折磨。

最常用的是罚站:从早上起床直站到晚上睡觉为止,每天约站15~16小时。三餐均送至手中,不能离开原地,每顿饭仅给一两米饭。最少的站了7天,多的达半月。面对邪恶的迫害与摧残,大法弟子们毫不畏惧,室内不准炼就到室外坝子去炼!众管教恼羞成怒,将炼功的弟子分别监禁在小黑牢里,每隔24小时换出一个人铐在大院铁门上,不能坐,不能睡,仅给少量食物。

年已50岁的大法弟子刘天素,因被疑为组织者而遭单独禁闭,并将她一只手铐在铁窗上。白天只能站立,晚上给一只高凳子坐着,天刚亮就立即拿走,每顿饭也仅只一两米饭。残忍的管教称之为“吹风灯”!就这样,刘天素被铐了足足15天。严冬的重庆,寒风呼啸,冷雨连绵,原本就身体瘦弱又衣衫单薄的她,多次因饥寒交迫而晕厥。

为索回被管教搜走的大法书籍,弟子们联名写信,谁知反遭惩罚,于是19岁的李萧和40余岁的刘兰不惜割破手腕,用生命表达讨回大法书籍的决心。毫无人性的管教将她们双手上铐并举过头顶,反铐在铁床床头(此时割破的手腕还在淌血)!就这样通夜都只能躺着,不能翻身,更无法坐立,24小时有专人监管,依然禁止交谈,依然只给一两米饭。这样的折磨持续了整整一月之久!

尽管这样的日子很难熬,然而这些伟大的大法弟子没有向邪恶低头,顽强地经受住了一次又一次严酷的考验,建立着自己未来永恒的威德。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10/17/925.html

南岸区联系资料(区号: 23)

2018-04-07:南坪派出所:023-86969168
花园路派出所:023-86512111
曾经参与行警察18580860921

2017-08-08: 南岸区公安局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茶园广福大道5号 邮编:401136
电话:023-62833933
党委书记、局长:叶和平
党委副书记、政委:白炤
副局长:廖真贵、叶亨奎、兰顺江、向俊、岳辉
纪委书记:龙元和
政治处主任:曾佑彬

南岸区茶园派出所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茶园通江大道199号 邮编:401336
电话:023-62456110
本案责任人:陈亮、朱绍勇

南岸区检察院
地址:南岸区天文街道广福大道16号 邮编:401336
本案检察官:丁晓微
电话:023-61753300 023-61753342
监督电话:023-61753298

南岸区法院
地址:南岸区天文街道广福大道18号 邮编:401336
本案审判长:沈宁 023-81155132
陪审员 陈文平 曾亚玲
电话:023-81155118
传真:023-81155116

重庆市第一看守所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石板坡北里15号 邮编:400015
电话:023-67086140

2017-03-18: 重庆市南岸区弹子石派出所:
地址:重庆南岸区弹子石新街1号28幢,邮编400061
电话:023-62513692、023-62513892

弹子石街道办:
地址:重庆南岸区弹子石石桥一村41号,邮编400061
电话:023-62520234、023-62500744

弹子石街道办东山坪社区:
地址:弹子石新街1号15幢2-1,邮编400061
电话:62513884、62505646
负责人:廖愿、周金伶

2016-07-14: 重庆市公安局南岸分局茶园派出所
人员:朱绍勇(办案民警)
座机:023-62456110
手机:15998972335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茶园通江大道199号
邮编: 401336

重庆市渝中区第一看守所
... 更多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19-06-07, 10:25 下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