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 globalrescue.hopto.orgGLOBALRESCUE.HOPTO.ORG 登陆 今天是 2020-07-02 星期四 搜索 地址 其它
数据库从此进入
高等院校
海外营救
海外营救(按省分类)
最紧急救援
迫害案件分类
当前监狱非法关押表
Current Illegal detainee in Prison/Camps
相关工具
繁简转换器
电话提取器
相关链接
法网恢恢
法轮大法新闻社
法轮功追查国际组织
spacer  

山东 >> 临沂师范学院 >> 张修信(张秀信), 男

个人情况: 临沂师专政治系副教授

紧急成度:
个人近况:
立案日期: 2005-08-09

案例描述   折叠显示

2000-09-02: 真修不怕难吃苦当成乐
—— 临沂弟子坚定正念勇闯难关

明慧网2000年9月2日】 师父在《真修》经文中说,“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关。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这是修炼者与常人的界线。”在这场考验中,临沂大法弟子在大法被定为邪教,师父被通缉,修炼环境被破坏的情况下,放下生死,走上了护法助师世间行的道路。

临沂师专政治系副教授张修信修炼大法数年,去年7月22日以后单位领导找他谈话令其放弃修炼法轮功,张教授以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阐明了法轮大法的健身奇效和心性提高道德升华带来的良好社会效益,并坚决表示继续修炼法轮功。为了不给领导增添不必要的连累,张修信写了退党报告,辞职报告,领导请示上级后,不予批准。最后免去副教授职务,并调到保卫科上班,其实让张修信在保卫科上班是假,对其监控是真。为了大法的金刚永存,张教授决定去北京上访,后被押回临沂,先关进拘留所,又转到监狱长达70多天。为了能炼功学法他先后数次向监狱看守人员提要求,在得不到批准情况下,张教授开始绝食。当绝食到第九天时,领导来谈话,张教授丝毫不让步,一直到第11天,直到答应释放回单位时,张修信才终止绝食,这次绝食之久破了建狱以来所有绝食的记录。更令常人不解的是,张教授进食后一切都恢复得和平时一样,身体无任何不适。

市某公司经理和夫人都修炼法轮功,两人先后去北京上访。经理被关进拘留所一个月;夫人蹲完了拘留所又被押进本单位招待所,长达50多天。后来在其他学员启发下,她悟到了这是自己的关,说明自己还有没放下的心被魔利用,没完没了地魔自己,怕心必须去掉,环境必须自己开创。她理直气壮地向领导声明,你们没权力关我,如果你们不同意我就要绝食。当绝食到第五天时,单位领导并未退步,她想我必须坚持到底,宁死也要过去这一关。最后,领导终于被她生死不惧的大无畏气势所压倒,把她放了出来。

东关一位大法弟子被居委会在上级有关部门授意下,关到居委会办公室看管。这时春节刚过,这位弟子立刻认识到我必须争取环境,争取早日出来,和功友交流。于是,她开始绝食,当绝食进入第四天后,居委会书记犯起愁来,都是街里邻居,万一出了事也难以向家人交待,况且自己本也不想管这事,晚上就把她放回家来。这位弟子回家后忙收拾一下屋子,拔开炉子烧上水自己还洗了一会衣服,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和功友们一块交流,大家问她有何感受,她说真正放下生死,忘掉常人心,会发现自己一身轻,几天没进食一点也没觉饿,浑身还有使不完的劲儿。

在临沭,20多位大法学员被乡镇派出所关押,他们将学员双手吊到树上双脚离地吊起来,直至昏死过去,才放下,稍微清醒时又用被子将头捂住,人快要憋死了,才松手。某地一个镇派出所,将一大法弟子反手捆住拉二梁子,开始这位学员上身拉住,民警一看,说这小子功夫深,走!咱们喝酒去,当晚他们喝得大醉大醒,当醒酒回来一看时,该学员双臂已被拉了过去,双肩脱臼肌肉拉伤致残,人已虚脱。一个镇派出所民警用鸡毛毯竹柄打大法学员的手,一棍下去,学员双手立即象发面一样肿了起来,吓得该民警目瞪口呆。事后他说,从未见过肿得那么快的,简直象用嘴吹起来一样,第二天该学员的双手神奇的完好如初。

在这次磨难中,绝大多数大法弟子心怀“真、善、忍”,忘掉名利情,关关都过得很好,不愧为大法真修弟子。同时我们也向公正善良的人们呼吁,我们修炼的人与世无争,处处做好人,政府个别人为什么对我们如此仇恨,我们究竟犯了什么法?请善良的人替我们呼吁,让各级执法人员早日停止对我们大法弟子的非法侵害!

(临沂大法学员 2000年9月1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9/2/2568.html

2000-02-21: 山东临沂12月以来百余名法轮功学员因上访入狱
自12月份以来,临沂市有一百多法轮大法修炼者去北京向国家政府反映真实情况而被捕入狱。其中有街道居民,有大学教授,有下岗职工,有机关干部,有在读的大学生,有70岁的老者,有十几岁的孩子。
我们法轮大法修炼者心态平静地走入监狱。在狱中,一有机会就给犯人和管理人员弘法,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知道了法轮大法讲的是“真、善、忍”,让人做好事,做好人,炼功能祛病健身。很多人表示,出去后一定修炼法轮大法,有的人在狱中就和我们一起学法轮功。
我们在狱中因坚持学法(背经文、背《洪吟》)、炼功,受到多种刑罚。如被打皮带(四、五根皮带合定在一起),挂猫眼、挂吊瓶、抱窗棱子、抱撩(死囚戴的,戴上脚镣,胳膊抱着腿,再戴手镣)、戴大镣(48斤)等等酷刑我们几乎都经受过。60岁的杨欣因学法,26岁的宋世龙因炼功被戴上大镣,宋从入狱到出狱,20多天内一直戴着大镣(后因单位需要他干一项技术工作被保释)。1月1日,5号监室因炼功,7人被各打20皮带,两人被各打30、42皮带,接着赵夫敏、赵秀秀被“挂吊瓶”5个多小时。在此期间,俩人一起背诵经文、《洪吟》,朗朗之声传入监室,犯人都竖大拇指。孙庆红被“抱镣”3天,停食3天。1月27日,褚延举、赵秀秀、裴林英,因炼功被喊出监室,遭拳打脚踢,接着被“抱镣”5天,停食5天(2月2日方给解镣)。1月初,9号监室周永玲、主国彩、王玉兰等9人因炼功每人被打十几皮带,接着全被“抱镣”3天,停食3天,后给解镣。9号监室还因集体背诵《洪吟》,李修梅、李成珍、孙明三人被喊出监室,遭打耳光,抽嘴巴等毒打。公安(看守人员)边打边问还炼不炼,三人没一个说不炼的,直至打人者打累了才住手。
临沂市政府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还采取剥夺政治、经济权利的措施来压制法轮大法修炼者。如不让修炼者子女当兵、提干、入党等。针织厂主国玲的儿子想报名当兵,因他妈炼法轮功被禁止;有单位开大会小会的指责,造成单位歧视;开除或已决定开除工职,不发给工资,要收回住房,陪偿单位去北京的全部费用……,出狱时,还要3000元保金,有单位还另要5000元保金,卫生局就让血站李修梅的对象交了5000元保金。
种种刑罚和制裁,不但没有吓倒我们大法修炼者,反而更加坚定了修炼者的决心。张秀信在狱中为争得学法炼功的权力,绝食11天。大法弟子不畏坐牢,前“捕”后继去北京护法。去北京护法入狱的有2家赵家三姐妹(赵夫敏去北京3次,其妹去北京4次),有郑彦宾一家三口,有赵群、李洪升等几对夫妇,有桥祥英母子俩,刘家哥俩,主国彩姐妹俩,褚延举姐妹骑自行车6天到北京……我们只有一个信念,为了维护大法,甘愿牺牲一切。
2月1日,临沂法轮大法修炼者主国玲、孙茂兰、杜广君、张建明去看守所探望功友(在规定时间内)被公安们拘留后收审、立案,关押进看守所。(2月5日)
临沂师院将法轮大法修炼者张秀信、马彦明、桥祥英、杨欣、王玉兰\孙宪亮等人私自扣押在本校大酒店(每人一房间),不准与任何人见面(包括家人).还从经济上制裁,不发给工资,让家属按每人每天28元的生活费交给学校.至今,被扣押时间长的已近60天.孙宪亮哪也没去也遭关押。校方说等上面有个说法才放人。
临沂物资局刘秀兰12月27日被拘留所释放后,单位就将其关押在本单位招待所已近50多天,仍没有放人的意思。
临沂电视转播台将马兴元关押在本单位,一天24小时有专人看管,不准与外人接触,至今已有60多天。
山东临沭孙卫东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该县公安部门春节期间送入临沂精神病院,按精神病强行管治。只要孙一说自己不是精神病人,就遭致电棍击打等酷刑。其妻几天后闻讯赶往医院,与院方交涉要求放人,至今未放。(2月9日)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2/21/2081.html


相关案例 恶人榜 主页


网页界面更新: 2020-02-29, 4:12 上午 (CST) 关于我们 留言?